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卷第三十六
     
唐三藏法師義淨奉 制譯

第八門第十子攝頌之餘
內攝頌曰
衆集敬大師  聞法生正信  自述年衰老

說行雨因縁
爾時世尊告具壽阿難陀曰我今欲徃波吒
離邑阿難陀言如是世尊即與諸苾芻隨從
世尊發摩揭陀國漸次遊行至波吒離邑住
制底邊時彼邑人聞佛來至悉皆聚會至制

底處詣世尊所頂禮雙足退坐一面爾時世
尊告諸婆羅門長者居士曰汝等應知放逸
之事有五過失云何爲五一者若婆羅門等
爲放逸時以此因縁所有財寳受用之物悉
皆散失二者若放逸人以此因縁凡所趣向
衆會之處情生媿[ ]又懷怯懼三者若放逸
人以此因縁有惡名稱流遍四方四者若放
逸人以此因縁臨命終時心生悔恨五者若
放逸人以此因縁命終之後墮於地獄餓鬼
傍生是謂五種放逸之過

 

復次若婆羅門等行不放逸時有五勝利云
何爲五一者所有財寳受用之物皆不散失
二者凡所趣向衆會之處情無媿[ ]亦無怯
懼三者有善名稱流遍四方四者臨命終時
不生悔恨五者命終之後生於天上長受安
樂是謂五種行不放逸利益之事爾時世尊
爲波吒離邑諸婆羅門等演說法要示教利
喜已默然而住諸婆羅門等即從坐起偏袒

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白言世尊願佛慈
悲哀受我等晝日遊從閑靜房舍爾時世尊

 

默然爲受諸婆羅門等知佛受已頂禮佛足
奉辭而去諸人去後佛即詣彼閑靜住處旣
至彼已即於房外洗足已入室宴坐時摩揭
陀國行雨大臣便於波吒離邑四邊量度廣
立封壃欲造城隍將伐佛栗氏國時此邑中
有大勢力威德天神各求住處爾時世尊於
宴坐處即以天眼過於人天觀彼天神各求
住處乃於晡時從宴坐起詣清涼處坐告阿
難陀曰汝豈不聞量度城邑白言我聞行雨
大臣欲置城邑以自牢固將伐此城佛言阿

 

 

難陀善哉行雨大臣有大智慧欲置城邑即
與三十三天形狀相似我於住處以天眼觀
見諸大天神各求住處阿難陀但是勢力諸
天欲住之處於此城內福德大人亦於其中
而求住處但是處中諸天欲住之處其處中
人及餘諸類亦於此住阿難陀於其城邑有
勝人住止有勝人言議有勝商人來共交易
徃還無滯者謂即是此波吒離城然有三災
禍城當損壞所謂水火及內有反逆時行雨
大臣聞佛世尊從摩揭陀漸漸遊行至波吒

 

離邑住制底處爲諸人衆之所恭敬聞已即
去至世尊所共佛言談相慰問已在一面坐
佛爲說法示教利喜已默然而住爾時大臣
即從座起偏露一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白
言喬答摩唯願明日及苾芻僧就我宅中爲
受微供佛默然受是時大臣知佛受已從座
而去時行雨大臣旣至宅中告諸大小即於
其夜備辦種種上妙飲食食旣辦已至明清
旦敷設座席安淨水盆澡豆齒木嚴辦旣周
即令使人徃白時至飲食具備願佛知時世

 

 

尊即於小食時執持衣鉢將諸僧衆詣大臣
家至設食處就座而坐行雨大臣見佛大衆
次第坐已自手奉持種種上妙飲食供養佛
僧皆令飽足嚼齒木澡漱已收攝鉢訖行雨
大臣即以金瓶注水在佛前立發是願言我
此施供所有勝善等流之業當獲樂報以斯
福力願此城內舊住天神於天長夜中受勝
利樂願稱彼名而爲呪願爾時世尊於彼大

臣所設供養爲隨喜故而說頌曰
若人能有淨信心  恭敬供養於天衆

常依大師眞實語  則爲諸佛所稱揚
若有聦明智慧人  卜居於此勝妙處
供養持戒淨行者  復爲宣說願伽陀
若合恭敬所施者  應可殷心修供養
由是天衆起恩慈  猶如父母憐赤子
旣蒙諸天所守護  常得安然受勝樂
生生盚J於善人  究竟當至無爲處

