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大方便佛報恩經卷第四
     失譯人名出後漢録

惡友品第六
爾時世尊大衆圍遶供養恭敬尊重讃歎爾
時如來熈怡微笑從其面門放大光明青黃
赤白名曰大悲遠照十方上至阿迦膩吒天
下至十八地獄照提婆達多身身諸苦痛即
得安寧爾時大衆異口同音讃歎如來善哉
善哉世尊眞是大慈眞是大悲能於怨親其
心平等提婆達多常懷惡心毀害如來而世


尊不以爲患愍而哀傷放大悲光遠照其身
如來爾時普告大衆而作是言提婆達多非
適今世而傷害我過去世時常欲害我我以
慈悲力因乃得濟爾時阿難觀察衆心咸皆
有疑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胡跪合
掌而白佛言世尊提婆達多過去世時毀害
世尊其事云何佛告阿難善聽吾當爲汝分
別解說佛言過去世時無量千歲有國名波
羅奈其中有佛出世號毗婆尸如來應供正
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 

 
天人師佛世尊在世教化滿十千歲滅度之
後正法住世十二千歲像法滅後波羅奈王
名摩訶羅闍聦叡仁賢正法治國不枉人民
王主六十小國八百聚落五百白象二萬夫
人了無有子王自禱祀諸山河池樹木神祇
滿十二年王第一所重夫人即便有娠第二
夫人亦皆有娠王甚歡喜手自供養牀卧飲
食皆令細輭至滿十月太子便生形體端正
妙色莊嚴人相具足第二夫人亦皆生男王
甚歡喜即召諸臣百官并諸相師婆羅門等 

占相吉[]抱兒示之便令立字相師問言此
兒生時有何瑞相答言第一太子其母性行

由來弊惡恚恨妬忌憍慢自大從懷子已來
其性調善和願悅色發言含笑先意問訊輭
語利益慈愍衆生喻如赤子相師答言此是
兒之福德使母如此即便立字名曰善友太
子第二夫人所生太子者相師問言其子生
時有何瑞相答言其母由來性常調善先意
問訊發言柔輭可適衆心懷妊已來其性卒
暴發言麤惡嫉妬恚癡相師答言此是兒之
 

 
業行使母如是應當立字名曰惡友太子乳
哺長大至年十四善友太子聦明慈仁好喜
布施父母偏心愛念視如眼目惡友太子其
性暴惡父母憎惡而不喜視妬嫉於兄常欲
毀害觸事不順其兄違逆反戾善友太子導
從前後作倡妓樂大衆圍遶出城觀看見有
耕者墾土出蟲烏隨啄吞善友太子遙見如
是愍而哀傷生長深宮未見此事問左右言
此作何物共相殘害左右答言太子所以有
國依於人民所以有人民者依因飲食所以

 
有飲食者依因耕田種植五穀得存性命太
子念言苦哉苦哉少復前行見諸男女自共
紡織來徃傾動疲勞辛苦太子問曰此作何
物左右答言太子此諸人等紡織作諸衣服
以遮慚愧蔭覆五形太子言此亦勞苦非一
也轉復前行見諸人民屠牛駝馬[
]剥豬羊
太子問曰此是何人左右答言此諸人等屠
殺賣肉以自存活以供衣食太子皮毛瞤動
而作是言怪哉苦哉殺者心不忍強弱相害
傷殺生以養生積結累劫之殃轉復前行見
 

 
諸衆人網鳥餌魚枉濫無辜強弱相凌太子
問言此是何人名何事耶左右答言太子網
鳥捕魚如是諸事以供衣食太子聞是語已
悲淚滿目世間衆生造諸惡本衆苦不息憂
愁不悅即廻車還宮王問太子出還何故憂
愁如此太子具以上事向父王說王聞是語
語太子言上來諸事未常不有何足愁耶太
子言今欲從王求索一願王見聽不王言吾
有汝一子甚愛念之不逆汝意太子言願欲
得父王一切庫藏所有財寳飲食用施一切

