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大方廣菩薩藏文殊師利根本儀軌經卷第十四
宋西天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明教大師天息災奉 詔譯

隂陽善惡徵應品第十八
爾時世尊釋迦牟尼佛告一切世界所有一
切十方住者一切大力最上諸宿曜天言聖
者汝當諦聽我今演說一切眞言法義有諸
求成就者兼承汝等宿曜之力當獲成就諸
宿曜天今此妙吉祥大儀軌王教勑及諸儀
軌汝等當住亦當依行爾時世尊釋迦牟尼

佛爲利益一切衆生說彼宿曜運行合於善
惡彼持誦行人於眞言義及一切智求成就
者或得成就及不成就事星宿天若彼羊宮
奎宿婁宿胃宿此三宿直又合火星直日彼
持誦人於上中下三品之事一切所求皆不
成就何以故縁彼惡星所障礙故若復昴宿
畢宿觜宿參宿井宿鬼宿柳宿星宿張宿翼
宿軫宿角宿亢宿氐宿房宿心宿尾宿箕宿
斗宿牛宿女宿如上衆宿悉皆吉善於持誦
人而有利益若危宿室宿壁宿此三宿直日

若爲惡事當得成就又復奎宿直日人若生
者具大福德有大勇猛及多所知又若虚宿
直日福德正行皆得成就餘有最上星宿末
法之時不爲災福所謂帝灑野二合烏波波捺

星迦你瑟吒二合星你瑟吒二合星阿路迦星部

誐捺星輸婆捺星阿你嚕馱星夜輸星帝惹
囉吒星囉惹星及路迦星如是衆多星等數
有六萬四千此星等於末法時彼無有力我
今所說大儀軌王當有大力利益衆生而彼
世間劫初成時一切衆生於虚空中自在行

住而於彼時無老無死又彼之時無宿曜無
日月亦無時節亦無隂陽亦無天人阿脩羅
等又彼之時雖有衆生未有族姓人皆清淨
無善無惡亦無所食亦無食者亦無持齋亦
無呪法彼多衆生但有世間之想以過去業
牽因墮於地不能飛空是時便有所食便有
貪悋身旣重濁大力乃失是時便有日月星
宿遂分晝夜乃有時節及與隂陽乃說天上
人間勝劣有異故有天人阿脩羅等我於爾
時身爲菩薩見彼衆生有如是已心悲愍故

而現異身所謂現作此人之身或現梵王之
身大自在天身那羅延身迦樓羅身乃至夜
叉羅剎毗舍左等種種之身於生生中爲一
切衆生痡`解說菩提行義又復我於過去
爲菩薩時世間一切衆生愚癡黑闇無智無
慧我爲此等說於世間一切工巧技藝隂陽
筭數圍陀典籍正法邪法戒律本行乃至聲
明論等我雖如是過去之世爲於世間說如
此事我亦無有所得所知但爲菩提及解脫
等如是雖在輪迴中行而彼輪迴不能繫縛

於是久久之間樂求寂靜涅槃無著無滅眞
正之句常依於法修其因行乃得自生之智
成解脫業得佛菩提又復過去爲於菩提猶
如饑饉於外道處求脫輪迴而不能得於菩
提道倍復甚難我以樂行善業得自生智復
得涅槃依此修行而睇〝騣挼袘仇衆生
得解脫成就彼不知法人被此輪迴業縁長
繩所縛以此業力不能解脫善惡因果我故
說此一法隂陽星宿分於善惡及說四護世
等地水火風而此四大和合所作發生衆生

種種集因而爲彼時修眞言行令得成就彼
持誦人專心護持修善破惡於諸世間最尊
最上於末法時得眞言成就又令帝釋及自
在天等之所出現於如是時佛亦現汝大智
妙吉祥童子相行於世間悲愍一切衆生爲
令衆生於時時中得法成就妙吉祥有隂陽
宿曜法二十八宿十二宮分各各分別彼宿
曜等與宮相合隨諸有情各各生處宮分之
位彼宿曜等或行或住或逆或順生善惡果
若有衆生生於羊宮合於婁宿胃宿此等諸

