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大乗理趣六波羅蜜多經卷第四
     
唐罽賓國三藏般若奉 詔譯

布施波羅蜜多品第五
爾時佛薄伽梵於大衆中作師子吼廣說五
種發菩提心已時慈氏菩薩摩訶薩與無量
無數百千俱胝諸大菩薩摩訶薩衆文殊師
利菩薩摩訶薩而爲上首皆已成就六種波
羅蜜多復有無量大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
已辦捨離重擔梵行清淨及無數俱胝百千
萬億那庾多天龍阿蘇羅健闥婆迦嚕羅緊

捺羅摩怙洛迦藥叉羅剎鳩畔茶薜荔多毗
舍遮人非人等時慈氏菩薩摩訶薩在大衆
中即從座起整理衣服偏袒右肩長跪合掌
一心恭敬而白佛言世尊已說大乗菩薩不
退轉心菩薩摩訶薩修習幾法得名菩薩摩
訶薩惟願世尊分別解說爾時薄伽梵告慈
氏菩薩摩訶薩言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清
淨心歸依佛法僧寳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心得不退轉即名菩薩生我法中名摩訶
薩與殑伽沙等諸佛菩薩而爲法子爲彼有

情而爲父母以大福德光明照曜過百千日
莊嚴其身爾時慈氏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
尊此諸菩薩摩訶薩云何遠離云何親近復
以何人而爲伴侶先作何事應云何住云何
修行云何降伏其心云何攝持誰之勢力速
疾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爾時佛薄伽
梵告慈氏菩薩摩訶薩言若善男子善女人
應當導引五趣衆生置於無上正等菩提遠
離外道邪法及惡知識應當親近修行布施
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具足行大乗者而

爲伴侶應於自身聽聞正法精勤誦持應常
安住如是六種波羅蜜多精進修行降伏心
意攝護六根由此勢力疾證無上正等菩提
是名菩薩摩訶薩云何名爲六種波羅蜜多
所謂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是爲六
種波羅蜜多何故先說檀波羅蜜佛告慈氏
我今爲汝廣分別說其布施者於六度中最
易修習是故先說譬如世間諸所作事若易
作者先當作之是故先說布施波羅蜜多一
切有情無有不能行布施者若藥叉若羅剎

師子虎狼及諸獄卒屠兒魁膾此等衆生於
有情中極爲暴惡尚能離慳而行布施云何
布施所謂養育男女慈念乳哺然此衆生雖
不能知福利之事以憐愛故令得色力壽命
安樂離飢渴苦亦名布施以是義故於六波
羅蜜多是故先說檀波羅蜜又如一切貧窮
有情飢寒裸露身心不安何能造作種種事
業若與衣食令得安樂然後能修種種事業
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見諸有情貧窮所逼
不能發起無上信心修行大乗種種事業先

施一切衣服飲食房舍卧具病瘦醫藥令心
安樂然後令發無上正等覺心修行大乗種
種事業以是義故六到彼岸布施爲門四攝
之行而爲其首猶如大地一切萬物依之生
長以是義故先說布施波羅蜜多如上所說
藥叉等類不知福田及非福田由愛念故施
於乳哺當作人身富有資財所須無乏以此
習故所生之處常離慳貪給施一切能除有
情貧窮困苦所以者何諸菩薩摩訶薩爲欲
利樂諸有情故先行布施波羅蜜多有來乞

者皆施與之不得顰蹙亦不邪視忿恚懷恨
而行布施隨其所有而施與之不得遲疑而
生慳悋於所愛物衣服卧具飲食湯藥國城
妻子奴婢僮僕象馬七珍不生慳悋隨乞與
之乃而一念不生退悔若生疑惑當知是魔
何以故魔王波旬化爲財寳令使慳悋以此
方便惑亂我心於大菩提而爲障礙以是義
故不應慳悋如是思惟一切珍財愛戀之心
皆應捨離時慈氏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
若所愛財寳皆應布施不生悋惜菩薩摩訶

