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摩訶般若波羅蜜鈔經卷第二
  
符秦天竺沙門曇摩蜱共竺佛念等譯

功德品第三
爾時諸因[坻]天諸梵天諸波耶和提天諸伊[抵?]
沙天諸那提乹天同時三反作是稱譽法賢
者須菩提所說法甚深怛薩阿竭皆從是生
其有聞者若諷誦讀有行者我輩恭敬視如
怛薩阿竭我輩恭敬視菩薩摩訶薩持般若
波羅蜜佛語諸天人如是如是昔我於提和
竭羅佛前逮得般若波羅蜜我便爲提和竭

羅佛所授決言却後若當爲人中之導悉當
逮佛智慧却後無數阿僧祇劫汝當作佛號
字釋迦文天上天下於中最尊安定世間法
中極明號曰爲佛諸天人白佛言甚善菩薩
摩訶薩天中天行般若波羅蜜自致行到薩
芸若佛於天會中告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
優婆夷今以四輩爲證欲天梵天阿陂譮天
皆共證知佛語釋提桓因拘翼若有善男子
善女人其有學般若波羅蜜持誦者是善男
子善女人魔若魔天若人若非人終不能得

其便亦不得橫死復次拘翼忉利天上諸天
人其有行佛道者未得般若波羅蜜學誦者
是輩天人皆當徃到善男子善女人所其學
持誦般若波羅蜜者若行空閑屏隈之處終
不恐怖無所畏懼四天王白佛言我輩自共
擁護是善男子善女人學般若波羅蜜持者
誦者梵摩三鉢天及諸梵天人俱白佛言我
輩自共擁護是善男子善女人學般若波羅
蜜持誦者釋提桓因白佛言我自擁護是善
男子善女人學般若波羅蜜持誦者釋提桓

因復白佛言難及天中天若善男子善女人
有學般若波羅蜜者便得現在法其受般若
波羅蜜者天中天爲悉受六波羅蜜佛言如
是拘翼其受般若波羅蜜者爲悉受六波羅
蜜復次拘翼若善男子善女人學持諷誦般
若波羅蜜者拘翼且聽我說其人所得功德
上語亦善中語亦善下語亦善釋提桓因言
受教佛語拘翼其欲於我法中有所嬈害亂
者其人稍稍起惡意欲來未至中道而亡是
善男子善女人用學般若波羅蜜持誦故其

人賷惡徃來至稍稍嬈害亂意自止便屈還
終不至是者拘翼善男子善女人所作爲悉
自見得用學持誦般若波羅蜜故譬若有藥
拘翼名爲摩祇有蛇飢者行索食所當噉食
道逢蟲豸蛇欲噉之蟲行到摩祇藥所蛇聞
藥香即走還去何以故藥力所却蛇毒即歇
藥力所猒如是拘翼若善男子善女人學持
誦般若波羅蜜者其有欲害便自消亡用般
若波羅蜜威神力所却佛言設有謀作者所
從來處便於彼闘破壞不復成四天王皆擁

護是善男子善女人若入般若波羅蜜中思
惟者自在所爲所語如甘露所語悉尊重瞋
恚不生不自貢高四天王皆當擁護是善男
子善女人學持誦般若波羅蜜者所語無有
異所言如甘露所言不輕瞋恚不起自貢高
不生何以故用學般若波羅蜜故不受貢高
不受自用不受瞋恚是善男子善女人心自
生念若有闘諍常當遠離面自羞慚念是曹
之惡而不可近自念我索佛道不可隨瞋恚
語疾使我逮好心是善男子善女人所作爲

悉自見現在功德其學持誦般若波羅蜜者
亦爾釋提桓因白佛言誰當天中天爲般若
波羅蜜者乃過諸惡上去自在所作無有與
等者佛語釋提桓因復次拘翼善男子善女
人學持誦般若波羅蜜者或過極難之中終
不恐正使入軍不被兵佛言我所語無有異
若善男子善女人當是時念誦般若波羅蜜
正使於中當死若怨家在中欲共害之如佛
所語無有異是善男子善女人終不於中橫
死正使在中若有射者若有兵向者終不中

