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三昧弘道廣顯定意經卷第四
西晉三藏法師竺法護譯

不起法忍品第九
時阿耨達謂輭首曰不起法忍當云何得乎
輭首答曰忍不生色痛想行識是謂菩薩得
不起忍又復龍王菩薩所得不起法忍等見
衆生以致是忍等彼衆生如其所生等見衆
生亦無有生等見衆生以如自然等見一切
若如其想亦不與等而見其等是謂菩薩等
見忍空云何爲空眼以色識耳之聲識鼻而


香識口之味識身所更識心受法識如諸情
空其忍亦空過忍亦空現忍亦空如其忍空
衆生亦空何用爲空以欲爲空恚怒癡空如
衆生空顚倒亦空欲垢起滅亦悉爲空作是
智行斯謂菩薩行應不起法忍之者其等衆
生已應向脫何則如是又彼菩薩而作是念
如其以空至於我垢及諸衆生空無所有御
欲如此是欲已脫於本自無一切衆生如此
之忍於欲自在已脫是欲根寂無處其永不
滅無脫不脫亦無有得至脫者也若斯永脫 

 
則彼是故住處自然又此龍王若有菩薩行
應忍者拔度一切不有其勞所以者何見諸
衆生本都無縛於本自脫彼作此念是諸衆
生悉著一欲行者不著而脫本法一切衆生
著其不諦妄想之念菩薩了此終始無著已
脫法本又復龍王得不起法忍菩薩者雖未
得達佛要行處然是菩薩不住凡夫學無學
處普入諸處習度無倦不於欲處有其淫行
恚處不怒癡處不愚不於處所以無欲住離
衆欲際御持諸性導化衆生自無欲垢貪著

 
穢行彼於魔界及與佛界并自然相而無疑
惑亦不念其法性之處普現於彼衆生之界
了知諸處法非法處曉入行處以慧而觀於
行之處及生死處亦不生死入隨生死所在
諸處爲造得本守靜不疲解知生死如無生
死不以賢聖修應而脫時阿耨達謂輭首曰
如仁輭首而作是言菩薩不以修應向脫其
曉是學斯則菩薩修應向脫何謂菩薩修應
向脫輭首答曰得不退轉是謂菩薩修應向
脫又復龍王菩薩曉知有念未脫爲諸隨念 

 
衆生等故建立精進化轉無念言有吾我亦
爲未脫又復龍王其菩薩者已無吾我向諸
縛著衆生類故爲起大悲而以度之彼見生
死都無生死生諸所生以其無生衆生無生
而皆等見爲諸倚著衆生之故現生受身永
無其生亦不有終是慧菩薩應修向脫執權
而還還住生死現在所生受身之處濟化愚
冥導以智慧得免罪苦菩薩以空故應寂向
脫以權而還返于生死爲諸衆生興發大悲
菩薩無相修應向脫弘權而還還遊生死向

 
諸隨念衆生之故爲起大悲菩薩無願修應
向脫執權而還還住生死爲諸隨願衆生之
類向發大悲化行無願脫乎龍王菩薩解入
無所有法不捨衆生入於無我及人命壽不
忘道場曉入無量果致大人三十二相終寂
靜寞無寂不寂亦無其亂等過諸行無心意
識不違本願昇普智心等離衆念權曉衆生
種種意行得賢聖者及非賢聖勤以精進立
正聖法無淫泆行建志不捨寂與不寂等皆
濟護無念不念其不整者佛土莊飾嚴整立 

 
之過俗向脫脫不離俗如是龍王以執智權
有賢聖定是爲菩薩修應向脫譬如龍王聲
聞之行修應向脫名曰徃還以成其道不能
前進發於無上建立大悲而化衆生如其菩
薩亦應修脫無復動搖成不退轉徃還乎龍
王修應向脫無疑會當得至道果又如菩薩
修應向脫都不忘於聲聞之果受菩薩道以
是聲聞修應向脫爲有其限如菩薩者永無
其限譬如龍王有二匹夫在峻山頂而欲自
投其一人者力贔勇悍權策通捷宿習機宜

