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二
唐三藏法師義淨奉制譯

爾時四王子與諸人衆漸漸前行至雪山下
殑伽河側近劫比羅仙人所住之處時四王
子與諸人衆各剪茅草以爲屋舍依此而住
爾時衆人共相採捕以自養活時四王子日
日三時徃劫比羅仙所親近供養四王子等
年旣長大而無妻妾形體羸瘦仙人問曰汝
等何因漸加顦顇王子答曰我等小年無有

妻妾日夜憂愁豈不顦顇時仙報曰汝等之

妹互相配適王子白曰我等不知合得以不
仙人報曰旣不同母通計此事爾時王子各
自思惟我等兄弟旣離本國此處無人可爲
婚對仙有此教甚適我願即大歡喜互相嫁

娶以成夫婦未久之間各生男女時四王子
心生喜慶將其妻子頻至仙所因茲便生喧
閙仙見是已心不得定告王子曰汝當安此
好住我離斯處王子白曰何故即去仙人報
曰汝等喧閙亂我禪定猶如跣脚踏棘刺上
王子白曰願仙住此可與我等別覓好處我

 

 

當住彼仙曰可爾時彼仙人有神通力隨其
所樂皆得成就即持金瓶盛滿中水詣餘好
處灑水爲界告王子曰汝等可於此地安止
時諸王子奉仙人教已即築城壁止住其內
彼仙人灑水爲界因此立名爲劫比羅城百
姓漸多城先窄小時有天神見此事已便指
餘處其地寬廣即就此處別立一城因號此
城名爲天示時諸王子緫集籌議爲我父王
娶後妻故令我兄弟出離本國我等諸人應
共立契自今已後唯娶一婦更不娶餘爾時

 

增長王問羣臣曰我之四子今何所在羣臣
報曰王諸子等因有過故王令出國并諸姊
妹見在雪山之下天示城中自廣營城邑增
長王曰我諸子等豈能如此自成就不群臣
報曰能時增長王即大踊躍端坐舉手告諸
臣曰我子大能我子大能由大威德言大能
大能故得釋迦名後於異時增長王崩愛樂
太子即紹立爲王時愛樂王亦無子息後便
命終爾時羣臣相共諮議徃天示城冊第一
王子名曰炬面以爲國主子息便死炬面無

 

 

子後便命終復冊大耳以爲國主大耳無子
復便命終復便冊象行以爲國主象行無子
復冊寳釧以爲國主寳釧有子名近寳釧後
紹王位近寳釧有子名曰天門亦紹王位復
次諸仁其天門王於劫比羅大城子孫相繼
經五萬五千代正法治國其最後王名曰十
車十車有子名曰百車百車有子名曰嚴車
嚴車有子名曰勝車勝車有子名曰堅車堅
車有子名曰十弓十弓有子名曰百弓百弓
有子名曰九十弓九十弓有子名最勝弓最

 

勝弓有子名曰嚴弓嚴弓有子名曰堅弓復
次諸仁其堅弓王而有二子一名獅子頰二
名獅子吼此贍部洲所有一切善射之者獅
子頰王最爲上首其獅子頰王而有四子一
名淨飯二名白飯三名斛飯四名甘露飯獅
子頰王復有四女一名清淨二名純白三名
純斛四名甘露淨飯王有二子其最大太子
即我薄伽梵是其第二者即具壽難陁是白
飯王有二子一名甯P二名賢斛飯王有二
子一名大名二名阿那律甘露飯王有二子

 

 

一名慶喜二名天授其清淨女誕生一子名
曰善悟純白有子名曰有鬘純斛有子名曰
勝力甘露有子名曰大力我薄伽梵有子名
曰羅睺羅始從地主大王乃至羅睺羅斷其
繼嗣何以故以羅睺證無生果斷生死種故
爲此斷其繼嗣尊者大目乾連爲諸釋種大

衆說其釋迦族已便即退坐默然而住爾時
世尊知大目連說種族已便從卧起端身而
坐告大目連曰善哉善哉汝爲諸苾芻說我
釋迦昔世以來所有種類如法說已復告目

連曰若復有人爲他廣說釋迦種族此善男
子於長夜中得大利益琩安樂爾時世尊
重復告諸大衆苾芻苾芻尼曰汝等當知應
受我昔世已來釋迦種族所在餘方如法憶
念爲他廣說何以故能於汝等獲大利益具
利義故具法義故具梵行故當得如上所有
功德是故汝等苾芻應當受持讀誦爲他廣
說爾時劫比羅城中諸釋種等聞此本族次
第說已皆大歡喜即從坐起頂禮佛足各還
本處爾時世尊復告諸苾芻等汝等諦聽昔

