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大方便佛報恩經卷第五
失譯人名出後漢録

慈品第七
爾時世尊大衆圍遶供養恭敬尊重讃歎爾
時如來遊於無量甚深行處欲拔衆生三有
劇苦欲發五蓋并解十纏欲令一切衆生俱
得解脫安處無爲即爲開示二種福田一者
有作福田二者無作福田所謂父母及與師
長諸佛法僧及諸菩薩一切衆生修供得福
進可成道爾時世尊告舍利弗大弟子等諸

 
大智慧汝等當知如來不久當取涅槃時舍
利弗聞是語已身諸支節痛如針刺憂愁懊
惱悶絶躃地以冷水灑面良久乃蘇即起合
掌以偈歎佛
佛者譬甘露  聽聞無猒足  佛當有懈怠
無益於一切
  五道生死海  譬如在污泥
愛欲所纏故  無智爲世遠  前世行中正
加施而平等
  故使眉間相  所照無有限
其眼如月初  徹覩十方國  能令人心眼
見者大歡喜

 
爾時舍利弗說如是等百千偈讃歎如來已
頭面禮足遶百千帀告諸大衆諸天龍鬼神
人及非人諸善男子世間虚空恠哉恠哉世
間虚空苦哉苦哉世間眼滅痛哉痛哉妙寳
法橋今當碎壞無上道樹今當摧折妙寳勝
幢今當傾倒無上佛日没大涅槃山
[?]一切大[]
衆聞是語已心驚毛竪即大恐怖日無精光
諸山崩落地爲大動時舍利弗於大衆中而

說偈言
我見佛身相  喻如紫金山  相好衆德滅 
唯有名獨存 
應當勤精進  得出於三界
選擇衆善業  涅槃最安隱
時舍利弗說是偈慰喻諸大衆已現大神力
身昇虚空化作千頭寳象一一象身相蟠結
千頭外向一一象皆有七牙一一牙上有七
浴池一一浴池有七蓮華於華臺上有七化
佛一一化佛皆有侍者舍利弗一一舍利弗
放大光明普照十方無量琩F世界遠召有
縁有縁旣集時舍利弗復現大身滿虚空中
大而現小入地如水出無門入無孔或身下
 

出火身上出水涌没虚空或作千作百乃至
無數種種神變已從虚空下徃大衆中廣爲
說法示教利喜令無量百千衆生發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心復有無量百千衆生得須
陀洹道乃至阿羅漢果復有無量百千人發
聲聞辟支佛心時舍利弗作如是無量利益
已告於大衆而作是言我今何忍見於如來
入於涅槃作是唱已即昇虚空身中出火即
自燒身取於涅槃爾時大衆戀慕舍利弗目
不暫捨心生戀慕舉聲大哭塵土坌身日無

 
精光天地大動爾時大衆收取舍利起塔供
養爾時有無量百千大衆圍遶舍利弗故心
生苦惱猖狂而行忘失正念爾時如來以慈
悲力化作舍利弗在大衆中爾時大衆見舍
利弗心生歡喜憂苦即除因歡喜心故皆發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爾時阿難以如來
神力故觀察衆心咸皆有疑即從座起整衣
服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叉手長跪而白佛言
世尊舍利弗以何因縁先如來前而取滅度
令諸大衆憂苦如是佛告阿難及諸大衆舍 

 
利弗不但今日先如來前而取滅度過去世
時亦不能忍見我先取滅度阿難白佛言世
尊舍利弗過去世時先取滅度其事云何佛
言善聽乃徃過去阿僧祇劫爾時有國名波
羅奈其波羅奈王名曰大光明大光明王主
六十小國八百聚落其王常懷慈心布施一
切不逆人意爾時有一小邊國王常懷惡逆
爾時大光明王於月月諸齋日以五百大象
載珍寳錢財衣被飲食著大市中及著四城
門外布施一切時敵國怨家聞大光明王布

