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戒因縁經卷第三
姚秦三藏竺佛念譯

鼻奈耶第三

僧伽婆尸沙法第二之一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尊者
迦留陀夷迦留陀夷阿難從弟於祇洹歲坐掃灑房室
於中敷牀前著澡灌外復有澡灌到時著衣
持鉢入舍衛城分衛得食而還入房舉衣鉢
息迦留陀夷婬意偏多憶向所見得食之家
婦女婬意熾盛以手弄隂精墮即便洗手澡

 

浴掃灑房室如是再三乃至竟夏坐時諸比
丘是迦留陀夷知識在拘薩羅結夏坐坐已
具補納衣一日竟衣著衣持鉢來至舍衛國
祇樹給孤獨園時諸比丘徃詣迦留陀夷比
丘所各各相向禮拜問訊已在一面坐云何
優陀夷體履健不於夏坐中無苦不乞求易
不優陀夷答我於此間掃灑房室乃至弄隂
具向諸比丘說諸比丘答云何優陀夷無數
方便世尊說婬不淨向婬念婬婬熾盛說婬
之惡露卿云何於中起婬意如是諸比丘極

 

 

苦責諫責諫已便起去徃詣世尊如是事具
白世尊世尊知而自問優陀夷審爲此事那
時優陀夷內懷慚愧外則恥衆從座起偏袒
右肩右膝著地叉手向佛白世尊言審爾世
尊世尊告曰云何癡人我不以無數方便說
婬之不淨向婬念婬婬熾盛婬之惡露云何
癡人而以此手受長者信施復以此手而捉
此形弄耶如是佛世尊無數方便誨責因此
事集和合僧備十功德世尊爲沙門結戒諸
沙門當共防此若比丘憶念弄隂墮精僧伽

 

婆尸沙

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比丘
在祇洹夏坐此比丘於夢中失精覺已便懷
狐疑我不犯僧伽婆尸沙耶便問諸比丘諸
比丘不知當何報諸比丘徃白世尊世尊告
曰夢中失精無罪若比丘弄隂失精除其夢
中僧伽婆尸沙時尊者優波離問世尊失精
有幾處是僧伽婆尸沙世尊世尊告曰左右
手弄者僧伽婆尸沙使他手弄亦爾他兩曲
肘弄者及屈膝間兩腋間臍兩邊及岐間尻

 

 

溝間兩肩上項間現身上屈伸處衣裹弄者
伏牀褥弄者畫女像木女像作處所弄失精
者僧伽婆尸沙

佛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尊者難陀婬
意偏多入舍衛城分衛有一長者婦以手接
難陀足作禮女人手輭難陀便失精墮此人
手上女人即舉手塗頂上我今得大利乃使
尊者難陀婬意熾盛梵行全顧意不犯戒難
陀便懷狐疑我不犯僧伽婆尸沙便問諸比
丘諸比丘不知報即徃具白世尊時世尊因

 

此事集和合僧世尊知而故問難陀實如此
事不難陀時尊者難陀內懷慚愧外則恥衆
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叉手向佛白世尊言審
爾世尊爾時世尊於衆人前歎難陀言善哉
善哉難陀乃能作是全梵行能爾行梵行者
得大果報得大功德時世尊告諸比丘其族
姓子見難陀者誰能呰言不端正乎身體柔
輭筋力勝人婬意偏多誰能勝難陀也如是
比丘難陀族姓子閉塞根門飲食知足夜不
失時念定不亂難陀能盡形壽淨修梵行彼

 

 

難陀族姓子云何能閉塞諸根門於此難陀
族姓子眼見色者意無染著設使見色眼根
不具者當念無明憂惡不善法意不向者則
護眼根如是耳鼻舌身意法知已不起染著
設使意根不具者當念無明憂惡不善法意
不向者則護意根此是難陀族姓子閉塞根
門彼難陀族姓子云何飲食知足於此難陀
族姓子摶飯食知足無有貪餮不求顏色氣
力無細滑意所以食者欲使身體久住以滅
故痛新者不興樂得行道譬如有人有瘡痍

 

病以膏塗之所以塗者何欲使瘡愈如是難
陀族姓子飲食知足無有貪餮乃至樂得行
道譬如有人以脂膏車所以膏者何以其重
載故如是難陀族姓子飲食知足無有貪餮
乃至樂得行道此是難陀族姓子飲食知足
彼難陀族姓子云何是夜不失時於此難陀
族姓子晝日經行坐禪夜亦經行坐禪初夜
時經行坐禪降伏心不使睡眠中夜之時襞
衣多僧使四疊而敷座上舉僧伽梨著頭前
右脅著地累足更互申脚繫想在明何時當

