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大般泥洹經卷第四
東晉沙門法顯共天竺沙門覺賢譯

四依品第九
佛復告迦葉有四種人於此大般泥洹經能
趣正法護持正法能爲四依多所度脫多所
饒益出於世間何等爲四一者凡夫未離煩
惱出於世間多所度脫多所饒益二者得須
陀洹斯陀含果三者得阿那含四者得阿羅
漢是四種人爲眞實依多所度脫多所饒益
彼凡夫人者自持戒德威儀具足爲護法故

 
於如來所聽受正法誦持義味廣爲人說能
自少欲復爲人說大人八念化諸犯戒悉令
悔過善知衆生種種語言習行菩薩護法功
德是名第一凡夫菩薩此諸凡夫未爲如來
之所記莂爲菩薩位彼須陀洹斯陀含者已
得正法離諸疑惑不爲人說非法經書離佛
契經世間歌頌文飾記論畜養奴婢非法等
物是名須陀洹菩薩雖未得第二第三菩薩
住地已爲諸佛面前受記阿那含者已得正
法離諸狐疑不爲人說非法典籍離佛契經 

 
世間歌頌文飾記論受畜奴婢非法等物未
起諸結能即覺知過去諸結永不復縛有所
說法不斷佛性德行清淨身無外病四大毒
蛇依起諸病所不能中善說非我度我見者
離世間我而行方便隨順世間常大乗化不
說餘道身中無有八萬戶蟲無量災患心離
愛欲無惡夢想離一切有生死恐怖行如是
者是爲第三阿那含人不復還有名阿那含
習諸德本久遠過惡所不能染名阿那含是
名阿那含菩薩發心受決發心受決者其人

 
不久當成佛道阿羅漢者煩惱已盡離諸重
擔所作已作具足十地已得記莂甚深法忍
一切色像悉能化現於諸方面隨意所欲爲
如來應供等正覺如是功德皆悉具足名阿
羅漢是爲四種人於此大般泥洹經多所度
脫多所饒益出於世間爲天人師如諸如來
是四種人爲眞實依迦葉菩薩白佛言世尊
是四種人爲眞實依不可信也所以者何如
世尊爲長者瞿師羅說若天魔梵現身爲佛
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圓光一尋現眉間相來 

 
詣汝者汝當覺知令彼降伏我今聽汝伏彼
弊魔所以然者非阿羅漢而自稱羅漢故若
使弊魔坐卧空中左脇出火右脇出水或舉
身烔燃而出煙雲種種變化又復能說九部
契經猶不可信是故汝當伏彼弊魔莫生疑
惑譬如有人於夜冥中賊狗入舍其人覺知
賊狗入舍便即罵言賊狗出去莫令我今須
臾殺汝於是賊狗便疾走出不敢復還弊魔
波旬亦復如是變化來者汝當以我五繫之
法而繫縛之被五繫已弊魔波旬馳走恐怖

 
譬如賊狗如是佛爲瞿師羅長者說汝今若
能降弊魔者漸近泥洹以何等故世尊今日
說四種人爲眞實依是故我今不生信心佛
告迦葉如是善男子我說是法皆因聲聞諸
肉眼輩說應降伏非爲受行摩訶衍者諸聲
聞中雖有天眼我說是等爲肉眼數正使肉
眼信摩訶衍者我說是等爲佛眼數所以者
何是人能持摩訶衍經爲佛乗故復次善男
子猶如大將善知兵法教一怯劣學其武術
教兵法時語其人言汝應如是執持刀劔闘 

 
戰之具當正其心如火熾然慎莫反顧及至
臨陣各執器仗攘臂大呼共相攻伐猶如猛
火賊兵必退如是如來教諸聲聞降伏魔法
如彼大將教怯劣者復次善男子譬如有人
種性勇猛承習戰法無有怯劣於諸戰士最
爲先首如是善男子習學大乗聞摩訶衍甚
深契經微密之教不生恐怖當知是人已曾
供養無量諸佛受學大乗信根堅固億百千
魔種種現化終無恐怖亦復於彼不起豪髮
之想而彼魔衆見有人學摩訶衍者則生恐

