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佛說寳雨經卷第三
唐三藏達磨流支等譯

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得方便善巧
圓滿何等爲十一者得迴向方便善巧二者
令諸外道歸向方便善巧三者轉捨境界方
便善巧四者除遣惡作方便善巧五者救護
有情方便善巧六者施與有情活命方便善
巧七者得受取方便善巧八者捨離非處住
於是處方便善巧九者示現教導勸勵慶喜
方便善巧十者供養承事方便善巧云何菩
 
薩得迴向方便善巧謂諸菩薩以非他攝所
有果華晝夜六時奉獻諸佛及諸菩薩以此
善根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菩薩以非
他攝所有香樹若諸寳樹若劫波樹於晝夜
六時供養諸佛及衆菩薩以此善根迴向阿
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菩薩又於素怛纜中所

有廣大承事供養聞已起於淨信樂心迴此
供養一切諸佛及諸菩薩又復菩薩能於十
方諸菩薩所及餘有情所造善業令菩提資
粮皆得圓滿發淨意樂深心慶喜以此善根

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菩薩若以香華
奉獻如來制多及佛形像以此迴向令諸有
情離破戒垢得佛戒香菩薩又常灑掃塗地
持此迴向令諸有情離惡威儀修善法式齊
整圓滿又諸菩薩奉獻華蓋以此迴向令諸
有情捨離熱惱又彼菩薩入僧伽藍發如是
心令有情等入涅槃城出伽藍時願令有情
出生死獄若開房門願令有情開諸善趣出
世智門若閉房門願令有情閉惡趣門菩薩
坐時願令有情皆得坐於妙菩提樹右脇卧
 
時願令有情安住涅槃從卧起時願令有情
離纏障起若徃便利願令有情向大覺路正
便利時願令有情拔諸毒箭若洗淨時願令
有情洗煩惱垢一切過患若洗手時願令有
情離穢濁業若洗足時願令有情離障塵垢
嚼楊枝時願令有情捨離垢穢菩薩自身所
作諸業持此迴向利益安樂一切有情菩薩
禮拜如來制多願令有情常得諸天及世間
禮是名菩薩迴向方便善巧云何菩薩令諸
外道歸向方便善巧謂此菩薩於彼彼類外
 
道衆中能變化作諸外道形謂遮洛迦波利
縛羅社迦昵健陀弗多羅於彼法中受持讀
誦菩薩爲欲成熟有情如是思惟我若先作
阿遮利耶則不能令傲慢有情隨順調伏由
是我徃外道法中示現出家爲作弟子旣出
家已勇猛精進隨彼修習種種諸行博學多
聞究盡彼法乞麤穢食所作皆勝彼諸外道
威儀行法由是菩薩爲諸外道尊重師範所
有言說悉皆信受隨順調伏菩薩了知此諸
有情歸向我已說彼外道邪見過失所學之

 
法復非正教以不能說猒離貪欲令斷滅故
由是外道受菩薩化捨離邪道入正法中菩
薩又於一切外道修習五通梵行之中勤行
精進證五神通又復修習成就靜慮諸三摩
地三摩鉢底勝諸外道所得五通聦慧超彼
爲作師範菩薩了知所化外道皆成熟已說
彼靜慮諸三摩地三摩鉢底種種過失所學
之法復非正教以彼不說猒離貪欲對除道
故由是外道受菩薩化捨離邪道入佛法中
是名菩薩令諸外道歸向方便善巧云何菩

 
薩轉捨境界方便善巧謂此菩薩觀見一切
多貪有情方便調伏化作女身端嚴殊妙勝
餘女身有情見者心生染著菩薩見彼如是
染著即便於彼寢卧之處示現命終於一剎
那一牟呼栗多現胮爛相臭穢可惡有情見
已起大驚怖生苦惱心情深猒捨誰能令我
離於如是穢惡之處爾時菩薩即於彼前隨
機演說如是諸法於三種菩提定隨證一是
名菩薩得轉捨方便善巧云何菩薩除遣惡
作方便善巧謂此菩薩見諸有情造無間罪

 
及起一切諸不善業失心憂悔菩薩徃彼作
如是言善男子云何失心憂悔而住彼有情
言大士我造無間諸不善業恐於長夜受諸
苦惱無利益故不安樂故以是因縁失心憂
悔是時菩薩爲彼有情廣說正法令深悔過
受菩薩戒若此有情未能悔過是時菩薩欲
令彼人心生信伏爲現神通廣說彼人思惟
之事有情由是於菩薩所生信伏心歡喜信
樂生信樂已根性成熟菩薩爲彼廣說妙法
彼人即能隨順領受菩薩又復於彼人前化

