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佛說寳雨經卷第八
唐三藏達磨流支等譯

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受糞掃衣何

等爲十一者誓願堅固二者謙下自卑三者
無猒棄四者無所著五者離過患六者見功
德七者不自讃八者不毀他九者戒具足十
者諸天之所親近善男子云何菩薩誓願堅
固乃至諸天之所親近善男子菩薩得信及
意樂具足於諸佛所深起信心設因護命不
毀誓願亦無轉動由誓願堅牢故得謙下心


心謙下故得無我慢人所棄捨糞掃之服盡
皆收用洗濯縫綴乃無疲倦亦不棄捨由是
義故無所執著雖云此衣麤弊爛壞復生汙
垢多諸蚤虱不以爲患見其功德糞掃之衣
仙人服用如來所讃佛說吉祥遠離慳貪隨
順聖種以是因縁得不自讃亦不毀他得戒
具足戒具足故諸天來下而親近之爲諸
佛之所稱歎諸大菩薩而訓誨之復得人非
人等之所擁護若聚落城邑剎帝利婆羅門
等頂戴尊重同梵行者常所諮嗟善男子菩

 
薩成就此十種法受糞掃衣止蓋菩薩白佛
言世尊諸菩薩等其心廣大何因縁故行下
劣行佛言善男子諸菩薩等有大勢力方能
行此下劣之行無勢力者則不能行何以故
大力菩薩爲護世間而能對治未起煩惱非
無力者行下劣也善男子於意云何如來行
解爲廣大耶爲下劣乎止蓋菩薩白佛言世
尊我今於此不堪詶對何以故如來無所證
無行解以不見法故不可測量我今何能辯
如來所行優劣佛言善男子於汝意云何如

 
來於四洲中一切有情天龍藥叉健達縛等
示現如是下劣之行復爲如是衆生讃歎杜
多功德止蓋菩薩白佛言世尊如來爲欲調
伏初發趣大乗對治一切有情未起煩惱故
示現下劣苦行佛言善男子如是如是有大
勢力諸菩薩等爲欲調伏諸有情故著糞掃
衣而無下劣亦復如是善男子是名菩薩受
糞掃衣復次善男子諸菩薩成就十種法受
用三衣何等爲十一者知足二者少欲三者
遠離希求四者無積聚五者離損失六者離

 
積聚損失苦惱七者離憂惱八者離愁歎九
者無所取十者勤修習故盡諸有漏善男子
菩薩於下劣衣而得知足以知足故而能少
欲以少欲故無所希求不希求故曾無積聚
無所聚故無損失以不損失故即無苦惱無
苦惱故無有愁歎無愁歎故亦無所受無所
受故能勤修習盡諸有漏善男子是名菩薩
成就十法得受用三衣復次善男子菩薩成
就十種法得不隨他行何等爲十一者不隨
貪愛行二者不隨瞋怒行三者不隨愚癡行

 
四者不隨損害行五者不隨慳悋嫉妬行六
者不隨我慢行七者不隨令他了知名稱行
八者不隨尊重利養行九者不隨恭敬天魔
行十者不隨貢高行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
種法是故說名不隨他行復次善男子菩薩
成就十種法名爲乞食何等爲十一者爲攝
受諸有情故而行乞食二者爲次第故而行
乞食三者爲不疲猒故而行乞食四者爲知
足故而行乞食五者爲分布故而行乞食六
者爲不耽嗜故而行乞食七者爲無量故而

 
行乞食八者爲善品現前故而行乞食九者
爲善根圓滿故而行乞食十者爲離我執想
而行乞食善男子云何菩薩攝受有情乃至
爲離我執想善男子菩薩見一切有情受諸
苦惱雖復成就微少善根而此善根暫時非
久爲欲攝益如是有情故而行乞食菩薩入
於城邑聚落之時住於正念具足威儀諸根
寂然亦不高舉不令放逸得次第故終不捨
彼貧窮之家入富貴家所謂婆羅門若剎帝
利居士大家次第乞時從一家詣一家乃至