 
怖如怯劣夫譬如毒蛇見諸呪藥則生恐怖
天魔波旬亦復如是億百千魔得聞如是摩
訶衍經音聲香氣光明所照離諸憍慢貢高
自大復次善男子猶如有人若見惡龍毒蛇
師子虎豹豺狼皆悉恐怖或聞其聲亦生恐
怖或復有人能調伏彼群兇惡獸如彼丈夫
見彼惡獸生恐怖者當知一切聲聞縁覺亦
復如是若見諸魔便生恐畏則爲諸魔之所
得便如彼丈夫能伏惡獸當知是學摩訶衍
者亦復如是能伏衆魔旣降伏已而爲說法 

 
如彼毒獸魔波旬輩心已調伏便作是言我
從今日於佛正法生信樂心不復嬈亂當知
聲聞故有煩惱習氣恐怖摩訶衍者恐怖永
斷摩訶衍者大精進力是故我說諸聲聞輩
應當降伏莫生恐怖如是善男子此摩訶衍
大般泥洹經甚爲希有奇哉希有聞是大乗
經如來長存能信受者奇哉希有如優曇鉢
華難得值遇此大乗經亦復如是奇哉希有
我泥洹已諸衆生等聞此經者亦甚希有何
其怪哉善男子當來之世當有衆生謗斯經

 
者迦葉菩薩白佛言世尊久如當有諸衆生
等謗斯經者爲何等人於當來世護持此法
佛告迦葉我滅度後四十年中此法流布然
後便没善男子譬如世間甘蔗秔米酥油乳
酪以爲飲食有諸衆生服食此食而更生病
反食麤澀草木果實如彼秔米酥油美食等
摩訶衍經不欲聽聞反食麤澀草木果實諸
聲聞乗永捨如是大般泥洹經法美食不欲
聽聞復次善男子譬如有王居深山中無有
秔米酥油等食其諸人民有諸美食皆送奉
 

 
王自食麤澀草木果實其有諸人親近王者
承王力故初未曾見斯等食比而得食之如
是善男子彼四種人於佛法中爲勇猛將彼
諸菩薩摩訶薩中若有一人出興于世在所
至處輙於是處以大般泥洹摩訶衍經教化
衆生便自書持若教人書書其經卷施諸衆
生或有衆生於彼菩薩摩訶薩邊聞般泥洹
大乗法食皆是菩薩光明神力故使得聞此
未曾有法文字句義乃至一字如彼衆生蒙
王力故得諸美食是故善男子大般泥洹摩

 
訶衍經在所至處當知此地悉爲金剛其有
衆生聞此法者書持誦說乃至一字當知舉
身亦是金剛其諸衆生薄德少福而此大乗
摩訶衍經於自國土正法流布而不聽受如
彼衆生自國土出種種上味而不得食哀哉
衆生聞眞實義而不聽受迦葉菩薩復白佛
言世尊如來滅後四十年中此法興世然後
便没其後久如復當流布佛告迦葉善男子
我泥洹後正法欲没餘八十年在此大乗經
當復流布於閻浮提經四十年此經復没迦 

 
葉菩薩復白佛言如世尊說此大般泥洹經
法欲滅時當復興世當爾之時持戒者少多
諸犯戒正法欲滅正趣損減何等人能聽受
此法云何當受云何供養云何當說云何當
書爲何等人能書此經惟願世尊分別解說
令一切衆生因此得度有諸菩薩樂學深法
聞世尊說當隨其教佛告迦葉善哉善哉善
男子若有衆生於熈連河沙等數諸如來所
發菩提心是等衆生能於正法欲没之時起
菩薩心雖未決定於無上道能不誹謗此方

 
等經一琲e沙諸如來所發菩提心能於正
法欲滅之時於此方等不起誹謗得信樂心
而未能爲人廣說二琲e沙諸如來所發菩
提心能於正法欲滅之時於方等經不起誹
謗身自受學亦復未能爲人廣說三琲e沙
諸如來所發菩提心能於正法欲滅之時於
方等經不起誹謗能受能聽能書能說而未
能解深要之義四琲e沙諸如來所發菩提
心能於正法欲滅之時於方等經不起誹謗
能受能聽能書能說解深要義十六分六五 

