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根本說一切有部百一羯磨卷第七
唐三藏法師義淨奉 制譯

悔衆教罪之餘

具壽鄔波離請世尊曰行遍住者見有客苾
芻來不爲告白其事如何佛言若有客來應
須告白時彼苾芻見有客來未解衣鉢遂便
前作白言具壽我苾芻某甲故泄精犯僧伽
伐尸沙罪如前廣說餘爾許日在願具壽知
時客苾芻便現瞋相報言且止癡人莫對我
前說行遍住彼便慚恥低頭默而起去時諸

 

苾芻以縁白佛佛言自今以去若客苾芻新
至未解衣鉢不須告白彼於異時一一告白
如前被瞋佛言不應一一爲白然須衆集會
時方爲告白或鳴犍椎令其俗人求寂出已
至苾芻處而爲告白不應向無苾芻住處設
須去者亦不應宿於日暮時須適寒溫應作
湯水與諸苾芻洗足及以塗油彼不欲者油
應舉置次應正念作早起想方爲卧息若諸
苾芻行遍住時及摩那
[ ]如我所說不依行

者得越法罪時有苾芻正行遍住不與其房

 

 

亦不與房利佛言應與下房後應取利具壽
鄔波離請世尊曰大德如行遍住及行摩那

[ ]時聞有苾芻是闘諍者是評論者或復無

慚懈怠之類欲至於此其人於彼欲何所爲
佛言知彼惡人欲來此者行遍住人應對苾
芻捨其行法如是應捨蹲踞合掌作如是說
具壽存念我某甲故泄精犯僧伽伐尸沙罪
半月覆藏我某甲從僧伽乞行遍住僧伽已
與我某甲隨覆藏日遍住我行遍住時聞有
苾芻欲來於此是闘諍者是評論者彼欲於

 

我作無利事我某甲今對具壽前捨行遍住
已行爾許竟餘爾許在具壽知我是清淨苾
芻如其惡人屏息去已還應就彼善淨苾芻
受其行法應如是受禮敬已蹲踞合掌作如
是說具壽存念我苾芻某甲先故泄精犯僧
伽伐尸沙罪半月覆藏僧伽與我隨覆藏日
遍住法我行遍住時聞有苾芻欲來於此是
闘諍者是評論者彼欲於我作無利事由此
縁故捨其行法我某甲今對具壽受前行法
已行爾許日竟餘爾許日在願具壽憶知如

 

 

於遍住捨受旣然復本重收及摩那[ ]悉應

如是上來明作衆教法竟具壽鄔波離請世尊曰大德

頗得以一白一羯磨一秉事人與二人受近
圓不佛言得即此二人以誰爲大佛言無有
大小大德頗得以一白一羯磨一秉事人與
三人受近圓不佛言得即此三人以誰爲大
亦無大小大德頗得以一白一羯磨一秉事
人與四人受近圓不佛言不得此有何過佛
言無有以衆秉事大德於將來世諸苾芻輩
寡其念力身器復羸彼不能知世尊何處演

 

說斯法此欲如何佛言於六大城隨憶當說
或復於餘久住之處隨一稱說此並無過大
德諸國王名若有忘者當欲道誰佛言應道
勝光王長者應云給孤獨鄔波斯迦名毗舍
佉大德佛本生處忘其城邑欲道何城佛言
應道婆羅痆斯王王名梵授長者名珊陀那
鄔波斯名鄔襃灑陀隨意稱說如世尊言有
五種事不應書者一謂波羅底木叉二并此
廣釋三諸餘毗奈耶四并此廣釋五謂諸有
施主所施之物及別人己物但非衆物皆曰別人大德

 

 

當來之世諸苾芻輩身心昧劣至於由序尚
不能憶如斯之輩欲遣如何佛言應書紙葉
隨意讀持

畜杖白二

具壽鄔波離請世尊曰若苾芻老朽力薄無
所堪能若無杖時便不能濟此欲如何佛言
彼應從衆乞畜杖羯磨應如是乞敷座席乃
至白言大德僧伽聽我苾芻某甲老病衰朽
無所堪能若無杖時便不能濟我苾芻某甲
今從僧伽乞畜杖法願僧伽與我苾芻某甲