 
王言隨汝所願不逆子意善友太子即使傍
臣開王庫藏以五百大象負載珍寳出四城
門外宣令國土其有欲得衣被飲食者恣意
自取而去善友太子名聲遠聞八方一切雲
集未久之間三分用二時守庫藏臣即入白
王所有庫藏太子已三分用二王宜思之王
言此是太子不敢違逆復經少時諸臣論議
所以有國依因庫藏庫藏空竭國亦虚存復
徃白王所有財寳三分用二王宜思之王言
是吾太子不敢違逆汝可小稽遲莫稱其心 

 
善友太子欲開庫藏時守藏臣縁行不在鄭
重追逐差互不遇善友太子言此小人者何
敢違逆我意當是父王教耳夫孝子者不應
傾竭父母庫藏我今應當自求財寳給足衆
生我若不能給足一切衆生衣被飲食稱意
與者云何名爲大王太子即集諸臣百官共
論議言夫求財利何業最勝中有第一大臣
言世間求利莫先耕田者種一得萬倍復有
一大臣言世間求利莫先畜養衆生放牧繁
息其利最大復有一大臣言世間求利莫先

 
入海採取妙寳若得摩尼寳珠者便能稱意
給足一切衆生善友太子言唯此爲快耳即
入宮中上白父王子今欲入大海採取妙寳
王聞此語譬如人噎亦不得咽又不得吐語
太子言國是汝有庫藏珍寳隨意取用何爲
方復自入大海汝爲吾子生長深宮卧則幃
帳食則恣口今者遠涉途路飢渴寒暑誰得
知者又復大海之中衆難非一或有惡鬼毒
龍湍浪猛風廻波涌洑水泡之山摩竭大魚
徃者千萬達者一二汝今云何欲入大海吾
 

 
不聽汝善友太子即便五體投地四布手足
而作是言父母若不聽我入大海者我當捨
命於此終不起也爾時大王及諸夫人見是
事已目不暫捨即前勸諫太子汝可起飲食
太子言若不聽我入大海者終不飲食王與
夫人愁憂苦惱左右啼泣憂苦懊惱愁悶躃
地如是乃至一日不飲不食二日三日至到
六日父母憂愁畏其不濟七日即前嗚抱手
足善言誘喻可起飲食此段食身依因飲食
而得存立不飲食者汝命不濟太子言父母

 
若不聽許者必没於此終不起也爾時第一
夫人便白王言如子心意難可傾動不可違
戾何忍當見此子捨命於此願大王垂慈聽
入大海故當萬有一冀今不聽者必喪於此
王不忍拒而便聽許爾時善友太子即起歡
喜頭面禮父王足左右夫人及諸婇女百千
萬人互相問言善友太子今者爲死活耶答
言太子今者已起歡喜飲食王問太子汝慇
懃欲入大海何所作爲答言大王欲取摩尼
大寳給足一切衆生所須爾時大王即遍宣 

 
令誰欲入海若徃還者七世衣食珍寳無所
乏少吾當供養道路船乗所須善友太子亦
欲入海採取珍妙摩尼寳珠衆人聞之歡喜
聚集具五百人皆言大王我等今者隨從太
子爾時波羅奈國有一海師前後數反入於
大海善知道路通塞之相而年八十兩目矇
盲爾時波羅奈大王徃導師所報言導師吾
唯一子未更出門勞屈大師入於大海願見
隨從爾時導師即舉聲大哭大王大海留難
辛苦非一徃者千萬達者一二大王今者云

 
何乃能令太子遠涉嶮道王報導師爲憐愍
故隨從聽許導師白言不敢違逆爾時善友
太子莊嚴五百人行具載至大海邊爾時其
弟惡友太子作是念言善友太子父母而常
偏心愛念今入大海採取妙寳若達還者父
母當遺棄於我作是念已徃白父母今我亦
欲隨從善友入海採取妙寳父母聞已答言
隨意道路急難之時兄弟相隨必相救護至
大海已以七鐵鎻鎻其船舫停住七日至日
初出時善友太子擊鼓唱令汝等諸人誰欲 

 
入海入者默然若當戀著父母兄弟婦兒閻
浮提樂者從此還歸莫爲我故何以者何大
海之中留難非一徃者千萬達者一二如是
唱令大衆默然即斷一鎻舉著船上日日唱
令至第七日即斷七鎻舉著船上望風舉帆
以太子慈心福德力故無諸留難得至海洲
至珍寳山到寳所已善友太子即便擊鼓宣
令諸人當知道路懸遠汝等諸人速載珍寳
極停七日復作是言此寳甚重閻浮提中亦
無所直莫大重載船舫沉没不達所至莫大