 
琲e沙諸如來所發菩提心能於正法欲滅
之時於方等經不起誹謗能受能誦能聽能
說能書能持解深法義八分之智六琲e沙
諸如來所發菩提心能於正法欲滅之時於
方等經不起誹謗能受能誦能聽能說能書
能持解深法義四分之智七琲e沙等諸如
來所發菩提心能於正法欲滅之時於方等
經不起誹謗能受能誦能聽能說能書能持
解深法義二分之智八琲e沙諸如來所發
菩提心能於正法欲滅之時於方等經不起

 
誹謗能受能聽能書能持能讀能誦能爲人
說能善隱密亦能守護亦能顯示哀愍世間
普令恭敬供養經卷轉教他人令其供養智
慧滿足解深要義善知如來是常住法非變
易法非磨滅法安隱快樂善解衆生各各自
分有如來性普爲開發是諸菩薩歷事過去
無量諸佛故能護持如來正法若復今日發
菩提心者彼於來世亦當堪能護持正法此
等及餘諸衆生輩汝善男子當作是觀於今
現在及未來世其有樂法發菩提心當知是
 

 
人爲護法者又善男子有諸外道爲利養故
聞佛泥洹謂呼長死而不憂慼反更歡喜有
當來世假被袈裟於我法中出家學道懶墯
懈怠誹謗斯等方等契經當知此等皆是今
日諸異道輩如是無量功德成就信此方等
大般泥洹樂深法者正使是善男子過去曾
作無量諸罪種種惡業是諸罪報頭痛則除
或被輕易或形狀醜陋衣服不足飲食麤踈
求財不利生貧賤家及邪見家或遭王難及
餘種種人間苦報現世輕受斯由護法功德

 
力故善男子譬如霜雪日未出時凝積不減
日光旣出皆悉消盡如是衆生造無量惡此
大般泥洹經日光未出無量惡報凝積不減
此般泥洹日光出已無量惡報皆爲消滅復
次善男子譬如有人出家學道雖不持戒得
與如來大衆共俱在在處處假被袈裟受人
供養名字得入如來僧數如是善男子若有
菩薩摩訶薩十地成滿及諸外道能信受此
摩訶衍經一言歷耳斯等皆入如來菩薩大
衆之數正使利養爲名譽故讀誦此經但不 

 
誹謗如是等輩皆悉當成如來應供等正覺
道是故我說彼四種人爲眞四依彼四種中
但使一人能自決定不以世俗外道記論名
如來說是故名爲眞實四依當加供養受學
護法云何供養若有此人於摩訶衍經能受
持者應隨是人盡其形壽受學護法從其學
已增加供養是故我說
若知正法者  不問其長幼  盡心加供養
如人事火法
  若人知法者  不問其長幼
盡心恭敬禮  如天奉帝釋
 
迦葉菩薩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說於諸師長
應加恭敬禮事供養假使長老從少者學亦
應恭敬爲作禮不若復長老雖知經法不持
禁戒年少弟子能持戒行當敬禮不又復白
衣善知經法出家之人從其受學恭敬承事
法應云何佛告迦葉其出家人於白衣所不
應禮拜非福田故其出家人凡是長老一切
福田應當敬禮若犯戒者是所不應所以者
何長養草穢害穀苗故迦葉菩薩復白佛言
如世尊說盡心恭敬禮如天奉帝釋如是二

 
偈與義相違若當一切禮敬長老者謂持戒
比丘多有犯罪云何世尊而說是偈又復如
來於此契經說犯戒者應當降伏佛告迦葉
我爲當來菩薩故說盡心恭敬禮如天奉帝
釋此二偈說爲菩薩故非爲聲聞善男子我
般泥洹後如來正法欲滅之時持戒衆減犯
戒衆增其諸清淨得解脫者皆悉潜隱諸出
家者受非法財畜養奴婢當爾之時四種人
中若有一人出興於世信家非家出家學道
亦現同彼受非法財畜養奴婢然是人者自

 
能分別是法非法是律非律悉知他人不持
戒行亦知自己所犯輕重能知如來所應行
處解知時節方土法用誦讀如來九部經典
時有誦習九部經典犯戒違律是人雖知彼
犯重罪爲護法故方便默然不說其過而自
謙卑從彼受學於護法心而無所壞當知是
人爲護法故出現於世善男子譬如有國其
王命終王子幼弱未能治國有一野人旃陀
羅種以強力故爲彼國王時諸長者婆羅門
等而作是念今旃陀羅王領此國我等何縁 