其身何以故是般若波羅蜜者極大呪持尊
之呪學是呪者善男子善女人不自念惡亦
不念他人惡都不念惡爲人中之雄自致作
佛當護一切人學是呪者疾成得佛復次拘
翼若書般若波羅蜜學持誦經者若人若非
人不能害之除宿命之罪不可請避若佛初
得道處若有人從在方面來入其中若鬼神
禽獸欲來嬈者終不能傷害何以故用過去
當來今現在佛悉從是處自致成佛以是故
不恐不怖無所畏懼般若波羅蜜者亦復如

是在所止處一切皆爲作禮恭敬護視之釋
提桓因白佛言若有天中天書般若波羅蜜
持經卷自歸作禮承事者名華好香擣香雜
香澤香燒香繒綵華蓋幢旛以是供養若有
持怛薩阿竭阿羅呵三耶三佛舍利起塔自
歸作禮承事好華名香擣香雜香澤香燒香
繒綵華蓋幢旛持用供養佛問拘翼如是其
福何所爲多者隨所樂報云何拘翼怛薩阿
竭阿羅呵三耶三菩自致薩芸若成佛身出
見從何法中學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阿惟

三佛釋提桓因報言怛薩阿竭從般若波羅
蜜學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自致成阿惟三
佛佛語釋提桓因不用身舍利故爲從薩芸
若得佛怛薩阿竭者爲從般若波羅蜜出如
是拘翼薩芸若身者爲從般若波羅蜜出怛
薩阿竭阿羅呵三耶三菩爲從薩芸若生我
得作佛身我般泥洹已後舍利亦得供養若
有善男子善女人書般若波羅蜜學持誦行
自歸作禮承事以好華名香擣香雜香澤香
燒香繒綵華蓋幢旛持用供養即爲供養薩

芸若慧已復次拘翼其有書般若波羅蜜者
持經卷雖不讀但供養作禮是善男子善女
人從其中得功德無比何以故爲供養薩芸
若慧故釋提桓因白佛言如是天中天閻浮
利人不供養事般若波羅蜜者是輩人不知
般若波羅蜜爲尊當得福無比佛語釋提桓
因云何拘翼閻浮利人中有幾所信佛信法
信比丘僧者釋提桓因白佛言閻浮利人少
所信佛信法信比丘僧者少少耳及行須陀
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者少少耳

能至行佛道者亦復少少耳佛言如是拘翼
至有索佛道行者亦復少少耳求佛者不可
計阿僧祇人欲作菩薩行然後從其中出者
若一若兩在阿惟越致地立以是故拘翼若
善男子善女人行求佛道者學持誦般若波
羅蜜經當爲作禮承事恭敬所以者何用曉
般若波羅蜜故過去怛薩阿竭阿羅呵三耶
三佛本從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所學我時亦
在中學怛薩阿竭般泥洹後菩薩摩訶薩悉
當受是般若波羅蜜怛薩阿竭般泥洹後拘

翼若善男子善女人取舍利供養起七寳塔
盡壽自歸作禮承事供養天華擣香澤香燒
香雜香天繒華蓋幢旛如是於拘翼意云何
所作爲其福寧多不釋提桓因言甚多甚多
天中天佛言不如善男子善女人書般若波
羅蜜持經卷自歸作禮承事供養名華好香
擣香雜香澤香燒香繒綵華蓋幢旛得福甚
多佛言置是塔拘翼若滿閻浮利七寳塔善
男子善女人盡形壽自歸作禮承事供養天
華好香擣香雜香澤香燒香天繒華蓋幢旛

云何拘翼其福寧多不釋提桓因言甚多甚
多天中天佛言不如善男子善女人書般若
波羅蜜持經卷自歸作禮承事供養名香好
香擣香雜香澤香燒香繒綵華蓋幢旛得福
甚多佛言且置是閻浮利所作塔滿四天下
七寳塔拘翼若善男子善女人盡形壽自歸
作禮承事供養天華好香擣香雜香澤香燒
香天繒華蓋幢旛其福寧多不釋提桓因言
甚多甚多天中天佛言不如善男子善女人
書般若波羅蜜持經卷自歸作禮承事供養