是時世尊爲彼大臣示教利喜說妙法已從
坐而去時彼大臣了知世法終歸棄捨即整

衣服隨世尊後作如是念世尊喬答摩從城

 

出處我當於彼起大門樓渡殑伽河爲作津
濟時佛世尊知彼念已於城中道西趣郭門
北面而行向河欲過時彼河中諸人欲渡或
將草木瓠及浮囊憑而渡水徃還不絶數有
億千世尊見已作如是念我今爲當安步中
流水上而去爲以神力從此岸没於彼岸出
即入勝定隨其所念并諸苾芻此没彼出有
一苾芻即於是時說伽陀曰

諸人求渡者  徃來非一數  浮囊及草木

欲越殑伽津  世尊以神力  并及於僧衆

從此至彼岸  不復起疲勞  平川水流溢

穿井復何爲  心根煩惱除  豈更求餘物
時行雨大臣於佛出城處爲造門樓名曰喬
答摩門河津階道名喬答摩路爾時世尊旣
[]岸告阿難陀曰我今欲徃小舍村北升[]
攝波林佛行至彼旣安坐已告諸苾芻曰此
是尸羅此是三摩地此是般若由持戒力定
能安穩久住不退由修定故智慧得生由慧
力故於染瞋癡心得解脫如是諸苾芻心善
解脫得正解了我生已盡梵行已立不受後

 

 

有所作已辦如實而知世尊復告阿難陀曰
我今欲徃販葦聚落村外林中白言世尊如
是應去旣至彼已時彼聚落人遭疫癘有一
淨信鄔波索迦因茲命過復有善賢名稱等
諸近事男亦皆命過時諸苾芻於小食時執
持衣鉢入聚落中次行乞食聞此村中多有
諸人遭疫而死旣得食已各還本處飯食訖
收衣鉢洗足已俱詣佛所禮佛足已在一面
坐白言世尊我等入村行乞食時聞有衆多
鄔波索迦悉皆命過未知彼等當生何處佛

 

言苾芻於此村中有二百五十諸鄔波索迦
斷五下分結從此命過得化生身於彼涅槃
更不退轉證不還果不復更來汝等苾芻復
有三百餘人鄔波索迦從此命過薄斷染瞋
癡得一來果暫來人間當盡苦際汝諸苾芻
於此村中有五百人並已命過能斷三結得
預流果不復退轉於七有生人天還徃當盡
苦際汝等苾芻何煩致問作斯擾惱生者必
死此爲常事若佛出世及不出世生死之法
如來悉知爲諸有情分別演說開示十二縁

 

 

生法門所謂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即是
無明縁行行縁識識縁名色名色縁六處六
處縁觸觸縁受受縁愛愛縁取取縁有有縁
生生縁老死憂悲苦惱此無故彼無此滅故
彼滅所謂無明滅則行滅行滅則識滅識滅
則名色滅名色滅則六處滅六處滅則觸滅
觸滅則受滅受滅則愛滅愛滅則取滅取滅
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老死憂悲苦惱
滅如是廣大苦蘊悉皆除滅我今復爲汝等
說法鏡經應可諦聽善思念之云何法鏡謂

 

佛法僧聖清淨戒汝等於此深生尊重恭敬
供養禮拜讃歎正信正念常不斷絶是名法
鏡如是應持時諸苾芻聞佛所說依教奉行
佛告具壽阿難陀曰我今欲徃廣嚴城汝可
告諸大衆時阿難陀言如是世尊佛及僧衆
漸至城所住菴没羅林時此城中有一女人

舊云奈女者非顏容端正衆所知識名菴没羅是此

林主聞世尊至住我林中著妙衣瓔而自莊
飾命諸女屬共相隨從乗駕寳車詣世尊處
旣至林所便即下車徒步而進爾時世尊於

 

 

無量百千苾芻衆中而爲說法于時世尊遙
見女已告諸苾芻彼諸女衆欲來至此汝等
應當繫念思惟勿生異想聽我所說汝等苾
芻云何名爲繫念思惟若有苾芻起罪惡念
不善心時當即除遣應生正信發起精勤攝
心令住正念不散使善法生惡念止息正智
熏習圓滿增廣正勤相續勿爲異念苾芻如
是繫念思惟汝等復聽勿生異想苾芻應知
徃來所趣當善觀察屈伸俯仰著僧伽胝執
持衣鉢行住坐卧語默睡眠惛沉起時爲對