 
施一切不逆人意有須衣服飲食金銀珍寳
者恣意自取而去爾時邊小國王聞大光明
王布施之德心生嫉妬即集諸臣誰能徃波
羅奈國乞大光明王頭諸臣皆無能徃者王
復更宣令誰能徃波羅奈國乞大光明王頭
能去者賞金千斤其中有一婆羅門言我能
徃乞之但給我資粮此國去波羅奈六千餘
里王即給資粮遣至波羅奈國時婆羅門徃
至波羅奈界上其他六種震動驚諸禽獸四
散馳走日光障蔽月無精光五星諸宿違失
 

 
常度赤黑白虹晝夜常現流星崩落於其國
中有諸流泉浴池華果茂盛常所愛樂者而
皆枯乾時婆羅門徃到波羅奈城在門外立
時守門神語守門者言此大惡婆羅門從遠
方來欲乞大光明王頭汝莫聽入時婆羅門
住在門外停滯七日不能得前語守門者我
從遠來欲見大王時守門者即入白王有一
婆羅門從遠方來今在門外王聞是語即出
奉迎如子見父前爲作禮所從來耶冐涉途
路得無疲倦婆羅門言我在他方聞王功德

 
布施不逆人意名聲遠聞上徹蒼天下徹黃
泉遠近歌歎實無虚言故從遠來歷涉山川
今欲有所得王言我今名爲一切之施有所
求索莫自疑難婆羅門言審實爾不我不用
餘物今欲大祠從王乞頭王聞是已深自思
惟我從無始生死已來空喪此身未曾爲法
空受生死勞我精神今者此身深欲爲求菩
提誓及衆生今不與者違我本心若不以此
身施者何縁當得成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王言大善須我小自撿[
]委付國位夫人 

 
太子過七日已當相給與爾時大王即入宮
中報諸夫人天下恩愛皆當別離人生有死
事成有敗物生於春秋冬自枯夫人太子聞
是語已譬如人噎旣不能咽復不得吐大王
今者何因縁故說如是語王言有婆羅門從
遠方來欲乞我頭我已許之夫人太子聞是
語已舉身投地舉聲大哭自拔頭髮裂壞衣
裳而作是言大王天下所重莫若己身云何
今日難捨能捨持用施人時五百大臣語婆
羅門言汝用是臭爛膿血頭爲婆羅門言我

 

自乞[]用問我爲大臣言卿入我國我應問[]
卿卿應答我時婆羅門正欲實答心懷恐怖
懼畏大臣斷其命根爾時五百大臣語婆羅
門汝莫恐怖我等今者施汝無畏以大王故
貧婆羅門何急用是膿血頭爲我等五百人
人作一七寳頭共相貿易并與所須令汝七
世無所乏少婆羅門言吾不用也時諸大臣
不果所願心生苦惱舉聲悲哭白大王言大
王今者何忍便欲捨此國土人民夫人太子
爲一婆羅門永棄孤背王言今爲汝等及一 

 
切衆生故捨身布施時第一大臣聞王語定
必欲捨身與婆羅門即自思惟我今云何當
見大王捨此身命作是思惟已即入靜室以
刀自斷其命爾時大王便入後園喚婆羅門
來汝今遠來從我乞頭我以慈心憐愍汝故
不逆汝意令我來世得智慧頭施於汝等作
是語已即起合掌向十方禮而作是言十方
諸佛哀慈
[]愍諸尊菩薩威神護助令我此[]
事必得成辦語婆羅門隨汝持去時婆羅門
言王有力士之力臨時苦痛脫能變悔不能

 
忍苦或能反害於我王審能爾者何不以頭
髮自繫樹枝王聞是語心生慈愍此婆羅門
老而且衰若當不能斷我頭者而失大利即
隨其言以髮自縛著樹語婆羅門汝斷我頭
還著我手中我當以手授與於汝時婆羅門
手自捉刀即前向樹爾時樹神即以手指婆
羅門頭悶絶倒地爾時大光明王語樹神言
汝不助我反於善法而起留難爾時樹神聞
是語已心生苦惱即唱是言恠哉苦哉於虚
空中無雲雨血天地大動日無精光時婆羅
 

