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下一頁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一
唐三藏法師義淨奉制譯

爾時薄伽梵在劫比羅城尼俱律陁園中與
大苾芻衆俱時此城中諸釋迦子咸共集會
坐於一處共相謂曰若有人來問我等言釋
迦種族誰爲最初從何時生有何繼嗣尊貴
胄族有此問者我云何答然我未知如是次
第我等宜共詣世尊所問知此事如佛所說
我當奉持作是議已諸釋子等徃詣佛所頂
禮佛足遶佛三匝在一面坐合掌向佛具陳

上事白言世尊白言世尊若有人問我釋迦
種從何時生誰最爲先誰爲尊貴有何胄族
云何而答爲如是事故來請問惟願世尊哀
愍爲說如佛所教我當奉持爾時世尊聞此
語已默然思惟若我自說釋迦種族有尊貴
者恐諸外道謗言沙門喬答摩自讃釋種族
望尊高復生是念我弟子中誰能說此釋迦
族者知大目連善說斯事告目連曰我今入
定汝爲釋種說其因縁目連默然受佛教勑
爾時世尊取僧伽胝衣四疊枕頭右脅而卧

 

 

兩足相重作光明想正念起想如是作意於
時具壽大目乾連而作是念我今可入如是
定中思惟觀察知釋迦種族即於衆前而昇
高座結跏趺坐告諸釋曰仁今諦聽此之世
界初成之時爾時大地爲一海水由風鼓激
和合一類猶如熟乳旣其冷已有凝結生其
海水上亦復如是上有地味色香美味悉皆
具足此界成時一類有情福命俱盡從光音
天殁而來生此諸根具足身有光耀乗空徃
來喜樂爲食長壽而住時此世界無有日月

 

星辰晝夜時節亦莫能辨男女貴賤但相喚
言薩埵薩埵是時衆中有一有情禀情躭嗜
忽以指端甞彼地味隨甞之時情生愛著隨
愛著故段食是資爾時方名初受段食諸餘
有情見此食時即相學食旣食味已身漸堅
重光明隱没悉皆幽暗由此食量不調停故
形色損減由色減故互相告曰我形光悅汝
形損減彼光悅者恃形色故遂生憍慢起不
善根縁不善故地味遂滅地味滅已是諸有
情共相聚集互生怨歎悲啼愁惱作如是語

 

 

奇哉善味一說如今世人曾食美食後常憶
念先時香味便作是言奇哉美味奇哉美味
雖作是言然猶不識其義好惡縁何故說地
味減没有情業故地餅即現色香美味悉皆
具足如金色華如新熟蜜食此地餅長壽而
住若有食者身有光明因相輕慢廣如前說
乃至地餅皆没時諸有情共集一處愁惱相
視作如是語苦哉苦哉我昔曾遭如是惡事
是諸有情地餅没時亦復如是然不知此所
詮何義仁等當知地餅没已時諸有情由福

 

力故有林藤出色香味具如雍菜華如新熟
蜜食此林藤長壽而住若少食者身有光明
因相輕慢廣如前說乃至林藤没故時諸有
情共集一處憂愁相視作如是語汝離我前
汝離我前猶如有人極相瞋恨不許當前廣
如上說林藤没已時諸有情有妙香稻不種
自生無糠穢長四指旦暮收刈苗即隨生至
暮旦時米便成熟雖復數取而無異狀以此
充食長壽而住時彼有情由段食故滓穢在
身爲欲蠲除便成二道由斯遂有男女根生

 

 

便相染著故遂相親近因造非法諸餘有情
見此事時競以糞掃瓦石而棄擲之作如是
語汝是可惡有情作此非法咄哉汝今何故
汙辱有情始從一宿乃至七宿不共同居擯
於衆外猶如今日初爲嫁娶皆以香華雜物
而散擲之願言常得安樂仁等當知昔時非
法今時爲法昔時非律今時爲律昔時嫌賤
今爲美妙由彼時人驅擯出故樂行惡者遂
共聚集造立房舍覆蔽其身而作非法此爲
最初營立家宅便有家室諸仁當知昔因貪

 

婬故造立屋舍彼如法作不非法作此非法
爲法彼諸有情若日暮時若日朝時由飢取
稻每日充足不令餘殘有一有情爲慵嬾故
旦起取稻遂乃兼將暮時稻來至其暮時有
一同伴喚共取稻此人報曰汝自取去我旦
來取稻已兼兩時糧訖汝應自去我不繁去
時彼同伴聞斯語已心便讃曰此亦大好我
今取時亦兼三日糧稻來耳爾時別有一伴
聞此語已復言我取三日稻來復有一伴聞
此語已復言我取七日稻來即將七日稻歸