 

治法正念而住云何苾芻正念而住汝今當
知謂觀內身策起正勤應善調伏於諸世間
知是憂苦次觀外身內外身內受外受內外
受內心外心內外心內法外法內外法於此
諸法繫念觀察攝心令住策起正勤勇猛不
息應善調伏於諸世間知是憂苦苾芻如是
繫念思惟是故汝等正念而住由彼女衆欲
來至此是我慇懃之所教誨是時女衆來詣
佛所頂禮雙足退坐一面爾時世尊爲說妙
法示教利喜默然而住時菴没羅女從座而

 

 

起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唯願哀愍與諸苾
芻明日就宅受我微供世尊默然知佛受已
頂禮雙足奉辭而去時廣嚴城諸栗呫毗子
聞佛世尊遊行人間住菴没羅林各嚴種種
駟馬寳車馭青馬駕青車青轡勒執青鞭戴
青帽擎青蓋帶青刀捉青拂著青衣瓔珞塗
香悉皆青色并諸從者皆服青衣復有栗呫
毗與諸從者別爲一隊車馬衣瓔悉爲黃色
復有一隊悉爲赤色復有一隊悉爲白色如
是各別前後隊仗聲螺擊鼓出廣嚴城皆欲

 

親覲如來頂禮恭敬世尊知彼欲來告諸苾
芻汝等未見三十三天遊觀芳園者今可觀
此廣嚴城中諸栗呫毗子由其威德莊飾巧
妙與三十三天出遊芳園等無有異諸栗呫
毗子旣至林所便即下車徒步而進詣世尊
所頂禮雙足退坐一面欲聽妙法世尊爲說
示教利喜各令慶悅爾時會中有一婆羅門
名曰黃髮摩納婆從座而起整衣合掌白佛
言世尊我今樂欲隨喜讃歎佛告摩納婆隨
汝意說旣蒙佛許即說頌曰


 

大王身持寳裝甲  今爲國主獲善利
有佛現生於此處  名稱高遠若須彌
如白蓮華處池中  於夜開敷散芬馥
如日流暉照空界  光明遍滿於世間
當觀如來智慧力  如大明炬照昏冥
常爲人天作智眼  諸來見者皆調伏

時諸栗呫毗聞是說已同聲讃言大摩納婆
善說斯語是時會中有五百栗呫毗子各脫
上衣持施黃髮世尊復爲大衆說法示教利
喜默然而住時諸栗呫毗子各從坐起整衣

 

合掌而白佛言唯願世尊哀愍我等與諸苾
芻明日城內受我微供佛言我與苾芻已許
菴没羅女明日就食白言大德我有所失不
如彼女彼有智慧先請世尊我等不能及時
親覲恭敬禮拜我於後時當興供養佛言甚
善聞佛讃已情懷歡喜頂禮佛足奉辭而去
時摩納婆見彼諸人辭佛去後少時而住即
從座起整衣合掌白佛言大德彼五百人聞
我讃佛同聲慶喜爲妙語故各持一衣來施
於我我持奉佛唯願慈悲哀愍納受世尊爲

 

 

受告言摩納婆若如來應正等覺出現世間
有五希有事亦現於世云何爲五謂於世間
若有大師如來應正等覺明行圓滿善逝世
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出現
於世凡所說法初中後善文義巧妙純一圓
滿清淨鮮白梵行之相當知此是如來應正
等覺出現世間第一希有復次若有聽聞如
是妙法能善作意一心審諦攝歛諸根思念
觀察當知此是如來應正等覺出現世間第
二希有復次其聞法者情生喜悅獲大善利

 

於世俗事生猒離心此是如來應正等覺出
現世間第三希有復次若有展轉聽聞法者
皆亦漸漸依教奉持此是如來應正等覺出
現世間第四希有復次諸聞法者繫念思惟
即能通達甚深妙慧此是如來應正等覺出
現世間第五希有復次摩納婆知恩報恩名
大善士少尚不忘何況多恩是故汝今應勤
修學摩納婆聞佛說已歡喜信受頂禮雙足
辭佛而去時菴没羅女即於其夜備辦種種
上妙飲食至明清旦敷設牀席置淨水盆齒