 

 

時師子頰王於劫比羅城正法化人於其國
土甚大豐熟無有恐怖人衆歡樂其善悟王
於天示城正法化人國土安隱家給年豐無
有衰惱善悟王后名曰妙勝顏貌端正衆所
樂見一切有情痡o安樂天示城中有一長
者名曰吉祥甚多財寳倉庫盈溢園林田宅
其數不少多諸眷屬所有珍財如薜室羅末
拏等無有異時彼長者有一芳園多諸華果
流泉浴池種種諸鳥出和雅音世所殊絶國
王王子及諸妃后常住遊戲
時王夫人見此

園林即生貪愛白其王曰此園甚好可乞我
來王即報曰今此園者是長者所有我今安
得輙持與汝汝必須者我於城內別自修造

勝於此園與汝遊戲爾時其王爲夫人故於
王城內即造一園倍勝前者以此園林爲妙
勝夫人所造故因名此園號爲妙勝師子頰
王琣菻銎彌`乞一願若得我種之內出一
金輪王甚適我願其善悟王亦乞一願願我
得與師子頰王速爲眷屬甚適我願時善悟
王最大夫人因即懷胎滿足十月誕生一女

 

顏容端正世所希有由此王女甚端嚴故王
及夫人後宮眷屬一切見者無不恠仰共相
議曰今此王女爲是人生爲是善巧天來之
所化作經三七日即如國法作諸喜慶令諸
群臣遞相籌議今與此女作何名字諸臣白
曰此天示城中咸相謂曰由此王女先業果
報得此端正復相議曰今此王女非人能生
是善巧天之所化作咸白王曰可名此女號
爲幻化即爲此女令八乳母共相養育至漸
長大時瞻相師來白王曰今王聖女後必生

兒具足諸相有大威德得力輪位王聞此語
甚大歡喜後善悟王最大夫人更復懷妊十
月滿足誕生一女其女身光明徹城內容顏
相好世所無比至三七日作喜慶已即集群
臣議其名字以此小女勝幻化故因即立名
爲大幻化復爲此女令八乳母共相養育漸
至長大時瞻相師來白王言今王聖女後必
生兒具三十二大丈夫相威德尊重至轉輪
王位王聞此語倍懷歡喜時善悟王即令使
者持書詣師子頰王報其王曰我大夫人誕

 

生二女其最長者生誕之日顏貌端正世所
希有相師瞻之後當生子得力輪位其小女

者身光倍勝相師瞻之後必生子得轉輪位
我聞大王有最長子名曰淨飯二女之中願
以一女爲淨飯妃故令使報至彼具陳王聞
此言甚大歡喜令使還國報善悟王曰王之
二女皆具相好我今緫取爲淨飯妃然我先
王而有要誓不取二妃今且取其小女生輪
王者其大女者且勿令嫁待我集諸群臣及
諸眷屬籌議此事時善悟王聞是語已即以

 

國法莊嚴小女并令五百婇女圍遶侍從至
彼國已與淨飯王爲妃爾時師子頰王國有
附庸之國居山谷內名般茶婆忽然反叛抄
掠刼害隣近諸國時隣境住人諸釋迦種被
其侵逼互相犇馳告師子頰我等村落皆被
某賊日夜侵害願王興兵親徃降伏師子頰
王曰我今年老不任闘戰彼諸人曰請王太
子淨飯徃彼捕捉王即報曰汝諸人等若許
太子求一願者我便發遣衆答王曰唯然隨
命時師子頰王於其城中擊皷宣令嚴勑四

 

 

兵隨從太子徃彼討罰爾時淨飯太子奉持
父命將領四兵至彼賊所共相戰害以威力
故時彼賊衆被太子軍或殺或縛無有遺
[ ][ ]?

