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彌沙塞部五分律卷第二十八
  宋罽賓三藏佛陀什共竺道生譯

第五分第五遮布薩法
佛在瞻婆國琱藽鈭葬犮@尊十五日布薩
時與比丘衆前後圍遶於露地坐遍觀衆僧
默然而住初夜過已阿難從座起前禮佛足
胡跪合掌白佛言世尊初夜已過衆坐已久
願爲諸比丘說戒世尊默然阿難還坐中夜
過已復如是白佛亦默然後夜復白言明相
欲出衆坐已久願爲諸比丘說戒佛語阿難

 

衆不清淨如來不爲說戒時目連作是念今
此衆中誰不清淨乃使世尊作如是語便遍
觀察見一比丘近佛邊坐非比丘自言比丘
非沙門自言沙門不修梵行自言修梵行成
就惡法覆藏其罪不捨邪見即從座起徃到
其前語言如來已見汝汝出去滅去莫此中
住便牽臂出著門外還坐本處佛語目連怪
哉目連未曾有也此愚癡人不自知罪乃使
他人牽其臂出於是阿難復從座起白佛言
世尊衆已清淨願爲諸比丘說戒佛告阿難

 

 

從今汝等自共說戒吾不復得爲比丘說所
以者何若衆不清淨如來爲說彼犯戒人頭
破七分又告阿難大海有八未曾有阿脩羅
樂居其中何謂八大海漸深潮不過限不宿
死屍百川來會無復異稱萬流悉歸而無增
減出眞珠摩尼珊瑚瑠璃珂玉金銀玻瓈諸
寳大身衆生皆住其中同一鹹味是爲八我
此正法亦復如是有八未曾有諸比丘皆共
樂之何謂八漸漸制漸漸教漸漸學我諸弟
子於所制戒終不敢越有犯必默不宿容之

 

雜類出家皆捨本姓稱釋子沙門諸善男子
善女人出家多得無餘泥洹而無增減有種
種法寳所謂四念處乃至八聖道分諸助道
法有諸大人阿羅漢向阿羅漢乃至須陀洹
向須陀洹住正法中若有入者同一解脫味
是爲八時六群比丘犯罪不悔而布薩有比
丘亦斆之諸比丘以是白佛佛言不應爾犯
者突吉羅諸比丘猶故犯罪不悔布薩佛言
應住其布薩有諸比丘或未布薩便住或布
薩竟乃住如是等諸住布薩皆如住自恣中

 

 


第五分第六別住法
時諸別住比丘度沙彌與受具足戒作依止
師畜沙彌諸比丘以是白佛佛言不應爾復
有別住比丘受他善比丘恭敬使令擔衣鉢
革屣佛言不應爾復有別住比丘見如法比
丘來便避藏恐知已別住佛言不應爾復有
別住比丘請僧食還私房食佛言不應爾應
在大比丘下行食復有別住比丘在如法比
丘前行佛言不應爾復有別住比丘欲徃白

衣家共如法比丘行佛言不應爾復有別住
比丘或更犯本罪或更犯餘惡罪佛言不應
爾復有別住比丘於如法比丘前不披衣佛
言不應爾復有別住比丘常著三衣作泥汙
佛言不應爾復有別住比丘共如法比丘一
牀坐或自坐好牀佛言不應爾復有別住比
丘與如法比丘並經行或自在勝經行處佛
言不應爾復有別住比丘受僧差說戒經唄
佛言不應爾復有別住比丘作諸羯磨訶責
羯磨驅出羯磨依止羯磨舉罪羯磨下意羯

 

 

磨佛言不應爾復有別住比丘住如法比丘
語佛言不應爾復有別住比丘欲爲四衆說
法佛言不應爾復有別住比丘不憶別住日
數月半月一歲佛言應知復有別住比丘於
如法比丘前反抄衣扠腰著革屣覆頭通肩
覆或坐或卧佛言皆不應爾復有別住比丘
不順別住比丘法佛言不應爾復有別住比
丘不白客來比丘不白去比丘佛言應白復
有別住比丘日日白僧佛言應布薩時白若
行摩那埵應日日白復有別住比丘欲遠行

 

白佛佛言應捨竟去應作如是捨向一如法
比丘言大德聽我今捨別住法後更行之如
是三說若不捨而去於路上見比丘便應自
說別住諸別住比丘於路上便廣說別住諸
白衣見言此比丘有何罪而悔過諸比丘以
是白佛佛言路上不應廣說但言大德我某
甲比丘行別住法已若干日餘若干日大德
憶持彼比丘捨別住到餘處應求彼僧更行
別住彼僧應聽行別住法若不聽突吉羅復
有別住比丘受別住法已徃無比丘處住於