 
徃返承順便捨[
]走外奔他國彼旃陀羅王
遣人追逐斷其徑路旃陀羅王擊鼓宣令告
諸長者婆羅門等汝等莫去我當與汝分國
半治國中人民聞王令已有不走者王復語
言諸婆羅門汝等各各轉相告語言却後七
日婆羅門等及諸士人爲旃陀羅王施設大
會當共相與徃詣王所與彼國王及其親族
旃陀羅輩飲食宿止若有一人不從教者我
當苦治又復語言我家中有三十三天
[]
之藥其服食者能令不死并有方論當持相

 
與爾時有一縈髮梵志專修淨行聞王教已
來詣王所頭面禮足而白王言大王當知能
行不忍天下大惡則我是也王當與我官爵
俸禄我能唱令王即聽許時彼梵志即受王
命唱令國內是時國中諸婆羅門皆悉瞋恚
呵責罵之然其梵志猶與彼王共知國事至
於後時大臣梵志便白王言我與大王共同
國事至於今日猶未體信而不見教學一術
法王告梵志我當徐徐教汝術法今我家有
先王之餘甘露味藥當共汝食即便以此甘 

 
露味藥并其方術與彼梵志梵志大臣得此
甘露及方術已爲彼王合隨食之藥王服彼
藥即便命終時梵志大臣即立先王太子還
紹王位護持先王正法治化如是梵志大臣
非捨婆羅門法習旃陀羅法故是梵志修行
菩薩拯濟之業國土人民歎言善哉此婆羅
門護持正法是時菩薩護持正法故爲婆羅
門作諸方便立彼王子以爲國王宮中內外
及諸大臣皆受正法旃陀羅王妻子眷屬爲
與毒藥令其迷悶然後驅出菩薩摩訶薩亦

 
復如是現犯戒相畜養奴婢受非法財詣彼
犯戒惡比丘所承事受學書其經卷書經卷
已轉來教授持戒者故與彼惡人同其止宿
周旋飲食自手作食人不授食護正法故便
作方便以諸八種非法之事而降伏之令其
迷悶不復與彼同其自恣布薩和合降伏一
切諸犯戒者與諸清淨和合之衆布薩自恣
以摩訶衍方等術法廣爲人說安隱濟度無
量衆生是爲菩薩護持正法我爲是等而說
斯偈若有比丘聞我所說無護法心而欲方 

 
便効彼菩薩起諸過者佛所不聽自言菩薩
而實寬縱作過惡者我說是等爲懈怠輩我
此方便微密之教爲護法菩薩故說此偈
若知正法者  不問其長幼  盡心加供養
如人事火法
  若人知法者  不問其長幼
盡心恭敬禮  如天奉帝釋
迦葉菩薩白佛言世尊如是菩薩慢縱懈怠
於具足戒得清淨不佛告迦葉善男子彼具
足戒若懴悔者當言清淨善男子譬如隄塘
有破壞處其水流出所以者何勤修人減懶

 
惰人增故然善男子隄塘破壞更修治者其
水還復彼懈怠者亦復如是於具足戒布薩
自恣所破壞處戒水流出所以者何精進損
減慢縱懈怠比丘增故然是比丘戒行損減
應更修治從彼護法諸菩薩所改勵懴悔令
得清淨迦葉菩薩白佛言猶如世尊阿摩勒
果喻經所說持戒犯戒其相難知云何分別
佛告迦葉善男子持戒犯戒欲知其相依大
般泥洹經能善分別善男子譬如田夫種植
五穀除麤草穢名爲淨田故有莠稗似善穀 

 
苗至其成實草穀各異然後方知眞僞有別
護法菩薩亦復如是修田之法先除八種麤
惡罪行除麤過已名爲肉眼清淨衆僧良福
田數乃至聖果肉眼之外名清淨僧但除八
種毒蛇大過名爲衆僧良福田數雖未都淨
已爲諸天人之所供養爲良福田況復終成
賢聖妙果清淨福田出彼肉眼所見之表復
次善男子譬如國中有二果樹一名迦留二
名沾牟迦留樹者是毒果樹沾牟樹者是甜
果樹華葉果實狀類相似有人不識雜取其

