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五
唐三藏法師義淨奉 制譯

爾時有三天人詣菩薩所見菩薩身遞相議
曰其一天云此喬答摩是黑沙門其二天云
此喬答摩黕色沙門第三天云非黑非黕是
蒼色沙門因天議故菩薩遂得三名菩薩所
有身上光色皆悉變没菩薩於是時中不曾
聽聞心中自生三種譬喻辯才所言三者一
者濕木有潤從水而出火鑚亦濕有人遠來
求火以濕火鑚鑚彼濕木欲使生火火無出

法若有沙門婆羅門身雖離欲心猶受染躭
欲躭愛著欲處欲悅欲伴欲有如是等常在
心中彼諸人等縱苦其身受諸極苦忍諸酸
毒受如此受非正智非正見不能得於無上
正道二者濕木有潤在於水邊有人遠來求
火以乾火鑚鑚其潤木雖欲得火火無然法
如是沙門婆羅門身雖離欲心猶愛染於諸
欲中躭欲愛欲著欲處欲悅欲伴欲有如是
過常在身心縱苦其身受於極苦忍諸酸毒
受如此受非正智非正見不能至於無上正

 

 

道三者朽爛之木無有津潤在於濕岸有人
求火雖以火鑚鑚之火無然法如是沙門婆
羅門身雖離欲心猶愛染受於苦受非正智
非正見不能得於無上正道菩薩爾時悟此
喻已自作是念我今應當日食一麻雖食一
麻常爲飢火之所燒逼其身肢節轉更羸瘦
爲飢火不息復日食一秔米飢火不息復日
食一拘羅猶還羸瘦日食一果豆猶還枯顇
復日食一甘豆猶尚枯瘦日食一大豆猶復
困顇爾時淨飯王聞此苦行懊惱啼泣及諸

 

宮人婇女脫身瓔珞敷草而坐亦復復日食
一麻一米及一豆等爾時耶輸陁羅以少食
故懷娠漸損王聞是事作如是念若菩薩苦
行不止耶輸陁羅更聞斯語必大憂惱其娠
墮落便至於死我今當設方便令不知苦菩
薩苦行時淨飯王告諸宮人其菩薩苦行勿
令耶輸陁羅知并勑徃來使者菩薩苦行無
令餘人耶輸知此事淨飯王雖從使者聞菩
薩行以諸方便告諸宮人菩薩今者已食菩
薩爾時所食一麻一米乃自念言今爲此法

 

 

非正智非正見不能得於無上之道我當別
修苦行食諸穢食復作是念食何穢食應取
新生犢子未喫草者之所糞尿作是念已便
取而食雖食此物仍令食力消盡然後復食
旣而食已便於屍林之下枕卧死人及諸枯
骨以上脅著地盖於兩足內念光相如是繫
念行住坐卧曾無蹔捨菩薩若坐有諸村野
男女見菩薩坐寂然而定手執草莖穿菩薩
耳穴左右而出如是戲笑去來抽挽便語菩
薩耳言看此坌土之鬼又復重言坌土之鬼

 

復以土塊瓦石擲菩薩身上斯等雖於菩薩
之身如是戲弄爾時菩薩不起恚心無麤惡
語菩薩如此難忍能受是時菩薩以發勤策
不息輕安身體未曾休廢習續正念意無疑
慮專心於定住三摩地爾時菩薩復作是念
諸有欲捨苦故勤修諸行我所受苦無人超
過此非正道非正智非正見非能至於無上
等覺菩薩復作是念何爲正道正智正見得
至無上正等菩提又作是念我自憶知住父
釋迦淨飯宮內檢校田里贍部樹下而坐捨

 

 

諸不善離欲惡法尋伺之中生諸寂靜得安
樂喜便獲初禪此應是道預流之行是正智
正見正等覺我今不能善修成就何以故爲
我羸弱然我應爲隨意喘息廣喫諸食飯豆
酥等以油摩體溫湯澡浴是時菩薩作是念
已便開諸根隨情喘息飲食諸味而不禁制
塗拭沐浴縱意而爲于時其五侍者互相謂
曰此沙門喬答摩懈怠懶惰而懷多事受用
無度斷惑錯亂今旣廣喫食飲豆酥油塗拭
澡浴今不能少許證獲必無所得便捨菩薩

