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三昧弘道廣顯定意經卷第三
西晉三藏法師竺法護譯

信值法品第六
爾時阿耨達龍王心甚悅豫又及龍王五百
太子宿發無上正眞道意聞佛說是尋即皆
得柔順法忍忻心無量各樂供養輙爲如來
施飾寳蓋進上世尊同時白佛言聖師如來
至眞正覺爲吾等故出現生世何則然者令
吾等聞普信道品得聞是已意而無倦不有
懈退亦無驚恐聞已加重專心習行樂聽無


猒如是像法也又惟如來解說菩薩云何得
值諸佛世尊如來告曰諸賢者等勤念受聽
吾當廣說諸太子言惟思樂聞彼諸上士受
世尊教如來告曰樹信賢者興值有佛何謂
爲信信謂正士修諸明法奉之爲先何謂明
法日依行應不離德本習求樂賢慕隨聖衆
勤心樹信志無勞疲思僥聞法拔棄隂蓋順
習於道得法利養以施周惠戒與不戒濟接
等與在諸恚怒而常有悅勤樂普智心無懈
退信佛不休未曾亂法悅心聖衆志道難動 

 
喜樂正眞而離貢高於衆自卑常有等心諸
處無著終捨身命不造惡行修立質信言行
相應等過於著心無垢穢身口意行順隨聖
化明了諸事得爲清淨知足無貪所行應淨
曉入智幻習求慧根依順七財修念誠信根
力已備而行正見所受師友謙恪禮敬安足
易養數詣法會心無退猒有患生死示無爲
德勤心精進求昇普智以弘道化於如來法
志樂出家修諸無數梵清淨行造立慈悲救
彼衆生志在返復其有報恩及不報者等接

 
護之心無適莫不自念利常悅彼供忍調之
行已悉備足目見無惡不背說人內情已寂
志於閑居心常樂靜專念習法而無諍訟等
己彼過求備戒具集合定行勤謹於道斯謂
賢者行應俗信樹信如是此謂興值佛世者
也又賢者等其於世俗造信無忘是謂興信
值佛世也又賢者等何謂俗信其有信者信
諸法空以離妄見信知諸法以爲無相而離
念應信知諸法悉皆無願不有去來信知諸
法無識無念靜身口意寂無有識信知諸法 

 
以爲離欲無我人壽命信知諸法信知本無
去來自然信知諸法眞際無跡如本無跡信
知諸法已皆自然等若空跡信知諸法而依
法性信知諸法等過三世信知諸法欲處邪
見而皆悉盡信法無著以離本癡本無清淨
信知諸法心常清淨亦不興起客欲之垢信
知諸法無所觀見信諸法護等斷衆行信法
無我以過喜怒信諸法無心無形像而不可
獲信諸法僞如握空拳誘調小兒信法無欺
不有上下無所捨置信諸法虚若芭蕉樹信

 
法自由如常寂靜信法無審不住三處信法
永無不有所生信法若空以等無數信知諸
法若如泥洹常自寂靜如是賢者其於世俗
興起是信斯謂造信而值佛法又復賢者其
有信值佛法名者此則名曰諸法都無起之
謂也所以者何不色生故不色無生化轉之
習不痛想行識無識起不以眼耳鼻口身意
無起轉習不身起轉不癡有無不生老死有
無起故如值佛世不起有生亦不起滅又復
無起習於無滅不以正意無志意習而值佛 

 
世緫要言之亦不以三十七道品法習無起
習亦不以道無生之習不以起慧亦不滅慧
不慧無慧無二之習而值佛世當說信值佛
品世時無熱龍王五百太子皆悉逮得柔順
法忍於是世尊復說頌曰
興信值佛世 而習於不生 其無向信者
斯不值佛世 修信謂最上 從致清淨法