 
輕取道路懸遠不補勞苦裝束已訖與諸人
別而作是言汝等於是善安隱歸吾方欲前
進採摩尼寳珠爾時善友太子與盲導師前
進路行一七水齊到膝復更前行一七水齊
到頸前進一七浮而得渡即到海處其地純
以白銀爲沙導師問言此地何物太子答言
其地純是白銀沙導師言四望應當有白銀
山汝見未耶太子言東南方有一白銀山現
導師言此道在此山下至彼山已導師言次
應到金沙爾時導師疲乏悶絶躃地語太子
 

 
言我身命者勢不得久必喪於此太子於是
東行一七當有金山從山復更前進一七其
地純是青蓮華復前行一七其地純是紅赤
蓮華過是華已應有一七寳城純以黃金而
爲却敵白銀以爲樓櫓以赤珊瑚爲其障板
硨磲碼碯雜廁間錯眞珠羅網而覆其上七
重壍壘純紺瑠璃大海龍王所止住處其龍
王左耳中有一摩尼如意寳珠汝徃從乞若
得此珠者能滿閻浮提雨衆七寳衣被飲食
病瘦醫藥音樂倡伎緫要而言一切衆生所

 
須之物隨意能雨是故名之如意寳珠太子
若得是珠者必當滿汝本願爾時導師作是
語已氣絶命終爾時善友太子即前抱持導
師舉聲悲哭一何薄命生失我所天即以導
師金沙覆上埋著地中右繞七帀頂禮而去
前至金山過金山已見青蓮華遍布其地其
蓮華下有青毒蛇此蛇有三種毒所謂嚙毒
觸毒氣噓毒此諸毒蛇以身繞蓮華莖張目
喘息而視太子爾時善友太子即入慈心三
昧以三昧力即起進路蹋蓮華而去時諸毒

 
蛇而不毀傷以慈心力故逕至龍王所止住
處其城四邊有七重壍其城壍中滿中毒龍
以身共相蟠結舉頭交頸守護城門爾時太
子到城門外見諸毒龍即慈心念閻浮提一
切衆生今我此身若爲此毒龍所害者汝等
一切衆生皆當失大利益爾時太子即舉右
手告諸毒龍汝等當知我今爲一切衆生欲
見龍王爾時諸毒龍即開路令太子得過乃
至七重壍守城毒龍得至城門下見二玉女
紡頗梨縷太子問曰汝是何人答言我是龍

 
王守外門婢問已前入到中門下見四[
]
紡白銀縷太子復問汝是龍王婦耶答言非

也是龍王守中門婢耳太子問已前入到內
門所見八玉女紡黃金縷太子問曰汝是何
人答言我是龍王守門婢耳太子語言汝爲
我通大海龍王閻浮提波羅奈王善友太子
故來相見今在門下時守門者即白如是王
聞是語疑怪所以作是念言自非福德純善
之人無由遠涉如是嶮路即請入宮王出奉
迎其龍王宮紺瑠璃爲地牀座七寳有種種
 

 
光明耀動人目即請令坐共相問訊善友太
子因爲說法示教利喜種種教化讃說施論
戒論人天之論時大海龍王心大歡喜遠屈
塗涉欲須何物太子言大王閻浮提一切衆
生爲衣財飲食故受無窮之苦今欲從王乞
左耳中如意摩尼寳珠龍王言受我微供一
七日當以奉給爾時善友太子受龍王請過
七日已持摩尼寳珠還閻浮提時大海龍王
使諸龍神飛空送之得到此岸見弟惡友問
言汝徒黨伴侶今何所在答言善友船舫沉

 
没一切死盡唯弟一身牽挽死屍而得全濟
一身財賄一切已盡善友答言天下大寳莫
先己身弟言不爾人願富死不貧而生何以
知然弟曾至塚間聞諸死鬼作如是語善友
太子其性眞直以實語弟汝雖失寳亦是閑
耳吾今已得龍王如意摩尼寳珠弟言今在
何處善友答言今在髻中弟聞是語心生嫉
妬憂恚懊惱作是念言父母而常偏心愛念
今復加得摩尼寳珠我身今者父母惡賤甚
於瓦礫作是念已白善友言快哉甚善得此
 