 

 

木及屑遣使白佛飲食已辦願佛知時爾時
世尊著衣持鉢與苾芻衆詣彼食處佛及大
衆次第坐已時菴没羅女見佛大衆悉安坐
定手自奉行種種上妙飲食各令飽滿飯食
訖次授澡豆及以齒木澡漱已收鉢竟遂取
卑座於佛前坐攝心聽法爾時世尊即爲其

女說施伽陀曰
若人不慳能施與  見者愛敬咸親近
入衆會中無畏懼  得大利益具名聞
是故智人常惠施  能令長夜福增長

漸除煩惱破慳貪  三十三天受歡樂
修諸善業營功德  命終之後得生天
與諸女衆戲芳園  爲佛弟子常安樂

爾時世尊復爲菴没羅女隨機說法示教利
喜已從座而去還至住處告阿難陀曰我今

欲徃竹林中汝可告諸大衆時阿難陀如佛
所教即與大衆隨佛至竹林北住升攝波林
時屬飢儉乞求難得佛告諸苾芻今時飢儉
汝等宜可求同意者於薜舍離諸方聚落隨
便安居我與阿難陀於此處住若不如是求

 

 

乞難得時諸苾芻聞佛教已各依善友隨處
安居唯阿難陀獨留侍佛在於樹下而作安
居佛於夏內身嬰病苦受諸痛惱幾將命終
作如是念我身有疾不久遷謝然諸苾芻散
在餘處我今不應離諸大衆而般涅槃應以
無相三昧觀察自身令苦息停作是念已即
入勝定所受諸苦如念皆除安隱而住時具
壽阿難陀於日晡時從定而起徃詣佛所頂
禮佛足在一面立合掌白言大德世尊我於
向者身心迷悶莫辯好惡所聞之法不能誦

 

持由見世尊受諸病苦恐將寂滅今聞世尊
未般涅槃少得醒悟又言若諸苾芻不緫集
者我不涅槃以此惟忖故知更說希有之法
佛告阿難陀汝作是意謂我教導諸苾芻故
不涅槃者無有是處何以故豈可我今更欲
示諸苾芻希有之法阿難陀我所應說皆已
說竟悉令解了內外諸法所謂四念住四正
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分八聖道阿難陀
諸佛如來常以此法分明爲說無有祕恡覆
藏之心然阿難陀我身有疾將欲涅槃便作

 

 

是念吾今病苦必定命終諸苾芻等各在餘
處我念不應離斯大衆而般涅槃宜自用意
以無相三昧觀察其身痛惱令息即便入定
所受諸苦悉皆除愈得安隱住阿難陀我今
衰邁身力羸弱年將八十唯依二事而得存
住如朽破車亦依二事以是義故汝今不應
憂愁苦惱但諸世間有爲之法從因縁生而
不滅壞得常住者無有是處我先爲汝常說
是事一切世間樂欲光華愛念可意悉皆散
壞恩愛別離無留住者是故當知於我現存

 

及我滅後汝等自爲洲渚自爲歸依法爲洲
渚法爲歸依無別洲渚無別歸依何以故若
我現在及我滅度若依法者樂持戒者於我
聲聞弟子最爲第一云何苾芻自爲洲渚自
爲歸依無別歸處阿難陀若諸苾芻能於內
身善知身相繫念觀察攝心令住發起勇猛
降伏貪瞋及諸憂惱如是外身內外身內受
外受內外受內心外心內外心內法外法內
外法於如是處繫念觀察攝心令住發起勇
猛降伏貪瞋及諸憂惱苾芻若作如是觀者

 

 

此則名爲自爲洲渚自爲歸依順法而住內
攝頌曰

行雨竹林內  修理波吒邑  渡河詣小樹

漸向涅槃等
爾時世尊告具壽阿難陀曰我今欲徃廣嚴
城時阿難陀聞佛教已即隨佛後至廣嚴城
住重閣堂於小食時著衣持鉢入城乞食時
阿難陀隨佛而去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
訖收衣鉢澡漱畢洗足已佛即徃詣取弓制
底處樹下而坐告阿難陀曰此廣嚴城物產

