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佛說寳雨經卷第六
唐三藏達磨流支等譯

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得廣大心何
等爲十一者我當積集一切平等諸波羅蜜
多是名發起廣大之心二者我當圓滿一切
佛法是名發起廣大之心三者我當調伏一
切有情是名發起廣大之心四者我當坐於
菩提道塲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現等
覺是名發起廣大之心五者現等覺已轉正
法輪若諸沙門婆羅門及天魔梵世間人等

 
一切無能同我轉者是名發起廣大之心六
者我爲利益一切有情徃於無量無邊諸世
界中爲彼有情作利益事是名發起廣大之
心七者我當積集般若以爲船筏度生死海
中一切有情令至彼岸是名發起廣大之心
八者見諸有情無主無歸無救無護無有處
所我當爲彼而作眷屬與彼有情爲救護等
是名發起廣大之心九者於一切佛最勝事
業我當示現能作諸佛最勝事業佛師子吼
我當能作大師子吼佛所遊戲我當遊戲大

 
龍觀察我當觀察我所得者令諸天魔梵世
沙門婆羅門一切世間天人阿素洛等皆當
得之是名發起廣大之心十者佛大威德調
伏有情我當調伏不爲麤惡行不爲無利苦
行不爲下劣行是名發起廣大之心善男子
菩薩成就此十種法得廣大心復次善男子
菩薩成就十種法得清淨心何等爲十一者
得圓滿意樂以此意樂性不動故常安住故
無虚僞故二者遠離不如理作意謂我當作
佛師子吼終不發起聲聞作意亦不發起縁
 
覺作意亦不發起少分作意三者永離一切
塵垢謂能除去諸煩惱塵四者永離身現矯
詐謂能遠離一切矯詐威儀異相五者永離
語言矯詐終不示現不眞實語六者永離心
業矯詐謂身無所著故語言知足故心無希
求故七者報恩於少分恩常不忘失況有多
恩而不念報八者知恩於有恩者必無隱諱
亦不輕賤見彼有德踊躍歡喜稱揚讃歎除
彼世間無慚愧者九者如言而作謂諸菩薩
示現美言稱心相應心常寂靜不懷怨結尊

 
重於他不生輕慢實言而說無有矯詐不爲
慳悋嫉妬諂誑之所隨逐菩薩終不令他闘
戰亦非展轉破壞於他說眞實義隨利益事
而皆與之十者於如來教中永離誹謗謂此
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已剃除鬚
髮覆袈裟衣於如來教中正信出家非因王
力逼令出家不爲盜賊抑令出家不爲負債
方便出家不爲驚怖而求出家非怖不活邪
命出家希求正法以信出家菩薩常爲求善
知識親近承事聽聞正法聞已修行又復菩

 
薩不爲我慢之所掩蔽離我慢故又不顚倒
取以無顚倒領受性故證通達道得通達故
證於法性得法性故證法性已決定能得阿
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名菩薩於佛教中離
諸誹謗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得清淨
心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得無猶豫
心何等爲十一者深信如來身業祕密二者
深信如來語業祕密三者深信如來意業祕
密四者深信菩提積集五者深信菩提六者
能信如來出現七者能信演說一乗實相八

 
者能信宣說種種實相九者能信如來言音
深遠十者深信如來知有情意樂而調伏之
云何菩薩深信如來身業祕密善男子謂諸
菩薩若聞如來法身之性寂靜身性無等身
性無量身性不共身性金剛身性作是思惟
此爲眞實非是虚誑謂此菩薩於彼法中心
無猶豫是名菩薩深信如來身業祕密云何
菩薩深信如來語業祕密謂諸菩薩聞於如
來爲諸有情現前授記不現前授記祕密說
已菩薩如是思惟如來言音終無虚誑得之

 
誤失由此因縁語得眞實何以故由如來永
斷一切過患故永斷一切諸塵垢故永斷一
切諸熱惱故永無一切諸煩惱故能得自在
皎潔澄清無諸穢濁若如來之言有虚誑誤
犯無容是處惟此眞實非爲虚誑菩薩於此
法中得無猶豫是名菩薩深信如來語業祕