 
寳珠今此嶮路宜加守護爾時善友即解寳
珠與弟惡友而誡勑言汝若疲乏眠卧我當
守護我若眠卧汝應守護爾時惡友次應守
珠其兄眠卧即起求二乾竹刺兄兩目奪珠
而去爾時善友即喚其弟惡友此有賊刺我
兩目持寳珠去而惡友不應兄便懊惱我弟
惡友似爲賊所殺如是高唱聲動神祇經久
不應爾時樹神即發聲言汝弟惡友是汝惡
賊刺汝兩目持寳珠去汝今喚惡友何爲善
友太子聞是語已悵然飲氣憂恚苦惱爾時

 
惡友賷持寳珠歸還本國與父母相見白言
父母我身福德而得全濟善友太子與諸徒
伴薄福德故没水死盡父母聞是語已舉聲
大哭悶絶躃地以冷水灑面良久乃穌父母
語惡友言汝云何乃能持是回來惡友聞是
語已心生懊惱即以寳珠埋著土中爾時善
友太子被刺兩目乾竹刺著無人爲拔徘徊
宛轉靡知所趣當時苦惱大患飢渴求生不
得求死不得漸漸前行到利師跋王國利師
跋王有女先許與波羅奈王善友太子利師 

 
跋王有一牧人名留烝爲利師跋王放五百
牛隨逐水草爾時善友太子坐在道中爾時
牛羣垂逼踐蹹中有牛王即以四足騎太子
上令諸牛羣皆悉過盡然後移足右旋宛轉
反顧迴頭吐舌舐太子兩目拔出竹刺爾時
牧牛人尋後得見問言汝是何人善友即自
念言我今不應自陳本末炳說上事脫令我
弟得大苦惱答言我是盲乞兒耳時牧牛人
遍體觀望人相有異語言我家在近當供養
汝時牧牛人即將善友還歸其家與種種飲

 
食誡勑家中男女大小汝等供侍此人如我
不異如是經一月餘日其家猒患而作是言
家計不豐云何能常供是盲人善友聞是語
已心意悵然過是夜已至明日[
]白主人言[]
我今欲去主人報言有何不適而欲捨去善
友答言客主之義勢不得久善友言汝若愛
念我者爲我作一鳴箏送我著多人民處大
城聚落爾時主人即隨意供給送到利師跋
城多人衆處安隱還歸善友善巧彈箏其音
和雅悅可衆心一切大衆皆共供給飲食乃 

 
至充足利師跋道上五百乞兒皆得飽滿時
國王有一果園其園茂盛常患鳥雀時守園
監語善友言爲我防護鳥雀我當好相供給
善友答言我無兩目云何能爲汝驅馳鳥雀
耶守園監言我有方便我以繩結諸樹頭安
施銅鈴汝坐樹下聞鳥雀聲牽挽繩頭善友
答言如是我能將至樹下安隱住已即捨而
去善友防護鳥雀兼復彈箏以自娛樂時利
師跋王女將諸侍從入園觀看見此盲人即
徃其所問言汝是何人答言盲乞人耳王女

 
見已心生愛念不能捨離王復遣使徃喚其
女女言不去爲我送食共此盲人飲食訖竟
白大王言王今持我與此盲人甚適我願王
言汝鬼魅所著顚狂心亂云何共是盲入共
居汝不知耶父母先以汝許與波羅奈王善
友太子善友今者入海未還汝今云何爲乞
人作婦女言雖爾乃至捨命終不捨離王聞
是語不能拒逆即遣使者將盲人來閉著靜
室爾時王女徃盲人所語言知不我今欲共
汝作夫婦善友報言汝是誰家女欲爲我婦 

 
答言我是利師跋王女善友報言汝是王女
我是乞人云何能相恭敬婦言我當盡心供
奉於汝不逆汝意如是經九十日其婦小事
出行不白其夫良久乃還善友責數汝私出
外而不白我何處行還婦言我不私行[
婿]
私與不私誰當知汝其婦懊惱悲淚滿目即
自呪誓言我若私行令汝兩目始終不差若
不爾者使汝一目平復如故作是願已其夫
一眼目
[]動平復如故睛光晃晃喻如流
星視瞻清徹得見其婦婦言何如汝信我不