 

 

復有一伴來喚其人共相取稻其人報曰我
先已取七日稻訖無繁更去彼人聞已心復
歡喜唱言此是好便我今日去取若半月或
一月稻來如是漸漸倍於前數由此貪心日
增盛故遂令稻中生諸糠穢先初之時朝刈
暮生暮刈朝生其實尚好以貪愛故一刈之
後更不再生設生之時其實漸惡於是諸人
競來收採或有遺餘漸漸小惡時諸有情復
集一處更相悲歎曰我等昔時身體光悅飛
騰自在端嚴具足歡喜充食後以地味爲食

 

猶得香好食爲地味多故我等諸人身即堅
重光明遂滅神通便謝因遇種種暗損之事
諸人悲泣感生日月星辰廣如上說食多之
者身已轉暗食少之者身猶光悅此二食故
遂成二種顏狀由此二種顏狀故遞相輕賤
曰我是端正汝是醜陋因此諸人互相輕毀
展轉生不善心故爾時地味並皆滅盡諸人
悲歎後生地餅色香美味悉皆具足我等食
之長壽而住食多之者身光轉暗食少之者
身猶光悅由此二種顏狀故遂成二種好惡

 

 

之類乃至遞相輕毀由輕毀故展轉各生不
善心故地餅盡滅我等悲惱如是縁故復生
林藤色香美味亦皆具足我等食之年壽長
遠而住於世食多之者身光損暗食少之者
身猶光悅乃至林藤滅故復生稻穀不種自
生無諸糠穢如四指長香味具足我等食之
身體充盛食此稻者年壽長遠久住於世以
貪心積聚故其稻小惡糠穢轉盛其稻無力
採收不生或有遺餘諸人見已更相告曰我
等分取地界爾時封量地段疆界各各分之

 

此是汝地此是我地因此義故世間田地始
爲耕種遂立疆畔又一有情雖自有田私盜
他穀一有情見而告之曰汝今何故取他稻
穀此一度盜後更勿爲然其有情盜意不息
於第二日及第三日亦復盜將衆人見之而
復告曰汝前三度私盜頻勸不休有諸有情
便行推拓徃詣衆中具陳上事衆共告曰汝
自有田何以三度盜他田穀勸此語已便即
放之其盜稻者告大衆曰此有情等爲少稻
穀今故推我對於大衆毀辱於我大衆復告

 

 

何以爲少稻穀捉有情摧毀對衆辱之後不
應然因此盜故遞相毀辱由此縁故大衆共
集遞相告曰汝等具見此事爲盜他穀對衆
遞相毀辱不知二人是誰有罪我等意欲衆
中揀一有情顏色端正形容具足智慧通達
立爲地主有過者治罰無過者養育我等衆
人所種之田各各依法六分之中與其一分
爾時衆中揀得如上具足德人便即立爲地
主爾時衆人告地主言衆中若有犯者請如
法治罰若無犯者應當養育我等衆人所種

 

之田各各依法六分之中與其一分由此因
縁立爲地主爾時地主見彼諸人若有過者
如法治罰若無犯者如法養育爾時衆人所
種之田各各依法六分之中與其一分衆旣
同意立爲地主故得大同意名能擁護劣弱
故得剎帝利名如法治國能令一切衆生歡
喜戒行智慧故號爲大同意王其王立時衆
人相呼爲有情大同意王有息名意樂即位
爲王爾時有情號爲近來意樂王有息名爲
善德復次仁等善德王時一切有情號爲黶

 

 

子善德王有息名爲最勝善即立爲王彼時
有情號爲雲咽最勝善王有息名爲長淨即
立爲王彼時有情號爲多羅尚伽長淨王頂
上有一瘡疱柔軟猶如細綿疊華雖復增長
未曾痛惱後漸熟破出一童子顏貌端正具
三十二大丈夫相莊嚴其身從頂上生故名
爲頂生時長淨
王六萬夫人爾時父王將頂

生入於後宮時六萬夫人見頂生已各生愛

念乳皆流出咸白王言我養我養[]此義故[]

復名持養即立爲王彼時有情咸皆思惟互

 

