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大乗理趣六波羅蜜多經卷第三
     
唐罽賓國三藏般若奉 詔譯

不退轉品第四
爾時慈氏菩薩摩訶薩頭面著地禮佛雙足
而白佛言大聖世尊已說菩薩五種發心修
行大乗得不退轉然大悲心云何發起云何
修行惟願如來哀愍有情廣爲宣說利益安
樂諸衆生故爾時薄伽梵告慈氏菩薩摩訶
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快問斯義汝今諦聽
善思念之吾當爲汝分別解說斷汝疑網所

言五種心者第一大悲心當持此心堅固不
捨念彼惡趣地獄衆生復思其苦如契經說
汝應知之今於此經重爲汝說觀諸有情皆
是宿世父母宗親所尊重境今在地獄現受
衆苦爲十三火之所纏遶有二火燄從足而
入徹頂而出復有二燄從頂而入通足而出
復有二燄自背而入從胷而出復有二燄從
胷而入自背而出復有二燄從左脇入穿右
脇出復有二燄從右脇入穿左脇出復有一
燄從首而纏下至於足然此地獄諸衆生身

其形輭弱猶如熟酥爲彼衆火交絡焚爇其
地獄火燒人間火如燒[ ]華無復餘燼或有

衆生爲火所燒東西馳走以求救護莫知所
爲復有衆生逃形無地却來赴火復有衆生
忽被擲置糞穢深坑坑中有蟲其[]銛利純[]

是鋼鐵長十六指喙噉衆生皮骨髓腦復有
衆生處煻煨中而被燒煑或有衆生在鹹水
中而被漂溺是時獄卒以大鐵網從中漉出
猶若捕魚置彼衆生熱鐵地上偃卧燒炙次
以鐵鉗鑷取其舌復以洋銅灌注其口悶絶

而死良久乃穌即欲奔馳意求免離終無得
脫復有鐵狗尋即逐之鐵烏鐵觜隨飛而啄
骨肉分裂而啗食之遙見園林即欲攀上望
得免脫其林樹上皆生鐵刺其一一刺長十
六指其刺炎熱衆生欲上刺鋒垂下從胷而
入徹背而出受苦無量求脫無由烏鷲飛來
啄取雙眼復劈其腦取髓食之從此欲下刺
鋒向上眼耳鼻舌身肉手足及十指節悉皆
分散隨挂樹上免脫無由獄卒收取盛鐵囊
中以熱鐵棒反覆槌打復有衆生手足頭髻

五處磔裂以鋸解之復有衆生內鐵臼中以
其鐵杵從頭而擣復有衆生在於鑊湯鐵杈
翻轉煑之糜爛唯有骨在其命猶存復有衆
生處於地獄而以紫礦將爲屋舍縱火焚燎
其燄洞然紫礦鎔流滴如熱箭復有地獄四
面鐵山衆生處中二山相拶或時南北或復
東西二山合時其中衆生膿血流出復有地
獄而有鐵蛇纏衆生身從足至首而銜其頭
盡力縛束髓血集頂吸而食之唯殘皮骨復
有地獄諸衆生等而被獄卒三鈷鐵杈而杈

其身從兩足入至頂及肩三處通出其火隨
杈猛燄俱發眼耳鼻口火出亦然復有地獄
以諸衆生卧熱鐵地或偃仆側次黑鐵繩隨
身而拼復以斤斧而斸斫之如工匠師治諸
濕木復有衆生被諸獄卒從足至頸條取其
皮條已作繩用充韁轡銜勒衆生上高山頂
其山熱鐵驅迫令登鞭撻萬般苦不可說此
等衆生從無始來皆父母內外宗親今者流
轉在於地獄經無量劫常受苦惱如已舍宅
惡業盡故蹔生人天於此造罪還墮地獄菩

薩摩訶薩觀此衆生受諸苦已起大悲心次
觀鬼趣復起悲心見諸衆生處餓鬼中一日
一夜如人一月以日計月十二爲年於鬼趣
中壽五百歲同於人間萬五千歲常受飢渴
耳初不聞漿水之名何況眼見然彼餓鬼身
如太山頭如穹廬咽細如針其髮髲下垂覆
兩肩猶如利刀割切形體變爲猛燄燒爛其
身如火燎薪苦痛難忍其兩腋毛下覆肩腹
次隱處毛下垂膝踝刀割火燒亦復如是經
無量歲受如斯苦或遙見水奔赴求之及到