 
曉了諸變無事不貫從其峻山而已自投忽
爾復還住彼山頂由其勇勢爽健猛達身昇
最力輕驫翻疾強果所致而使無墮亦不所
住如其一人志怯意弱亦無權謀於其山上
不能自投如是龍王其菩薩者於空無相願
觀覩諸法無所作念如是觀訖又復能以權
慧之力爲衆生故住普智心其峻山者謂是
無數其慧博達顯大力者譬執權慧行菩薩
也字修權慧菩薩行者不處生死不住無爲
是謂菩薩被普智鎧如入生死抽拔衆生令 

 
發菩薩大乗之行其劣弱者住彼山上不能
返還譬之聲聞不入生死無益衆生若是龍
王其有菩薩聞是脫慧要行品者斯輩世尊
皆得堅固於無上正眞道意疾近佛座濟度
三界說是法時會中菩薩等七千人得不退


衆要法品第十
時阿耨達龍王太子其名感動前白佛言今
吾世尊以無貪心自歸三尊願使是經久住
於世護正法故惟世尊志發無上正眞道意

 
願造斯行樂興建之得了心本明曉道本及
諸法本自致成佛最正之覺當廣宣道化潤
衆生又惟世尊其諸菩薩聞此清淨大道法
品而不信樂不奉行者當知斯輩菩薩之類
爲魔所猒亦不疾近普智心行所以者何從
斯世尊法品要義出生菩薩自致成佛伏魔
外道去來現在諸佛正覺皆由是法爾時賢
者須菩提謂太子感動如仁賢者了解心本
明盡道本及諸法本若得成其覺諸法者此
何心本而得了耶曰其本者惟須菩提是之 

 
本者以心本也須菩提曰心爲何本曰本者
乎淫怒癡也曰淫怒癡爲何本耶曰以念無
念爲本也須菩提曰云何賢者淫怒癡本爲
從其無念興起生耶曰須菩提淫怒癡本不
念無念亦不生也又其本者不起爲本又須
菩提所可言者此何心本爲心本者其本清
淨斯謂心本如本清淨彼無婬欲恚怒癡垢
曰族姓子欲生起生彼從何生而常生生如
無斷耶曰須菩提其欲當生而已生生於心
本者不有著生惟須菩提若彼心本有其著

 
者則終無致至清淨者是故心本都無著也
由是知欲亦爲清淨須菩提曰云何族姓子
了知欲耶曰以因縁之起生也其無因縁爲
無有生惟須菩提修淨念者了欲無也須菩
提曰又云何乎族姓子菩薩爲應修淨念耶
曰須菩提菩薩於行而修諸行是謂菩薩修
淨行者也惟須菩提其有菩薩都爲衆生被
大德鎧化至泥洹等見衆生本如泥洹是則
菩薩修淨念行惟須菩提其菩薩者爲諸聲
聞及縁一覺隨應說法不隨是化斯謂菩薩 

 
修淨念行惟須菩提又彼菩薩自寂其欲靜
衆生欲是謂菩薩爲修淨行又須菩提其菩
薩者在於淨念而見不修又於不淨而見修
淨是謂菩薩修淨行者爾時須菩提謂王太
子感動曰又云何乎族姓之子菩薩於淨而
見不修於其不修見淨修念曰須菩提修淨
念者謂修眼色耳聲鼻香舌味身更心所受
法見悉不修法性無二謂修三界不著是菩
薩住住以善權斯曰修念菩薩作此行須菩
提則謂修淨念行者也於是世尊歎太子曰

 
善哉善哉如若正士感動所言修淨如斯是
爲菩薩應修淨行今若所說皆佛威神其有
菩薩修行如是此乃應興大乗之行當知斯
輩堅固普智於是太子感動白佛云何世尊
菩薩得以無欲之心應自歸佛曰族姓子若
有菩薩了知諸法無我人壽無色無想亦無
法相不於法性而見如來如是菩薩爲應無
欲自歸命佛如如來法彼則法性如其法性