相諮議分別好惡各習一藝時彼有情審思
量故未努沙如前六王壽無量歲久住於世
爾時持養王右
[ ]有一瘡疱柔軟如綿疊華

雖復增長未曾痛惱後漸熟破生一童子形
貌端正具三十二大丈夫相莊嚴其身以端
正故名爲端嚴即立爲王有大威力王四大
洲得大自在時端嚴王左
[ ]忽有瘡疱其瘡

柔軟如綿疊華雖復增長未曾痛惱後漸熟
破生一童子形貌端嚴有三十二大丈夫相
莊嚴其身爲近王端嚴故名爲近端嚴即立

 

 

爲王亦有威力王三大洲風化自在其近端
嚴王右足上忽生瘡疱其瘡柔軟如綿疊華
雖日增長而不痛惱後漸熟破生一童子形
貌端正有三十二大丈夫相莊嚴其身以右
足生故名端嚴足生即立爲王威德自在王
二大洲時端嚴足王左足上忽生瘡疱其瘡
柔軟如綿疊華雖日增長而不痛惱後漸熟
破生一童子形容端正具三十二大丈夫相
莊嚴其身以右足生端嚴故名極端嚴即立

爲王威德自在王一大洲此大同意王息名

意樂意樂王息名善德善德王息名最勝最
勝王息名長淨長淨王息名持養持養王息
名端嚴端嚴王息名近端嚴近端嚴王息名
有端嚴有端嚴王息名極端嚴極端嚴王息
名愛樂愛樂王息名善樂善樂王息名能捨
能捨王息名爲堅捨堅捨王息名爲攴車攴
車王息名爲嚴車嚴車王息名爲小海小海
王有息名爲中海中海王有息名爲大海大
海王有息名爲瑞鳥瑞鳥王息名爲大瑞鳥
大瑞鳥王有息名香草香草王息名爲近香

 

 

草近香草有息名爲大香草大香草有息名
爲善見善見有息名爲大善見大善見有息
名爲極愛極愛有息名爲大愛大愛有息名
爲妙聲妙聲有息名爲大妙聲大妙聲有息
名爲作光作光有息名爲有威有威有息名
爲廣大廣大有息名爲大彌樓大彌樓有息
名爲有彌樓有彌樓有息名爲廣惠廣惠有
息名爲艷光艷光有息名爲有艷有艷有息
名爲有大艷有大艷王其有大艷王息孫曾
孫玄孫等於富多羅城子孫更生至于百代

 

其最後王名爲調怨爲能調伏怨敵故名爲
調怨王調怨王於無闘城中子孫更生乃至
五萬四千代於其城中正法化世其最後王
名爲無能勝於婆羅痆斯城子孫更王至於
六萬三代於其城中正法化世其最後王名
爲難當難當王昔於金毗羅城中子孫更王
乃至八萬四千代彼最後王名爲梵授復次
諸人梵授王於象造城中子孫更王乃至三
萬二千代正法化世其最後王名爲象授象
授王於削石城中子孫更王乃至經五千代

 

 

其最後王名爲及時王及時王於廣肩胷城
中子孫更王經三萬二千代正法化世其最
後王名爲童勝力復次勝力王於無勝城中
子孫更王乃至經三萬二千代正法化世其
最後王名爲上勝復次其上勝王於妙童女
城中子孫更王乃至經一萬二千代正法化
世其最後王名爲勝軍復次諸仁勝軍王於
瞻婆城中子孫更王乃至經一萬八千代正
法化世其最後王名爲龍天復次仁等其龍
天王於末利城中子孫更王乃至經二萬五

 

千代正法化世其最後王名爲人天復次仁
等其人天王於多摩栗坻城中子孫更王乃
至一萬二千代正法化世其最後王名爲海
天復次諸仁海天王於歡喜城中子孫更王
乃至一萬八千代正法化世其最後王名爲
善惠復
[]仁等善惠王於王舍城中子孫更[]

王二萬五千代正法化世其最後王名爲除
闇復次諸仁除闇王却於婆羅痆斯城中子
孫更王乃至一百代正法化世其最後王名
爲大帝軍復次諸仁大帝軍王於俱尸那城

 

 

中子孫更王乃至八萬四千代正法化世其
最後王名爲海神復次諸仁其海神王於布
多羅城中子孫更王乃至一千代正法化世
其最後王名曰修行復次諸仁其修行王復
於俱尸那城中子孫更王乃至八萬四千代
正法化世其最後王名爲廣面復次諸仁其
廣面王復於婆羅痆斯子孫相承乃至十萬
代正法化人其最後王名爲地主復次諸仁
其地主王復於無戰城中子孫相承乃至一
千代其最後王名持大地如法化人復次諸