 

漸次而行至婆羅痆斯仙人墮處施鹿園中
同作是願若世間有阿羅漢者我隨出家此
五人同住同行因名五衆菩薩爾時漸加飲
食身力強健即徃西那延彼有村主名爲軍
將將有二女一名歡喜二名歡喜力時此二
女先聞雪山南傍弶伽河側劫比羅仙住處
不遠劫比羅城釋迦衆中生一太子端正具
足衆相圓滿一切衆生見者喜悅相師占云
此兒若紹王位當得轉輪王此女聞已於十
二年中常守貞潔人間常法若有女人能守

 

 

貞潔滿十二年即合與轉輪王爲妃故彼二
女於十二年內不犯十惡滿十二年訖作是
思念我今於十二年中作清淨行訖應以十
六轉乳粥供養苦行仙人所謂十六轉者一
千牛乳飲一千牛復以一千飲五百復以五
百飲五百復以五百飲二百五十復以二百
五十飲二百五十復以二百五十飲一百二
十五復以一百二十五飲一百二十五復以
一百二十五飲六十四復以六十四飲六十
四復以六十四飲三十二復以三十二飲三

 

十二復以三十二飲十六復以十六飲十六
復以十六飲八復以八飲八復以八飲四作
是念已即取此乳玻瓈器中煑爲粥當煑之
時淨居諸天觀見菩薩食此粥已即成菩提
道我等應當助其威力即上將藥速得力者
置乳器中并衛護之當時粥現種種輪相時
有一外道名曰近行來見此粥有種種相作
是念云食此粥者必證無上智慧我應乞取
喫之念已便去粥旣熟已時彼外道却來告
二女曰我從遠來甚大飢乏今此乳粥可分

 

 

施我二女報曰我不與汝默然而去時二女
人從玻瓈器中瀉其乳粥於寳鉢中天帝釋
來立二女前梵天淨居天等以次遙立時彼
二女旣見帝釋在前而立即捧其乳鉢施與
帝釋帝釋報曰施勝我者二女問曰今誰勝
汝答曰彼梵天王爾時二女復持其乳施梵
天王梵天報曰施勝我者又復問曰誰勝如

汝答曰彼淨居天時此女人復以乳鉢奉淨
居天淨居天報曰施勝我者又復問曰誰勝
於汝答曰彼菩薩今見在泥連禪河洗浴爲

 

無力故不能得出彼人勝我汝當施與時二
女人即持其乳粥徃泥連禪河將施菩薩爾
時河岸有女樹神見菩薩虚羸不能上岸即
從樹出半身展手欲接菩薩問曰汝是何身
樹神答曰我是女人菩薩報曰我不能觸汝
可爲我低一樹枝我欲攀出時彼樹神即低
樹枝菩薩攀而得出便著衣服在於河岸樹
下而坐時二女人便持粥至曲躬恭敬奉施
菩薩菩薩以自他利故便受其粥又便問曰
兼此寳器緫能施不二女答曰聖者今緫奉

 

 

施菩薩爾時即喫其粥洗其寳鉢擲泥連河
中龍王便接其鉢入於龍宮釋提桓因旣而
見之化爲妙翅飛入龍宮恐嚇龍王奪鉢而
去於三十三天置一鉢塔以時供養
[]薩問[]

二女曰今汝施我欲有何願二女答曰聖者
有雪山南河側劫比羅城釋迦種中誕一太
子顏容殊妙人所喜見相師占之當爲轉輪
王我今以此功德願爲彼妃菩薩報曰彼之
太子不樂世欲今已出家二女報曰若已出
家不貪世欲以此功德當令彼人所願成就

 