 
果詣市賣之食者多死時有智人疑是毒果
便徃問之汝等何處取是果來答言某方便
語彼人此必雜毒故多殺人速取棄之如是
善男子懈怠之僧成就八惡時有持戒在其
中者如彼甜果在毒樹林護法菩薩教令棄
捨不令信心諸弟子等禮拜供養恭敬親近
斷慧命根墮地獄中是故信心優婆塞等當
善分別莫見形服便相習近當悉問之彼爲
成就八種法不自恣布薩爲和合不若彼已
離八種惡法如是等僧世尊亦受哀衆生故 

 
於祇桓林與共和合如眞金聚當知是等所
應供養若言不受不共和合布薩自恣當知
是等非是天人所應供養是諸比丘不應與
共布薩自恣若其問訊猶不能知當依如來
眞實契經而分別之若使愚夫不善分別而
便恭敬供施所須與相習近我說是等當墮
惡道復次善男子譬如雪山有好甜藥時諸
商人合持諸藥遊行而賣時有一人不識諸
藥問彼商人汝有雪山甜藥草不答言我有
便從其買而彼商人輙與苦藥其買藥者求

 
甜藥故反得苦藥清淨衆者如雪山藥與彼
懈怠犯戒比丘而共和合其信心者供養禮
事當知是等肉眼凡夫猶如彼人不識甜藥
清淨犯戒其相難知凡夫肉眼不能分別惟
天眼者乃能別知是故成就八種惡法雖著
法服不應受人禮拜供養若能改悔除八種
過名清淨僧迦葉菩薩白佛言善哉善哉世
尊快說斯法我當頂受是金剛寳
爾時迦葉菩薩復白佛言如世尊說言諸比
丘有四依法何等爲四依依法不依人依決 

 
定說不依未決定依於智慧不依於識依於
義不依文字我等信此爲四種依不信四人
爲眞實依佛告迦葉其名法者即是如來大
般泥洹一切諸佛皆同此法諸佛如來得此
法已常住不變非磨滅法若於如來作無常
想者我說斯等非知法人爲不可信如我所
說四種人者善解如來方便密教知諸如來
是常住法非變易法非磨滅法諸佛如來亦
復在彼四種人數及餘衆生於如來常住方
便密教善解其義我說斯等爲根本依當知

 
可信以是義故說四種人爲四種依依於法
者是諸聲聞大德智慧於正法中心不失念
其正法者如來常住於此正法精勤方便名
爲依法不依人者若當此人犯戒貪濁復說
如來是無常法彼非可信是故我說不依於
人依決定義依決定義者是菩薩也諸聲聞
等於此如來方便密教疑惑不信大乗智海
令其決定離諸疑惑又決定者是大乗智永
離諸礙礙智者是聲聞智其諸菩薩能以決
定大乗智慧解諸如來是常住法是故菩薩 

 
所言可信未決定者是聲聞智言諸如來穢
食之身泥洹滅盡譬如火滅則不可信所以
如來說斯等經方便教化如惑二道諸衆生
輩聲聞乗者是則有餘爲非決定是故諸聲
聞名不決定數以彼智慧不了如來大聖尊
說以故說彼爲不可信是故佛說決定義者
是眞四依依於智慧其智慧者即是如來法
身可信方便身者則不可信云何但見如來
方便身已而謂實有隂界諸入若其無者爲
何處來而今現有舍利積聚以有舍利現於

 
世故謂其法身是穢食身妄作是想以是之
故識不可信識不可信故作識想者當知其
人亦不可信依此義者義者正義正者滿義
滿者不消減義不消減者如來常義如來常
者是法常義其法常者衆僧常義是則佛說
名爲依義若有諂曲凡夫得蒙如來慈心蔭
覆出家學道而便懈怠放捨禁戒言佛聽我
受畜奴婢諸非法財若飢儉時言我諸弟子
莫自苦困我聽受畜奴婢錢財金銀寳物牛
馬穀米賣買生利彼作如是種種文辭說經

 
律者皆不可信作是說者當知其人亦不可
信以是義故說名依義其非義者言此三法
是皆無常變易磨滅是名非義是名文字是
故說言依義不依文字正使外道所說經義
合摩訶衍者是皆可信非爲文字是故四依
乃至肉眼四種人數爲眞實依善男子是爲
四依當作是學
分別邪正品第十
佛告迦葉有四種法有魔說經有佛說經有
諸衆生隨魔教者隨佛教者迦葉菩薩白佛
 