 
門尋斷王頭持還本國爾時五百太子及諸
群臣即收大光明王餘身骨起塔供養佛告
阿難爾時第一大臣聞大光明王以頭布施
心不堪忍尋自捨命者今舍利弗是爾時大
光明王者今則我身釋迦如來是菩薩如是
修習苦行誓爲衆生念諸佛恩是故超越得
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舍利弗聞於
如來欲入涅槃眼不忍見先取滅度與本不
異過去世時不忍見我捨於身命我於此後
園在此一樹下捨轉輪王頭布施數滿一千

 
況餘身分身體手足說是苦行因縁時有無
量百千衆生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復有無量百千人得須陀洹道乃至阿羅漢
果復有無量百千人發聲聞辟支佛心一切
大衆諸天龍鬼神人及非人聞佛說法歡喜
而去復次摩伽陀國有五百群賊常斷道劫
人枉濫無辜王路斷絶爾時摩伽陀王即起
四兵而徃收捕送著深山懸嶮之處即取一
一賊挑其兩目劓刵耳鼻爾時五百群賊身
體苦痛命在呼噏爾時五百人中有一人是
 

 
佛弟子告諸大衆我等今者命不云遠何不
至心歸命於佛爾時五百人尋共發聲唱如
是言南無釋迦牟尼佛爾時如來在耆闍崛
山以慈悲力於遊乾陀山即大風起吹動樹
林起栴檀塵滿虚空中風即吹徃至彼深山
諸群賊所坌諸賊眼及諸身瘡平復如故爾
時諸賊還得兩眼身瘡平復血變爲乳俱發
是言我等今者蒙佛重恩身體安樂報佛恩
者應當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作是
唱已一切大衆異口同音而作是言諸未安

 
衆生我當安之諸未解衆生我當解之諸未
度者我當度之未得道者令得涅槃復次如
來慈悲方便神力不可思議佛在舍衛國爾
時崛山中有五百人止住其中斷道劫人作
諸非法如來爾時以方便力化作一人乗大
名象身著鎧器帶持弓箭手執鉾鋋所乗大
象皆以七寳而莊校之其人亦以七寳而自
莊嚴珠環嚴具皆出光明單獨一己而入嶮
路徃至崛山爾時山中五百群賊遙見是人
而相謂言我等積年作賊未見此也爾時賊 

 
主問其人言汝何所見其人答言見有一人
乗大名象被服瓔珞并象乗具純是七寳放
大光明照動天地隨路而來兼復單獨一己
我等若當擒獲此人資生衣食七世無乏爾
時賊主聞是語已心生歡喜密共唱令而作
是言慎莫斫射徐徐捉取即前後圍繞一時
而發時五百人同聲唱喚爾時化人以慈悲
力愍而哀傷尋時張弓布箭射之時五百人
人被一箭而瘡苦痛難可堪忍即皆躃地宛
轉大哭起共拔箭其箭堅固非力所堪爾時

 
五百人即懷恐怖我等今者必死不疑所以
者何而此一人難爲抗對由來未有即共同
聲說偈問曰
卿是何等人 
爲是呪術力  爲是龍鬼神
一箭射五百
  苦痛難可陳  我等身歸依
爲我出毒箭  隨順不敢違
爾時化人說偈答曰
斫瘡無過患  射箭無過怒  []莫能拔
唯從多聞除

爾時化人說是偈已即復佛身放大光明遍

 
照十方一切衆生遇斯光者盲者得視僂者
得伸拘躄者得手足邪迷者得覩眞言緫要
而言諸不稱意皆得如願爾時如來爲五百
人示教利喜說種種法時五百人聞法歡喜
身瘡平復血反爲乳尋時即發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心即共同聲而說偈言
我等已發心  廣利諸衆生  應當常恭敬
隨順諸佛學
  念佛慈悲力  拔苦身心安
應當念佛恩  菩薩及善友  師長及父母
及諸衆生類
  怨親心平等  恩德無有二

