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佛說寳雨經卷第七
唐三藏達磨流支等譯

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而得空性何
等爲十一者能知力空性二者能知無畏空
性三者能知不共法空性四者能知戒蘊空
性五者能知三摩地空性六者能知般若空
性七者能知解脫蘊空性八者能知解脫智
見蘊空性九者能知空空性十者能知勝義
空性菩薩雖行於空而不爲斷復不執空亦
不見空性亦不依空性亦不入於無所有性
 
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而行於空復次
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得無相行何等爲
十一者遠離外相二者遠離內相三者遠離
戲論相四者遠離分別相五者遠離有所得
相六者遠離所作事相七者遠離所行相八
者遠離所縁相九者能知識不可得相十者
所知事物不可得相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
種法得無相行爾時止蓋菩薩白佛言世尊
如是十種法菩薩應學云何當學佛言善男
子佛所行處不可思量以彼遠離思量境界
 
性故善男子若諸有情思惟如來法性境界
心即迷悶終不能覩法性此岸彼岸但生劬
勞何以故如來境界不可思議甚深難測超
過一切虚妄計度所有境界超過一切有所
得者所有境界以是義故非彼虚妄計者思
惟度量止蓋菩薩白佛言世尊我今欲有少
問惟願如來哀許我請爲我解說佛言善男
子一切諸佛皆許疑問隨汝所欲當爲解說
止蓋菩薩白佛言世尊夫自讃者非正士法
云何如來自讃所行之境超過一切佛言善

 
哉善哉善男子諦聽諦聽當爲汝說善男子
如來不爲我慢貢高貪著利養承事給侍名
聞識知恐他映蔽而自讃歎善男子如來無
矯無詐言不諛諂惟除利益一切有情獲安
樂故證法性故於如來所發淨信心歡喜悅
樂當成法器復能演說饒益有情止蓋菩薩
白佛言世尊一切有情可不能知如來功德
威力今者如來須自讃耶佛言善男子此土
衆生信根薄少智力下劣而不能知如來功
德及以威力是故如來自讃令知譬如醫師

 
善知方藥能療衆病醫所住處多有病疾更
無餘醫能療治者爾時醫師作是念言此諸
人等病苦所逼而於良藥旣不能知亦不知
我能除其病是時醫師於病者前而自讃言
我能識病亦善知藥爾時病人旣已識知彼
是良醫深生敬信依之將養所有病苦皆得
除愈善男子於意云何如彼醫師亦得名爲
自讃以不止蓋菩薩言不也世尊佛言善男
子如是如是諸佛如來爲無有上爲大醫王
善知有情煩惱病因能與法藥然諸有情不

 
能了知諸佛如來善除其病爾時諸佛便自
讃歎功德威力衆生聞已深起敬信依止如
來除煩惱病如來爾時爲大醫王施大法藥
令煩惱病皆得除愈何等名爲大法藥也大
法藥者所謂不淨觀慈縁起等善男子由是
因縁如來遍觀而自讃歎復次善男子菩薩
成就十種法遠離一切依止願何等爲十一
者不依布施有所希求二者不依持戒有所
希求三者不依忍辱有所希求四者不依精
進有所希求五者不依靜慮有所希求六者

 
不依般若有所希求七者不依三界有所希
求八者不依菩提有所希求九者不依正道
有所希求十者不依涅槃有所希求何以故
以諸菩薩遠離一切依止相故善男子菩薩
摩訶薩無所依止故而能遊行一切世間善
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即能遠離一切依
止願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而行於
慈何等爲十一者無方所慈二者無差別慈
三者得諸法慈四者得決定思惟一縁之慈
五者無滯礙慈六者琝Q益慈七者於一切
 