言世尊我當云何而分別知願欲聞之佛告
迦葉善男子我般泥洹七百歲後如來教法
從此漸滅魔作比丘壞亂正法爲獵師相而
自覆藏作比丘像比丘尼像優婆塞像優婆
夷像須陀洹像斯陀含像阿那含像阿羅漢
像及作佛像是魔波旬作離俗相而行俗法
壞亂我教波旬說言如來從兠率天没降神
來下淨飯王家摩耶夫人愛欲和合而從彼
生若言不從愛欲生者無有是處同人間法
而爲諸天世人阿脩羅等恭敬供養所以者
 

 
何以其宿世植衆德本自身妻子種種施與
故得爲佛如是相貌當知是爲魔說經律所
以者何如來應供等正覺化衆生故出現於
世非爲如來從其父母習愛欲生現斯相行
隨順世間如是相貌當知是爲佛說經律若
有衆生於魔經律從而信者當知是輩爲隨
魔教若於如來所說經律從而信者當知菩
薩又說如來出生於世周向十方各行七步
非爲示現言示現者是不可信是等經律當
知魔說若言如來初生於世周向十方各行

 
七步是則如來方便示現是等經律當知佛
說魔說經律從而信者當知是輩爲隨魔教
佛說經律從而信者當知菩薩又說如來徃
詣天廟恭敬禮拜非是天神禮拜菩薩所以
者何天神在前如來在後故如是當知魔說
經律如來方便現入天廟諸天釋梵皆悉恭
敬禮侍菩薩如是相貌爲如來說魔說經律
從而信者當知是輩爲隨魔教佛說經律從
而信者當知菩薩又說如來爲王太子宮人
婇女五欲自娛當知是爲魔說經律言彼如 

 
來現處深宮婇女娛樂如棄涕唾捨而出家
捨家學道如是說者當知是爲如來經律魔
說經律從而信者當知是輩爲隨魔教佛說
經律從而信者當知菩薩又說如來應供等
正覺在於祇樹給孤獨園受畜錢財金銀寳
物奴婢象馬牛羊雞狗猫狸鼬鼠銅鐵瑠璃
眞珠珂貝金銀寳玉珊瑚琥珀種種雜物種
種田宅種種販賣畜養男女積聚穀米如此
諸物哀愍世間故皆悉受之如是像類當知
魔說如來應供等正覺哀愍一切諸衆生類

 
住那羅林爲彌羅耆羅婆羅門及波斯匿王
說言大王我諸弟子受非法物無有是處若
畜金銀奴婢象馬牛羊雞狗猫狸鼬鼠銅鐵
瑠璃金銀眞珠珂貝玉石珊瑚琥珀種種雜
物種種田宅種種販賣畜養男女積聚穀米
自熟教熟學相學呪學衆鳥語推步盈虚日
月薄蝕仰觀歷數學結華鬘工巧木作學書
占夢六十四術服諸消食治脣齒藥華鬘塗
身諂曲徐步現知足相而實無猒戲笑談話
貪味飲食魚肉餚膳合諸毒藥合諸香油作 

 
諸樂器革屣傘蓋竹作織作刻畫文繡服種
種藥合和諸香學造王家談話坐起言笑讌
默學作女人華嚴飾具調戲語言雜色衣服
造舍樓閣入酒會處及婬女家如是種種非
法之物或作或受或持施人如是大王是諸
像類我所不聽所以者何此等非法猶如草
穢害善穀苗我聽苦治驅擯令出如是說者
當知是爲如來經律魔說經律從而信者當
知是輩爲隨魔教佛說經律從而信者當知
菩薩又言如來不能示現入於天廟亦復不

 
能降伏於彼諸天人輩亦復不能九十六種
道中出家不能現劫成敗不學一切諸醫方
術亦不能現爲人僕使男女藥樹若王大臣
若使如來爲是事者非爲如來是邪見輩如
來平等塗割處中無怨無愛亦非有此如是
相貌當知是爲魔說經律現入一切諸天神
廟於九十六種而現出家現劫成敗入諸呪
術學書之堂現爲僕使爲男爲女或爲藥草
國王大臣現入婬舍或爲長者居士梵志貧
窮男女及諸不男周徧一切二十五有種種 

