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十誦律毗尼序卷中
         東晉三藏卑摩羅叉續譯

善誦七百比丘集法品之餘
長老級闍蘇彌羅來滿七百衆蘇彌羅入僧
中已是時長老三菩伽如是思惟我等若在
僧中滅是惡事或有不智比丘言是事不應
如是滅是事應如是滅我今當僧中作羯磨
一切僧當聽滅是事長老三菩伽僧中唱大
德僧聽我等僧中滅是惡事若有不智比丘
言是事不應如是滅是事應如是滅我今當

 

僧中作羯磨一切僧當聽滅是事如是白是
時三菩伽僧中唱四比丘名字阿槃地達嚫
那波多四客比丘東方四舊比丘何等阿槃
地達嚫那波多四客比丘一薩婆伽羅波梨
婆羅上座二沙羅三耶輸陀四級闍蘇彌羅
是爲四客比丘何等東方四舊比丘一上座
梨婆多二長老三菩伽三修摩耶四波薩摩
伽羅摩是爲東方四舊比丘長老三菩伽僧
中唱大德僧聽我唱是八人名字阿槃地達
嚫那波多四客比丘東方四舊比丘若僧時

 

 

到僧忍聽是八人作烏迴鳩羅爲斷滅僧中
惡事故如是白是時長老阿耆多受戒五歲
善誦持毗尼藏在僧中長老三菩伽如是思
惟是阿耆多比丘受戒五歲善誦持毗尼藏
在此間僧中若我等令阿耆多比丘依上座
烏迴鳩羅於沙樹林中與上座敷坐具故作
滅僧中惡事諸上座或能不喜我等使阿耆

多依受上座作烏迴鳩羅沙樹林中爲諸上
座作敷坐具人三菩伽如是思惟竟僧中唱
大德僧聽是阿耆多比丘受戒五歲善誦持

毗尼藏學持阿含若僧時到僧忍聽是阿耆
多比丘依受諸上座作烏迴鳩羅沙樹林中
作敷坐具人如是白如是白二羯磨僧聽阿
耆多比丘依上座作烏迴鳩羅沙樹林中與

上座敷坐具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是
時阿耆多比丘從座起至樹林中與諸上座
比丘敷坐具還到集僧中白諸上座大德上
座我已於樹林中敷坐具竟上座自知時諸
上座從坐起向樹林中敷坐具處自敷尼師
壇結跏趺坐長老三菩伽從座起偏袒右臂

 

 

合掌向上座薩婆伽羅波梨婆羅如是言大
德上座鹽淨實淨不上座還問云何名鹽淨
三菩伽言毗耶離諸比丘鹽共宿著淨食中
噉言是事淨實淨不上座答不淨不淨得何
罪答得突吉羅罪三菩伽問佛何處結戒上
座答舍婆提國毗尼藥法中三菩伽問薩婆
伽羅波梨婆羅上座竟次問上座沙羅上座
耶輸陀級闍蘇彌羅梨婆多修摩那婆棄伽
彌問一切上座乃至問阿耆多汝亦如是知
如上座答不阿耆多答我亦如是知如上座

 

答阿耆多亦問三菩伽長老亦如是知如上
座答不三菩伽答我亦如是知如上座答是
時長老三菩伽僧中唱大德僧聽今僧以滅
十事中第一事已如法如善如佛教現在僧
中是滅惡事是中無有一比丘非法言法法
言非法非善言善善言非善是非法非善非
佛教如是不淨作是語竟行一籌爲滅一惡
事故三菩伽問上座薩婆伽羅波梨婆羅大
德二指淨實淨不上座還問云何名二指淨
答毗耶離諸比丘食竟從座起不受殘食法

 

 

兩指抄飯食噉言是事淨實淨不上座答不
淨不淨得何罪上座答得波逸提罪問佛何
處結戒答毗耶離國爲不受殘食法結戒三
菩伽問薩婆伽羅波梨婆羅竟次問上座沙
羅耶輸陀級闍蘇彌羅梨婆多修摩那婆棄

[]彌問一切上座乃至問阿耆多汝亦如是[]

知如上座答不阿耆多答言我亦如是知如
上座答阿耆多轉問三菩伽長老亦如是知
如上座答不三菩伽言我亦如是知如上座
答是時長老三菩伽僧中唱大德僧聽今僧

 

已滅十事中第二事已如法如善如佛教現
前僧中滅是事是中無有一比丘非法言法
法言非法非善言善善言非善是非法非善
非佛教如是不淨作是語竟行二壽爲滅二
惡事故三菩伽問
[]座薩婆伽羅波梨婆羅[]

大德近聚落淨實淨不還問云何名近聚落
淨答毗耶離諸比丘近聚落邊得食不受殘
食法噉言是事淨爲實淨不上座答不淨不
淨得何罪答得波逸提罪問佛何處結戒答
毗耶離國爲不受殘食法故結戒三菩伽問

 

 