 

老病衰朽無所堪能作畜杖法是能愍者願
哀愍故第二第三亦如是說次一苾芻先作
白方爲羯磨大德僧伽聽此苾芻某甲老朽
無力或復身病無所堪能若離杖時便不能
濟此某甲爲老病故今從僧伽乞畜杖羯磨
若僧伽時至聽者僧伽應許僧伽今與某甲
老病無力畜杖羯磨白如是大德僧伽聽此
苾芻某甲老朽無力或復身病若離杖時便
不能濟此某甲爲老病故今從僧伽乞畜杖
羯磨僧伽今與某甲爲老病故畜杖羯磨若

 

 

諸具壽聽與某甲爲老病故畜杖羯磨者默
然若不許者說僧伽已與某甲爲老病故畜
杖羯磨竟僧伽已聽許由其默然故我今如
是持如畜杖羯磨旣爾鉢絡亦然或時杖絡
兩事俱聽又如白二差分卧具苾芻如是分
房及以分飯十二種人一一皆爾

與外道四月共住白四

具壽鄔波離請世尊曰若外道輩始發淨心
來投正法請求出家欲何所爲佛言請一苾
芻作鄔波馱耶於四月內著鄔波馱耶衣食

 

僧常食而爲共住諸苾芻衆不知云何欲爲
共住佛言如有外道來求出家者其鄔波馱
耶應問障法若遍淨者應可攝受授與三歸
及五學處成鄔波索迦護謂防身語意勿使虧失舊云律儀但

是義譯耳現在僧伽悉應盡集教彼外道致禮敬
已在上座前蹲踞合掌作如是說大德僧伽
聽我某甲外道從鄔波馱耶某甲求出家我
某甲外道今從僧伽乞四月內著鄔波馱耶
衣食僧常食而爲共住幸願大德僧伽與我
某甲外道於四月內著鄔波馱耶衣食僧常

 

 

食而爲共住是能愍者願哀愍故第二第三
亦如是說次令外道離聞處在見處立令一
苾芻應先作白方爲羯磨大德僧伽聽此某
甲外道從鄔波馱耶某甲求出家此某甲外
道今從僧伽乞於四月內著鄔波馱耶衣食
僧常食而爲共住若僧伽時至聽者僧伽應
許僧伽今與某甲外道於四月內著鄔波馱
耶衣食僧常食而爲共住白如是大德僧伽
聽此某甲外道從鄔波馱耶某甲求出家此
某甲外道今從僧伽乞四月內著鄔波馱耶

 

衣食僧常食而爲共住僧伽今與某甲外道
於四月內著鄔波馱耶衣食僧常食而爲共
住若諸具壽聽某甲外道於四月內著鄔波
馱耶衣食僧常食而爲共住者默然若不許
者說此是初羯磨第二第三亦如是說僧伽
已與某甲外道於四月內著鄔波馱耶衣食
僧常食而爲共住竟僧伽已聽許由其默然
故我今如是持若此外道僧伽已與於四月
內著鄔波馱耶衣食僧常食而爲共住準求
寂例而作驅使具壽鄔波離請世尊曰大德

 

 

若彼外道心調伏者方與出家未知云何名
心調伏佛言應對彼外道前讃嘆佛陀達摩
僧伽所有盛德亦談彼外道所有事業若彼
外道聞讃三寳實德之時及聞外道所有事
業情有愛樂忿怒在懷形無喜色發起瞋恚
此謂外道未調伏心若外道異此乃至不生
瞋恚是謂已調伏心如世尊說五法成就五
夏已滿得離依止遊歷人間云何爲五一識
犯二識非犯三識輕四識重五於別解脫經
善知通塞及能誦持大德若五法成就五夏

 

已滿得離依止遊歷人間者大德有滿四夏
善閑五法此人亦得離依止不佛言不得以
五歲爲定量故大德有滿五夏未閑五法此
人得離依止不佛言不得以五法成就爲定
量故大德若苾芻善明三藏證會三明已除
三垢纔三夏此人亦須依止師佛言不由未
得已得未證已證未悟已悟得離依止然由
順所制事由此要須滿五夏五法成就得離
師去若到餘住處得齊幾時不須依止佛言
不作歇心更求依止得停五夜如世尊說若