賊旣除滅淨飯太子即領其軍還歸本國時
諸釋種旣得太子平除賊已皆大踊躍而白
王言淨飯太子爲除怨害臣等諸人不勝喜
慶王之先言太子有願請王爲臣等說時師
子頰王先告諸釋曰汝釋迦種先立言誓不
取二妻諸釋迦曰王今豈欲解先誓耶王曰
不然更須牢結然我意者唯爲淨飯太子取

 

其二妃餘不應取諸釋迦曰此事可爾師子
頰王即令使者徃善悟王所而告之曰我今
與諸釋迦種等共相籌議咸皆許我爲淨飯
太子娶王長女爲妃王可與我王聞語已甚
大歡喜即以五百婇女爲其侍從種種珍服
莊嚴女身送劫比羅國時師子頰王得其女
至即如國法會諸群臣作倡妓樂納娶其女
爲太子妃未久之間師子頰崩以其淨飯太
子後繼父位正法化人國土安樂五穀豐熟
無諸衰惱其國人衆處處充滿於異時中與

 

 

大幻化夫人登諸樓閣後宮婇女圍遶侍衛
奏諸女樂縱逸遊戲菩薩若在覩史多天常
有五法觀察世間何謂五法一者觀察生處
二者觀察國土三者觀察時節四者觀察種
族五者觀察所生父母何故菩薩觀察生處
在覩史多天宮常作是念過去菩薩何處受
生便即觀見或於淨行婆羅門家生或於剎
帝利貴族家生或爲婆羅門師或爲剎帝利
師故當爾之時剎利爲尊我當住彼剎利家
生何以故若我於彼貧下家生者或有來世

 

衆生誹謗我故由此因縁菩薩以自在福力
隨其所念皆得生彼由此義故菩薩受生之
時先當觀察所生之處何故菩薩觀察國土
菩薩在覩史多天常作是念過去何國土即

見彼國有甘蔗秔米大麥小麥黃牛水牛家
家充滿乞食易得無有十惡多修十善菩薩
惟中天竺國如是等物悉皆具足故我今生

彼中天竺國何以故若生邊地者或時有情
誹謗我故是故菩薩以福德力隨其所念皆
得生彼如佛所說無有虚也何故觀察時節

 

 

菩薩在覩史多天宮常作是念過去菩薩於
何時節下生人間若見彼國衆生上壽八萬

歲下壽乃至百歲菩薩爾時來生其國何以
故若人長壽八萬已上時諸衆生無有愁苦
愚癡頑鈍憍慢著樂非正法器難受化故若
人短壽百歲已下時諸衆生爲諸五濁昏冒
重故云何爲五一者命濁二者煩惱濁三者
有情濁四者見濁五者劫濁菩薩爾時作是
思惟若我惡世時出現於世多諸外道心生
誹謗五濁增長非正法器猶如過去一切菩

薩濁惡世時不出於世何以故諸佛出興所
說正法皆不虚過由是義故觀察時節復次
何故觀察種族菩薩在覩史多天常作是思
惟觀察於何種族可受生者若見有人先世
已來內外親族無能謗者即生於彼菩薩爾
時作是觀己乃見釋迦清淨尊貴轉輪王種
堪可出現何以故菩薩若於下賤家生世間
有情或生誹謗菩薩於無量劫來獲自在力
所有欲念皆得隨意凡所說法曾無虚過由
此因縁菩薩觀察所生種族復次何故觀所

 

生母菩薩在覩史多天宮作是思惟如餘菩
薩於何等母而受胎臟觀彼女人七世種族

悉皆清淨無有婬汙形貌端嚴善修戒品堪
任菩薩具足十月處其胎臟而此女人所其
生業徃來進止曾無障礙復次大幻化夫人
曾於過去諸佛發無上願使我來世所生之
子得成種覺由是諸菩薩恐諸衆生作是謗
言何故菩薩於彼無相女人胎中而出於世
是故菩薩從無始已來種諸善根皆悉成就
由是義故菩薩觀察所生之母爾時菩薩作

 

是五種遍觀察已即慇懃三唱告六欲天而
作是言我今從是覩史多天下生人間於白
王最大夫人胎中爲其太子誕生之後證

常住果汝等諸天願欲隨我證斯果者可於
人間同我生彼於天衆中三告是語爾時諸
天聞此語已同聲報曰善哉菩薩不知彼贍
部洲剛強難化多諸濁亂外道六師及隨外
道六聲聞等并諸六定外道之類遍滿其土
深著邪見難可拔濟何謂六師一者晡剌拏
二者末揭利子三者珊逝移毗羅胝子四者

 

 

