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大方等大集月藏經卷第四

高齊天竺三藏那連提耶舍譯

令魔得信樂品第六
爾時有一帝釋天王名曰火光與大衆集在
於會坐白憍尸迦帝釋言憍尸迦此魔波旬

爲當欲令住於閑林與第一義相應菩薩摩
訶薩等得三昧故勤作惱亂爲欲退彼三昧
故也時憍尸迦答彼火光天帝釋言是魔波
旬於四天下一切處中令諸衆生退失留難
善朋黨故勤作惱亂又令退失留難檀波羅

 
蜜乃至般若波羅蜜故勤作惱亂復令退失
天人種故三種菩提故增長三惡道故勤作
惱亂魔諸眷屬亦復如是爲欲增長一切衆
生大苦海故勤作惱亂憍尸迦說是語已于
時一切諸來大衆皆以慈心瞻視魔王有諸
菩薩摩訶薩等慈愍勸諫魔王波旬是時火
光帝釋復與一萬帝釋天衆悉共合掌向魔
波旬作如是言大王慶喜慶喜於三寳中應
生信敬是時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與六十
億百千梵衆及四天王慈心眼視魔王波旬 

 
亦作是言慶喜慶喜汝魔波[
]若於三寳不
得信敬未來長夜有大損失無所利益墮諸
惡道是魔波旬爲彼一切諸來大衆各各皆
以慈心眼視及諸菩薩摩訶薩等釋天梵天
護世四王勸諫之時從座而起合掌向佛頭
面禮足而說偈言

智者一向棄王位 以有煩惱嫉妬慢
故令失壞勝善[] 墜墮諸惡不善趣[]
我以富貴狂因縁 於善導師多留難
遮障衆生諸善道 初不見佛起瞋心
 
世尊一向常忍辱 慈悲憐愍諸衆生
等心一切已慢除 枯竭衆生煩惱海
唯佛燒盡煩惱薪 能示人天解脫道
令億衆生度有海 我盲無智入闇冥
我今啓請諸大衆 願以慈愍助我等
謝過如來住堅信 更不重起惱亂心
我今一向護佛法 熾然光顯正法眼
自捨所有貪妬慢 懴悔無餘諸罪業
我今發大菩提心 及勸一切衆生等
自修精進滿六度 置彼衆生於八道

 
我爲一一衆生故 演說無量諸法門
隨所能令入法城 如是勤勸一切衆
未曾見有如此會 悉能淨信於三寳
由我惡心被猒賤 故今捨之及衆過
從今[]住淨信心 願後更不被猒賤
心與聖德常相應 不復造作衆惡業
爾時魔王說此偈已即向佛所到已禮拜而
說偈言
我於世尊作留難 願以上忍見容恕
救孤獨者受我懴 大智慈仁不懷瞋
 
爾時一切諸來大衆咸同一音而白佛言婆
伽婆唯願容恕魔王波旬魔今深信誠心懴
悔當持佛法熾然法眼令世尊法久住於世
復使人天長夜當得利益安樂爾時世尊以
偈答曰
忍爲世間最 忍是安樂道 忍爲離孤獨
賢聖所欣樂 忍能顯衆生 忍能作親友
忍增美名譽 忍爲世所愛 忍得富自在
忍能具端正 忍能得威力 忍照於世間

忍得諸欲樂 忍能成工巧 忍力降伏怨

 
及以除憂惱 忍得好容色 忍能具眷屬
忍招諸勝報 忍能趣善道 忍得人樂觀
忍能得妙好 忍能息諸苦 忍得壽命長
忍得大梵王 忍得欲自在 忍得天帝釋
輪王具神通 忍得人中主 忍力難降伏