 
善友含笑婦言汝不識恩養我是大國王女
汝是小人而我盡心供事於汝而不體信[
婿]
言汝識我不答言我識汝是乞人[
婿]言非也
我是波羅奈王善友太子婦言汝大愚癡人
云何乃發是言波羅奈王善友太子入海未
還汝今云何言是其人此妄言耳吾不信也
善友言我從生來未曾妄語婦言虚之與實
誰當信之
[婿]言我若妄語欺誑汝者使我一
目永不得愈若實語者使我一目平復如故
令汝得見作是念已即如所誓睛光耀動如
 

 
本不異善友太子兩目平復面首端正人相
具足妙色超絶世無有比其婦見已心生歡
喜如蒙賢聖遍體瞻視目不暫捨即入宮中
白父王言今我夫者即是善友太子王言癡
人顚狂鬼魅所著而作是言善友太子入海
未還汝今云何名是乞人爲太子也女言不
也若不信者可一視之王即徃看見已便識
是善友太子即懷恐怖而作是言波羅奈王
若聞此事嫌我不少即前懴謝善友太子我
實不知太子言無苦爲我餉致給與此牧牛

 
人利師跋王即以金銀珍寳衣被飲食并與
所放五百頭牛其人歡喜稱善無量善友太
子而我未有幾許恩分而能報我如是財賄
時放牛人於大衆中高聲唱言夫隂施陽報
布施之事果報弘廣爾時無量大衆心生歡
喜皆發施心拯濟一切求佛爲本虚空神天
讃歎其人遂成其言如是如是爾時善友太
子未入大海在宮殿時養一白鴈衣被飲食
行住坐卧而常共俱爾時夫人徃到其所報
其鴈言太子在時常共汝俱今入大海未還 

 
生死未分而我不能得知定實汝今云何不
感念太子鴈聞是語悲鳴宛轉啼淚滿目報
言大夫人欲使求覔太子者不敢違命爾時
夫人手自作書繫其鴈頸其鴈音響問太子
大海所在身昇虚空飛翔宛轉而去夫人見
已心生恃賴今者此鴈其必定得我子死活
之實消息飛至大海經過周遍求覔不見次
第徃到利師跋國遙見善友太子在宮殿前
其鴈斂身擁翅徃趣到已悲鳴歡喜太子即
取母書頭頂禮敬發封披讀即知父母晝夜

 
悲哭追念太子兩目失明爾時太子即作手
書具以上事向父母說復以書繫其鴈頸其
鴈歡喜還波羅奈父母得太子書歡喜踊躍
稱善無量具知太子爲弟惡友之所危害奪
取寳珠苦惱無量父母尋時杻械惡友手脚
枷鎻頸項閉著牢獄遣使徃告利師跋王汝
今云何擁遮太子令我憂苦利師跋王聞是
語已心生恐怖即嚴服太子送著界上太子
遣使徃白利師跋王善友從大海歸爾時利
師跋王作倡伎樂前後導從掃灑燒香懸繒 

 
旛蓋槌鍾鳴鼓遠迎太子還至宮中以女娉
之遣送徃詣波羅奈國父母聞太子歸歡喜
無量乗大名象作倡伎樂掃灑燒香懸繒旛
蓋遠迎太子國上人民男夫女婦聞太子入
于大海安隱還歸歡喜無量亦皆出迎善友
太子前爲父母頭面禮足王與夫人目瞑不
見太子形容以手捫摸汝是我子善友非耶
父母念汝憂苦如是太子問訊父母起居訖
竟舉手高聲報謝諸小國王及諸群臣國土
人民一切大衆而作是言苦屈大衆從是還

 
歸善友太子白父王言我弟惡友今在何處
王言汝不須問訊如是惡人今在牢獄不可
放也善友太子言願放惡友得與相見如是
言至三王不忍拒便開獄門爾時惡友手脚
杻械頸項枷鎻徃見善友兄見如是上白父
母爲弟脫於枷鎻脫枷鎻已即前抱持善言
誘喻輭語問訊汝極勞苦耶汝持我寳珠今
在何處如是至三而方報言在彼土中善友
太子還得寳珠徃父母前長跪燒妙寳香即
呪誓言此珠寳是如意寳者令我父母兩目