其傍面仆而倒以惡業力其水變爲膿血糞
穢或作熱砂其水兩岸復有獄卒執持弓箭
刀棒鉞斧槍矟斫刺種種捶楚飢火所燒熱
渴迷亂尋返馳走猛火焚爇莫知所之獄卒
隨逐撾打斫截手足肢節悉皆損折復有餓
鬼朝產五子隨產食之夜生五子隨生隨食
由懷飢餓未曾蹔飽或遇天雨仰口承之由
業力故一滴入口流入腹中變成猛火直過
而出或遇夏月熱風起時吹諸餓鬼墮砂磧
中下熱砂燒上爲日炙飢渴熱逼望見樹林

欲取隂涼奔走至彼隂避餓鬼隨至皆移何
以故昔於人間或設施會見有乞人慳惜不
與非理打罵而遣逐之以是業縁今受斯報
復有餓鬼於夜月時淨無雲翳流光照觸毒
熱爍身如盛夏時日炙無異復有餓鬼於盛
冬時有大風起由業力故吹諸餓鬼猶若飛
塵置氷山中受諸寒苦從是受苦經無量時
於此命終還墮地獄如是徃來經無量歲惡
業盡已希得人身生貧賤家慳悋不施以乞
自活轉增貪惜以貧窮故造十不善種種諸

罪從此命終復墮地獄受種種苦其苦畢已
生餓鬼中如是徃返經無數劫受如斯苦此
等衆生亦於過去無量無邊生死劫中爲
父母六親眷屬常爲我故造不善業今在餓
鬼受斯苦報菩薩摩訶薩觀是苦已起大悲
心復次慈氏鬼趣旣然次觀傍生亦復如是
有諸麞鹿野犴狐兔虎豹豺狼種種諸獸及
諸飛鳥野鷄鵝鴨鳧鴈鴛鴦如是等類若行
若住棲止飛浮甯於人大力鳥獸若飲若
食未曾暫安晝夜之中常懷怖懼復有傍生

黿鼉龜鼈魚蚌蝦蟇[]獸摩羅水族之類[]

被網捕生死水中復有傍生蛇虺蜥蜴蚰蜒
鼠狼此類傍生闇中而生闇中而死復有傍
生蟣蝨蚤等依人身生還依人死復有傍生
或依死屍或依糞濕或依草木當處而生還
當處死或變化生還變化死所謂蛆蟲螟蛉
蟊螣阜螽蛺蝶之類復有傍生畯嘗w血及
諸不淨以爲甘味所謂猪狗蜣蜋蠅[]之類

遙聞齅氣以爲香美飛走馳赴恐不得餐復
有傍生不食美草唯食棘刺不飲清流唯飲

濁水復有傍生非依草生而畯僖顝瓵袪H
馬牛驢駱駝騾等畜生之類或以鐵鉤鉤斵
其腦令使調伏得以乗之或穿鼻中或以轡
勒籠繫其首負重而行常被鞭撻種種呵罵
遲疾須行或有尫羸起已復倒捶楚無限力
不能前皆由宿因今受斯苦或食信施無復
精勤償他宿債遭此艱苦如是驅役種種鞭
打尚未還足或取殺之苦切萬端陳告無所
生乏水草病無醫藥死已[ ]剥爲人啗食如

是死已墮於地獄何以故由心愚癡不知善

惡不念父母生育劬勞不識因果不聞正法
亦無布施持戒善根但念水草餘無所知此
等傍生人所畜養除畜養外餘類傍生所謂
師子虎豹豺狼及上所說水陸傍生互相殘
害更相啗食由是業故生地獄中經無量劫
受諸劇苦地獄罪畢復趣傍生如是徃來經
無量劫此等傍生亦於過去無量無邊生死
劫來爲父母六親眷屬常爲我故造不善
業今在傍生受斯苦報菩薩摩訶薩觀此苦
已起大悲心傍生旣然次觀人趣有諸衆生

