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大方廣菩薩藏文殊師利根本儀軌經卷第十二
宋西天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明教大師天息災奉 詔譯

大輪明王畫像儀則曼拏羅成就法品第十四之餘
妙吉祥我今更說粉壇曼拏羅可二肘作或
四肘或八肘不越此儀如前法度求河岸山
頂及別最上清淨之處擘畫壇位作四方相
開四門四隅四縁方停端正以五色粉作或
間雜五色種種色相微妙莊嚴彼同事人當 

須慇懃專注心無煩惱無罪業行如法知事
睇w持者默然依法起首若作息災增益當
於中心粉作大寳山大寳龕龕中作大寳光
幢如來結跏趺坐轉法輪相於像前作三重
供養及作光焰印如法莊嚴用彼光焰普徧
蓋覆晃耀皆滿於中所粉本尊三界大師如
日初出喻恭俱摩華色如輪王相頭戴寳冠
身著天衣及種種殊妙華鬘莊嚴作大笑面
如大精進大力那羅延天妙色端嚴非老非
少右手作齅嚩俱羅華左手持光焰熾盛輪

坐大寳山座翹一足垂一足有光周徧火焰
如火熾盛復如風吹如是莊嚴已彼持誦人
於此像前所有求願一切成就及得一切眞
言成就至於諸有情等若有煩惱及五逆罪
犯諸禁戒諸無智人造一切罪若依法修行
皆得解脫若得見曼拏羅及持輪天尊於一
剎那間虔心隨喜者一切重罪皆得消滅於
曼拏羅東門作芭蕉等莊嚴及作門額於門
外誦眞言作灑淨及獻果食香燈及五香華
鬘等皆最上精潔虔心鄭重於天尊前安最 

上殊勝賢瓶不得觸動彼護摩爐如前儀則
安置然作護摩事所用柴當用佉你囉木波
羅舍木吉祥木優曇鉢羅木阿哩迦木阿波

末哩誐木等爲柴作八千片或一千八十復
以胡麻及稻穀華與酪相和訖作護摩事彼
行人就吉祥星日先當澡浴著新淨衣食三
白食如是清淨已然作護摩誦大輪一字明
及作法事依法滿足所求大願悉皆獲得大
力具足一切無畏若末劫時持誦行人瓻
誦者於世間及出世間一切事皆得成就是

大明力得大精進乃至十力者及梵天帝釋
護世等那羅延天日月天等至於夜叉羅剎
摩睺羅緊那羅誐嚕拏摩多囉人及仙人一
切有情所說眞言皆得成就彼如是等此中
請召皆悉集會若誦此大輪一字明王能降
伏一切部多能召一切賢聖能得一切善師
及得一切有情信樂若依法行如法畫像求
河岸山頂最清淨處安置若欲作息災增益
者凡是所用並先安置持誦者於此像前面
東於草座上坐專心持誦不得散亂持誦聲

不得太高亦不得太低若降伏部多速得成
就若慈心悲愍世間有情所有憂苦逼迫無
主無依及在惡趣輪迴諸苦者爲作救護皆
得成就但於像前一心思惟想作人間所有
最上供養而奉獻之復於像前依法作護摩
事以清淨團食與白檀龍腦恭俱摩等香合
和作一百八團以此食擲於火中而作供養
每一團一擲一誦眞言以佉你囉木鉢洛叉
[ ]切身誐魯馱木波羅舍木以此等木爲柴

若無此等木可用別木凡是蟲蝕及乾枯爛

木皆不得用一切有[]木亦不得用若用者

自獲重罪此廣說一字眞言儀軌於一切眞
言中最上於一切事使用得成無疑至於請
召此皆召得若護摩事當用不洛叉優曇鉢
羅尼俱陀等柴酥蜜酪等搵柴兩頭專心作
護摩當爲王家作護國事若爲求生天作護
摩者當用恭俱摩及白檀等若求爲持明天
主作護摩者用蓮華三十六洛叉作護摩後
復作閼伽獻佛若得彼佛像上徧有光焰者
於彼必得爲主乃至得生梵天及色究竟天

乃至阿脩羅中此後一切聖人中痡o爲主
能破壞一切部多等以精進力大堅固力得
法成就於持明天中痡o爲王壽命一劫命
終之後決定趣於無上菩提
又復有法略說若用白蓮華白檀同作護摩
一百洛叉數滿功成決定得見寳幢佛得見
佛已得五神通獲得長壽住一大劫時得近
佛復得見無量世界諸佛於彼佛所琝@供
養與佛同居復有大寳世界彼有世尊號最
上牟尼最上第一寳幢如來於中而住彼持