便說頌曰
彼悉達太子  世間最勝人  若欲求所願

當令速成就
爾時菩薩見此二女說斯頌願已告二女曰
依汝所願時二女人聞菩薩此語禮足而退
菩薩因食乳粥氣力充盛六根滿實於泥連
禪河岸遊行觀察見清淨處將欲安止見孤
石山有雜華果莊嚴圍遶菩薩見已即登此
山平整石上結跏趺坐爾時此山忽自裂碎
菩薩起立作是疑念由我惡業尚不盡故令

 

山碎耶空中諸天觀知菩薩疑念此事即於
空中告菩薩曰世尊昔無惡業此是菩薩成
道常法善根功德充滿身心一切地力不能
勝載今之此地非是菩薩成菩提處一切大
地之力不能負載二種之人一者善最多者
二惡最多者菩薩善業甚多所以此山自然
摧碎今過泥連禪河東有金剛地彼處過現
未來諸如來等皆於其上得最勝智已得現
得當得菩薩聞已將徃其地舉足步步皆生
蓮華四大海水成蓮華池來迎菩薩足所履

地地皆振動如扣銅器有遮沙鳥及善瑞鹿
來遶菩薩主風雨之神調其清涼吹去塵穢

主雨之神微灑甘澤令囂埃不飛菩薩旣見
此相作是念云今見此相我於今日必成正
覺泥連禪河龍名伽陵伽以先業縁住此河

中兩目皆盲若佛出世眼即得明若佛滅後
其眼還盲聞地震聲疑佛出世從宮出看忽
見菩薩具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圓光一尋如
千日輝如大寳山周遍嚴飾龍王見已說頌
讃曰


 

曾見諸菩薩  成佛具威德  昔見與今見

二見無差別  我觀初行步  復覩左右相
能受世間供  今成佛無疑  又瞻披衣服

入於泥連河  河水變清淨  今成佛無疑
大堅固勇猛  行步如牛王  亦如人中王

今成佛無疑  上飛遮沙鳥  下有祥瑞鹿
身相甚端正  今成佛無疑  和風甚調暢

微雨從空下  鳥讃樹低枝  今成佛無疑
清淨光嚴相  猶如閻浮金  面端如滿月

今成佛無疑

龍王爾時讃菩薩已便入龍宮爾時菩薩聞
伽陵伽龍王讃已詣金剛地作是念云我應
須草于時帝釋知菩薩心即徃香山取彼柔
軟吉祥妙草即自變身作傭力者持吉祥草
至菩薩前菩薩見已即從乞之帝釋前跪奉
施菩薩旣得草已即詣菩提樹下欲敷草坐
草自右旋菩薩見此相已復自念云我於今
日證覺無疑即昇金剛座結跏趺坐猶如龍
王端嚴殊勝其心專定口作是言我今於此
不得盡諸漏者不起此座魔王常法有二種

 

 

幢一爲喜幢二爲憂幢其憂幢忽動魔王便
作是念今者憂幢忽動決有損害之事便諦
觀察乃見菩薩坐金剛座上復作是念此淨
飯子坐金剛座乃至未侵我境已來我先爲
其作諸障礙作是念已奮眉怒目著舍那衣
化爲小使者形詣菩薩前倉卒忙遽告菩薩
曰汝今云何安坐於此刼比城中被提婆達
多之所控握宮人婇女皆被汙辱諸釋種等
已爲殺戮是時菩薩有三種罪不善尋思一
者愛欲尋二者殺害尋三者毀損尋於耶輸

 

陁羅喬比迦彌迦遮所生愛欲尋於提婆達
多諸釋種等生毀損尋生此尋已便覺察曰
我今何故生此三種罪不善尋又便觀察知
是魔王來此惱我散亂爾時菩薩即生三種
善尋一出離尋二者不煞害尋三者不毀損
尋時天魔王復更告曰汝今何故坐於菩提
樹下菩薩答曰當證無上正智魔王復曰如
何得證無上正智菩薩答曰罪者汝且一度
祠會猶此縁故得於欲界天中自在成就況
我於無數刼中作無量百千拘胝那庾多祠

 

 