雖生人道多受貧窮飢餓長時裸形露體泥
行雨宿霜穫暑耘日夜驅馳手足皴裂頭髮
蓬亂羸步而前乞丐巡門未曾一飽至於日
暮偃卧飢眠取給於他無相濟者雖有言行
人不信從雖有姿容反遭輕賤琣瑽埶d饒
益於人而被嫌呵云自怯懼或有文藝人不
録之省覲宗親猜嫌求食或歸信三寳謗謂
邀名或讃歎於人便云諂曲或生下賤琱
自安繫屬於人進退唯命常冒寒熱不知溫
涼給水採薪不辭勞倦郎主之意都無愍心

小有差遲尋被鞭撻自作自得非天與人薄
福所招過於死苦譬如枯樹枝葉皆無一切
飛禽不來棲託薄福之人亦復如是爾時薄
伽梵重說頌言
無言稱癡闇  有語謂風狂  親近嫌諂諛

遠離云恐怖  忍辱言怯弱  歸信謂邀名
貧賤在人門  實過於死苦
復次慈氏當知貧窮極爲大苦雖常親近讃
歎於人以無福故過患隨生以貧窮故睅D
淩辱轉造惡業墮捺落迦復有豪貴族姓之

人多有僕使象馬牛羊親戚眷屬前後圍遶
受勝妙樂猶若諸天五欲迷荒轉增貪恚
起我慢淩蔑於人爾時薄伽梵說伽陀曰

不攝五根多放逸  貪財害己若怨家
耽荒五欲如醉人  貴賤皆招生死苦

佛告慈氏菩薩摩訶薩一切衆生不知現在
及與未來自所造業如影隨形諸苦所因貪
欲爲本更不修習善法津梁燒滅宿因白法
皆盡從此没已復墮三塗所以者何由貪欲
故睌_生命恃己勢力劫奪他財種種方便 

侵他妻妾恣欲邪行不擇親踈痚_希求作
諸妄語詭詐良善綺飾文詞訶毀有情作麤
惡語傳說彼此離間他人眷屬諸親不令和
睦矞h貪嫉侮慢自高瞋火所燒善業都盡
讃諸外道謗佛法僧祠祀天神以求福祐不
知宿世三寳深恩無量劫來爲我勤苦修習
勝行菩提資粮具一切智號之爲佛而於生
死長夜闇中爲作燈明爲歸爲救爲船爲筏
拯濟生靈置於人天大涅槃岸衆生邪見我
慢貢高猶如醉人五欲纏縛不修善法從此

命終墮於地獄傍生鬼趣或在人中下賤貧
窮受諸苦惱如被毒箭中於身心善法不修
受斯苦報菩薩摩訶薩觀是苦已起大悲心
次觀天趣觀彼諸天壽命長遠無諸苦惱將
命終時五衰相現一者頭上華鬘悉皆萎顇
二者天衣塵垢所著三者腋下自然汗出四
者兩目數多眴動五者不樂本居此相現時
新生天女皆悉遠離棄之如草舊侍天女愛
戀情深圍遶而觀如欲捨命哽噎悲哭各各
就前哀號問訊時天報曰彼新天女我亦憐

愍無有二心云何今者棄我如草汝等於今
悲哀惜我以是因縁於舊生愛新者生瞋五
相現前必知死至離天宮處美妙音聲天上
色香悅意欲樂迷亂失念離此宮耶諸天會
中不得久住我於今日命將盡耶如是苦惱
猶箭中心我等無依無怙無親無主無歸無
救失聲悲歎諸天快樂而捨我耶又思善見
宮城於今將絶帝釋寳座朝謁無由殊勝殿
中永斷瞻望釋天寳象何日同乗衆車苑中
無復能見麤惡苑內介冑長辭雜林苑中宴

會無日喜林園苑遊止無期波利質多及劫
波樹白玉輭石更無坐時善法堂中集議長
隔曼陀枳尼殊勝池水沐浴無由四種甘露
亦難得食五妙音樂頓絶聽聞咄哉大苦無
常迅速令我此身獨嬰此苦剎那生滅而至
死耶諸天壽命乃如幻夢脫衣棄地痛割身
心如被蛇螫極大苦惱瞻仰餘天願垂慈愍
濟我壽命更延少日不亦樂乎能爲我身除
五衰相勿令墮彼馬頭山處沃焦海中雖有
是言諸天聞之無能救者此天見已作是思

