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彌沙塞部五分律卷第十四
  宋罽賓三藏佛陀什共竺道生譯

第二分第四尼律墮法之三
爾時諸比丘尼著革屣持蓋詣諸白衣諸白
衣譏訶言此諸比丘尼如婬女行來諸長老
比丘尼聞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
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
著革屣捉蓋行來波逸提蓋者乃至草蓋革
屣者乃至一重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不
犯如上

爾時有夫婦二人俱時出家彼夫比丘乞食
持還至婦比丘尼住處食其婦比丘尼捉水
瓶立前以扇扇之與水輒問冷暖彼夫比丘
低頭食不視不共語彼比丘先白衣時有私
通女人亦出家在彼徃來出見之比丘便笑
其婦比丘尼嫉妬心發即以水瓶打比丘頭
破諸比丘尼訶言云何比丘尼捉水瓶及扇
立比丘前給水及扇遂復打其頭破諸長老
比丘尼聞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
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

 

 

捉水瓶及扇立比丘前若給水若扇波逸提
若欲給水與竟應遠去不應住前立式叉摩
那沙彌尼突吉羅

爾時諸比丘尼誦治病經方諸白衣譏訶言
此等但學醫術無求道意何不以此誦讀佛
經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
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
若比丘尼誦治病經方波逸提式叉摩那沙
彌尼突吉羅若爲自病若慈愍若強力所逼
看讀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教他誦治病經方諸白衣譏
訶諸長老比丘尼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
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
比丘尼教他誦治病經方波逸提餘如上說
爾時諸比丘尼爲人治病合和煮擣諸藥初

夜後夜未曾休息諸白衣見譏訶言此等如
醫如醫弟子何不求道療生死病而反營此
世俗事爲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乃至
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
如是說若比丘尼爲人治病以爲生業波逸

 

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若憐愍若強力
所逼不爲利養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教人治病諸白衣來語言爲
我說法便語言治熱如是治冷如是治風如
是治諸病如是諸白衣言我爲法來不爲治
病復譏訶言此等唯學醫術不知道法若不
爾者何不以法教我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
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
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教他治病以爲
生業波逸提餘如上說


爾時諸比丘尼爲知識家作諸居士譏訶言
此等捨本家作爲他家作無沙門行破沙門
法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
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
若比丘尼以飲食故爲白衣家作波逸提式
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若憐愍若強力所逼
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與白衣及外道婦女同衣卧
身體相觸生愛欲心不樂梵行遂致反俗作
外道者諸婦女後隨知識語言某甲比丘尼

 

身體有如是如是好諸白衣後見比丘尼便
指弄言好身體者此比丘尼是彼比丘尼是
諸比丘尼以此羞恥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
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
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共白衣及外道
婦女同衣卧波逸提若同牀共被內衣應使
有隔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
爾時諸比丘尼與比丘尼式叉摩那沙彌尼
同衣卧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
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與比丘尼式

叉摩那沙彌尼同衣卧波逸提餘如上說
爾時諸比丘尼與白衣及外道婦女更相覆
眠相見形體生愛欲心乃至今爲諸比丘尼
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
尼與白衣及外道婦女更相覆眠波逸提餘
如上說若先已有覆重覆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與比丘尼式叉摩那沙彌尼
更相覆眠相見形體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
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
與比丘尼式叉摩那沙彌尼更相覆眠波逸

 

提餘如上說
爾時諸比丘尼以香塗身亦使人塗生愛欲
心不樂修梵行遂致反俗作外道者諸白衣
聞其香氣譏訶言此等以香塗身同於婬女
無沙門行破沙門法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
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
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以香塗身波逸
提香者根香莖香葉香華香蟲香膠香式叉
摩那沙彌尼突吉羅若爲治病若強力所逼
塗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以澤枯揩身令有光潤諸白
衣譏訶言此等以澤枯揩身令有光潤如婬
女人無沙門行破沙門法諸長老比丘尼聞
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
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以澤枯揩
身波逸提時跋陀迦毗羅比丘尼身體少潤
枯燥劈裂問醫醫言應用澤枯揩身答言佛
不聽我澤枯揩身願更思餘治醫言更無餘
治比丘尼作是念若世尊聽病時澤枯揩身
我乃不復有此苦患以是白佛佛以是事集

 

二部僧告諸比丘今聽比丘尼病時以澤枯
揩身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無病以
澤枯揩身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