 
現化不爲彼彼之所惑亂猶如蓮華不著塵
水當知化度諸衆生故隨順世間如是相貌
當知如來所說經律魔說經律從而信者當
知是輩爲隨魔教佛說經律從而信者當知
菩薩言我經律世尊所說是罪是惡是輕是
重是名麤罪是爲性罪是爲制罪我說戒律
爲是眞實汝說爲虚寧捨我說取汝說乎汝
謂此律世俗論耶我此經律如來所說九部
契經已印封竟九部印中我未曾聞有方等
經一句一字片言之音如來說經有十部耶

 
方等經者其部無量當知皆是調達所作壞
一切義而作虚說言方等經出意妄造我所
不信佛告迦葉如是說者亂我法教誹謗如
來方等契經如是說者當知是爲魔說經律
當來之世有如是輩各各自言我有經律邪
說經律而共諍論有諸比丘於九部經表知
我別說此摩訶衍方等大經有信向心不於
戒律執著邪見不淨威儀悉能捨離於我法
律清淨具足猶如滿月知一一經一一法律
一一戒行其數琩F不可稱計眞實之義種 

 
種之義皆是佛說若言我經律無有是戒當
知是戒非佛所說言我限數持是戒者當知
是等爲犯戒人其有經說少欲清素合於佛
語當知此義皆是摩訶衍經之所宣說若言
如來安隱濟度一切衆生故說如此大乗泥
洹方等經者當知此等是我弟子其有異者
我非彼師不於我所出家學道皆是邪見外
道弟子如是相貌當知是爲佛說經律魔說
經律從而信者當知是輩爲隨魔教若於如
來所說經律從而信者當知菩薩如來成就

 
無量功德得空無慧爲衆生說苦空非我今
已無常入於泥洹亦不示現隨順世間如是
說者當知魔教當知如來不可思議無量無
數功德成就爲佛世尊是常住法非變易法
非是一切如截多羅樹而世尊說四不度法
如截多羅樹復說一一不度猶如斷石說過
人法者無間等上是過人法未得言得故有
一比丘少欲知足又多知識若王大臣及餘
世人見皆恭敬而說偈頌讃彼比丘種種功
德言是尊者捨此身已當成佛道比丘聞已 

 
便作是言汝等莫於未得果人以道果讃歎
是多欲名字佛所不許汝等默然莫盡形壽
爲我樂法之人作多欲名字未得道果我自
知之而彼國王及諸大臣語比丘言今汝尊
者便爲是佛舉世悉聞皆從汝學律經記論
當知彼王及諸大臣偈頌讃歎功德無量然
彼比丘修持梵行無所違犯非爲不度不犯
自稱得過人法復有比丘廣說如來藏經言
一切衆生皆有佛性在於身中無量煩惱悉
除滅已佛便明顯除一闡提時有國王及諸

 
大臣問比丘言汝當作佛不作佛耶汝等身
中皆有佛性彼比丘言不知我當得作佛已
不然我身中實有佛性復語比丘汝今莫作
一闡提輩而自計數我當作佛比丘言爾但
我身中實有佛性然彼比丘雖作是說非爲
自稱得過人法實有佛性施戒生故復有比
丘作是思惟我當成佛決定無疑作是思惟
雖未得道果其福無量以是義故一切比丘
皆應修行是思惟法所以者何八十億種不
清淨法從是得離清淨少欲悉得成就如來 

 
眞性由斯顯現逮得百千諸法寳藏大悲世
尊而作是說如是相貌當知如來所說經律
魔說經律從而信者當知是輩爲隨魔教佛
說經律從而信者當知菩薩又復說言亦無
四墮十三僧殘三十捨法九十一墮法衆多
學法四悔過法二不定法七滅諍法無越毗
尼亦無麤罪亦無五逆無謗經法無一闡提
亦無犯此諸戒果報墮泥犂中其諸比丘及
與外道皆當生天然佛世尊恐怖人故說斯
戒律若欲恣心極世樂者當捨法服還受五