有情心平等慈八者無損害慈九者遍一[?][
]
慈十者出世間慈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
法是名修慈自性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
種法而行於悲何等爲十一者見諸有情無
歸無護受苦惱者即起哀愍發菩提心二者
發菩提心已勇猛精進速入法性三者入法
性已饒益有情四者爲慳悋有情令其布施
五者爲毀禁有情令其持戒六者爲瞋害有
情令其忍辱七者爲懈怠有情令其精進八
者爲散亂有情令其靜慮九者爲惡慧有情

 
令其智慧十者雖爲有情受諸苦惱志必拔
濟無有疲猒於大菩提終不退轉善男子菩
薩成就此十種法是名修悲自性復次善男
子菩薩成就十種法而行於喜何等爲十一
者我得出離諸有牢獄猛火熾然如是生喜
二者我能斷除久遠相續生死之縛如是生
喜三者我已能度種種尋伺邪執雜亂生死
大海如是生喜四者我能傾折憍慢久遠之
幢如是生喜五者我能以金剛智破煩惱山
乃至無有如微塵許如是生喜六者我今自
 
旣安隱亦復能令他得安隱如是生喜七者
我於長夜睡眠之中而得覺寤亦能令他於
長夜中爲愛繩所縛癡蓋所覆盲冥有情皆
令覺寤如是生喜八者我於一切惡趣旣得解
脫亦能令他而得解脫如是生喜九者我於
長夜生死曠遠困乏飢渴獨行無伴流轉無
窮不識正道不知方所旣能識道復能示道
如是生喜十者我今能向一切智城如是生
喜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是名修喜復
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而能行捨何等

 
爲十一者於眼所見色中得捨行故二者於
耳所聞聲中得捨行故三者於鼻所齅香中
得捨行故四者於舌所甞味中得捨行故五
者於身所受觸中得捨行故六者於意所知
法中得捨行故作是行時於色等境不惱壞
不損害不滅盡七者於苦苦中得捨行故八
者於壞苦中得捨行故九者於行苦中得捨
行故作是行時於苦苦壞苦行苦性中不惱
壞不損害不滅盡十者於所作已辦有情中
得捨行故發歡喜淨信悅樂之心作是思惟

 
彼諸有情雖已自度我當令彼而得度脫行
於捨心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是名修
捨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得遊戲神
通何等爲十一者示現隱没二者示現受生
三者示現少年遊戲後宮四者示現出家五
者示現苦行六者示現徃於菩提道場七者
示現降伏衆魔八者示現成等正覺九者示
現轉正法輪十者示現大般涅槃爾時止蓋
菩薩白佛言世尊何因縁故諸大菩薩於覩
史多天宮示現滅没乃至示現入大涅槃佛

 
言善男子菩薩於覩史多天最尊最勝超過
一切世間諸欲境界而無染著爲有情故示
現隱没有情見已捨離常想起無常想以彼
無常爲依止故得不放逸善男子彼諸有情
未離放逸雖於菩薩生淨信心然由耽嗜諸
欲境界未能承事供養菩薩作是思惟菩薩
與我長時在世我等於後徃菩薩所承事供
養而不晚也爲令如是有情起戀慕心捨於
放逸現隱没耳而彼有情觀無常已不復放
逸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善男子若有

 
衆生應處母胎而調伏者菩薩即處母胎中
現其功德威神希有之事爲說種種微妙之
法衆生聞已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善
男子若諸有情應見菩薩爲童子時後宮遊
戲而調伏者菩薩令彼有情得成熟故亦爲
守護下劣有情少信根者現爲童子宮中遊
戲善男子若諸有情應見菩薩出家而成熟
者菩薩爲欲令其得成熟故示現出家善男
子若天龍藥叉健闥縛應以苦行得調伏者
菩薩爲化彼故及爲降伏諸外道故示現苦

 
行善男子若諸有情長夜希求發如是願菩
薩若詣菩提道場我當徃彼勤修供養菩薩
爲如是等諸有情故示現徃詣菩提道場爲
令有情隨順供養決定當得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善男子若諸有情我慢貢高憍奢縱
逸爲欲令彼捨離如是煩惱事故降伏魔故
而能示現坐於道場若諸有情樂寂靜者菩
薩爲令畢竟證得最勝最高殊勝法故示坐
道場成等正覺是故菩薩現正覺已三千大
千世界悉皆寂靜無復衆聲彼諸有情見斯
 