 

 

別住中更犯惡罪佛言別住比丘不得獨住
一處不應更犯惡罪犯者皆突吉羅復有諸
別住比丘受別住已徃不如法比丘處住佛
言不應爾彼若有一如法比丘聽住犯者突
吉羅復有別住比丘與如法比丘同屋住佛
言不應爾復有別住比丘與如法比丘同浴
室浴佛言不應爾聽擔樵內浴室中洗浴室
掃除之具灰土澡豆敷座坐與諸比丘脫衣
革屣爲油摩身體隨彼受者作之復有同別
住比丘共浴室浴佛言聽但次第供給所須

 

別住比丘有三最下最在大比丘下行與最
下卧具最下房舍別住比丘有三事隨本次
僧得施物時自恣時行鉢時別住比丘有八
事失別住法徃他處不白外來比丘不白自
出不白他出不白獨住一處於別住中更犯
惡罪與如法比丘同屋宿不捨別住遠行路
上見比丘不白行摩那埵亦以八事失除獨
住一處於不滿二十僧中行之餘七如上

第五分第七調伏法
爾時長老優波離問佛世尊須提那迦蘭陀

 

子是犯波羅夷不佛言初作皆不犯又問阿
練若處比丘是犯不佛言犯有一比丘狂病
行婬狂差生疑問佛佛言狂者皆不犯散亂
心病壞心亦如是孫陀羅難陀跋耆子不捨
戒行婬法後疑問佛佛言犯有一比丘共二
根女人行婬有一比丘共二道合女人行婬
有一比丘共黃門行婬有一比丘共男子行
婬有一比丘共小兒行婬後皆生疑問佛佛
言比丘犯有一比丘共小女行婬女即死疑
犯二波羅夷問佛佛言婬犯波羅夷女死偷

 

羅遮有一比丘作木女像行婬後疑問佛佛
言出不淨僧伽婆尸沙不出偷羅遮泥畫女
像亦如是有一比丘共象行婬後疑問佛佛
言犯一切畜生亦如是

時王舍城有一愚信優婆夷作是見以婬欲
施是第一施便請諸比丘施之諸比丘言姊
妹不應爾是佛所制女人復言卧行是犯立
行不名犯比丘即從其語後疑問佛佛言犯
坐行婬女皆女動比丘不動亦如是時舍衛
城有愚信優婆夷名善輕作是見以婬欲法

 

施是第一施便請諸比丘施之諸比丘言姊
妹不應爾是佛所制女人復言三處是犯歧
股臍中一切諸處不名犯比丘即從其語後
疑問佛佛言出不淨皆僧伽婆尸沙不出皆
偷羅遮時阿練若處有比丘露地熟眠有女
人見於上行婬比丘覺見不淨汙身復見女
人從其間去生疑問佛佛問汝受樂不答言
不受佛言不犯露地熟眠突吉羅開房戶眠
亦如是復有比丘露地熟眠女人於上行婬
比丘覺出時受樂生疑問佛佛言犯毗舍離

 

有一阿羅漢比丘得風病舉體強直看病人
舉著露地入聚落爲乞食有女人來於上行
婬行婬已比丘男根強直如故諸女人言此
是雄士即以香塗華結頭作禮而去看病人
還見不淨汙其身體作是念此比丘不修梵
行破於淨戒我當住其布薩又念世尊不聽
住病比丘布薩當待其差彼病差已便住布
薩其語言汝先病時破戒答言我爾時病身
體強直不能自攝非爲破戒諸比丘以是白
佛佛言是比丘已得阿羅漢風病強直不能

 

 

自攝不受樂故不犯看病比丘置露地而去
犯突吉羅時有比丘以男根刺比丘口中後
俱生疑問佛佛言若刺者戲偷羅遮受者非
戲波羅夷若受者戲偷羅遮刺者非戲波羅
夷若俱戲俱偷羅遮若俱非戲俱波羅夷時
諸比丘共白衣浴室中浴白衣取其形相語
諸女人又身相觸生染著心遂致反俗作外
道者比丘以是白佛佛言不應爾若共白衣
浴室中浴偷羅遮有一摩訶羅比丘夢中與
本二行婬覺已出房高聲大喚我非沙門非

 