薩爲轉輪王所有七寳千子圍遶不知云何
譬如微細草木處於谿澗遇天暴雨大水汎
漲漂盡無遺其轉輪王五欲自恣雄猛自在
千子隨身滌菩提心皆悉漂盡云何修習布
施行耶以是因縁難爲捨離爾時薄伽梵告
慈氏菩薩摩訶薩言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所
生之處常得富貴財寳豐足法應如是若爲
轉輪聖王應作如是二種思惟一者思惟過
去諸佛難行之行及佛菩薩所有教法此轉
輪王五欲勝樂皆從妄計分別而生猶如幻

夢轉輪聖王於五欲境不起分別不生計著
何能障礙菩提之心二者思惟一切有情我
已引入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安樂之地亦
如過去殑伽沙等諸佛如來難捨能捨我亦
誓當作如是捨爲欲滌除慳悋之垢發如是
心願從今身乃至成佛誓以此身捨與法界
一切衆生所修福業若多若少願與一切衆
生共之迴向無上正等菩提以是觀之我昔
已捨一切身命如妙高山觀我此身猶如芥
子身命尚捨何況珍財若諸菩薩多積珍財

不行布施猶如白象於殑伽河淨澡浴已以
鼻噏取糞穢塵土徧身坌之我以福德淨水
澡浴其身端嚴清潔不應慳悋愛惜財寳坌
汙其身慈氏當知菩薩應作如是思惟若有
人來乞我身皮我即剥之不生瞋恨歡喜施
與若乞身首血肉骨髓皆悉能施以是因縁
菩薩摩訶薩利益安樂諸有情故不捨生死
而取涅槃復作是念我[]此身前際不來後[]

亦無去父母和合不淨種子而有我身處不
淨中生熟藏間猶如種樹枝葉茂盛華果成

實我身亦爾以苦爲枝憂悲爲葉[]誑爲華[]

癡爲根本瞋恚羅剎而居此樹又爲惡業虎
豹豺狼師子等獸圍繞此樹我今暫時憇此
樹下何爲愛惜此毒樹耶而此樹身無我我
所設復有者我亦捨之願奉衆生任彼所須
終無悋惜何以故我以捨故不求果報不求
恩德無所著故所以者何以此毒身有三惡
法之所纏繞云何爲三一者不淨二者極苦
三者無恩若復有人於此羅剎毒害惡獸圍
繞衆中救拔我身當知此人於我大恩而於

我身作大利益我於此人常懷恩德豈更於
此而惜身耶又此大地所有園林草木藥等
根莖枝葉華果成實而堪服食及帶持者若
以利斧斬此草木枝葉華果分折與人而能
利益無量衆生而此大地不念衆生食我身
分枝葉華果而得除病彼無情物尚不分別
而能利益一切有情而況我身不能於他而
興利益行於布施反於乞者起我慢心輕罵
陵蔑復於自身內外觀察先觀內身眼是我
耶是我所耶若非我者云何悋惜耳鼻舌身

亦復如是周徧觀察無我我所次觀外身色
是我耶是我所耶聲香味觸亦復如是於此
內外周徧觀察皆無有我旣無有我云何慳
惜而不施耶應當決定如是思惟願將此身
速奉一切何以故此身無常遷變不定剎那
生滅無所有故爾時世尊而說頌言

若他逼捨身命財  制不自由無利益
如是知已諦思惟  開心自施爲最勝
迷人若悟夢幻法  內外皆捨無所著
如是布施等虚空  無我無受爲最勝

復次慈氏若菩薩摩訶薩修行大乗求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當修空法以觀空故心
得自在於殑迦沙佛所得受記別心不退轉
而行布施無有劬勞檀施爲刀破慳悋賊慳
悋賊者衆苦根本菩薩於此不生愛著何以
故菩薩摩訶薩雖有煩惱皆是方便利物而
生然彼煩惱不爲過失以諸菩薩隨願生故
身口意業住無功用得清淨故善調五根無
放逸故能多利樂一切衆生能知勝義及世
俗諦以正定水洗滌慳垢除此垢已於施自