忍得龍夜叉 修羅中自在 忍能息諸怨
不害於衆生 忍能離偷盜 忍能捨婬欲

忍能止妄語 兩舌綺惡言 忍能除貪瞋
及離邪見意 忍力成施
[] 精進及禪那[]
般若波羅蜜 能滿此六度 忍能除諸惑

 
忍得羅漢樂 亦得辟支佛 及住無生忍
忍能具十地 速得菩提道 忍於諸衆生
得爲無上勝 忍能降伏魔 及伏諸外道
忍能於世間 轉最無上輪 忍令多衆生
枯竭三惡道 忍斷煩惱障 及能淨法眼

忍授衆生記 三乗隨所求 忍能伏剛[][]
夜叉羅剎等 忍與種種人 授記最勝道
忍已降諸怨 亦能滅衆惡 忍能息一切
非時暴風雨 忍能作大集 此諸所來衆

我恕汝波旬 於我諸獷戾 但自謝已心 

 
是我第一恕 今於大衆前 證知勸誡汝
莫壞我所習 一切佛正法
爾時一切諸來大衆天人阿修羅乾闥婆等
同聲歎言善哉善哉婆伽婆如來常於一切
衆生慈悲憐愍以諸善法饒益安樂魔王波
旬常於世尊起憎惡心怨心害心與諸衆生
爲惡知識於諸善法常作留難令住不善時
有梵天名曰威德白不動大梵天王而說偈

如空無邊亦無等 一切衆生所依住
 
佛智如是不思議 於一切法到彼岸
世尊有歎檀行處 憐愍一切衆生故
以檀得爲功德士 速能滿諸波羅蜜
或有廣說戒忍進 及以禪那般若等
世尊於此一一中 具足能顯於六度
如來唯以禪定法 說能趣向菩提道
是故常應樂住禪 速能證於大菩提
爾時復有一切梵王諸帝釋王諸餘天王諸
龍王諸夜叉王諸阿修羅王諸伽樓羅王諸
緊那羅王諸乾闥婆王諸摩睺羅伽王諸羅

 
剎王諸鳩槃荼王諸餓鬼王諸毗舍遮王等
從座而起向魔波旬合掌而禮作如是言大
王敬信敬信牟尼世尊以此世尊解脫諸過
到於一切功德彼岸慈悲憐愍諸衆生等施
一切樂覺了諸法捨諸流轉住於彼岸又言
大王若有衆生乃至一念深信如來敬仰尊
重歎未曾有以敬信故得作輪王統四天下
七寳具足乃至得作帝釋天王欲自在主魔
王波旬娑婆界主大梵天王何況常能具信
三寳是故大王應捨魔見諸惡濁心具足淨

 
信於生死流轉富貴自在受諸果報後成正
覺能施衆生一切安樂得爲世間無上福田
爾時魔王復與諸臣頂禮佛足專心敬信牟
尼世尊慇懃懴謝爾時世尊以偈告曰
惡心姧慧汝當起 我常容忍天人證
至心修行菩提道 汝當作佛無邊慧
爾時魔王極生淨信即持無價摩尼寳鬘無
價咽瓔珞臂瓔珞脚瓔珞及以指鬘奉獻世
尊合掌而禮作如是言我昔於佛多作留難
爲欲破壞正法眼目斷三寳種壞滅法炬何

 
以故遠離善法迷惑心故今於三寳深得敬
信本昔所作一切業障今已懴悔已發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蒙得授記唯願世尊哀
受我等摩尼寳鬘瓔珞指鬘爾時世尊慈悲
憐愍魔波旬故即便受之爾時魔王心生大
喜作如是言若佛所有聲聞弟子比丘比丘
尼優婆塞優婆夷若復餘人宴坐閑林與第
一義相應住者現在未來若魔魔子魔婦魔
女魔諸左右男夫婦女及依魔住所有衆生
若天天子天婦天女天諸左右男夫婦女若

