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大乗理趣六波羅蜜多經卷第九
     
唐罽賓國三藏般若奉 詔譯

靜慮波羅蜜多品第九之二
佛告慈氏菩薩摩訶薩修行靜慮波羅蜜多
應當修習大悲無量爲此大悲於諸善業而
爲導首譬如命根於出入息而爲其先輪王
七寳輪寳爲先大乗萬行大悲爲先譬如長
者唯有一子父母鍾念徹於骨髓菩薩大悲
亦復如是於諸有情住於極愛一子之地云
何大悲大名麼賀麼者名我我以大悲利樂

有情故名大悲又賀者名性自性大悲能濟
有情不由佗教故名大悲又娑嚩者名屬已
分一切有情我應救護故名大悲又迦者名
護不令佗人得其便故名爲大悲又此大悲
者能作方便成辦一切助菩提故又此大悲
能悟無師自然智故又此大悲能除一切自
心熱惱隨順有情爲饒益故復次慈氏此大
悲心有五十種云何大悲無諂諛故云何大
悲身口相應故云何大悲無虚誑故云何大
悲住實際故云何大悲不退轉故云何大悲

了本覺故云何大悲無詐僞故云何大悲自
性清淨故云何大悲行質直故云何大悲住
正性故云何大悲求佛身故云何大悲求佛
壽故云何大悲不起一切過故云何大悲護
有情故云何大悲所度有情無有量故云何
大悲同虚空故云何大悲不捨貧窮諸衆生
故云何大悲拔諸苦故云何大悲自性不動
荷負一切故云何大悲行清淨行不誑自佗
故云何大悲能作自利諸善業故云何大悲
普與樂故云何大悲不生疲倦故云何大悲

能除重擔示勝義故云何大悲堅持施忍精
勤行故云何大悲能忍下劣所輕慢故云何
大悲不懷一切宿憾恨故云何大悲作無上
醫故云何大悲以大乗慧攝下劣乗等無二
故云何大悲善覆自德讃他善故云何大悲
能與無漏眞法樂故云何大悲能捨所愛心
無悋故云何大悲爲諸有情心無悔故云何
大悲善持淨戒護毀禁故云何大悲能忍己
苦令諸有情得佛樂故云何大悲成熟有情
住法身故云何大悲不惜自身捨肢節故云

何大悲樂修功德不求報故云何大悲能調
有情修靜慮故云何大悲了三界空不染著
故云何大悲積集善根離不善故云何大悲
能滿一切有情所求願故云何大悲不捨昔
願住無爲故云何大悲捨有爲法故云何大
悲慳貪有情令行捨故云何大悲能令有情
住佛戒故云何大慈多瞋有情令住忍故云
何大悲懈怠有情令精進故云何大悲散亂
有情令住定故云何大悲愚癡有情令智慧
故佛告慈氏如是大悲能令自佗一切善根

皆得成就是則名爲大悲無量復次慈氏菩
薩摩訶薩修行靜慮波羅蜜多云何修習大
喜無量所謂憶念一切佛法愛樂恭敬不住
生死不壞喜心除諸邪見離五欲蓋能安有
情住眞實際琩D如來三十二相八十種好
聽聞正法順第一義睄眴蛈皝F於彼岸圓
滿具足喜慶心生譬如世間大節會日一切
親族善友集會勝妙五欲歡娛喜悅菩薩亦
爾起大神變遊戲之時八部龍天四衆雲集
戒定智慧解脫知見悅樂其心是名大喜又

此喜者諸有情無損害心勤求一切諸佛妙
法已得未得心無暫捨於大乗法心琤蕈
於二乗法不生取著捨離慳悋增長檀那見
乞者來心樂惠施於佗持戒生淨信心見毀
禁人極懷憐愍於己尸羅清淨圓滿離三惡
怖迴向法身設有毀罵安忍受之於軌範師
奉順言教頂戴尊重勤而行之於諸有情善
言含笑遠離嚬蹙先意問訊住眞寂定無諂
無誑不麤不曲常讃人善不說佗過樂與衆
同行六和敬作大法師開示涅槃顯眞實相