在說大乗法威光照耀如日流輝破諸黑闇
說法聲光除心昏冥慈氏菩薩摩訶薩白佛
言世尊以何因縁先明法施佛告慈氏菩薩
摩訶薩此法施者有三種事勝於財施云何
爲三一財施者而有竭盡法施增長則無有
盡以是校量勝於財施二受財施者現在利
益受法施者現在未來俱有利益於無量世
甯衈H逐無人侵奪乃至無上正等菩提不
相捨離三財施者能施獲益受者無益若法
施者自他俱益由聞法故發心速趣無上菩

提由此三義法施之者勝於財施由行法施
名稱遠聞一切人天尊重恭敬以此因縁先
說法施若菩薩摩訶薩修習布施波羅蜜多
爲三種事與諸功德而爲其本一者能利自
他若不利他自受世樂非菩薩行二者於大
乗中無有退轉三者隨修少分乃爲無量功
德之本何以故由清淨心無分別故譬如日
出照於世間情與非情皆蒙利益是日不言
我能照觸亦不分別情與非情以是菩薩所
作功德乃至布施一華一果皆爲利益一切

衆生以此功德成無上果悲化十方示導一
切復次慈氏菩薩摩訶薩以施爲寳作莊嚴
具乃至成佛相好莊嚴云何少施功德多耶
以方便力少分布施迴向發願與一切衆生
同證無上正等菩提以是功德無量無邊猶
如少雲漸徧世界復次慈氏施有三種一者
少施二者大施三者第一義施言小施者謂
以種種飲食衣服諸莊嚴具財寳象馬庫藏
城邑聚落園林屋宅及轉輪王所有樂
具而行布施是名小施二大施者輪王所愛

后妃眷屬及與己身以施乞者是名大施三
第一義施者能以身命而行布施以無所得
心相應故名爲第一義施菩薩摩訶薩以是
三種而行布施是故名爲檀波羅蜜復次慈
氏以食施者當施五事云何爲五一者施命
若人無食難以濟命二者施色因得食故顏
色和悅三者施力以是食故增益氣力四者
施樂以此食故身心安樂五者施辯若饑餓
者身心怯弱言說謇訥不能辯了飲食充足
身心勇銳得大辯才智慧無礙菩薩摩訶薩

施飯食時應作如是迴向發願我施食時施
此五事若施命者願與一切衆生得佛壽命
長遠無量一劫二劫隨願而住二施色者願
與一切衆生得佛色身如紫金色照曜世間
過百千日三施力者願與一切衆生得佛十
力一一節中皆有八萬四千六百六十三種
那羅延力四施樂者願與一切衆生得佛無
比涅槃安樂五施辯者願與一切衆生得佛
世尊四無礙辯若施味時願與一切衆生得
佛無上甘露法味具足充滿安置無比清淨

涅槃若施漿時願與一切衆生除其渴愛若
施美飲砂糖石蜜甘蔗蒲萄種種香飲得如
來口中四牙所有飲食及諸毒藥至此牙時
變成甘露若施醫藥願與一切衆生得六度
藥療生死病悉得痊除獲涅槃樂若施衣服
願與一切衆生得慙愧服以覆其身離諸陋
形端嚴殊妙獲金色身最勝無比若施塗香
種種味香願與一切衆生戒香塗身悉除煩
惱臭穢習氣若施象馬車乗輦轝船筏願與
一切衆生皆得如來隨心三昧遊止自在無

所障礙施橋梁時願與一切衆生得六度橋
越生死河至涅槃岸若施瓔珞願與一切衆
生得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瓔珞莊嚴若於曠
野沙磧之處徃來渴乏爲日所曝施以井池
飲水沐浴願與一切衆生離於流轉生死曠
野三毒災火渴愛之苦復願我身爲法泉池
一切智水充滿其中隨彼衆生飲水沐浴竭
生死源得眞解脫施義堂屋令諸衆生離風
雨怨賊惡獸怖懼身得安樂願與一切衆生
悉得入於涅槃堂屋離煩惱賊地獄寒熱生

死風雨永無怖畏若施褥細輭敷具願與
一切衆生坐菩提座自然覺悟得眞平等若
施種種上妙衣服願與一切衆生得三乗法
衣普覆一切苦惱衆生若施三寳師僧父母
種種燈燭願與一切衆生得一切智眼若施
音樂願與一切衆生得眞天耳十方世界所
有音聲皆悉聞知若於逈遠無佛法處建立
僧坊及招提舍置諸資具飲食湯藥願與一
切衆生置涅槃城安樂之處永離流轉生死
之苦若施湯藥願與一切衆生施以法藥除