 
龍龍子龍婦龍女龍諸左右男夫婦女乃至
迦吒富單那若子若婦若女若諸左右男夫
婦女嬈亂衰害取其精氣氣噓其身散亂其
心若奪衣服飲食湯藥若教他奪若奪其味
若以鼻齅若放臭氣滿其住處若復見彼住
於閑林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及餘衆
生修第一義者若不勤作供給供養衣服飲
食及以湯藥我當令彼若魔魔子乃至迦吒
富單那左右男女得頭病眼病耳病腹病如
是等病之所逼惱退失神通不復能得飛空 

 
遠遊一切方所皆迷闇冥魔王波旬作是語
已即說呪曰
菴摩差叉戒切曷囉摩差 菴摩摩囉差 莫
叉鞞闍婆帝 莫叉蘇兠帝 阿婆羯簁 
阿婆坻 時那
[]上支切  摩伽娑婆犀 
頞囉棄摩那底
[] 浮闍跋囉坻泥 阿佉

[]差 摩佉跛彌 陀羅阿鞞斯囉佉鞞
娑牟達囉佉鞞 畢唎剃毗 涅寐帝鬱持
迦涅寐帝 坻闍涅寐帝 婆耶婆涅寐帝 

阿迦奢妹囉 涅寐帝 分示 那囉夜

 
挐佉婆涅文支 摩醯首婆囉 涅文支
阿娑遮婆 涅文支 薩兠婆 僧棄耶跋
柘涅文支 鉢囉摩頞他 涅文支 鉢囉
伽拏 鉢囉頞他 涅文支 多波跋囉多

涅目多鉢囉摩頞他 涅文支邏 蘇婆訶
爾時一切諸來大衆於中所有惡行惡心於
諸衆生無慈悲者皆悉驚怖魔王波旬復作
是言若有違我此教令者當得如上衆病等
惱復次世尊我今攝護佛子聲聞伏諸惡行
不令現在及未來世作諸衰惱能使世尊法

 
眼久住令三寳種不斷於世爾時世尊復讃
魔言善哉善哉如是波旬汝於長夜具大功
德無復諸惡一切衰惱爾時一切諸來大衆
諸天及人乾闥婆等皆悉讃言善哉善哉魔
王波旬能於三寳深得淨信如是佛法長夜
熾然天人當得入無畏城閉塞惡道常開善
趣解脫之門於四天下所有闘諍疫病饑饉
非時風雨皆得休息又令四天下常得安隱
豐樂可樂多衆盈滿爾時魔王禮世尊足右
遶三帀退坐一面爾時大衆欲重明此義以

 
偈頌曰
魔心決定得歡喜 懴謝如來及眷屬
眞心踊悅作是語 慈悲人前捨諸惡
猶如虚空無邊際 佛智境界亦如是
覺了無邊諸法已 於世說法最第一
或有說檀勝無等 以檀能得妙菩提
或復有說尸羅忍 精進禪定及智慧
如是種種方便說 示現無等大菩提
天人修羅應當知 世尊降伏自在魔
此經佛說忍爲最 能得一切安隱樂

 
忍能休息諸煩惱 能示勝妙解脫城
卑心合掌咸向佛 懴悔已作諸惡業
當發最勝菩提願 我等必當作導師
自然如來授記已 魔王速成等正覺
及餘百千衆生等 亦與無上菩提記
已滿忍辱波羅蜜 速爲無等大導師
與諸善法作依止 護諸聲聞故說呪
若魔依魔諸神鬼 夜叉修羅富單那
如有惱害佛子者 當以惡病著其身
一切大衆皆踊悅 歡喜咸作如是言
 
以此業故法熾盛 則得久住於世間
魔王安住淨忍心 三寳水泉難枯竭
當息世間一切濁 饑饉暴風及亢旱
是故人天得諸樂 本所修習忍辱行
樂檀尸羅忍方便 到進禪智大彼岸
爾時世尊顯說如是忍功德時九百八十萬
諸天人等曾修忍者一切悉得無生法忍十
頻婆羅百千人得柔順忍億那由他百千天
人得須陀洹果過於數量諸衆生等得世正
見十頻婆羅百千天人阿修羅夜叉羅剎昔