薩婆伽羅波梨婆羅上座竟次問上座沙羅
耶輸陀級闍蘇彌羅梨婆多修摩耶波棄伽
彌問一切上座乃至問阿耆多汝亦如是知
如上座答不阿耆多言我亦如是知如上座
答阿耆多亦問三菩伽長老亦如是知如上
座答不三菩伽言我亦如是知如上座答是
時長老三菩伽僧中唱大德僧聽今僧以滅
十事中第三惡事已如法如善如佛教現在
僧中滅是惡事是中無有一比丘非法言法
法言非法非善言善善言非善此非法非善

 

非佛教如是不淨作是語竟行三籌爲滅三
惡事故三菩伽問薩婆伽羅波梨婆
[]生和[]

合淨大德上座是淨實淨不還問云何名生
和合淨答毗耶離諸比丘食竟從座起生乳
酪酥共和合噉言是事淨爲實淨不答不淨
問不淨得何罪答得波逸提罪問佛何處結
戒答毗耶離爲不受殘食法故結戒三菩伽
問薩婆伽羅波梨婆羅上座竟次問上座沙
羅耶輸陀級闍
[]彌羅梨婆多修摩那波棄[]

伽彌問一切上座乃至問阿耆多汝亦如是

 

 

知如上座答不阿耆多言我亦如是知如上
座答阿耆多還問三菩伽長老亦如是知如
上座答不三菩伽言我亦如是知如上座答
是時長老三菩伽僧中唱大德僧聽今僧以
滅十事中第四事已如法如善如佛教現在
僧中滅是惡事是中無有一比丘非法言法
法言非法非善言善善言非善此非善非法
非佛教如是不淨作是語竟行四籌爲滅四
惡事故三菩伽問薩婆伽羅波梨婆羅大德
上座如是淨實淨不上座還問云何名如是

 

淨答毗耶離諸比丘內界共住處別作羯磨
言是事淨爲實淨不答不淨問不淨得何罪
答得突吉羅罪問佛何處結戒答瞻波國中
毗尼行法中三菩伽問一切上座竟乃至阿
耆多汝亦如是知如上座答不阿耆多言我
亦如是知如上座答阿耆多轉問三菩伽長
老亦如是知如上座答不答我亦如是知如
上座答三菩伽僧中唱大德僧聽僧今以滅
十事中第五事已如法如善如佛教現在僧
中滅是惡事是中無有一比丘非法言法法

 

 

言非法非善言善善言非善此非善非法非
佛教如是不淨作是語竟行五籌爲滅五惡
事故三菩伽問薩婆伽羅波梨婆羅大德上
座證知淨實淨不上座還問云何名證知淨
答毗耶離諸比丘各各住處作非法羯磨竟
入僧中白我等處處作羯磨諸僧證知言是
事證知淨爲實淨不答不淨問不淨得何罪
答得突吉羅罪問佛何處結戒答瞻波國毗
尼行法中三菩伽問薩婆伽羅波梨婆羅上
座竟次問一切諸上座乃至阿耆多汝亦如

 

是知如上座答不阿耆多言我亦如是知如
上座答阿耆多轉問三菩伽長老亦如是知
如上座答不答言我亦如是知如上座答三
菩伽僧中唱大德僧聽今僧以滅十事中第
六事已如法如善如佛教現在僧中滅是惡
事是中無有一比丘非法言法法言非法非
善言善善言非善此非法非善非佛教如是
不淨作是語竟行六籌爲滅六惡事故三菩
伽問薩婆伽羅波梨婆羅大德上座貧住處
淨實淨不上座還問云何名貧住處淨答毗

 

 

耶離諸比丘言我等住處貧作酒飲言是事
淨爲淨不答不淨問不淨得何罪答得波逸
提罪問佛何處結戒答婆提國跋陀婆提城
爲長老娑伽陀結戒不得飲酒三菩伽問薩
婆伽羅波梨婆羅上座竟次問一切上座乃
至阿耆多汝亦如是知如上座答不阿耆多
言我亦如是知如上座答阿耆多轉問三菩
伽長老亦如是知如上座答不答言我亦如
是知如上座答三菩伽僧中唱大德僧聽今
僧以滅十事中第七事已如法如善如佛教

 

現在僧中滅是惡事是中無有一比丘非法
言法法言非法非善言善善言非善此非法

非善非佛教如是不淨作是語竟行七籌爲
滅七惡事故三菩伽問薩婆伽羅波梨婆羅
大德上座行法淨實淨不答有行法淨行亦
淨不行亦淨有行法不淨行亦不淨不行亦
不淨何等行法不淨行亦不淨不行亦不淨
答殺罪行亦不淨不行亦不淨偷婬妄語兩
舌惡口綺語慳貪瞋恚邪見行亦不淨不行
亦不淨是爲行法不淨行亦不淨不行亦不

 

 

淨何等行法淨行亦淨不行亦淨答曰不殺
不偷不邪婬不妄語兩舌惡口綺語慳貪瞋
恚邪見是爲行法淨行亦淨不行亦淨三菩
伽問薩婆伽羅波梨婆羅上座竟次問一切
上座乃至阿耆多汝亦如是知如上座答不
阿耆多言我亦如是知如上座答阿耆多轉
問三菩伽長老亦如是知如上座答不三菩
伽言我亦如是知如上座答三菩伽僧中唱
大德僧聽今僧以滅十事中第八事已如法
如善如佛教現在僧中滅是惡事是中無有