爲普所至有得致是法性之法則知諸法斯
謂菩薩以無欲心應自歸法其法性者彼爲

 
無數習無數者即是聲聞又如菩薩等見無
數於其無數而不有數亦不二者斯謂菩薩
以無欲心應自歸衆說是語時太子感動得
柔順忍來會色欲諸天龍人聞此法品等二
萬衆皆發無上正眞道意

受封拜品第十一
爾時龍王阿耨達與宮夫人太子眷屬俱而
圍遶自歸三尊都以宮室并池所有供奉世
尊及比丘僧以爲精舍又復言曰吾今世尊
興發是願從斯大池出流四河充于四海從

 
其世尊四河之流若龍鬼人飛鳥走獸二足
四足有含命類飲此流者願其一切皆發無
上正眞道意宿不發者飲此水已使成其行
速在佛座降却魔衆伏諸外道時世尊笑諸
佛笑法口出五色奮耀奕奕光燄無數震照
十方無量佛世明踰日月須彌珠寳諸天魔
宮及釋梵殿一切天光盡翳無明是時無數
億千天衆莫不懷悅發願聖覺光徹阿鼻諸
大地獄有被明者尋免衆苦皆志無上正眞
道意還遶世尊乃無數帀忽從頂入爾時賢

 
者名曰披耆此言辯辭見其光明輙從座起整著
衣服偏袒右臂向佛跪膝恭檢叉指歎頌世
尊而以問曰
其色無量見者悅 人雄至最獨世尊
滅除衆冥興大明 執持威神說笑意
百福所詠得七滿 得智光明演慧行
爲法上講唯法王 世尊今笑何瑞應
具見誠諦當樂信 根定寂靜衆惟敬
化度一切以寂然 德過無極說笑故
梵聲清徹甚輭和 鸞音商雅踰諸樂

 
衆音備足無缺減 解散笑故宣布示
智脫之明應慧度 行常清淨樂憺然
權曉衆行普智具 賢聖導王說笑義
智辯通達慧無極 現力無量神足備
十力已具普感動 天師現笑用何故
身光無數照窈冥 大千衆明不能蔽
踰越日月及珠火 威聖之光無等倫
功德滿足若如海 順化菩薩以智明
壞慧無限散衆疑 興發何故而有笑
尊度[]界無有極 權導衆生除諸穢[]

 
能淨欲垢化無欲 天顏含笑爲誰興
如來所由普感動 震動天龍諸鬼神
稽首虔禮於法王 蒙說笑意決衆疑
是時佛告耆年辯辭賢者汝見阿耨達不供
如來故造此嚴飾曰然世尊已而見之曰是
龍王已於九十六億諸佛施種德本今受封
拜如吾前世爲錠光佛世尊之所授決汝當
來世得致爲佛號名能仁如來無著平等正

覺通行備足爲最衆祐無上法御天人之師
號佛世尊是時龍王爲長者子其號名曰比

 

守陀末此言淨意聞吾受決尋轉興願使吾來世
得其拜署若斯梵志爲是錠光佛所決也爾
時淨意長者子者阿耨達是又斯龍王當於
賢劫在此池中莊飾種種鮮文衆寳若天宮
室當悉進奉賢劫千佛斯諸如來盡知王意
率皆說此清淨法品悉坐是處等亦如今又
及如前拘樓奉佛文尼迦葉同共坐此師子
之座及其最後樓至如來亦當轉此法品要
義無熱龍王當供養賢劫千佛從聞是法諸
佛衆會悉同如今是阿耨達後無數世奉諸
 