 
未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悉得發心
及不退轉百萬衆生得授阿耨多羅三藐三
菩提記
一切鬼神集會品第七
爾時護世四大天王從座而起合掌向佛頭
面禮拜作如是言婆伽婆此閻浮提種種國
土城邑村落園林寺舍山澤等處所有諸惡
天龍夜叉羅剎阿修羅鳩槃荼餓鬼毗舍遮
富單那迦吒富單那依彼住者瞋惡獷戾無
慚無愧於諸衆生無有慈愍常害他命及作

 
惱亂彼諸天龍乃至迦吒富單那等於閻浮
提非時數數起於亢旱惡風雹雨闇曀灰塵
嚴寒毒熱以是灾害壞諸苗稼五穀花果蒲

萄甘蔗劫貝等物故令衆生多有種種饑饉
疫病愛別離苦衆惱逼切各各迭相怖懼闘
戰心常[]畏諸王剎利於己眷屬五欲衆具
不生喜樂於己國土觸惱一切沙門婆羅門
毗舍首陀男夫婦女童男童女亦復觸惱象
馬牛羊師子虎豹犲狼狗犬一切禽獸皆令
觸惱於諸衆生種種因縁而逼惱之晝夜殺
 

 
害燒煑割截五穀財帛所欲供具身心樂事
及諸善行皆悉損減以是因縁令人天等善
趣減少又令閻浮提善事滅故不可愛樂我
等一切不能遮護今此世尊大集之處一切
大士菩薩摩訶薩諸聲聞衆皆悉雲集一切
天王及與眷屬一切龍王阿修羅王乃至一
切毗舍遮王悉與眷屬皆來集會世尊彼等
於此閻浮提一切國土城邑村落山谷寺舍
園林之處唯願世尊分張付囑天龍夜叉羅

剎阿修羅鳩槃荼餓鬼毗舍遮等各令護持

 
若彼天龍乃至毗舍遮於閻浮提作於一切
闘諍觸惱非時風雨疫病饑饉寒熱等事各
各隨分而遮護之若於閻浮提所有闘諍觸
惱疫病饑饉非時風雨寒熱等事皆悉休息
令閻浮提所有花果藥草劫貝財帛五穀甘
蔗蒲萄及酥蜜等皆得成熟所有苗稼不令

衰壞於閻浮提諸處人中及麞鹿鳥獸隨其
所欲皆無乏少以無乏故令彼衆生修諸善
行修正法行修眞實行勤修而住令彼諸善
增長不退以是因縁此閻浮提安隱豐盛人
 

 
多盈滿甚可愛樂世尊正法則得久住一切
人天所願滿足衆生悉得趣向善道及涅槃
道離三惡趣令三寳種得不斷絶爾時四天
王欲重明此義以偈頌曰
於此閻浮提 所有諸國土 惡天龍夜叉
羅剎鳩槃荼 餓鬼毗舍遮 迦吒富單那

瞋惡無恩養 無慈於衆生 彼等無慚愧
觸惱諸剎利 沙門婆羅門 毗舍及首陀

師子象虎豹 非時惡風雨 疫病及饑饉
能令衆生苦 彼等害衆生 毀壞於世間

 
殘害諸苗稼 及滅正法燈 我等四天王
不能遮此惡 願佛當分布 國土城邑等
付囑龍夜叉 羅剎鳩槃荼 令彼各遮護
非時惡風雨 息諸怖畏惱 令無病饑饉

花果藥苗稼 充足衆美味 衆生不乏少
所用諸供具 一切善法增 令得可樂事

佛法得常住 衆生趣善道 三寳種不絶
願佛常哀愍 大地具衆美 離諸苦辛味

花果皆具足 種種味充滿 泉池陂河等
淨水常充滿 於諸苗稼等 不能奪精氣

 
彼所進飲食 心輭無麤獷 慈念常相向
流轉淨無垢 捨家衆事業 住於阿蘭若
勤修菩提行 令多衆生信 法朋得增益
令魔衆損減 四天下豐樂 諸處人充滿
爾時世尊問四天王釋提桓因娑婆世界主
大梵等言諸天王輩若見若聞此賢劫初拘
留孫佛及拘那含牟尼佛迦葉佛等出現世
時云何以此閻浮提中所有天龍夜
[]鳩槃[]
荼等分張付囑爲如我今菩提樹下初成正
覺以此一切閻浮提中天龍夜叉鳩槃荼等

