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大方廣菩薩藏文殊師利根本儀軌經卷第十三第十四同卷
宋西天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明教大師天息災奉 詔譯

一切法行義品第十五之餘
我今復說善人相貌持誦修行於眞言行得
成就義上中下品法若復有人族望尊高種
姓清淨身相殊異色如眞金頭如傘蓋髮色
紺青面如滿月額相廣平眉不雜亂眼長而
[]不交雜鼻如截筒脣色赤好舌如蓮葉
牙齒齊白髭相青密頦圓齶深頂髮右旋耳

相垂下有精神復勇猛愛語無嗔少貪離欲
常好清淨樂著妙衣好食上[]淨行自居所
言誠諦歸重三寳供養賢聖孝順父母悲愍
有情智慧高深復長壽命修行決志精進不
退樂求菩薩摩訶薩位乃至無上正等覺位
斯等之人決定成就上品之法必能了解一
切儀軌甚深之義又復有人或剎帝利及婆
羅門諸清淨種族人相具足身紫色或白色
胷臆圓滿乳相高起毛毫右旋大腹深臍其
腰廣闊兩肩平滿兩腋兩肋如師子王手臂

[]長筋脉不現上下相稱不[]不長具勇猛

心好祕密行樂於持戒復好布施言行眞實
悲愍一切學法無畏睄皏@間出世間智發
菩提心常供養三寳亦具大福德勤行精進
修持不退此之相人於中品法決定成就又
復有人種姓清淨身肢具足無缺無減或紫
色或白色光澤肥好不大肥瘦偏順下分而
有殊特腰身廣闊腿相圓滿脛膝上下不曲
不戾如鹿王踹二隱密相具足圓滿足掌之
內紅色滋潤有吉祥輪相幢相門樓相魚相

旛相優鉢羅華相如是諸相悉皆嚴好又復
好樂清淨不雜惡人少貪嗔癡有大福德常
行慈愍好行布施供養三寳亦復供養三十
三天於世出世法精進修習斯等相人於第
三品法決定成就又復有人發菩提心修菩
提行總具如上三品妙相又具種種功德慈
悲喜捨勇猛精進修習大明大陀羅尼志行
不退無怖無畏決定超越諸修行人獲得最
上第一成就之法我前已說持誦行人以宿
福故具諸妙相而於修行決定成就又復有

吉祥星宿吉祥時分於一剎那一瞬息間輪
轉天際臨顧世間所有衆生於此時分生時
遇者有大吉祥獲大福德修諸大法決定成
就若有衆生無宿善根多惡業故即於生時
遇惡星宿決定無福諸根缺減人相不具所
修大法決定不能得成就故若復生時在於
晨朝遇於鬼宿奎宿張宿星宿亢宿房宿角
宿畢宿昴宿等及日初出同時臨顧此人所
作所修皆得成就又於晨朝及日中時兼在
白月遇金星木星水星此等宿曜有大力勢

臨顧世間一切衆生於此之時人若生者所
修善業及修行持誦大明大陀羅尼一切事
業決定成就又復此金星木星水星隨有一
星與日與月同居方所臨顧生者此人生後
必大富貴壽命長遠得大自在一切見重又
復有人於日中後日没時生而彼生者於此
時分多遇惡星臨顧方所惡星者所謂土星
火星羅睺星計都星多囉星及黑暗哩瑟吒
等星如是等星亦非實惡若是上上品人宿
善根力福慧具足生時遇者於大福德轉增

威勢若是中品於善惡事各減其半若是下
品善根微劣及有宿業如是之人生時遇者
無有福德兼無智慧不修善業多貪嗔癡又
於此時遇天晦瞑風雨暴惡電閃晃耀雷霆
大震雨雹俱下於中雲色或變紅赤斯皆大
惡若於生時遇著此者其人諸根缺減顏貌
醜陋受身屈曲瘡癩莊嚴無主無依貧窮微
賤或受戒律違犯不守聖賢悲愍傷其墜墮
如是之人於惡增上於善轉退一切吉祥全
無少分於諸修習眞言行業如盲聾人不見