 
如來事衆正覺修梵淨行常護正法勸進菩
薩然後七百無數劫已當得爲佛號阿耨達
如來無著平等正覺通行備足無上法御天
人之師爲佛世尊如是賢者無熱如來得爲
佛時其土人民都無貪婬恚怒愚癡永無相
侵不相論短何則然者以彼衆生志行備故
如是賢者阿耨達佛至眞如來乃當應壽八
十億載弟子之衆亦八十億如其始會之爲
清淨從始至終無異缺減如此之比數百千
會當有通辯受決菩薩四千億人都悉集會

 
又諸發意菩薩行者不可計數無熱如來當
爲佛時其土清淨紺瑠璃地天金分錯飾用
諸寳以衆明珠造作樓閣及經行地彼土衆
生若興食想應輙百味悉得五通其國處所
人民居止但以珍奇被服飲食娛樂自由悉
如第四兠術天上彼不二念又無貪欲婬行
之心而諸衆生法樂自娛其土人民都無欲
垢若彼如來敷雨法說不有勞想神變無數
以演洪化宣示經法永無其難方適說法衆
生輙度何則然者以彼一切志純熟故又其 

 
如來自於三千大千世界唯一法化無外異
道又若如來欲會衆時輙放身光盡明其界
彼土人民尋皆有念世尊聖覺將演法化故
揚光耳各承佛聖神足飛來詣佛聽法又彼
如來終無不定乗大聖神忽昇空中去地七
丈就其自然師子之座廣爲衆會進講法說
普土見之譬如覩其日月宮殿明盛滿時衆
生種德故生彼土其國人民觀其世尊師子
之座懸在虚空而無所著尋解諸法亦空無
著當爾之時悉得法忍其如來者但說金剛

 
定入之門不有聲聞縁覺雜言所以唯演金
剛定者譬如金剛所可著處靡不降徹而彼
如來所可說法亦如金剛鑚碎吟疑住著諸
見如是賢者阿耨達佛若現滅度而其世界
有尊菩薩名曰持願當授其決然後現滅其
佛方滅持願菩薩即得無上最正之覺尋補
佛處號曰等世如來無著平等正覺其土所
有神通菩薩及上弟子衆會多少如阿耨達
時阿耨達王之太子名曰當信敬心忻悅以
寳明珠交露飾蓋進奉如來叉手白佛誰當 

 
於時得爲持願菩薩者耶是時世尊知王太
子當意信向告阿難曰其時持願菩薩大士
當補佛處者今龍王子當信是爾時阿耨達
如來方滅持願菩薩尋昇佛座又其等世如
來無著平等正覺方適得佛亦便轉此法品
正要當佛說是封拜品時四萬菩薩得無從
生忍十方世界來會菩薩釋梵持世天龍鬼
神聞佛說此封拜法已悉皆喜悅歡心踊躍
信樂遂生五體稽首各還宮殿阿耨達王與
諸太子眷屬圍遶勑伊羅蠻龍象王曰爲如

 
來故造作交露奇珍寳車使其廣博殊妙無
極當以奉送至眞正覺尋應受教輙爲如來
化作七寳珠交露車令極高大廣博嚴飾世
尊菩薩及諸弟子悉就車坐無熱龍王太子
眷屬心懷恭恪手共挽車從其宮中出于大
池如來神旨忽昇鷲山
囑累法藏品第十二
於是世尊到鷲山已即告慈氏輭首童子并
衆菩薩曰諸族姓子以阿耨達所問道品宜
重宣廣使諸未聞而得聞之慈氏輭首而俱

 
白佛惟願如來垂慈當說於時世尊尋輙揚
光光色無數天地震動至十六返光明昱爚
乃曜十方十方佛土諸尊菩薩神通備者尋
明飛來到皆稽首各便就座王阿闍世夫人
婇女太子眷屬舉國臣民長者居士梵志學
者見是光明又聞如來從無熱還各捨其事
悉詣鷲山到世尊前肅然加敬叉手爲禮問
訊如來景福無量乎即便退坐觀佛無猒如
來身光明悉普至無極世界諸大地獄衆窈
冥處靡不降徹諸在地獄無不被明又其光