 

仁其持地王於彌耻羅城中子孫相承乃至
八萬四千代正法化世其最後王名爲大天
復次諸仁其大天王復於彌恥羅城中子孫
相承八萬四千代皆名大天並得仙通及修
戒行正法化人其最後王名爲你彌你王有
息名正謝王其王有息名堅次名佉努次近
佉努次名有佉努次名極佉努次名善見次
名正見次名軍聽次名梧了次名大梧次名
梧軍次名無憂次名離憂次名續果次名善
合次名大聲次名煞大聲次名明旦次名坊

 

 

王次名闘戰次名生怖次名慶喜次名鏡門
次名能生次名怖生次名最勝次名飲食次
名難勝次名多飲食次名極難勝次名安立
次名善立次名大力次名勝大力次名善惠
次名勝堅固次名十弓次名百弓次名新弓
次名妙色弓次名勝弓次名堅弓次名十
[ ]

次名百[ ]次名千[ ]次名妙色[ ]次名牢[ ]

復次諸仁牢[ ]王於善護城中子孫相承七

萬七千代彼最後王號果仙王復次諸人果
仙王有息名龍護龍護復於婆羅痆斯城子

 

孫相承一百一代彼最後王名吉枳爾時迦
葉波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

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薄伽梵出興於
世時彼釋迦牟尼菩薩於迦葉佛所發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淨修梵行生覩史多天
復次諸仁吉枳王有息名善生王復次諸仁
善生王復於補多羅城子孫相承一百一代
彼最後王名耳生復次諸仁耳生王有二息
一名喬答摩一名波羅墮闍彼喬答摩念欲
出家波羅墮闍念爲國王喬答摩見其父王

 

 

非法爲法法爲非法治化國務便作是念若
父王没我當爲王法爲非法非法爲法如是
治國我當墮地獄旣有此難我當云何設何
方便而得出家得免斯苦作是念已詣父王
所頂禮合掌白父王言大王當知我欲出家
趣於非家王告子言若義利故多有人捨施
財物供養天神事火苦行求國王位汝今已
得我捨命已汝當紹位何故汝今捨此而去
喬答摩白言我見國王非法爲法法爲非法
由此罪業當墮地獄我今怖畏願求出家大

 

王慈悲從我此願爾時彼王知其子心畢欲
出家即便告言我今放汝隨意而去時彼王
子聞此語已心大歡喜去斯不遠有一仙人
名曰黑色時彼王子拜跪父王及諸眷屬辤
別而去詣黑色仙所如法胡跪頂禮雙足白

仙人言我欲出家時彼仙人即便聽許時彼

王子旣出家已而求果子樹皮樹根以充資
養世便號爲喬答摩仙爾時父王便即捨命
第二王子波羅墮闍即立爲王爾時喬答摩
仙因畯鼓G子及諸樹葉遂便得病白鄔波

 

 

馱耶言我今欲於入聚落中而乞飲食黑仙
報曰仙人有法所謂守護六根遠離六境若
在山谷或入聚落無有所畏汝若能持如是
仙法隨意而去可近補多羅城造作草舍依
之而住爾時喬答摩頂禮親教辤別而去詣
補多羅城於一閑林造作草屋乞食自活爾
時補多羅城有一婬女名曰招賢形貌端正
衆所愛著時有一不善人名蜜捺羅由婬貪
心將諸瓔珞及以妙衣送與彼女須擬迎取
時彼女人著諸瓔珞及以妙衣欲出徃彼時

 

彼門邊見有一人持五百銀錢與彼女人便
作是言汝來汝來共汝遊戲彼女思念我今
得五百銀錢何爲不取我若不取即不應理
即取錢已與彼遊戲爾時婬女使從女人徃
詣蜜捺羅所而作是言我未莊飾少時即來
彼侍從女奉此語已詣蜜捺羅所具陳上事
時銀錢主別有餘事須臾即去爾時婬女復
作是念此人已去欲徃先處時亦不晚告從
女曰詣蜜捺羅所作如是言我莊飾了未審
與我何處園林而可相見時彼從女奉此語

 

 