 

華麗芳林果樹在處敷榮塔廟清池甚可愛
樂贍部洲內此最希奇阿難陀若有能於四
神足修習多修習欲住一劫若過一劫悉皆
隨意阿難陀如來已於四神足已多修習欲
住一劫若過一劫悉皆自在時阿難陀默然
無語如是世尊三唱前事乃至悉皆自在阿
難陀亦皆無語佛作是念今阿難陀被魔所
惑身心迷亂我已再三分明告示竟無言說
能爲啓請由是定知被魔所惑即便告曰汝
可依一樹下宴坐而住不應與汝雜亂同居

 

 

時阿難陀聞佛教已即徃晝日宴坐之處住
一樹下爾時惡魔波卑來詣佛所頂禮佛足
在一面立合掌恭敬白言世尊涅槃時至唯

願善逝入般涅槃佛告魔曰汝今何故云涅
槃時至請我涅槃魔言大德徃者一時佛於
尼連河側菩提樹下成佛未久時我詣彼白
言世尊智知涅槃時至唯願善逝入般涅槃

佛告我言若我聖衆聲聞弟子未有智慧通
達聦明辯了以正法言摧伏邪論顯揚聖教
能流通者又諸苾芻苾芻尼鄔波索迦鄔波

 

斯迦亦未能得堅修戒品令我梵行得廣流
布利益多人及諸天衆者我今無宜入大涅
槃大德世尊今聲聞衆有大智慧具足通達
辯才無礙以正法言摧伏邪論顯揚聖教能
使流通又諸苾芻苾芻尼鄔波索迦鄔波斯
迦能令梵行得廣流布利益多人及諸天衆
諸事圓滿是故我今白世尊言涅槃時至唯
願善逝入般涅槃佛告魔曰汝且少待如來
不久却後三月入無餘依大涅槃界時魔作
念沙門喬答摩出言無二定般涅槃情生歡

 

 

喜忽然隱没佛作是念我今宜可入如是定
隨彼定力留其命行捨其壽行作是念已便
即入定留命行捨壽行于時大地悉皆震動
四方熾然星光墮落於虚空中天鼓自鳴佛
從定出說伽陀曰

諸有等不等  牟尼悉已除  由得內證定

如鳥破於[ ]
時具壽阿難陀於日晡時從宴坐起便詣佛
所頂禮佛足在一面立白言世尊何因縁故

大地震動佛告阿難陀有八因縁大地震動

 

云何爲八今此大地依水而住水依風住風
依空住阿難陀有時空中現大猛風水即波
動水若搖動地即震動阿難陀此是初因縁
大地震動復次阿難陀苾芻有大威德具大
功用以神通力令此大地爲小塵想入無邊
水想欲令大地悉皆震動若苾芻尼及諸天
衆大威德者若作此想亦使大地悉皆震動
阿難陀此是第二因縁大地震動復次阿難
陀若大菩薩從覩史多天下降母胎當此之
時大地震動諸世界中光明晃耀倍勝天光

 

 

世間所有極幽闇處假使日月具大威光而
不能照菩薩現生母腹之時光明赫奕悉皆
普照諸有情類從生以來欲見自臂尚不能
覩因光照了互得相見知餘有情亦生於此
阿難陀此是第三因縁大地震動復次阿難
陀若大菩薩初生之時大地震動廣如上說
此是第四因縁大地震動復次阿難陀若菩
薩成正等覺時大地震動廣如上說此是第
五因縁大地震動復次阿難陀若如來三轉
法輪時大地震動亦如上說此是第六因縁

 

大地震動復次阿難陀若如來留命行捨壽
行時大地震動四面熾然流光赫奕於虚空
中天鼓自鳴此是第七因縁大地震動復次
阿難陀如來不久却後三月入無餘依妙涅
槃界於此時中大地震動四維上下朗然明
照於虚空中諸天呌聲猶如擊鼓阿難陀此
是第八因縁大地震動爾時具壽阿難陀白
佛言世尊我觀如來所說之事爲留命行捨
壽行因此大地悉皆震動佛告阿難陀如是
如是我留命行捨壽行阿難陀言大德我親