惟彼等諸天不能相救延我壽命以是定知
將死不久臨命終時其天自見當生之處墮
於地獄傍生鬼趣見是相已哽噎悲號悶絶
[
]地角眼相視尋即命終隨業受生墮三惡[]

趣以是當知天中大苦流轉不絶無有盡期
菩薩摩訶薩觀是苦已起大悲心慈氏當知
譬如有人以角弓弰滴大海水弓所得水與
大海水何者爲多慈氏菩薩摩訶薩白佛言
世尊其弓弰水極爲微少如何以此比大海
乎以是大海極爲深廣云何方比弓弰水耶

爾時薄伽梵告慈氏菩薩摩訶薩言善男子
從人天没墮三惡趣如大海水復生人天如
弓弰水墮三塗者受苦無量不可稱說不可
思量如上略說三惡趣苦如殑伽河而得一
沙其未說者如殑伽沙壽命亦爾如人間壽
經於百年帝釋天中爲一晝夜以此晝夜三
十爲月十二爲年壽一千年如人間歲總三
俱胝餘六十億以此壽量爲彼黑繩大地獄
中一日一夜以此日夜三十爲月十二爲年
滿一千年而爲壽量以此千年而於衆合大

地獄中爲一日夜以此日夜三十爲月十二
爲年滿一千年以爲壽量乃至阿鼻大地獄
中壽一中劫以是當知地獄衆生壽命長遠
諸天臨終以天眼觀皆悉能知極懷憂惱所
有欲樂一時皆失以其苦樂各十六分一分
苦生能滅天中十六分樂是爲菩薩摩訶薩
觀見諸天臨命終時受如是苦起大悲心慈
氏當知此即菩薩摩訶薩第一大慈悲心復
次應起大精進心拔濟有情置涅槃岸如有
商主作是思惟父母宗親咸悉貧匱如何方

便得免艱難如是思已更無異方唯有入海
採如意珠得已還歸色養給侍作是念已入
海求之得如意珠置高幢上能雨一切種種
珍寳衣服飲食香華妓樂父母宗親隨意所
須悉令充足菩薩摩訶薩發菩提心求一切
智亦復如是作是思惟一切衆生皆我宿世
父母親屬流轉生死現受諸苦以何方便而
得免離如是思已更無異方唯有入於六波
羅蜜法海之中求一切智如意寳珠以濟斯
苦作是念已入法海中而求種智如意寳珠

置法幢上布大慈雲普雨一切神通功德陀
羅尼門慙媿衣服施爲舍宅淨戒之香忍辱
華鬘精進之趣禪定爲牀智慧甘露以爲其
食諸法空寂而爲其座以大涅槃而爲寳城
諸佛菩薩爲善知識降霔如是妙寳衣服香
華妓樂如是寳珠一切種智唯除無上調御
大師無能拔濟諸苦難者永得安樂究竟涅
槃菩薩摩訶薩思惟是已決定自知得不退
轉復發是願願我所生有苦難處代諸衆生
受諸苦惱不願自證解脫涅槃捨彼衆生自

求安樂所以者何一切聲聞及辟支佛自求
解脫已入涅槃無量無邊不可勝數不能利
樂一切衆生不能稱揚佛身功德菩薩摩訶
薩設在三塗能令有情捨不善業修習善法
免離衆苦而得解脫況於人中以是因縁菩
薩摩訶薩利樂十方一切有情由此義故忉
利諸天大梵天王大自在天諸仙外道恭敬
供養皆悉容受而此菩薩得不退心三世諸
佛所共稱讃與受記別菩薩摩訶薩修大乗
者自在無畏如師子王一切衆生隨逐而行

永無怖畏直至菩提聲聞縁覺諸阿羅漢聞
菩薩教深入巖窟以衣覆頭而趣涅槃豈同
大乗修菩薩行自利利他無不蒙益以是因
縁轉加精進寧於三塗受無量苦終不自利
而取涅槃過現未來一切有情所造惡業應
墮惡趣受諸苦者願集我身我代受之我於
過去及現在世所修勝行一切善品諸功德
法願皆迴施一切有情速證涅槃所有珍財
我願悉捨打罵淩辱終不加報皆忍受之願
彼衆生悉無罪累無量無邊阿僧祇劫難行

