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戒因縁經卷第四
姚秦三藏竺佛念譯

鼻奈耶第四

僧伽婆尸沙法第二之二

佛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有一比丘
名迦留鹿園子母字於中止住廣有知識國王

大臣長者梵志所求衣食卧具病瘦醫藥時
大有長者婦女便作是念此迦留比丘廣有
知識國王大臣長者梵志無不識者所求盡
得我等共徃誘訹迦留比丘使至他家時諸

 

婦女即徃詣迦留比丘所白比丘言尊者廣
有知識國王大臣所求盡得欲相勞屈爲我
等行至某甲家聞汝女端正我兒亦復端正
可嫁卿女爲我子婦門族種姓亦不相減我

君君爲我徃時此比丘即隨是語即徃媒
嫁女人復有一寡婦囑比丘言徃至某甲長
者家作是語此某甲婦端正無雙可爲作夫
若不作婦可與私通此比丘即媒此事復有
一長者語比丘言尊者廣有知識國王大臣
長者梵志爲我故徃至某甲家語某甲婦女

 

 

卿又無夫我旣無婦我是大長者能與我作
婦不諸長者囑及比丘如是非一時此比丘
即徃至諸婦女家具傳此事其中婦女或有
從意者或不從者其不從者展轉語諸親里
諸長者聞是語各各怨恨此沙門釋子自稱
譽精進今方似商人販賣媒嫁男女諸長者
聞是語語其中有行十二法比丘諸比丘聞
愁網不知當何答徃白世尊世尊知而問迦
留比丘審爲此事不答審然世尊世尊告汝
違比丘行汝出家學道媒嫁女人以爲歡樂

 

有死亡時汝亦在中歡樂時汝亦在中汝非
沙門行汝爲沙門執奴僕使世尊無數方便
誨責已集和合僧備十功德佛爲沙門結戒
若比丘用心媒嫁女與男媒男與女媒嫁寡
婦與傍夫僧伽婆尸沙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彼迦留比
丘廣識諸長者導諸長者施設福事諸長者
夫婦自共闘諍此比丘徃教使和解牽捉使
共宿餘長者親里笑此比丘所爲我等所應
和解者反更比丘爲諸長者懷嫉妬心即徃

 

 

語諸比丘諸比丘不知當何報徃至佛所具
白世尊世尊告曰諸比丘不得至彼家和合
合偶時世尊縁此事集和合僧備十功德佛
爲沙門結戒若比丘用心媒嫁女與男媒男
與女若嫁寡婦與傍夫下及和解合偶僧伽
婆尸沙男有三婦一劫略得二財買得三結
髮婦若比丘於此三婦中語其夫可與此婦
卧置彼婦闘諍和解僧伽婆尸沙若比丘解
放畜生合其牝牡僧伽婆尸沙

佛世尊遊羅閱祇竹園迦蘭陀所時達膩比

 

丘瓦陶家子便作是念我工陶作無與我等
者我旣盛壯前造木舍阿闍世王欲取吾殺
我今當作瓦舍於中住便和泥造大舍瓦戶
瓦閾瓦眉格瓦牎牖瓦龍牙杙瓦衣枷時此
比丘收拾薪草枝葉蓬蒿放火燒此坏舍火
焰盛熾國人無不見者燒瓦舍竟周行分衛
六十日我所乞者集會諸比丘入舍佛見此
事知而告阿難曰汝著衣來我欲至某處觀
看時世尊將阿難至達膩比丘瓦舍所世尊
遙見瓦舍火焰熾盛世尊知而問阿難此是

 

 

何物火焰乃爾熾盛時尊者阿難具白世尊
世尊告白汝徃阿難壞此瓦含所以然者當
爲後世人故於吾此法初不見有作瓦舍者
時阿難即徃壞此瓦舍達膩比丘二月分衛
還到羅閱城達膩遙見瓦舍壞就看起恚意
問毗住比丘誰來壞此瓦舍答世尊來壞達
膩言審世尊壞者當復如之何

佛世尊遊釋[ ]釋種迦維羅越尼拘陀園爾

時迦維羅越釋種新造大堂舍新成不久量
度尺寸不失其法門向東方迦維羅越諸釋

 