釋種子諸比丘問其故答言我與本二行婬
又問汝本二今在何許答言在我本生聚落
又問彼來耶汝徃耶答言彼不來我不徃又

問云何得共行婬答言夢中行婬諸比丘以
是白佛佛言不犯不繫念在前眠得突吉羅
罪有一比丘立小便狗來衘其男根生疑問
佛佛言不犯立小便得突吉羅罪比丘住處
不應畜如是畜生犯者突吉羅罪有一比丘
男根長以欲心自刺大便道中生疑問佛佛
言犯有一比丘身體弱以男根自刺口中亦

 

 

如是有一比丘坐禪魔女來至其前比丘見
生染著心不覺起捉彼女女便走比丘亦走
逐之彼女至一死馬中没比丘便於馬上行
婬即生悔心語諸比丘諸比丘以是白佛佛
言聽僧與彼比丘作波羅夷白四羯磨彼比
丘應至僧中脫革屣偏袒右肩禮僧足胡跪
合掌作如是白我某甲比丘犯婬即生悔不
覆藏今從僧乞波羅夷羯磨願僧與我波羅
夷羯磨如是三乞應一知法比丘唱言大德
僧聽此某甲比丘犯婬即生悔不覆藏從僧

 

乞波羅夷羯磨僧今與作波羅夷羯磨若僧
時到僧忍聽白如是大德僧聽此某甲比丘
犯婬乃至僧今與作波羅夷羯磨誰諸長老
忍默然不忍者說如是第二第三說僧與某
甲比丘作波羅夷羯磨竟僧忍默然故是事
如是持佛言彼比丘盡壽不得授大比丘食
而自從淨人受若布薩自恣作諸羯磨時若
來者善若不來彼此無犯有比丘共天女龍
女阿脩羅女行婬生疑問佛佛言皆犯
有一比丘至他作食處取一鉢羹生疑問佛

 

 

佛言汝以何心取答言以盜心佛言若直五
錢犯波羅夷若減五錢偷羅遮入他園中盜
心取一果菜亦如是有一比丘爲賊所剥諍
得衣物生疑問佛佛言不犯復有比丘爲賊
所剥已入賊手或已持去後追奪得生疑問
佛佛言汝心捨未答言未捨佛言未捨不犯
已捨便犯有阿練若處比丘見野猪被箭走
來共相語言當莫道見獵師尋至問比丘見

我所射猪不答言何處有猪是誰無有猪後
作是念我言無猪將無得藏猪罪生疑問佛

 

佛言不犯若有如是因縁作餘語破其問皆
無罪有阿練若處比丘見獵師得生鹿繫已
捨去比丘以憐愍心解放生疑問佛佛言不
犯然不應於他物方便放之犯者突吉羅憐
愍心放他一切衆生亦如是有比丘見拘樓
荼衘肉飛戲逐令放生疑問佛佛言不犯然
不應於無益處方便令彼失犯者突吉羅有
一比丘見他牛隨路行盜心驅即悔而捨生
疑問佛佛言不犯得偷羅遮罪有比丘見水
漂物盜心接得生疑問佛佛言若直五錢波

 

 

羅夷有比丘去祇洹不遠見他耕田語言此
是僧田汝勿耕之耕者念言諸比丘有勢力
若訟我或致失物便止不耕比丘還祇洹問
諸比丘此是誰田諸比丘言是某居士田便
生疑問佛佛言不犯若於無益處作方便欲
令失皆突吉羅時十七群童子爲賊所抄父
母啼哭懊惱畢陵伽婆蹉乞食見之問其意
故具以事答畢陵伽婆蹉即入定觀見賊將
著阿夷羅河洲上便以神足取還各著其家
閣上語其父母言勿復啼哭汝兒今皆還家

 

重閣上戲後疑問佛佛言不犯得突吉羅罪
有比丘爲利養故自長己年大於他人後疑
問佛佛言不犯故妄語得波逸提罪有一住
處比丘與白衣共井若白衣以盜心偏多取
水比丘亦以盜心作是念我今何爲獨不多
取未取生疑問佛佛言若長取他水直五錢
波羅夷有比丘於彼處盜他衣直五錢來此
賣不直五錢謂不犯波羅夷生疑問佛佛言
本處直五錢波羅夷若於彼處不直五錢來
此賣直五錢偷羅遮有比丘盜他佛經謂是

 

 

佛語無犯後疑問佛佛言計紙筆書功直五
錢犯爾時拘舍彌有一長者見法得果常供
給諸比丘長者及姊各有一子二人常共供
養長老阿酬比丘長者臨欲終時示阿酬寳
藏處所語言我命終後彼二子中若信樂佛
法於諸比丘常無所愛者可示此藏言已氣
絶阿酬比丘後察二子其子背正而姊子信
樂便語姊子令得寳藏其子聞之即徃阿難
所問言父之遺財應屬誰耶答言應屬子便
語阿難言我父寳藏阿酬比丘與我姑子阿

