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戒因縁經卷第六
姚秦三藏竺佛念譯

鼻奈耶第六

阿尼竭法第三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尊者迦
留陀夷數至浮帶優婆夷舍無人屏猥處共
坐時浮多優婆夷欲爲不淨行共一處坐時
迦留陀夷可其意復恐犯戒而不從之時比
舍長者見還私相語此沙門釋子自稱歎我
精進無儔匹今與婦女在屏猥處坐必當有

 

異諸頭陀比丘徃具白世尊世尊知而問優
陀夷審爲此事不優陀夷白佛審爾世尊世
尊因此事集和合僧備十功德佛與沙門結
戒若比丘與婦女屏猥處坐受婦女語說棄
捐說僧決斷說波逸提比丘坐聽此
[]法棄[]

捐僧決舍墮此者阿尼竭不定

時迦留陀夷復更至浮帶優婆夷舍共露地
敷座而坐時是優婆夷露處欲牽捉迦留陀
夷身共一處坐時迦留陀夷意念欲隨復恐
犯戒諸長者見私相告語此沙門釋子常自

 

 

稱歎精進無儔匹今共婦女露地共坐語必
當有異諸頭陀比丘聞徃具白世尊世尊告
曰若比丘共婦女露地敷座聽婦女語說二
法僧伽婆尸沙波逸提若比丘聽此二法者
阿尼竭

尼薩耆波逸提法第四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跋難陀
釋子貯畜衣裳積久朽敗蟲蠧鼠嚙諸長者
見各懷嫌恨自相謂言此沙門釋子衣裳節
儉而今貯畜衣裳積久朽敗蟲蠧鼠嚙時長

 

者便告諸頭陀比丘諸比丘不知當何報便
徃具白世尊世尊因此事集和合僧備十功
德爲沙門結戒若比丘有三衣及一日成衣
得終身持若過者尼薩耆波逸提

佛世尊遊王舍城竹園迦蘭陀所時摩訶罽
葉徃耆闍崛山時摩訶罽葉有僧小縁不著
僧伽梨至竹園時天淋雨不得還上耆闍崛
山明日還石室便自懷疑我不失僧伽梨婆
徃具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丘不著三衣及
一日成衣至他家一宿者不持僧伽梨優多

 

 

羅僧安陀衛去者除其僧使尼薩耆波逸提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達暮
提那比丘尼共諸比丘尼於舍衛夏坐時王
波斯匿力人近此比丘尼園止住此力人於
波斯匿王所得廪食日日博戲輕用不足供
身諸婦女衣不蔽形此比丘尼日日聞戲笑
聲明日比丘尼便徃至力人婦女家語諸婦
女衣何麤惡不足蔽形婦女報官所賜廪纔
足供口不足衣帶比丘尼語汝所得賜半用
衣食半用布施諸婦女答諾如來教時官有

 

賜輙留半衣食半用布施時力人家漸漸大
富衣食豐盈所著衣裳與人有異諸婦女各
相謂言我等所有錢財是達暮提那比丘尼
恩力當共相率報恩時婦女便語其夫我等
富足由達暮提那比丘尼欲請夏四月坐一
處供養設好淨飯夫報婦大佳時諸力人徃
詣達暮提那比丘尼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時比丘尼與說法說法已默然不語時力人
從座起長跪叉手白比丘尼言從今以去歸
佛歸法歸比丘僧願聽爲優婆塞盡命不殺

 

 

生願諸阿夷受夏四月請諸比丘尼答今佛
近在祇洹先請佛者當徃受請力人報當徃
請力人便徃詣祇樹給孤獨園頭面禮足在
一面坐世尊爲說種種法說法已須臾退坐
白世尊言願世尊及比丘僧於此國受貧鄙
夏四月坐時世尊默然受請諸力人見世尊
默然許可從座起頭面禮足繞佛三帀便退
還家爲佛比丘僧辦具飲食供四月調世尊
知夏坐日逼將比丘僧至彼夏坐四月時諸
力人供佛比丘僧衣裳飲食病瘦醫藥四月

 

竟諸力人得信佛非漉水不飲常持漉水器
繫弓鞬側時王波斯匿邊界畔逆召諸力人
某處畔逆汝等當徃攻伐諸力士拜唯如王
命時諸大臣白王言王遣力勢至彼攻伐不
能克辦王問何故不辦臣答諸力人非漉水
不飲小蟲常不殺何況能攻伐彼王問諸力
人汝等將不誤我事耶力人答不審何事王
曰聞汝等非漉水不飲於小蟲尚爾況能攻
伐大者力人答此小蟲無過於王若當犯王
法者亦殺不置王便作是念或有人淨潔非