事已咸作是言願我未來證菩提時亦如菩
薩坐於道場成等正覺善男子若諸有情以
彼邪師爲一切智受於邪法此世他世不能
出離成等正覺菩薩爲欲降伏彼故及爲善
根成熟故復有衆生堪爲法器堪[
]成道故[]
菩薩即現成等正覺徃彼波羅痆斯城示現
三轉十二行法輪善男子若諸有情宜聞涅
槃而調伏者菩薩即現大般涅槃而調伏之
善男子以是因縁菩薩於覩史多天最勝宮
中示現隱没乃至示現大般涅槃善男子菩

 
薩成就此十種法得遊戲神通復次善男子
菩薩成就十種法能離八無暇何等爲十一
者捨離不善法二者於如來所說學處終不
違越三者遠離慳貪四者已曾供養諸佛如
來五者勤修福業六者智慧圓滿七者得方
便善巧八者本願具足九者猒離世法十者
勤行精進善男子菩薩以離衆惡業故不墮
地獄諸有情等生地獄中者爲無量苦之所
逼惱生瞋恚心菩薩不爾十善業道性成就
故終不生於地獄之中善男子菩薩於如來

 
學處不違越故不墮畜生趣中生其中者極
受熾盛無量苦惱善男子菩薩不慳貪故不
生餓鬼之中生其中者極受熾盛飢餓苦惱
善男子菩薩已曾承事供養諸佛如來故而
不生於邪見之家若生其中諸縁不具與善
知識不得和合是故菩薩不生其中遇善知
識修行善法由是得生正見之家諸縁具足
增長廣大殊勝善根善男子菩薩諸根終無
缺減若缺減者於佛法中即非法器然菩薩
以積集福業故於佛法僧及制多所承事供

 
養故得諸根具足堪爲法器善男子菩薩不
生邊地何以故邊地之人頑嚚愚憃猶如瘂
羊如是等類於善惡言義不能了知不孝父
母不敬沙門婆羅門是故菩薩常生中國利
根智慧聦悟明達於佛法中堪爲法器善男
子菩薩不於長壽天生若生其中不得值遇
無量諸佛出現於世不得道果無能利益是
故菩薩生於欲界遇佛出現承事供養成熟
衆生所以者何以能得彼巧方便故善男子
菩薩不生無佛世界其中無佛法僧而應供

 
養常生具足三寳佛土之中所以者何以諸
菩薩具本願故善男子菩薩聞是無暇之處
深生猒離隨如是類得猒離已勤修精進獲
諸善法永斷一切諸不善法善男子菩薩成
就此十種法遠離八無暇復次善男子菩薩
成就十種法得不退轉菩提之心何等爲十
一者遠離虚誑諂曲二者質直清淨離諸疑
惑三者遠離師拳四者遠離法慳五者不作
滅法因縁六者如說而行終不虚誑七者攝
取大乗八者於大乗人常生尊重同法想故

 
九者得趣向大乗隨順悟入十者於說法師
作善知識想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得
不退菩提之心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
法得宿住隨念智何等爲十一者承事諸佛
二者攝受正法三者持戒清淨四者無有惡
作五者得無障礙六者歡喜無量七者得多
修行八者得三摩呬多九者得化生十者得
識無愚癡善男子菩薩承事無量諸佛故得
尊重正法於諸正法受持讀誦爲他廣說不
顧身命勤修正法故得尸羅所謂身語意戒

 
皆得清淨由戒清淨故得無惡作無惡作故
得無障礙由無障礙故得歡喜無量歡喜無
量故得多修行多修行故得三摩地得三摩
地故能趣清淨趣清淨故痡o化生得化生
故識無愚癡識無愚故得憶念生智由是能
隨憶念多生一生二生乃至無量百千生善
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得宿住隨念智復
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不離善知識何
等爲十一者見佛聞佛念佛二者聽聞正法
三者承事衆僧四者不離諸佛菩薩問訊起

