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摩訶般若波羅蜜鈔經卷第三
 
符秦天竺沙門曇摩蜱共竺佛念等譯

善權品第四
爾時彌勒菩薩謂須菩提若有菩薩摩訶薩
勸助爲福出入布施持戒自守者上其福轉
尊極上無過菩薩摩訶薩勸助福德須菩提
語彌勒菩薩復有菩薩摩訶薩於阿僧祇剎
土諸佛所而作功德一一剎土不可計佛其
般泥洹者乃從發意已來自到阿耨多羅三
耶三菩成至阿惟三佛者乃至無餘泥洹界

而般泥洹者然後至于法盡於是中所作功
德其功德度無有極及諸聲聞作布施持戒
自守爲福於有餘功德自致無餘諸有般泥
洹佛於其中所作功德至有淨戒身三昧身
智慧身以脫身脫慧所見身佛法極大哀不
可計佛天中天所說法於其法中復學諸所
有功德乃於諸般泥洹佛法所作功德都計
之合之勸助爲尊種種得中爲極是上極勸
助者是爲勸助勸助以持作阿耨多羅三耶
三菩以是爲阿耨多羅三耶三菩置是菩薩

之人持心能作是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乃
生作是心欲有所得彌勒菩薩語須菩提其
不作是求乃能有所得其作是思想者以爲
無黠能生是意用思想悔還用信悔還但用
無黠故還墮四顚倒無常謂有常苦謂有樂
空謂有實無身謂有身以故思想悔還心悔
還信悔還菩薩不當作是心有所求於所求
無處所云何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彌勒菩
薩謂須菩提不當於新學菩薩摩訶薩前說
是語何以故或亡所信亡所樂亡所喜亡所

行便從是墮當爲是菩薩摩訶薩可說聞者
在善師邊者當爲是菩薩摩訶薩可說聞者
不恐不怖不畏是菩薩摩訶薩能勸助爲福
作薩芸若持心作是勸助心亦盡滅無所有
無所見何等心當作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
當以何心作心無兩對心之自然乃能所作
釋提桓因語須菩提新學菩薩摩訶薩聞是
或恐或怖若菩薩摩訶薩欲作功德者當云
何勸助其福得作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須菩
提語彌勒菩薩當作護諸佛所破壞衆惡而

斷愛欲等行如一降伏魔事棄捐重擔即自
從所有勤苦悉爲以盡其知以脫心即從計
從阿僧祇剎土諸般泥曰者於其中所作功
德福於諸聲聞中復作功德都計之合之勸
助爲尊種種德中無過勸助其勸助者能爲
勸助勸助以持作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何所

是菩薩摩訶薩想不還所信不悔還正使菩
薩摩訶薩持心作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其心
無所想者是菩薩摩訶薩心得阿耨多羅三
耶三菩正使心念自了知是爲想悔還心悔

還所信悔還正使心念復知是心則是作是
爲想悔還信悔還正使菩薩摩訶薩持心了
知當作是覺知盡無所有知盡者當知何心
有所作當了知心何所心法於法有所作如
法者爲隨法已於作眞爲是作即非邪作是
菩薩摩訶薩所作若有菩薩摩訶薩於過去
當來今現在佛所作功德若諸聲聞下至凡
人所作功德若畜生聞法及諸天諸閱叉乹
多羅阿須倫迦留羅眞陀羅摩睺勒諸人若
非人聞法者發心所作功德及初學菩薩道

者都計之合之積累爲上其勸助者能爲勸
助是以極尊種種德中無過勸助是以勸助
所當勸助能爲勸助福用作阿耨多羅三耶
三菩正使復如是爲盡法於法無所生無所
滅無所處治無所生法得作阿耨多羅三耶
三菩是法不了法有反用作阿耨多羅三耶
三菩故是爲無想不悔還心亦不悔還所信
不悔還作是無所求衆所不逮是爲阿耨多
羅三耶三菩所作若有菩薩摩訶薩不諦曉
了知作福德者所以者何於身恍惚於勸助

福亦復恍惚菩薩了知恍惚無所有是故菩
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若於諸般泥洹佛所
而作功德持是功德欲作所求其知自然能
爲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諸佛天中天所著不
著想過去以滅亦無有想而不作想其作想
者爲非德菩薩摩訶薩當學漚惒拘舍羅未
得般若波羅蜜者不得入已得般若波羅蜜
乃得入勿爲身作識用之有滅以是故無有
身身有德之人有想便礙反欲苦住怛薩阿
竭阿羅呵三耶三菩不學作是德持勸助何