已詣彼蜜捺羅所具陳上事時蜜捺羅報曰
汝癡婦女人或言未莊飾或言莊飾了時彼
使女先於大家有所嫌恨便告彼曰我之大
家非未莊飾適欲以汝瓔珞及衣莊飾其身
別看餘婿時蜜捺羅聞此語已欲心便息而
生害意便告從女言汝報婬女莊飾旣了來
某園林時彼從女詣婬女所具陳上事時彼
婬女聞此語已莊飾瓔珞徃詣彼林見蜜捺
羅蜜捺羅便即嗔曰咄哉婬女云何持我瓔
珞妙衣別看餘婿婬女報曰聖子女人常有

 

如是過失願恕其過時蜜捺羅即發忿恨便
拔利刀煞彼婬女時彼從女即唱是言賊賊
煞我大家衆人聞已皆集其所爾時園中有
喬答摩仙於草屋坐時蜜捺羅見衆集已心
生怖畏無處可避遂將血刀徃仙人處置草
屋前隨衆而立爾時衆人見彼死女尋逐蹤
跡於草屋前見其血刀即捉仙人便作是言
汝是仙形云何而作如是惡業時仙報曰我
有何咎衆人告曰汝與女人行於非法復煞
彼命仙人報曰我實不作如是惡業衆人不

 

 

信便即捉縛將至王所白大王言此人與彼
婬女共行非法便煞彼女王聞此言更不審
問令將其仙坐尖木上以其赤鬘著於頭上
令彼旃陁羅人身著青衣各執利刀周帀圍
遶將彼仙人擊皷宣示巡行城內告諸人曰
當知彼仙犯如此罪從南門出而擲仙人於
尖木上時黑色仙來覓此仙不知住在處處
求覓乃見被擲在尖木上情甚悲傷懊惱啼
泣問曰汝因何事遇如此苦時喬答摩哽咽
悲泣曰鄔波馱耶曰此是先業孰能避脫鄔

 

波馱耶告曰善子汝今被傷於諸法行身心
退不彼報師曰我今身雖被傷心無損害親
教告曰我何得知彼報師曰我發實語曾不
妄言若我心行實不改者願鄔波馱耶黑色
變作金色發此語已而彼仙人變爲金色四
方傳告黑仙變爲金色其師見斯實願心生
恠喜歎爲希有時喬答摩仙復白師曰我今
捨命當得何道師答曰善子如外道眞婆羅
門法說無子者不得善道汝有子不答曰我

昔於宮內爲童子時意樂修道便捨家宅常

 

修梵行從何得子教師告曰若如此者當念
過去時事答曰我今被傷極至酸痛節節肢
肢如被刀割唯念捨命如何更有而起餘想
時彼親教師以神通力興大風雨沐喬答摩
身其所苦痛遂得蘇息念徃昔婬欲之事於
是身中遂有兩滴精血從身落地以業力故
便成兩卵如餘經中說有四種不思議事一
者諸佛境界不思議二者龍不思議三者世
間心意不思議四者一切有情業異熟力不
思議彼業力遂成於卵其卵得日光暖故漸

 

漸成[]各生一童子去其生處不遠有一甘[]

蔗園其二童子遂遊彼園內以福力故顏容
日盛其喬答摩被日光炙遂便命終爾時變
金色仙人於明旦時來看喬答摩見其命故
復見地上
[]破尋童子跡至甘蔗園中見其[]

童子爾時仙人入定觀察此二童子從何時
來是誰之子即知是彼喬答摩體胤便生愛
念將二童子還其住處每日撫養漸漸長大
即便立名號曰暖生因此稱爲日種復縁喬
答摩體胤故亦名喬答摩從本身生故名身

 

 

生復於甘蔗園中得故亦名甘蔗種由此四
縁故有此四號復於異時波羅墮闍王無子
身死諸臣共議王恐無子令誰繼嗣而有臣
曰其王有兄喬答摩先已入山修道據其族
次王合繼位作遍議已便徃變金色仙人所
到已頂禮合掌白言大仙我國王兄喬答摩
仙今在何處金仙報曰被汝等輩先已煞訖
爾時臣等復白仙曰其喬答摩自出家已來
元不曾見如何得煞金仙告曰我令汝等當
自知之喬答摩曾無過咎枉被汝煞衆人復

 