 

 

曉後夜即起經行坐禪降伏心法此是難陀
族姓子初夜後夜夜不失時彼難陀族姓子
云何念定不亂於此難陀族姓子若欲視東
正身思惟而視東無有亂意若欲視南西北
正身思惟而視無有亂意於是難陀族姓子
若欲有痛想終不失智行識亦爾痛想未起
不令使興若痛想有起次第滅之此是難陀
族姓子念定不亂是故難陀失精無罪若復
當有如是失者亦復無罪諸比丘從今以去
當著舍勒半泥洹僧弄隂者義何所趣獨處興意

 

念想若己若彼身體相近弄隂是弄義也
佛遊釋羈瘦迦維羅越那拘陀國爾時尊者
迦留陀夷當五日直有諸長者婦女來至園
中諸房間觀時尊者迦留陀夷手執鑰母在
門外立呼言諸姊來前入此園遊觀中有浴
池泉源時諸婦女即入園遊觀開諸房戶使
入觀看歷隂室內捉諸婦女抱嗚捻挃身體
諸婦女或欲從者或不從者其不從者出語
諸比丘常無畏處安隱處而更大有恐畏諸
比丘問有何恐畏即以所見事具白諸比丘

 

 

諸比丘不知當何報徃詣世尊具白此事世
尊知而故問尊者優陀夷審爲此事那時優
陀夷內懷慚愧外則恥衆偏袒右肩右膝著
地合掌向佛白世尊言審爾世尊世尊告曰
云何我前不爲癡人無數方便說婬不淨向
婬念婬意婬熾盛婬之惡露云何優陀夷我
前不向優塡王說婬不淨耶王優塡問我瞿
曇此諸比丘年少端正新來入法鼻奈諸根
善具眼鼻充澤皮輭如桃華安庠不犯他婦
女盡命淨修梵行爾時我語王諸比丘其像

 

母者當呼言母其像姊妹者當呼言姊妹像
女者亦當呼言女以是義理故大王使諸比
丘年少端正者乃至不犯女色盡形命得修
梵行王復問世尊人心多想設使我等像母
言母乃至像女言女心故走世法頗更有餘
義使諸年少比丘盡命淨修梵行不世尊告
曰我以語諸比丘大王諸比丘當觀此身從
足母指上至髮際觀種種惡露不淨此身中
有髮毛爪齒塵垢皮肉血筋脉骨髓心肝脾
腎肺腸
[ ]腹屎溺肪膏膽涕唾涎腦膜以是

 

 

義故大王使諸年少比丘盡命得修梵行王
復問世尊此心多想設使我等觀此惡露故
謂是淨頗更有餘義使諸年少比丘盡命得
修梵行不世尊告曰我前以說大王諸比丘
當閉諸根門守念不忘意不分散設眼見色
心不染著設眼見色有染著者心念無明憂
惱不善之法使不近者則守念眼根如耳鼻
舌身意法無有染著假有染著意心念無明
憂惱不善之法使不近者則守念意根以是
義故大王使諸年少比丘盡命得修梵行王

 

白世尊儻有此義諸年少比丘盡命得修梵
行若我入宮堮氻護身念根意不端一則
心走向婬意世法若護身念根意端一心無
分散不向婬世法是故世尊可奇可特誰聞
沙門瞿曇此語能不具諸根我今自歸佛歸
法歸比丘僧願世尊聽爲優婆塞盡命不殺
生受三自歸爾時世尊告優陀夷此世人尚
能爾癡人而不防此像母者當言母乃至女
亦如是爾時世尊以無數方便誨責優陀夷
集和合僧備十功德爲比丘結戒若比丘婬

 

 