以故用不正故視般泥曰佛而反有想以故
爲礙所作功德爲不及逮反欲苦住其不作
想者是怛薩阿竭阿羅訶三耶三佛之德其
作想者譬若雜毒何以故設美飯以毒著中
色大甚好而香無不喜者不知飯中有毒愚
闇之人食之歡喜飽滿食欲消時久久不便
身不知德行者甚之爲難不曉將護不曉中
事不能解知作是行德者爲如雜毒之食語
善男子過去當來今現在佛持戒身三昧身
智慧身以脫身脫慧所見身及於聲聞中所

作功德佛天中天所說若復辟支佛所而作
功德都勸助之勸助以持是福德作阿耨多
羅三耶三菩持所作爲想用是故譬若雜毒
菩薩摩訶薩當作是學何所過去當來今現
在佛功德當云何勸助作福成得阿耨多羅
三耶三菩是菩薩隨怛薩阿竭教者是即爲
作智佛功德所生自然及其想法所有持是
福作勸助因其勸助自致得阿耨多羅三耶
三菩菩薩摩訶薩作是施者無過終不離怛
薩阿竭阿羅訶三耶三佛佛所語皆至誠復

次菩薩摩訶薩當作是施如淨戒如三昧如
智慧如以脫如脫慧所見身無欲界無色界
無無色界亦無過去當來今現在亦無所有
無所有施亦復無所有其作是施爲以如法
法亦無所有作施者爲成所施無有毒其作
異施者爲作反施是菩薩摩訶薩所施以如
法者佛天中天所知是即爲施得作阿耨多
羅三耶三菩佛言善哉善哉須菩提所作爲
如佛是即爲菩薩摩訶薩所施三千大千國
土人悉念慈哀等護心無過菩薩摩訶薩上

頭所施是即爲極尊復次須菩提三千大千
國土人悉作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使如矞
沙佛剎人皆供養是菩薩震越衣被飯食牀
卧具病瘦醫藥如矞鋮F劫供養隨所喜樂
作是布施云何須菩提其福寧多不須菩提
言甚多甚多天中天佛言勸助功德福過其
上不可計須菩提白佛言代勸功德福者如
矞鋮F佛土不能悉受佛言善哉善哉須菩
提若有菩薩持般若波羅蜜者所作施爲過
其本所施上以無能過勸助所施上百倍千

倍萬倍億倍巨億倍爾時四天王天上二萬
天人悉以頭面著佛足皆白佛言極大施天
中天菩薩摩訶薩漚惒拘舍羅乃作是施其
功德甚大尊何以故是菩薩摩訶薩學般若
波羅蜜於中勸助故忉利天上諸天人持天
華名香擣香雜香澤香燒香天繒華蓋幢旛
妓樂持用供養娛樂佛供養已皆白佛言極
大施天中天菩薩摩訶薩漚惒拘舍羅乃作
是施極大施之功德何以故是菩薩摩訶薩
學般若波羅蜜於中勸助故鹽天上諸天人

持天華名香擣香雜香澤香燒香天繒華蓋
幢旛妓樂持用供養娛樂佛供養已皆白佛
言極大施天中天菩薩摩訶薩漚惒拘舍羅
乃作是施極大德之功德何以故是菩薩摩
訶薩學般若波羅蜜於中勸助故兜率天上
諸天人以天華名香擣香雜香澤香燒香天
繒華蓋幢旛妓樂持用供養娛樂佛供養已
皆作是言極大施天中天菩薩摩訶薩漚惒
拘舍羅乃作是施極大德之功德何以故是
菩薩摩訶薩學般若波羅蜜於中勸助故尼

摩羅提天上諸天人持天華名香擣香雜香
澤香燒香天繒華蓋幢旛妓樂持用供養娛
樂佛供養已皆白佛言極大施天中天菩薩
摩訶薩漚惒拘舍羅乃作是施極大尊之功
德何以故是菩薩摩訶薩學般若波羅蜜於
中勸助故波羅尼蜜和耶拔致天上諸天人
持天華名香擣香雜香澤香燒香天繒綵華
蓋幢旛妓樂持用供養娛樂佛供養已皆白
佛言極大施天中天菩薩摩訶薩漚惒拘舍
羅乃作是施極大尊之功德何以故是菩薩