 

一比丘非法言法法言非法非善言善善言
非善此非法非善非佛教如是不淨作是語
竟行八籌爲滅八惡事故三菩伽問薩婆伽
羅波梨婆羅大德上座不益縷邊尼師壇淨
實淨不還問云何不益縷邊尼師壇答毗耶
離諸比丘作不益縷邊尼師壇言是事淨爲
淨不答不淨不淨得何罪答波逸提罪問佛
何處結戒答舍婆提國佛爲長老黑優陀耶
聽益縷邊一
[]手尼師壇結戒三菩伽問薩[]

婆伽羅波梨婆羅上座竟次問一切上座乃

 

 

至阿耆多汝亦如是知如上座答不阿耆多
言我亦如是知如上座答阿耆多轉問三菩
伽長老亦如是知如上座答不三菩伽言我
亦如是知如上座答三菩伽僧中唱大德僧
聽今僧以滅十事中第九事已如法如善如
佛教現在僧中滅是惡事是中無有一比丘
非法言法法言非法非善言善善言非善此
非法非善非佛教如是不淨作是語竟行九
籌爲滅九惡事故三菩伽問薩婆伽羅波梨
婆羅大德上座金銀寳物淨不還問云何金

 

銀寳物淨答毗耶離諸比丘言金銀寳物淨
爲實淨不答不淨不淨得何罪答得波逸提
罪問佛何處結戒答毗耶離爲跋難陀釋子
結戒不得取金銀寳物三菩伽問薩婆伽羅
波梨婆羅上座竟次問一切上座乃至阿耆
多汝亦如是知如上座答不阿耆多言我亦
如是知如上座答阿耆多轉問三菩伽長老
亦如是知如上座答不三菩伽言我亦如是
知如上座答三菩伽僧中唱大德僧聽今僧
以滅十惡事盡皆如法如善如佛教現在僧

 

 

中滅是惡事是中無有一比丘非法言法法
言非法非善言善善言非善此非法非善非
佛教如是不淨作是語竟行十籌爲滅十惡
事故是時上座薩婆伽羅波梨婆羅語長老
三菩伽是事今以滅已如法如善如佛教現
前行籌了了問或有不智比丘作是語今滅
是十事爲如法滅耶爲不如法滅耶皆不可
知以是故汝三菩伽當徃大會僧中使大會
僧皆共普問是十事如此我答汝令一無異
如是教竟諸上座從座起徃至大會僧處還

 

至本坐處坐長老三菩伽起合手向上座薩
婆伽羅波梨婆羅如是言大德上座鹽淨實
淨不答不淨不淨得何罪答得突吉羅罪佛
何處結戒答舍婆提國毗尼藥法中大德上
座二指淨實淨不答不淨不淨得何罪答波
逸提罪佛何處結戒答毗耶離爲不受殘食
法故結戒大德上座近聚落淨實淨不答不
淨不淨得何罪答得波逸提罪佛何處結戒
答毗耶離爲不受殘食法故結戒大德上座
生和合淨實淨不答不淨不淨得何罪答得

 

 

波逸提罪佛何處結戒答毗耶離爲不受殘
食法結戒大德上座如是淨實淨不答不淨
不淨得何罪答得突吉羅罪佛何處結戒答
瞻波國毗尼行法中大德上座證知淨實淨
不答不淨不淨得何罪答得突吉羅罪佛何
處結戒答瞻波國毗尼行法中大德上座貧
住處淨實淨不答不淨不淨得何罪答得波
逸提罪佛何處結戒答婆提國跋陀婆提城
爲長老娑伽陀結戒不得飲酒大德上座行
法淨實淨不答有行法淨行亦淨不行亦淨

 

有行法不淨行亦不淨不行亦不淨何等行
法不淨行亦不淨不行亦不淨答殺罪乃至
邪見行亦大淨不行亦不淨何等行法淨行
亦淨不行亦淨答不殺等法是爲行法淨行
亦淨不行亦淨大德上座不益縷邊尼師壇
淨實淨不答不淨不淨得何罪答得波逸提
罪佛何處結戒答舍婆提國爲黑優陀耶聽
益縷邊一
[]手尼師壇結戒大德上座金銀[]

寳物淨實淨不答不淨不淨得何罪答得波
逸提問佛何處結戒答毗耶離爲跋難陀結

 

 

戒不得取金銀寳物長老三菩伽僧中如法
滅是毗耶離諸比丘十事罪如法滅竟

便說此偈
若人不知罪不除  他爲除罪便瞋恚
是名無智愚癡人  日日忘失功德利
譬如月十六日後  其光漸漸銷滅盡
若有人知罪得除  他爲除罪便歡喜
是名有智黠慧人  日日大得功德利
譬如月生一日後  其光漸漸轉增上

七百比丘集滅惡法品竟

善誦毗尼雜品第三
佛在舍婆提城有比丘與一比丘相嫌禮拜
恭敬是比丘高聲大喚諸比丘大集問何以
故大聲喚答言此比丘打我諸比丘問此比
丘實打不比丘答言我禮拜恭敬實不打是
比丘先相嫌故爲我作過耳諸比丘是事白
佛佛以是因縁會僧會僧已告諸比丘從今
日若先相嫌不應禮拜若禮拜得突吉羅罪
長老優波離問佛如佛所言先相嫌不應禮
拜若未受具戒人先相嫌者得禮拜不佛言