密云何菩薩深信如來意業祕密若諸菩薩
聞於如來意之祕密謂如來所有意樂法義
依止於心依心而住一切菩薩聲聞縁覺及
諸有情無能知者惟除如來之所加持何以

 
故如來甚深難可度量超過計度及計度所
行廣大無量猶若虚空超過一切虚妄計者
所有境界菩薩如是正思惟此是眞實非爲
虚誑於彼法中得無猶豫是名菩薩深信如
來意業祕密云何深信菩薩積集謂聞諸菩
薩現前利益一切有情是諸有情所作之事
皆能作之終無疲倦亦不驚怖復能荷負大
願重擔有大勢力勇猛堅固遍能積集諸波
羅蜜多次第積集一切佛法得無礙智無邊
智性無等智性不共智性精進堅固被甲堅
 
固誓願堅固誓願不動誓願不共以爲無上
菩提因縁是諸菩薩次第修習令生增長圓
滿廣大菩薩如是思惟此爲眞實非是虚誑
菩薩於彼諸法之中得無猶豫是名菩薩能
得深信積集云何菩薩深信菩提及如來出
現謂諸菩薩如是思惟聞諸菩薩坐菩提道
場已無著無礙無障得天眼智通天耳智通
他心智通宿住隨念智通神境智通漏盡智
通成就勝智一一剎那了達三世無著無礙
無障由是因縁能遍觀察諸有情界此類有
 
情成就身惡行成就語惡行成就意惡行受
諸邪法起於邪見誹謗聖者由是因縁身壞
命終墮諸惡趣生捺洛迦中復能觀察如是
有情成就身善行成就語善行成就意善行
領受正法起於正見不謗聖者以是因縁命
終之後生諸善趣得生天中菩薩如是能實
觀察諸有情界善不善業已作是思惟我於
徃昔行菩薩行有如是願若自覺悟令他覺
悟我願旣滿意樂亦足惟此眞實非是虚妄
菩薩能於彼法之中得無猶豫由是菩薩能
 
證菩提名爲正覺善男子是名菩薩深信菩
提及如來出現云何菩薩深信演說一乗實
相謂諸菩薩如是思惟聞於如來一乗法已
惟此眞實非是虚妄琱變易何以故由從
一乗出諸乗故善男子譬如贍部洲中有諸
小洲雖各異名然彼同依於贍部洲由是說
名一贍部洲所說一乗亦復如是由如來乗
出現諸乗而諸乗等雖有異名然同依止如
來乗故說名一乗菩薩能於彼正法中得無
猶豫是名菩薩深信演說一乗實相云何菩

 
薩能深信演說種種實相謂諸菩薩如是思
惟聞於如來素怛纜中宣說如是種種實相
已惟此眞實非爲虚誑何以故由諸如來能
調伏故隨諸有情種種勝解演說妙法菩薩
於此正法之中能無猶豫是名菩薩能深信
演說種種實相云何菩薩得深信如來言音
深遠謂諸菩薩如是思惟聞於如來言音深
遠已惟此眞實非爲虚誑何以故以諸天子
少福善根尚得深遠美妙音聲何況如來以
於無量百千數劫積集妙行由是菩薩於彼

 
法中得無猶豫是名菩薩深信如來言音深
遠云何菩薩得深信如來知有情意樂而調
伏之謂諸菩薩如是思惟聞於如來能知一
切有情意樂種種隨眠種種勝解一音說法
皆令調伏各隨意解斷除疑惑成熟有情一
一有情如是思惟各謂如來獨爲我故演說
妙法如來於此實無分別我爲能說有情爲
所化惟此眞實非爲虚妄菩薩能於彼法之
中得無猶豫是名菩薩深信如來知有情意
樂而調伏之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心

 
無猶豫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得智
如海何等爲十一者得如寳所二者甚深難
度三者廣大無量四者隨順漸深五者不與
煩惱死屍同住六者皆同一味七者容受駛
流八者潮不過時九者與大有情爲所依止
十者無有窮盡云何菩薩得如寳所善男子
譬如大海有諸寳所贍部洲人皆來取寳終
無窮盡菩薩如是有功德寳所一切有情取
功德寳亦無窮盡云何菩薩甚深難度善男
子譬如大海甚深難度菩薩如是成就智慧