 
明淨如故作是願已尋時平復父母得見其
子歡喜踊躍慶幸無量爾時善友太子於月
十五日朝淨自澡浴著鮮淨衣燒妙寳香於
高樓上手捉香爐頭面頂禮摩尼寳珠立誓
願言我爲閻浮提一切衆生故忍大辛苦求
是寳珠爾時東方有大風起吹去雲霧虚空
之中皎然明淨并閻浮提所有糞穢大小便
利灰土草莾涼風動已皆令清淨以珠威德
於閻浮提遍雨成熟自然粳米香甘輭細色
味具足溝渠盈滿積至于膝次雨名衣上服

 
珠環釵釧次雨金銀七寳衆妙妓樂舉要言
之一切衆生所須樂具皆悉充足菩薩修大
慈悲行檀波羅蜜給足衆生一切樂具其事
如是佛告阿難爾時波羅奈大王者今現我
父悅頭檀是爾時母者今現我母摩耶夫人
是爾時惡友太子者今提婆達多是爾時善
友太子者今我身是阿難提婆達多過去世
時常懷惡心毀害於我而我以忍辱力常念
施恩因乃得濟況今成佛佛說此法時無量
百千人得須陀洹果乃至阿羅漢果復有無
 

 
量百千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乃
至無量百千衆生皆發聲聞辟支佛心阿難
白佛言當何名此經云何奉持佛言此經名
佛報恩方便給足一切衆生衆會聞經歡喜
作禮而去復次提婆達多雖復隨佛出家嫉
妬情深窺望利養雖復能多讀誦六萬香象
經典而不能免阿鼻獄罪是人與阿闍世王
共爲親善心相愛念信用其言時提婆達多
報阿闍世王言汝可作新王我亦欲作新佛
阿闍世報言此事不然父王存在提婆達多

 
言汝應除之我亦欲滅佛然後新王新佛教
化衆生不亦快乎時阿闍世即隨其言斷父
王命王波羅奈國提婆達多報阿闍世王言
我欲毀害如來阿闍世言如來有大神力預
知人之所念汝今云何乃能加害如來兼有
諸大弟子舍利弗大目[
]連欽婆羅阿[][]
馱等提婆達報阿闍世言王今助我阿闍世
言何所作爲報言大王當立制限不聽施諸
比丘衣被飲食阿闍世王遍宣令言若有施
諸比丘衣被飲食者當斷汝手足是諸大弟
 

 
子一切大衆共佛住耆闍崛山次第乞食了
不能得一日乃至七日舍利弗諸大弟子等
皆以神力而徃諸方求乞衣食時提婆達多
白阿闍世王言佛諸大弟子等今皆不在如
來單獨一身王可遣使徃請如來若入宮城
即當以酒飲五百大惡黑象極令奔醉佛若
受請來入城者當放大醉象而蹋殺之時阿
闍世王遣使徃請如來佛與五百阿羅漢即
受王請前入王舍城爾時阿闍世王即放五
百醉象奔逸搪揬樹木摧折椈彌Y倒哮嚇

 
大吼向於如來時五百阿羅漢皆大恐怖踊
在空中徘徊佛上爾時阿難圍遶如來恐怖
不能得去爾時如來以慈悲力即舉右手於
五指頭出五師子開口哮吼五百醉象恐怖
躃地爾時如來大衆圍遶前入王宮時阿闍
世王即出奉迎請佛令坐佛即坐已求哀懴
悔白佛言世尊非是我過提婆達多耳佛言
大王我亦知之提婆達多常欲害我非適今
也過去世時亦常欲毀害我以慈悲力乃能
得濟爾時阿闍世王叉手前白佛言世尊提 