 
作父母說如是言汝可觀之我即是汝同伴
丈夫汝莫悔過此所造業畢竟不墮捺洛迦
中亦不退失利益安樂如是說已即便殺害
所現父母菩薩於彼有情之前示現神變彼
人思惟有智之者尚殺父母不失神通況我
無智而造此業墮捺洛迦退於利樂爾時菩
薩爲彼有情演說妙法令其惡業漸得輕微
猶如蚊翼是名菩薩除遣惡作方便善巧云
何菩薩救護有情方便善巧謂此菩薩觀見
有情根器成熟堪爲說法彼之有情造作一

 
切極不善業菩薩爲欲利益彼人方便調伏
化作種種諸有情類應以大王身得調伏者
即現大王身而爲說法應以小王身得調伏
者即現小王身而爲說法應以婆羅門剎帝
利身得調伏者即現婆羅門剎帝利身而爲
說法應以天身得調伏者即現天身而爲說
法應以執金剛身得調伏者即現執金剛身
而爲說法應以怖畏得調伏者現作怖畏而
爲說法應以繫縛殺害打罵得調伏者即爲
示現如是等事而爲說法應以愛語得調伏

 
者即現愛語而爲說法若有情類欲造彼彼
無間罪時於菩薩身興損害意其得神通菩
薩即爲示現種種方便或時遮止或復禁制
或移向他方於彼人前又復示現似彼所造
無間業事或復示現捨捺洛迦相制彼所造
無間罪業令不現前其有未得神通菩薩善
能觀察彼諸有情壽命長短見彼有情欲造
無間作是思惟此諸有情將起重罪而發大
悲心生憂惱菩薩觀彼猶如掌中置菴羅果
作是思惟我爲利益一有情故能於阿鼻受

 
大苦惱即此有情乃至未住無餘涅槃常能
如是無別方便而能遮止此諸有情造惡業
已將欲生彼捺洛迦中由我未得神通自在
無有方便移彼不信壽命短促諸惡有情置
於他方恐彼有情由不善業生阿鼻獄菩薩
以是發起悲心思惟有情各隨自業無異方
便而能救濟但起慈心平等教誡示爲科罰
是名菩薩救護有情方便善巧云何菩薩施
與有情活命方便善巧謂諸菩薩觀見有情
不堪受法但求衣食以爲自足不能了知聖

 
法調伏菩薩教示此諸有情筭數技術文字
注記如是事業爲成於善不成惡法是名菩
薩施與有情活命方便善巧云何菩薩得受
取方便善巧謂此菩薩得珍寳聚如妙高山
而不受取若能下劣資生雜物而即受之何
以故謂此菩薩如是思惟此諸有情慳悋嫉
妬貪愛所蔽惜自他物不令自他而得受用
由此因縁處生死海常被漂没菩薩欲令彼
有情等於長夜中得具足利益及安樂故而
便爲受雖受彼物不起貪愛無屬己心但爲

 
供養諸佛法僧令諸有情同獲勝利及爲饒
益貧苦有情施主由是歡喜踊躍是名菩薩
得受取方便善巧云何菩薩捨離非處住於
是處方便善巧謂諸菩薩觀見有情堪能受
法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應現等覺然彼
有情爲得聲聞辟支佛乗發起方便常勤修
習菩薩說法令彼有情捨離二乗引導迴向
大乗法中是名菩薩捨離非處住於是處方
便善巧云何菩薩示現教導讃勵慶喜方便
善巧謂諸菩薩能令有情未發菩提心者令

 
發菩提心已發菩提心者雖復持戒心易知
足若少精進而多懈怠菩薩教令常修精進
若諸有情雖少持戒多有毀犯由是因縁信
不清淨常無喜樂爲破戒垢覆心而住菩薩
爲彼有情演說種種妙法令彼有情心生淨
信歡喜悅樂是名菩薩示現教導讃勵慶喜
方便善巧云何菩薩得承事供養方便善巧
謂諸菩薩旣得出家於諸利養知量知足所
受利養無非法者又諸菩薩獨處閑靜入定
而住隨順諸佛及菩薩行如是思惟我欲承