於尊重所起父母想等視衆生猶如一子於
親教師尊重如佛於修行者猶海導師諸波
羅蜜如無價寳於說法人如如意珠無漏法
林自在 遊戲 教授我者深自慶喜聞說過非

如醫示病[]說正法如病獲藥是名爲喜了

苦無常無我不淨隨順涅槃常樂我淨一相
一味故名爲喜又大喜者體眞勝義性無生
滅不沉不舉無去無來常爾一心名眞喜悅
又大喜者如聞善言身心適悅安住不動猶
若須彌又大喜者明了因果無迷謬故又大

喜者如地不動爲所依故又大喜者如威德
人無能敵故又大喜者如勝義諦不毀壞故
又大喜者如佛法僧功德圓滿求無猒故慈
氏當知此即名爲菩薩摩訶薩大喜無量復
次慈氏菩薩摩訶薩修行靜慮波羅蜜多云
何修習大捨無量菩薩摩訶薩修捨無量總
有三種云何爲三一者煩惱捨二者護自佗
捨三者時非時捨云何名煩惱捨若遇恭敬
心不高舉設遇輕慢不鄙卑賤得利不喜失
利不憂毀罵不瞋讃亦無喜稱揚不欣聞譏

不恚遭苦難時觀空無我悅樂事至但觀無
常於所愛境心無貪著設見嫌恨亦不生瞋
於怨於親持戒破戒其心平等作善作惡若
愛若憎都無二相聞善惡言正不正法亦復
如是於諸有情其心平等於身命財不生慳
悋是則名爲煩惱大捨云何名爲護自佗捨
菩薩摩訶薩若有人來節節支解菩薩於彼
無瞋恨心如是菩薩於身語中未常變易是
名爲捨復次乞叉二合多者是名雙義及瘡痕

義謂眼及色如有二人於菩薩所一人打罵

一則香塗菩薩觀之等心無二瘡痕義者菩
薩觀之第一義中誰爲打人誰爲塗者不見
損益亦無彼我不害自佗是名爲捨眼根色
境雙義旣然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法寂滅
平等亦復如是於毀讃者及我六根第一義
中無傷無害是名爲捨設被傷害亦不損他
是名爲捨或護自佗俱無傷損是名爲捨於
利非利常爾一心無害自佗故名爲捨常自
覺察護佗人心離於諍訟亦名爲捨復深觀
察無有是非是名爲捨如是名爲護自佗捨

云何名爲時非時捨若諸有情不受教誨非
法器者菩薩不瞋名非時捨於聲聞人觀四
聖諦獲苦法忍趣羅漢果菩薩不障名非時
捨行布施時且止持戒修淨戒時且止於施
忍辱精進禪定智慧亦復如是名非時捨若
於諸法應成就事決定應作精進勇猛長時
無倦無暇無退不辤勞苦乃至事畢方可放
捨是名時捨如是名爲時非時捨如是修習
慈悲喜捨但名靜慮不得名爲波羅蜜多爾
時慈氏白佛言世尊如是修習靜慮爲因悉

能具足神通智慧云何名爲神通智慧爾時
薄伽梵告慈氏言善男子是神通者能以通
力見極微色是名神通以淨法眼知色性空
亦不取著是名智慧復次聞諸世間極微小
聲是名神通於諸音聲悟無言說離諸譬喻
是名智慧復次能知一切有情心行是名神
通了諸有情妄心非心是名智慧復次於過
未際悉智憶念是名神通了佛土空是名智
慧復次了知根性差別之相是名神通了勝
義空是名智慧復次能知諸法是名神通了

俗如幻是名智慧復次力能[]彼釋梵四王[]

是名神通超過一切聲聞獨覺是名智慧慈
氏當知如是名爲菩薩摩訶薩修眞靜慮得
不思議神通果報復次慈氏一切衆生爲
無量煩惱擾亂其心菩薩摩訶薩得眞三昧
隨彼有情煩惱品類現如是等諸三昧門令
其解脫菩薩摩訶薩應加精進住是三昧令
諸有情安住如是平等法中所謂得心平等
行平等相應平等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
智慧悉皆平等即一切法普皆平等是名法  