意熾盛手摸女人若執手捉臂捉髮及諸身
體腕節摩捫抱持犯者僧伽婆尸沙時尊者
優波離問佛把持女人幾處是僧伽婆尸沙
世尊告曰若比丘以婬意熾盛從堂上抱女
子著象上僧伽婆尸沙若象上抱下著馬上
馬上抱著車上車上抱著轝上轝上抱著牀
上牀上抱著繩牀上繩牀上抱著机上机上
抱著地若復從地抱展轉還至堂上者僧伽
婆尸沙除其母姊妹有病無染著意者不犯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有衆
比丘於拘薩羅國夏坐夏坐已補納衣一日
成衣著衣持鉢來至舍衛去舍衛不遠有江
名阿脂賴跋提南岸止住水流駛疾時有諸
婦女白比丘言諸嚴賢等渡我等諸比丘答
諸姊當知世尊不許得渡女人諸女人各相
執手便入水中爲水所漂即稱怨言諸賢諸
賢誰有慈心能勝釋子我今没溺願來見救
諸比丘愍念徃執手救諸比丘各懷疑不犯
僧伽婆尸沙即問諸比丘諸比丘不知當何

 

 

報徃白世尊世尊告曰無染著意不犯罪以
慈心徃救若復當有溺没者若捉髮執衣不
得持體火厄亦爾有一女人行險谷側時比
丘捉手過比丘便疑我不犯僧伽婆尸沙徃
白世尊世尊告曰無染著意不犯罪若復當
更有如此者以衣裹手徃捉臂過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尊者迦
留陀夷於祇洹止住有諸長者婦女來至浴
池房園觀看執鑰母開諸房戶呼曰諸姊來
入浴池觀看婦女至浴池園觀優陀夷共諸

 

婦女談語經時說婬快樂相娛樂事其中婦
女或有然可或不然可其不然可者出白諸
比丘常聞無畏安隱處而更恐畏諸比丘問
有何恐畏諸婦女具白比丘時優陀夷以出
語諸比丘亦爾諸比丘諫責優陀夷世尊不
以無數方便說婬不淨向婬念婬婬熾盛婬
之惡露諸比丘苦諫已徃白世尊世尊知而
問尊者優陀夷審爲此事如諸比丘所白不
優陀夷內懷慚愧外則恥衆偏袒右肩右膝
著地叉手向佛白世尊言審爾世尊世尊告

 

 

曰我不以無數方便說婬之不淨向婬念婬
婬意熾盛婬之惡露卿云何歎婬相娛樂事
世尊無數方便誨責集和合僧備十功德爲
比丘結戒若比丘婬意熾盛向女人歎婬相
娛樂事惡語相向惡眼相視若大若小女人
犯者僧伽婆尸沙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諸比丘
各行乞食至揭貳加村婬聚諸長者見嫌其到

彼此諸釋子吉無不利自知稱好而入此婬
聚如被婬人入者以婬故亦入諸女家大童

 

女家如欲娶婦者諸比丘以此因縁具白世
尊世尊告曰比丘有五事不應行云何五入
婬種家入大童女家若寡婦不端者家酤酒
家偷賊家比丘此五不應行比丘不得入若
其入者此比丘爲犯罪爲有重過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彼有一婆
羅門生女顏色姝好端正無雙以其端正故
母字爲善光初生之日爲相師婆羅門見記
此女人當與五百人通遂長十六歲諸人聞
記當與五百人通無有娶者有一入海商人

 

 

與共毗村遙見此女端正便起想即問此誰
家女答者言婆羅門女復問爲嫁未答未也
若爾者我當娶爲婦答者言此女盡好有一
不可問是何事答者具語初生之日相師梵
志記當與五百人通商人復作是念我舍無
有人入唯有釋子釋子無有此意商人便娉
爲婦娶之未遠有商人入海採寳彼國常法
其有商人數入海者常使導前若自不肯王
逼之時商人來語此商人君次應在前採寳
商人便勑守門者我今入海採寳莫使異人

 

於此止宿除其釋子所以爾者釋子無有婬
意即日發引入海有沙門婆羅門至此家乞
食者婦便共調戲說婬之歡樂可來與我作
不淨行諸比丘不知當何報各懷疑徃詣世
尊具白此事世尊告曰如此家者比丘不得
入乞食若入乞食者不得坐不得與言語何
以故如此家壞人梵行設坐聽受語者僧伽
婆尸沙彼女人婬意熾盛即日向暮便死莊
嚴服飾轝棄塚間時有五百群賊從塚間過
見此女屍便起婬意向五百人盡爲不淨行

 

 

如前婆羅門所記其語不虚坐與沙門婆羅
門調戲故由此因縁生三惡趣天竺國北泉
水名毗
[]吐作龍妻有五百龍常與共通[]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有諸
長者婦女來至房舍園觀觀看時六群比丘
語諸長者婦女言我等國王子端正無雙身
體香潔精進無比於法中最上者汝等可與
我戲笑相娛樂能以身施者於檀中最尊其
中婦女或然可者不然可者其不然者出語
諸比丘常無恐懼安隱之處而更有恐懼諸