 
分張付囑安置不也如是問已四大天王釋
提桓因娑婆世界主大梵王等白佛言大德
婆伽婆我等見聞此賢劫初拘留孫佛菩提
樹下初成正覺以此閻浮提天龍夜叉鳩槃
荼等分張付囑如今世尊菩提樹下初成正
覺以此閻浮提天龍夜叉鳩槃荼等分張付
囑等無有異彼拘留孫佛出現世時衆生壽
命四萬歲彼時大地精氣衆生精氣法精氣
等力得增上味增上威增上德增上慈增上
勝增上智增上如是等事皆得增上爾時依 

 
地果味衆花藥等衆生食者皆得輭心慈心
悲心喜心捨心施心戒心忍心精進心禪定
心智慧心離殺生心乃至離邪見心少欲知
足少煩惱垢多福長壽離欲閑居愛樂正法
厭患流轉熾三寳種以是因縁得離惡道趣
向善道爾時諸天乃至迦吒富單那一切禽
獸悉得具足如是等事次後衆生名壽損減
名壽損減故福德損減福德損減故地味精
氣損減地味精氣損減故衆生精氣損減衆
生精氣損減故衆生心法作善慚愧損減衆

 
生心法作善慚愧損減故正法甘露精氣損
減彼諸衆生名壽損減乃至正法甘露精氣
損減故廣作殺生乃至邪見乃至禽獸亦復
如是如是衆生遠離善道及涅槃道趣向惡
道彼命終已生惡道中若彼衆生生於夜叉
乃至迦吒富單那中者瞋惡無慈不觀後世
可怖畏事廣作殺生乃至邪見彼等衆生於
閻浮提未得入於付囑護持分中如是拘那
含牟尼佛迦葉佛於菩提樹下初成正覺以
此閻浮提天龍夜叉鳩槃荼等分張付囑如 

 
今世尊於道樹下初成正覺以此閻浮提天
龍夜叉鳩槃荼等分張付囑等無有異如是
白法漸減黑法增長從是以來無量那由他
百千惡龍夜叉乃至迦吒富單那生長蕃息
常瞋獷惡不懷慚愧於諸衆生無有慈心不
觀後世可怖畏事殘害他命食其血肉彼等
不入分布分中無定住處此惡龍等不守護
人乃至畜生常欲奪人精氣斷他命根滅壞
國土城邑村落寺舍等處能令諸王瞋惱乃
至能令畜生等惱又復能令非時風雨嚴寒

 
毒熱壞滅一切花實苗稼如是惡龍乃至迦
吒富單那等不受我教我於彼等不得自在
是故於今五濁極惡白法損減如來出世一
切衆生於慈導師得生敬信尊重愛樂佛所
發言稱機利益具足功德智慧之聚得成大
悲六波羅蜜相應究竟所願得滿獲六神通
於法自在覆護攝受一切衆生能與衆生一
切善道及涅槃樂今者於此大集未曾之有
昔來未聞如是大集一切天王及與眷屬皆
來集會一切龍王乃至日王夜叉王羅剎王 

 
阿修羅王乾闥婆王緊那羅王迦樓羅王摩
睺羅伽王鳩槃荼王餓鬼王毗舍遮王悉與
眷屬皆來集此所未來者今願世尊以神通
力盡皆攝之若有諸惡鬼神無所繫屬不受
他教瞋惡麤獷無有慈愍不觀後世可怖畏
事殘害他命飲血食肉所不來者唯願世尊
當復慈愍以神通力令彼鬼神及其眷屬皆
來至此使得分布入他分中不令數數惱亂
衆生以此方便令四天下大地餘味而不速
滅精氣安住不復損減以地精氣不損減故