會爲利益有情故捨頭目手足血肉妻子男
女金銀諸珍爲證無上智故由是義故我何
不證無上正智我今決定證此無上正智菩
薩作此言已魔王復告曰然我一度祠會得
欲界自在天主汝今證知汝於三無數劫中
作無量拘胝那庾多百千祠會爲利益有情
故捨頭目手足血肉妻子男女金銀諸珍爲
求無上正智故誰證汝爾時世尊舉輪萬網
縵無量福生慰喻一切恐怖手指於大地曰
此當證我如於三阿僧祇劫中作無量拘胝

 

那庾多百千祠會爲利益有情故捨頭目手
足血肉妻子金銀諸珍實不虚者當自證我
是時地神從地湧出合掌而發聲曰罪者如
是如是如世尊言實不虚也作是語已時魔
王罪者內懷羞愧默然而住顏容顦顇而失
威德心懷煩惱作是念云我今作是方便不
能令淨飯子有少損壞今當別設異計爲其
障礙念已便去時彼魔王先有三女姿容妖
艷皆悉殊絶一名爲貪二名爲欲三名爲愛
著種種天衣莊嚴其身令徃菩薩所至菩薩

 

 

前作諸諂曲擬生惑亂菩薩見已化此三女
皆成老母即便還去魔王見此更增煩惱以
手搘頰諦思是事我復云何令此淨飯之子
生於障礙即遣三十六拘胝魔兵象頭馬頭
駞頭驢頭鹿頭牛頭猪頭狗頭獯鶘頭鼠狼
頭獼猴頭野狐頭師子頭虎頭等如是
[守虫][奇怪]

種種頭兵或執[]戟或執弓箭或執鉞斧或[]

執輪刀或執羂索或執斤斵如是種種器仗
來向菩薩魔王自執弓箭欲射菩薩菩薩見
已作是念凡所闘諍皆求伴侶我今與此欲

 

界王諍豈不覓伴復更思念我今覓除障礙
方便時魔兵衆即發諸刄同擊菩薩菩薩爾
時入大慈三摩地時魔兵刄皆變成青黃赤
白雜色蓮華菩薩左右前後彼時魔王復騰
空中雨諸塵土而此塵土變成沉檀粖香及
作諸華墮菩薩上魔王復於空中放諸毒蜂
雨金剛石淨居諸天化爲葉屋以蓋菩薩毒

[ ]石雨皆不得損魔王見已復作是念我能[]

幾時圍遶嬈亂凡諸聲者能破三摩地我今
應變菩提樹葉令爲頗胝迦復令風吹相皷

 

 

作聲彼若聞聲心不能定作是念已即爲此
事時菩提葉相皷作聲菩薩聞已不能專定
時淨居遙見是事念言我今應助菩薩爾時
諸天皆來至菩提樹各各把葉不令葉動時
彼魔軍猶不肯散淨居天等作是念此罪魔
[]惱菩薩尚不退息即以神力擲諸魔王[]

鐵圍山上爾時住優樓頻螺聚落於泥連禪
河菩提樹下坐於妙覺分法中常不斷絶修
習加行而住於初夜分中神境智現證通成
就所謂一中變爲無量無量中變爲一或隱

 

或現椈壑峇s得無罣礙如虚空中出没大
地如遊於水地相如故或趺坐虚空如居大
地或遊騰虚空如鳥飛翥日月有大威德或
復舉手而捫摩之乃至來徃梵天身皆自在

爾時魔王復作是念諸禪定中唯聲能爲障
礙我應作聲即與三萬六千拘胝魔鬼神等
遙吼大聲菩薩爲此聲故爲十二踰膳那迦
覃娑樹林由此林故不聞彼聲菩薩復作是

念我應修天耳智證通心天及人聲皆悉得
聞菩薩超過人耳以淨天耳人非人聲若近

 

 

若遠無不曉了菩薩念云魔王三萬六千拘
胝眷屬中彼誰於我起於惡心我何得知菩
薩復念我如何證他心智即於夜中便得證
悟如於有情所發尋伺心及心心所欲不欲
心瞋不瞋心癡不癡心廣不廣心息心攝心
憍慢不憍慢心寂靜不寂靜心定心不定心
散心不散心如實了知旣知是已復更念云
此魔軍中從昔已來誰是父親誰是母親誰
是怨害誰爲親友如何得知復更念云我今
應修宿命智方得了悟於夜分中精勤存念