摩訶薩學般若波羅蜜於中勸助故梵天梵
迦夷天梵福樓天梵波利產天廅天波利陀
天廅波摩那天阿陂會天首訶天波利首訶
天阿波摩首天首呵迦天比伊潘羅天阿比
耶天須陀施天尼天乃至阿迦膩吒天等諸
天人悉以頭面著佛足皆言甚善天中天菩
薩摩訶薩學般若波羅蜜極爲大施之功德
何以故是菩薩摩訶薩學般若波羅蜜於中
勸助故佛語首陀衛諸天人置三千大千國
土中菩薩摩訶薩及矞鋮F佛剎人悉作阿

耨多羅三耶三菩復有矞鋮F佛剎人都共
供養是輩菩薩摩訶薩震越衣服飯食去來
卧具病瘦醫藥供養如矞鋮F劫隨所樂喜
作是施與若復過是者不及菩薩摩訶薩勸
助之施爲過去當來今現在佛淨戒身三昧
身智慧身以脫身脫慧所見身及諸聲聞身
其中者所作功德都共計之合之不及勸助
若勸助者以是極尊無能過者作是勸助以
持作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須菩提白佛言屬
天中天所說都共計之合之極尊無過勸助

悉代勸助勸助已菩薩摩訶薩從是中得何
等法佛語須菩提道德之人當知過去當來
今現在法無所取亦無所捨亦無所知亦無
所得其法者爲無所生法亦無所滅法者亦
無從生法亦無所從滅於法中了無所生者
法亦無所從有而滅是者法之所法我代勸
助之是爲勸助作是施者疾得作阿耨多羅
三耶三菩是故須菩提菩薩摩訶薩勸助爲
尊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過去當來今
現在佛所代作布施者勸助代持戒忍辱精

進一心智慧而勸助之代以脫者勸助之代
脫慧所見身勸助之作是代勸助其脫者是
爲布施其脫者是爲忍辱其脫者是爲精進
其脫者是爲一心其脫者是爲智慧其脫者
是爲脫慧其脫者是爲脫慧所見身其脫者
是爲以脫其脫者代其勸助其脫者是爲法
是故當來未有如其脫者令阿僧祇剎土諸
佛天中天現在者其脫者是即諸佛弟子其
脫者以過去諸佛弟子其脫者今現在諸佛
弟子於是法中無縛無著無脫如是法者持

作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所施爲從中無有能
過者無有能壞者是者須菩提菩薩摩訶薩
勸助之爲尊如矞鋮F佛剎中菩薩悉壽如
矞鋮F劫矞鋮F佛剎人都悉供養諸菩薩
摩訶薩震越衣服飲食牀卧具病瘦醫藥乃
至矞鋮F劫須菩提皆持戒忍辱於精進而
不懈於禪悉得三昧百倍千倍萬倍若干巨

億萬倍不如勸助功德福最尊出其上
地獄品第五
舍利弗白佛言般若波羅蜜者多所成天中

天因般若波羅蜜無不得字者天中天般若
波羅蜜爲極照明天中天般若波羅蜜爲去
冥天中天般若波羅蜜者無所著天中天般
若波羅蜜爲極尊天中天無目者般若波羅
蜜爲作眼天中天其迷惑者般若波羅蜜悉
授道路天中天薩芸若者即般若波羅蜜是
天中天般若波羅蜜者是菩薩摩訶薩母天
中天無所生無所滅即般若波羅蜜是天中
天具足三合十二法輪爲轉是般若波羅蜜
天中天般若波羅蜜其困苦者悉安隱之天

中天般若波羅蜜於生死作護天中天般若
波羅蜜於一切法悉皆自然菩薩摩訶薩當
云何於般若波羅蜜中住天中天佛語舍利
弗世多羅者因般若波羅蜜住其敬佛者當
自歸般若波羅蜜釋提桓因心念尊者舍利
弗何因發是問即時釋提桓因謂舍利弗何
因尊者乃作是問舍利弗謂釋提桓因拘翼
般若波羅蜜者是菩薩護因其勸助功德福
持作薩芸若過菩薩[之]所作爲若布施持戒
忍辱精進禪上譬若如人從生而盲若百人

若千人若萬人若千萬人無有前導欲有所
至若欲入城者不知當如行如是拘翼五波
羅蜜者亦如盲無所見離般若波羅蜜者如
是欲入薩芸若中不知當如行般若波羅蜜
即五波羅蜜之護悉與眼目般若波羅蜜者
是護令五波羅蜜各得名字舍利弗白佛當
云何守入般若波羅蜜中佛語舍利弗色者
不見所入痛癢思想生死識亦不見所入視
五隂亦不見所入是爲守般若波羅蜜如是
者天中天以爲守般若波羅蜜作是守者爲