 

 

不得若僧都會時聽禮無罪優波離問沙彌
受具足羯磨時男根轉成女爲名比丘名比
丘尼耶佛言名比丘尼又問式叉摩尼受具
戒羯磨便女根轉成男爲名比丘尼名比丘
耶佛言名比丘又問若一切比丘結界羯磨
時僧都轉成女是界名比丘界名比丘尼界
耶佛言名比丘尼界問若一切比丘尼結界
羯磨時都轉成男是界名比丘尼界名比丘
界耶佛言是名比丘界問若比丘結界羯磨
時或轉者或不轉者是界名比丘界名比丘

 

尼界耶佛言若說羯磨人男界屬比丘成女
界屬比丘尼問比丘結界羯磨時說羯磨比
丘獨轉成女是界名比丘界名比丘尼界耶
佛言名比丘尼界問比丘尼結界羯磨時說
羯磨人獨轉成男是界名比丘尼界名比丘
界耶佛言名比丘界

諸比丘爲比丘尼作種種羯磨諸比丘尼不
受是事白佛佛言比丘不應與比丘尼作羯
磨還比丘尼應與比丘尼作羯磨除三種羯
磨何等三一者受具戒二行摩那埵三者出

 

 

罪羯磨諸比丘尼爲比丘作種種羯磨諸比
丘不受是事白佛佛言比丘尼不應與比丘
作羯磨還比丘應與比丘作羯磨除三種羯
磨何等三一者不禮拜二者不共語三者不
敬畏羯磨

佛在舍衛國時諸比丘尼到祇洹欲聽法其
日說戒諸比丘語姊妹汝出去我欲作法事
說戒比丘尼言我等欲聽諸比丘戒諸比丘
言佛未聽我等比丘尼前說比丘戒是事白
佛佛言聽比丘比丘尼前說比丘戒不聽比

 

丘尼說比丘戒若比丘說戒時忘聽比丘尼
口授時諸比丘到王園比丘尼精舍中欲聽
法其日說戒諸比丘尼言大德汝出去我欲
作法事說戒諸比丘言我欲聽比丘尼戒諸
比丘尼言佛未聽我等比丘前說比丘尼戒
是事白佛佛言聽比丘尼比丘前說比丘尼
戒不聽比丘說比丘尼戒若比丘尼說戒時
忘聽比丘口授

波斯匿王請佛及阿難明日入宮食阿難先
已受他請時忘不憶復受王請佛默然受請

 

 

竟王頭面禮佛足還宮是夜辦種種飲食辦
竟敷佛坐處遣使白佛唯聖知時食具已辦
佛著衣持鉢共阿難入王宮食爾時阿難二
請忘不與他一請阿難以食著口中是時乃
憶知有二請不與他一請不敢吐食爲恭敬
佛故又不敢咽爲持戒故佛知阿難心悔告
阿難心念與他已便食長老優波離問佛佛
聽阿難心念與他得食若餘人心念與他亦
得食不佛言不得除五人一者坐禪人二者
獨處三者遠行四者長病五者饑餓時依親

 

里住如是人更無餘人聽生念與他
有比丘與一比丘相嫌與清淨是人高聲大
喚諸比丘大集問何以大喚答言是比丘重
罪欲我邊懴悔諸比丘問是比丘汝實重罪
欲懴悔不答言不我欲與清淨此人與我相
嫌是故大喚與我作過是事白佛佛言從今
日先相嫌人不應與清淨不應與欲不應與
自恣不應與懴悔若與懴悔得突吉羅罪優
波離問佛若比丘一處僧擯餘處得懴悔不
佛言不得除是精舍空若諸比丘死若反戒

 

 

若入外道聽餘處懴悔無罪憍薩羅國有二
聚落界相連是中一比丘尼謂是一聚落入
異聚落界諸比丘尼語此比丘尼汝得僧伽
婆尸沙罪是比丘尼言何等僧伽婆尸沙諸
比丘尼言汝獨入異聚落是比丘尼心中悔
出界故得僧伽婆尸沙以是事白佛佛知故
問汝謂是一界謂是異界耶比丘尼言我謂
是一界佛言無罪從今日聽若有兩聚落界
相連是中應作一界羯磨云何作一比丘尼
應僧中唱大德尼僧聽某甲某甲聚落界是

 

中欲作一界羯磨若僧時到僧忍聽某甲某
甲聚落界作一界羯磨如是白白二羯磨僧
已聽某甲某甲聚落界相連是中應作一界
羯磨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諸比丘從
憍薩羅國遊行欲至舍婆提城近祇洹有好
林茂盛其中淨潔諸比丘心樂是處其日說
戒諸比丘言是中作說戒說戒竟入祇洹祇
洹比丘打揵槌欲說戒客比丘問何以打揵
槌答欲說戒客比丘言我等已說戒竟問長
老汝等何處說戒答某處祇洹比丘言汝等