誦者得住彼中決定無疑
又復有最上法是如來最上之說用曩誐枳
婆羅華及龍腦白檀恭俱摩等和合持誦者
作護摩七十八洛叉作護摩後所欲召請皆
得來至得天歡喜所求皆得彼持誦人得佛
摩頂於摩頂間證七地菩薩位名眞佛子得
授記已決證菩提彼有知見皆從佛智修一
切眞言行作大供養得五神通於一念間作
眞言王具種種相亦令他人具一切相樂法
供養於一剎那中發菩提心於諸佛剎百千 

世界皆能得到得見彼佛及諸菩薩親近供
養得聞法要
又復有法若有行人以清淨心專注誠諦以
金銀器或銅瓦器盛酥然燈滿一洛叉數定
百千不剩不少唯以男子爲同執事不得使
女人執事彼燈一一執持於佛大輪王前供
養奉獻一一皆徧每一燈誦眞言一徧不得
少剩如是供養竟於剎那間得所求成就聞
鼓音普徧吼聲有無數天衆及佛菩薩住虚
空中讃言善哉善哉汝誠智者善能修行汝

定不復沉淪苦海獲大安樂寂靜無畏最上
清淨八正之道善者所行汝已能行必趣涅
槃成於佛道
復有法修眞言行求大輪一字相正覺所說
是最上行大智法用你摩樹木作三股金剛
杵兩頭中間作其停分常時安置像前若持
誦時執持一心專注滿十六洛叉或八洛叉
誦數滿已得法成就若得彼奉獻供養及金
剛杵上徧有光焰熾盛者彼持誦人能徃梵
世及別天界於一切聖人中得爲主宰得爲

持明天及得天上轉輪王等得轉自身作種
種相妙色端嚴得延壽命住十中劫受尊勝
快樂

又復以菩提心修平等行遠離苦趣一切罪
業得爲聖天命終之後復來人間亦受大快
樂若是依法修行精進不退決定當證菩提
之果
復有種種法若爲人作持誦供養修此大輪
王廣大儀軌者或求帝釋轉輪聖王持明天
等諸殊勝事當誠心專注一切成就若已得

先行法成就者於一夜中結跏趺坐持誦不
斷直至早晨者彼人得五神通若於屍陀林
中守不壞屍專心持誦一字明一夜不間斷
者早晨得所作成就

又復若於屍陀林中持誦忿怒大力一字明
王六箇月得法成就者所求願滿

又復欲成就一切莊嚴具者所謂白傘蓋革
屣耳環瓔珞腕釧乃至衣鹿皮衣天衣淨瓶
齒木及兜鍪鎧甲寳劔寳帶乃至數珠蓮華
等世間一切莊嚴皆得成就但於像前安前

件種種物等乃至寳莊嚴諸器仗等當灑淨
持誦八洛叉徧若得前件種種之物皆有光
焰出觸持誦人者是法得最上成就隨觸之
頃持誦之人獲得神通

又復持誦人或將泥土所造莊嚴所成器仗
之類或有情衆禽之類乃至有想無想及種
種界種種有命物類及一切部多等或自作
或教他作但於像前如前儀法灑淨持誦滿
六洛叉乃至七洛叉徧誦數滿已若於彼種
種物上有光焰現觸持誦人彼人於所觸之

頃獲得神通亦得最上成就能遊四方得長
壽快樂轉身復得生於天上如是所作所求
之事皆得成就亦得大力明王無量歡喜
又復持誦之人如是修行廣大儀軌求大明
力速成就者凡所作事必求清淨當用淨人
身心清淨遠離憒閙好樂淨處痡`安住當
用此人助修法事得法成就者得上品之果
若用中下品人助修法事復自無上品專精
之心所獲果報秖成中下品事若不爲大事
不作護摩至於少時專心持誦者亦獲福德

國王大人見者歡喜若瓻欞w罪障消除此
眞言王若瓻欞w每日誦二徧或七八徧擁
護自身於一切處常獲吉祥若所著衣經三
加持者若有著者能除病苦若加持三衣有
患鬼病者以衣觸之病自除差若有嗔怒之
人想彼面目而加持之彼人若見嗔怒自息
若是部多惡衆與人爲害作惱亂者但想被
惱之人面目誦眞言王三十徧以自手口加
持之彼人自免無所傷害若有人間一切嬰
孩於睡眠食飲之間或被摩多囉鬼等爲

驚怖惱亂者以眞言王加持六十徧鬼自遠
離驚怖悉除若或有人住江河邊瓻欞w眞
言王者水中鬼神有毒無毒之類一切不能
爲害如是大地人間有種種之事以大明加
之無不獲驗
若復有人睇w持此眞言王者或於見受苦
惱速得安樂至於有大災難亦速獲消除若
以青蓮華稻華及諸妙香和蜜作護摩者誦
大輪明六百徧或一千八十徧者亦得退冤
家之難逼惱息除若以摩利迦華白檀龍腦