名華好香擣香雜香澤香繒綵華蓋幢旛得
福甚多佛言置四天下塔拘翼譬如一天下
復次一天下如是千天下四面皆滿七寳塔
若善男子善女人盡形壽自歸作禮承事供
養天華好香擣香雜香澤香燒香天繒華蓋
幢旛云何拘翼其福寧多不釋提桓因言甚
多甚多天中天佛言不如善男子善女人書
般若波羅蜜持經卷自歸作禮承事供養名
華好香擣香雜香澤香燒香繒蓋幢旛得福
甚多佛言復置千天下拘翼復次千小國土

如是中爲二千國土四面皆滿七寳塔若善
男子善女人盡形壽自歸作禮承事供養天
華擣香雜香澤香燒香天繒華蓋幢旛云何
拘翼其福寧多不釋提桓因言甚多甚多天
中天佛言不如善男子善女人書般若波羅
蜜持經自歸作禮承事供養名華好香擣香
雜香澤香燒香繒蓋幢旛得福甚多佛言置
二千中國土拘翼三千大千國土四面滿中
七寳塔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盡形壽自歸作
禮承事供養天華擣香雜香澤香燒香天繒

華蓋幢旛云何拘翼其福寧多不釋提桓因
言甚多甚多天中天佛言不如善男子善女
人書般若波羅蜜持經卷自歸作禮承事供
養名華好香擣香雜香澤香燒香繒綵華蓋
幢旛得福甚多佛言置三千大千國土七寳
塔拘翼若三千大千國土中一切菩薩悉得
爲人人人作七寳塔是輩人盡形壽持倡妓
樂歌儛天雜香名華擣香澤香燒香繒綵華
蓋幢旛持用供養云何拘翼是功德福寧多
不釋提桓因言其所作福德功德甚多甚多

天中天佛言不如善男子善女人書般若波
羅蜜持經卷自歸作禮承事供養名華好香
擣香雜香澤香燒香繒綵華蓋幢旛得福甚
多釋提桓因白佛言如是如是天中天其自
歸般若波羅蜜作禮承事者爲供養過去當
來今現在佛薩芸若已釋提桓因復白佛置

三千大千國土人人人所作七寳塔如[焱河[怛]
沙佛剎滿中人人人悉起七寳塔皆供養一
劫復至一劫持天華名香擣香雜香澤香燒
香天繒華蓋幢旛以天上天下諸妓樂持用

供養其福功德不如善男子善女人書般若
波羅蜜持經卷自歸作禮承事供養名華好
香擣香雜香澤香燒香繒綵華蓋幢旛其所
得福出過彼上佛語釋提桓因如是拘翼不
如善男子善女人從法中得福極多不可計
不可議不可稱不可量不可極何以故拘翼

怛薩阿竭阿羅[呵]三耶三佛薩芸若者爲從[阿]
般若波羅蜜出如是拘翼善男子善女人書
般若波羅蜜持經卷自歸作禮承事供養名
華好香擣香雜香澤香燒香繒綵華蓋幢旛

如是拘翼是皆前世功德所致佛言如矞
沙佛剎百倍皆起七寳塔不在計中千倍不
在計中百千倍不在計中萬億倍不在計中
無數倍不在般若波羅蜜供養計中爾時四
萬天子與釋共來會者皆謂釋提桓因尊者
當取般若波羅蜜當誦般若波羅蜜佛語釋
提桓因當學持誦般若波羅蜜何以故若阿
須倫生念欲起兵與忉利天共戰是時拘翼
當念誦般若波羅蜜阿須倫即休兵衆即還
釋提桓因白佛般若波羅蜜極大呪天中天