 
明而出聲曰能仁如來於無熱池弘說清淨
道品要法今還鷲山而重演化又其音聲徹
諸地獄十方地獄衆生之類所受苦痛應時
得免悉遙見佛及諸衆會皆悉悲嗟嗚呼世
尊吾等受此苦痛無數地獄之酸六火圍遶
燒炙苦毒鋒創萬端鑊湯之難諸變種種更
斯衆痛日月彌遠善哉世人值奉如來禀佛
道化得脫三苦吾等宿世雖遇諸佛不受法
化使被衆苦痛蒙賴如來所說法品令諸殃
罪而轉微輕當爾之時十方地獄一切衆生 

 
得等有億千悉發無上正眞道意遙承佛聖
皆同聲曰一切苦痛本爲清淨其了本者則
無顚倒吾等但坐不了之故更諸地獄衆苦
無數願使一切速解正眞爾時佛告慈氏菩
薩輭首童子及阿難曰諸族姓等當勤受此
是經要說持諷讀誦以宣流布廣爲學者演
說斯法使諸四輩加心專習是慧要行積辯
句義若族姓子及族姓女發心怡悅向樂是
經當爲斯輩解此奧藏深邃諸義道之淵府
衆經所歸諸佛積要微妙無量若所授者當

 
令字句了了分明使無增減又諸族姓若賢
男女在於過去琩F諸佛所作功德施行種
種受持諸佛所可說法一一專習勤心奉行
若復施戒忍進定智行是六度億百千劫奉
是諸佛并衆弟子衣被飯食牀卧醫藥香華
妓樂進諸所欲又造精舍經行之地奉敬如
是不可稱計至諸世尊般泥洹已爲諸如來
起七寳塔一一供養諸如來塔香華妓樂繒
綵旛蓋進然香燈又懸夜光明月諸寳供養
如是極多無數斯所德行集會計之都不如 

 
是族姓男女逮得一聞此阿耨達龍王所問
決諸狐疑法品義也所以者何以斯法藏出
生諸佛菩薩要行慧之最故何況奉持執卷
讀誦以無疑心體解深妙復以所聞宣示流
布斯諸功德不可測量是時慈氏輭首童子
賢者阿難俱白佛言是未曾有唯然世尊又
若如來慈降一切興有大悲乃爲十方去來
現在菩薩行者天龍鬼神諸衆生故弘說是
法無極清淨道品之義又復世尊若族姓子
及族姓女聞阿耨達龍王所問決狐疑經不

 
即受持樂習讀誦又不廣傳布示等學亦不
興心勸助之者當知是輩族姓男女已爲衆
魔及魔官屬并邪外道之所得便常在羅網
結疑中也時佛歎曰快哉所言誘進一切使
習斯法令行應之如如又曰當以是經數爲
四輩宣廣說之爾時慈氏輭首菩薩賢者阿
難皆白佛言唯然世尊輙當受持布演是法
又復世尊此經名何當云何奉持世尊告曰
斯乎族姓名阿耨達龍王所問決諸狐疑清
淨法品亦名弘道廣顯定意當勤受持斯經 

 
之要又族姓等是道品者珍護諸法經之淵
海也慈氏菩薩輭首童子及諸來會神通菩
薩釋梵持世天龍鬼神同聲白佛甚善如來
快說是法吾等世尊在聚落國界縣邑有行
是法當共躬身營護斯輩其聞此者令無邪
便吾等亦當受持是經使普流布而常無斷
佛歎慈氏輭首童子并衆菩薩曰善哉也諸
族姓子卿等所言勸樂將來諸學菩薩快甚
乃爾佛說此已十方來會神通菩薩七萬二
千悉逮顯定五萬四千天龍鬼人皆發無上

 
正眞道意五千天人得生法眼阿耨達龍王
慈氏菩薩輭首童子一切菩薩賢者阿難來
會四輩及諸天龍種種鬼神人與非人聞佛

說是莫不歡喜稽首佛足各便而退

三昧弘道廣顯定意經卷第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