 

修宿命智便得曉了從昔已來種種諸事所
謂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百
生千生乃至無量百千萬生一劫生二劫生
成劫生壞劫生乃至無數劫生應念了知彼
人姓某名某及已所生之處族姓種類及有
食噉苦樂等事皆悉了悟如是長命如是久
住壽命長短彼滅此生所有相貌方處種種
無量雜類靡不盡知菩薩作念念此魔軍誰
墮惡趣誰墮善趣如何得知復作是念應以
生滅智通方知是事菩薩於中夜分修滅智

 

 

通便得天眼清淨超越人間以此天眼見諸
衆生死者生者端正者醜陋者富貴者下劣
者徃善道者徃惡道者作善業者作惡業者
決定明了復知一一衆生身口意業作諸惡
事誹謗聖者或染著邪見或作邪見業由斯
業故從此没後墮惡趣中或見衆生於身口
意作諸善業恭敬賢聖行正見由此業故從
此没後生善趣中皆悉明了菩薩復作是念
一切有情由彼欲漏有漏無明漏輪轉苦海
如何得免復更念云唯證無漏智通能斷此

 

事菩薩爾時爲是義故菩提樹下於夜分中
常以相應習成熟專心於覺分法中而住發
心爲證無漏智通即於苦諦如實了知集滅
道諦亦復如是證斯道已於欲漏有漏無明
漏心得解脫旣得解脫證諸漏盡智我生已
盡梵行已立應作已作不受後有即證菩提
彼中謂見覺分菩提世尊所作已辦即入火
界三摩地此時菩薩以慈器仗降伏三十六
拘胝魔軍證無上智了時魔王罪者弓從手
[]便倒地宮殿皆動魔王與諸三十六拘[]

 

 

胝眷屬心生懊惱而懷悔恨便自隱没徃劫
比羅城告衆人曰釋迦牟尼菩薩修諸苦行
登金剛座於草鋪上今已捨命時淨飯王及
諸宮人群臣百寮聞是語已大苦惱心如火
所燒城中人衆及喬比迦等三大夫人念菩
薩德悶絶躃地以水灑面良久乃蘇悲泣哽
咽不能自止左右侍女勸喻裁抑如是種種
歎責無量時淨信天見魔欺妄復知如來已
成妙智心生歡喜便普告曰諸人當知釋迦
牟尼今不捨命見證無上正智時淨飯王及

 

諸眷屬并劫比羅城人衆聞此語已不勝歡
躍時耶輸陁羅聞世尊菩薩證無上智生喜
悅曰誕一息斛飯王亦生一息于時月蝕淨
飯王見此盛事甚大歡喜慶悅充滿即勑城
中除去瓦礫以栴檀香水遍灑於地四衢道
中置於香鑪然諸名香懸綵旛蓋滿於街路
以鮮潔華周布地上於四城門及街衢中立
壇施處於時於東門施會沙門婆羅門外道
梵志貧窮孤獨慳貪乞求如此等類皆悉施
與南西北門及城中街衢亦復如是會諸群

 

 

臣爲耶輸陁羅所生之息而立其名內宮侍
女前白王曰此子生時羅怙障月因此應以
爲羅怙羅時斛飯王爲其子故廣施如上亦
會親屬與子立名問諸人曰此子當立何名
字親屬報曰此子生日劫比羅城人衆歡喜
可名此子爲阿難陁時淨飯王觀羅怙羅而
作是言此非我釋迦牟尼所生之子時耶輸
陁羅聞王此語深懷恐懼即携羅怙羅徃菩
薩澡洗池邊有一大石先是菩薩力戲之石
以羅怙羅置此石上合掌誓曰此兒若是菩

 