 
事畢終不違越惟除惡處不應乞食所謂惡
狗家新產犢家惡種類家若男子若女人若
童男若童女起煩惱處及譏嫌處諸外道處
如是之處皆應捨置菩薩次第乞食之時不
生猒離亦不疲倦於彼有情無所憎愛由不
疲猒而生知足於好於惡隨應受取若得食
已至於住處收鉢多羅及以衣服於如來像
前或制多前或窣堵波前供養恭敬尊重讃
歎以所得食分爲四分一分施與同梵行者
一分施與貧窮之人一分施與惡趣有情一

 
分自食菩薩雖食而於食事無貪無染亦無
愛著惟爲活命而受於食不使身羸亦不令
重所以者何身若極羸廢修善品身若極重
增長睡眠菩薩食已能令善品增長現前由
勤修故無有懈怠亦無嬾墯而得圓滿菩提
資粮由彼善能成熟菩提分法遠離我執得
無我故能捨身肉施與有情善男子菩薩成
就此十種法能行乞食復次善男子菩薩成
就十種法得於一坐何等爲十一者坐菩提
道場諸魔驚怖而獨不動二者證出世靜慮

 
諸魔驚怖而獨不動三者得出世般若諸魔
驚怖而獨不動四者得出世智諸魔驚怖而
獨不動五者證其空性諸魔驚怖而獨不動
六者證諸法如實諸魔驚怖而獨不動七者
證正覺道諸魔驚怖而獨不動八者證於實
際諸魔驚怖而獨不動九者證於眞如諸魔
驚怖而獨不動十者得一切智諸魔驚怖而
獨不動言一坐者所謂一切智坐亦名法坐
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能得一坐復次
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得一食何等爲十

 
一者不恣貪食二者無染著食謂得食已於
時非時不應更受若酥油石蜜等種種滋味
三者若見他人受酥等時不起瞋惱四者若
見他人受酥等時不生嫉妬五者菩薩行一
食時若遇重病應受酥等六者菩薩行一食
時必有命難應食酥等而便受之七者菩薩
行一食時若有廢修善法之難應食酥等而
便受之八者菩薩行一食時若有如上三難
食酥等已而不追悔九者菩薩行一食時若
有三難應食酥等而不疑惑十者菩薩行一

 
食時若有三難須食酥等當作藥想善男子
菩薩成就此十種法故得一食復次善男子
菩薩成就十種法得阿蘭若何等爲十一者
久住梵行二者於毗奈耶而得善巧三者諸
根圓滿四者具足多聞五者善說法要六者
離我所執七者猶如野獸八者得身遠住九
者得居寂靜十者不猒離無蓋覆善男子云
何菩薩久住梵行乃至不猒離阿蘭若善男
子菩薩捨家出家於毗奈耶中三業清淨具
足尸羅性多善巧樂習威儀於佛所說長幼

 
法中不假他縁自能解悟及於教義能得善
巧又能了知持犯之處見持戒者能生恭敬
見毀戒者便能捨離又復多時數數悔過於
所作罪追悔惡作終不覆藏復能了知所犯
之罪有上中下又能了知所造惡業招異熟
果時分長短菩薩修行清淨故得諸根圓滿
眼根不減耳根無缺身分具足方堪住彼阿
蘭若處獨靜無人不爲惱亂乞食易得非遠
非近多諸林木華果枝葉皆悉茂盛清淨美
水取不爲勞龕室安隱無有惡獸山路幽靜

 
去住無難如是之處乃可依止菩薩依止如
是處已隨先所誦及以所聞晝夜三時痡`
修習誦經之聲不麤不細善攝諸根不令變
異所受用物皆悉清淨了知諸法差別之相
捨離惛沉思惟教理其心不動亦不外縁若
有王王子及剎帝利婆羅門等至菩薩所菩
薩見已恭敬問訊讃言善來大王如所敷設
請王就坐王若坐時菩薩亦坐王若不坐菩
薩亦立詳觀王等諸根躁動菩薩即應讃言
大王善能利益王之國內多有持戒福德多