 

 

漉水不飲時諸力人便相謂言前供養世尊
比丘僧竟未施衣若當征行或没不還今曼
時可共施比丘僧衣便撾揵搥比丘雲集唯
佛不來時諸力人以衣施比丘僧比丘僧不
受恐犯長衣諸力人強施諸比丘不知何答
徃白世尊世尊告曰得受衣以慈悲受時世
尊因此事與沙門結戒若比丘有三衣及一
日成衣若得長衣此比丘自手受得一月著
過一月與人若過一月自畜者尼薩耆波逸
提時諸力人以得慈意便徃征伐兩敵相對

 

即坐慈三味外敵便退其入慈三昧者火不
能燒刀斫不入飲毒不死不爲他所殺王波
斯匿聞此力人征伐有功重增田業加廪賞
二倍

佛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阿羅鞞比
丘尼平旦著衣持鉢入舍衛分衛分衛已還
出城舉衣鉢洗足尼師壇著肩上徃詣安陀
婆山以尼師壇布一樹下結跏趺坐爾時有
賊劫人已得財物逃此山中時有賊主信佛
法衆遙見比丘尼坐樹下安禪顏貌端正諸

 

 

根恬息時此賊主見比丘尼已倍歡喜踊躍
持一段肉來布施比丘尼比丘尼答我今一
食過時不餐賊主益復歡喜以極細
[ ]一端

裹此肉懸著樹若有沙門婆羅門取者永以
施之作是語已便還出山時比丘尼便思惟
賊主作此語留
[ ]肉者爲我故明日平旦比

丘尼持此肉入祇樹給孤獨園持肉付厨供
衆比丘食還持白
[ ]著肩上來出跋難陀釋

子見問阿夷何所得此白[ ]鮮明淨好從何

許得可以見惠比丘尼不逆即以[ ]與跋難

 

陀釋子語諸比丘比丘尼以[ ]施我時比丘

尼便作是念故來入城不見世尊便還者非
我禮即徃世尊所衣裳弊壞世尊遙見比丘
尼來顧語阿難汝取一捨衣與此比丘尼時
阿難即以捨衣與比丘尼比丘尼取著前至
佛所頭面禮足在一面住世尊爲說法說法
已世尊告汝還所在今正是時即頭面禮足
而去比丘尼去不久佛問阿難此比丘尼衣
何以弊壞阿難白佛此比丘尼向有一端白

[ ]跋難陀奪去爾時世尊因此事集和合僧

 

 

告諸比丘云何比丘此比丘尼衣裳弊壞而
奪其
[ ]世尊無數方便誨責已與沙門結戒

若比丘非親里比丘尼奪衣取衣及從與者
除其貿易尼薩耆波逸提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迦留
陀夷徃與崛多比丘尼知識別行二月分衛
二月分衛已漸還至舍衛時崛多比丘尼聞
迦留陀夷分衛已訖還至舍衛比丘尼便澡
浴身體以香油塗首粉黛
[ ]面治齒鴿白著

新衣裳徃詣迦留陀夷所頭面禮足在其前

 

坐熟視迦留陀夷迦留陀夷亦復熟視比丘
尼迦留陀夷坐起單著泥洹僧在前行時比
丘尼亦單著一衣逐迦留陀夷後行不欲身
相觸何以故畏犯戒迦留陀夷婬意熾盛便
踞地失精污泥洹僧比丘尼以知失精時比
丘尼更取一泥洹僧貿持去浣迦留陀夷更
著衣已便與使浣比丘尼取此衣屏處浣取
浣汁飲半半從下灌即覺有娠還所在身漸
漸大諸比丘尼罵咄惡比丘尼汝非晚作比
丘尼小小入道此何由而得諸比丘尼善責

 

 

數之時崛多比丘尼具說本末諸比丘尼不
知當何爲徃具白世尊世尊告曰汝等莫呼
此崛多比丘尼犯戒何以故此清淨梵行莫
惡意向崛多比丘尼經八月九月中生一男
兒顏貌端正諸比丘尼聞生男兒徃具白世
尊世尊因此與比丘尼結戒一比丘尼不得
獨宿有二比丘尼得宿不得與男子宿得與
崛多比丘尼共宿諸比丘尼白佛世尊向者
教不得與男子同室宿此今有兒當云何宿
世尊告曰兒未斷乳得與宿斷乳後不得與

 