 
爾時虚空中欲界諸天憍尸迦等雨衆天華
作天妓樂供養如來異口同音而說偈言
我等先世福  光明甚嚴飾  衆妙供養具
利益於一切
  世尊甚難遇  妙法亦難聞
宿殖衆德本  今遇釋中神  我等念佛恩
亦當發道心
  我今得見佛  所有三業善
爲諸衆生故  迴向無上道
爾時諸天說是偈已繞百千帀頭面禮佛飛
空而去復次如來方便慈善根力不可思議
爾時毗舍離國有一婆羅門執著邪見貪著
 

 
我慢舍利弗大目揵連徃來其家說法慰喻
而不信受執著邪論其家大富財寳無量家
無有子一旦崩亡財賄没官思惟是已奉祠
諸山及諸樹神過九十日其婦便覺有娠月
滿生男其兒端正人相具足父母愛念衆人
宗敬至年十二共諸等侶出外遊觀道逢醉
象馳奔踐蹋即便命終父母聞之舉聲大哭
自投於地生狂癡心塵土坌身自拔其髮而
作是言一何薄命生亡我珍前趣兒所抱持
死屍舉聲慟哭絶而復
[]心發狂癡裸形而[]

 
行得覩如來如來以慈善根力化作其兒爾
時父母即前抱持歡喜無量狂癡即滅還得
本心如來爾時即爲說法因聞法故即發阿
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復次如來慈善根力
不可思議爾時瑠璃王起四種兵伐舍維國
得諸釋子穿坑埋之坑悉齊腋令不動搖過
一七已如來爾時以慈善根力即化其地變
成浴池其浴池水具八功德有妙香華所謂
波頭摩華分陀利華青黃赤白大如車輪充
滿其中異類衆鳥相和悲鳴時諸釋子見是 

 
事已心生歡喜尋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心發菩提心已時瑠璃王即以酒飲五百黑
象極令犇醉脚著鐵甲鼻繫利劔即聲惡鼓
放諸群象蹋諸釋子身諸支節皮骨糜破狼
藉在地以如來慈悲力故身心安樂身心安
樂故發菩提心以發菩提心故於諸衆生得
平等心心平等故不生瞋恚心不瞋恚故命
終生天得生天已即以天眼却覩本縁尋相
謂言我等蒙佛慈恩得生於天七寳宮殿名
衣上服身諸光明微妙妓樂一切樂具皆是

 
如來神力是故我等發大悲心利益衆生隨
有佛法所流布處若城邑聚落山林樹下宮
殿舍宅有讀誦書寫解說其義隨流布處稱
意供養令無乏少若有刀兵疾疫飢饉我等
應當晝夜擁護心不捨離爾時諸天發是願
已身命色力光明晃曜復倍於常歡喜踊躍
飛空而去復次如來方便慈善根力不可思
議爾時瑠璃王伐舍維國毀害諸釋種已選
諸釋女擇取端正才能過人各兼數[
]取五[]
百人前後圍繞作倡伎樂還歸本國夫人婇 

 
女昇正殿上結跏趺坐告大衆言我今快樂
稱善無量時諸釋女問瑠璃王言汝今云何
快樂答言我得勝怨諸釋女言汝不得勝假
使汝國一切四兵不敵於我釋種一人然我
釋種是佛弟子不與物諍令汝得勝若起惡
者汝前後三四起兵向舍維國而常退縮汝
第一徃時我諸釋種而作是言此瑠璃王不
識恩分反生惡逆若我等與彼戰者賢愚不
別皂白不明我等今者宜應恐怖令彼退散
即立誓令今者諸人齊共射之令箭莫傷即