 

 

破僧客言云何破汝等界內二處說戒輕我
等故客比丘心悔我等破僧或得偷蘭遮罪
是事白佛佛知故問汝心云何客比丘言我
謂是外界佛言無罪從今日不得爲小因縁
故住道中說戒若欲說戒當上高處立觀知
近處有精舍無若有應入中作布薩說戒從
憍薩羅國有邊聚落諸比丘畏賊棄精舍入
是聚落其日說戒日有比丘共賊來是比丘

不知何者是外界何者是內界是事白佛佛
言有聚落屬賊是一切外界是時隨所在處

 

自在說戒
舍婆提國有賈客主欲至他國占沸星日發
有比丘以此布薩日欲共賈客主去是比丘
到賈客主所語言小住我有法事賈客主答
今是沸星日好不得住汝作法事竟隨後來
諸比丘不知當云何是事白佛佛言若賈客
住廣說戒若小住略說戒若不住三語說若
都不聽住各各口語今日布薩說戒若白衣
在比丘中不得各各口語是時應一心念今
日布薩說戒是賈客主發到宿處作制限不

 

 

得散住若散住盡奪財物及奪命是日說戒
日諸比丘不知當云何是事白佛佛言從今
日若有如是布薩說戒日應但一心念今日
布薩說戒有賈客主到有龍處宿諸比丘語
賈客主我等欲作法事賈客言大德是處龍
處莫作聲龍或瞋我等得大愁怖諸比丘不
知當云何便白佛佛言從今日如是布薩說
戒日應但一心念今日布薩說戒有賈客主
到鬼神處宿是日說戒日諸比丘語賈客主
我等欲作法事賈客主言大德是處鬼住處

 

莫作聲鬼或來我等得大愁怖諸比丘不知
當云何便白佛佛言從今日若如是布薩說
戒日但應一心念今日布薩說戒

長老優波離問佛阿蘭若比丘在獨處一身
當云何說戒云何自恣云何受衣云何受七
日法云何受七日藥云何與一請云何衣物
以清淨故施佛告優波離若阿蘭若比丘獨
處一身聽一心念今日布薩說戒得說戒法
自恣受衣受七日法受七日藥與一請及淨
施衣物亦爾

 

神通大德大力比丘至淨國乞食國人多惡
若受飲食先好洗手是比丘受食便欲噉淨
人言我等非不淨人持飲食來與比丘不手
授便著地諸比丘不知當云何白佛佛言從
今日淨國中聽不手授得取以淨國土故

有一住處一上座犯僧伽婆尸沙上座言我
行波梨婆沙行摩那埵諸人言上座行波梨
婆沙摩那埵何況中座下座生不信心諸比
丘是事白佛佛言若一心生念從今日更不
作是時即得清淨


有一住處有比丘大德多知我行波梨婆沙
行摩那埵諸人言大德多知比丘行如是事
何況餘人生不信心諸比丘以是事白佛佛
言若一心生念從今日是事更不作是時即
得清淨
有比丘犯僧伽婆尸沙罪諸比丘言汝行波
梨婆沙摩那埵是罪如法懴悔其人言我不
能行我寧當反戒諸比丘以是事白佛佛言
若一心生念從今日更不作是時即得清淨
有比丘病犯僧伽婆尸沙罪諸比丘言汝行

 

 

波梨婆沙摩那埵是罪如法懴悔其人言我
不能行僧伽婆尸沙懴悔法無力故諸比丘
言汝乞出罪羯磨其人言我不能胡跪住諸
比丘以是事白佛佛言若一心生念從今日
更不作是時即得清淨

有一住處比丘犯僧伽婆尸沙罪衆不滿二
十人是比丘欲至他處懴悔道路遇賊死諸
比丘言是比丘不清淨死或墮惡道是事白
佛佛言一心生念如法懴悔是人清淨死不
墮惡道得生天上

有一住處比丘犯僧伽婆尸沙罪衆不清淨
是比丘至他衆欲懴悔道路遇賊奪命諸比
丘言是比丘不清淨死或墮惡道是事白佛
佛言一心生念如法懴悔是人清淨死不墮
惡道得生天上凡有六種懴悔法不可妄用及有僥倖也此爲自欺罪亦

不除要須廣問明律者能斷之耳

憍薩羅國遠住處二比丘共住有賊來捕是
比丘欲祠祀故賊一面住守是二比丘其日
說戒日二比丘言聚落主小放我等欲作法
事賊主言聽汝作法事二比丘小遠一人言

 

我有罪一人言我亦有罪佛說俱有罪人不
得清淨賊言汝道何物汝欲走去耶答不去
道何等答言我等有過欲懴悔耳賊言汝有
何過答如是如是過賊言汝等是好人有爾
許小事持作過我等是惡人惱如是好善人
賊到賊主所言是比丘好善人可放使去我
更覓餘人賊主言放去比丘從恐怖中得脫
是二比丘以是事向諸比丘說諸比丘以是
事白佛佛言從今日如是急事若不相應罪
聽懴悔

 