煩惱病若施僕使願於一切衆生悉如阿難
奉侍如來若救囚繫令得解脫願與一切衆
生遠離一切煩惱囚繫得眞解脫住法王位
若施金銀及無價寳願與一切衆生得百福
相莊嚴其身若施寳冠莊嚴之具瓔珞環釧
耳璫珠鬘種種校飾願與一切衆生獲八十
種好莊嚴法身若施阿蘭若修道之處願與
一切衆生得四聖種依止之所若施伏藏願
與一切衆生得佛無上功德法財若施七寳
及輪王位自在安樂願與一切衆生得大力  

用以妙法手拔濟衆生出十惡業以十善水
洗令清淨以淨戒香用塗其身除斷一切惡
名臭氣以慙愧衣服而爲覆蓋以佛功德而
爲瓔珞以忍辱爲華鬘莊嚴其身以靜慮爲
牀座安處不動以菩提冠置於頂上處法王
位而受灌頂慈氏當知如是施者此即名爲
菩薩行於小施復次言大施者菩薩摩訶薩
於所愛敬貞順妻妾及以端正孝友男女愛
無雙者以用布施若我不捨此妻子者云何
得與一切衆生爲法父母及能憐愛一切衆

生悲愍救護如己愛子能令離於生老病死
以是義故菩薩摩訶薩一切寵愛珍惜之者
悉皆布施乃至成佛無上菩提慈氏當知如
是施者名爲菩薩行於大施復次第一義施
者菩薩摩訶薩以清淨心於自身手足皮肉
骨髓頭目耳鼻乃至身命以用布施心無悋
惜以此功德願與一切衆生於當來世得佛
金剛不壞之身若施手足心無悋惜願與一
切衆生於生死流轉漂溺瀑河無救護者授
正法手拔濟令出置安樂地若施耳鼻舌時

願與一切衆生於當來世悉得諸佛清淨五
根以是妙法莊嚴衆生若以肉血施諸衆生
如是施時願與一切衆生當得此身猶如大
地與諸有情作依止處亦如大水能除垢穢
潤澤枯涸百卉滋長又如大火能除闇冥成
熟一切復如大風能鼓一切開發生長使得
敷榮若施眼時願與一切衆生而得佛眼若
施頭首及施寳冠願與一切衆生得佛無上
七覺寳冠復次慈氏菩薩摩訶薩所有世間
妙好之物不生貪著常能惠施一切有情所

以者何以大悲心等視衆生猶如一子願與
一切衆生永息貧窮於所求願悉令滿足而
於生死曠野之中備七聖財得佛智寳復次
慈氏云何菩薩摩訶薩修行布施無諸過患
謂自手營作而行布施非嫉妬他非畏惡名
非求恩德而行布施爲濟貧乏惸獨困苦而
行布施是名爲施若爲名聞而作師長行於
布施如商賈人非行施也起大悲心不擇怨
親財物多少而行布施名眞施也復次慈氏
有二種田云何爲二一者悲田謂諸孤露貧

窮困苦二者敬田謂佛法僧父母師長於悲
田所不應輕賤言無福田於敬田所不應求
報以大悲心無所分別等施一切名眞施也
又布施者勿起希求而於財物不能捨離或
被官逼奪而行布施或畏損失而行布施於
三寳所不得輕慢應生尊重不自稱說而行
布施若以重寳無所愛著不生我慢亦不貢
高而行布施名眞實施若於敬田不生恭敬
將所厭物而施與之不名爲施或爲家貧無
妙好物而有麤鄙恥不施之以是因縁都不

行施善男子夫行施者不應分別隨其所有
來即與之是即名爲檀波羅蜜菩薩摩訶薩
不應自恃持戒多聞禪定智慧而行布施亦
不輕慢他人貪恚愚癡寡聞破戒而行布施
非淨施也菩薩摩訶薩所行布施無不活畏
無惡趣畏隨其多少而施與之以廣大心皆
得無盡無量功德是即名爲檀波羅蜜若爲
布施互相嫉妬令家眷屬[]諍不和不名布[]