性三昧復次慈氏此三昧平等即菩提平等
菩提平等即一切有情平等一切有情平等
即一切法平等得如是平等法已是名住眞
三昧復次慈氏此菩提平等即虚空平等虚
空平等即一切有情平等一切有情平等即
一切法平等得如是平等法已是則名爲住
眞三昧復次慈氏一切世間性平等即清淨
性平等清淨性平等即一切有情平等一切
有情平等即一切法平等得此一切法平等
是則名爲住眞三昧復次慈氏若知自心平

等即知一切有情心平等是則名爲住眞三
昧復次慈氏若諸有情能於我身作於饒益
及不饒益我於彼等心如大地普皆平等其
心不動所以者何由住如是三昧平等性故
以住三昧無散亂語無率爾語了達諸法解
第一義善知時節隨順而說八風不動菩薩
能住如是平等法性不捨三昧不離世間自
在無礙是名菩薩摩訶薩方便智慧靜慮波
羅蜜多復次慈氏云何菩薩摩訶薩修行出
世方便智慧若菩薩修靜慮時於諸有情起

慈悲心名爲方便觀法寂滅是名智慧復次
修靜慮時歸依於佛是名方便了無取著是
名智慧求一切法是名方便了法性空是名
智慧觀佛色身是名方便觀佛法身是名智
慧觀佛梵音是名方便了無言說是名智慧
若正觀時是名方便觀照亦空是名智慧拔
濟有情是名方便了衆生空是名智慧知衆
生根是名方便根性亦空是名智慧觀佛土
淨是名方便了佛土空是名智慧得佛菩提
是名方便了本寂滅是名智慧請轉法輪是

名方便法無轉相是名智慧觀七覺支是名
方便了眞本覺是名智慧菩薩摩訶薩如是
相應修習靜慮波羅蜜多一切天魔不得其
便即能成就無上菩提爾時薄伽梵說此靜
慮波羅蜜多時會中三萬二千菩薩得日燈
三昧此日燈三昧亦名一莊嚴三昧云何名
爲日燈三昧如日出時一切燈燭星月無復
光明菩薩得此三昧者亦復如是有學無學
聲聞獨覺諸有情智映蔽不現是故名爲日
燈三昧復次云何名一莊嚴三昧所言一者

即是無生無生者即是法空又一者名徧一
切處譬如油麻油徧麻中無生法者亦復如
是體徧一切是名一莊嚴三昧此一莊嚴亦
名一增長三昧一者即婀婀即法界所謂契
經令法界現前法界現前已所有諸法神通
增長明了現前是故名爲一增長三昧此一
增長亦名一法界三昧所言一者即是法界
法界亦空以定力故其空現前是名一法界
莊嚴三昧此一法界亦名一空三昧所言一
者猶如虚空一切萬物生長空中菩薩眞空

現在前時信等善法悉皆增長是故名爲一
空三昧復次慈氏菩薩摩訶薩住此靜慮波
羅蜜多時能入俱胝那庾多百千三昧今爲
汝說少分名字所謂電光三昧月光三昧善
增長三昧毗盧遮那三昧增長不思議三昧
如如光照三昧無垢三昧海德三昧能自在
轉一切法輪三昧成就禁戒三昧無憂三昧
堅固三昧蘇迷盧三昧法炬三昧法勇三昧
轉法智自在三昧散積聚法三昧持一切法
三昧持白法三昧知佗心三昧莊嚴寳幢三

昧滅煩惱三昧壞四魔三昧發起十力三昧
無著三昧斷縛著三昧燈手三昧聞施名三
昧持地三昧安住心三昧須彌燈三昧摧伏
怨敵三昧智炬三昧發生智三昧教授三昧
自在轉無邊法門三昧令心堪任三昧知勝
妙善三昧震日月音三昧無所行三昧壞魔
三昧無種種想三昧善調伏心三昧釋獅子
三昧念佛三昧念法三昧念僧三昧不退轉
三昧不眴三昧最勝無我三昧似空處三昧
常覺悟三昧除煩惱縁三昧如虚空三昧入

功能三昧念慧覺三昧無盡辯三昧大悲聲
三昧現眞諦三昧不毀壞三昧善行三昧有
情歡喜三昧知愛樂三昧生愛樂三昧勝慈
三昧性淨三昧大悲三昧大喜三昧無所捨
著三昧法義三昧法悲三昧慧炬三昧智海
三昧無動三昧善調伏身三昧解脫智自在
三昧金剛幢三昧勝蓮華道場三昧離世間
法三昧勝智三昧佛觀行三昧威光三昧威
燄三昧與解脫智三昧佛身莊嚴三昧光明
普徧三昧剎土徧淨三昧入有情性三昧滿