宿諸比丘尼受教已退還時世尊因此事集
和合僧佛爲沙門結戒若比丘非親里比丘
尼與故衣浣者染輾令光出者尼薩耆波逸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六群比
丘數數至長者家與衣裳諸長者嫌其煩數
還相謂言此沙門釋子自言精進我等先旣
未許當與衣裳數數至此與衣裳十二法比
丘聞便徃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丘非親里
長者長者婦強逼與衣捨墮

 

 

或得初衣被賊或失衣或被火或衣朽敗或
王奪得至長者長者婦家乞衣如所失取比
丘若長取者捨墮

佛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有一長者婦與
跋難陀釋子作衣時跋難陀聞某甲長者婦
與我作衣即徃至其家作是語卿若與我作
衣極令好持用施我時長者即好作而與來
至房中自譽語諸比丘某甲長者與我作此
好衣諸比丘默然不知當何答便徃具白世
尊世尊告曰若比丘聞他與作衣先未許便

 

徃經營教令極好作與我而取者捨墮
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有二家長者與
跋難陀作衣時跋難陀聞二家長者與作衣
徃至彼家便作是語善哉長者與我作衣者
不足各作可合作一領佳者時長者壞二爲
一成而與之還至僧中自貢高語諸比丘某
二長者破二衣作一衣持用施我諸比丘不
知當何答徃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丘非親
里長者婦女先未許與作二領衣使破爲一
而取者捨墮

 

 

佛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優塡王聞舍衛
比丘衣被儉惡即遣婆羅門使持衣直至舍
衛與諸比丘諸比丘不取世尊不許取衣直
已成衣者便取使人問比丘諸賢無有人能
買衣者耶諸比丘答無人比丘不知當云何
即具白世尊世尊因此事集和合僧備十功
德世尊爲沙門結戒世尊告比丘比丘欲買
衣當借近知識守園人若五戒賢者此比丘
言此買衣人此非買衣人因直詣市市衣此
人若至市若錢肆金肆銅鐵肆綿絹絲肆使

 

人於中坐比丘當四徃五徃六徃默然在前
立得者善若過六更徃求者捨墮若不得衣
當自徃若中遣信至得物家前所施衣直因
信來者某甲比丘竟不得還自徃索莫謂比
丘得莫費散物

佛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六群比丘取
拘施用作新卧具諸長者見此沙門釋子不
貪好取拘施作此卧具與王長者有何異諸
十二法比丘聞徃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丘
以拘施新作卧具者捨墮拘施絲布

 

 

此六群比丘純用黑羊毛作新卧具世尊告
曰不得用黑羊毛作卧具作卧具者捨墮時
六群比丘復以純白羊毛作卧具世尊告曰
不得以純白羊毛作卧具若作卧具兩分黑
羊毛三分白羊毛四分尨若違限作者捨墮
此六群比丘棄故卧具作新卧具諸十二法
比丘聞便徃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丘作卧
具當滿六歲六歲已還捨更作者捨墮若大
壞敗當白衆衆許者得作若不許而作者捨

 

佛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跋難陀釋子
新作尼師壇故者捐棄諸比丘見便徃白世
尊世尊告曰若比丘新作坐具取故者縁縁
四邊以亂其色若不取故縁縁四邊者捨墮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優陀
夷與衆多比丘從拘薩羅至舍衛國道逢賈
客驅車策馬大戴毳至舍衛國其道中多賊
寇諸比丘語賈客我等欲與汝爲伴至舍衛
國諸賈客報亦相貪爲侶諸比丘畏塵土坌
體常在後行有一賈客車軸折語諸同伴汝

 

 

等衆與我致少毳諸同伴語吾已分尚不能
致況能致汝物便捨前進時此賈客對毳愁
悶坐須臾間諸比丘至時此賈客以毳布施
比丘僧諸比丘各各分持而去時此路當由
一城媢L路側人民語比丘言此毳爲索幾
許毳爲貴賤貿易何物辛苦擔負獲何等利
其中十二法比丘聞此語不知當何答前至
舍衛具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丘行路人施
羊毛得持行三由延若過者捨墮

佛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迦留陀夷所

 

得毳分與諸比丘尼與我浣擇染爲色迦留
陀夷波斯匿王善知識末
夫人阿闍梨諸

比丘尼不違語與取毳浣擇染妨誦經禀受
大愛道瞿曇彌徃具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
丘非親里比丘尼與羊毛浣擇染者捨墮
佛世尊遊鞞舍離獼猴江石臺所時跋難陀
釋子平旦著衣持鉢入毗舍離分衛時毗舍
離城內有諸童子徃街巷頭遙見跋難陀釋
子來還相謂言此跋難陀是兇橫惡比丘我
等取金銀試置道頭若取者我等當捉牽向

 

 