 
婆達多過去世時毀害如來其事云何佛言
諦聽吾當爲汝分別解說乃徃過去不可計
劫有大國王喜食鴈肉使一獵師常網捕鴈
時有五百羣鴈從北方來飛空南過中有鴈
王墮獵網中爾時獵師心大歡喜即出草菴
欲取殺之時有一鴈悲鳴吐血徘徊不去爾
時獵師彎弓欲[
]不避弓矢目不暫捨即鼓[]
兩翅來投鴈王五百羣鴈徘徊虚空亦復不
去爾時獵師見此一鴈悲鳴吐血顧戀如是
爾時獵師作是念言鳥獸尚能共相戀慕不

 
惜身命其事如是我今當以何心而殺是鴈
王尋時開網放使令去爾時一鴈悲鳴歡喜
鼓翅隨逐五百羣鴈前後圍遶飛空而去爾
時獵師即白大王網得一鴈王應送王厨供
辦飲食而見一鴈悲鳴吐血不避弓矢徘徊
不去時念此鴈尋放鴈王五百隨從前後圍
遶飛空而去爾時大王聞是語已心意慘然
尋發慈心鳥獸共相愛念護惜他命其事如
是爾時大王即斷鴈肉誓不復捕大王當知
爾時王者今大王身是爾時獵師者今提婆 

 
達多是爾時一鴈悲鳴吐血者今阿難是爾
時五百羣鴈者今五百阿羅漢是爾時鴈王
者今我身是爾時阿難心生顧戀如本不異
爾時五百阿羅漢飛騰虚空亦如本不異爾
時提婆達多常欲毀害於我我以慈悲力故
因乃得濟說是法時無量百千人或得初果
乃至四果或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乃
至聲聞辟支佛心復次提婆達多惡心不息
而作是念我今應當長養十指爪甲極令長
利於爪甲下塗以毒藥徃如來所頭面接足

 
禮時我當以十指甲掐足趺上毒藥入體其
必喪命作是念已如所思惟徃如來所頭面
作禮以手接足爾時毒藥變成甘露於如來
身竟無所爲復次提婆達多旣不果願復作
是念如來今者坐耆闍崛山下我今應當上
山頭上排山下石斷其命根作是念已上山
推石傷佛足指我慈悲心怨親同等復次提
婆達多過去久遠不可計劫爾時有佛出興
于世號曰應現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
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佛滅度後於像法中有一坐禪比丘獨住林
中爾時比丘甞患蟣虱即便共虱而作約言
我若坐禪汝宜嘿然隱身寂住其虱如法於
後一時有一土蚤來至虱邊問言汝云何身
體肌肉肥盛虱言我所依主人常修禪定教
我飲食時節我如法飲食故所以身體鮮肥
蚤言我亦欲修習其法虱言能爾隨意爾時
比丘尋便坐禪爾時土蚤聞血肉香即便食
噉爾時比丘心生苦惱即便脫衣以火燒之
佛言爾時坐禪比丘者今迦葉佛是爾時土

 
蚤者今提婆達多是爾時虱者今我身是提
婆達多爲利養故毀害於我乃至今日成佛
亦爲利養出佛身血生入地獄提婆達多常
懷惡心毀害如來若說其事窮劫不盡而如
來常以慈悲力愍而哀[
]我以值遇提婆達[?]
多故速得成佛念其恩故常垂慈愍爾時如
來即遣阿難徃到地獄問訊提婆達多苦可
忍不爾時阿難受如來教至地獄門外問牛
頭阿傍言爲我喚提婆達多牛頭阿傍言汝
問何佛提婆達多過去諸佛皆有提婆達多 

 
阿難言我喚釋迦牟尼佛提婆達多爾時阿
傍即語提婆達多阿難在外欲得相見提婆
達多即言善來阿難如來猶能憐念於我耶
阿難言如來遣我問訊苦痛可堪忍不提婆
達多言我處阿鼻地獄猶如比丘入三禪樂
佛言菩薩摩訶薩修大方便引接衆生具受
生死無量大苦不以爲患若有人言提婆達
多實是惡人入阿鼻獄者無有是處如來爾
時即爲大衆顯發提婆達多微密妙行大方
便時無量百千菩薩得無生法忍無量百千

 
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無量百千人
得須陀洹果乃至阿羅漢虚空神天雨衆天
華遍覆大衆作天妓樂放大光明讃言善哉
如來所說未曾有也一切大衆聞佛說法頭
面作禮歡喜而去

大方便佛報恩經卷第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