般若波羅蜜極尊呪無有輩呪佛言如是如
是拘翼般若波羅蜜爲極大呪般若波羅蜜
爲極尊呪般若波羅蜜無有輩呪是呪拘翼
過去怛薩阿竭阿羅呵三耶三佛皆從是呪
自致作佛甫當來諸怛薩阿竭阿羅呵三耶
三佛皆學是呪自致得佛今現在諸佛皆從
是呪自致作佛是呪者拘翼出十善功德照
明於世四禪四諦四神足五旬照明於世菩
薩摩訶薩因漚惒拘舍羅中生十善功德照
明世間復次拘翼若善男子善女人學持誦

般若波羅蜜者便得現在法聽釋提桓因問
佛云何當得今現在法聽佛言其人終不橫
死終不中毒死終不於溺死終不兵死若時
時遭縣官若爲縣官所侵當誦念般若波羅
蜜徃到其所終不得危害何以故般若波羅
蜜所擁護若爲縣官所呼召當誦念般若波
羅蜜彼間若王若太子傍臣所使與相見即
得好語各皆歡喜何以故用學般若波羅蜜

慈心愍傷哀念一切人蜎飛[蠕]動故其欲得
害者不能得其便佛說是時有異道人遙見

佛欲徃亂座釋提桓因自念言盡我壽常得
在佛邊受誦般若波羅蜜異道人欲且來必
亂我令不得受般若波羅蜜釋提桓因從佛
所受誦般若波羅蜜彼異道人即遙遠所繞
天中天一帀便從彼道徑還去舍利弗心念
云何異道人從彼間中道而去佛知舍利弗
心所念即言是異道人無有好意來釋提桓
因念般若波羅蜜以故中道還去弊魔作是
念怛薩阿竭阿羅呵三耶三佛與四輩弟子
共坐欲天梵天諸天子悉復在中無有異人

菩薩摩訶薩今受決者當爲人中之將自致
作佛我當徃亂之弊魔化乗一轅之車駕四
馬稍稍欲前到佛所釋提桓因念弊魔乗四

馬之車欲來到佛所非國王[蓱]沙駟馬之車[洴]
亦不類國王波斯匿四馬之車亦非類釋種
墮舍利種四馬之車不類是弊魔所作常念
索佛便欲亂世間人釋提桓因常願欲念誦
讀般若波羅蜜即時心念般若波羅蜜且欲
究竟弊魔即復道還去忉利天上人持所化
華飛在空中用散佛上皆言使般若波羅蜜

得久在閻浮利令人悉得聞見便復持天上
若干種華已散佛上皆言其有行般若波羅
蜜者守般若波羅蜜者亦不爲魔及魔天所
得便釋提桓因白佛言其聞般若波羅蜜者
是輩人其福功德不少何況學誦持者諷誦
學已復行教人是人前世已爲見佛從聞般
若波羅蜜何況學持誦已行如中事者即爲
供養怛薩阿竭已何以故欲得薩芸若者當
從般若波羅蜜譬如欲得極天寳者天中天
當從大海欲得薩芸若珍寳者天中天怛薩

阿竭阿羅呵三耶三佛當從般若波羅蜜索
之佛言如是如是拘翼怛薩阿竭阿羅呵三
耶三佛爲從薩芸若出阿難白佛言無有說
檀波羅蜜者亦不尸波羅蜜亦不羼提波羅
蜜亦不惟逮波羅蜜亦不禪波羅蜜都無說
是字者但共說般若波羅蜜何以故天中天
佛語阿難般若波羅蜜五波羅蜜中最尊云
何阿難不作薩芸若布施能爲檀波羅蜜不
不作薩芸若淨戒忍辱精進一心智慧能爲
尸羼惟逮禪波羅蜜不阿難言如是如是天

中天無波羅蜜者爲布施薩芸若者是檀波
羅蜜無波羅蜜爲戒忍辱精進一心智慧薩
芸若者是般若波羅蜜佛語阿難用是故般
若波羅蜜五波羅蜜中爲最尊譬如掘地以
種散其中同時俱出生如是阿難般若波羅
蜜者爲生五波羅蜜薩芸若者從般若波羅
蜜成以是故阿難般若波羅蜜於五波羅蜜
爲極大尊自在所教釋提桓因白佛言怛薩
阿竭阿羅呵三耶三佛說善男子善女人從
般若波羅蜜教學持誦者說其功德未能竟