行質有報應 不違厥所修 信習諸賢聖
勤修常禮敬 心不有懈退 此信之所行

勤行聽說法 隂蓋不能動 從信得致道

 
行逮於柔順 以法所得財 轉惠普周濟
護戒與毀戒 行信而等施 能悅諸恚怒
道心不懈倦 勤求大乗法 有信悅向衆

永離大貢高 志常自卑下 所在無所著
立信相如是 志信不惜身 終不造惡行
守善無妄語 言行常相應 悅信以過界
樂行於無心 身口意清淨 習隨聖所護

有信行內淨 常爲慧所將 知身之要本
求問宣所聞 等念於七財 得力根以足

長離衆邪見 志常習等行 禮恪有悅心 

 
敬事其如師 心肅善虔恭 知足無所遺
其心常無念 所志惟道法 有猒生死者
引示無爲德 脫之所當行 惟常求悅心

速離於是世 修梵行無倦 懷受諸衆生
救彼無利望 當報所受恩 悅信當勤求

己利不以悅 亦不嫉彼供 仁忍而悉備
無諂調質直 行信目所見 不背說人短

根寂性安敏 志悅樂閑居 其心無憒閙
自勵備恩行 先順不有諍 內省剋己過

勤求具戒行 專習於定道 悅信慕樂行

 
信者相如是 其過俗信者 彼行而解此
興法不有諍 深妙佛所說 誠信信於空
彼都無衆見 諸法無有相 不意離衆念

當斷除諸願 覺了去來事 法永無著作
不有於身心 信爲無欲法 離我人壽命

信者解本無 得至不二處 其本無有積
體無若虚空 諸法信亦然 便與法性同

等過於三世 諸法無有漏 欲處及與貪
樂信無受見 諸法不有著 其本明清淨

客欲無能蔽 不處心有住 諸法不可見 

 
因縁而無起 常觀於高行 不受所住短
無合不有離 脫者無合同 信悅於空法
愚之所可惑 憺怕意無起 欺僞如芭蕉

口言而自然 無去亦無有 諸法無所有
所見皆不要 其法若虚空 等縁無有數
諸法如泥洹 本無不可見 信悅而行此
解了身虚空 其有如是信 菩薩及凡人

彼則值奉佛 所處無有惡 不以造色行
得應值佛世 無色不有處 不來亦不去

於色無有生 不滅亦無住 當來無所至

 
值佛廣演說 五隂亦如是 化習轉無生
值佛當散說 慧達諸菩薩 其身及諸情
亦習以無生 佛興以無生 常救諸墮生

癡本無有生 生死亦如斯 是縁如本無
從法而有佛 無起不有生 不滅無有住

是以知無處 處亦不可見 斯亦不自生
興佛而博演 無志不有住 是亦佛所轉

諸種亦如是 佛種順如法 斯類亦起無
如佛而等興 其行如是者 佛興爲若此

悅信斯大衆 其限不可得

 
轉法輪品第七
爾時世尊告太子等又諸賢者何謂菩薩得
轉法輪其有布露如是像法樂說句義受持
不忘修而行之諸有不發大悲意者爲興普
智隨順衆願而爲說之廣宣布示志不有倦
忽棄利養勸念順時[]持護行斯謂菩薩應[]
轉法輪又若如來所轉法輪而其法輪行像
入德當粗剖說不以起法亦不滅法不以凡
夫下劣行法亦復不以賢聖法故而轉法輪
又其法輪不中斷絶等斷善惡彼以是故爲

 
無斷輪又其法輪因縁之起不起無起而有
其轉以斯之故爲無起輪又其法輪不以眼
色耳聲鼻香舌味身更心法諸情轉隨有轉
以此之故彼無二輪若有二者則非法輪又
其法輪亦不過去當來現在所著而轉是無
著輪又其法輪不我見轉非人命壽所住而

轉是爲空輪又其法輪不識行相滅念之轉
是無相輪又其法輪不於欲界形無形界所
望而轉是無願輪又其法輪不計衆生有異
而轉不處二法是凡人法是聖戒法是聲聞
 

 
法是縁覺法是菩薩法是爲佛法彼以是故
爲無異輪又其法輪不以有住法輪而轉以
斯之故爲無住輪法輪名乎諸賢者等眞諦
正輪常無毀故要義之輪等三世故無處之
輪諸習見處以等過故寂寞靜輪身心無著
不可見輪意識離故無隙之輪五道不處故
審諦之輪無諦現故行信之輪等化衆生用
無欺故不可盡輪字無字故法性之輪以其
諸法依法性故本積諦輪本無積故本無之
輪如本無故無所造輪無念漏故無數之輪