苦行我願盡行而爲衆生誓求無上正等菩
提精進修行禪定解脫得不退轉又如過去
無量無邊菩薩摩訶薩精勤修習一切智慧
我亦當作如是修行所以者何爲度一切流
轉有情安置涅槃無上解脫復願一切衆生
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
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若非無想
我皆令入大般涅槃一切衆生皆令圓滿六
波羅蜜具足成就無上佛身百福莊嚴三十
二相八十種好項皆圓光過百千日衆生樂

見瞻仰無猒復願十方世界一切衆生功德
莊嚴悉皆如佛復發是願願捨此身爲於法
界一切衆生打罵訶責或時繫縛苦切淩辱
欲斷命根種種役使承順無違願彼衆生悉
無罪累發是願已復更思惟願我速得成滿
此願復願此身住於五趣利益安樂一切有
情無依怙者爲作依怙遊他國者爲作示導
入海之者爲作船筏涉溝澗者爲作橋梁處
曠野者爲作泉井寒凍之者爲作柴薪盛暑
炎毒爲作清涼處黑闇者爲作燈明疲乏之

者作輭敷具饑餓之者作甘美饍渴乏之者
化作甜漿爲裸露者而作衣服亢旱饑饉爲
雨五穀病苦之者爲作良醫疾病除愈壽命
延長孤惸鰥寡而爲侍者諸貧窮者爲作伏
藏隨彼行住不相捨離若遠行者爲作伴侶
并作車馬令達所至若邪見者爲說正法令
住正見地獄苦者我誓入彼地獄之中拔濟
令出墮餓鬼者爲作清涼甘美飲食除熱饑
渴墮傍生類虎豹豺狼熊羆師子化作肉山
以充食啗復發是願食我肉者悉得充飽不

相食啗象馬牛羊麞鹿等獸我爲彼作肥膩
輭草若諸衆生食肉啗草五穀飲食隨意所
須悉令充足處人趣者隨所樂欲我悉供給
令無所乏復發是願願我悉得成就一切陀
羅尼身隨諸衆生所在之處皆爲救護作如
意樹及作賢瓶出無盡財給施一切具足圓
滿或作醫王除其疾病以大悲手執法關鑰
開涅槃城示佛知見三僧祇劫難行苦行救
諸衆生安住涅槃眞實解脫於所生處常勤
精進無有懈怠利益安樂一切有情爲救衆

生處捺落迦受苦無量如涅槃樂復發是願
若一切衆生未得解脫我願常居地獄不證
菩提慈氏當知即是菩薩摩訶薩第二精進
勤求一切智智復次慈氏行此行已應當更
發三種勝心求不退轉乃至三無數劫精進
修行於一剎那無令間斷或有衆魔作沙門
形婆羅門形或作苦行種種異形於大乗中
求諸過失勸修行者令其退轉作如是言佛
道懸遠經百千劫難行苦行難捨能捨國城
妻子象馬七珍奴婢僮僕身肉手足無所悋

惜如是布施經千萬劫方證菩提無量衆生
如是修習皆未成佛悉已退轉自取涅槃設
成佛果亦入涅槃一種涅槃何須勤苦汝求
利益修二種事一求現生常受快樂人天種
種勝妙五欲隨意所作小有苦者亦勿須怖
何以故譬如農夫豈懼蟲鹿不營種耶人天
快樂亦復如是雖有小苦快樂無窮但自修
持何憂何怖二者自求涅槃此生三生得阿
羅漢自當解脫何用勤苦求佛果耶若復不
能趣二乗者且受人天種種快樂設後猒離

疾入涅槃譬如有人用功雖少獲利乃多復
有一人功力極多事不成辦設汝布施種種
勤勞都無所成自爲欺誑汝今與我行住共
俱出世涅槃進止同處慈氏當知菩薩摩訶
薩修大乗者聞斯語已都不信從作是思惟
此是惡魔嬈亂我耳而作障礙欲誘誑我令
退菩提旣知是已復發是心我今不應違不
誓願受如斯語決定進求無上佛果而於大
乗誓不退轉發三種心云何爲三一者一切
有情皆我宿世父母親友從無始際生死輪