 
甚深大海一切有情無能越度云何菩薩廣
大無量善男子譬如大海周遍廣大菩薩如
是智慧之海廣大無邊云何菩薩隨順漸深
善男子譬如大海隨順向下漸低漸深菩薩
如是一切智海隨順法性漸低漸深云何菩
薩不與煩惱死屍同住善男子譬如大海不
宿死屍何以故以海性法爾故菩薩如是不
與煩惱死屍丈夫同處而住何以故以菩薩
法如是故云何菩薩皆同一味善男子譬如
大海諸暴流水澍入之者一切皆同一鹹味

 
性菩薩如是積集無量白淨之法至一切智
皆得同於一切智味云何菩薩容受駛流善
男子譬如大海容受無量諸駛流水而無增
減菩薩如是容受無量法雨駛流無增無減
云何菩薩潮不失時善男子譬如大海潮不
失時菩薩如是教化有情隨其根性不失於
時云何菩薩與大有情爲所依止譬如大海

與大有情爲所依止菩薩如是爲一切有情
諸白淨法之所依止云何菩薩得無窮盡善
男子譬如大海爲一切有情汲引其水無有
 
窮盡菩薩如是爲諸有情種種說法無有窮
盡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得智如海復
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得微妙智善巧
何等爲十一者得希求出離善巧二者得通
達一切法善巧三者得悟入一切法平等善

巧四者得悟入一切法幻相善巧五者得遍
知一切法善巧六者得縁起甚深難度善巧
七者得業不思議善巧八者得了知隨所說
義善巧九者得證知如實義善巧十者得眞
實善巧善男子云何菩薩得希求出離善巧

 
乃至云何得眞實善巧謂此菩薩觀察如是
一切有情處於世間常爲貪欲之所燒然瞋
恚之所昏繞愚癡黑暗之所盲冥菩薩作是
思惟此諸有情云何能得出離善巧菩薩爲
彼希求通達諸法以通達故悟入一切諸法

平等以悟入故了知虚幻之相以了知故如
實遍知一切諸法以遍知故隨順思惟甚深
縁起以思惟故隨順觀業不思議性菩薩作
如是觀一切法中都無有實而業有種種異
由是菩薩即能悟入微妙智慧而於諸佛及

 
菩薩所聞說法要即了其義以了義故得見
眞實見眞實故於生死海中度脫有情善男
子是名菩薩得希求出離善巧乃至得眞實
善巧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得微妙智
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得應辯才何
等爲十一者於諸法中施設無我二者無有

情三者無命者四者無養育者五者無補特
伽羅六者遠離作者受者七者遠離知者見
者八者空無所有無主九者虚妄分別空十
者一切諸法施設縁生善男子以一切諸法
 
無我無有情無命者無養育者無補特伽羅
遠離作者受者遠離知見者空無所有無主
虚妄分別從縁所生如是此應隨順法性善
男子所有應隨順法性不相違法性相應法
性悟入法性明了法性如是法性菩薩摩訶
薩皆應遍知是名應辯才善男子菩薩成就
此十種法得應辯才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
十種法得解脫辯何等爲十一者得無著辯
二者得無盡辯三者得覺悟辯四者得不怯
弱辯五者得謙卑辯六者得無畏辯七者得

 
不共辯八者得無蔽辯九者得無邊辯十者
得無礙辯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成就此十種
法得解脫辯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
得清淨辯才何等爲十一者得無[
]嗄辯二
者得不雜亂辯三者得不下劣辯四者得不
倨傲辯五者得義不退失辯六者得文字不
下劣辯七者得方便不下劣辯八者得時不
下劣辯九者得不麤獷辯十者得明了辯善
男子菩薩摩訶薩於衆會中遠離怖畏故得
[]嗄辯才安住智慧故得不雜亂辯才菩 

 
薩於衆會中無所畏故如師子王不驚不怖
得不下劣辯才無煩惱故得不倨傲辯才善
男子有煩惱者即有倨傲非無煩惱有倨傲
也證法性故得於義不退失辯才善男子未
證法者於義有失非已得者有退[
]也於一[]
切言論無所畏故得文字不下劣辯才善男
子知少分論者而於文字即有退失非知一
切論者名下劣也積集諸方便故得方便不
下劣辯才無善巧者而於方便即有退失有
善巧者無下劣也善男子菩薩摩訶薩知長
 