逮何法佛語舍利弗無所守是爲逮法守爲
般若波羅蜜釋提桓因白佛言般若波羅蜜
不逮薩芸若者亦不能得逮亦不逮守於生
死亦無所逮當云何逮天中天佛言無所逮
故能爲逮釋提桓因言少有及者天中天如
般若波羅蜜於諸法諸法無生無所滅當何
所住無有住須菩提白佛言菩薩或時作是
念便離般若波羅蜜佛語須菩提儻有所因
便念般若波羅蜜知般若波羅蜜空無所有
無近無遠是故爲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

須菩提白佛言般若波羅蜜者爲信何法佛
語須菩提信般若波羅蜜者爲不信色亦不
信痛癢思想生死識有不信須陀洹道不信
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道須菩提白
佛言摩訶波羅蜜者天中天即般若波羅蜜
是佛謂須菩提云何知摩訶波羅蜜因般若
波羅蜜是須菩提於色無大無小不以色爲
證亦不爲色作證痛癢思想生死識亦無大
無小於識不以爲證亦不爲識作證便於怛
薩阿竭阿羅呵三耶三佛致十種力即不復

爲弱薩芸若無廣無狹何以故無廣無狹薩
芸若知於般若波羅蜜無所行所以者何般
若波羅蜜無所有若人若於中有所求謂有
所有是則爲大非何以故人無所生般若波
羅蜜與人俱皆自然人恍惚故般若波羅蜜
俱不可計人亦不壞般若波羅蜜亦如是人
如般若波羅蜜者便得成至阿惟三佛人亦
有力故怛薩阿竭現而有力舍利弗白佛言
般若波羅蜜甚深甚深天中天若有菩薩摩
訶薩信般若波羅蜜者不說其中短亦不狐

疑其人從何所來生是間爲行菩薩道已來
幾聞解般若波羅蜜事隨教入中者佛語舍
利弗從他方佛剎來生是間是菩薩摩訶薩
於他方供養佛已從受決聞般若波羅蜜故
以是復聞般若波羅蜜自念言我如見佛無
異須菩提白佛言般若波羅蜜可得見聞不
佛言不可得見須菩提白佛言是菩薩隨深
般若波羅蜜者行已來爲幾聞佛語須菩提
是非一輩學各各有以供養若干百佛若干
千佛悉見已於其所皆行清淨戒已若有於

衆中聞般若波羅蜜棄捨去爲不敬菩薩摩
訶薩法佛說深般若波羅蜜其人棄捨去不
欲聞之何以故是人前世時聞般若波羅蜜
用棄捨去故亦不以身心是皆無知之人所
致用是罪故若聞深般若波羅蜜復止人不
令說之止般若波羅蜜者爲止薩芸若其止
薩芸若者爲止過去當來今現在佛用是斷
法罪故死入大泥犁中若干百千歲若干億
萬歲當受若干泥犁毒痛甚不可言其中壽
盡轉生他方摩訶泥犁中其壽復盡展轉到

他方摩訶泥犁中生舍利弗白佛言其罪爲
墮五逆惡佛謂舍利弗其罪雖喻不可引譬
若諷誦讀深般若波羅蜜時其心疑於法者
亦不肯學念是言非怛薩阿竭所說止他人
言莫得學是爲以自壞復壞他人自飲毒已
復飲他人毒是輩人爲以自亡失復失亡他
人自不曉知深般若波羅蜜轉復壞他人是
曹人者不當見之舍利弗不當與共坐起言
語飲食何以故是曹之人誹謗法者自在冥
中復持他人著冥中其人自毒殺身無異斷

法之人所語有信者用其言者其人所受罪
俱等無有異所以者何用誹謗佛語故誹謗
般若波羅蜜者爲悉誹謗諸法已舍利弗白
佛言願聞誹謗法者受形何等像類許不知
其身大如佛謂舍利弗是誹謗法人儻聞是
事其人沸血便從面孔出或恐便死因是被
大痛其人聞之心便愁毒而消盡譬若斷華
著日中即爲萎枯舍利弗言願爲人故當說
之令知其身受形云何當爲後世人作大明
其有聞者畏懼當自念我不可誹謗斷法如