 
導至聖故如空之輪明見內故無相之輪無
外念故無願之輪無內外故不可得輪修過
度故又諸賢者其如來者以此法輪轉之衆
生諸意行也其轉不轉彼不可得法無所捨
於時世尊說是轉法輪品之時天龍鬼人及
諸種神欣心踊躍顯光讃揚如來斯法皆同
聲曰善哉世尊甚爲難值如來示說轉此法
輪聞者奉行則應法輪是法名轉空虚之輪
諸已過佛及與當來并諸現在悉由是法其
有信者斯則已度諸行此法吾等世尊代其 

 
勸助彼諸衆生其興是心常欲聞斯法輪品
者聞當發求是道要行彼亦不久得轉法輪
於是衆中聞是說者有萬天人皆發無上正
眞道意五千菩薩逮得法忍於是世尊告諸
賢曰又正士等其護正法受持正法營護正
法是謂護法所以者何於永無滅應是行者
天及世人終不能當於時無憂前白佛言又
惟世尊若斯正士以如是法而得最覺於其
本無不有惑者又如是像諸正士等當共擁
護所以護者令諸正士使其速應於此大乗

 
彼皆行已得轉法輪又能興識法之大明是
故世尊以斯等教要法正護使發大乗以護
法師安救敬禮順聽禁戒是時世尊讃歎無
憂龍王子曰善哉善哉無憂正士諸發大乗
爲法師故安救擁護是謂護法爲諸法師營
護正法護持正法又復無憂護正法者得十
功德何謂爲十無其自大降下貢高又行恭
敬亦無諂行勤思樂法志慕習法專意隨法
行觀於法樂宣說法樂修行法隨所至乗順
如說之是爲十行以護正法又復無憂有十 

 
事行護得正法何謂爲十若族姓子及於族
姓女所聞法師遙禮其處思樂得奉來輙敬
愛供給所欲衣被飲食護以諸事徃詣謙敬
順聽所說以宣同學障其說非常樂稱歎使
譽流布是爲十事得護正法又復無憂有四
施行得護正法何謂爲四筆墨素施給與法
師衣被飯食牀卧醫藥供養衆所若從法師
聞所說法以無諂心而讃善之所聞受持廣
爲人說是爲四施得持正法又復無憂有四
精進得持正法何謂爲四求法精進勤廣說

 
法敬禮法師若毀法人正法降之亦以精進
是四精進得持正法時阿耨達五百太子聞
佛說是悅懌忻喜歡樂無量同聲言曰如來
所說甚善無比解諸狐疑各以宮室及其官

屬盡以上佛奉給所應以敬順心而重言曰
從今世尊當勤受化永常無倦至於如來無

爲之後佛之所說是像寳法當共敬受是經
要品求索通達勸進修行斯則世尊吾等至
願又若如來無爲之後吾等聖尊在所國邑
當共同心供養舍利護奉禮敬至於現滅也

 
於是賢者耆年迦葉謂諸太子又賢[
]等如[]
仁輩言獨欲全完供養如來神身舍利汝等
是言多斷衆生諸德之本障蔽明淨翳道至
化使興是言何則然者又若如來本始造願
使留舍利布如芥子爲諸衆生降大悲故何
得全完而獨供養耶彼正士等即答賢者大
迦葉曰唯然迦葉勿以聲聞所有智限而限
如來深邃無極明達之慧所以者何若如來
者有普智心一切之見處以神足感動變化
若其興念能使三千大千世界天龍鬼神各

 
於宮殿普令全完安置舍利使各念言吾獨
供養如來舍利其餘者不又復迦葉若如世
尊無爲之後隨衆生心應置舍利又復迦葉
若如來德至於阿迦膩吒天上立置舍利其
如芥子能普明照一天地內是佛世尊神威
變化感動力也
決諸疑難品第八
爾時賢者須菩提曰諸族姓子又如來者爲
滅度耶曰須菩提於起生處當有其滅須菩
提曰諸族姓子如來有生乎曰如來者如其 