 
起四兵徃逆瑠璃去四十里挽弓射之箭箭
相續筈筈相拄時瑠璃王見是事已即懷恐
怖退還歸去過九十日復起四兵伐諸釋種
爾時諸釋尋共議言瑠璃惡人不知慚愧而
復更來欲相危害爾時諸釋復立誓限今日
諸人齊共射鎧莫令傷人時諸釋種齊共射
之悉令諸人所著鎧仗鉀鉀斷壞裸形而住
時瑠璃王心懷怖懼即集諸臣而共議言我
等今者恐不全濟中有第一大臣白大王言
是諸釋種皆佛弟子持不殺戒修行慈悲若 

 
不爾者我等身命久已殞滅王言審如是者
更可前進爾時諸釋歛手而住瑠璃軍馬遂
至逼近諸釋種中有一婆羅門語諸釋言今
衰禍至云何儼然諸釋答言我等今者不與
物諍若與彼諍非佛弟子時婆羅門即嫌其
言踊出釋前與瑠璃戰一箭射七未久之間
傷殺轉多瑠璃四兵即還却退時諸釋種復
作是念我等今者不應與是惡人共爲徒黨
即集釋衆共擯出是婆羅門種旣擯出已瑠
璃四兵壞舍維國以是因縁令汝得勝時瑠

 
璃王即生慚愧喚栴陀羅即削耳鼻截斷手
足斷手足已即以車載棄於塚間時諸釋女
宛轉無復手足悲號酸切苦毒纏身餘命無
幾時諸釋女各稱父母兄弟姊妹者或復稱
天喚地者苦切無量其中有第一釋女告諸
女言姊妹當知我曾從佛聞若有人能於運
急之中發於一念念佛至心歸命者即得安
隱各稱所願時五百釋女異口同音至心念
佛南無釋迦牟尼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
三佛陀復更唱言苦哉苦哉痛哉痛哉嗚呼 

 
婆伽婆脩伽陀作是唱時於虚空中以如來
慈善根力故起大悲雲雨大悲雨雨諸女身
旣蒙雨已身體手足還生如故諸女歡喜同
共唱言如來慈父無上世尊世間妙藥世間
眼目於三界中能拔其苦施與快樂所以者
何我等今者得脫苦難我等今者當念佛恩
當念報恩諸女念言當以何事而報佛恩如
來身者金剛之身常住之身無飢渴身微妙
色身悉是具足百千禪定根力覺道不可思
議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之好具二莊嚴住

 
大涅槃等視衆生如羅睺羅怨親等觀亦不
望報我等今者欲報佛恩當共出家修持禁
戒護持正法思惟是已即求衣鉢徃詣王國
比丘尼精舍求索出家時有六群比丘尼見
諸釋女年時幼稚美色端正今云何能捨此
難捨而共出家我等當爲說世間五欲快樂
待年限過然後出家不亦快乎彼若還俗必
以衣鉢奉施我等思惟是已於釋女前即以
上事向諸女說諸女聞已心生苦惱此安隱
處云何有大恐怖如餚饍飲食和以毒藥此 

 
比丘尼所說亦復如是世間五欲多諸過患
我已具知云何而反讃歎其美而勸我等還
歸本家在於五欲作是語已舉聲大哭還出
僧房時有比丘尼名曰華色即問諸女何爲
啼哭諸女答言不果所願比丘尼言汝願何
等答言願欲出家不蒙聽許時華色比丘尼
問言汝欲出家者我能度汝諸女聞已心生
歡喜即便隨從度爲弟子時諸釋女旣蒙聽
許悲喜交集而作是言和尚當知我等在家
衆苦非一親族喪亡割削耳鼻截斷手足禍

 
患滋甚爾時和尚報諸弟子汝等辛苦何足
言耶我在家時荷負衆苦其事衆多時諸釋
女長跪白師願說在家衆苦因縁爾時華色
比丘尼即入三昧以神通力放大光明照閻
浮提請召有縁天龍鬼神人及非人於大衆
中即自說言我在家時是舍衛國人父母嫁
我與北方人彼國風俗其婦有娠垂欲產時
還父母家如是次第數年生子後復有娠垂
產之日皆乗車馬夫妻相將歸父母家中路
有河其水暴長其路曠絶多諸賊難旣至河 