施若爲布施譏毀乞人汝今丁壯諸根具足
何不自作營理生業而求乞耶如是施者不

名布施或施已追悔而作是言我爲愚癡枉
費財物如是施者不名爲施或希他讃歎或
怖惡名如是施者不名布施或爲惡願而行
布施不名布施或擇日而施謂白月一日八
日十四日十五日黑月三日八日九日十三
日十四日十五日如是日施餘日不施不名
爲施或擇時施晨朝布施午時不施日暮餘
時亦復如是如此施者不名布施或擇人施
施與貧者不施富者或貧富俱施不施病者
或與病者不施餘類或施此人不施彼人如

是施者不名布施或選知識顏貌端正而與
好物餘施惡物不名爲施或見乞者俳優鼓
樂嬉戲談笑而施與之餘者不施如是施者
不名布施夫布施者不求果報輪王護世釋
梵諸天剎帝利家及婆羅門長者居士如是
家生而爲已身自求解脫而行布施亦不厭
退生疲倦心言我已施不應更施如是等施
但名布施不得名爲檀波羅蜜復次慈氏菩
薩摩訶薩不爲如上非法布施以正解脫迴
向發願無上菩提是眞布施檀波羅蜜究竟

清淨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若
能如是離諸過失行無相施所得功德無量
無邊廣大如法界究竟若虚空菩薩摩訶薩
以如是心若施一華若施一果乃至施水一
滴而於此經受持讀誦乃至一偈一句令他
聽聞經一剎那所得功德無量無邊若復有
人從無量阿僧祇劫所行布施以金銀七寳
及餘種種妙好珍財以用布施求轉輪王釋
梵護世或求阿羅漢果獨覺菩提及餘作業
於無量無邊阿僧祇劫受持淨戒所有功德

比前菩薩摩訶薩無住相施所得功德百分
千分萬分億分俱胝分乃至鄔波尼殺曇分
不及其一而此菩薩願力所施一滴之水投
於大海海水有盡滴水無盡何以故衆生無
盡故菩薩願力亦無有盡虚空法界亦復如
是復次菩薩摩訶薩如是漸次勤行精進得
大神通昇妙高山或至大海獲無價寳還

部洲雨種種寳給施有情或雨飲食衣服卧
具救病醫藥除斷有情飢渴疾病貧窮困苦
以此功德願施有情盡未來際常無休息廣

大如法界究竟若虚空若但自利而行布施
如空片雲風吹即散豈能利益一切衆生復
次菩薩摩訶薩如是布施同眞際等法界火
不能燒水不能漂風不能吹金剛堅實不能
碎壞是故菩薩布施願力能令衆生得大利
益究竟安樂亦令一切有情同此行願乃至
無上正等菩提誓不退轉常行是行乃至涅
槃利益有情令得解脫復次慈氏如來在世
一切有情而以種種上妙衣服房舍卧具飲
食湯藥酥燈油燈瞻蔔油燈種種華香以奉

供養尊重恭敬歌唄讃歎於佛滅後取佛舍
利起窣堵波亦作如上種種供養尊重讃歎
如是二事功德果報等無差別由此義利令
諸有情發殷重心虔誠愛樂以敬慕故發菩
提心聽聞正法如說修行便能趣證阿羅漢
果辟支佛果及諸菩薩成就十地圓滿六度
乃至佛果無上正等菩提即此有情復能勸
喻諸有情等同修勝行乃至證得無上正等
菩提以是義故菩薩摩訶薩修行布施波羅
蜜多乃至施水一滴所有利益同眞際等法

界無有窮盡若行施時不能普爲一切有情
迴向無上正等菩提設以寳聚如妙高山而
用布施利益甚少猶如芥子易可窮盡亦如
片雲風飄即滅復次慈氏菩薩摩訶薩修習
大乗布施行時猶如伏藏隨自身行如如意
樹隨有情意能滿彼願菩薩摩訶薩應當更
發二種勝心一者所有資財庫藏諸物知自
性空猶如陽燄夢想幻化二者於諸有情起
大悲心若見貧窮起憐愍心發是心已應正
了知於是財寳不應慳悋手自行施願與一