一切願三昧順菩提路三昧波羅蜜莊嚴三
昧寳髻三昧覺華三昧與解脫果三昧甘露
音三昧無滯三昧疾風行三昧寳冠三昧截
海流三昧金剛峯三昧大神通三昧出生義
三昧見無邊佛三昧憶持一切所聞三昧與
剎那智三昧清淨無邊功德三昧如是無量
俱胝三昧若諸菩薩摩訶薩得是三昧者是
則名爲靜慮波羅蜜多時薄伽梵說此靜慮
波羅蜜多時會中七十八那庾多人天發阿
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三萬二千菩薩證無
生法忍

般若波羅蜜多品第十之一
爾時薄伽梵處於種種摩尼寳王師子座上
現種種相純以菩薩摩訶薩衆而共圍遶時
慈氏菩薩摩訶薩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
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大聖世尊已爲利
益安樂諸菩薩故說靜慮波羅蜜多惟願世
尊爲諸菩薩說般若波羅蜜多又此般若波
羅蜜多復有幾種修何方便而能得之惟願
如來分別解說爾時薄伽梵告慈氏菩薩摩

訶薩言善男子汝今諦聽善思念之吾當爲
汝分別解說若諸菩薩修行布施波羅蜜多
乃至靜慮波羅蜜多皆從般若波羅蜜多本
母所生而爲根本譬如眼等五根發生五識
能取五塵皆有作用如是一一皆以識心而
爲根本若離其心無所成辦菩薩摩訶薩修
前五種波羅蜜多琤H智慧而爲其母若離
智慧無所剋獲亦如有情身有命根能有所
作命根謝已無復堪任修行諸度若無智慧
亦復如是譬如國境無有智臣隂陽失序一

切人民皆不安樂法王國土若無智慧亦復
如是修行布施乃至靜慮波羅蜜多皆不成
就解脫涅槃終不能得如是商主入海採寳
要得船師方達寳所隨意而取菩薩亦爾於
生死海以五波羅蜜多而爲舟船載功德寳
要因般若波羅蜜多無上船師至於彼岸爾
時薄伽梵而說頌言