 
事供養如來謂此菩薩隨順思惟已而作種
種承事供養一切如來得六殊勝波羅蜜多
修行圓滿云何修六波羅蜜多諸行圓滿謂
於承事供養等中嚴辦資具此是菩薩施波
羅蜜多謂於承事供養等中發心饒益一切
有情此是菩薩戒波羅蜜多謂於承事供養
等中心能安住歡喜悅樂此是菩薩忍波羅
蜜多謂於承事供養等中心無猒倦此是菩
薩勤波羅蜜多謂於承事供養等中一心思
惟此是菩薩靜慮波羅蜜多謂於承事供養

 
等中心能種種差別觀察此是菩薩般若波
羅蜜多是名菩薩承事供養方便善巧善男
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得方便善巧圓滿復
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故得願圓滿何
等爲十一者無下劣願二者無怯弱願三者
爲欲利益一切有情勤修行願四者爲諸佛
如來讃歎發願五者善能摧伏一切魔願六
者成就不由他願七者得無邊願八者不驚
怖願九者不疲猒願十者得圓滿願云何菩
薩無下劣願謂此菩薩不樂諸有而發於願

 
是名菩薩無下劣願云何菩薩無怯弱願謂
此菩薩不猒三界求離貪欲住於寂滅而發
於願是名菩薩無怯弱願云何菩薩爲欲利
益一切有情勤修行願謂諸菩薩發如是願
諸有情界乃至盡證無餘涅槃我方於後證
大圓寂是名菩薩爲欲利益一切有情勤修
行願云何菩薩爲諸佛如來讃所發願謂此
菩薩發如是願諸有情界乃至未發菩提心
者皆願發心願發心已次第修行菩提分行
次修行已坐菩提樹於彼已得坐道場者我

 
當承事恭敬供養請轉法輪若般涅槃我當
勸請久住世間爲欲利益諸有情故是名菩
薩爲諸佛如來讃所發願云何菩薩善能摧
伏一切魔願謂此菩薩發如是願若我當來
現等覺時於佛土中永無一切天魔之衆亦
復不聞諸魔名字是名菩薩善能摧伏一切
魔願云何成就不由他願謂此菩薩不由他
故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方發願然以
般若觀有情界受於苦惱旣觀見已爲欲救
護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是名菩薩而

 
能成就不由他願云何菩薩得無邊願謂此
菩薩不爲菩提少分資粮而發於願然此菩
薩爲發大願偏覆左肩右膝著地起淨信心
觀十方界現住諸佛一切菩薩或有菩薩住
於苦行或坐道場或見諸佛或現等覺或轉
法輪觀見彼已發淨意樂於彼十方諸佛菩
薩或住苦行或現等覺及轉法輪菩薩於彼
一一信解深心慶喜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
菩提是名菩薩得無邊願云何菩薩得不驚
怖願謂諸菩薩有新發心聞甚深法聞於諸

 
佛廣大威德聞諸菩薩遊戲神通聞於甚深
方便善巧菩薩聞已不驚不怖作是思惟謂
諸如來所證菩提所住境界成熟有情皆無
邊量於彼法中我不能知諸佛證知我應當
知是名菩薩得不驚怖願云何菩薩不疲猒
願謂諸菩薩雖見有情志性頑愚又難調伏
於此有情終不疲猒或有菩薩見諸有情志
性頑愚難調伏者而生疲猒由疲猒故棄捨
有情發如是願我求生於清淨世界終不用
聞如是諸惡有情之名雖復願生清淨世界
 
終不得生以棄捨有情不成熟故於此義中
又聦慧菩薩發如是心於諸世界諸有情中
精進下劣有懈怠者頑嚚聾瞽如彼啞羊如
是有情爲一切佛及諸菩薩觀察揀擇及遍
有情界中無般涅槃法者並皆棄捨我今欲
令如此有情悉當集會我佛剎中又我欲令
此諸有情坐於道場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而此菩薩發如是心思惟之時念念之中
諸魔宮殿悉皆震動又爲一切諸佛如來之
所稱歎如是菩薩必定得生清淨佛土又能

 
速疾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現等覺是
名菩薩得不疲猒願云何菩薩得圓滿願謂
此菩薩坐道場已摧破魔軍於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而現等覺願旣圓滿無復更發善
男子譬如酥油於其鉢中平滿盛已更不容
受如極微量一滴酥油是故說名得圓滿願
菩薩如彼盛酥油鉢能於菩提現等覺已願
旣滿足無復更發一切妙願是名菩薩得圓
滿願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得大願圓
滿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修力圓滿