 

比丘問有何事諸婦女具白比丘比丘不知
當何報徃白世尊世尊知而問六群諸比丘
審爲此事耶比丘內懷慚愧外則恥衆偏袒
右臂右膝著地長跪叉手白佛言審爾世尊
世尊告曰云何癡人我不說婬如毒蛇螫人
寧爲蛇毒蚖毒黑蟒毒所螫不共剎利種婆
羅門種長者種婦女交會雖復端正無雙服
飾殊好寧投身入火不與交會我不說婬如
大聚薪放火然大聚薪火焰熾盛寧身投入
中不與剎利種婆羅門長者婦女交接娛樂

 

 

我不說婬如深火坑大深坑盛滿火但有赤
炭無有煙氣寧投身入不與剎利婆羅門長
者種婦女交接娛樂婬如狗齩骨如鳥銜肉
肉旣少少受苦多也如蜜塗刀婬亦復爾如
王有教取彼罪人日三時拷拷則鉾刺百瘡
婬亦復然亦如畫缾盛臭處如毒花香向鼻
則死寧飲毒漿而不向婬如人彈琴但有空
聲亦如劔樹上下刺人如怨家盜賊常無善
意如沸屎灰河地獄婬亦復然我不說婬義
因縁婬本末闘諍縣官佞讒眩惑欺誑作種

 

種無數惡法皆由婬起我無數方便說婬不
淨向婬念婬婬熾盛婬之惡露卿等云何於
中造惡時世尊無數方便責誨因此事集和
合僧備十功德佛爲比丘結戒若比丘婬意
熾盛於女人前自歎身端正又言精進比丘
於法中最上淨行作如是法行者僧伽婆尸

一跋難陀二難陀生天迦留陀耶闡怒闡怒車匿也佛去世已於阿難許得道二

般泥洹馬師弗那跋生龍中六人也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尊者
阿難平旦著衣持鉢入舍衛城分衛分衛已

 

 

還出城爾時甚熱夏後月暑盛時尊者阿難
行路中道焦渴彼中道有旃荼羅女名鉢吉
提於井汲水時阿難詣井乞水語大妹我今
須水施我少水時女報阿難我是摩鄧伽種
阿難語我不問是義旃荼羅非旃荼羅也我
今須水但施我
水女報君母種成就沙門瞿

曇第一弟子王波斯匿所敬末夫人阿闍

梨我是旃荼羅種不敢持水相與阿難語女
我不問汝旃荼羅非旃荼羅我今須水速以
水見與女答若須水者便取時女先掬水澆

 

阿難足復掬水澆阿難手澆手足已復生婬
意時尊者阿難飲水已便前進路時鉢吉提
女見阿難前行不遠捉水瓶還家啓白父母
阿母願以沙門阿難爲夫婿母答此阿難者
轉輪王家子剎利釋種姓瞿曇國王大臣盡
識知沙門瞿曇弟子是波斯匿所敬末利夫
人師我等小家旃荼羅種當云何得阿難以
爲夫婿女報母若不得阿難爲夫婿者我若
當飲毒以刀自刎若絞死母報女曰此間亦
有摩鄧伽神語符呪能移日月以墮著地復

 

 

能移著彼亦能呪因帝梵天使下況不能得
沙門阿難使來或能以一事不可得若死若
生不能婬設復爲沙門瞿曇所護者我不能
得除此可得女聞此語歡喜踊躍便起澡浴
莊嚴身體著白服飾敷卧具思想而望來時
母亦澡浴著白服飾以牛屎塗地以五色線
結縷盛滿四瓶水盛滿四椀血盛滿椀四種
香水盛滿四椀蜜漿以四口大刀豎牛屎四
角頭豎四枚箭然八明燈取四死人髑髏種
種香塗其上以華布地捉熨斗燒香繞三帀

 

向東方跪而誦摩鄧伽呪術時阿難於祇洹
意便恍惚爲呪所縛如魚被鐵鉤如象隨鉤
時尊者阿難隨呪術至旃荼羅家母便語女
阿難已至從卿所爲時鉢吉提女見阿難踊
躍歡喜前抱阿難坐著牀上牽掣衣裳捻挃
阿難譬如力人手捉長毛小羊從其人手爾
時尊者阿難見十方盡闇暝譬如日月爲羅
睺阿須倫手所障無復有明如是阿難爲大
呪所厭不得動於是阿難有大力人力當十大力