宿有力最宜貨易財寳豐溢若彼具足遇者
得富貴自在若生時或值日没彼人得惡事
多歷險難受身瘦薄又好綺語若生時見日
作紅色及大地紅色剎那瞬息之間彼有重
德若復生背宿曜無所見者是彼種種衆生
叢雜生處雜行所生亦得叢雜快樂富盛又
如是時生處說三十種善惡果報若火星直
日是惡生處然彼人大腹姿容潤澤長眼愛
語又足心力若木星直日卯時生者及得日
月星宿於晝夜分合其本位乃是賢聖生處

若復生時宿曜逆倒果感不實事多邪惡若
復生時得其正順必感善果於彼生地而得
安住若復身相白色是其上人若有衆生生
於牛宮合於昴宿畢宿此爲上宮吉星所照
須臾之間而彼衆生生者得富貴吉祥忍辱
具足長壽多子豐饒財寳復得爲君主此之
生人作成就法於須臾間而知善惡若遇參
宿有法知解爲世間人之所愛見若遇昴宿
者於三海中爲主若生時宿曜分明得爲一
小國之主若生時宿曜具足重重臨照得爲

大地主或五年或十年處彼大位若於隂陽
宮生合於婆里誐嚩星直日又與觜宿參宿
井宿合日生者此人癡愚善惡不分好樂女
人復多邪染受身黑色或復紫色然不慳悋
好大捨財若土星直日於此宮中生者於彼
日中或復夜中隨彼時分乃至須臾得值遇
者大富自在有大心力其餘善惡稱量說之
若於蟹宮合鬼宿柳宿生者此所生人而有
尊重是第一生處若得夜半時生是最上人
此人受身金色或紫色清淨吉祥殊妙有異

兼有大智若依法爲因得一切義成就至於
大財大位皆不難得若於師子宮合於星宿
張宿及得太陽值日生者此人有大勇猛復
貪肉食亦復於深山險難之處得爲其王亦
獲自在若具如上之事及於彼處爲王者此
決定是日出時生若於雙女宮生合於翼宿
及軫宿者此人有勇猛好爲盜心常散亂樂
行邪染亦得爲王或得爲軍主若依此宮生
者或得木星合者及得木爲本命者此爲最
上常得護持遇惡皆吉若於秤宮合於角宿

亢宿氐宿生者此之生人注短仁義此宮非
善若得月照及得金土同此宿分生者又在
夜初分生者或得爲王或有富貴若人生時
不定或不貴者爲性貪愛亦多瞋怒若於禁
呪好於飲[]亦得大人愛樂見重若人生於[]

蠍宮合房宿心宿尾宿生者又得火星爲本
命此人主慈心學業成就復多勇猛不怖危
難能忍勞苦若得於日中時生者或得王於
大戰陣決定得勝若彼火星如童子形一剎
那間臨照此宮彼地彼時所有人主而誕異

子宜應護持必具大智聰明多記孝順有力
復好朋友壽命延長若火星逆倒事即差異
若人生於人馬宮合箕宿斗宿生者及得木
爲本命若人於午後及夜分生者或求王位
必破自族然後得成當在中年而得富貴雖
得富貴須在小處譬如人過中年如日過午
而於大位大財稍更難得若是宿曜逆倒而
見生之人事宜種種差異若生於摩竭宮合
於牛宿女宿生者及得土爲本命又或得在
初夜及中夜早晨生者又更別有大吉星曜

同照臨者當得王位又此人生處不擇一切
貴賤之族稟性柔和法主眼赤受身紫色或
黑色有勇猛不怖畏或得王位合在多水之
國而爲其主然長壽能忍勞苦若或星曜逆
倒所有之事而必差忒若人於寳瓶宮生合
於虚宿危宿生者又得土爲本命此人若得
生於夜分及早晨時又得月或金星臨照者
是人得惡業清淨有大智慧富貴自在受用
快樂如是星曜逆倒所臨照人得貧病苦惱
若人生雙魚宮合於室宿[]宿奎宿生者又[]

得金爲本命又在夜半及日中時或過中少
分已來生者及得金星及別吉曜同照臨者
法合梵行清淨有大智慧具最上善知法吉
祥此之生人身黃白色顏貌殊妙稟性仁孝
眷屬和睦凡所爲事精進堅固長壽大福一
切稱意合於東小國爲主彼地少寒及地多
卑濕多居水中以宮分所主之故若得土木
臨照此爲最上或得爲大國主若如是者此
乃決定知其生時宮中多有最上吉祥種種
之星 