迴受大艱苦於八寒八熱十六地獄受諸苦
惱復於餓鬼傍生趣中及於人天亦復如是
況是我之宿世父母內外親屬而無悲戀是
故我今誓取菩提不應退屈慈氏當知此即
菩薩摩訶薩不退轉中第一心也二者一切
有情從無始來旣爲父母一一生處在母腹
中寢食睡眠不得安止生育劬勞以大悲心
血變成乳長時不倦咽苦吐甘功德日修願
我成長自我薄祐夭壽而終父母悲號自拔
頭髮椎胷墮淚食旨不甘一一生中皆有斯

苦所出目淚其量淺深過四大海所飲母乳
過四大河復次一切有情無始至今以恩愛
故爲我父母種種因縁爲我捨命以是至今
流轉未息若此有情勤苦修習無上菩提即
此有情悉合成佛由爲我故生死無窮復次
一切有情從無始來憐愍我故造不善業心
無改悔若此惡業可立形相計量積集過妙
高山積業旣然墮三惡趣于今不絶以是義
故如何背恩自取涅槃而求解脫譬如衆人
同犯王法繫在囹圄逃形無路中有一人見

牆小穴設諸方便自脫而行以是因縁免離
苦難二乗之人亦復如是昔與衆生同爲癡
愛繫在三界生死囹圄求出無由中有一人
見四諦門知苦斷集證滅修道獲阿羅漢自
證涅槃修大乗者則不如是願共衆生同得
解脫以戒定爲雙手智慧爲鈇鉞大悲爲鉤
鑰破煩惱賊摧生死軍開涅槃城昇智慧殿
慈氏當知此即菩薩摩訶薩修大乗者第二
不退轉心三者菩薩摩訶薩作是思惟從無
始際流轉至今一一有情互相繫屬身口意

業苦惱他人作擾亂心發彼瞋恚奪他財寳
種種貪求斷他命根食他血肉如是殺害無
量無邊設彼未終日夜思想以何方便斷彼
命根持其血肉充我飲啗又懷憍慢恃己淩
他說彼爲非自言我是聞他勝事嫉妬心生
不耐他人中毒令死見急難者無有悲心喜
不自勝何當早逝見富貴者意不欲之願犯
刑名貶黜貧賤願他苦惱自受榮華願他財
寳日夜銷亡願我資財日日增長願彼憂苦
我琣w樂彼受憎嫌我納愛敬他作怨家自

爲親友彼睄Z落我得超昇願他貧窮我唯
富有我得智慧願彼愚癡無始生死日夜思
惟以如是心自求安樂利益向己苦惱屬他
無一衆生不被侵害名聞善事皆不願他口
許心違常行如是種種迫愶令彼不安無量
無邊不可備說復以惡教示導他人現在未
來墮於險道詐作知見辯證他人令損珍財
失其官爵以離間語闘亂親踈巧詐多端令
心相恨墮於地獄無有出期以麤惡言於他
毀罵如以熱箭中彼身心乃至命終何時暫

忘假立名字毀呰多端損惱衆生種種異語
或作外道邪見仙人恚火燒心說邪惡法瞋
毒熾盛墜陷有情蠱道呪術妖魅符書令諸
衆生皆共修習互相損害疾病流行壯者衰
羸少變令老明眼令瞽聦耳使聾端正之者
而現醜容眉高之者而獲癩病修善之者而
令作惡智慧之者使令癡狂長壽之者而令
夭喪富貴之者而令貧賤乃至今日未絶流
行復念我昔爲外道師邪見教人非法說法
法說非法令無量無邊諸有情類退菩提心

墮於邪見非法之中從此命終墮捺落迦傍
生鬼趣復有衆生於徃世中受我邪教後險
峻山投身而下入閻牟河便取命終云得生
天于今不絶復有無量衆生徃殑伽河南閻
牟河北二水中間有大神樹名尼拘陀其樹
端正茂葉含翠扶踈蔭映地平廣博此爲施
場樹下多立三鈷鐵戟彼諸衆生求生天者
於彼場中先行布施次剃髭髮入河沐浴望
除罪垢然後上樹當鐵戟上投身而下自取
命終從此死已云得生天無始至今流行未