憍薩羅國遠住處有二比丘共住有賊來捕
是比丘爲祠祀故賊一面住守是二比丘其
日是說戒日比丘言聚落主小放我等我等
欲作法事賊言聽汝作法事二比丘小遠一
人言我有罪一人言我亦有罪佛說相應罪
不得懴悔不相應罪得懴悔今我等是相應
罪不得共懴悔賊言汝道何等欲走去耶答
言不去問若不走道何等答言我等有過欲
懴悔耳賊言汝有何過答如是如是過賊言
汝等是好善人有爾許小事持作過我等是

 

 

惡人惱如是善人賊到賊主所言是比丘善
人可放使去我等更覓餘人賊主言放去是
二比丘恐怖中得脫向諸比丘說諸比丘白
佛佛言從今日若有相應罪是比丘一心生
念口言後當向清淨比丘懴悔聽受相應罪
懴悔

有一住處比丘病墮罪語看病人我有罪看
病人言我亦同有是罪佛說有相應罪一心
生念口言懴悔後聽受他懴悔我等是事故
欲從汝懴悔看病人答遠住處二比丘爲賊

 

捕得欲祠祀是故佛聽若相應罪懴悔不聽
病人如是懴悔是病比丘死心悔故墮惡道
是事白佛佛言從今日若有相應罪若賊捕
得若病人聽心生口言懴後從清淨比丘懴
悔後聽受他懴悔

憍薩羅國舍利弗欲遊行至舍婆提國中道
有空精舍是說戒日不知何者是內界何處
是界外是事白佛佛言若有棄空精舍是名
一切界外是中隨意說戒

憍薩羅國有二聚落連界是時饑餓有比丘

 

尼將一比丘尼伴到異聚落親里舍與二三
日食更不能與語比丘尼言汝一人尚不能
活何以將人來比丘尼答佛不聽我獨餘聚
落行以是故將來比丘尼不知當云何便白
佛佛言從今日連界是中應作一界羯磨云
何作僧一心念一比丘尼唱大德尼僧聽某
甲某甲聚落作一界羯磨若僧時到僧忍聽
某甲某甲聚落作一界羯磨如是白白二羯
磨僧已聽某甲某甲聚落作一界羯磨竟僧
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


憍薩羅國諸比丘遊行與賈客俱經過大澤
諸比丘從賈客主乞水賈客主即出水與著
鉢中水上有少食諸比丘棄水賈客主言汝
亦知是中無水水難得何以棄水比丘言日
時已過是水上有少食不應飲故是比丘不
知當云何是事白佛佛言不應一切棄棄上
少許水下淨水聽飲

憍薩羅國諸比丘遊行與賈客俱經過大澤
故諸比丘從賈客主乞水賈客主即出水與
著鉢中水底有少許食諸比丘棄水賈客主

 

言汝亦知是中無水水難得何以棄是水比
丘答言日過中是水底有少食不應飲是故
棄是比丘不知當云何是事白佛佛言不應
一切棄上水聽飲下底應棄諸比丘從放牛
人乞水水瓶膩瀉水著鉢中水上凝酥如芥
子諸比丘不知當云何是事白佛佛言酥可
却者却淨水應飲

諸比丘持膩鉢著潢池水中取水膩盡凝諸
比丘不知當云何是事白佛佛言酥可却者
却水應飲諸比丘鉢有殘食著鉢著潢池水

 

中取水食没入水遙見飯白諸比丘不知當
云何便白佛佛言可却者却殘餘淨水得飲

沙彌白衣捉瓶酥麻油注著比丘鉢中不斷
諸比丘心中疑我或非是受法便白佛佛言
是注下流非上流不破受

憍薩羅國比丘遊行至舍婆提國經過大澤
是時有小沙彌持淨物沙彌不能擔便白佛
佛言比丘應併擔淨人去諸比丘舍內壁上
有棚棚上有食沙彌小不及舉食不及取食
諸比丘不知當云何便白佛佛言比丘明日

 

 

當擔淨人棚上取食

憍薩羅國諸比丘遊行至舍婆提道中值河
水沙彌小擔淨物不能渡諸比丘不知當云
何便白佛佛言比丘當擔沙彌渡河
憍薩羅國諸比丘遊行至舍婆提道中值河
水沙彌小擔淨物是河水駛長比丘擔沙彌
渡爲水所漂比丘手觸食諸比丘疑是食或
能不淨便白佛佛言淨人琠嬰u視食囊雖
觸無罪

有河浮囊渡擔淨物沙彌小諸比丘不知當

 

云何便白佛佛言比丘當使淨人持食著淨
囊上渡到彼岸上莫手觸食還使淨人捉比
丘新熏鉢酥著鉢二三過洗膩氣不淨便白
佛佛言若一心三洗是鉢名淨比丘用不淨
脂塗鉢受麨是比丘一切棄白佛佛言不應
一切棄瀉著餘器中應食餘著鉢麨是應棄
比丘繩綴鉢用受熱粥少膩從綴間出比丘
都一切棄佛言不應一切棄應棄此膩餘應
食比丘使沙彌持鉢是沙彌持食不淨鉢與
師是比丘不知當云何便白佛佛言無急事

 

 