佛語拘翼我不說諷起者功德未竟說善男
子善女人書般若波羅蜜者持經卷自歸作
禮承事供養名華好香擣香雜香澤香燒香
繒綵華蓋幢旛我說是供養功德耳釋提桓
因白佛我自擁護視是善男子善女人書般
若波羅蜜持經卷自歸供養承事名華好香
擣香雜香澤香燒香繒綵華蓋幢旛者佛語
拘翼善男子善女人誦般若波羅蜜時若干
百千天徃到其所聽聞其法若有於法不解
欲問法師適作是念用茲法故應時各解是

善男子善女人便得今現在法聽復次拘翼
善男子善女人於四輩弟子中說般若波羅
蜜其心都無所難若形試者終不畏何以故
爲般若波羅蜜所擁護其所形試者便即而
去佛言我了不見爲般若波羅蜜者何況欲
形試般若波羅蜜即是不能得見爲般若波
羅蜜之所猒服善男子善女人無有敢輕易
者心亦無所畏恐是善男子善女人爲悉見
今現在所作功德法復次拘翼若善男子善
女人敬受父母沙門道人知識兄弟宗親中

外或時其欲說惡事者持中正法爲解說之
是者拘翼善男子善女人便得今現在所作
功德法復次拘翼善男子善女人書般若波
羅蜜持經卷書四天王上諸天人索佛道者
當到彼所問訊聽受般若波羅蜜作禮繞竟
便去忉利天上諸天人索佛道者當到彼所
問訊聽受般若波羅蜜作禮繞竟便去鹽天
上諸天人索佛道者當到彼所問訊聽受般
若波羅蜜作禮繞竟便去是善男子善女人
心當知無央數阿僧祇佛剎諸天人龍閱叉

犍陀羅阿須倫迦樓羅甄陀摩睺勒人非人
當來到是間問訊聽受般若波羅蜜作禮繞
竟各自便去是即爲施兠術天上諸天人索
佛道者當到彼所問訊聽受般若波羅蜜作
禮繞竟便去尼摩羅提天上諸天人索佛道
者當到彼間問訊聽受般若波羅蜜作禮繞
竟便去波羅尼蜜惒聽拔致天上諸天人索
佛道者當到彼所問訊聽受般若波羅蜜作
禮繞竟便去梵迦夷天梵富樓天梵波產天
摩訶梵天廅天波利陀天廅波摩那天阿陂

亘須天波利陀首呵天阿波摩首天首呵迦
天惟番羅天阿比天阿陀首天首陀施天阿
迦膩吒天等諸天人皆當到彼所問訊聽受
般若波羅蜜作禮繞竟便各自去乃至阿迦
膩吒天常悉來下何況拘翼三千大千國土
諸欲天人諸色天人悉皆當來問訊聽受般
若波羅蜜作禮繞竟各自還去是善男子善
女人在所止處常當完堅無有嬈者除其宿
命不請餘不能動是善男子善女人便得今
現在功德法諸天來時當可知之釋提桓因

云何天中天是善男子善女人當何從知諸
天來時聽受承事供養作禮佛言善男子善
女人若見光明知諸天若龍閱叉犍陀羅來
聽受般若波羅蜜承事作禮其心歡喜踊躍
知已爲來復次拘翼善男子善女人曾所不
聞香若聞香當知鬼神來已復次拘翼善男
子善女人當淨身體用淨潔故鬼神皆大歡
喜數徃到彼所其人踊躍如小天去大天來
到以是譬之其威神甚尊光明巍巍是善男
子善女人常歡喜淨潔住其病終不著身所

止常得安隱未曾有惡夢夢中不見餘但見
佛但見塔但聞般若波羅蜜但見佛所坐樹
但見法輪轉但見且欲成佛時但見諸佛成
得佛已轉法輪但見若干菩薩但見說六波
羅蜜種種爲解慧但見當作佛者但見餘佛
剎但聞佛尊法但見某方某剎怛薩阿竭阿
羅呵三耶三佛若干百千弟子若干億弟子
佛在其中而說法是者拘翼善男子善女人
於夢中所見已便安隱覺即身爲輕不復思
食身如食輭美而飽譬若比丘得禪從禪覺