絶復有衆生受我邪教常自慳惜不行惠施
若見施者起大瞋心見受施人復生恚怒何
以故我見施者及受施人由此業縁俱墮地
獄以是見故無量劫中受鋨鬼苦于今未脫
復有衆生受我邪教多殺牛羊以血祀天何
以故如是牛羊天賜與我我食其肉血應祭
天無始至今受行其教已命終者墮惡趣中
殘害未寧互相食啗以愚癡故不得涅槃復
有衆生受我邪教於佛法僧常行誹謗復有
衆生受我邪教不信三世善惡因果言無布

施亦無供養亦無其果無護摩法無善行無
惡行亦無業果無此世無他世無地獄無餓
鬼無傍生無天無人無父無母一切衆生猶
如酒醉造酒之人而以麴米溫涼調適遂有
酒名飲則醉人此醉豈從父母生耶衆生亦
爾父母和合本由染愛而有我身我命終已
更無有生譬如斫樹燒已成灰種此灰者豈
有樹生我身亦爾死已無生以是故知定無
因果由此而於父母師長無有恭敬常毀罵
之無量生中教此邪法令諸有情墮於地獄

或有外道以火燒身或投水中自溺而死或
利戟上宛轉而終或修狗行以口食糞而求
生天或修牛戒如牛行李飲水啗草裸露而
行不辯六親而作婬亂或有外道自餓不食
盡日而立夜後方食或有外道五熱炙身隨
日而轉或有外道常翹一足或有外道常奉
事月白月一日啗食一口二日二口乃至滿
月食十五口黑月初日減食一口二日二口
至黑月盡但食一口或都不食或有外道常
持鷄戒散食在地以足撥取口拾而食知時

而鳴或有外道裸形而行無有羞恥燖去毛
髮日中而立隨日而轉於盛寒際處隂影中
當風而立或有外道斷人命已而取髑髏盛
其飲食或有外道裸形無恥以灰塗身或有
外道炭墨塗身以人髑髏肢節諸骨以爲瓔
珞華鬘鐶釧身首莊嚴或有外道馬尾騣髦
織爲衣服或有外道樹皮爲衣或有外道鷲
毛作衣或有外道鷄毛爲衣以如是等外道
邪法教諸衆生以口業故無數衆生至今愚
迷不得解脫復從無始乃至于今以身[至惡][惡業]

苦惱衆生作獄卒身手執鐵鉗磔衆生舌灌
注洋銅又以鐵槌打碎其骨又以鐵鋸解諸
衆生又驅迫衆生上於劔樹抽出腸胃五藏
而食又以鐵索縛束衆生擲灰河中使受諸
苦旋即曵出置熱鐵上如魚在[]宛轉受苦

又逼起坐以熱鐵杓盛以洋銅灌口令飲又
以鐵鉗拔出其舌曵令長廣鐵犂耕之如上
所說地獄苦中無始劫來我爲此事種種身
業苦惱衆生又作師子虎豹豺狼熊羆等獸
殘害衆生飲血啗肉又作人王宰官士庶長

者居士尊位之中枉法科稅非理捶楚不行
王法損害有情以是思惟無始至今五趣衆
生無不惱害斫頭剜眼刖耳劓鼻截舌啗肉
敲骨出髓斬其手足乃至斷命又在人中不
作餘業而爲魁膾畋獵漁捕[ ?]繳奪衆

生命所謂牛羊麞鹿狐兎鷄猪魚鼈等身分
割肢節成大積聚而以販鬻如是殺害無量
無邊經於無量俱胝劫中如是衒賣以自活
命復次慈氏菩薩摩訶薩修大乗者應發是
心如是思惟我以貪瞋癡故造作如是身口

意業誘誑損害一切衆生現墮地獄餓鬼畜
生受諸苦惱我今慙媿深自悔責作何方便
以酬報之如是思惟更無方便能償斯愆唯
有志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更無有能償
此宿債我得無上正等覺已於此流轉曠野
磧中廣度衆生置涅槃城安樂之處以一切
智智如意寳珠用酬無始所有深愆慈氏當
知此即菩薩摩訶薩第三不退轉心也如上
三心發起修行精勤不怠此心三心於大乗
中一心修行得不退轉復次慈氏菩薩摩訶
薩以此五種發菩提心修行大乗速能成就
一切智智

大乗理趣六波羅蜜多經卷第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