 

 

滿十夏如上五法成就得離依止乃至得畜
求寂者大德若有苾芻受近圓已生年八十
滿六十夏於別解脫經未曾讀誦不了其義
此欲如何佛言雖滿六十夏亦須依止大德
當依何人佛言依止老者如無老者小者亦
得大德若於師禮此欲如何佛言唯除禮拜
餘悉應作此人名爲老小苾芻如世尊說若
滿七歲能驅烏者得與出家大德有滿六歲
於僧伽食廚處能作驅烏彼亦合與出家不
佛言不合要滿七歲爲定量故大德有滿七

 

歲於僧伽食廚處不能驅烏彼亦合與出家
不佛言不合要能驅烏爲定量故大德若有
苾芻七德
成就應教授苾芻尼者若未差應

差若已差不應捨云何爲七一者持戒二者
多聞三者住位耆宿四者善都城語五者不
曾以身汙苾芻尼六於八他勝法所有開遮
能廣宣說七於八尊敬法善能開演何謂持
戒於四他勝中一無虧犯何謂多聞於別解
脫經皆已讀誦何謂住位耆宿滿二十夏或
復過此何謂善都城語謂解當處大城談說

 

 

何謂不曾以身汙苾芻尼謂身不觸苾芻尼
餘二如文可知旣具七德如是應差敷座席
鳴犍椎作言白已先問能不汝某甲苾芻能
教授苾芻尼增上戒增上心增上慧不彼答
言能次一苾芻應先作白方爲羯磨尼來請教授所

有軌式如下應知上座量時以答其事耳

教授苾芻尼白二

大德僧伽聽此苾芻某甲能徃教授苾芻尼

衆增上戒增上定增上慧若僧伽時至聽者
僧伽應許僧伽今差此苾芻某甲徃教授苾

 

芻尼衆增上戒增上定增上慧白如是次作
羯磨大德僧伽聽此苾芻某甲
能徃教授苾

芻尼衆增上戒增上定增上慧僧伽今差苾
芻某甲爲教授苾芻尼衆增上戒增上定增
上慧若諸具壽聽差此苾芻某甲爲教授苾
芻尼衆增上戒增上定增上慧者默然若不
許者說僧伽已差此苾芻某甲徃教授苾芻
尼衆增上戒增上定增上慧竟僧伽已聽許
由其默然故我今如是持若此苾芻旣得法
應徃教授尼衆勿致疑惑佛言若無廣教

 

 

授人應爲略教授所有法式我今當說諸苾

芻尼衆每至半月應就苾芻住處禮大衆已
作如是言大德僧伽聽某寺苾芻尼衆和合
頂禮某寺大德僧伽足敬問大德少病少惱
起居輕利氣力安不我苾芻尼衆於此半月
來請教授苾芻尼人上座報曰姊妹某寺苾
芻尼衆並和合不尼應答言衆並和合又問
於半月中無過
[ ]不尼答言無姊妹須知於

此衆中無有苾芻於半月內能徃教授苾芻

尼衆汝諸姊妹當自勤修莫爲放逸尼應合

 

掌答云娑度凡苾芻尼入苾芻寺時旣到門
所應白苾芻方可前進如不白者得越法罪
應如是白於一苾芻致禮敬已應作是說大
德我苾芻尼某甲今欲入寺苾芻報曰非造
過者應入尼答言無作是語者善如不說者
得越法罪

諫苾芻尼雜住白四

爾時室羅伐城有二苾芻尼一名可愛二名
隨愛雜亂而住尼白苾芻苾芻白佛佛告諸
尼應可屏諫乃至白四羯磨諫彼二尼若更

 

 

有如是流類同前集衆今一尼作白羯磨大
德尼僧伽聽此可愛隨愛二苾芻尼雜亂而
住掉舉戲笑更相打拍諸尼屏諫莫雜亂住
雜亂住時令善法衰損不得增益應可別住
別住之時善法增益不復衰損彼二諫時堅
執不捨云此法實餘皆虚妄若苾芻尼僧伽
時至聽者苾芻尼僧伽應許苾芻尼今與可
愛隨愛二苾芻尼作不捨雜住不受諫羯磨
白如是羯磨準白成