白曰如何煞之時彼金仙即說上事諸人聞
已咸白仙曰我等實是罪過作此語已其二
童子即至金仙左右諸人問曰此二童子是
誰種族金仙答曰此二童子是喬答摩子諸
人復言如何有之名字何等爾時金仙即說
上事諸人聞之皆大歡喜即於仙所請長童
子侍衛歸國便冊爲王其王治國未久之間
即便身死無有子息爾時諸臣復於山中迎
其小弟次紹王位衆立王號名甘蔗王復次
諸仁時甘蔗王補多勒迦城子孫相承一百

 

 

一代其二王皆名甘蔗種其最後王名爲軍
將王諸仁當知甘蔗軍將王亦名增長有四
大夫人各生一男一女其四王子一名火炬
面二名大耳三名象行四名寳釧王有四夫
人並皆身亡時甘蔗軍將王處於宮內悲愁
懊惱諸人入宮見軍將王憂愁不樂前白王
言王今何故愁憂若此王即報曰
國大夫人

今皆殞殁我今何得不生愁惱爾時諸臣共
白王曰王若由此而懷愁者隣國諸王皆有
好女王應令我冊爲妃后王復告曰我有四

 

子並皆長成堪可繼嗣由此義故誰當以女
與我爲后諸臣白言王但宣令臣等爲王四
方推覓于時有國王女甚端正堪冊爲后顏
貌端正堪爲正后王曰可爾即發國使徃彼
女所見彼國王問訊起居王問使曰此國幽
僻如何至此爾時使者白彼王曰我軍將王

國大夫人已從殞殁聞王有女堪爲國后故
遣我來諮論此事彼王聞已即便聽許復告
使曰汝王若欲與我爲親應先與我立於盟
信我女有息必令紹位使者聞已白彼王曰

 

 

我還本國當具陳此意爾時使者還至本國
稽首王已具陳上事王曰我有長子彼設生
子豈令紹位時諸羣臣共王議曰王但冊取
彼或生男或復生女或是石女王如今何先

憂此事願王早索共爲歡樂王曰可爾即令
一使速徃女國立先盟誓即依國法迎歸爲
后時增長王與其夫人在深宮內娛樂快樂
貪愛恣盛無時蹔捨因即懷胎十月滿足誕
生一子容儀端正人所愛念時增長王以八
乳母共令養育先取女時王及諸臣共立誓

言此女生男當立爲王名之愛樂後時漸長
譬如蓮華出水顏色敷盛時增長王爲欲冊
立長息以爲太子不冊愛樂時后父王聞斯
語已即令使者持書告增長王何因今者違
先立誓若違先誓我當興兵徃罰汝國汝當
嚴兵以待於我時增長王見此書已集諸羣
臣而告示曰皇后父王今附書來具陳上事
我等如何設計待彼羣臣議曰彼王有大威
力可立愛樂爲太子增長王曰我有長子如
何立彼小者以爲太子爾時羣臣復白王曰

 

 

彼之國王四兵強盛王若不許必被相侵今
請大王冊彼愛樂立爲太子其餘四子令出
國界時增長王告羣臣曰我之四子先無愆
過如何棄之令出國外羣臣白曰我是王臣
欲爲利益我實不能於無過人輒便擯棄有
罪過人不可令住王聞是已默然而住時諸
大臣緫集一處共相議曰諸仁當知共爲籌
議我等設計令王憎彼四子因修一園掃灑
田地散諸香華懸諸旛蓋以爲嚴飾時四王
子因出遊戲遙見其園心生貪愛至於園門

 

其修園官莊嚴已畢從門而出四子問曰今
此之園是誰所有其官報曰是國王園四子
聞已却迴即去臣復白曰云何迴去不入園
內四子報曰是父王園我等何敢得入羣臣
白曰王及王子俱得遊戲此有何過王子聞
已即入遊戲羣臣見已馳詣王所而白王言
大王當知王令修園今以嚴潔願王親徃以
爲遊觀時增長王即勑曰誰爲此樂諸臣白
言是四王子在中娛樂王聞是語即大瞋怒
汝可徃彼爲吾殺却羣臣咸皆跪白王曰願

 

 

王慈悲莫斷其命王若嫌者且令出國王聞
依請爾時羣臣奉王命已即喚王子來至王
所告令出國爾時四子四輪著地合掌白王
我等四子請乞一願所有眷屬欲隨去者願
王懷慈許其隨去王告子曰隨汝所願時四
王子各將其妹欲出國去時國人民亦願隨
去於七日內國中人衆隨去欲盡爾時諸臣
白王若不閉此城門恐百姓盡王告臣曰急
閉城門無令盡去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