 
本無無生而生須菩提曰如如本無無生不
生彼都無生也答曰是者須菩提則佛所生
如其本無而不有生須菩提曰佛生如是滅
復云何答曰亦復如是如本無生於無生無
爲滅度亦爾本無惟須菩提不起而生滅度
亦爾如是其滅亦爾本無也說是語時無熱
淵池現大蓮華若如車輪荂有無量種種之
色以名衆寳而用光飾於諸華間有大蓮華
色最暉明現奇異好特獨踊高賢者阿難在
於無熱大池之中覩其變化所見若斯尋啓

 
世尊今此變化爲何瑞應興其感動乃如此
耶如來告曰且忍阿難自當見之說適未久
忽從下方乃於寳英如來佛土寳飾世界六
萬菩薩與輭首俱忽然踊出遷能仁界升於
無熱大池之中各現妙大蓮華座上輭首童
子即就蓮華高廣顯座是時衆會皆悉見之
愕然而驚時阿耨達及諸菩薩釋梵持世來
會諸衆悉各叉手稽首敬禮輭首童子退住
虚空共持珠寳交露之蓋時輭首與諸菩薩
俱并蓮華座亦踊虚空去地乃遠於上而雨 

 
未曾所見最妙蓮華供養如來從諸華中有
聲出曰寳英如來問訊世尊起居無量體祚
康強神力安和乎聲復言曰輭首童子與諸
菩薩六萬人俱徃詣忍土至於無熱龍王淵
池觀彼感變又志樂聽龍王所問莊飾道品
入法要說爲其世尊廣勸法言便有歡悅於
是輭首及諸菩薩從虚空下悉詣正覺稽首
如來欣心肅敬住世尊前爾時天師告輭首
曰童子來乎爲何志故與諸菩薩俱至此耶
輭首白佛吾等世尊在彼寳英如來佛土寳

 
飾世界承聞至眞能仁如來垂慈十方演說
斯要聞是法故尋從彼土昇遊詣此奉禮天
師縁聞如來所講法也迦葉白佛近如世尊
寳英佛土寳飾世界而諸大士忽至此耶輭
首答曰惟如迦葉坐一定時極其神足飛行
之力盡其壽命於中滅度而猶不能達到彼
土其國境界彌遠乃爾佛告迦葉其土去此
過於六十琩F佛剎乃至寳英如來佛土曰
其來久如而到此乎答曰久如耆年漏盡意
得解也大迦葉曰甚未曾有唯然輭首是諸 

 
正士神足若斯輭首又曰耆年漏盡意解久
如耶答曰如其轉意之頃又曰耆年意已解
乎答曰已解輭首復曰其誰縛心如有解乎
答曰輭首以心結解非脫有解致慧見也曰
惟迦葉其無縛心以何解乎迦葉答曰知心
無縛斯則爲解曰惟迦葉以何等心云何知
心過去知耶當來現在乎過去者滅盡當來
未至現在無住以何等心而知其心曰心已
滅者是輭首曰即無身心之計數也曰賢者
心知其滅耶曰心滅者不可得知曰其得致

 
都滅之心者彼永無有身識之得曰大辯哉
輭首童子吾等微劣豈能應答上辯之辭輭
首又曰云何迦葉響寧有辯耶曰無童子因
縁起耳曰不云乎惟大迦葉一切音聲若如
響耶曰爾輭首又曰響辯可致不乎曰不可
致又曰如是惟大迦葉菩薩挾懷權辯之才
不可思議亦無其斷若耆年問從劫至劫菩
薩機辯難可究盡也爾時迦葉而白佛言惟