諫遮別住白四

 

諸苾芻尼旣奉教已秉白四羯磨諫彼二尼
堅執不捨即不相附近各別而住時吐羅難
陀尼詣彼二尼所作如是語具壽何不同居
雜亂而住若雜亂住令善法增益不復衰損
諸尼聞已白諸苾芻苾芻白佛佛言乃至白
四羯磨諫吐羅難陀尼不捨雜住惡見若更
有如是流類應合諫者準上而爲大德尼僧
伽聽可愛隨愛二苾芻尼雜亂而住苾芻尼
僧伽秉白四羯磨遮其雜住時彼二尼即不
相附近各別而住此吐羅難陀尼詣二尼所

 

 

告言具壽可共同居雜亂而住善法增長若
別住者善法衰損苾芻尼僧伽已屏諫堅執
不捨云此是實餘皆虚妄若苾芻尼僧伽時
至聽苾芻尼僧伽應許苾芻尼僧伽今與此
吐羅難陀苾芻尼作不捨雜住惡見白四羯
磨白如是次作羯磨準白應爲

苾芻尼作不禮白二

若苾芻與苾芻尼爲雜住者和合僧伽與作
捨置羯磨其苾芻尼衆與此苾芻作不應禮
拜法應如是作敷座席鳴犍椎尼衆旣集已

 

令一苾芻尼應先作白方爲羯磨大德尼僧
伽聽彼苾芻某甲和合僧伽與作捨置羯磨
苾芻尼僧伽與作不禮拜羯磨若苾芻尼僧
伽時至聽者苾芻尼僧伽應許苾芻尼僧伽
今與苾芻某甲作不禮拜羯磨白如是大德
尼僧伽聽彼苾芻某甲和合僧伽與作捨置
羯磨苾芻尼僧伽與作不應禮拜羯磨苾芻
尼僧伽今與苾芻某甲作不應禮拜羯磨若
諸具壽聽與苾芻某甲作不應禮拜羯磨者
默然若不許者說苾芻尼僧伽已與苾芻某

 

 

甲作不應禮拜羯磨竟苾芻尼僧伽已聽許
由其默然故我今如是持若苾芻旣禮僧伽
爲作捨置羯磨已苾芻尼衆亦復與作不禮
羯磨竟諸苾芻尼不共言談不應禮拜亦纔
見時即須起立由此是上衆故

諫隨遮苾芻尼白四

旣作法已雖不爲禮而復隨從更應與作捨
置羯磨應如是作大德尼僧伽聽彼苾芻某
甲所行非法僧伽與作捨置羯磨此苾芻尼
某甲知彼所行非法亦知得捨置法而復隨

 

從親近承事能令彼人不遵衆教若僧伽時
至聽者僧伽應許僧伽今遮此苾芻尼不令
親近承事彼苾芻某甲白如是羯磨準白成
共兒同室白二

時苾芻尼笈多生童子迦攝波已便不共宿
孩子啼哭諸苾芻尼以事白諸苾芻苾芻白
佛佛言彼笈多尼應從苾芻尼衆乞與孩子
同一室宿羯磨法敷座席鳴犍椎言白已周
尼衆旣集乃至合掌作如是語苾芻尼僧伽
聽我笈多苾芻尼生子今從苾芻尼僧伽乞

 

 

與孩兒同一室宿羯磨法願苾芻尼僧伽聽
我笈多與孩兒同一室宿法是能愍者就哀
愍故第二第三亦如是說次一苾芻尼應先
作白方爲羯磨大德尼僧伽聽此苾芻尼笈
多生男迦攝波此笈多今從苾芻尼僧伽乞
與孩兒同室宿若苾芻尼僧伽時至聽者苾
芻尼僧伽應許苾芻尼僧伽今與笈多與兒
同宿羯磨白如是次作羯磨大德尼僧伽聽
此苾芻尼笈多生男迦攝波此笈多今從苾
芻尼僧伽乞與孩兒同室宿苾芻尼僧伽今

 