 
已不能得渡住宿岸邊於初夜時我腹卒痛
即便起坐未久之間即便[
]身生一男兒岸
邊草中有大毒蛇聞新血香即來趣我未至
我所我夫及奴眠在道中蛇至奴所尋便螫
殺前至夫所夫眠不覺亦螫殺夫我時唱喚
蛇來蛇來喚夫不應夫奴已死爾時毒蛇亦
螫牛馬至日出已其夫身體膖脹爛壞骨節
解散狼藉在地憂悲恐怖悶絶躃地舉聲大
哭以手搥胷自拔頭髮塵土坌身尋復悶絶
舉身投骨如是憂苦經留數日獨在岸邊其

 
水漸小荷負小兒以手牽持其新產者以裙
盛之衘著口中即前入水正到河半反視大
兒見一猛虎奔走馳逐開口唱喚口即失裙
嬰兒没水以手探摸而竟不獲其背上者失
手落水尋復没喪其岸上者爲虎所食我見
是已心肝分裂口吐熱血舉聲大哭怪哉怪
哉我今一旦見此禍酷即到岸上悶絶躃地
未久之間有大伴至爾時伴中有一長者是
我父母舊所知識我即前問父母消息爾時
長者即答我言汝父母家昨夜失火所燒蕩

 
盡父母亦喪我聞是已悶絶躃地良久乃[
][]
未久之間有五百群賊即壞衆伴爾時賊主
便將我去作賊婦法常使守門若有緩急爲
人所逐須速開門後於一時夫與群賊共行
抄劫爾時財主王及聚落并力馳逐即還其
家爾時其婦在其舍內
[]娠生子夫在門外
再三喚內無人開門爾時賊主即作是念今
此婦者欲危害我思惟是已即沿牆入語其
婦言以何事故不開門耶婦言以產生故而
不及耳爾時賊主見是事已瞋恚少息語其

 
婦言人有身者便當有子汝爲產故危害於
我用是子爲速徃殺之爾時其婦心生憐愍
不忍殺之爾時賊主尋拔刀斫除斷手足語
其婦言汝可還噉若不食者當斷汝頭爾時
其婦以恐怖故即還食之旣還食已瞋恚便

息其
[婦言]後續復劫盜爲王所得即治其罪[夫於]
治賊之
[]要斷其命合婦生埋我時身體著[]
妙瓔珞爾時有人貪利瓔珞於後夜時即便
開塚取我瓔珞并將我去復經少時王家伺
官即時捉得以律斷之如治賊罪治賊罪法 

 
即斷其命合婦生埋埋之不固於後夜時多
諸虎狼瓟發塚開食噉死屍我因此故尋時
得出旣得出已荒錯迷悶不知東西即便馳
走路見多人即便問言諸人當知我今苦惱
何處能有忘憂除患時有長老婆羅門等以
憐愍心即語我言曾聞釋迦牟尼佛法之中
多諸安隱無諸衰惱我聞是已心生歡喜詣
大愛道憍曇彌比丘尼所出家次第修習即
得道果三明六通具八解脫以是因縁汝等
當知我在家時勤苦如是以是因縁自致得

 
道時諸釋女聞是說已心大歡喜得法眼淨
諸會聽衆各發所願歡喜而去爾時佛姨母
憍曇彌比丘尼告一切比丘尼式叉摩尼沙
彌尼優婆夷及一切女人而作是言佛法大
利一切功德三種果報唯有如來佛法海中
乃具有之一切衆生皆悉有分而我等一切
女人如來不聽以一切女人多諸疑惑執著
難捨以執著故使諸結業無量纏縛癡愛覆
心覆心重故愛水所没不能自出故以二等
智故懈怠慢惰故現身不能莊嚴菩提獲得 