 
何等爲十一者他不映蔽修力圓滿二者不
被摧伏神力圓滿三者於福德力修習圓滿
四者於般若力修行圓滿五者於眷屬力同
得圓滿六者於神通力修得圓滿七者於自
在力修得圓滿八者於緫持力而得圓滿九
者無能改易神變力圓滿十者他不違越教
力圓滿善男子云何菩薩他不映蔽修力圓
滿謂此菩薩一切外道諸異論者不能映蔽
是名他不映蔽修力圓滿云何菩薩不被摧
伏神力圓滿謂此菩薩諸有情中終無有能

 
摧菩薩力是名不被摧伏神力圓滿云何菩
薩於福德力修習圓滿謂此菩薩修習一切
世出世間所有福德菩提資粮悉皆積集無
有少分不圓滿者是名菩薩於福德力修習
圓滿云何菩薩於般若力修行圓滿謂此菩
薩於諸佛法以正般若而觀見之惟除如來
一切種智非不已證非不了知是名菩薩於
般若力修行圓滿云何菩薩於眷屬力同得
圓滿謂此菩薩所有眷屬於戒及見威儀淨
命皆悉圓滿所有眷屬一切皆同菩薩所行

 
是名菩薩於眷屬力同得圓滿云何菩薩於
神通力修得圓滿謂此菩薩神通勝力超諸
世間及彼二乗神通境界菩薩樂欲於一毛
端安贍部洲乃至四洲若千世界二千三千
大千世界又復菩薩樂欲於一微塵量中安
處無量殑伽沙界如是世界若二若三若四
若五或十二十三四五十乃至不可說不可
說殑伽沙界安置於一極微塵中其微塵量
不增不減彼諸世界於一微塵中各各安處
不相障礙其中有情亦無嬈亂迫迮之相是

 
名菩薩於神通力修得圓滿云何菩薩於自
在力修得圓滿謂此菩薩意所樂欲七寳充
滿大千世界饒益有情乃至樂欲種種諸寳
於不可說不可說界皆得充滿是名菩薩於
自在力修得圓滿云何菩薩於緫持力而得
圓滿謂此菩薩乃至聞於所說不可說不可
說數諸佛土中一切如來演說正法義句有
異名理不同菩薩能於一剎那中若一臘縛
一牟呼栗多於義句名理領受了知並能修
習是名菩薩於緫持力而得圓滿云何菩薩
 
無能改易神變威力圓滿謂此菩薩所有神
變惟除如來應正等覺一切有情終無有能
改易菩薩是名菩薩得無改易神變威力圓
滿云何菩薩得不違越教力圓滿謂此菩薩
所有教勑言無有二有情信順無違越者惟
除方便善巧利樂是名菩薩得不違越教力
圓滿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修力圓滿
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得智圓滿何
等爲十一者於補特伽羅無我智得圓滿二
者於法無我智得圓滿三者於無限量智得
 
圓滿四者於三摩地所行境界智得圓滿五
者修神變智而得圓滿六者不攝取智修得
圓滿七者觀有情所行智得圓滿八者於無
功用智得圓滿九者諸法相智修得圓滿十
者於出世智修得圓滿云何菩薩於補特伽
羅無我智得圓滿謂此菩薩隨諸蘊相觀見
生起又於諸蘊觀見滅壞菩薩正觀諸蘊生
時性不堅固無實所作即是空性及正觀察
諸蘊滅時體性破壞菩薩如是思惟諸蘊畢
竟無我亦無有情無有命者無養育者無補

 
特伽羅愚夫異生執著於我如是思惟蘊即
非我我即非蘊然諸蘊中妄執有我不能了
知眞實法故生死流轉猶如旋輪菩薩如實
了知諸法是名菩薩於補特伽羅無我智得
圓滿云何菩薩於法無我智得圓滿謂此菩
薩如實了知增益損減諸法體性菩薩又復
如是思惟法之與名更互爲客但由虚妄分
別安立法及名字俱無自性依想心量及隨
世俗法及名字更互爲客非無有體及以作
用此依他縁說有法性待他衆縁而得起故

 
菩薩如實了知一切待縁而起縁盡而滅是
名菩薩於法無我智得圓滿云何菩薩於無
限量智得圓滿謂此菩薩無限量智非初剎
那起後剎那不起非此方起餘方不起以無
礙智於一切剎那一切方所而常相續盚M
起故是名菩薩於無限量智得圓滿云何菩
薩於三摩地所行境界智得圓滿謂此菩薩
能悉了知二乗所得諸三摩地能悉了知菩
薩所得諸三摩地及能了知一切如來諸三
摩地又此菩薩亦能了知一乗修習住三摩
 