與笈多與兒同室宿若諸具壽聽笈多與兒
同室宿者默然若不許者說苾芻尼僧伽已
聽笈多與兒同室宿竟苾芻尼僧伽已聽許
由其默然故我今如是持若苾芻尼僧伽與
笈多法已應與孩兒同室宿勿起疑惑此謂
是小孩權開共宿及其長大準法還遮
苾芻尼與俗親徃還白二

若苾芻尼遭飢儉歲人懷苦惱乞食難得乃
至親族作如是語而我不能供多人食獨一
身來我當供給此即應從苾芻尼衆乞與俗

 

 

親作徃還羯磨應如是乞敷座席鳴犍椎言
白已周尼衆旣集乃至合掌作如是說大德
尼僧伽聽我某甲遭飢儉歲人懷苦惱乞食
難得我某甲今從苾芻尼僧伽乞與俗親作
徃還羯磨願苾芻尼僧伽與我某甲與諸俗
親作徃還羯磨是能愍者願哀愍故第二第
三亦如是說次一苾芻尼應先作白方爲羯
磨大德尼僧伽聽此苾芻尼某甲遭飢儉歲
人懷苦惱乞食難得此某甲今從苾芻尼僧
伽乞與諸俗親作徃還羯磨若苾芻尼僧伽

 

時至聽者苾芻尼僧伽應許苾芻尼僧伽今
與苾芻尼某甲與諸俗親作徃還羯磨白如
是次作羯磨苾芻尼僧伽聽此苾芻尼某甲
遭飢儉歲人懷苦惱乞食難得此某甲今從
苾芻尼僧伽乞與諸俗親作徃還羯磨苾芻
尼僧伽今與某甲與諸俗親作徃還羯磨若
諸具壽聽與某甲與諸俗親作徃還羯磨者
默然若不許者說苾芻尼僧伽已聽某甲與
諸俗親作徃還羯磨竟苾芻尼僧伽已聽許
由其默然故我今如是持若苾芻尼僧伽已

 

 

與作羯磨竟此苾芻尼便得獨行而去諸親
族家隨意受食如至豐時即不應徃若還去
得越法罪具壽鄔波離請世尊曰大德有苾
芻尼忽爾根轉此欲如何佛言應送向苾芻
住處所有次第皆依本夏大德有苾芻根轉
此復如何佛言應送向苾芻尼住處亦依本
夏大德若更轉者此欲如何佛言此可依前
送至餘處若第三更轉應須擯棄不堪共住
大德若有求寂受近圓時其根遂轉成近圓
不佛言成受近圓應送向苾芻尼住處大德

 

受近圓時若有求寂便作是語諸具壽莫授
我近圓此成近圓不佛言不成鄔波離如受
近圓訖若作是言應知我是求寂此言授其有心欲捨

當爾之時尚非近圓何況正受之際作如是
語大德如正受近圓時自言我是俗人此成
近圓不佛言不成鄔波離如受近圓訖若作
是言我是俗人尚失近圓何況正受之際如
世尊說苾芻欲捨學處者彼應住念決作捨
心對一苾芻蹲踞合掌作如是說具壽存念
我某甲苾芻於不淨行法不能奉持我某甲

 

 

苾芻今對具壽捨其學處除出家相作俗容
儀具壽從今知我是俗人如是三說應言奧
箄迦若對癲狂心亂之人而捨式叉不成捨
學餘衆準此

令怖白四

佛在室羅伐城時半豆盧呬得迦等譯爲黃赤色

諸苾芻輩是闘諍者是評論者彼便數數舉
衆諍事常令僧伽不安樂住能令諍競展轉
增長諸苾芻以縁白佛佛言汝諸苾芻應與
半豆盧呬得迦等作令怖羯磨若更有餘如

 

是流類應如是與有五縁作令怖羯磨是非
法羯磨是非毗奈耶羯磨僧伽作時得越法
罪何謂爲五一不作詰問二不爲憶念三無
其實四不自臣罪五不對面作復有五縁作
令怖羯磨是如法羯磨是如毗奈耶羯磨僧
伽無過先作詰問令其憶念其事是實自復
臣罪對面作法如是應作爲前方便準上應
知次令一苾芻爲白羯磨大德僧伽聽此苾
芻半豆盧呬得迦等闘亂僧伽令起諍競彼
便數數舉發諍事常令僧伽不安樂住若僧