薩親生子放於池中不生沉没若非菩薩親
生子者入水即没作是願已即抱其石并羅
怙羅拋於池中石便浮水時羅怙羅落在中
坐於石上如輕線在水隨波來去曾不沉没
淨飯王聞已生希有心將諸群臣圍遶侍衛
至彼池傍見羅怙羅在於池中坐浮石上歡
欣喜悅時淨飯王自入池中抱羅怙羅其石
便没還於宮中倍加愛育初菩薩以慈器仗
降伏三萬六千拘胝魔衆已證無上正智于
時大地震動普遍世界悉皆光明所有大地

 

 

黑暗之處日月威光不能除者蒙佛此光皆
得明徹其中衆生忽得相見遞相言曰非獨
我等生於此間更有衆生生於此處即攝頌

四種觸池 父子和合 釋迦出家 護河神禮
爾時梵界有二天子觀見世尊坐菩提樹下
共相議曰今佛世尊住嗢律泥連禪河岸菩
提樹下初成正覺入火界三摩地經於七日
今猶在定我等當共詣如來所香華供養各
說二頌歎佛作是議已如力士屈伸臂[][?]

至菩提樹下在世尊前頂禮雙足其一天子
說頌請曰
起起大慈悲  怨賊今退散  無罪大商主

應遊行世間  說善遊勝法  廣施諸實義
無量諸衆生  聞法皆受持
第二天子復說頌請曰
起起大慈悲  怨賊今退散  一切垢已除

應遊行世間  身心旣清淨  如彼圓滿月
無量諸衆生  聞法皆受持
爾時天子說此頌已禮佛而去爾時世尊從

 

 

三摩地起說頌曰
欲界諸安樂  色界諸安樂  貪欲煩惱盡

此安樂最勝  我今捨重擔  永離於負重
有擔受多苦  捨擔即安樂  一切欲已捨

一切行已成  一切法已知  此人不復生
世尊在三摩地於七日中旣斷煩惱受解脫
樂無人供養不飲不食無飢渴想爾時有二
商主一名黃瓜二名村落各有百兩車及多
人衆共爲興販路由佛所時二商主先有知
識命過生天顧於商人作如是念今佛在菩

提樹下七日入定斷諸煩惱受解脫樂無人
供養我今應令此二商主爲最初供養於多
世中受諸功德今宜勸爲此事爲知識故作
是念已於夜分中放大光明燭五百車現其
半身在虚空中告二商曰汝今當知釋迦牟
尼世尊在寬廣泥連禪河菩提樹下初成正
覺於七日中解脫煩惱受彼安樂不飲不食
無人供養汝等二人事速供養爲最初供養
獲大利益作此語已遂便隱没時二商主聞
此語已共相議曰我等當知世尊威德甚奇

 

今天爲彼來告我等令使供養作是議已於
佛世尊深心敬仰持諸供物酪漿麨蜜徃世
尊所到已禮足在一面立白世尊曰我等二
人多持酪漿麨蜜來奉世尊願見哀慈納我
微供爾時世尊而作是念我今不可同諸外
道以手受食尋念過去諸佛爲益有情如何
而受時清淨天空中告曰世尊當知過去如
來爲有情故持鉢而食世尊亦知其事如是
於時世尊旣先無鉢即自邀祈我若得鉢然
後受食時四天王知世尊心願各持一石鉢

而來奉佛然此石鉢清淨輕妙周遍細密形
色端嚴非人所作時四天王旣各持鉢至世
尊所頂禮佛足在一面立白佛言世尊我等
各從石山持此石鉢來奉世尊唯願慈悲垂
哀納受爾時世尊作是念云今此四王各持
石鉢以施於我我若取一餘天怨望乃至二
三亦復如是我今應可緫納受之以我神通
合成一鉢將適衆願作是念已便受四鉢以
佛神力重疊內之遂成一鉢便持此鉢爲益
有情故受商主供旣受供已即爲商主說諸

 