彼人佛語舍利弗是爲示人之大明以所因
罪受其身甚大醜惡極勤苦臭處誠不可說
其苦痛甚大而久極是善男子善女人聞是
語自足以不敢復誹謗須菩提白佛言善男
子善女人聞是人但坐口所言乃致是罪佛
語須菩提是愚癡之人於我法中作沙門反
誹謗般若波羅蜜言非道止般若波羅蜜爲
者止佛菩薩以止佛菩薩者爲斷過去當來
現在佛薩芸若已斷薩芸若者爲斷法以斷
法者爲斷比丘僧以斷比丘僧者爲受不可

計阿僧祇之罪須菩提白佛言若有斷般若
波羅蜜者天中天爲幾事佛語須菩提以爲
魔所中是善男子是善女人不信不樂用是
二事故能斷深般若波羅蜜復次須菩提斷
般若波羅蜜者復有四事何謂四事隨惡師
所言不隨順學不承至法主行誹謗索人短
自貢高是爲四事須菩提白佛言少有信般
若波羅蜜者天中天不曉了是法故佛語須
菩提如是如是少有信般若波羅蜜者不曉
法故須菩提言云何深般若波羅蜜少有信

者佛語須菩提色無著無縛無解何以故色
之自然爲色痛癢思想生死識無著無縛無
脫何以故識之自然爲識過去色無著無縛
無脫何以故過去色之自然故當來色無著
無縛無脫何以故當來色之自然色故今現
在色無著無縛無脫何以故色之自然色故
過去痛癢思想生死識無著無縛無脫何以

故過去[色]之自然故當來識無著無縛無脫[識]
何以故當來識之自然故今現在識無著無
縛無脫何以故識之自然故用是故須菩提
般若波羅蜜甚深少有信者

清淨品第六
須菩提白佛言般若波羅蜜少有曉者將不
狎習故佛語須菩提如是如是般若波羅蜜
少有曉者用是不狎習之所致何以故須菩
提色清淨道亦清淨故言色清淨道亦清淨
痛癢思想生死識亦清淨故言道亦清淨是
故識亦清淨復次須菩提色清淨薩芸若亦
清淨色亦清淨是故色清淨薩芸若亦清淨
等無異今不斷前前不斷後故無壞以是故

前爲不斷舍利弗白佛言清淨者天中天爲
甚深佛言甚清淨舍利弗言清淨爲極明天
中天佛言甚清淨舍利弗言清淨無有垢天
中天佛言甚清淨舍利弗言清淨無瑕穢天
中天佛言甚清淨舍利弗言清淨無所有天
中天佛言甚清淨舍利弗言於欲無所欲清
淨天中天佛言甚清淨舍利弗言於色而無
色清淨天中天佛言甚清淨舍利弗言無所
生爲色甚清淨天中天佛言甚清淨舍利弗
言於有智而無智甚清淨天中天佛言甚清

淨舍利弗言於智者而無智者甚清淨天中
天佛言甚清淨舍利弗言於色而有智無有
智者甚清淨天中天佛言甚清淨舍利弗言
於痛癢思想生死識而無有智無有智者甚
清淨天中天佛言甚清淨舍利弗言般若波
羅蜜甚亦清淨天中天薩芸若者不增不減
天中天佛言甚清淨舍利弗言般若波羅蜜
甚清淨於諸法無所取天中天佛言甚清淨
須菩提白佛言我者清淨色亦清淨天中天
佛言本清淨須菩提言故曰我清淨痛癢思

想生死識亦清淨天中天佛言本清淨須菩
提言我清淨道亦清淨天中天佛言本清淨
須菩提言我者清淨薩芸若亦清淨天中天
佛言本清淨須菩提言我者清淨無端緒天
中天佛言本清淨須菩提言我者清淨無有
邊色亦清淨無邊天中天佛言本清淨須菩

[提]言我者無有邊痛癢思想生死識亦無有
邊天中天佛言本清淨須菩提言曉知清淨
者即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是佛言本清
淨須菩提言般若波羅蜜者亦不在彼亦不

在是亦不離是亦不在中間天中天佛言本
清淨須菩提白佛言菩薩摩訶薩知是者爲
行般若波羅蜜有想者便離般若波羅蜜遠
已佛言善哉善哉須菩提有字者便有想以
想故著須菩提白佛言難及波羅蜜天中天
安隱決於著舍利弗言問須菩提何所爲著
須菩提言知色空者是曰爲著知痛癢思想
生死識空是曰爲著於過去法知過去法是
曰爲著於當來法知當來法是曰爲著於現
在法知現在法是曰爲著知法者爲得大功