已其心輭好不大思食自輭美飽如是拘翼
是善男子善女人從覺已不大思食自想身
輭美如飽何以故拘翼其邪鬼神不敢近是
善男子善女人爲自見今現在功德法已用
學誦般若波羅蜜故若有書寫雖不誦讀但
持經卷自歸作禮承事供養名華好香擣香
雜香澤香燒香繒綵華蓋幢旛復次拘翼或
閻浮提中滿怛薩阿竭舍利若般若波羅蜜

經是二者欲取何釋提桓因言我寧取般若
波羅蜜何以故我不敢不敬舍利天中天其

舍利者爲從般若波羅蜜出而得供養如我
於諸天中而獨持坐或時不在座上敢有天
人來到者皆承事爲座作禮所受教處便即
而去般若波羅蜜出者是如天中天出怛薩
阿竭阿羅呵三耶三佛舍利爲從薩芸若智
慧出生閻浮利中滿怛薩阿竭舍利正使天
中天三千大千國土滿中舍利爲一分般若
波羅蜜經爲二分我從二分之中取般若波
羅蜜何以故舍利爲從中出自到得供養譬
如負債之人天中天與王者相知得甚敬愛

無有問者亦無所畏何以故在王邊得威力
故天中天以從般若波羅蜜者便出舍利而
得供養般若波羅蜜譬若如王其住附者輙
爲人所敬怛薩阿竭舍利爲從薩芸若出生
便得供養是天中天薩芸若慧怛薩阿竭阿
羅呵三耶三佛爲從般若波羅蜜出當作是
知兩分之中我取般若波羅蜜其受般若波
羅蜜持者譬如無價摩尼珠天中天其有是
寳無有與等者在所著處鬼神不得其便不
爲鬼神所害若男子女人無大無小其得取

者持是摩尼珠著身其鬼神即走去若中熱

者持是摩尼珠著身上其熱即爲除若中風
者持是摩尼珠著身上其風即爲除若中寒
者持是摩尼珠著身上其寒不復增即得除
去若夜時持摩尼珠著冥中即爲悉明若熱
時持摩尼珠在所著處即爲大涼若寒時持
摩尼珠在所著處即爲大溫在所置處諸毒
即爲不行若男子女人無大無小若蛇蟒所
齧持是摩尼珠著之毒即自去天中天是摩
尼珠之爲極尊若有人病目痛者若得目冥

持是摩尼珠近眼痛即爲除愈如是天中天
摩尼珠之德甚大巍巍若著水中水即如色
持若干種繒鄭重裹摩尼珠著其水中水即
隨色若水濁者即時爲清摩尼之德而無與
比阿難問釋提桓因云何拘翼天上亦有摩
尼閻浮利地上亦有摩尼俱同摩尼何有差
別即報阿難天上摩尼者不與人間俱同閻
浮利所有其光明自然不足言耳如我所說
即知有異其德甚尊十倍百千倍萬億倍巨
億萬倍如我所語摩尼者若著篋中若著函

中其光明徹照於外假使舉珠出去其處續
明如故般若波羅蜜者是薩芸若之慧至怛
薩阿竭阿羅呵三耶三佛般泥洹去後舍利
續得供養舍利者即爲薩芸若之函器復次
天中天若三千大千國土滿中舍利乃至
邊沙佛剎滿中舍利合爲一分般若波羅蜜
經爲二分我寧從二分之中取般若波羅蜜
何以故怛薩阿竭爲從薩芸若生其舍利者
從般若波羅蜜出自致得供養若善男子善
女人天中天欲見今現在阿僧祇剎土諸佛