恭俱摩等作護摩者當得鬼神敬愛若睇w
持琝@護摩者於一切事無不獲得至於三
品靈驗在持誦之人心所專注及不專注
一切法行義品第十五
爾時金剛手菩薩摩訶薩於大衆中從座而
起遶佛三帀頂禮佛足白世尊言善哉世尊
善能演說一切明最上眞言相應大法雲一
切如來心大輪明王大儀軌法令彼行人於
一切義得圓滿果行無上道持誦護摩入於
三昧得因果相現證大十力未曾有法決定

得坐菩提道場善哉世尊惟願說彼修眞言
行人求成就者於彼夢中見吉祥相於一切
明而得成就

又復爲彼行人與諸衆生作大饒益修諸法
行而夢中見吉祥相知彼所作決定成就世
尊云何成就吉祥之瑞願爲演說
爾時世尊釋迦牟尼佛告金剛手菩薩言善
哉善哉金剛手汝大悲愍作夜叉王爲於世
間衆多有情利益安樂復爲諸修行人而問
於我彼於夢中見何祥瑞乃爲吉祥於一切 

明定獲成就金剛手諦聽諦聽汝善憶念我
今爲汝一一宣說金剛手我先說言欲作法
者先求清淨無礙之處所謂山中山頂山巖
之處或河岸處清淨無礙作安居已安置佛
像獻大供養然後取三長月白月吉祥日於
夜初分用白檀龍腦恭俱摩等香合和用佉
你囉木柴著火於佛像前地上離佛四肘坐
以團食一千作護摩若大火燄清淨無煙者
復以蓮華八千作護摩以白檀搵蓮華護摩
後結寳座印獻座作護摩時用火天根本眞

言或用此眞言

曩莫三滿哆没馱摩鉢囉二合底賀哆
舍娑曩[ ]切身俱摩
嚕閉尼捺哩舍二合野捺哩舍二合野阿
二合訥部二合底謨婆嚩野娑嚩二合
二合你吠捺野野他部旦吽吽頗
吒頗吒娑嚩二合引
此眞言能爲擁護若作一切護摩事竟求成
就應吉祥前相者當於像前不近不遠布吉
祥草於夜初分不睡作相應觀想一切佛及 

菩薩等分明見已頂禮懴悔仍捨自身奉一
切佛然後以頭向東隨意而卧若於夜初分
時所得之夢當知是隂所得於第二分時所
得之夢此陽所得第三分時所得之夢是風
所得俱非吉祥若是第四分時所得之夢此
爲眞實從隂所得夢者如是見摩尼水精眞
珠瓔珞之聚或見大海大河大地處處水滿
仍復流泒浮於自身或見水難水無邊際乗
屋而渡或見雪山玉山水精山及見大雨
又復見白繖蓋衆白莊嚴及眞珠網眞珠蓋

及白象白馬等此夢是從隂所現

又復見白色人白衣白拂及覩羅綿絹布白
銀及鹽等

又復見砂糖菉豆油麻之類如上之物或觸
或受

又復或夢食餅食粥及酥乳油蜜種種所食
之物如上之類或觸或食

又復見鞍馬騎乗或坐或卧或觸或騎如上
種種之夢相似之類皆是從隂所變非是眞
實吉祥之應於夜第二分時若夢見火及大

火燄熾照於四方及見閃電光照一切此是
陽之所變
又復見鉢納摩囉誐寳及見種種寳皆如火
色又夢近火及復身觸以致熱惱又夢喫黃
色種種之食

又見天色昏暗不見日光又見虚空兼及大
地乃至山石皆悉黃色

又見車馬騎乗兼及大象一切莊嚴皆作金
色或坐或卧及以手觸皆是從陽所得
又復見華鬘衣服及彼絡腋乃至自身悉皆

金色有光有香如是乃至夢見種種異相並
皆黃色此者皆是從陽所得於夜第三分時
夢見光明照於虚空徧於四方

又夢大地廣闊徧行履又夢上樹及上有
刺之樹亦是從風所得

又夢喫苦物及一切辛[]之物或復喫食果

子或生或熟亦皆辛[]