阿末多雞舍甘婆羅五者脚陁迦旃延種六
者昵揭爛陁若提子何謂六隨外道聲聞一
者拘達多婆羅門二者輪那陁三者遮彌四
者梵壽五者蓮實六者赤海子何謂六定外
道一者鬱多伽囉摩子二者羅囉哥囉摩三
者善梵志四者最勝儒童五者黑仙六者優
樓頻螺迦葉若胝羅有如是等外道邪法教
化彼諸衆生貪著邪見難可濟度如何菩薩
今欲徃彼今我覩史多宮一一諸天聽法之
座縱廣正等十二踰膳那當我在此說法我

 

等聞已深生信受能令我等於長夜中安樂
利益彼時諸天作是語已菩薩爾時告諸天
曰汝等諸天宜各隨意作諸音樂時彼天衆
即皆同時作諸音樂其聲沸閙爾時菩薩即
吹大螺諸音樂響並皆摧息菩薩爾時復問
天曰諸音樂中何聲爲大諸天答曰螺聲最
大諸善男子汝等當知如大螺聲能令一切
諸音樂聲悉皆摧息我亦如是下於贍部洲
中有所說法能令六師外道六隨聲聞外道
六定外道皆悉摧滅令一切衆生得甘露法

 

 

皆悉飽滿吹無常螺令諸外道假常之計皆
悉摧滅吹
[]空螺令諸外道執有之見亦皆[]

摧滅爾時菩薩說伽他曰師子能伏諸猛獸
金剛善摧一切堅帝釋能伏阿蘇羅一切光
中日光勝爾時菩薩說此頌已告諸天曰汝
等若欲清淨飽滿甘露之法可生中天竺國
六大城內爾時釋提桓因在於座中作是思
念知釋迦菩薩必託摩耶夫人胎臟之內我
當以神通力清淨其體令無垢穢身力強健
以待菩薩作是念已即以通力淨彼摩耶夫

 

人胎臟之內菩薩爾時於覩史天宮五種觀
察慇懃三唱告諸天已即於夜中如六牙白
象形下於天竺降摩耶夫人清淨胎內爾時
摩耶夫人即於其夜見四種夢一者見六牙
白象來處胎中二者見其自身飛騰虚空三
者見上高山四者見多人衆頂禮圍遶作是
夢已向淨飯王說如上事時淨飯王即召相
師說其夢事相師答曰如我相法
王大夫人

必當生男具足三十二丈夫之相莊嚴其身
若紹王位當乗金輪伏四天下若出家修道

 

 

證法王位名聞十方作衆生父內攝頌曰
我降生時 四天守護 如明月珠 諸物纏裹

亦如寳線 智者明了 自持五戒 無諸欲念
諸菩薩有常法從覩史天下生母胎當爾之
時十方大地悉皆震動有大光明並皆周遍
六趣衆生隨業之境日月威光所不到處普
皆明徹其中衆生各相告曰今此光明得未
曾有將非我等別受生耶復次菩薩降母胎
時釋提桓因即遣四天王神營衛其母而此
四神一執利刀一執罥索一執[ ]戟一執弓

箭何以故恐諸惡魔得其母便諸菩薩降生
之時其母胎中諸血穢等皆悉遠離而不染
著如明月珠雖爲諸物之所纏裹而無染汙
菩薩在母胎時亦復如是如諸菩薩常法其

母常見菩薩在其胎中猶以青黃白赤等綿
裹於淨寳諸慧眼人見其寳綿分別曉了母
見菩薩在其胎中亦復如是諸菩薩常法在
母胎時能令其母身體和悅無有疲乏諸菩
薩在母胎時其母自然常持五戒不殺不盜
不邪行不妄語不飲酒諸菩薩常法在其母

 

 

胎其母自然不貪欲愛復摩耶夫人忽自思
念四大海水皆飲令盡向淨飯王說其心願
時劫比羅城中有一外道名曰赤眼善諸幻
術王令使者喚其赤眼說如上意赤眼報曰
願與夫人登高樓上旣登樓已即以幻術爲
四大海水持其海水與夫人飲旣飲水已爾
夫人其意即息時摩耶夫人復更思念一
切有情被繫閉者悉令解脫作是思已即向
王說王聞是語即勑獄官所有囚閉皆令放
出爾夫人其念即息摩耶夫人又復思念