 
居五者常近多聞說法之師六者常得聽聞
諸波羅蜜七者睇D菩提分法八者睇D三
解脫門九者睇D四梵行十者睇D一切智
性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親近善知識
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遠離惡知識
何等爲十一者遠離毀禁補特伽羅二者遠
離礙見補特伽羅三者遠離壞威儀補特伽
羅四者遠離邪命補特伽羅五者遠離習近
憒閙補特伽羅六者遠離懈怠補特伽羅七
者遠離耽著生死補特伽羅八者遠離違背

 
正覺補特伽羅九者遠離愛著家業補特伽
羅十者遠離一切煩惱補特伽羅善男子菩
薩雖復遠離如是諸惡知識然於彼處不起
損害輕賤之心菩薩應發如是之心由佛說
言若與雜亂衆生而相染習便即爲彼之所
破壞是故我應遠離如是諸雜亂處善男子
菩薩成就此十種法遠離惡知識復次善男
子菩薩成就十種法得法性身何等爲十一
者得平等身二者得清淨身三者得無盡身
四者得積集身五者得法身六者得甚深難

 
測不可計度身七者得不可思議身八者得
寂靜身九者得等虚空身十者得智身善男
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得如來法性身止蓋
菩薩言世尊諸菩薩等於何位中得證如來
法性之身佛言善男子初地菩薩得平等身
何以故以永離一切不平等故悟入一切菩
薩平等法性故二地菩薩得清淨身以尸羅
清淨故三地菩薩得無盡身以永離一切瞋
害故四地菩薩得善積集身以積集佛法故
五地菩薩證得法身以能通達一切法故六

 
地菩薩得不可計度甚深難測身以積集不
可計度甚深難測法故七地菩薩得不可思
議身以積集不思議佛法及能積集方便善
巧故八地菩薩得寂靜身以遠離一切戲論
及煩惱故九地菩薩得等虚空身以無邊身
充滿故十地菩薩證得智身以積集一切智
故止蓋菩薩言世尊如來法身與菩薩法身
有何差別佛言善男子二種法身性無差別
功德威力而有差別止蓋菩薩白佛言世尊
云何性無差別而有差別佛言善男子佛與

 
菩薩法性無差何以故此二種身同一性故
但功德威力有差別耳止蓋菩薩白佛言世
尊佛與菩薩功德威力云何應知有其差別
佛言善男子我今爲汝廣說譬喻以明斯義
善男子如末尼珠有瑩拭者有未瑩者雖同
是寳而已瑩者光明具足人所愛樂未已瑩
者所有光明猶不具足善男子如來珠寳與
菩薩珠寳體性雖同然亦有異何以故如來
珠寳已清淨故離一切垢故菩薩身中法性
珠寳未能普照一切世界何以故以有餘故

 
猶有垢故如末尼珠未已瑩者是故如來法
身與菩薩法身如是差別善男子如白分月
從初一日至十五日光明照耀漸漸圓滿雖
同是月光明不等而菩薩法身如來法身雖
同一性相然功德威力如是差別復次善男
子菩薩成就十種法得金剛堅固之身何等
爲十一者貪瞋癡等不能沮壞二者忿恚結
妬我慢貢高顚倒之見不能沮壞三者世間
八法不能沮壞四者惡趣苦惱不能沮壞五
者一切諸苦不能沮壞六者生老病死不能

 
沮壞七者外道諸論不能沮壞八者魔及魔
衆不能沮壞九者聲聞辟支佛不能沮壞十
者諸欲境界不能沮壞善男子菩薩成就此
十種法得金剛堅固之身復次善男子菩薩
成就十種法爲大商主何等爲十一者得平
等意樂二者應受供養三者能作出離四者
能爲所依五者能作饒益六者善能積集道
路資粮七者得好財寳八者心無止足九者
常爲導師十者善巧隨順徃一切智城善男
子云何菩薩得平等意樂乃至云何得善巧