 

 

伽時至聽者僧伽應許僧伽今與半豆盧呬
得迦等作令怖羯磨白如是大德僧伽聽此
苾芻半豆盧呬得迦等闘亂僧伽令起諍競
彼便數數舉發諍事常令僧伽不安樂住僧
伽今與半豆盧呬得迦等作令怖羯磨若諸
具壽聽與半豆盧呬得迦作令怖羯磨者默
然若不許者說此是初羯磨第二第三亦如
是說僧伽已與半豆盧呬得迦等作令怖羯
磨竟僧伽已聽許由其默然故我今如是持
若苾芻僧伽與作令怖羯磨已不得與他出

 

家不得授他近圓廣如上說時諸苾芻爲半
豆盧呬得迦等作令怖羯磨旣得法已極現
恭勤於僧伽處不生輕慢希求拔濟琤虓q
禮界內而住請乞收攝法自云我半豆盧呬
得迦於此闘諍長爲止息諸苾芻衆以縁白
佛佛言汝諸苾芻先爲半豆盧呬得迦等作
令怖羯磨者今爲半豆盧呬得迦等作收攝
羯磨若更有餘如是流類者有其五法與作
令怖羯磨苾芻若未收攝不應收攝何謂爲
五一依國王二依諸官三依別人四依外道

 

 

五依僧伽如是之人不應收攝復有五法不
應收攝云何爲五一承事外道二樂親近惡
友三供養外道四不願與僧伽和合五不願
與僧伽同住如是之人不應收攝復有五法
不應收攝一罵苾芻二瞋恨三訶責四行
不應行五苾芻學處而不修習若有五法應
可收攝云何爲五一於僧伽處自現恭勤不
生輕慢二希求拔濟三琤虓q禮四界內而
住請求收攝五自云我今於此闘諍更不復
作是謂爲五若未收攝者應可收攝復有五

 

法應可收攝云何爲五一不依國王二不依
諸官三不依別人四不依外道五不依僧伽
是名爲五復有五法與解令怖羯磨云何爲
五一不於外道而作承事二不親近惡友三
不供養外道四願與僧伽和合五願與僧伽
同住是名爲五復有五法與解令怖羯磨云
何爲五一不罵苾芻二不瞋恨三不訶責四
行所應行五於苾芻學處而常修習是名爲
五旣調伏已應與收攝羯磨爲前方便準上
應知乃至半豆盧呬得迦等作如是言大德

 

 

僧伽聽我苾芻半豆盧呬得迦等是闘亂者
是諍競者我便數數舉發諍事常令僧伽不
安樂住由是僧伽於我等輩爲作令怖羯磨
我得羯磨已於僧伽中極現恭勤不生輕慢
希求拔濟琤虓q禮界內而住請求收攝我
於闘諍永爲止息願大德僧伽與我半豆盧
呬得迦等解令怖羯磨是能愍者願哀愍故
第二第三亦如是說次一苾芻爲白羯磨大
德僧伽聽此半豆盧呬得迦諸苾芻等闘亂
僧伽令起諍競復便數數舉發諍事常令僧

 

伽不安樂住僧伽先與半豆盧呬得迦諸苾
芻等作令怖羯磨此半豆盧呬得迦諸苾芻
等得羯磨已於僧伽中極現恭勤不生輕慢
今從僧伽乞解令怖羯磨若僧伽時至聽者
僧伽應許僧伽今與半豆盧呬得迦諸苾芻
等解令怖羯磨白如是大德僧伽聽此半豆
盧呬得迦諸苾芻等闘亂僧伽令起諍競復
便數數舉發諍事常令僧伽不安樂住僧伽
先與半豆盧呬得迦等作令怖羯磨此半豆
盧呬得迦諸苾芻等得羯磨已於僧伽中極

 

 

現恭勤不生輕慢今從僧伽乞解令怖羯磨
僧伽今與半豆盧呬得迦諸苾芻等解令怖
羯磨者默然若不許者說此是初羯磨第二
第三亦如是說僧伽已與半豆盧呬得迦諸
苾芻等解令怖羯磨竟僧伽已聽許由其默
然故我今如是持

根本說一切有部百一羯磨卷第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