 
三十二相故於生死中失轉輪聖王所有勝
果以十善法攝衆生故亦失無上梵王之[
][]
不能爲建立正法勸發諮請使一切衆生得
利樂故是故如來不聽女人樂爲弟子天魔
波旬及諸邪見一切外道長夜惡邪執著邪
論殘滅正法毀佛法僧是故如來不聽女人
樂入佛法我爲一切諸女人故三請如來欲
求佛法如是至三亦不聽許時我不果所願
心懷悵恨憂悲苦惱即出祇桓悲淚滿目爾
時阿難即問我言母人何故憂悲如此我時

 
即報侍者阿難欲求出家修行佛法三請如
來如來不許以是因縁我憂愁耳爾時阿難
即報我言母人莫愁我當啓請如來使母人
得入佛法憍曇彌聞是語已心大歡喜爾時
阿難入白佛言世尊今欲從佛啓請一願佛
言聽汝說之阿難白佛言憍曇彌母人者乳
哺養育如來色身至今得佛依因母人之所
成立母人於如來有大恩分如來猶尚聽於
一切衆生入佛法中況於母人而不聽許佛
告阿難如汝所說如來非不知母人於如來 

 
所有是重恩但不樂使女人入佛法中如來
若聽女人入佛法中者正法當漸微漸減於
五百歲是故如來不樂喜聽女人入佛法中
爾時阿難頭面禮佛足長跪叉手重白佛言
世尊阿難自念過去諸佛具四部衆而我釋
迦如來獨不具耶佛告阿難若憍曇彌愛樂
佛法發大精進清淨修習八敬之法者聽入
佛法阿難即時頭面禮佛右遶三帀即便出
外白母人言阿難已勸請如來得使母人奉
持佛法憍曇彌聞是語已心大歡喜白阿難

 
言善哉阿難乃能慇懃勸請如來得使母人
稱遂本願阿難具宣如來慇懃之教母人聞
已悲喜交集而我身者是無常身今日乃得
貿易寳身今我命者念念遷滅代謝不定始
於今日貿易寳命今我所有身命財者衆縁
所共無有眞主今日乃得貿易寳財我思惟
如是功德利故於阿難所深生恭敬供養之
相白言大德阿難願不有慮如來秘教當盡
奉行假使喪失身命終不退失如來即當[
][]
說微妙八敬之法難可毀犯爾時憍曇彌母 

 
人即以大悲熏修其心普爲未來一切女人
重白佛言世尊若當未來惡世之中有善女
人信樂愛敬於佛法者唯願聽許得蒙其例
佛言善哉若有女人護持佛法漸次修學戒
施多聞及諸善法在家出家三歸五戒乃至
具戒及諸度諸助道法皆悉聽許恣意修習
亦得是三種果報人天泥洹時憍曇彌聞是
說已心生歡喜而白佛言世尊若是果報正
是佛恩佛言莫作是說如來終不有恩於諸
衆生如來終不於諸衆生而計有恩計有恩

 
者則破如來平等之心憍曇彌當知如來於
諸衆生計有恩無恩者無有平等何以故若
有衆生毀害於佛如來不瞋若有衆生以栴
檀汁塗如來身如來不喜如來普於衆生怨
親等觀唯是阿難非如來也以阿難故令諸
女人得入佛法憍曇彌未來末世若有比丘
尼及諸一切諸善女人常當至心念阿難恩
稱名供養恭敬尊重讃歎令不斷絶若不能
常晝夜六時令心不忘時憍曇彌告諸比丘
尼及一切諸善女人而作是言我等應當至 

 
心歸命阿難大師若有女人欲求安隱吉祥
果報常當於二月八日八月八日著淨潔衣
至心受持八戒齋法晝夜六時建大精進阿
難即以大威神力應聲護助如願即得時會
大衆聞法歡喜右繞而去

大方便佛報恩經卷第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