時知應時知初中後時非先說後非後說先
應時而說故得時不下劣辯才永離語言戲
論故得無麤獷辯才善男子以有戲論名爲
麤獷無戲論者非麤獷也善男子菩薩摩訶
薩諸根聦利故得明了辯才諸根鈍者即不
明了非根利者不明了也善男子菩薩成就
此十種法得清淨辯才復次善男子菩薩成
就十種法得一切衆生歡喜滿足何等爲十
一者得可愛語二者面門微笑遠離顰蹙三
者能演說義四者能演說法五者能平等說 

 
六者無有貢高七者遠離輕賤八者無染九
者不瞋十者得種種辯才善男子云何得愛
語菩薩言詞能令有情心喜悅故云何面門
微笑菩薩和顏安慰能令有情得安隱故云
何能演說義菩薩言詞應量說故云何能演
說法菩薩凡所演說饒益有情故云何平等
說菩薩琤H等心授有情法故云何無有貢
高菩薩遠離我慢憍逸同類性故云何遠離
輕賤菩薩說法尊重法故云何無染菩薩尸
羅極清淨故云何不瞋菩薩性能行忍辱故

 
云何得種種辯才菩薩言詞美妙悅衆生故
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能令有情歡喜
滿足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能令有
情領受所說何等爲十一不爲非器者說法
二不爲瞋害者說法三不爲增上慢者說法
四不爲外道說法五不爲不生尊重者說法
六不爲無淨信者說法七不爲諂誑者說法
八不爲愛樂活命者說法九不爲規求利養
得他尊重嫉妬慳悋所纏者說法十不爲頑
鈍瘖瘂者說法何以故菩薩摩訶薩不以慳

 
悋法故而不爲說亦不爲師拳祕而不說亦
不爲有情輕於我故亦不爲棄捨法故但以
非法器故而不爲說止蓋菩薩白佛言世尊
何等有情諸佛菩薩爲之說法佛言善男子
若諸有情具足信根成熟法器承事諸佛心
無諂曲亦無虚誑威儀無詐不貪利養意樂
具足爲善丈夫聞法覺悟善能開曉聦慧利
根隨所說義即能了知爲得法故勤修精進
順如來法依教修行善男子如是種類諸有
情等佛及菩薩爲之演說善男子菩薩成就
 
此十種法即能領受所說之法復次善男子
菩薩成就十種法能爲說法之師何等爲十
一者爲積集佛法故能演說法然佛法不可
得積集亦不可得二者爲積集諸波羅蜜多
故演說法波羅蜜多不可得積集亦不可得
三者爲積集菩提故演說法然菩提不可得
積集亦不可得四者爲斷煩惱故演說法然
煩惱不可得斷亦不可得五者爲猒貪離貪
滅貪故演說法然猒離滅及貪俱不可得六
者爲得預流一來不還向果故演說法然預

 
流一來不還向果俱不可得七者爲得阿羅
漢向果故演說法然阿羅漢向果俱不可得
八者爲得縁覺向縁覺果故演說法然縁覺
向果俱不可得九者爲永斷執著我故演說
法然我與執著俱不可得十者爲顯示業及
異熟故演說法而業及異熟俱不可得何以
故彼諸菩薩作是思惟由彼名字故說有法
其所說法本不可得所以者何法非文字文
字非法但於俗諦法中順世俗故於無名法
中施設其名勝義諦中無有名字但是虚妄
 
施設假立作其名字誘引愚夫故作是說善
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故能爲說法師復
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得隨法性行何
等爲十一者菩薩隨法性行不離於色亦不
離受想行識二者隨法性行不離欲界三者
隨法性行不離色界四者隨法性行不離無
色界五者隨法性行不捨於法六者隨法性
行不執著於法七者隨法性行而不捨於有
情八者隨法性行而不行於斷見九者隨法
性行而不行於常見十者隨法性行而不捨