耆老時跋難陀釋子尋到其所便取此金銀
諸童子來前牽捉汝爲比丘何以不與取金
銀跋難陀答我亦不盜此落墮地我取之便
將詣耆老所童子語耆老此比丘盜我金銀
諸耆老盡信佛法衆語此童子言此沙門釋
子信不盜汝金銀復語跋難陀賢嚴還舍莫
復更爲跋難陀即還語諸比丘諸比丘不知
當何答徃具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丘若手
捉金銀教他捉者捨墮

佛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跋難陀釋子

 

坐肆販賣金銀求利諸長者嫌自相謂言此
沙門釋子自坐肆販賣金銀求利與彼賈客
有何異十二法比丘聞徃白世尊世尊告曰
若比丘坐肆販賣金銀求利與世人不別者
捨墮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跋難陀
釋子復挾雜物分一爲二而行貨賣諸長宿
見自相謂言此沙門釋子自稱精進懷雜物
而行貨賣欲活誰命十二法比丘徃具白世
尊世尊因此事集和合僧備十功德世尊爲

 

 

沙門結戒若比丘挾種種物行市貨賣者捨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跋難
陀釋子與一坐肆賣香小兒相識肆上有一
摩尼鉢跋難陀釋子見語小兒言此鉢甚好
可以施我即以盛滿飯而施持此鉢詣祇洹
語諸比丘我每出行吉無不利過香肆前有
一小兒以此鉢布施我諸比丘聞語云何比
丘當畜長鉢即徃具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
丘得長鉢不得過十宿若過十宿不捨者捨

 

佛世尊遊王舍城竹園迦蘭陀所爾時長者
樹提遣子弟入海採寳得牛頭栴檀一枚還
來詣家子弟便作是念我當持徃獻長者樹
提即以上之長者藏中栴檀甚多雖得此栴
檀不以著意即勑巧師刻以作鉢豎大長木
去地十仞舉鉢置上發心念言其有沙門婆
羅門不施梯閣能得取者便以施之時富蘭
迦葉聞長者樹提與我作好栴檀鉢即徃詣
其舍便語樹提長者審作栴檀鉢用施我耶

 

 

長者報我不爲一人作今豎大長木去地十
仞鉢在其上其有沙門婆羅門不施梯閣能
得取者便以施之富蘭迦葉便作是念無此
神足能得彼鉢即座起振信頭而去尋後摩
訶離瞿耶婁阿夷湍波休迦旃先毗盧持尼
乾弗來詣樹提長者舍語長者言審與我作
栴檀鉢那長者答我不爲一人作今豎長木
去地十仞鉢在其上其有沙門婆羅門不施
梯閣能得取者便以施之六師復作是念無
此神足得取彼鉢即從座起振信頭去時尊

 

者賓頭盧聞樹提長者作栴檀鉢豎大長木
去地十仞若有沙門婆羅門不施梯閣能得
取者便以施之時賓頭盧徃詣尊者目揵連
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賓頭盧白目揵連當
知樹提長者造栴檀鉢豎大長木去地十仞
以鉢置頭若有沙門婆羅門不施梯閣能得
取者便以施之世尊常歎聲聞之中目揵連
神足第一可徃取之時目連答以木鉢故現
神足乎以是故我不徃取時尊者賓頭盧即
還房中明日平旦著衣持鉢上下齊整不左

 

 

右顧視如擎油鉢念不分散端攝五根如牛
被駕徃詣樹提長者舍長者遙見尊者賓頭
盧來行步安庠被僧伽梨捉鉢持杖即起出
迎叉手白言善來賓頭盧久不來此聖體輕
強不可於此坐時尊者賓頭盧即坐樹提長
者頭面禮足在一面坐賓頭盧問長者聞汝
作栴檀鉢豎大長木舉鉢著上其有沙門婆
羅門不施梯閣能得取者便以施之爲實爾
不長者答曰審有此語時賓頭盧不起于座
遙申手取鉢長者見是神變歡喜踊躍長者

 

白言願借此鉢入舍盛飯即入盛滿羹飯授
與賓頭盧賓頭盧即起詣竹園迦蘭陀所語
諸比丘我向者至樹提長者家大長木頭取
此鉢諸比丘聞不知何答徃具白世尊世尊
知而問賓頭盧汝審爲此事耶審爾世尊世
尊告曰云何比丘坐小木鉢自現神變賓頭
盧我今擯汝終身不得般泥洹不得住閻浮
提時尊者賓頭盧受世尊擯從座起頭面禮
足繞三帀而去時世尊見賓頭盧去不久集
和合僧爲沙門結戒若比丘琣菢鉢破爲