智慧爲根本  能生善法芽  佛果大菩提

無法智所作  如人遭苦難  智者能救護
愚者造諸惡  如石投深水  若無眞智慧

多聞妄分別  斯人不解義  如器安知味
所謂長老相  不必在耆年  雖少有智慧

是爲眞長老  如世有德人  正直無邪曲
不能辯邪正  寧知理是非  正智聞深法

智與理相應  隨順於大乗  是名眞智者
於得失無著  憂喜不能動  安住如須彌

是名眞智者  恭敬不生喜  輕慢無瞋恚
智慧如大海  是名眞智者  不說佗人過

亦不稱己德  智照無自佗  當獲大名稱
勇猛勤精進  遠離一切相  我慢悉皆除

是名眞智者  常當正觀察  不見佗人過
深信善惡報  是名眞智慧  智者在衆中

不說自功德  若人所稱讃  媿心無取著
成就諸功德  虚己常謙下  如果樹繁熟

枝條自低屈  福智生豪族  雖貴無憍慢
愚者自矜高  智者應觀察  智慧爲善伴

遠離惡知識  斷滅諸煩惱  自然得解脫
樂將護惡人  亦當常遠離  崇重於賢善

是名眞智慧  菩薩多悲智  損惱猶慈愍
如斫栴檀樹  流香普芬馥  不念佗人惡

常思其善事  智慧離分別  人中最第一
智者住空寂  被毀心無惱  諸惡不能燒

如火煗大海  大悲離分別  見惡常憐愍
如日放光明  不棄旃荼舍  智人雖小過

爲益應同住  如入瞻蔔林  自然皆蒙熏
正智離分別  如日無私照  亦如清涼月

能淨諸雲翳  智者多慈悲  常濟於貧乏
見乞不輕賤  應生歡喜心  如樹初生長

日夜無休息  智者樂修行  增長亦如是
智者遇大怨  慈悲猶不捨  如折蓮華莖

藕絲琱斷  生死如毒樹  悟即法身果
生死與涅槃  本性皆平等  淨慧賢聖行

大悲常利物  不擇於怨親  睌魕韝嬪O
耆年多智慧  淨戒悉圓滿  親近如是人

速成安樂行  智慧無垢人  三業痦M淨
應親近是人  尊重過父母  無智難親近

能壞善人心  如火燒枯木  應當常遠離
供給於惡人  欲益反招損  如人飲猛獸

無不傷害者  供養智慧人  少善獲多福
如人飲甘露  永得安隱樂  

佛告慈氏菩薩摩訶薩此般若波羅蜜多皆
從善友聞正法生邪見之人是智慧怨汝等
應當親近善友遠惡知識此般若波羅蜜多
非唯出生一切善法過去未來現在諸佛皆
從此生當知此經即是一切諸佛之母復次
慈氏菩薩摩訶薩行布施時有二種智一者
小智二者大智小智施者爲求人天二乗解
脫如是施者但名布施不得名爲波羅蜜多
大智施者心無所得無所得故得佛菩提如
是施者名檀波羅蜜以是故知檀波羅蜜從

智慧生尸波羅蜜亦有二種一者小智二者
大智小智持戒怖三惡道求生人天二乗解
脫如是持戒心不清淨不得名爲尸波羅蜜
大智持戒普爲利樂一切有情不住於相而
無所得趣大菩提如是持戒是則名爲尸波
羅蜜以是故知戒波羅蜜從智慧生忍辱波
羅蜜多亦從般若波羅蜜生一切有情本智
如日無明覆蔽忍光不現修安忍者除斷無
明聖智現前佛日斯照譬如國邑無有智臣
識用不均人民流散設有智者亦當迴避無

忍慧者亦復如是又此智慧如明眼人遙見
毒蛇即便遠避有智慧眼避瞋毒蛇亦復如
是無慧眼者謂於過去無量劫中修行諸善
無安忍力及智慧眼一念瞋火燒滅無餘如
乾草積飈火入中焚燒皆盡智慧之人有安
忍力設遇惡人打罵訶責正智安忍能調伏
之譬如香象旣已調伏臨陣驅策能破敵軍
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住無相忍不起瞋恚
無縁大悲廣度一切以是當知安忍波羅蜜
多從般若波羅蜜生精進波羅蜜亦從般若

波羅蜜多而得發生何以故若無般若波羅
蜜多一切所作皆不成就大菩提果無邊法
門安住最勝巧便大智周徧觀察要精進力
方能圓滿六波羅蜜以是當知精進波羅蜜
皆從般若波羅蜜生禪波羅蜜亦從般若波
羅蜜生所以者何意業微細難可測量身口
所作則易除滅妄心所起難可制伏如風飄
火猛燄可制如海濤波亦可息之唯有妄心
甚難調伏何以故無始無明迷心性故譬如
世間多思覺者妄起尋求而伺察之如是妄

想設入定門心猶取著無智慧故經百千劫
終不能得三昧現前亦如愚人妄執諸見或
執我常或執我斷見不清淨云何能得三昧
現前有智慧人觀察二事一者見其自身多
有疾病苦樂等事皆由先世妄想顚倒造作
諸業而今受之若無癡愛何有病耶身本自
空因縁幻有無造無作誰受苦耶二者復應
重更觀察雖無我相所作福業皆不唐捐當
願法界一切有情無盡福河滌令清淨悉得
成就六波羅蜜戒定智慧以爲莊嚴以是故

知一切萬行皆以般若波羅蜜多而爲其母
猶如大地皆依虚空而得安立而彼虚空無
有所依般若波羅蜜多亦復如是以是故知
禪波羅蜜智慧爲母非唯五度從智慧生一
切世間福德名聞人天果報乃至出世無漏
善根皆以智慧而爲生處猶如大地皆依虚
空而得安立一切衆生執我取相有五怖畏
一不活畏常積資財恐不活故二惡趣畏造
不善業恐墮三塗琠え故三者死畏愛惜
身命恐喪失故四者惡名畏琝@諸惡以自