種聞佛已至在尼拘陀園便作是念我等造
作此舍新成不久量度尺寸不失其法戶向
東方未有住者沙門婆羅門釋種釋種子先
當請佛及比丘僧入舍施設飲食留佛一宿
及比丘僧當得大福利時諸釋種出迦維羅
越城東門詣尼拘陀園爾時世尊與無數衆
圍繞說法釋種遙見世尊坐樹間端正無比
身如金山諸天人師最尊第一三十二相自
莊嚴身釋種見已各下車馬前至佛所頭面
禮足在一面坐世尊與諸釋種說法使意歡

 

 

喜時世尊與諸釋種說法已默然諸釋種從
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叉手向佛白世尊
言我等世尊於迦維羅越造大堂舍新成不
久量度尺寸不失其法戶向東方然未有住
者沙門婆羅門釋種子願世尊將比丘僧到
彼觀看當使我得大福利時世尊默然可之
時諸釋種見世尊默然可已從座而起頭面
禮足各繞三帀而去至新堂舍剗治掃灑敷
諸坐具氍毺毾
[ ][ ]復將[ ]布施瓶盛

好水以好淨油白[ ]爲炷然大明燈如是供

 

養不可稱數復徃世尊所頭面禮足叉手向
佛白世尊言微供以辦今正是時世尊食後
著衣持鉢莊嚴及比丘僧徃詣新講堂所在
外洗足入講堂中遍觀堂已就大高座顏色
和悅比丘僧亦洗足入講堂中次第西壁下
東向坐時諸釋種在外洗足入講堂中東壁
下西向坐爾時世尊即於其夜見衆會定爲
釋種說法無數方便說法已世尊告曰夜欲
過半各從所宜時諸釋種從座起禮佛而去
爾時世尊見諸釋種去未久觀諸比丘心宜

 

 

唱皆寂靜皆寂靜深入微妙種種三昧世尊
告目揵連唱皆寂靜皆寂靜比丘衆深入微
妙種種三昧吾今使汝爲比丘僧說法我今
患脊痛不堪說法時目揵連從佛受教唱默
然寂靜時世尊四疊襞優多僧敷牀上僧伽
梨著頭前右脅卧師子座累膝互屈伸脚繫
意念明何時當曉時尊者目揵連告諸比丘
向者面被世尊教從佛承受此名無聞之聞
法如比丘無聞能行如比丘聞能行云何比
丘無聞能行於此比丘中行比丘若眼見色

 

念色色著不念色色離意不專一意解脫智
慧解脫如實不解諸惡法所生處故在不滅
不得有餘無餘處此謂比丘無聞能行念色
著色者耳聲鼻香舌味身細滑心法念色法
著不念色法離意不專一意解脫智慧解脫
如實不解諸惡法所生處故在不滅不得有
餘無餘處此謂比丘心意法著無聞能行作
是無聞行者比丘魔得其便壞敗其意若眼
見魔魔則得眼便耳鼻舌身意見魔者魔得
其便譬如比丘有乾竹葦叢若碎蒿聚以火

 

 

徃燒四方豈有不然者乎如是比丘若眼見
魔魔則得眼便壞敗其意如是耳鼻舌身意
法魔得其便如是比丘爲色所降不能降伏
色聲香味細滑法比丘爲法所降不能降伏
法爲色所降爲法所降不能降伏惡法不能
降伏惡法則生諸結增長種後世苦生老病
死如是比丘此謂無聞能行云何比丘聞能
行於此比丘中比丘若眼見色念色不著不
念色色離心得專一則得意解脫止也智慧解

觀也如實知法所生處即滅不起得有餘無

 

餘處此謂比丘若眼見色聞則能行眼見色
不著聲香味細滑法念色法不著不念色法
已離心得專一則得意解脫智慧解脫如實
知惡法所生處即滅不起得有餘無餘處此
謂比丘意法知聞則能行如是比丘作是行
者魔在在處處不得其便不能壞敗譬如有
人造作石舍若堂復重埿塗其上四面執炬
燒之而不能然如是比丘在在處處眼見魔
魔不能得便耳鼻舌身意魔不得便此則比
丘能降伏色不爲色所降如是聲香味細滑

 

 