呪願頌曰
所爲布施者  必獲其利益  若爲樂布施

後必得安樂  福能招樂果  所願皆成就
疾得圓寂處  當證涅槃樂  勤修福德人

所有諸灾橫  及以天魔衆  皆不能侵惱
若發勇猛者  具聖慧能施  當盡苦海邊

必得無爲樂
爾時四天王及二商主聞此頌已甚生欣慶
禮足而去爾時世尊持此石鉢於泥連禪河
岸以水泥壇如法而食食已還菩提樹下收

鉢洗足以麨酪漿蜜性冷故爾時世尊患於
風氣魔王見佛患冷風氣來詣佛所頂禮佛
足白佛言世尊涅槃時至何用久住於世可
早入涅槃世尊知爲魔王所惱告言汝罪魔
王我未入涅槃何以故我未有聲聞弟子聦

明智慧若有他問如法而答善破異論廣建
正法具足四部苾芻苾芻尼鄔波索迦鄔波

斯迦上天下界及諸十方廣知我法修諸梵
行悉皆了知若未如此我未入涅槃魔王聞
佛此語心生懊惱隱身而去釋提桓因見佛

 

 

世尊患於風氣即徃贍部樹下遠有訶梨勒
林於其林中取色香美味具足者訶梨勒果
速詣佛所頂禮佛足在一面立白佛言我見
世尊身患風氣故取訶梨勒果今以奉施若
食此果風氣即除惟願世尊受我此藥爾時
世尊便受服之所患尋愈爾時世尊所患旣
差從菩提樹下起徃牟枝磷陁龍王池邊坐
一樹下念三摩地時此池合有七日雨下牟
枝磷陁龍王知七日雨下不絶從池而出以
身遶佛七帀引頭覆佛頭上何以故恐佛世

 

尊冷熱不調諸蜂蠅等蟲惱亂世尊時此龍
王過七日中見雨止已方解其身變作天身
頂禮世尊足白佛言世尊於此七日之中頗
安隱不我身麤弊應無亂惱願見歡喜爾時
世尊即說頌曰

知足果安樂  多聞者知法  不害於衆生

人間大慈悲  能除世欲樂  諸惡皆遠離
我慢悉摧伏  斯人最安樂
佛說頌已時彼龍王頂禮世尊還本住處爾

時世尊復從池邊還菩提樹下於草敷上端

 

 

身結跏如法而坐觀十二縁生循環返復所
謂此有彼生無明縁行行縁識識縁名色名
色縁六處六處縁觸觸縁受受縁愛愛縁取
取縁有有縁生生縁老死憂悲苦惱此滅故
彼滅無明滅則行滅行滅則識滅識滅則名
色滅名色滅則六處滅六處滅則觸滅觸滅
則受滅受滅則愛滅愛滅則取滅取滅則有
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老死憂悲苦惱滅爾
時世尊於七日間入三摩地已起而說頌曰

若此法能生  佛常在於定  若能知因法

 

彼義滅一切  若此法能生  佛常在於定
若能知因苦  彼義滅一切  若此法能生

佛常在於定  若能滅受盡  彼義滅一切
若此法能生  佛常在於定  若能滅縁盡

彼義滅一切  若此法能生  佛常在於定
若能滅諸漏  彼義滅一切  若此法能生

佛常在於定  普照於世間  如日在空
若此法能生  佛常在於定  降伏諸魔軍

佛能斷鈎鎻
爾時世尊作是念已我得甚深之法難見能

 

見難知能知不可思惟難可思惟其義微妙
唯有智者能知此法若爲他說彼亦能解我

法虚授徒自疲勞益我愁惱我今應獨於寂
靜處我所見法安樂境界思惟而住爾時世
尊如上思惟止心住已不念說法時娑婆世
界主梵天王知佛心念即自思惟此世間敗
壞諸衆生等於彼苦境不能解脫今時如來
應正遍知出現世間難逢難遇如烏曇鉢羅
華佛今出世樂自寂靜不念說法我今應徃
請佛作此念已如大力士屈伸臂頃從梵天

 

没至世尊前頂禮佛足在一面立即說頌曰
快哉今此摩揭陁  而現未曾淨妙法
於諸法中覺悟者  惟願當開甘露門

世尊復以說伽他曰
我所得法甚難遇  能令有海悉無餘
少智愚人痚f流  由欲牽纏鎭漂没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