覆藏恐人聞知[常怖畏]故五者大衆威德畏

於大衆中所發言詞懷怖畏故菩薩摩訶薩
智慧觀察具證二空能益自佗無不活畏除
斷邪行具淨尸羅必至涅槃無惡趣畏深入
縁起了本無生則無死畏住無相理身心寂
靜無自佗相離惡名畏成就微妙四無礙辯
處衆無畏猶師子王是故名爲無大衆畏復
次慈氏一切衆生根性差別慳貪者令惠施
瞋恚者令慈忍我慢者令謙下愚癡者得智
慧開示涅槃顯眞實相無量功德皆從般若

波羅蜜生一切諸佛及諸菩薩天龍八部咸
皆讃歎尊重恭敬猶如父母譬如慈母唯有
一子鞠育誨示漸漸成長令得尊貴菩薩亦
爾憐愛有情等如一子般若甘露而爲法食
五波羅蜜爲大資糧十方四無所畏十八不
共法諸妙功德莊嚴法身成就無上法王之
位復次慈氏有十種事能障智燈掩蔽光明
不能顯了增長癡闇無所覺知一者嬾惰於
世事業皆不成就豈能修行出世妙善二者
近惡知識造諸惡業增長無明三者耽著睡

眠身心昏昧不能修習無上菩提四者聽聞
大乗尋復忘失五者樂習世間一切技藝不
知如幻而生執著六者我慢覆藏雖遇善友
不能諮問無上正法七者於大乗教微妙深
理不能解悟我慢自高便生退屈八者恥己
愚昧不能親近有智之人九者攻乎異端詐
謂知見有所論難皆涉邪徒十者於最上乗
不生信樂設有所聞師心邪解由是十事障
礙大乗正法不聞淪溺生死離此十事有十
勝法便能悟入無上菩提一者精勤樂習禪

定二者親近善友聽聞正法三者損減睡眠
琣裗戛岩|者於大乗法所聞不忘五者順
世事業常觀如幻無所著故六者無所藏隱
決衆疑故七者不輕己身勤修行故八者常
樂法施興大會故九者琣衖黎U不誑衆生
故十者不自師心深入佛慧故菩薩摩訶薩
以此十事具足圓滿六波羅蜜成就法身清
淨解脫復次慈氏菩薩摩訶薩此般若波羅
蜜多不與十六種法而爲相應一者不與十
二因縁相應所謂無明乃至老死二者不與

無明滅乃至老死滅而爲相應菩薩摩訶薩
離分別心無二相故三者不與身見邊見乃
至六十二見而爲相應四者不與世間八風
相應所謂利養稱讃譏毀苦樂衰損等事而
爲相應五者不與隨煩惱等忿恨相應六者
不與我慢增上慢等相應七者不與根本貪
瞋癡等而爲相應八者不與煩惱魔死魔等
而爲相應九者不與我相人相作者受者養
育士夫補特伽羅意生儒童業障報障煩惱
等障而爲相應十者不與妄念分別見聞覺

知而爲相應十一者不與四顚倒法而爲相
應無常計常常計無常無樂計樂樂計無樂
無我計我我計無我不淨計淨淨計不淨如
是妄計名顚倒法有情心行乃至諸塵勞門
而爲相應十二者不與慳悋犯戒瞋恚懈怠
散亂愚癡而爲相應亦不與有相行施持戒
忍辱精進禪定智慧相應十三者不與不善
等法性罪有罪有漏有爲而爲相應亦不分
別世出世善法無漏無爲而爲相應十四者
不與二十二根相應所謂眼耳鼻舌身根相

應亦不與苦樂憂喜捨受相應亦不與男女
等根意根命根信等五根三無漏根而爲相
應十五者不與三界五趣種種有情而爲相
應亦不分別大乗小乗佛法僧寳差別之相
而爲相應十六者不分別眞諦俗諦有爲無
爲有智無智有識無識作意無作意有體性
無體性有相無相心意差別而爲相應慈氏
當知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無染無著離諸分
別平等清淨一相一味不與如是差別等法
而爲相應復次慈氏菩薩摩訶薩善巧方便