不聞設遇聞見不能生信如是之事說不可
盡又復如是衆生以少福故或被一切部多
及摩多囉等諸惡鬼神住於身中而作惱亂
復有衆生歸向三寳奉重賢聖乃至於佛十
地菩薩辟支聲聞等處曾種善本以貪嗔重
故不得解脫雖復有得生於天上乃至得生
無色界天盡三界際未免輪迴還復墮落閻
浮生聚亦復受身或愚或癡又被部多及摩
多囉等諸惡鬼神住於身中而作惱亂諸有
智者及彼聖人見此事已廣說行相令彼持

誦行人一一解了彼持誦人以常誦大陀羅
尼大明力故諸鬼神等不能障礙彼持誦人
心不昏迷威德具足於陀羅尼得大自在於
此大地所有部多及哆囉等住人身中作惱
亂者皆能呼召使來集現各各令其如實自
說以陀羅尼力離彼人身又復與彼說深妙
法令其調伏彼部多等去離人已痧f之人
而得解脫以陀羅尼力調伏惡者增益善者
於善於惡而得自在又前說隂陽風三種界
合貪嗔癡三種法由貪嗔癡法不息滅故合

隂陽風而有增盛又合地爲四大地與水合
火與風合又有虚空而爲第五於上之數人
所琲儔撢撖f人於四大界心生疑惑身雖
四大病從何生若不從生病自誰有於生不
生起二種疑爲四大外別有所作此人天人
乃至非人及諸有情所有增損唯除過去現
在未來三世諸佛正徧知覺皆同所說無二
無別如是善惡隨因得果種種苦惱皆自業
作此下品人無福無依諸非人類乃得其便
若是上品之人善力殊勝生合吉星唯有奇

特祥瑞之應諸非人類及諸惡事悉皆遠離
痤蔣I靜得大安樂彼有所求大明大陀羅
尼最上儀軌速得成就至於過去現在未來
諸正徧知於經法中說於世間最上第一無
我之法眞如解脫最寂靜句無上句眞言大
陀羅尼一切儀軌成就之法使諸行人得一
切智智我釋迦牟尼佛所說如是大儀軌法
諸儀軌中王若有情等依法修行當得無病
無盡句痡I靜句無煩惱句菩提涅槃句乃
至一切眞言句義三種菩提一切智智所得

因業諸儀軌中不能見聞乃是佛菩薩等爲
利益一切世間諸有情故所說所傳佛說如
是廣大眞言王儀軌時於三界中所有諸眞
言王無不降伏若復牟尼月没世間空時佛
教滅盡此儀軌王乃住不行妙吉祥童子此
大力眞言王儀軌佛所宣說若有衆生後時
聞已虔心信重志願求者於世間出世間諸
所有法皆得成就諸佛所說無虚妄說若有
行人於眞言王瓻欞w者及樂護摩法者彼
同三世一切智智之所傳授安住眞言王儀

軌法中無疑所有世間一切衆生無有智慧
於善惡事非善惡事吉不吉事於如是事生
疑惑者當爲此等說於如來應正等覺世出
世間最上一切解脫之法令作種種世間所
重眞言王法爲於一切衆生之聚妙吉祥童
子汝所求我說彼世間善惡之事及諸法要
但爲利益一切衆生過去諸佛亦同所說可
使未來佛種不斷若持誦者於此所說一切
智力深生信重精進無疑所行之行同一切
智智若持誦人於過去世曾作諸惡業障未