爾時諸比丘尼畜華鬘或著生染著心不樂
修梵行遂致反俗作外道者諸長老比丘尼
見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
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畜華鬘
若著波逸提乃至以草葉插頭爲好皆名著
華鬘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若強力所逼
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著寳瓔珞生愛欲心不樂修
梵行遂致反俗作外道者諸長老比丘尼見
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
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著寳瓔珞
波逸提乃至以木作瓔珞亦如是式叉摩那
沙彌尼突吉羅不犯如上
爾時諸比丘尼著卑身衣使形濃纎得中生
愛欲心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
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著卑身衣波
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不犯如上

 

爾時諸比丘尼畜種種嚴身具生愛欲心乃
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
應如是說若比丘尼畜種種嚴身具波逸提
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
爾時諸比丘尼畜髮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
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
畜髮波逸提比丘尼髮長波逸提式叉摩那
沙彌尼畜髮及髮長不剃突吉羅半月一剃
過此名爲髮長若無人剃及強力逼不得剃
皆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著女人嚴身具生愛欲心時
偷羅難陀比丘尼主人新取婦以嚴身具與
令著著已覆頭眠牀上婿從外還欲近其婦
發頭方知訶言我若不發頭便行欲者豈不
致大罪耶云何比丘尼作如此事無沙門行
破沙門法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乃至
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
如是說若比丘尼著嚴身具波逸提式叉摩
那沙彌尼突吉羅不犯如上

爾時諸比丘尼爲他作嚴身具諸白衣譏訶

 

言此等如婬女人作嚴身具諸長老比丘尼
聞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
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爲他作
嚴身具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

爾時諸比丘尼績縷諸白衣譏訶言此等衣
食仰他不念行道以報信施績縷何爲無沙
門行破沙門法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
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
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績縷波逸提式叉摩
那沙彌尼突吉羅若作腰繩禪帶絡囊縫衣

縷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隨知識白衣家敷卧具住諸
白衣譏訶言云何出自家住他家我等不喜
見此不吉利物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
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
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不問白衣輒在其家
敷卧具住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
若親里家住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在白衣家敷主人坐卧具若
使人敷去時不自舉不教人舉諸白衣譏訶

 

言云何比丘尼敷人坐卧具去復不舉我等
常爲此等作奴婢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
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
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至白衣家敷主人
坐卧具若使人敷去時不自舉不教人舉波
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若囑舉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自煮生物作食諸白衣譏訶
言云何比丘尼自煮生物旣自煮作食何爲
復就人乞耶無沙門行破沙門法諸長老比
丘尼聞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

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自
煮生物作食波逸提若爲病不犯
爾時差摩比丘尼來至舍衛城旃荼修摩那
比丘尼以精舍借令住止差摩得慈心三昧
有大威德眷屬成就旃荼弟子皆共尊重並
欲隨逐旃荼覺之便瞋罵言我以精舍借汝
令住反更誘人弟子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
訶責云何借他精舍而後瞋謗乃至今爲諸
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
若比丘尼先聽住後瞋謗者波逸提式叉摩

 

那沙彌尼突吉羅若有實而瞋恨不犯
爾時跋陀伽毗羅比丘尼[ ]堨厖磥ㄔ桯
輒使男子醫破出膿洗訖布藥諸長老比丘
尼見訶責言汝已離欲故可如此若未離欲
人不當犯大事耶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
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不
白僧輒使男子治病波逸提若欲使男子治
病應打揵椎集僧來在病人前然後衣裹身
體唯留可應治處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
若女人治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夜輒開都門出不語後人令
閉夜有賊來奪諸比丘尼衣鉢諸長老比丘
尼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
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夜輒開
都門出不語餘比丘尼令閉波逸提式叉摩
那沙彌尼突吉羅無恐怖處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非時到白衣家有一家大富
賊常欲劫之而未得便借問行人誰出入此
家者有人言偷羅難陀比丘尼與此家善數
相徃返賊便徃語偷羅難陀言阿姨某甲喚

 

 

汝即從語暮徃主人爲開門賊便突入劫物
蕩盡主人瞋訶言若此比丘尼不非時來我
不開門不遭此難供養望福而反致禍與養
怨家有何等異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
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
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非時入白衣家波逸
提復有諸比丘尼白衣呼不敢徃以是白佛
佛以是事集二部僧告諸比丘今聽比丘尼
白衣喚得徃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
白衣不喚非時入其家波逸提非時者從中

 

後至明相未出若白衣喚應詳察彼使是可
信人不又應審問知其虚實若獨有疑至門
應先問其家竟爲喚不然後乃入復應籌量
非是可畏時不若非時徃白衣家一脚出門
突吉羅兩脚出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
吉羅

時有居士請比丘尼僧食諸比丘尼食前
著衣持鉢徃到其家從作食人索飲或索釜
燋或索飯作食人作是念今辦此食正爲此
輩前與後與亦復何在便盡與之飯食都盡

 

 