 

 

五分綴用若更求好者捨墮比丘得新鉢當
持故者還比丘僧比丘僧持新者授此比丘
終身持壞乃止時賓頭盧還房收攝什物即
坐三昧没閻浮提出拘耶尼於彼夏坐中授
五百優婆塞優婆夷戒五百弟子
[]具足戒[]

起五百塔婆五百房薦席牀拘遙枕各五百
賓頭盧於拘耶尼而作佛事

佛在釋[ ]瘦迦維羅衛尼拘陀園時諸釋種
別有織衣房時六群比丘從諸長者乞求線
至親里釋家語可勑織房與我織成作衣時

 

諸織人旣不得價又不得食各怨恨言此沙
門釋子強以力逼迫使我織衣十二法比丘
便具徃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丘從長者家
乞線縷強使非親里織作衣者捨墮

佛在釋[ ]瘦迦維羅衛尼拘陀園爾時迦維
羅衛釋與跋難陀釋子織衣跋難陀聞釋種
與我作衣即徃織房語織人言汝知不與我
織此衣極令好妙我分衛飲食以相供給時
跋難陀語諸比丘比丘不知當何答便徃具
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丘先未然許竊至作

 

 

坊語織人言好織此衣極令使妙我當分衛
以相供給若得衣者捨墮

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跋難陀有
一弟子戒行純備跋難陀素性喜治生賈販
作是念我此弟子足供手力即以衣一領布
施弟子爾時世尊於夏坐竟將諸比丘著衣
持鉢普行分衛跋難陀弟子辭索從佛而不
肯放弟子報是非當去跋難陀語弟子我所
以與汝衣者事須手力故若欲去者留此衣
即前強奪弟子涕泣詣如來所頭面禮足具

 

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丘與比丘衣後便瞋
恚強力還奪若教人奪比丘取此衣來我不
與汝此比丘當還衣彼比丘取衣者捨墮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
及比丘僧在舍衛夏坐爾時比丘於歲堣H
人施衣諸比丘不取徃白世尊世尊告曰若
比丘於歲堣H施衣當善意受莫逆檀越意
佛因此事世尊爲沙門結戒十日未至歲比
丘得衣即當受若得新衣應停至歲過十日
當用施人若留者捨墮

 

 

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尊者婆覆常
阿練兒空處留僧伽梨入舍衛國還所在失僧
伽梨便語諸比丘我入舍衛城後失僧伽梨
諸比丘不知當云何答徃具白世尊世尊告
曰三月後一月阿練兒比丘住空閑處欲有
所至前有虎狼盜賊此比丘從空閑處以三
衣送寄城內此比丘行得六宿離三衣若過
六宿捨墮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毗舍佉
蕪夷羅母請佛及比丘僧即夜施設飯具明

 

日敷座遣一使人至祇樹給孤獨園白佛及
僧飯食已辦食時已到時此使人即到祇洹
值諸比丘露地洗浴像尼揵子使人便作是
念此間無有沙門釋子純尼揵子滿祇洹中
即還白無有沙門釋子一切盡尼揵子滿祇
洹中毗舍佉得道迹聦明人便作是念比丘
僧必當露地浴復重遣徃白佛及僧食具已
辦今正是時使便徃白佛將比丘僧至毗舍
佉舍各次第坐坐定自手行澡水布種種飲
食比丘僧食竟行澡水已在一面坐以向者

 

 

事具白世尊願世尊聽施比丘舍賴世尊即
許佛達嚫而去到祇洹因此事爲比丘結戒
春一月過比丘當作遮兩舍賴半月一月得
持若過者捨墮少未至歲一月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尊者
夜舍與大比丘僧遊拘薩羅界長者婆羅門
普識夜舍供養比丘僧飯餅甘饌及白
[ ]

比丘僧達嚫所得物夜舍持入已諸比丘見
自相謂言此比丘云何取比丘僧物即徃白
世尊世尊告曰若比丘知是比丘僧物自入

 

已檀越欲施比丘僧物徃求以入已捨墮
佛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尊者畢陵伽
婆蔡患兩目痛諸長者婆羅門送飯食供具
四種藥酥麻油蜜黑石蜜積貯日日服諸比
丘見徃具白世尊世尊因此事集和合僧備
十功德佛爲沙門結戒若比丘積貯四種藥
不得過七日過者捨墮

優波離白佛云何名尼薩耆世尊告曰若三
失三衣更不得受亦不得著若貿易若
[][ ]
此名尼薩耆波逸提名燒聖道根煑人不得

生三昧此名捨墮

戒因縁經卷第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