又復夢見急性之人與之言語互相忤觸或
見一切部多作舞或見自身作舞至於見種
種惡相種種亂言此者皆是從風所變

又復有三種法合隂陽風三種所謂貪嗔癡
三種貪爲隂嗔爲陽癡爲風及雜亂極雜亂
相若樂於世法女人之相是隂所生樂於嗔
恚多於[]諍是陽所生癡者黑闇忘失樂多

雜亂是風所生如是諸夢境三法所生凡求
成就當隨夢境之相

又隨順隂說衆生色相若人顏色鮮白端嚴
光潤不愚不鈍有智有慧執志不迴復多勇
猛有道心皕R語長壽命最得隂人奉重生
遇吉星復生魚宮必主軍兵爲護國重臣得

大富貴所有求事非離眞言非因眞言隨自
業果當求成就得成就已求大福德求第一
品事皆得成就凡飲食自隂所發一切琱
得食

又隨順陽說其行相竦狺妞萓潀h黑瘦好
作惡事多爲邪行然有勇猛精進復有智力
多好朋友多學問巧言說有道心學業不退
意多怨念愛說瞋事多知世法有我見於苦
無畏修眞言行精進不退必得成就所有求
事隨業得成作降伏法速得成就一切誦者

皆來奉重所有於他衆生或殺或害或侵或
奪或爲己或爲他然於法得成佛所不許嗔
相之人顏色多黑或紫色或雜色或靘色或
黃赤色遠離最上眞金之色此人若蠍宮生
是大曜阿室隷史星或木星處生宜食素愛
酸辛之味壽命延長得宿命智

又復隨順風說衆生行相順風之人身肢澁
惡不太肥瘦性不聰明志不決定多有忘失
住不琠狾h有涕唾便痢觸穢處所又貪食
多病心好嫉妬於諸有情多有嫌怨或得爲

王多損佛法生隂星之處難知眞實此人若
瓻欞w作降伏敬愛求法必成若有衆生心
發風狂迷倒之者此人持誦制之便退若作
別善事業難得成就前已說隂陽風三種所
得夢境又合貪嗔癡等三法所受身色心性
所好可修可作諸事業等若復於夜第四分
時得眞實夢境一切眞實於諸事業咸得成

又復有多種宮事所謂羊宮牛宮男女宮蟹
宮師子宮秤宮童女宮蠍宮人馬宮摩竭魚 

宮寳瓶宮魚宮天人宮阿脩羅宮乾闥婆夜
叉等宮乃至聖人等宮種種宮處種種有情
而應受生[]種種形相有種種義業如來所

說彼求一切業果修行得吉祥宮吉祥星相
應者當獲廣大果報若無因業果報不成若
法義具足得眞言成就彼持誦人須具功德
知眞如理分別因果此有功德此無功德若
具足業行得法成就如前業行依法所說乃
是過去如來行業功德爲諸有情求種種夢
境見種種形相獲得祥瑞適意愛見或復見

彼障難形相大惡夢境彼持誦人必有上中
下品三種修習應須以最上大精進力求彼
成就於決定事業離成就不成就疑惑之見
求離障難者當更依法作彼觀行想四字大
明童子化作六面六臂大明王大忿怒之相
此明王形色如大燄摩菩薩著豹皮衣蛇作
莊嚴手執利劔現大威力破諸障難如日出
世黑暗消除所有一切作大障難諸惡部多
見此明王悉皆恐怖不敢更作諸障難事持
誦行人障難悉除得法成就六臂大明王說

此除障大明大陀羅尼彼諸部多及諸天衆
悉皆諦聽陀羅尼曰
曩莫三滿哆没馱摩鉢囉二合底賀哆
娑曩[ ]切身呬呬摩賀

骨嚕二合引馱釤目佉沙吒左二合引囉拏薩哩
二合尾覲曩伽哆迦吽吽牛鳴音呼緊唧囉

野悉尾曩夜迦[ ]尾多迦囉耨娑嚩二合

半喃二合舍野羅護羅護三摩野摩
努娑摩二合囉頗吒頗吒娑嚩二合引
大忿怒明王說此陀羅尼已所有一切作障

難者驚懼怖畏身心戰動是時妙吉祥童子
頂禮世尊釋迦牟尼佛足作禮敬已即入三

爾時世尊釋迦牟尼佛觀察彼淨光天一切
大衆作如是言汝等天衆此忿怒明王有大
威力所有持誦行人求一切世及出世間眞
言成就者被部多等及惡衆生作諸障難行
不饒益者彼忿怒王令其自族而調伏之不
斷其命當令疾病受於苦惱擁護誦者令得
安住兼獲福德增長彼障難者若不順其命

頭破七分如阿梨樹枝爾時世尊作是說時
彼妙吉祥童子即出三昧佛告言童子汝所
眞言義深廣大諸儀軌中最上尊勝此忿怒
王大陀羅尼於諸世間令持誦人心常憶念
於晝夜中息彼冤心障難自退常自擁護所
作成就

大方廣菩薩藏文殊師利根本儀軌經卷第十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