 

 

聞佛作如是說若有能於四神足修習多修
習者欲住世一劫若過一劫皆得自在大德
世尊於四神足已修習多修習唯願世尊住
世一劫唯願善逝住過一劫佛告阿難陀是
汝之過作斯非理我已再三分明告汝汝自
不能知其意趣由魔波卑惑亂汝心阿難陀
汝意云何諸佛如來言有二不白言不爾佛
言善哉善哉阿難陀如來大師出二言者無
有是處我已許魔汝無宜請阿難陀汝今可
徃取弓塔邊側近苾芻皆令普集常食堂中

 

時阿難陀即徃遍告衆旣集已詣世尊所頂
禮佛足合掌白言大德世尊諸苾芻衆咸悉
來集常食堂所願佛知時佛從座起至其堂
內就座而坐告諸苾芻汝等觀察諸行無常
是變易法不可委信深可猒捨而求解脫汝
等當知有勝妙法能於現世得利樂住未來
世中亦復利樂汝等苾芻宜於此法受持讀
誦善解其義謹慎奉行能令梵行久住不滅
如是之法便得弘廣利益有情哀愍一切安
樂人天云何勝法能得現世利樂及後世利

 

 

樂若諸苾芻受持讀誦善解其義謹慎奉行
能令梵行久住不滅如是之法便得弘廣利
益有情哀愍一切安樂人天所謂四念處四
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分八聖道當知
此是現法利樂及後世利樂應當讀誦受持
勿忘佛告阿難陀我今欲徃重患村中時阿
難陀聞佛教已即隨佛後世尊行至廣嚴城
西北園林之界如大象王全身
[]顧望廣嚴[]

躬行此處視爲敬禮願於像末聖教流通時阿難陀白言世尊

如來右旋徘徊周望城郭非無因縁唯願爲

 

說佛告阿難陀我今右旋顧視如汝所言非
無因縁阿難陀此是如來應正等覺於最末
後望廣嚴城我今欲徃力士生處娑羅雙樹
入般涅槃不復重來所以迴顧望此城邑時

有苾芻聞佛語已說伽陀曰
最後迴顧望嚴城  正覺不復還來此
今欲詣彼雙林處  壯士生地證無餘

世尊旣至重患村邑住升攝波林告諸苾芻
汝等當知此戒定慧由習戒故定便久住善

修定故淨慧得生由有慧故於欲瞋癡而得

 

 

解脫於如是等心解脫處聖聲聞衆而實了
知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
如是次第經過十餘聚落皆爲衆生隨機說
法至受用城北林而住于時大地悉皆震動
四維上下煙焰洞然日月無光流星墮落於
虚空界天皷自鳴時阿難陀於日晡時從宴
坐起徃至佛所頂禮雙足在一面立合掌白
言大德世尊何因縁故大地震動佛告阿難
陀三因縁故大地震動云何爲三而此大地
依水而住水依風住風依空住空中風擊水

 

即波生水若波浪地即震動阿難陀此初因
縁大地震動復次阿難陀若苾芻有大威德
具大功用以神通力令此大地爲小塵想作
無邊水想能使大地悉皆震動若苾芻尼及
諸天大威德者令大地動亦皆震動阿難陀
此是第二因縁大地震動如前廣說復次阿
難陀若如來不久入般涅槃即大地動如前
廣說阿難陀此是第三因縁大地震動時阿
難陀白言世尊希有大德乃能成就如是不
思議事如來應正等覺不久將欲入大涅槃

 

 

由斯義故大地震動現希有相如前廣說佛
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說如來應正等覺實能
成就如是希有之法阿難陀我昔曾於無量
百千剎帝利衆令彼瞻覩我於爾時隨其形
量長短分齊我即與彼形相共同顏色音聲
亦皆相似彼所說義我亦同說其不了者我
爲說之以勝上法示教利喜令開悟已我便
隱没彼亦不知我何所在作如是語彼何處
去爲天爲人非我境界阿難陀我能成就如
是無量希有之法如剎帝利衆沙門婆羅門

 

長者居士衆中悉皆如是欲界色界乃至色
究竟天我皆徃彼隨其形量長短分齊廣如
上說乃至阿難陀我能成就如是無量希有
之法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卷第三十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