 
衆生精氣不損減衆生精氣不損減故正法
甘露精氣不損減正法甘露精氣不損減故
衆生心法作善平等增長以是因縁令三寳
種得不斷絶如是如是法眼久住閉三惡道
開於善趣及涅槃門如是如是白法增長黑
法損減如是如是天人增長無量天人悉得
充足涅槃快樂四天王等說是語時世尊觀
察默然不言爾時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憍
尸迦及諸釋天四大天王皆共合掌告諸大
衆我等咸白一切菩薩摩訶薩一切聲聞一 

 
切天龍夜叉羅剎乾闥婆阿修羅緊那羅迦
樓羅摩睺羅伽餓鬼毗舍遮富單那等一切
大衆願悉勸請如來法尊當使世尊令諸天
衆悉集於此一切龍衆乃至一切迦吒富單
那等亦悉來集彼等於閻浮提所有國土城
邑村落寺舍園林山谷曠野河井泉池如是
等處遊[
]住者分張付囑令彼一切諸善天[]
龍乃至一切迦吒富單那分取安置各自當
分平等守護不令縱捨不令生惱各各教彼
同行其法常作善念折伏惡心復令各各護

 
持自分而不縱捨不惱於他彼若各各當分
平等作護持者名稱流布得大勇猛獲大福
報爾時一切菩薩摩訶薩一切聲聞一切天
龍夜叉羅剎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乾闥婆
摩睺羅伽鳩槃荼餓鬼毗舍遮富單那迦吒
富單那乃至一切諸來大衆歡喜踊躍從座
而起合掌向佛一時同聲作如是言我等勸
請如來應供正遍知愍我等故利衆生故得
大悲心一切諸天乃至迦吒富單那悉令集
此彼等於此閻浮提中城邑村落乃至依止 

 
泉池住者分張付囑令彼天龍乃至迦吒富
單那分取安置若彼諸天乃至迦吒富單那
等各捨己分猶作惱害不遮惱他應當治罰
而折伏之願佛發勇作大佛事一切盡皆分
張安置爾時世尊說偈答曰
於此佛法中 無有惱他義 度於苦彼岸
諸處心平等 諸法無有二 導師捨憎愛

一道如虚空 此是佛境界 若有有爲心
思惟去來事 彼以法非法 能攝鬼神來

爾時復有一大梵天名曰正辯住第十地聖
 
無上聖以諸菩薩功德莊嚴在會而坐此正
辯天白諸天王一切龍王一切阿修羅王乃
至一切迦吒富單那王作如是言汝等如是
今從如來得聞是義如佛世尊若行若住若
坐若卧不惱衆生汝等今悉一時同聲發願
悕求應當說言所有非人一切天龍鬼神所
攝常食精氣惱害於他食肉飲血者彼等一
切願護世四王力勢折伏所有化生濕生胎
生卵生如是隨其所有諸龍夜叉羅剎阿修
羅迦樓羅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鳩槃荼
 

 
餓鬼毗舍遮富單那迦吒富單那一切等類
四生所依彼等悉爲四大天王力所攝伏願
四大王攝彼一切所不來者悉至於此爾時
一切天王乃至迦吒富單那王作是願言除
三十三天以下所有四天王天及諸龍衆乃
至迦吒富單那四生所依一切無餘悉願依
於四大天王彼等四王力所攝伏若有諸天
乃至迦吒富單那等於四天王如有違反一
一王力不受教勑即當爲彼熾然鐵輪截其
耳鼻若截耳鼻猶故違者復令鐵輪截彼手