不應使沙彌持鉢若使持應從沙彌受比丘
淨食中著不淨食諸比丘不知當云何便白
佛佛言不淨除却餘殘應食比丘不淨食中
著淨食諸比丘不知當云何便白佛佛言不
淨者却應取淨者食比丘淨飯中著不淨飯
諸比丘不知當云何便白佛佛言不淨除却
餘殘應食比丘不淨飯中著淨飯諸比丘不
知當云何便白佛佛言不淨者却應取淨者
食憍薩羅國諸比丘與賈客俱向舍婆提城
經過大澤諸比丘從賈客主乞食賈客主言

 

汝知此間食難得何以不自擔粮諸比丘答
佛未聽我等道路賷粮諸比丘不知當云何
便白佛佛言從今日聽自擔粮從他易淨食
乃聽噉不易不聽噉諸比丘欲易食他人不
與言汝食中有何不可故易諸比丘不知當
云何便白佛佛言從今日清淨故與與竟他
不還是事白佛佛言當從乞取是賈客主到
宿處淨人辦飲食滿鉢著一面賈客夜半發
去諸比丘忘自持食後憶念此食不淨便
[][]

佛言不應棄憶念時從人受

 

有守邏人從比丘乞食若與食少若不與此
人瞋作不可事是事白佛佛言從今日聽擔
食藏莫使人見若食當出道取一搦不受得
食以經曠澤故頻婆娑羅王請佛及僧施與
粥田諸比丘守穀不肯取以上場不淨故佛
言未分應取若分不應故取若取得突吉羅
罪飲食具車載將入車欲傾將車人呼大德
佐捉諸比丘不肯捉以不淨故佛言聽佐正
車正車後不應更捉若捉得突吉羅罪

飲食具船載諸比丘不肯上船以不淨故佛

 

言從今日聽著蘆箔若席應坐若坐觸食具
佛言敷令遍莫觸食具

飲食具騾驢牛象馱來諸馱傾轉驅馱人喚
諸大德佐我正馱比丘不肯佐是食具或不
淨是事白佛佛言從今日聽正若正後更莫
捉若觸得突吉羅罪白衣沙彌負食具來負
傾轉語諸大德與我正負諸比丘不肯以是
事白佛佛言從今日聽正若正已莫復觸若
觸得突吉羅罪沙彌白衣持酥油瓶瀉著異
瓶中瓶傾轉淨人語大德與我正諸比丘不

 

 

肯是事白佛佛言從今日聽與正正已莫復
觸若觸得突吉羅罪比丘使沙彌白衣僧釜
中煑肉飯粥羹釜傾轉呼佐我支諸比丘不
肯是事白佛佛言從今聽佐正正已不應復
觸若觸得突吉羅罪有看馬人從波羅奈國
詣舍婆提放馬是人信佛法辦種種飲食入
著僧前是人聞馬屋失火是人言大德自食
我等有急事留食便去諸比丘不知當云何
是事白佛佛言信佛法人一心與若捨去便
應食比丘乞食食著一面待時到我當食烏

 

來啄一口去比丘一切棄食佛言不應一切
棄但棄啄處餘殘應食比丘乞食食著一面
待時當食蠅來入食鉢中比丘言此食或破
受法日近中無淨人是比丘心疑不敢食佛
言蠅不可遮不破受法

長老優波離問佛有比丘求水瓶誤取酥油
瓶是瓶破淨應棄不佛言有二種不壞淨一
無羞破戒人捉二持戒人忘誤捉俱淨應食
諸比丘爲小沙彌擔飲食行道中與沙彌食
沙彌食時還與比丘比丘不肯受共宿故佛

 

 

言先不共要得食若要不應食
諸比丘夏安居聚落中有因縁應出是比丘
畏犯戒不去是衆可作事廢佛言聽受七日
去諸比丘受七日到聚落若七夜未盡所作
事未竟來還比丘不知云何是事白佛佛言
受餘殘日去我受七夜法二夜已過餘若干
夜受彼出界佛在舍婆提波斯匿王有園名
波羅陀清涼淨潔衆事作竟唯無水一時波
斯匿王出詣園四顧看不見水王告大臣侍
人此中何以無水大臣答素無水王告大臣

 

汝等方便引水令來園無水不可愛樂大臣
侍人中惡心不信言有一因縁水可來王言
水云何可得大臣言當於祇洹中作渠通水
來作渠者當破祇洹中樹及佛圖精舍王言
吾欲使水來不知餘事王爲是故至桑奇多
國恐諸比丘儻來從我乞救是事工匠即詣
祇洹引繩使直欲鑿渠諸比丘言聚落主欲
作何等工匠言波斯匿王有園名波羅陀清
涼淨潔衆事作竟唯無水欲於祇洹中通渠
諸比丘言聚落主汝等欲伐樹木房舍非復

 

 

僧伽藍工匠答言大德我是官人不得自在
從主約勑非是我意憍薩羅主波斯匿王意
耳工匠言我等唯能小停不作汝自詣王求
命不作渠諸比丘不知當云何是事白佛佛
言應受七夜去到彼間久住無人與白王七
夜向盡事未了心疑即還祇洹諸比丘見彼
比丘來問是事辦不是比丘言不辦祇洹比
丘言何以不辦答我等彼間久住無人白王
我等心疑七夜向盡而事未了即還是事白
佛佛言聽受三十九夜去云何應受一比丘