地及三摩地所行境界亦能了知一切菩薩
住三摩地及三摩地所行境界亦能了知如
來所住諸三摩地及三摩地所行境界以如
來力加持菩薩故能了知佛三摩地菩薩若
以自所成就異熟果智即不能知佛三摩地
以自成就異熟果智能悉了知餘三摩地是
名菩薩於三摩地所行境界智得圓滿云何
菩薩修神變智而得圓滿謂此菩薩能正了
知聲聞神變能正了知縁覺神變能正了知
菩薩神變何況一切有情所有神變而不能

 
知是名菩薩修神變智而得圓滿云何菩薩
不攝取智修習圓滿謂此菩薩所成就智一
切外道及諸惡魔聲聞縁覺不能攝取是名
菩薩不攝取智修習圓滿云何菩薩觀有情
所行智得圓滿謂此菩薩以清淨智觀有情
界見有情中或未發菩提心或已發菩提心
或未得菩提心或已得菩提心或已住初地
乃至十地或已現等覺或正現等覺轉法輪
時或於所化一切已辦入般涅槃或有聲聞
乗般涅槃時或有辟支佛乗般涅槃時或生

 
善趣或生惡趣菩薩悉見是名菩薩觀有情
所行智得圓滿云何菩薩於無功用智得圓
滿謂此菩薩行住去來若動若寂用任運常
起無功用智如人睡眠出息入息而無功用
應知菩薩無功用智亦復如是於一切境智
起無礙是名菩薩無功用智得圓滿云何菩
薩諸法相智修得圓滿謂此菩薩了知諸法
皆同一相謂能了知一相無相及諸幻相妄
分別相是名菩薩諸法相智修得圓滿云何
菩薩出世間智修習圓滿謂此菩薩得無漏

 
智超過一切世間諸智是名菩薩出世間智
修習圓滿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得智
圓滿復次善男子菩薩成就十種法得如大
地何等爲十一者廣大無量二者一切有情
之所受用三者捨離恩怨四者普能承受大
法雲雨五者爲諸有情之所依止六者諸善
種子之所依處七者如大寳器八者如大藥
器九者得不傾動十者得不驚怖善男子云
何菩薩廣大無量猶如大地周遍廣大無有
邊量菩薩如是周遍廣大福智資粮無有限

 
量是名菩薩得廣大無量云何菩薩爲一切
有情之所受用譬如大地爲種種資具一切
有情之所受用菩薩如是攝取彼彼布施持
戒忍辱精進靜慮般若波羅蜜等種種資粮
爲諸有情之所受用是名菩薩爲一切有情
之所受用云何菩薩捨離恩怨善男子譬如
大地平等載育無恩無怨無瞋無喜種種之
想菩薩如是於有情中無有恩怨不生瞋喜
是名菩薩捨離恩怨云何菩薩普能承受大
法雲雨譬如大地普能承受廣大雲雨悉皆

 
含容菩薩如是承受如來發起廣大善法雲
雨能忍能持是名菩薩普能承受大法雲雨
云何菩薩爲諸有情之所依止善男子譬如
大地爲諸有情來去所依菩薩如是平等普
爲一切有情徃於善趣及向涅槃之所依故
是名菩薩爲諸有情之所依止云何菩薩爲
諸善種之所依處善男子譬如大地能爲一
切種子依處菩薩如是能爲有情一切善法
種子依處是名菩薩諸善種子之所依處云
何菩薩如大寳器善男子譬如大地爲諸寳
 
器能現種種諸珍寳故菩薩如是能現種種
諸功德寳是名菩薩如大寳器云何菩薩如
大藥器善男子譬如大地一切諸藥依之出
現能除世間一切諸病菩薩如是諸大法藥
依之而出所現法藥能滅世間煩惱諸病是
名菩薩如大藥器云何菩薩得不傾動善男
子譬如大地非蚊蜹等力所虧損世間諸風
不能搖動菩薩如是不爲一切有情內外苦
惱之所傾動是名菩薩得不傾動云何菩薩
得不驚怖善男子譬如大地若有諸龍及諸

 
獸王哮吼音聲無有驚怖菩薩如是聞彼諸
魔一切外道哮吼音聲不生怖畏是名菩薩
得不驚怖善男子菩薩成就此十種法得如
大地
佛說寳雨經卷第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