意欲布施財物作是念已即向王說王聞是
語即爲布施種種財物爾夫人其念便息
又復思惟欲徃苑園遊行觀望便向王說王
聞是已即將夫人就諸園苑觀望其念便息
又復生念意欲於父王園苑中居止便告王
曰王聞是語即令使者徃善悟王處報云爾

摩耶夫人意欲就彼父王藍毗尼園中居止
王聞是語便即差人敷設掃灑令摩耶夫人
及諸侍從婇女詣藍毗尼園而爲遊觀及見
一無憂樹
華葉滋茂夫人欲生太子便手攀

 

 

其樹枝時天帝釋知菩薩母心懷慙恥多人
衆中不能即誕其子便作方便發大風雨令
諸人衆各自分散是時帝釋化作老嬭立夫
人前夫人即生時天帝釋以仙衣擎取先在
腹內心多煩悶告帝釋曰汝放於地時天帝
釋蹔少遠住菩薩生時大地震動天地光明
乃至日月所不及處皆令明徹其中衆生皆
得相見各相謂言非唯我身獨在此處生亦
有餘人共在此處一切菩薩有常法式從胎
出時無諸膿血及餘穢惡其菩薩母欲產之

 

時不坐不卧攀樹而立無諸苦惱後有菩薩
常法生已在地無人扶侍而行七步觀察四
方便作是言此是東方我是一切衆生最上
此是南方我堪衆生之所供養此是西方我
今決定不受後生此是北方我今已出生死
大海爾時諸天手持白蓋及與白拂雜寳嚴
飾覆菩薩上諸龍王等各持二種清淨香水
所謂冷暖調和洗浴菩薩諸菩薩常法誕生
之處於其母前現大池水其母所欲澡洗皆
悉充足諸菩薩常法誕生之時諸天仙衆在

 

 

虚空中以種種天妙和香末香塗香栴檀沉
水而散菩薩種種諸天音樂在虚空中自然
發響爾時阿私陁仙在吉悉枳迷山石窟之
中彼仙琲黎@切世間興衰之相其仙有一
外甥名那羅陁彼那羅陁時時而來恭敬供
養爾時仙人隨縁教示報那羅陁曰彼聞仙
記深信不虚喜溢身心求請出家而作弟子
菩薩初誕天地光明那羅陁覩瑞即白仙曰
親教頗有惡世二日雙現以不若無二日何
故此窟有是光明時阿私陁仙說伽陁曰


日光極熱不明淨  此光明淨及清涼
流輝晃耀於山窟  我定知是牟尼光
菩薩神通大威德  出其母胎現此光
清淨明朗眞金色  遍滿世間諸大地

那羅陁報曰親教我今隨從親教欲看菩薩
時仙告曰汝今知不彼之菩薩有大威德天
龍八部之所圍遶我等徃彼不可得見若彼
菩薩入劫比羅城三號已然後我徃可見菩
薩菩薩生時五百宮人各生一男謂賛釋迦
而爲上首五百宮人各生一女旃尼而爲上

 

首五百大臣各生一男鄔陁夷而爲上首有
五百象各生一子報灑陁子而爲上首五百

馬各生一子馬羅呵馬子而爲上首五百寳
藏自開出現四方諸國王等悉皆降伏常獻
種種雜物而來奉事爾時大臣見是相已來
白大王王聞此事便深思念我今此子成就
一切諸善事業因此大王號此太子名爲成
就一切事是故菩薩初得此名時劫比羅城
有一藥叉名爲釋迦增長城內若有釋迦族
類生得男女先將向彼藥叉而爲作禮時彼

 

大王便勑臣佐將其太子徃增長釋迦藥叉
處遣作禮拜臣得王教以七寳輦轝安置太
子徃詣藥叉之處劫比羅城諸釋種等性懷
獷烈心意兇猛多起人我堅鞕惡暴見彼菩
薩皆悉寂靜默然而住時淨飯王作思念曰
此住刼比羅城諸釋種等性懷獷烈心意
[ ]

暴多起人我堅鞕惡性彼見太子入城皆如
牟尼默然而
[]以此縁故可呼太子名爲釋[]

迦牟尼時釋迦牟尼菩薩至藥叉廟所彼釋
迦增長藥叉遙見菩薩漸近廟所即從座起

 

 