 
隨順徃一切智性大城善男子譬如商主得
諸國王及國王子等之所愛樂菩薩亦爾爲
法商主得諸如來及聲聞等之所愛樂善男
子譬如商主應得聚落婆羅門及剎帝利等
之所供養菩薩亦爾爲法商主應得有學無
學及餘天龍等之所供養善男子譬如商主
經於曠野饑饉之處導引衆商令得安樂無
有疲猒菩薩亦爾爲法商主經於生死曠野
之中能令衆生免離逼迫皆獲安樂善男子
譬如商主能與一切貧苦衆生作大依止令

 
得出離曠野饑饉菩薩亦爾爲法商主能與
外道遮落迦波離婆羅社迦令得出離生死
全其軀命善男子譬如商主能得饒益王臣
及諸人民菩薩亦爾爲法商主能得饒益愛
著生死諸衆生等善男子譬如商主將多商
人徃於諸方經過曠野饑饉之處善能積集
衆多資粮越於險難得至大城而獲安樂菩
薩亦爾爲法商主善能積集福智資粮導引
衆生超過生死曠野之中得至諸佛一切智
城善男子譬如商主養育衆人欲徃他方積

 
集珍寳所謂金銀末尼眞珠吠瑠璃螺貝璧
玉珊瑚等寳菩薩亦爾爲法商主養育衆生
欲徃一切智慧大城善能積集佛法珍寳善
男子譬如商主希求一切財物終無猒足菩
薩亦爾爲法商主希求一切正法財寳無有
猒足善男子譬如商主於衆商中而爲上首
積集資財能爲主故最尊勝故能令衆商信
受語故菩薩亦爾爲法商主於一切衆生中
最尊勝故能爲主故積集功德言不虚妄故
善男子譬如商主能以善巧超過險路至彼

 
大城菩薩亦爾將諸衆生超過生死到智慧
城善男子是名菩薩得等意樂乃至善巧到
一切種智慧大城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
種法而能於道善巧何等爲十一者能知平
等道二者能知不平等道三者能知安隱道
四者能知善巧道五者能知有水草道六者
能知諸方道七者能知相道八者能知正道
九者能知邪道十者能知出離道善男子菩
薩成就此十種法即能於道善巧復次善男
子菩薩成就十種法得不顚倒道何等爲十
 
一者若諸有情應以大乗而調伏者爲說菩
薩道而調伏之不爲說聲聞道二者若諸有
情應以聲聞乗而調伏者爲說聲聞道而調
伏之不爲說菩薩道三者若諸有情應以一
切智而調伏者爲說一切智道而調伏之不
爲說縁覺道四者若諸有情應以縁覺乗而
調伏者爲說縁覺道不爲說一切智道五者
若諸有情執著我法爲說無我及以空法不
說我與有情命者養育者補特伽羅六者若
諸有情執著二邊爲說離二邊道不說依止

 
二邊七者若諸有情心散亂者爲說奢摩他
毗鉢舍那不說散亂道八者若諸有情著戲
論者爲說眞如不說愚夫耽著戲論九者若
諸有情耽著生死爲說涅槃不說生死十者
若諸有情著於邪道爲說無結無棘刺道不
說普遍煩惱棘刺道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
種法即能成就不顚倒道復次善男子菩薩
成就十種法而能善行於三摩呬多心何等
爲十一者善行身念處二者善行受念處三
者善行心念處四者善行法念處五者善行