主人至時打揵槌集僧勑使下食作食人具
以事答居士便譏訶言此諸比丘尼如小兒
不能小忍貪食如此何道之有諸長老比丘
尼聞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
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受請
主人未唱隨意食食者波逸提若未唱隨意
食食口口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

爾時諸比丘尼如法作驅出羯磨竟被驅比
丘尼不肯去諸長老比丘尼種種訶責言被
驅出羯磨與不被驅出羯磨有何等異乃至

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
如是說若比丘尼被驅出羯磨不去者波逸
提驅出羯磨者白四羯磨式叉摩那沙彌尼
突吉羅若病若八難起若非法羯磨皆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如法集僧時有比丘尼不即
徃諸比丘尼待之以妨行道諸長老比丘尼
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
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僧如法集
會不即徃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
若病若不聞若八難起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徃觀歌舞作伎生染著心不
復樂道遂有反俗作外道者諸白衣見譏訶
言此等觀歌舞作伎如婬女無沙門行破沙
門法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乃至今爲
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
說若比丘尼觀歌舞作伎波逸提式叉摩那
沙彌尼突吉羅不犯如觀王宮觀畫中說

爾時諸比丘尼徃至邊地邊地人抄取作婢
或奪衣鉢或破梵行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
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

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徃邊地波逸提
邊地者無比丘比丘尼處式叉摩那沙彌尼
突吉羅若飛行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度二根人諸白衣譏訶言云
何比丘尼度二根人無可度不可度者無沙
門行破沙門法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
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
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度二根人波逸提若
疑應先看發心乃至三羯磨未竟突吉羅竟
和尚波逸提餘尼師僧突吉羅

 

爾時諸比丘尼度二道合作一道女人諸長
老比丘尼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
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
度二道合作一道女人波逸提若度竟有是
病不犯餘如上說
爾時諸比丘尼度常有月水女人行乞食血
流汙脚諸白衣見惡賤譏訶言諸比丘尼無
可度不可度度如此輩汙人牀席無沙門行
破沙門法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乃至
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

如是說若比丘尼度常有月水女人波逸提
餘如上說
爾時諸比丘尼不禮比丘不迎不送亦不請
坐諸比丘瞋不復教誡諸比丘尼愚闇無知
不能學戒諸長老比丘尼見種種訶責以是
白佛佛以是事集二部僧問諸比丘尼汝等
實爾不答言實爾世尊佛種種訶責言我先
不說八敬法應禮比丘耶從今是戒應如是
說若比丘尼見比丘不起不禮不請坐波逸
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若病若先有怨

 

嫌不共語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作是念佛不聽我等剃隱處
毛今當火燒即便燒之時有婆羅門失羊覓
之到比丘尼巷聞燒毛之氣謂比丘尼偷殺
其羊便至王所以事白王王即呼比丘尼問
言阿姨殺婆羅門羊不答言不殺又問若不
殺那得有燒羊毛氣便以實答王聞大笑即
放令去諸臣聞之譏訶言云何比丘尼不念
行道乃燒隱處毛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
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

 

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燒隱處毛波逸提
餘如剃隱處毛中說

爾時諸比丘尼不著僧祇支徃白衣舍風吹
上衣露其身體諸白衣見便弄共說麤惡語
以此羞恥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乃至
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
如是說若比丘尼不著僧祇支入白衣家波
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若浣染打縫
若無皆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與白衣對坐臨身相近說法

 

似若私語於中生染著心遂致反俗作外道
者諸白衣譏訶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
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
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與白衣對坐臨身相
近說法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
爾時諸比丘尼自歌舞居士譏訶言此比
丘尼自歌舞如婬女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
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
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自歌舞波逸提
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


爾時諸比丘尼遮受迦絺那衣諸比丘尼待
久不至妨廢行道諸長老比丘尼種種訶責
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
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遮受迦絺那衣波逸
提若病若不聞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遮捨迦絺那衣乃至今爲諸
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
若比丘尼遮捨迦絺那衣波逸提餘如上說
爾時差摩比丘尼聰明機辯難問諸比丘諸
比丘不能答便大羞恥後見諸比丘尼輒下

 

路避之遂無復教誡比丘尼者諸比丘尼愚
闇無知不能學戒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
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
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問難比丘波逸提
有諸比丘尼有疑不敢問難以此復愚闇無
知不能學戒以是白佛佛以是事集二部僧
告諸比丘今聽諸比丘尼先白比丘聽問者
問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不白比丘
輒問義者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

爾時跋難陀常出入偷羅難陀比丘尼所後

時著衣持鉢徃到彼所坐起輕脫更相見形
跋難陀遂失不淨偷羅難陀取內衣浣以不
淨自內形中遂有身諸比丘尼見問言汝不
修梵行耶答言非不修梵行我以男子不淨
自內形中致此身耳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
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
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以男子不淨自
內形中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