五體投地頂禮菩薩衆人見已甚大驚恠即
徃淨飯王所白言大王今藥叉神遙見太子
從廟而出頂禮雙足時王聞已甚大歡喜作
如是言若天神禮拜太子故知是天中天以
此縁故號爲天中天時彼大王即將太子還
於本宮令宮乳母依時養育彼乳母等甚大
歡喜即以雙手於父王邊捧受太子在宮閤

內勤加養育彼乳母等每日香湯洗浴塗妙
好香種種莊嚴每日將向王所王乃抱持太
子安於膝上觀看相貌甚大歡喜國有常法

若王宮生子即喚梵行相師觀看相貌王乃
喚相人令占太子旣占相已而答王曰今此
太子實是成就三十二相若在家者得作金

輪聖王王四天下善法理化具有七寳一者
金輪寳二者象寳三者馬寳四者末尼寳五
者女寳六者主藏臣寳七者兵將寳具足千
子勇健端嚴降伏他軍此大地中所有人等
無相犯者皆悉令行勝妙善法若當出家
[紿][]

法王位如來應正等覺名稱普聞具三十二
相王即問曰何者是其三十二大丈夫相一

 

 

者具大丈夫足善安住等案地相二者於雙
足下現千輪輻相三者具大丈夫纎長指四
者足跟趺圓長五者手足細軟六者手足網
縵七者垂手摩膝相八者醫泥耶漙相九者

身不僂曲十者勢峯藏密十一者身相圓滿
如尼瞿陁相十二者常光一尋十三者身毛
上靡十四者身諸毛孔一一毛生如紺青色
螺文右旋十五者身皮金色十六者身皮細
滑塵垢不著十七者於其身上兩手兩足兩
肩及項七處圓滿十八者其身上半如師子

 

王十九者肩善圓滿二十者髆間充寳二十
一者身洪健直二十二者具四十齒皆悉齊
平二十三者其齒無隙二十四者其齒鮮白
二十五者頷如師子二十六者其舌廣薄若
從口出普覆面輪至耳髮際二十七者於諸
味中得最上味二十八者得大梵音言詞和
雅能悅衆意譬如羯羅頻迦之音其聲雷震
猶如天皷二十九者其目紺青三十者睫如
牛王三十一者其頂上現烏瑟膩沙三十二
者眉間毫相其色光白螺文右旋若不出家

 

 

得轉輪聖王王四大洲菩薩常法其菩薩母
產菩薩已七日命終生三十三天菩薩常法
生已其身端嚴超諸世間衆所愛樂見者無
猒猶如善巧工人以閻浮檀金作諸形像天
衣覆上放大光明普遍暉耀其菩薩身亦復
如是如彼蓮華衆人所愛菩薩亦爾菩薩常
法眼琱眴如三十三天由果業故日夜常
見四維上下一由旬內梵音深遠如雪山鳥
其聲清妙菩薩生已自然具足廣大智慧善
解一切世間正化父王國法無不明了爾時

 

那羅陁仙人來白師曰今者菩薩入劫比羅
城父王淨飯已立三號願師共詣禮拜瞻仰
其師謂曰今隨汝意二仙相隨欲修禮謁以
菩薩力故遂失神通不得如常乗空而去便
共步徃劫比羅城旣入城已至王門外告門
人曰汝可爲我徃白大王阿私陁仙今來門
外願見大王時守門人即至王所具陳上事
王聞是已即持香華迎彼二仙安置宮內旣
安置已善言問訊今者大仙何縁遠來欲求
何事二仙答曰我等故來願見菩薩王報仙

 

 

曰我之太子今正安眠且待須臾令與相見
爾時二仙復白王曰雖復未覺我等意者暫
欲觀瞻爾時大王即領二仙至菩薩所便見
菩薩雖復寢睡其眼常開時阿私陁仙見是
事即說頌曰

如眞飛龍馬  蹔睡還復覺  如善營事人

睡蓋不能覆
時彼嬭母即前捧抱太子受彼二仙時阿私
陁便以雙手跪而承受遍體觀察白大王曰
大王已令諸婆羅門占相師等相太子未父

王答曰已令相訖阿私陁仙復白王曰彼等
諸人占此太子當有何相父王報曰若紹國
位御金輪寳聲聞十方一切國土時阿私陁
以賛頌曰

大王今當知  相者不能測  末劫無輪王

必證菩提道  一切金輪王  相猶不炳著
我今觀太子  當取法王位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卷第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