 
聞智慧沙門若婆羅門之所居住無有盜賊
及官人等之所侵欺復觀王等諸根寂然安
隱調伏菩薩爾時當爲演說種種諸法王若
不樂說種種法菩薩即當隨順說猒離法王
若不欲樂聞猒離之法即應爲說如來甚深
廣大之法及大威德如是及餘人間聚落婆
羅門剎帝利諸有來者隨宜爲說亦復如是
菩薩多聞故即以能說法令聽聞者心皆歡
喜於菩薩所生淨信心以能說法修習善品
對除煩惱又以多聞力故得離我執復能遠

 
離我執怖畏故於阿蘭若處不驚不懼得無
所畏菩薩住阿蘭若處現前觀察無所住著
非如野獸無所觀察菩薩住阿蘭若處無有
怖畏無有過患非如野獸甯中傷菩薩住
阿蘭若處爲聚落中若男若女若童男若童
女散亂心故爲攝受正法故爲無所住著故
非如野獸爲護命故遠避人間菩薩由遠住
故得現前寂靜見阿蘭若處有大功德復見
寂靜無猒離無覆蓋修習諸法住阿蘭若是
名菩薩久住梵行乃至不猒離不覆蓋善男

 
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得阿蘭若處住復次
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能樹下坐何等爲
十一者不得依止極近聚落樹下而坐二者
不得依止極遠聚落樹下而坐三者不得依
止棘刺稠林樹下而坐四者不得依止葛藤
蒙蔓及獼猴處樹下而坐五者不得依止枯
葉樹下而坐六者不得依止猿猴住處樹下
而坐七者不得依止多有鳥處樹下而坐八
者不得依止惡獸住處樹下而坐九者不得
依止近道路處樹下而坐十者不得依止麤 
惡人處樹下而坐菩薩應當依止無障難處
樹下而坐身得輕安心常悅樂善男子菩薩
成就此十種法得樹下坐復次善男子菩薩
成就十種法能露地坐何等爲十一者於春
夏秋冬不應依止牆壁處坐二者不應依止
林樹下坐三者不得依止穰[
][]處坐四
者不得依止山腹巖坎處坐五者不得依止
河岸坎中而坐六者不得以物遮寒而坐七
者不得以物障風而坐八者不得以物障雨
而坐九者不得以物障熱而坐十者不得以

 
物承露而坐若諸菩薩在露地坐身遇諸病
又復無力應入寺中作如是念如來爲欲對
除煩惱處處廣說杜多功德我今雖復在於
寺中心不愛樂又不耽著勤修正法對除煩
惱作是思惟我住寺中但爲攝受諸施主故
不爲長養於自身故作露地想善男子菩薩
成就此十種法得露地坐復次善男子菩薩
成就十種法得塚間坐何等爲十一者謂諸
菩薩於好住處極生猒離二者諸菩薩等於
一切時痚_死想三者諸菩薩等痡`能起
 
餘殘之想四者諸菩薩等常觀於身分起赤
想五者諸菩薩等常觀於身分起青想六者
諸菩薩等常觀於身分起膿想七者諸菩薩
等常觀於身起肨脹想八者諸菩薩等常觀
於身起乾焦想九者諸菩薩等常觀於身起
離散想十者諸菩薩等常觀於身起骨鎻想
善男子菩薩於塚間坐爲利益哀愍諸有情
故住於慈心亦爲持淨戒故成就軌則故不
起食肉之心何以故善男子塚間周遍多有
非人之所依住若見菩薩食噉於肉生不淨

 
信起煩惱心由是菩薩不應食肉善男子菩
薩住於塚間若入伽藍先當禮拜如來制多
次應禮拜長老苾芻後復問訊少年苾芻不
坐僧家牀席等物恭敬而立何以故善男子
菩薩爲欲隨順世間將護有情故不坐僧家
牀席等物塚間菩薩順聖者故若違逆世間
非聖者故若一苾芻將自坐物請菩薩坐塚
間菩薩應審觀察彼苾芻意樂後無追悔及
餘衆僧不起瞋嫌然自應起下劣之心如旃
荼羅童子方坐此座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