 
欲猒五欲已悔過修善如來在世亦有比丘
受習五欲得生天上亦得解脫古今有是非
我獨造犯四墮法乃至五戒及諸一切不淨
律儀受非法物皆得解脫若作是說越毗尼
罪如忉利天日月歲數八萬四千歲墮泥犂
中諸餘篇罪差降輕重是諸律師虚誑妄說
假稱佛教是不可信如是相貌當知是爲魔
說經律越毗尼罪最爲微細若有比丘犯此
一一微細律儀知而藏覆如龜藏六當知是
輩不可習近如我說偈

 
若犯微細罪 
默然妄語者  不計於後世
無惡而不爲

斯等皆是如來教誡決定之說況犯麤罪戒
無麤細當堅固持爲佛性故若言九部不說
衆生皆有佛性又方等經亦說非我是爲誹
謗九部契經云何不起衆生見耶九部經中

一切衆生皆有佛性未所曾聞我當何取或
能自稱說過人法當知是等如言大海無種
種寳彼雖受學九部契經方等要藏摩訶衍
海種種法寳非彼境界然佛所說法非爲一

 
切聲聞縁覺都非其境界見佛所說因縁相
貌亦復能知一切衆生有如來性不壞吾我
壽命之相心存中道言我身中皆有佛性我
當得佛我今但當盡諸煩惱如是說者是我
聲聞若異此者名爲自稱有過人法又復說
言我已作佛我已見法住於佛地是爲自說
得過人法其不爾者是等不久當成佛道如
是決定甚深佛教而諸比丘於中自說得過
人法亦爲利養故諂曲徐步現行乞食愚癡
犯戒未得道果而言得果向人稱說普共聞

 
知恭敬承事轉增貪著伺望供養不修法念
示現威儀取悅人意我說是輩爲自稱說得
過人法復有比丘護持正法故現求利養貪
著名聲作是思惟當令一切人所知識稱歎
善哉恭敬承事我當因是降伏外道諸犯戒
者光揚如來天尊之德廣宣方等般泥洹經
開導衆生善解如來所說經律及律眷屬長
養自身如來種子速令佛性開發顯現無量
結患一時除滅告諸衆生汝等皆成如來之
性滅諸煩惱心在護法而作是說我說斯等

 
爲菩薩也以護法故無有自稱得過人法越
毗尼罪如忉利天數八萬四千歲在泥犂中
何況麤罪其摩訶衍有麤罪者皆當驅出有
所取者便是麤罪人所受護塔物取如芥子
及不問主而取經卷皆是麤罪賊心壞塔亦
犯麤罪悉應驅出若王大臣有故塔寺欲作
供養爲舍利故或恭敬故立一比丘爲經營
主付其錢物而彼比丘輙取自用令主呵責
是等比丘亦應驅出正使不男及二根者皆
應驅出所以者何越五戒故乃至蟻子皆當
 

 
慈心施以無畏是沙門法設有酒香亦須遠
離是沙門法正使夢中猶不妄語是沙門法
夢中不與女人同處是沙門法若於夢中與
共同處雖不犯戒如香華等令人寬縱心起
放逸皆由晝見心隨生故則有夢想彼夢覺
已亦增亂念以食子想而行乞食云何而令
恣心得生夢中生心應速除滅如是相貌當
知是爲如來經律魔說經律從而信者當知
是輩爲隨魔教佛說經律從而信者當知菩
薩言如來聽受大人坐法行止威儀受不言

 
法投巖飲毒斷食殺生繫縛衆生自活身體
作茂羅業呪術蠱道旃陀羅等不男二根支
節不具皆聽出家愍衆生故乳蜜繒綿珂貝
皮革諸穀米等悉不服食於諸草木作壽命
想慈悲心故泥洹長滅如是相貌當知是爲
魔說經律除大人坐四種威儀若言我聽飲
毒入火斷食投巖殘殺衆生作茂羅業呪術
蠱道乳蜜繒綿珂貝穀米作熟肉想一切草
木作壽命想如是說者我所不聽作是說者
當知是輩外道弟子隨我所聽而能行者是

 
我弟子不說四大有壽命想如是說者當知
是爲佛說經律如是比說衆多無量魔說經
律從而信者當知是輩爲隨魔教佛說經律
從而信者當知菩薩善男子如是所說是爲
魔所說經佛所說經差別之相當分別知迦
葉菩薩白佛言善哉世尊我等今日始解如

來甚深之說佛告迦葉善哉善哉善男子當
作是學是爲黠慧

大般泥洹經卷第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