又復更說年月日時壽命之量初一日至十
五日爲白月十五日至三十日爲黑月二半
月成一月十二月爲一年於此一年分六時
或分三時末法之時人正壽命百歲於此壽
量之數亦或短或長中夭不定又復人間多
有非人侵害壽命行諸惡事而作驚怖又彼
天人阿脩羅等若行不善相[]戰時此時人
間現諸惡相所謂非時地動忽作風雹閃電
異常天火黑煙處處皆起是彼計都星作日
月蝕共有如是種種諸惡相現所現之國必

定衆生感有重重疾病饑饉夭枉國王崩[]

一切人民皆大憂惶諸出家人亦大怖畏又
復分別說諸地動若復婁宿井宿星宿此等
宿日及宮分之地方所地動者彼之國內盜
賊惡人處處皆起而爲侵害南方國王注有
大災又復胃宿昂宿畢宿參宿此等宿日及
彼宮分有地動者人民大怖及彼邊方一切
惡人競爲賊盜國外四境諸小王等互相侵
害而爲冤家病疾流行死者非數又主西方
國王崩喪又復觜宿鬼宿柳宿張宿及彼翼

宿此等宿日及彼宮分若地動者國內大亂
人民不安因彼饑饉互相侵奪還被繫縛受
大苦惱又復軫宿角宿亢宿氐宿房宿心宿
此等宿日及彼宿分有地動者雪山周迴徧
有惡人及你波羅國境內邊地一切小王決
定互相侵奪相殺又復尾宿箕宿此等宿日
及彼宮分有地動者於彼東方滿城國烏吒
國迦摩嚕國鑁誐羅國如是諸國王等崩喪
不疑又矯拏國主侵犯他國自致其病或復
崩喪又海岸及琲e岸住者一切人民注有

漂汎及一切疾疫若斗宿牛宿女宿危宿室
宿壁宿奎宿此等宿日及宮分之地若日中
時有地動者分野之地所有衆山一切崩壞
彼北印土西印土南印土周迴四境住者互
相侵奪有大災起處處饑饉以至國破若早
晨動者國內災息人民安樂若上時有惡地
動者彼摩竭陀國中內外上人皆受苦惱國
王有難若過午後或晚際若有動者國境之
內一切出家之人有病疾起或瘧病或瘡癤
等苦惱之事七晝夜後災沴乃退若日過時

地動者四姓修行上人受苦惱事或王及重
臣知法者有災又或婆羅門剎帝利毗舍首
陀乃至最上工巧之人於第一義善能分別
了解及脩行乃至多聞多記之者皆得病苦
若晚後日没之時地動者雜類畜生等疫死
若初夜分時地動者及彼初夜前後動者兼
現不祥有大風雨及降大雹者必有他兵侵
擾逼奪大位若初夜第二分時地動者他兵
入境自患腹病及陽毒隂毒諸疾疫病乃至
致死自境人民逃亡異地若夜第二分中間

時地動及有大風者帝宮之內樓閣臺榭皆
悉傾壞及彼樹木亦皆摧折乃至城壁及寺
舍殿堂及以山間傍生住處皆悉破壞若夜
半時地動者東方國主有子大災兼彼國內
人民饑饉若過半夜後地動者大地災息一
切安樂若半夜後分地動者中國王必病至
崩後有苦惱惡事互相侵害若夜第三分時
動者凡是微賤之人而得快樂唯蚊[]蛺蝶

之類一切皆死唯得時熟若早晨地動者國
中有大火災若一切州日出時地動者中國

一切處賊起互有侵奪乃至國中七日後有
王崩喪若是過七日不定若地動時或兼霹
靂電光白色者亦大不祥若無地動痡`霹
靂電光白者吉善若地動時電光赤色有火
及有黑煙者王當崩喪若地動時霹靂電光
作黃色及黃赤雜間色者有大災難彼持誦
人若於國中行時聞美妙音有所魔難若聞
鼓聲美善者即善若聲惡者即惡而彼地處
有極惡事將來必定有穀貴饑饉之事若持
誦之人行於人間遇斯徵祥及宿曜之者宜