切有情同證無上正等菩提如是之財眞我
所有設畜財物終不爲已皆爲饒益一切衆
生悉皆成就檀波羅蜜若我積聚種種財物
不能自施如是之物非是我有用不自在同
於裸形如守藏人自無其分無常賊來風刀
解體所愛財物妻妾持去別奉他人彼人得
已倍復慳惜乃至命終亦復如是展轉慳悋
終不能捨如是等人暫時守護以是當知如
是資財定非我物王賊水火及與惡子悉皆
有分常懼侵奪思寄親知寢息不安睄~散  

失由慳不施招此憂危復次慈氏行此施已
水火怨賊不能侵奪寢息安隱心無憂慮若
自手施迴向發願彼諸有情方霑其分乃至
佛果甯衈H逐心常安隱離諸憂怖若慳悋
者常懷憂惱現在世中諸苦根本於未來世
當知亦然復次慈氏慳悋不施所畜財物如
把草炬逆風而行草盡燒手當受痛苦若速
棄者則無諸苦如是知已當觀此財猶如火
炬亦如幻燄應速捨之求眞實果若慳貪有
情互相讃歎汝有黠慧守護珍財莫如愚人

妄行惠施如是之人謗無因果當墮地獄餓
鬼畜生設得爲人常多貧賤復次能行施者
國王大臣婆 羅門 居士之所稱讃所出言詞

人皆信受慳悋之人不能惠施常懷憂惱謂
施無福當墮三塗復次能施之人一切敬愛
慳貪之輩衆所憎嫌能布施者如僧伽藍一
切人天悉皆歸向慳貪之人如陷塜墓一切
賢聖皆悉遠之亦如涸池衆鳥不集如是二
人處大衆中若讃於施聞之怡暢若訶慳悋

[]而媿之復次行布施者諸天賢聖樂與同

處慳不施者餓鬼畜生自然會集復次行無
相施住第一義得人法空能利自他究竟圓
寂復次慈氏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自稱菩薩
修行大乗應當決定正念思惟布施功德無
量無邊慳悋過失亦復無量如是知已決定
斷除無有障礙見乞者來顏色和悅不應譏
毀若聞乞聲歡喜愍念譬如孝子違離父母
五十餘年忽聞還家不勝喜躍聞乞者聲亦
復如是迎至家中瞻覩如佛發如是心此善
知識今受我施除我慳貪惡趣過失無量利

益莊嚴我身無上菩提瑩飾我體如是乞士
著弊垢衣和顏輭語愍我而來是我良友所
以者何除我身中慳貪過惡此之乞者是我
郎主我即奴僕應受教命發是心已從座而
起手自捧持所施之物右膝著地歡喜奉施
願與一切衆生利益安樂迴向無上正等菩
提復於乞者起利益心如是之人即是能行
天如意樹若無是者如何得度生死曠野不
乏資糧達於人天涅槃彼岸以是當知人天
安樂無上解脫皆因乞者而得成就復次慈

氏若時乞者至菩薩所起大希望菩薩是時
家貧無物應當輭語慰諭彼人無令瞋恨不
生疑惑令悉有無以是因縁歡喜而去復次
菩薩摩訶薩行布施時應當慈悲寬其心意
所有乞者任彼徃來隨其所須皆不遮悋復
次慈氏一切財物無常敗壞衆苦之本如身
瘡疣鳥持敗肉其慳悋者不自食用功德不
修復不與人堅守財寳亦復如是當知此人
非行施者不名菩薩於大乗法不發勝心亦
不能成不退轉位譬如大海不宿死屍大乗

海中不容慳者菩薩所以修大乗行爲欲遠
離一切罪垢具修功德於佛法中不生疑慮
於諸有情及諸財寳一切時中心無分別常
行惠施利樂群生以如是行圓滿布施波羅
蜜多速得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名第
三勝義檀波羅蜜多

大乗理趣六波羅蜜多經卷第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