 

應僧中唱大德僧聽某甲某甲比丘受三十
九夜僧事故出界是處安居自恣若僧時到
僧忍聽某甲某甲比丘受三十九夜僧事故
出界是處安居自恣如是白大德僧聽某甲
某甲比丘受三十九夜僧事故出界是處安
居自恣誰諸長老忍某甲某甲比丘受三十
九夜僧事出界是處安居自恣者默然誰不
忍者便說僧已聽某甲某甲比丘受三十九
夜僧事出界是處安居自恣竟僧忍默然故
是事如是持

 

 

彼比丘去到彼久住無人白王王餘時小出
王舉眼視遙見比丘王語臣言徃問沙門釋
子爲何所作即去王問比丘爲何所作比丘
言我欲見王臣還白言比丘欲見王即語臣
言喚比丘來即徃言王喚比丘比丘即入就
座坐共相問訊樂不樂王小默然王忘先事
問比丘何故來比丘即以此事向王廣說王
言去莫使作工匠即不作渠

六羣比丘畜五大皮師子皮虎皮豹皮獺皮
猫皮是事白佛佛言五大皮不應畜若師子

 

皮虎皮豹皮獺皮猫皮更有五皮不應畜象
皮馬皮犲皮狗皮黑鹿皮若畜得突吉羅罪
阿闍世王見父諸好大牀心悔憂惱以是物
故我父清淨人無過人而枉死告大臣侍者
持是諸床去即持著空地王出復見王言持
却彼即移著外門屋下王出入常見王言持
去彼即移著中門屋下王見唯數王言何以
敷置臣言大王不知當移置何處王言持去
施竹園僧臣即持去與竹園僧僧著空地講
堂門間諸兵將吏到竹園看見之言我眼初

 

 

不得見是好物何縁棄之若王聞心或不淨
諸比丘不知當云何是事白佛佛言從今日

聽白衣舍大牀高牀比丘不得畜不得坐不
得卧若人施高牀大牀聽護應藏舉不得坐
不得卧

波斯匿王母死母所有生時一切衆物持詣
祇洹與諸比丘諸比丘得貴衣被阿蛾羅彌
國出尸摩根衣婆蹉阿婆多蘭國出以是好
貴衣被敷著地在上經行諸兵將吏到祇洹
觀看見已言我等初不得手捉著頭上云何

 

敷地脚躡若波斯匿王聞心或不淨諸比丘
不知當云何便白佛佛言聽貴衣中可作卧
具者便作中作衣者便作是物任所用者便
作是大貴衣阿蛾羅彌國出尸摩根衣婆蹉
阿婆多蘭國出貴價衣是比丘受用作四方
僧卧具

又時大雷諸飛鳥怖死諸居士知是事即出
擇取好鳥除烏大烏鷲禿梟角鵄阿羅如是
諸鳥不取不中食故諸比丘時到著衣持鉢
入舍婆提乞食見此諸鳥皆死無人取諸比

 

 

丘語餘比丘汝持去煑炙我乞食還共汝等
噉是時有比丘持鳥來煑炙有諸比丘問是
何等肉答烏肉諸比丘以種種因縁呵云何
名比丘噉烏肉佛所未聽諸比丘種種因縁
呵竟是事白佛佛言烏肉不得噉若噉得突
吉羅罪諸比丘問是復何等肉答大烏肉鷲
肉鴻肉婆婆娑禿梟角鵄阿羅肉等諸比丘
一一答種種因縁呵云何名比丘噉大烏肉
鷲肉鴻肉婆婆娑禿梟角鵄阿羅等肉佛所
不聽呵竟白佛佛言不得噉如是等肉一切

 

噉死屍鳥肉皆不得噉若噉得突吉羅罪
諸比丘食後至阿耆羅河上經行見水中漂
犲肉來諸比丘語一比丘取此犲來明日當
食是比丘即取明日有煑犲肉者乞食者諸
比丘問長者是何等肉答犲肉諸比丘種種
因縁呵云何名比丘佛未聽噉犲肉而噉呵
竟白佛佛言云何名比丘噉犲肉犲肉狗肉
無異從今日不得噉犲若噉得突吉羅罪
諸人騾死棄著塹中諸比丘食時著衣持鉢
入舍波提城乞食見塹中有死騾語餘比丘

 

 

持去煮我等乞食還當共噉諸比丘問是何
等肉答騾肉諸比丘種種因縁呵云何名比
丘佛未聽噉騾肉而噉是事白佛佛言騾馬
何異從今日不得噉騾肉若噉得突吉羅罪
諸比丘食後入安陀林經行見死獼猴語餘
比丘持去明日當食是比丘即取明日有煑
者有行乞食者諸比丘問長老是何等肉答
獼猴肉諸比丘種種因縁呵云何名比丘佛
未聽噉獼猴肉而噉是事白佛佛言獼猴似
人肉與人何異若噉得突吉羅罪

毗尼雜品竟

十誦律毗尼序卷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