 
種法得塚間坐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
法能得常坐何等爲十一者常坐爲不惱身
故二者常坐爲不惱心故三者常坐爲不惛
睡故四者常坐爲不疲猒故五者常坐爲欲
圓滿菩提資粮故六者常坐爲心一境性故
七者常坐爲證現前道故八者常坐爲趣菩
提道場故九者常坐爲利益一切有情故十
者常坐爲欲永斷諸煩惱故善男子菩薩成
就此十種法能得常坐復次善男子菩薩成
就十種法得隨敷坐何等爲十一者於其敷

 
具無所耽嗜二者終不自爲施設敷具三者
不遣他人施設敷具四者不現於相令他施
設敷具五者隨彼所有若草若葉便即應坐
六者諸地方處若多毒蛇蚊蝱孔穴即應捨
離並不應坐七者菩薩欲卧身向右邊累足

而卧以法衣覆身正念正知起明了想八者
右脅而卧不著睡眠九者但爲長養諸大種
故乃至爲活命故十者菩薩於絑畬氻帢`
常時令善品現前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
法得隨敷坐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

 
得修習瑜伽者何等爲十一者能常修不淨
二者能常修慈悲三者能常修縁起四者於
諸過患常修善巧五者能修空性六者能常
修無相七者能常修瑜伽八者能常勤修九
者得不悔過十者能具足戒善男子云何菩
薩能修不淨善男子菩薩獨處宴坐端身舒
緩結跏趺坐現前觀察心極猒離安住正念
心不外縁作是思惟人中所有一切飲食若
淨若穢若好若惡有味無味若食噉已身火
所觸皆成不淨爛壞可惡而不隨順一切世

 
間諸愚夫等耽嗜染著我等聖者依毗奈耶
法能以正智觀察自身不起染著亦不耽嗜
然復我心亦不生於猒離是故菩薩能修不
淨云何菩薩能修慈悲善男子謂諸菩薩於
閑靜處獨處宴坐端身舒緩結跏趺坐現前
觀察心極猒離安住正念心不外縁作是思
惟諸有情輩多起瞋害作不善業復常親近
不善丈夫無狀於我起怨讎想或於過去或
於未來或於現在起如是業我意令彼一切
有情所起瞋害皆得斷除令彼坐於菩提道

 
場如是之事不惟言說實是菩薩甚深意樂
隨順思惟是名菩薩能修慈悲云何菩薩能
修縁起謂諸菩薩若起貪愛及瞋恚心作是
思惟由我起於貪瞋等法能起之我旣從縁
生所起貪瞋及貪等境亦從縁起誰有智者
於衆縁生虚妄法中起我執著是名菩薩能
修縁起云何菩薩於諸過患能修善巧謂諸
菩薩爲欲斷除自身過患故常修習若他相
續有諸過患堪爲說者令彼斷除不堪爲者
菩薩即應捨離而去云何過患謂於佛法僧

 
於戒於聖於梵行者及於世間尊卑長幼性
不恭敬此是過患自恃己身常起我慢輕賤
於他染著現前種種境界背於涅槃起我見
有情見命者見補特伽羅見斷見空見執常
無常性不承事一切聖者親近愚夫遠離持
戒供養破戒捨善丈夫近不善丈夫誹謗甚
深素怛纜藏於此藏門常懷驚怖懈怠嬾墯
輕賤己身性無辯才威光下劣所不應悔而
乃悔之所應悔者而不能悔爲蓋纏之所
繫縛幻惑誑諂之所隨逐惛沈睡眠之所覆
 
蔽性常愛樂恭敬利養貪著種姓愛戀眷屬
樂國土衆會捨所受持法性樂親近順世間
呪而常猒離出世正法串習不善不修諸善
讃出家人惡若於女人及諸丈夫童男童女
諸外道等皆悉讃歎不樂住於阿練若處食
不知量於其尊者不樂親近誦習之時自爲
分限非所行處不見過惡性不恭敬微細尸
羅於小罪中心不驚怖見愚癡者諸根暗昧
歎爲寂靜見智慧者諸根明利撥爲嚚舉行
於倨傲顚倒執著性樂麤言於愛不愛諸色