 

難即徃語阿酬言汝非沙門非釋種子阿酬
答言我是沙門是釋種子自可依諸經律共
判此事阿難言此事居然何須經律時諸長
老比丘皆是阿酬而佐助之阿難阿酬二衆
於是各別不復和合六年之中共安居住處
皆不布薩自恣聲聞遐邇徹于梵天時羅睺
羅遊迦維羅衛城諸釋種女皆共出迎具說
此事如何世尊泥洹未久衆僧便不和合乃
經六年我等欲和合之不知方便羅睺羅言
我當教汝令彼和合阿難尋來諸有嬰兒皆

 

 

抱迎之以兒著地兒必當啼阿難必問何不
抱取汝當答言若長老與阿酬和合我等然
後乃當取兒以此方便可令和合阿難須臾
便至五百釋女抱兒出迎皆著阿難前地兒
即大啼阿難果言何不抱取同聲答言若長
老與阿酬和合我等乃當還取此兒阿難感
其此意又愍嬰孩語言姊妹取兒我當與彼
和合便還集僧優波離問阿難比丘不與取
有幾種非沙門非釋種子答言有三種自取
教人取遣人取又問阿酬汝自取教人取遣

 

人取不答言不又問阿難阿酬比丘有何過
阿難言阿酬無
[ ]是我之過於是阿難僧中
遍唱是我之過阿酬無
[ ]便向阿酬懴悔和

合有一比丘本是偷兒語諸比丘可共至彼
聚落取物諸比丘便從其語先徃取之彼比
丘於後生疑問佛我如是教人盜犯波羅夷
不佛言不犯得偷羅遮罪有比丘取他覆塚
衣塚上旛塚間衣神廟中物他所護者生疑
問佛佛言他心未捨取直五錢皆波羅夷廟
中物雖無主而是官所護者亦如是有比丘

 

 

瞋他故或燒其家或燒其田穀林叢生疑問
佛佛言不犯得偷羅遮罪瞋故破壞他亦如
是有比丘於鼠穴中得千兩金囊盜心取生
疑問佛佛言屬鼠物不犯得偷羅遮罪若盜
心奪鳥獸物亦如是有比丘於食上輒食他
分他問誰食我分答言我食彼瞋生疑問佛
佛言非盜心不犯不應輒作同意食他分犯
者突吉羅有比丘蒲博賭取人物生疑問佛
佛言不犯得突吉羅罪有二比丘同意更相
著衣後相瞋謗以爲偷生疑問佛佛言不犯

 

不應輒同意著他衣犯者突吉羅
時跋難陀與估客共道行到關稅處估客從
跋難陀借囊密以大價珠著囊中還之跋難
陀不覺出關已索囊中珠跋難陀言我不取
汝珠估客言汝實不取我向借汝囊以珠著
中耳即還其珠生疑問佛佛言不犯若欲出
關人從借物還已應抖擻看犯者突吉羅

時旃荼脩摩那比丘尼弟子至師檀越家詐
云師病索三種藥粥得已於外自食其家婦
女後徃問訊言阿姨病差不答言我都不病

 

何以問我便以具說師語弟子汝偷我粥答
言我實不偷於和尚作同意取耳生疑問佛
佛言不以盜心不犯得故妄語波逸提罪有
比丘見主人田無水決屬他水澆之生疑問
佛佛言若直五錢犯有高處比丘擲他衣與
下處比丘俱生疑問佛佛言若盜心擲波羅
夷無盜心取偷羅遮若無盜心擲偷羅遮盜
心取波羅夷俱盜心俱波羅夷俱無盜心俱
偷羅遮有比丘盜心貿僧好物生疑問佛佛
言貿直五錢犯

 

時有比丘以石擲蛇誤著人死生疑問佛佛
言汝以何心答言欲擲殺蛇佛言人死無犯
擲蛇犯突吉羅有比丘殺獼猴似人生疑問
佛佛言奪畜生命犯波逸提有一婦人夫行
不在傍通有身從常供養比丘乞墮胎藥與
之兒死母不死生疑問佛佛言犯若欲墮胎
母死兒不死犯偷羅遮若俱死犯波羅夷若
俱不死犯偷羅遮案腹墮胎亦如是有諸比
丘不樂修梵行而不罷道還就下賤於高處
自墜取死墮下人上下人死已不死生疑問

 

 