法比丘能降伏法不爲法所降不造來世惡
法衆結不興生老病死苦斷此謂比丘聞則
能行時世尊從卧起脊痛間結跏趺坐時世
尊告尊者目揵連汝向爲諸比丘說無聞之
聞法耶答唯然世尊時世尊歎目揵連善哉
善哉目連汝數數與諸比丘說法莫使斷絶
是時世尊告諸比丘奉持無聞之聞法誦習
爲衆生故演此句義諸天世人得聞此法時
世尊以達膩比丘故言告諸比丘此釋種長
者造作堂舍量度尺寸不失其法門正向東

 

世人尚爾況汝達膩於吾法中所不許而作
瓦舍世尊因此事備十功德爲沙門結戒若
比丘自用如達膩作瓦舍者僧伽婆尸沙自
爲自作主當有限量彼舍限量者長十二肘
是如來舒手磔指量兩端廣七肘於其間呼持法

比丘持法比丘當以法量不以婬怒癡量若
以婬怒癡量者不得作舍比丘自求索作舍
比丘自作主又不呼持法比丘過限量者僧
伽婆尸沙上自爲已下是戒語非鼻奈經

佛世尊遊羅閱祇耆闍崛山爾時有一摩訶

 

 

羅比丘於四徼道頭斫大白楊樹用作講堂
時彼樹神抱男負女更三子從徃世尊所頭
面禮足在一面住白世尊言於世尊有摩訶
羅比丘斫大樹卧四道頭此樹是我舍於今
向寒竹園葉落將此兒子當向何所時世尊
以大慈悲告語一天將此樹神安隱所宜使
過大寒彼國街巷無不聞者皆傳此摩訶羅
比丘四徼道頭斫大樹卧持用作堂舍彼諸
長者聞此已皆嫌比丘所作此諸釋子比丘
皆言精進不犯嬈人而斫此大白楊樹持用

 

作堂舍與我俗人當有何異時頭陀沙門聞
此不馨問徃白世尊世尊知而告此摩訶羅
比丘曰汝實斫此樹耶時摩訶羅比丘內懷
慚愧外則恥衆右膝著地叉手白世尊言審
然世尊世尊告曰汝爲比丘常當慈心云何
斫伐四徼道神祀大樹持用作堂舍世尊以
無數方便誨責集和合僧備十功德佛爲沙
門結戒摩訶羅比丘起大堂舍僧伽婆尸沙
若起堂舍當呼持法比丘并呼檀越持法比
丘來當語尺丈不使增減若摩訶羅比丘起

 

 

大堂不呼持法比丘及檀越自用意作者僧
伽婆尸沙量從檀越也

佛世尊在羅閱祇耆闍崛山爾時王頻毗娑
羅告御車者汝徃嚴駕羽寳車我欲徃世尊
所禮拜世尊時御使即徃嚴駕車來詣王門
白王勑嚴羽寳車今以在外時王頻婆光澤

第一乗羽寳車出羅閱城詣耆闍崛山徃世
尊所下車上山剎利王法却五威儀解劔却
蓋脫珠冠去玉柄拂及金鏤屣從人留後少
將步人前至佛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其諸

 

從人中有禮佛者揖讓者有合手擎者有遙
觀佛者爾時世尊與王說法諸人寂然無聲
時王頻婆娑羅聞佛說法即從座起右膝著
地偏袒右肩叉手白世尊言明日設淨微食
願世尊及僧臨顧須臾世尊默然受頻婆娑
羅請時王見世尊默然可從座起頭面禮足
繞佛三帀而去還詣所在即於其夜具好飲
食敷好坐具告一傍臣汝徃世尊所持我名
字問訊世尊飲食已辦今正是時此臣受王
教已徃詣佛所頭面禮足而白世尊飲食已

 

 

辦今正是時爾時世尊到時著衣持鉢及比
丘僧徃詣王宮各次第坐時王頻婆娑羅見
佛比丘僧坐定自行澡水次行種種飲食自
手斟酌不以爲勞衆食已訖王在一面坐須
臾從座起叉手向佛白世尊言願世尊及比
丘僧受我夏坐於此羅閱祇城近爲世尊立
一講堂尺量應法戶東向西壁大牖門戶端
直復爲比丘僧起五百房五百牀五百領薦
席五百拘遙枕各五百有好供具香稉米王
藏中有病瘦醫藥持用供佛及比丘僧時世

 