 
之中隨順執著見起瞋者不生慈心見受苦
者不起悲愍見有病者無猒離心見彼死者
無有驚怖不求出離焚燒之處不觀察身不
觀察戒於已作當作現作之法性不觀察不
應思惟而起思惟不應計度而生計度不應
希求而有希求於非出離作出離想於彼非
道而作道想未得謂得應作不作耽著惡法
捨離善品惡說大乗讃歎小乗毀訾深信大
乗補特伽羅讃歎深信小乗補特伽羅常爲
諍論痚_闘訟性懷麤獷好爲惡語倨傲多

 
言嚴切暴惡貪婪矯詐性多虚妄語無倫次
愛樂戲論此是過患菩薩能於如是過患得
善巧已勤修空性爲欲捨離諸戲論故菩薩
雖復勤修空性然心流散於彼彼處而心樂
住菩薩遍求於彼彼境自性皆空求不可得
所取之境體旣是空能取之心性亦非有所
觀心境了知是空能觀察智體實非有菩薩
觀察空性之時修無相性菩薩雖復勤修無
相猶有彼彼諸相現前菩薩又觀現前諸相
體性皆空如是諸相旣不可得觀內身相亦

 
不可得於身念住亦不可得心不執著外諸
相中念住體性亦不可得菩薩捨離如是諸
相常能發起修習意樂菩薩修習諸三摩地
於其境界無間而住謂心一境性是奢摩他
如實觀察是毗鉢舍那菩薩修習三摩呬多
心得無悔又復歡喜何以故戒清淨故以諸
菩薩戒清淨故得於瑜伽具足戒者增長瑜
伽修習瑜伽是故說名得瑜伽者善男子菩
薩成就此十種法能修習瑜伽者復次善男
子菩薩成就十種法能持素怛纜藏何等爲

 
十一者聽聞領受爲守護正法故不爲資財
故二者聽聞領受爲守護住持故不爲利養
故三者聽聞領受爲三寳種不斷故不求供
養故四者聽聞領受爲正攝受發趣大乗諸
有情故不爲名稱讃歎故五者聽聞領受爲
欲利益無依無怙諸有情故六者聽聞領受
爲安樂苦惱諸有情故七者聽聞領受爲諸
有情無慧眼者得慧眼故八者聽聞領受爲
發趣聲聞乗諸有情等演說聲聞乗道故九
者聽聞領受爲發趣大乗諸有情等演說大

 
乗道故十者聽聞領受爲自身證無上智故
不爲希求下劣乗故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
種法能持素怛纜藏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
十種法能持毗奈耶藏何等爲十一者能了
知毗奈耶二者能了知毗奈耶義三者能了
知毗奈耶甚深理趣四者能了知毗奈耶微
細五者能了知應作不應作六者能了知自
性違犯七者能了知施設違犯八者能了知
所學波羅提木叉縁起九者能了知聲聞毗
奈耶十者能了知菩薩毗奈耶善男子菩薩

 
成就此十種法能持毗奈耶藏復次善男子
菩薩成就十種法能善軌則所行境界具足
威儀何等爲十一者善學聲聞一切學處二
者善學縁覺一切學處三者善學菩薩一切
學處四者於諸學處得善學已能善軌則所
行具足五者軌則所行皆具足已便能捨離
非沙門行六者以是因縁菩薩不行非處非
時七者菩薩能於沙門所行威儀軌則皆具
足已若沙門若婆羅門皆無有能非理譏毀
八者由此菩薩亦能令他善學如是一切學

 
處九者菩薩所行軌則圓滿已得端嚴寂靜
具足威儀十者成就威儀而無矯詐善男子
菩薩成就此十種法能善軌則所行境界威
儀具足
佛說寳雨經卷第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