盡而於今生所作事業不成就者當依諸佛
所說悔法至心懴悔必得業障除滅復更依
法修行速得成就或是愚迷之人輪迴業重
不能依法懴悔修行所作所求不能成就於
諸有情無由利樂又復諸持誦人須修定業
若不修定不能趣入解脫之門若能修定與
法爲縁決定解脫速證菩提
法義品第十六
爾時世尊釋迦牟尼佛復觀察淨光天告妙
吉祥童子言汝妙吉祥諦聽彼夜叉王金剛

手菩薩於大衆中問我畫像法廣大事業我
已先說又復問我一切眞言行人所得之夢
是善是惡我爲持誦之者說此一切夢應之
時彼夜叉王金剛手菩薩心喜合掌以彼頭
頂禮我足已白言世尊佛今所說利益世間
及爲於我利益衆生使得快樂彼持誦者所
得之夢善惡行相所得功德衆生求作若有
琣瘜怳W行業所得因果并過去未來現在
一切善惡及一切智乃至所得無相無著無
礙清淨最上眞言相應善寂淨句及佛一切

威力及說行人持眞言法行稟上品形相與
夢符契種種之事彼夜叉王復言最上師子
釋迦牟尼於賢劫中第四成佛坐樹降魔現
大威力具大精進顯大智慧示大福德爲世
所尊彼夜叉王金剛手菩薩以如是言伸讃
歎已頂禮佛足還復本座默然而住爾時大
智妙吉祥童子而發問言釋迦牟尼佛及過
去佛善哉世尊應正等覺彼廣大事智乃至
衆多有情生處星宿善惡行相事智因果及
修行所求增益事業彼持誦人心有所疑得

成不成乃至求世間福最尊最高自在快樂
求一切聖位乃至一切智智惟願世尊略而
解說爾時世尊釋迦牟尼佛聞此說已爲彼
佛子發清淨梵音大精進法鼓之音又如迦
陵頻伽微妙之音告彼童子妙吉祥言童子
若有行人爲於世間利益一切求成就者當
須誠諦專注慈心悲愍發大誓願清淨之心
如是之人爲利他故決定成就妙吉祥童子
若彼行人於最上大明大陀羅尼睄眹持
彼人是轉法輪降伏魔羅得最上適悅若復

衆生耳聞目覩心生愛樂決定獲得殊勝快
樂妙吉祥童子白佛言如來威力及最上智
無能知者而彼佛子亦復如是佛言妙吉祥
彼佛子若行此行得相應成就至於一切世
間最上之人不能知其威德智力乃至欲界
天及色界無色界天及彼天主亦不能知其
威德智力乃至初地至於十地亦皆不知妙
吉祥唯佛如來能了知故汝妙吉祥最上儀
軌過去未來及彼現在一切諸佛皆同名故
若有聞者清淨修行無諸異縁攝心不亂彼

之行人得寂靜住得最上善趣所作上法無
諸障礙修眞言行速得成就求成佛道得大
圓滿於菩提樹若行若坐爲諸衆生轉於法
輪而此功德諸佛所說妙吉祥汝之名號若
有念者佛說功德不可思議痦{威力所有
過去一切佛無數眞言儀軌無能說者汝清
淨妙吉祥童子能說一切諸佛眞言之行童
子汝以佛智教於一切此淨光天一切大衆
皆隨汝教無敢違者
隨業因果品第十七

爾時釋迦牟尼佛入一切如來神通變化三
摩地而於眉間放大光明作青黃紅白玻瓈
色等照於十方諸佛剎土一切世界於諸世
界光明普照於須臾間普召一切天諸宿曜
彼諸宿曜隨召而至到衆會已禮敬而住佛
之光明威蓋衆會普徧照已還從世尊眉間
而入彼諸宿曜及其眷屬見佛世尊眉光入
時各各合掌戰懼歸命須臾之間迷悶倒地
承佛慈力還自穌息爾時世尊釋迦牟尼佛
告一切宿曜并諸眷屬言汝等勿怖誠心諦