當承法如般若波羅蜜行當作是念佛語釋
提桓因言如是拘翼過去時怛薩阿竭阿羅
訶三耶三佛皆從般若波羅蜜自致成佛甫
當來怛薩阿竭阿羅訶三耶三菩悉從般若
波羅蜜當自致成作佛今現在無央數阿僧
祇剎土諸佛亦從般若波羅蜜自致成作佛
釋提桓因白佛言摩訶波羅蜜天中天一切
人蜎蜚蠕動若波羅蜜悉了知之佛言菩薩
摩訶薩用是知故晝夜行般若波羅蜜釋提
桓因言所以但行般若波羅蜜不行餘波羅

蜜者何佛言菩薩摩訶薩悉行六波羅蜜般
若波羅蜜於菩薩摩訶薩爲最尊若所施與
般若波羅蜜爲出其上戒者無所犯忍辱者
爲自守精進者不懈怠一心者而不亂悉見
諸法是菩薩摩訶薩爲行般若波羅蜜譬若
閻浮利地上拘翼種種樹木若干種色各各
異葉各各異華各各異實各各異種其影者
而無異即皆悉相類如是拘翼五波羅蜜爲
從般若波羅蜜出薩芸若種種展轉相得無
有異釋提桓因白佛言極大尊之德無過般

若波羅蜜天中天不可計德無過般若波羅
蜜天中天無有已波羅蜜天中天若有書般
若波羅蜜持經卷自歸作禮承事供養名華
好香擣香雜香澤香燒香繒綵華蓋幢旛中
復有書般若波羅蜜者持施與人其福何所
爲多佛言故問拘翼自恣報之若有怛薩阿
竭舍利自供養復分布與他人令供養之中
有自供養舍利不分布與人其福何所多者
釋提桓因言是善男子善女人自供養舍利
天中天復分與人其福出彼上甚多佛言如

是如是拘翼善男子善女人若書般若波羅
蜜持經卷自歸作禮承事供養名華好香擣
香雜香澤香燒香繒綵華蓋幢旛復書經卷
分與他人令供養之其福甚大復次拘翼若
法師在所至湊輙說經法分教於人其功德
甚大甚大復次拘翼閻浮利人悉是善男子
善女人皆令持十善云何拘翼其福寧多不
釋提桓因言甚多甚多天中天佛言不如善
男子善女人書般若波羅蜜持經卷與人使
書之若爲人讀其福倍多復次拘翼置閻浮

利及四天下諸小千國土二千中國土三千
大千國土乃至矞鋮F佛剎人悉是善男子
善女人皆令持十善云何拘翼其福寧多不
釋提桓因言甚多甚多天中天佛言善男子
善女人書般若波羅蜜持經卷與人使書若
爲人讀其福倍多復次拘翼閻浮利人悉是
善男子善女人皆令行四禪四諦四神足五
旬云何拘翼其福寧多不釋提桓因言甚多
甚多天中天佛言不如善男子善女人書般
若波羅蜜持經卷與人使書之若爲人讀其

福倍甚益多復次拘翼置閻浮利四天下及
三千大千國土乃至矞鋮F佛剎人悉是善
男子善女人皆令行四禪四諦四神足及五
旬悉令得成云何拘翼其福寧多不釋提桓
因言甚多甚多天中天佛言不如善男子善
女人書般若波羅蜜持經卷與人使書之若
爲人讀其福轉倍復次拘翼若有人讀般若
波羅蜜者復教餘人令學之其福甚倍益多
復次拘翼若有人自學般若波羅蜜復爲人
解其慧得福轉甚倍多釋提桓因白佛言云

何學般若波羅蜜解中慧者天中天佛言其
不曉者爲解說之若有當來善男子善女人
欲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至阿惟三佛者應
學般若波羅蜜反得惡師教學枝掖般若波
羅蜜釋提桓因問佛何謂爲枝掖般若波羅
蜜者佛言甫當來世有比丘欲學般若波羅
蜜爲惡師所反教釋提桓因言何所爲反教
者佛言教人學色之無常令人於色求無常
作是行般若波羅蜜作無常學痛癢思想生
死識於識求無常作是行般若波羅蜜拘翼