 
境界念處六者善行阿蘭若念處七者善行
村邑國土王都聚落念處八者善行利養尊
重名聞念處九者善行如來施設學處念處
十者善行煩惱及隨煩惱雜染念處云何菩
薩行身念處善男子菩薩以正般若簡擇諸
法與身俱者能捨惡法觀察是身從頭至足
無我我所性不久停終當壞滅[
]脉纏縛臭
穢不淨菩薩如是觀察之時而不於中樂欲
貪著以是義故身中所有諸可惡法惟除菩
薩自在能捨非諸有情是名善行於身念處

 
云何菩薩行受念處善男子菩薩作是思惟
所有諸受悉皆是苦愚夫顚倒爲之爲樂一
切智者知樂即苦是故勇猛修行斷苦令他
有情亦如是學菩薩摩訶薩觀察受時終不
染著亦不瞋恚是名菩薩善行受念處云何
菩薩行心念處善男子菩薩作是思惟心實
無常執著爲常實是其苦執著爲樂本無有
我執著爲我本來不淨執著爲淨其心輕動
無時暫停以不停故於諸雜染能爲根本壞
滅善道開惡趣門生長三毒與隨煩惱等作

 
其因縁爲主爲導又能積集淨不淨業迅速
流轉如旋火輪亦如奔馬如火焚燒如水增
長遍知諸境如世彩畫菩薩如是觀察心時
便得自在得自在已於諸法中亦無罣礙是
名菩薩善行心念處云何菩薩行法念處善
男子菩薩如實了知諸不善法貪瞋癡等及
依止此所起餘法及能修習煩惱對治令諸
惡法皆悉永斷旣能了知一切善法於中安
住要期發願復能安立一切有情如是修學
是名菩薩善行法念處云何菩薩行境界念 

 
處善男子菩薩於可意不可意色聲香味觸
法中無染無著亦不發起瞋恚之心菩薩作
是思惟我不應於都無法中而生貪染我若
生染即是愚夫及愚癡性爲不了性爲不善
性如世尊言若爲貪愛所染即便頑鈍不能
了知善不善法由此因縁墮於惡趣菩薩作
是思惟我不應於空法中發起瞋恚我若起
瞋即不能忍是瞋恚纏爲諸聖人之所訶責
及梵行者之所譏嫌菩薩觀察境界之時不
爲境縛亦無執著復教他人如是修學是名
 
菩薩善行境界念處云何菩薩善行阿蘭若
念處善男子菩薩作是思惟住無諍行及住
寂靜行若有天龍藥叉健達縛等他心神通
能知我心心所有法是故我應如理作意遠
離不如理作意於如理法中增廣修習是名
菩薩善行阿蘭若念處云何菩薩善行村邑
聚落國土王都念處善男子菩薩若有非法
之處當須捨離所謂酒肆婬里王家博弈醉
徒聚戲歌舞非是出家之所行處皆應遠離
是名菩薩善行人間念處云何菩薩善行利

 
養承事尊重讃歎念處善男子菩薩能於利
養等中發如是心爲諸施者作福田故分散
施故終不耽著生於愛染亦不爲己執我我
所所受之物與一切有情共之迴施一切苦
惱之者由此因縁菩薩所得利養等事終不
倚恃而生我慢貢高之心作是思惟所得名
聞利養等事體性空寂都不可得終當磨滅
敗壞之法不可信也誰有智者於無常法中
而生愛著復起憍逸我慢貢高是名菩薩善
行利養等念處云何菩薩善行如來施設學
 
處念處善男子菩薩作是思惟過去諸佛習
是學處旣能修習已現等覺入般涅槃未來
諸佛如是修習當現等覺入般涅槃現在諸
佛旣修習已今現等覺及般涅槃菩薩摩訶
薩能於如是所學之處發起信心尊重勇猛
依之修習是名菩薩善行如來施設學處念
處云何菩薩善行一切煩惱及隨煩惱離染
念處善男子菩薩於煩惱及隨煩惱雜染法
中善能念之從何因起何縁所生如是縁起
如是縁生悉皆捨離是名菩薩善行煩惱及
 
隨煩惱念處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
常證得三摩呬多心
佛說寳雨經卷第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