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住奢摩佗毗鉢舍那
住身寂靜了因縁法如幻如化順勝義諦離
有離無非斷非常隨順因果無我人相眞實
不動不壞威儀住三脫門而不取證無動無
靜是如來禪遊戲神通深入實際不住生死
不入涅槃不盡有爲不住無爲雖觀無相不
捨大悲雖住三界而琤X離知眞無染而不
修證離於戲論常樂宣說復次慈氏菩薩摩
訶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應於善友聽聞正
法具足八十四種勝上之心方能發生般若

波羅蜜多微妙勝慧所謂住眞實相最極微
妙相般若相應相善知識相離憍慢相恭敬
相右遶相無量相善言相至誠相善作意相
無亂相無定相妙寳相妙藥相除病相法器
相示導相入智慧相聞法無猒相增長捨相
善調象馬相敬事多聞相樂聞深法相觀身
寂滅相清淨適悅相聞法無倦相聞義相聞
法相隨說修行相爲佗說法相聞所未聞相
聞神通相不求餘乗相樂聞般若相樂聞菩
薩藏相樂聞善巧方便相四攝相聞梵行相

念正定相能生善巧無生相大慈心相縁起
相無常相苦相空相無我相不淨相寂靜相
空相無相相無願相無不善行相勝義諦相
不壞相自在相護自心相不捨精進相思惟
妙法相對治煩惱相宗重正法相對治邪見
相獲聖財相除斷貧窮相智者稱讃相智人
極喜相智者所樂相崇重賢善相見諦相觀
蘊過失相有爲過患相依法相依義相依智
相依了義經相不依不了義經相不作諸惡
相自利益相利益佗相善作業相無熱惱相

勝行相獲一切諸佛法門相慈氏當知聽法
之人具足如是勝妙之心能善聽聞甚深般
若波羅蜜多知一切法無我無人本來清淨
生死涅槃平等無二復次菩薩摩訶薩觀於
眼等五根苦樂等受男女意命能起煩惱生
死根本信等五根三無漏根能捨煩惱是涅
槃因知煩惱性從本以來不生不滅性相常
住如是修習是名般若波羅蜜多復次慈氏
菩薩摩訶薩所修勝行與智慧相應及不相
應無有分別二智平等不捨衆生痚_大悲

普覆一切清淨不動如是修習是則名爲般
若波羅蜜多佛告慈氏此般若波羅蜜多句
義不可思議是相應句如理句如量句佛語
句了縁句無礙句無滅句大捨句不動句一
切不動句無依[]句平等句無難句無高下[]

句實際句不變易句無著句無住句無所住
句對治句寂靜句極寂靜句徧寂靜句無戲
論句無起句即眞句不缺句無餘句無際句
無對治句最勝句眞實句如如句絶言句不
別異句無彼此句三世平等句無三世句不

住五蘊句不住六界句不住十二處句不住
十八界句依法句依義句依智句依了義句
如是句義是菩薩摩訶薩修行般若波羅蜜
多不可思議離言說故眞勝義故不可思議
故無因喻故無比量故無有上故自利利佗
故大希有故唯佛與佛能證能說餘無測知
何以故般若波羅蜜多無性無相無比無喻
唯佛如來方能究盡復次慈氏此般若波羅
蜜多非即蘊處界無依無止不生不滅不內
不外不在中間是故般若波羅蜜多不可思
議爾時慈氏菩薩聞是般若波羅蜜多歡喜
踊躍以偈讃曰

大雄世尊智無量  十力無畏眞解脫
神通廣大無邊際  一切無能測量者
昔曾侍覲無量佛  獲得甚深微妙智
難行苦行琩F劫  是故能成調御師
佛證自然一切智  住眞寂滅難思議
唯佛如來自證知  能現無邊佛境界
法性眞常離二邊  寂滅無爲出三有
煩惱業苦悉皆除  法身清淨眞解脫

菩提道場成正覺  唯有諸佛能證知
清淨湛然無去來  無相無行無說示
涅槃無比無能喻  凡夫二乗莫能測
等覺菩薩不能知  唯佛世尊獨明了
佛會一切聲聞衆  逮得己利如來讃
漏盡皆住最後身  此等不知佛境界
一切辟支佛利智  徧滿十方如稻麻
百千萬劫共思惟  不能測知佛智慧

大乗理趣六波羅蜜多經卷第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