是爲枝掖般若波羅蜜佛言其人作壞色行
求色無常壞痛癢思想生死識行於識求無
常視其作是行者若有黠慧當持般若波羅

蜜爲解之其福轉倍益多復次拘翼故閻浮
利人若善男子善女人皆令得須陀洹道云
何拘翼其福寧多不釋提桓因言甚多甚多
天中天佛言不如善男子善女人書般若波
羅蜜持經卷與人使書之教令學若爲人讀
其福倍益甚多何以故須陀洹道者皆從般
若波羅蜜出復次拘翼置閻浮利正使三千

大千國土乃至矞鋮F佛剎人教令得斯陀

含其福寧多不釋提桓因言甚多甚多天中
天佛言不如善男子善女人書般若波羅蜜
持經卷與人使書之教令學若爲人讀其福
德益甚多何以故薩芸若德成法聽故從般
若波羅蜜中成得佛便出須陀洹道復次拘
翼悉得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道其福寧多
不釋提桓因言甚多甚多天中天佛言不如
是善男子善女人書般若波羅蜜持經卷與
人使書之若爲人讀其福甚多以是故皆從

是法各各悉得是般若波羅蜜之所致何以
故爲薩芸若法以學薩芸若法便能教成須
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置閻浮
利人拘翼及三千大千國土乃至矞鋮F佛

剎人悉教善男子善女人皆令得成須陀[洹][焱
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道云何拘翼
其福寧多不釋提桓因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善男子善女人書般若波羅蜜持
經卷與人使書之教令學若爲人讀其福益
倍多何以故皆從般若波羅蜜因薩芸若法

德用是故得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
辟支佛道用是故其福轉倍益多復次拘翼
閻浮利人都使發菩薩心不如善男子善女
人持般若波羅蜜經卷與人使書教令學爲
說之若授與阿惟越致菩薩經書其人當從
是學深入般若波羅蜜學知般若波羅蜜者
轉增益多守無極知因得成就以是故其福
轉倍甚多甚多置閻浮利三千大千國土拘
翼及如矞鋮F佛剎人皆發心爲阿耨多羅
三耶三菩行不如善男子善女人持般若波

羅蜜經卷與人使書之教令學爲說之及授
與阿惟越致菩薩經書使人當從是學深入
般若波羅蜜學知般若波羅蜜者轉增益多
守無極知因得成就以是故其福轉倍甚多
復次拘翼閻浮利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耶三
菩行不如善男子善女人持般若波羅蜜經
卷與人使書之爲解說其慧令學之及授與

阿惟越致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經爲解
中慧其福轉倍益多置閻浮利三千大千國
土及至矞鋮F佛剎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耶

三菩心不如善男子善女人持般若波羅蜜
經卷與人使書之教令學入黠慧中若授與
阿惟越致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經爲解
中慧其福轉倍益多復次拘翼閻浮利人皆
令如阿惟越致菩薩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若
有善男子善女人隨教人入般若波羅蜜中
云何拘翼其福寧多不釋提桓因言甚多甚
多天中天佛言從是輩中若有一菩薩便作
是語我欲疾作佛正使欲疾作佛不如人入
般若波羅蜜者其福轉倍益多置閻浮利三

千大千國土乃至矞鋮F佛剎人皆悉如阿

惟越致菩薩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若有教善
男子善女人入般若波羅蜜中云何拘翼其
福寧多不釋提桓因言甚多甚多天中天佛
言若有一菩薩從其中作是言我欲疾作佛
正使疾作佛不如持般若波羅蜜授與人者
其福轉倍益多釋提桓因白佛言如是如是
天中天極安隱者即菩薩摩訶薩今近佛坐
持衣食牀卧具供養醫藥所當得不如持般
若波羅蜜教授人者其福轉倍益多何以故

天中天其得般若波羅蜜者令近佛坐須菩
提語釋提桓因言善哉善哉拘翼於尊弟子
菩薩摩訶薩中乃作是觀諸聲聞者因是而
得成是輩人不索佛道者菩薩摩訶薩不當
於中學六波羅蜜不學是法者不得作佛隨
法如學疾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便得至佛

摩訶般若波羅蜜鈔經卷第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