德發意菩薩是即爲著釋提桓因問須菩提
何謂爲著須菩提心知拘翼持是知心施與
作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心者本清淨能可有
所作善男子善女人其菩薩者勸人教人爲
阿耨多羅三耶三菩爲說正法自於身心無
所失於佛種有所造是善男子善女人以離
諸著爲棄本際佛言善哉善哉須菩提今菩
薩摩訶薩知本際爲覺著事復次須菩提有
著甚深微妙我今說之諦聽諦聽上中下言
悉善須菩提白佛言願樂欲聞佛言若善男

子善女人於怛薩阿竭阿羅呵三耶三佛念
欲作想隨所想是故爲著過去當來今現在
佛天中天於無餘法代勸助之是爲勸助阿
耨多羅三耶三菩於法者而無法故曰無過
去當來今現在以是不可有所作亦不可有
想亦不可作因縁有不可見聞不可知須菩
提白佛言其本甚深清淨天中天佛言本清
淨須菩提言今日歸般若波羅蜜佛言法無
作者故得成阿惟三佛須菩提言諸法實無
作阿惟三佛者佛語須菩提無有兩法用之

本淨故曰爲一其淨者於一切亦無作者佛
語須菩提是以離諸著爲棄本際須菩提白
佛言般若波羅蜜者難了天中天佛言如是
無有得阿惟三佛者須菩提言般若波羅蜜
不可計天中天佛言如是須菩提非心之所
知須菩提言爲無有作者天中天佛言無有
作者故無所著須菩提白佛言菩薩當云何
行般若波羅蜜佛言不想痛癢思想生死識
行爲行般若波羅蜜色不滿色爲行般若波
羅蜜色不滿爲非色行爲行般若波羅蜜痛

癢思想生死識不滿爲行般若波羅蜜須菩
提白佛言難及天中天於著無所著是實爲
不著佛言不著色者爲行般若波羅蜜不著
痛癢思想生死識行爲行般若波羅蜜是爲
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於色爲不著於
痛癢思想生死識爲不著於須陀洹斯陀含
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道亦不著所以者何
以過諸著故復出薩芸若中是爲般若波羅
蜜須菩提白佛言所說法甚深難逮天中天
若所說不增不說者亦不減佛言如是如是

須菩提譬若睌蘆竭盡壽稱譽空空亦不
增若不稱譽空空亦不減譬如稱譽幻人者
亦不增不稱譽者亦不減聞善亦不喜聞惡
不憂如是須菩提於法各各諷誦學之法亦
不增不減須菩提白佛菩薩摩訶薩甚慊苦
行般若波羅蜜若有守般若波羅蜜者其不
懈不恐不怖不動不還以何故守般若波羅
蜜者爲守空故一切皆當爲菩薩摩訶薩作
禮用被僧那大鎧故與空共戰爲一切人故
著僧那爲一切人故而舉空是菩薩摩訶薩

爲極大勇猛天中天用空法故自致阿耨多
羅三耶三菩得成阿惟三佛有異比丘心念
之當自歸般若波羅蜜爲無所生法亦爲無
所滅法釋提桓因語須菩提菩薩隨般若波
羅蜜教者爲隨何教須菩提言爲隨空教釋
提桓因言何所隨空教者須菩提言其欲寂
靜者是菩薩摩訶薩爲知般若波羅蜜釋提
桓因白佛言其受般若波羅蜜者天中天當
護幾何間須菩提謂釋提桓因云何拘翼能
見法當所護者不而言欲護之釋提桓因言

不須菩提言隨般若波羅蜜教作者是爲以
得護若人若非人終不得其便須菩提言若
菩薩摩訶薩護空者爲隨般若波羅蜜行已
云何拘翼能可護響不釋提桓因言不能須
菩提言如是拘翼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
蜜者其法亦如響以知是者亦復無想以無
想念爲行般若波羅蜜用佛威神三千大千
國土諸四天王諸釋梵及諸尊天一切皆來
到佛所前爲佛作禮繞竟三帀各住一面諸
天天王釋梵悉承佛威神念諸千佛皆字釋
迦文其比丘者皆字須菩提問般若波羅蜜

者皆如釋提桓因

摩訶般若波羅蜜鈔經卷第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