尊默然可王所說時世尊與王達嚫

梵志事火終身矬礞U從他求也續爲目佉門也向也前也首也

梵經四部章句爲首諸人民中以王爲首衆
水流河以海爲首星列空中月爲其首衆熱
之中以日爲首上下四域所有非方兩足人
天三佛爲首

世尊如是說達嚫已還去食後世尊因此事
集和合僧告諸比丘此比丘王者種把持人
民爲一切主住大土界爲國事得大力勢此
王見四道神樹猶不斫作講堂作講堂不過

 

 

量善量善度戶向東方西壁牎牖門戶正直
何故比丘不限作舍

佛世尊在羅閱祇迦蘭陀竹園當爾時尊者
比丘名陀驃末路子王舍城知分處食知分
處牀卧分諸比丘食不私親友不選好惡不
畏不癡次第下次第上等行不違爾時有名
蜜妬路地比丘次應貧家食彼比丘食惡食
時作是念我爲苦我爲灾我爲困而彼末路
子知已差我食惡食我當云何報彼怨作是
念無根棄捐謗之即爾時彼比丘有妹比丘

 

尼名蜜妬路姓也彼比丘尼到彼比丘所到已

接足禮却住一面住已彼比丘不共語不讓
座彼比丘尼便作是念今我不犯此諸賢耶
不有苦不有過耶而此諸賢今日不共我語
不讓我座諸比丘語妹汝不知耶我輩爲彼
末路子差我惡食而觸嬈我汝不助我以是
故不共汝語不讓汝座比丘尼答我當云何
彼比丘曰妹汝去至世尊所作如是白於此
世尊有何平等有何可貴陀驃末路子與我
共爲不淨行棄捐比丘尼答云何我當謗眞

 

 

淨比丘梵行無根本棄捐法當爲此耶比丘
答汝若不徃白佛者我不與汝坐起言語比
丘尼答可作是語但爲不噟耳比丘答汝徐
徐來我等先至佛所汝徐徐來至爾時諸比
丘徃至佛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坐未久比
丘尼至頭面禮足在一面立白世尊言於此
世尊有何平等有何可貴陀驃比丘與我共
爲不淨行棄捐法爾時同情比丘白世尊言
審爾世尊如比丘尼所言我等盡知爾時尊
者陀驃比丘在世尊後執拂拂佛時世尊顧

 

謂陀驃比丘如汝於今當復何言今蜜妬路
比丘尼云何平等有何可貴陀驃比丘與我
爲不淨行棄捐陀驃比丘白曰唯如來知唯
世尊知世尊告曰汝今陀驃不應引我爲證
言唯如來知唯世尊知若憶爲者當言爲若
不憶爲者當言不爲比丘白佛不憶也世尊
不憶也如來爾時世尊告比丘曰今陀驃比
丘所白此蜜妬路比丘尼自言有是即是棄
捐世尊說已從座起還入靜室爾時衆比丘
見世尊去不久數責蜜妬路比丘尼善責誨

 

 

及同情比丘汝等頗見陀驃比丘過不何時
見云何見從阿誰聞言見如是諸比丘數責
問其情實同情比丘答自用意瞋恚癡陀驃
比丘信清淨梵行衆比丘告汝等何以自用
意瞋恚癡誹謗今復言陀驃比丘信清淨如
是再三責數同情比丘作是語也

聞如是一時佛遊羅閱祇竹園迦蘭陀所當
於是時尊者陀驃比丘比丘分飯分付座席
不自用意不瞋恚不愚癡從上至下從下至
上不違威儀時遇有請值貧寒家得惡飯食

 

便生此念甚苦劇甚厄此陀驃比丘處我等
著此間我等當與生其過使墮無根棄捐法
以是故諸賢我瞋恚癡說是語耳陀驃比丘
信清淨梵行爾時世尊從靜室起還講堂比
丘僧前坐時諸比丘叉十指向佛具白世尊
言向者如來入室不久善責蜜妬路地比丘
汝等云何見何時見從阿誰聞言見蜜妬路
地言自用意瞋恚癡說此語世尊告曰云何
比丘我本不說此義耶今陀驃比丘所白蜜
妬路比丘尼自言有是即墮棄捐時世尊因

 

 