 
於正道所以者何菩薩成就般若方便善巧
故雖隨順法性然於色等不捨不著亦不行
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得隨法性行復
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得法界善巧何
等爲十一者有智慧二者攝取善知識三者
勤行精進四者離一切障五者極清淨六者
尊重教誡七者多修空性八者離諸慢見九
者向於道十者見眞實義善男子菩薩摩訶
薩有智慧者求善知識見善知識故得歡喜
悅樂於善知識生如佛想依止彼住依止彼

 
故得勤行精進永斷一切不善法圓滿一切
善法以勤修精進故滅除一切障得無障礙
開示正道遠離身口意麤重由離障故得最
極清淨旣清淨已得尊重教誡得教誡已能
多修行空性修行空已即得遠離慠慢之見
遠離慠慢見已得向正道菩薩得住道已見
於眞義止蓋菩薩白佛言世尊云何名眞義
佛言善男子眞義者即是實義增語止蓋菩
薩白佛言世尊云何名實義佛言善男子所
謂不虚妄是實義止蓋菩薩白佛言世尊云

 

何名不虚妄佛言善男子所謂眞如是不虚
妄無別異也止蓋菩薩白佛言世尊何謂眞
如佛言善男子此法自內所證非有文字能
施設之何以故此超過一切文字言說及戲
論故離諸入出無有計度非計所行無相離
相非諸愚夫所行之處遠離一切諸魔境界
及以一切煩惱境界非識所行住無所住自
性寂靜超過衆聖智之所入由是因縁自內
所證無垢無染清淨微妙最上無比痡`不
動性不滅壞若諸如來出現於世若不出世

 
如是法界自性常住善男子爲利益故是諸
菩薩勇猛修行無量苦行證此法性得法性
已安置有情住如是法善男子如是名爲眞
如亦名實際名一切智亦名一切種智名不
思議界亦名不二界止蓋菩薩白佛言世尊
云何於此法中現證云何自內所證佛言善
男子應以出世間般若自內所證止蓋菩薩
白佛言世尊若如是者般若現證即是自內
證耶佛言不也善男子般若如實觀見法身
爲內證也止蓋菩薩白佛言世尊若以聞所

 
成慧思所成慧如是證法爲內證乎佛言不
也終不但以聞所成慧思所成慧爲內證也
善男子以是因縁我當爲汝說於譬喻譬若
有人熱際之餘在於曠野從東方來將詣西
方復有一人從西方來徃於東方其人熱乏
爲渴所逼語東方人言我今熱乏爲渴所逼
請示我路何處應有泉林池沼清淨冷水我
若得之熱惱渴乏皆得止息從東來人語西
來者作如是言我諳道路知有水處我經甞
飲從是東行去此不遠便有二道應捨左路

 
趣於右道若見青山彼有林泉清淨冷水能
解渴乏汝可徃彼必得捨除熱渴之患善男
子於意云何彼熱渴人惟聞水名但思水事
即得除其熱渴患不止蓋菩薩白佛言世尊
彼熱渴人要當內證清涼之水然後除其熱
渴之患善男子如是如是非但聞思即能證
得自內所證眞如之法善男子言曠野者即
是生死言熱渴者即是一切有情於境界中
爲煩惱熱之所渴乏示導路者即是諸佛菩
薩善知識也經自甞飲者即是善巧能知一

 
切智道自內所證勝法性也復次善男子我
今更說譬喻曉悟於汝假使如來住世一劫
爲贍部洲人讃歎諸天所食甘露色香美味
清淨微妙若觸彼時受其安樂於意云何然
彼有情聞是語已即得如是自內所證甘露
味不止蓋菩薩白佛言不也世尊彼人雖聞
佛說甘露終不能得甘露之味佛言善男子
汝於此喻應如是知非惟聞思即能得彼自
內所證善男子譬如有人食美果已於未食
人前讃歎其果香味具足於意云何彼未食

 
人能得內證知其味不不也世尊佛言善男
子彼亦如是汝於此喻應如是知非惟聞思
即能證得自內所證如是說已止蓋菩薩白
佛言世尊甚爲希有如來今者善能爲我說
斯法要若有得聞如是法門應當證得何以
故世尊彼善男子得此法因決定當得此法
性故佛言如是如是旣知因已當得此法善
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得法界善巧
佛說寳雨經卷第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