聽諸星宿天汝聖天衆我念衆生愚癡無智
不識我意我欲如是諸衆生等於諸世間起
種種心修種種行利益自他趣求如來第一
金剛堅固之身以迷倒故樂求人天阿脩羅
等復入輪迴曠野種種諸趣隨彼所作善惡
之業受於世間種種之身所受之身無有主
宰若復所作最上爲人天主除隨業縁餘無
所有彼之業縁要假因吉祥合爲諸具足一
切諸法皆是方便唯以一業而爲最上彼若
無業身無所住何得祥瑞若具如是祥瑞行

相及以生族方知彼得種種善業若於相於
業無所有者而於中間無能知者又如病人
氣力羸少顏容瘦悴方知是患又復見衆生
業得如是身是善是惡果報祥瑞說爲生相
星宿天我先已說一切衆生所生時節及彼
吉日隨業所感合吉祥星又見飛禽種種之
相復聞語言微妙之聲及於夢中得吉祥相
如是祥瑞因縁行相彼持誦人於諸眞言法
中求成就者當須了知是成就相又須知一
切障難諸不吉相及惡夢寐諸星宿天徃昔

過去娑陵捺囉王佛正徧知者於菩提道場
說大眞言王破一切障難及諸惡夢不祥等
事皆得消滅令得菩提一切智智時彼魔王
常興惡心作諸障難現彼種種大惡之相令
彼見者生大怖畏於諸修行而令退屈彼魔
福力久時而住彼持誦者以眞言王具佛威
德大進精力大神通生彼因所生要從縁立
如是因縁互相和合是生四大四大生蘊趣
無邊行行趣他界是故分別無量出生後復
命終以無智火業風作故性皆燒然蓋爲不

行平等三乗無礙之行大乗長時作隨因縁
中乗辟支佛行自爲智不利他故小乗聲聞
樂住斷見執心不迴無別求趣又復愚癡迷
惑之時作種種業住於世間求世間成就若
復於此寂靜無病句無煩惱句八正清淨無
礙之道於如是法當勤修習離於不善諸惡
之業彼自得住無礙三乗之行又復告星宿
天彼息災者有三種法持誦行人修三種業
得三種果於此三種當須了知又彼二種顚
倒之業亦得見三種族彼復得見八種族又

復見一種族一切眞言住佛清淨心寂靜涅
槃族如是所說因業皆是眞言之相彼隂陽
亦然說爲世間成就彼如是所作之業所得
因果猶如種穀見苗當知結實彼成就法亦
復如是若得祥瑞定知成就譬如白色說爲
最上隂陽亦然若力於須臾間彼諸障難消
滅一切惡夢惡相及惡衆生種種之事星宿
天汝當諦聽彼過去娑陵捺囉王如來爲調
伏諸惡星宿及惡天魔一切部多等并諸眷
屬乃至地居二足四足無[]多足諸惡之類[]

種種衆生以大眞言王調伏教化令生善心
於他有情不生惱亂汝當聽說眞言王曰
曩莫三滿哆没馱阿鉢囉二合底賀哆
娑曩[ ]切身他唵佉佉佉呬
佉呬吽吽入嚩二合囉入嚩二合囉鉢囉二合入嚩
二合囉鉢囉二合入嚩二合囉底瑟姹二合底瑟姹二合
瑟致哩二合頗吒頗吒
佛言此眞言王名爲大佛頂熾盛光若有常
持誦者能消滅一切諸惡不吉祥事能降伏
一切部多能破一切障難能成就八十千種 

種吉祥之事若誦持者於持誦時心不散亂
虔誠專注我天中天正等正覺須臾之間到
彼諸星宿天及一切部多作惡之者所住之
處以大佛頂眞言王無等精進力大精進力
而降伏之令彼作惡之者見此無數大佛頂
王怕怖無量與諸眷屬悉皆求入三摩地而
爲救護

大方廣菩薩藏文殊師利根本儀軌經卷第十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