 
足若截手足猶故違者復斬其首若有乃至
違四天王教勑之者必令如是爾時毗沙門
天王即以熾然焰赫鐵輪向於北方而遙擲
之即說呪曰
多地夜他 窮窮尼邏窮其鳳切 叉婆窮 
伽佉伽伽泥 迦佉闍羅廁 蘇婆訶

爾時毗樓[]叉天王亦以熾然焰赫鐵輪向[]
於西方而遙擲之復說呪曰
多地夜他 尸梨器 尸羅器 伽伽那
尸梨器 叉尸羅器底 闍利 蘇婆訶

 
爾時毗樓勒天王亦以熾然焰赫鐵輪向於
南方而遙擲之即說呪曰
多地夜他 闍邏鼻唎師 闍囉鼻唎師 
悉多婆 闍囉鼻唎師 達囉尼 闍囉闍
囉 鼻唎師 蘇婆訶

爾時提頭賴吒天王亦以熾然焰赫鐵輪向
於東方而遙擲之即說呪曰

多地夜他 阿那易七利切阿那阿那耶 
阿那浮毗 阿迦奢浮毗 摩系 都易 
蘇婆訶

 
爾時四方諸天乃至迦吒富單那及諸小樹
林藥草神等遙見鐵輪熾然焰赫悉大驚懼
愁憂不樂恐命不存觀十方已各作念言誰
當有能救於我等爲歸爲趣施我等命即便
觀見大悲世尊如實利益諸衆生者佉羅帝
山牟尼諸仙所依住處大衆悉集圍遶而坐
唯彼當能救我等命即徃佛所疾如電光到
佛前住如是十方所有諸天乃至迦吒富單
那等皆徃佛所到已而住爾時世尊欲重明
此義而說偈言

 
時我兩足尊 問釋梵四王 爲見爲聞彼
過去諸導師 分布四天下 爲令天等護
可不如我今 道樹下分布 天王答我言
如是昔諸佛 坐於道樹下 分與夜叉等

後因過及時 轉生諸雜惡 鳩槃龍夜叉
羅剎鬼單那 獷惡無慈愍 常食他血肉

彼惱於諸國 及惱四姓人 非時作風雨
及以寒熱等 饑饉病闘諍 滅壞大地味

無慈於一切 惱害多衆生 莫能遮護者
不伏於我等 是以地精氣 衆生精氣没

 
正法妙精氣 難得者日損 時過因縁故
天人等損減 增長諸惡世 法朋難可得
法不久住世 滅壞正法燈 斷絶三寳種
世間當盲冥 今佛大勇猛 於白法盡時

出現閻浮提 大悲衆生樂 中言具六通
究了諸法岸 利益衆生故 作此大集會

一切天龍王 護世等來集 諸鬼惡無慈
畯馴L血肉 龍鬼富單那 彼等不來此
無所受教令 不依屬他分 一切受佛語
令彼皆來集 願分於彼等 各令有所屬

 
不令更惱害 奪他精氣等 三種精氣住
令人修法行 白法得增長 黑法得消滅
以是惡道息 天人得增益 解脫門得開
三寳種熾然 福流諸衆生 速能得解脫
于時我默然 不隨於彼等 梵王諸帝釋
四大護世王 俱白一切衆 所來在會者

勸請天人師 攝諸鬼來此 分張付囑彼
城邑諸村落 晝夜常護持 各令住自分

菩薩等大衆 從座起合掌 勸請大導師
攝諸鬼來此 一切分作分 護持閻浮提

 
勿惱於衆生 發勇人中上 我不惱亂他
遠離去來事 了知法無二 離諸衆生想
正辯大梵天 告諸天王言 導師不惱他
佛法無此事 悉共發願言 令鬼不爲惱

分布各依止 彼四天王等 諸王作是言
我今依汝語 誓勑於彼等 悉令得作分

若彼不依教 速爲輪所燒 于時四天王
使輪向四方 乃至一時頃 盡皆到佛所

頂禮世尊足 合掌於彼住
大方等大集月藏經卷第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