佛佛言汝以何心答言欲自墮死佛言彼死
無犯作方便自殺皆偷羅遮有二比丘先相
瞋後共道行於路相打一人遂死生疑問佛
佛言汝以何心答言瞋心佛言無殺心不犯
瞋他比丘得波逸提罪從今不聽相瞋未相
悔謝共道行犯者突吉羅有比丘打殺鬼生
疑問佛佛言犯偷羅遮有比丘欲殺彼而誤

殺此生疑問佛佛言不犯得偷羅遮罪
時諸比丘爲利養故種種讃歎他戒定慧解
脫解脫知見成就而密以自美生疑問佛佛

 

言若如是等不分明自說皆犯偷羅遮毗舍
離有一大樹名尼拘類蔭五百乗車華色比
丘尼見語諸比丘尼言我在天上時
[ ]耳邊

華如此樹大諸比丘尼謂無此理種種訶責
云何比丘尼自說得過人法以是白佛佛言
天上實有此華華色比丘尼實語無犯毗羅
荼私呵比丘身生五百癰瘡癰瘡潰爛不可
視華色比丘尼與五百比丘尼俱共問訊見
已便笑諸比丘尼訶責云何無憐愍心見比
丘如此方便笑之華色答言此比丘過去世

 

 

時作大國王名毗竭婆我時爲作第一夫人
其王強取五百童女破其當世以此因縁無
數百千萬歲墮大地獄苦毒燒煑餘報受此
五百癰瘡諸比丘尼謂無此理種種訶責云
何比丘尼自稱得過人法以是白佛佛言彼
比丘實爾華色說實無犯時長老目連語諸
比丘言我見阿耨達池有蓮華大如車輪諸
比丘不信謂是虚說得過人法以是白佛佛
言實有此華目連說實無犯有諸比丘虚說
得過人法作如是言我有業報因縁天眼天

 

耳他心智後疑問佛佛言不犯得偷羅遮罪
有諸比丘虚說得過人法作如是言我得天
眼天耳他心智諸漏已盡後疑問佛佛言犯
有一婆羅門請僧食言大德諸羅漢來坐食
食竟言諸羅漢還去諸比丘生疑問佛佛言
人自作此讃歎皆無犯有諸比丘爲利養故
坐起行立言語安詳以此現得道相欲令人
知後疑問佛佛言如是等現異皆犯偷羅遮
有諸比丘臨欲命終應墮地獄悉見地獄諸
相阿傍在前又有比丘應生天悉見諸天宮

 

 

殿聞音樂聲天子天女在前語言皆以語人
生疑問佛佛言是應生瑞相非妄語無犯有
諸比丘本欲說餘事後非意說過人法生疑
問佛佛言非是本意不犯得偷羅遮罪有諸
比丘語白衣言若有住汝房者皆成就如是
如是道後自徃住生疑問佛佛言作如是等
方便皆犯偷羅遮有諸比丘自說得過人法
欲令人聞而非人聞又欲令非人聞而人聞
又欲令人非人聞而無聞者皆生疑問佛佛
言皆犯偷羅遮時目連語諸比丘某甲居士

 

婦當生男彼當產時轉爲女波斯匿王與阿
闍世王共戰目連言波斯匿王當勝而反不
如後更集戰復言阿闍世王當勝亦反不如
諸比丘訶責言云何虚說得過人法以是白
佛佛言如目連語但觀其前不觀後耳
時有比丘搔隱處不淨出生疑問佛佛言汝
以何心答言始末無有出意佛言無犯若欲
出而出僧伽婆尸沙欲出不出偷羅遮以暖
水浴向火炙不淨出皆如是有比丘憶行欲
事不淨出生疑問佛佛言汝以何心答言我

 

 

憶行欲事不淨自出佛言不犯憶行欲事突
吉羅有比丘故以形掁衣出不淨謂不犯僧
伽婆尸沙問佛佛言如是比丘出不淨僧伽
婆尸沙不出偷羅遮有比丘於女像邊出不
淨生疑問佛佛言若出不淨僧伽婆尸沙不
出偷羅遮

時有比丘以肘築女人身復有比丘以鉢鉤
牽女人生疑問佛佛言皆犯偷羅遮若捉其
衣牽捉其繩杖亦如是有比丘女人在牀上
船車上樹上欲心搖之生疑問佛佛言若如

是皆犯偷羅遮
時有女人著青衣比丘見語言姊妹汝許青
生疑問佛佛言犯偷羅遮若如是因形而作
惡語皆如是時有夫婦共闘不和合比丘徃
和合之生疑問佛佛言若夫婦義已離和合
者僧伽婆尸沙若未離無犯

彌沙塞部五分律卷第二十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