上力拘夷力亦如阿難爲呪術所厭不能得動時尊者

 

 

阿難聖道諦力念還得寤我今困厄世尊不
慈愍我世尊知阿難爲旃荼羅呪術所縛便
誦佛語

佛者最極尊於世間  諦無有能過佛之前

佛者最極尊於人天  諦諸法之王無上田

阿難以此實義於旃荼羅舍得解

法者最極尊於世間  諦無有能過法之前

法者最極尊於人天  諦斷諸縛結永息田

阿難以此實義於旃荼羅舍得解

僧者最極尊於世間  諦無有能過僧之前

 

僧者最極尊於人天  諦美福第一無上田

阿難以此實義於旃荼羅舍得解誦偈適竟
旃荼羅家內所設呪具刀箭碎折瓶甕破壞
燈滅髑髏迸碎黑風起展轉不相見旃荼羅
呪術不行母便告女必瞿曇沙門神力所爲
衆物碎散呪術不行時阿難便作是念此將
是世尊恩力時尊者阿難得解譬如
[]象王[]

盛年六十醉暴[ ]惡身大牙長從鐵絆得解
從城走向空閑處阿難亦爾從世尊誦佛語
從旃荼羅舍得解還向祇洹時此女人逐阿

 

 

難至祇洹門並作是語阿難是我夫阿難是
我夫如犢隨母不離須臾時此女人逐阿難
後不離須臾時阿難徃詣世尊所頭面禮足
具白世尊世尊告曰我於諸法中不見眩惑
誑人如女人者人亦復爾何以故以其婬繫
意故是故阿難當覺意方便不爲六欲所牽
時尊者阿難平旦著衣持鉢入舍衛分衛此
女人亦逐其後語諸長者阿難是我夫阿難
是我夫時阿難分衛竟還至佛所前白佛言
此女去處語諸長者污染人不審當何爲世

 

尊告曰汝徃共語如姊妹相向何以故此女
人應當作比丘尼時此女人來到佛所白世
尊言願世尊還我沙門阿難用作夫婿世尊
告曰若須阿難者於我法中爲比丘尼當與
汝阿難時此女人歡喜踊躍爾世尊當爲道
世尊當爲道如來世尊問有父母不辭父母
未女報有父母而未辭父母汝徃辭父母還
時此女人即從座起詣父母所而以此事具
白父母父母聞此語已歡喜踊躍本植善根
各應得道母告女欲爲道者便爲我等亦欲

 

 

共徃見世尊時父母及女徃詣佛所頭面禮
足在一面住時世尊爲此女故廣與大衆說
法無數方便現諸法義柔輭義檀義尸義天
義說婬不淨義增長生根諸結義出家義諸
道品義時世尊說四聖諦苦集盡道時此女
人即在座上解四聖諦父母得阿那含道女
得須陀洹道譬如純白
[ ]衣易爲作色彼聞

法亦爾時父母叉手白佛從今以徃歸佛歸
法歸衆聽爲優婆塞盡命不殺歸命時鉢吉
提女現世得果頭面禮佛足叉手向佛白世

 

尊言所犯過者世尊舍容願如來不尤[][]

小兒如癡如無善所向阿難作不善意願恕
聽入道爲比丘尼得依世尊修行梵行時世
尊告阿難汝徃阿難將二比丘尼及此女人
徃夏坐比丘尼所摩訶鉢柘鉢提瞿曇彌世
尊有教以此女爲道授具足戒時阿難受此
教已將二比丘尼及此女人徃詣鉢柘鉢提
瞿曇彌所世尊有教使此女爲道授具足戒
大愛道問阿難云何阿難世尊許旃荼羅女
爲道耶阿難報瞿曇彌此女人以得道果何

 

 

以不得爲道時大愛道即與剃髮爲道授具
足戒教威儀禮節得八解脫禪得阿羅漢道
時大愛道將此女人及五百比丘尼徃詣佛
所頭面作禮在一面立時世尊觀鉢吉提女
人意語言汝今須阿難爲夫不時比丘尼慚
愧羞恥長跪白佛言尊者阿難是我兄同一
法同一水乳時阿難意懷狐疑我不犯僧伽
婆尸沙不即問諸比丘諸比丘不知當云何
答徃白世尊世尊告曰阿難不犯罪此乃摩
鄧伽呪所惑若復當有被呪術者彼亦無罪

戒因縁經卷第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