以成就之法而爲利益若作法者須求吉善
宿曜直日方可作法吉善星者婁宿胃宿鬼
宿室宿壁宿奎宿房宿如上宿曜直日爲最
上吉善若得此日修成就法有成就義或結
壇亦得此宿曜中黃白色星直日最爲上吉
若十五日及月盡日或出徃他處所爲不成
亦不得作一切眞言曼拏羅儀軌必不得成
就此日於眞言必有魔難若月一日三日五
日及十三日十七日結壇吉若作護摩求法
成就者若得吉日吉星當獲成就若得木星

金星月星水星者吉合此等吉星宜爲一切
事常四日臨照世間所有大地作成就法處
障難不成諸惡解脫翻惡爲善今說時分之
量自一彈指至一百彈指爲一初分時四初
分時爲一中分時四中分時爲一移分時四
移分時爲一日倍此爲一晝夜分我今復說
時分之量入滅眴息最爲疾速以十入息爲
一滅分十滅爲一剎那分十剎那爲一須臾
分一百須臾爲一晝夜分彼知法者當須了
知此時分之量又復以一日分爲三時若作

念誦護摩求成就者所有坐卧洗浴及彼食
飲如是時分當須了知又一晝一夜名爲一
日十五日爲半月兩半月爲一月隂陽者當
了知如是六月爲羅睺障時十二月爲一年
十二年爲大年如是一切星曜及阿脩羅於
此大年之中或順或逆作諸善惡又白月分
十五日月滿之時羅睺阿脩羅王現全蝕日
月者大地中有大刀兵會當須了知如是之
事若現如是大惡相時有無數障難至末法
後世間之人不修福事是令日月全被障蝕 

若於尾宿之分或日没之際或月没之際或
日月中時如是之時蝕者乃是羅睺阿脩羅
王影之所障東方之王決定崩喪必有東方
邊地之主而來侵害若婁宿畢宿胃宿此等
星宿之分日月蝕者彼烏姹國主及一切人
生種種病所謂隂病陽病風病及發衆病若
星宿張宿翼宿軫宿亢宿氐宿此等宿分若
日月蝕者亦決定羅睺爲障此東方羅拏國
王鑁誐吒國及摩竭陀國等王患眼病王子
有大災仍有惡心怨家來集極甚怖畏若參

宿觜宿井宿鬼宿柳宿如是星宿之分若見
日月蝕者彼摩竭陀國王而被侵害及忠臣
乃至人民等合有病苦怖畏之事若房宿心
宿之分若見蝕者一切人民合有疫病一切
上人有種種苦惱及禁縛侵害之事若箕宿
斗宿女宿如是之分有日蝕者及月有赤暈
者彼地分定有饑饉若斗宿牛宿室宿危宿
如是之分若有蝕者是羅睺障蝕一切人民
有王所逼迫及賊盜之怖及國界之內處處
饑饉人民憂苦若奎宿壁宿之分若有蝕者 

若先月蝕後有日蝕者於半月中摩竭陀國
王位損失今此所說大地動處兼羅睺所現
禎祥星宿之分日月之蝕於彼彼處國界之
內生起禎應作大災難顯其善惡若地動處
有煙起及大隂雨若如是者五日中部嚩國
有大災難彼琲e北邊一切人民疫病亡殁
乃至人王亦有崩喪乃至雪山四周深山之
內彼有 國土 君主及大臣等有種種憂苦崩

喪乃至王子妃后亦主亡殁若星宿之分有
地動彼處有煙現無雨過五日不晴或多日

人互不相見及不見人所住處彼人互相各
大驚怖者彼國及王俱說崩喪若地動時或
有霹靂驚怖一切或有所說二三大惡夜中
或現白虹若於白月時現白色烏或見怪異
飛禽及不吉時節現飛禽怪異彼之所在有
大怖畏復有二足四足無足多足飛禽傍生
之類而爲怪者令人大怖必有大禍如是衆
多無數怪異所現之時起諸災難所有如是
善惡禎祥感應之事無不皆因衆生過去之
時所作所修之業

大方廣菩薩藏文殊師利根本儀軌經卷第十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