願世尊加勸輭首爲此大衆弘講法說令諸
會衆長夜致安普使一切得明法要於是衆
 

 
中有大菩薩其名智積問輭首曰何故童子
長老迦葉年耆極舊所言怯弱微劣乃爾爲
以何故名之耆年輭首答曰是聲聞耳故不
果辯智積復曰斯不知發大乗志耶曰永不
矣惟以聲聞乗之脫也曰又輭首何故名爲
聲聞之乗輭首答曰是族姓子世尊能仁隨
諸衆生興三乗教敷以說法有聲聞乗縁一
覺乗及大乗行所以然者由此衆生意多懷
貪志劣弱故說三行耳智積又曰云何輭首
如空無相願都無其限何故限之有三乗乎

 
曰族姓子是諸如來執權之行空無相願不
有其限爲諸著限而有諸限終不限於無限
行也曰又輭首吾等可退使永莫與劣志衆
生得有會也輭首答曰諸族姓子且忍當從
無熱龍王聞其智辯及無量法耆年迦葉謂
智積曰云何正士如彼寳英如來佛土云何
說法智積答曰惟一法味從其一法演出無
量法義之音但論菩薩不退轉法諸佛奧藏
要行之論從已取脫不由衆雜依於普智永
無餘脫睋艙陔觸M純之談其土都無怯弱 

 
之行也時阿耨達問輭首曰仁尊輭首來奉
如來爲何等像觀於如來以色觀耶痛想行
識觀如來乎答曰不也以約言之色苦觀耶
痛想行識苦觀之乎滅色痛想行識觀耶爲
以空無相無願行觀如來乎答曰不也又問
云何去來現在相好肉眼天眼慧眼觀如來
乎答曰不也云何輭首以何等相觀如來耶
答曰龍王觀於如來當如如來又曰輭首如
來云何乎曰如來者無等之等等不可見用
無雙故妙矣龍王如來極尊無偶無雙無比

 
無喻無疇無等無匹無倫亦無色相爲其無
像無形無影無名無字無說無受也如是龍
王如來若此當作是觀觀於如來亦不肉眼
天眼慧眼而觀如來所以者何其肉眼者以
見明故如如來者無冥無明故不可以肉眼
而觀又天眼者有作之相若如來者等過無
住故不可以天眼而觀又其慧眼知本無相
又如來者衆都永無故不可以慧眼而觀云
何輭首觀其如來得爲清淨曰若龍王其知
眼識心不有起又知色識心無起滅其作是 

 
觀觀於如來爲應清淨爾時其從寳英如來
寳飾佛土菩薩來者得未曾有而皆歎曰甚
快妙哉斯諸衆生善值如來逮聞如是龍王
所問決狐疑品聞已悅信不恐不怖又無驚
怪加復受持諷誦宣布如是正士應在慧署
吾等世尊不空至此值聞是要無極像法又
若世尊斯法所至聚落國邑當知其處如來
常在終不滅度正法無毀道化興隆何則然
者以此法品能降魔場伏諸外道也時阿耨
達謂輭首曰善修行者輭首童子斯之菩薩

 
逮聞是法得佛不難進己勸人勤道無倦也
何謂菩薩應修善行輭首答曰若是龍王如
貪行空施行亦空等解於此是謂善行以約
言之不戒與戒懷恚及忍懈退精進亂意一
心如其愚空智慧亦空於是等行斯謂善行
又復龍王如其婬欲恚怒愚癡爲之空者無
其婬欲恚癡亦空如叅行空無雜亦空於其
等行是謂善行又復龍王如其八萬四千行
空賢聖正脫亦悉爲空於斯等行是謂善行
又復龍王若有明賢修菩薩行無行無不行 

 
亦不見行不有惑行亦無念行又不知於是
等行是謂善行無熱龍王謂輭首曰云何童
子菩薩行於無所行乎答曰龍王若初發意
行菩薩道至得佛坐所行功德悉由初行不
生之行無受處行無獲捨行無隙之行又無
著行亦無諦行無有限行亦無惑行又無婬
行無所作行亦無持行無審之行亦無底行
是謂菩薩無行之行若菩薩以不生之行無
行不行得三十七品無所造作以慧而脫永
脫於脫不過二際明了本際而不取證菩薩

 
作是此謂菩薩得不起忍如斯之行此謂善
行說是語時三萬四千天龍鬼神菩薩行者
逮無從生法樂之忍

三昧弘道廣顯定意經卷第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