此事備十功德佛爲沙門結戒若比丘憎嫉
妬謗彼清淨比丘不犯無根棄捐法誹謗我
當墮此失梵行若於後時被責數言無根棄
捐謗比丘不改者僧伽婆尸沙

佛世尊遊羅閱城耆闍崛山當於爾時尊者
陀驃比丘在一石室止住彼諸比丘次第教
訓比丘尼時陀驃比丘次應教訓比丘尼時
諸比丘尼徃至陀驃比丘所時諸蜜妬路地
同情比丘以前飲食怨故常求過失伺比丘
尼出入石室諸比丘在一石龕中遙看便生

 

是念是諸比丘尼乍出乍入此陀驃比丘必
當牽捉與共私語各共相語此必然不疑便
告諸比丘彼闇鈍比丘便信此語頭陀比丘
聞是語已各懷不樂徃具白世尊時世尊縁
是事集和合僧備十功德佛爲沙門結戒若
比丘憎妬嫉彼清淨比丘謗墮淨行伺小小
過不犯棄捐言犯棄捐若於後時被責數還
悔者可若不悔者故伺小小過爲作大過者
僧伽婆尸沙

佛世尊遊羅閱城耆闍崛山時尊者舍利弗

 

 

摩訶目揵連平旦著衣持鉢從耆闍崛山入
羅閱城分衛道逢暴雨入石室避雨有牧牛
女人先入中避雨卧夢失精舍利弗等見即
尋出去時瞿婆離比丘調達弟子見舍利弗
目揵連出尋入石室見此女人便生念言此
舍利弗目連必與此女人爲不淨行時瞿婆
離入城語諸比丘
君常言舍利弗目揵連

污清淨行我向者具見此事諸比丘不知當
何答徃白世尊世尊告曰此癡人成大重罪
清淨比丘淨行以無根本棄捐謗此癡人長

 

夜受苦墮地獄時瞿婆離比丘徃詣佛所頭
面禮足在一面坐世尊告瞿婆離瞿婆離比
丘汝宜及時悔心向舍利弗目揵連何以故

[]等梵行全瞿婆離白佛知如來信彼人意[]

淨但爲眼見舍利弗目揵連爲惡世尊復再
語瞿婆離瞿婆離汝宜及時悔心向舍利弗
目揵連何以故此等梵行全瞿婆離白佛知
如來信舍利弗等但爲眼見舍利弗目揵連
爲惡佛如是三語瞿婆離瞿婆離汝宜及時
悔心向舍利弗目揵連何以故此等梵行全

 

 

瞿婆離白佛知如來信彼人意淨但爲眼見
舍利弗目揵連爲惡時瞿婆離比丘佛三語
不受便從座起而去去不久身體生瘡狀如
芥子漸漸長大轉如豍豆行如大豆轉如雌

如棗核許轉如阿摩勒果轉如鞞路如百子瓠潰爛
一切身膿血流出時瞿婆離比丘即夜命斷
墮婆曇摩地獄即夜有一天來至佛所頭面
禮足在一面立白世尊言瞿婆離牧牛比丘起

惡意向舍利弗目揵連謗言犯梵行墮摩訶
婆曇摩地獄向佛世尊已禮足没還天上佛

 

告諸比丘昨夜有天來至我所頭面禮足在
一面住白我言瞿婆離比丘起惡意向舍利
弗目揵連謗言犯梵行死墮婆曇摩大地獄
此比丘因小事作大誹謗清淨比丘梵行若
比丘作是誹謗者僧伽婆尸沙時世尊告諸
比丘欲聞婆曇摩大地獄衆生壽命長短不
今正是時願世尊說婆曇摩大地獄諸比丘
聞當承受奉行譬如比丘摩竭大斗十二斛
胡麻子篅盛滿麻子上使成峯有人百年取
一麻子諸比丘尚可數知麻子之數無知阿

 

 

浮地獄人命不可數知如二十無實地獄不
如一空無實地獄如二十空無實地獄不如
一喚呼地獄如二十喚呼地獄不如一駛河
地獄如二十駛河地獄不如一須揵提地獄
如二十須揵提甚香地獄不如一摩頭揵提地

蒲萄酒香如二十摩頭揵提地獄不如一優婆
羅地獄如二十優婆羅地獄不如一拘勿豆
地獄如二十拘勿豆地獄不如一分陀離地
獄如二十分陀離地獄不如一婆曇摩地獄
彼瞿婆離比丘調達弟子謗舍利弗目揵連

而生其中

戒因縁經卷第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