爾時諸比丘尼作外道事火法然火及誦其
呪語居士譏訶言此等尚不能淨其見何

 

得有道無沙門行破沙門法諸長老比丘尼
聞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
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作外道
事火法然火波逸提若以邪見作之偷羅遮
若作種種諸外道事皆波逸提式叉摩那沙
彌尼突吉羅
爾時諸比丘尼在有人處浴衆人見之觀看
戲弄諸長老比丘尼見種種訶責乃至今爲
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
說若比丘尼在有人處浴波逸提式叉摩那

沙彌尼突吉羅
爾時諸比丘尼誦外道呪術諸白衣譏訶此
等誦外道呪無求道心乃至今爲諸比丘尼
結戒皆如誦治病經方中說從今是戒應如
是說若比丘尼誦外道呪術若教人誦波逸
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
爾時諸比丘尼衆自授具足戒彼愚闇無知
不能學戒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乃至
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
如是說若比丘尼一衆授具足戒波逸提發

 

心乃至白四羯磨未竟突吉羅竟和尚波逸
提餘師僧突吉羅
爾時諸比丘尼自作畜衆羯磨自作二歲學
戒羯磨自授二歲學戒不能教誡弟子愚闇
無知不能學戒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
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
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自作畜衆羯磨波逸
提若比丘尼自作二歲學戒羯磨波逸提若
比丘尼自授二歲學戒波逸提餘如上說
爾時諸比丘尼作二歲學戒竟羯磨經宿乃

與受具足戒中間有難遂不得受具足戒諸
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
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
丘尼作二歲學戒竟羯磨經宿乃授具足戒
波逸提發心乃至明相未出突吉羅明相出
已和尚波逸提餘師衆突吉羅若病若難起
若僧不集會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作二歲學戒羯磨竟經宿乃
授其學戒其中難起遂不得受諸長老比丘
尼聞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

 

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作二
歲學戒羯磨竟經宿乃授其學戒波逸提發
心乃至明相未出突吉羅明相出已和尚波
逸提餘師衆突吉羅不犯如上說
爾時諸比丘尼自織作衣諸白衣譏訶言云
何比丘尼不念行道身自織作如餘織師諸
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
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
丘尼自織作衣者波逸提若織擲梭擲擲波
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若織腰繩禪

 

帶不犯
爾時波斯匿王左右人及諸比丘尼於恐怖
處遊看爲賊所剥或破梵行或虜將去餘比
丘尼以是白王王言我今不得自在當奈比
丘尼何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言何以
於恐怖處遊行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
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國內
恐怖處於中遊行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
突吉羅若先在路行後有難起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自作己像亦使人作時偷羅

 

難陀亦使人作見己像已生染著心作是念
我色貌如是云何毀之修於梵行諸長老比
丘尼見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
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自
作己像若使人作波逸提作己像者或畫或
以木或以泥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若人
密作之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莊嚴女人便生不樂道心遂
致反俗作外道者諸白衣譏訶言云何比丘
尼莊嚴女人如莊母耶與自莊嚴有何等異

 

不念行道但作邪飾無沙門行破沙門法諸
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
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
丘尼莊嚴女人波逸提莊嚴者爲其梳頭乃
至插一華著一釧一一波逸提式叉摩那沙
彌尼突吉羅

爾時諸比丘尼水中洗浴逆流行爲水所觸
生愛欲心遂致反俗作外道者諸長老比丘
尼聞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
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水中

 

逆流行波逸提若逆流行步步波逸提失不
淨偷羅遮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若無欲
心不犯
爾時諸比丘尼仰卧屋溜處滴入形中生愛
欲心遂致反俗作外道者諸長老比丘尼聞
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
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仰卧水來
下處波逸提餘如上說
爾時諸比丘尼以繩纏腰欲使細好生愛欲
心諸白衣譏訶言此等治腰使細如婬女人

無有道心但作邪事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
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
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治腰使細波逸
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
爾時諸比丘尼種種治身令好生愛欲心乃
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
應如是說若比丘尼種種治身波逸提餘如
上說
爾時諸比丘尼如伎女法著衣生不樂道心
遂至反俗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

 

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如伎女法
著衣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
爾時諸比丘尼如白衣婦女女著衣生不樂
道心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
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如白衣婦女法
著衣波逸提餘如上說
爾時諸比丘尼以欲心自觀形體生愛欲心
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
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以欲心自觀形體波
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

爾時諸比丘尼照鏡生不樂道心乃至今爲
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
說若比丘尼照鏡波逸提若水中照突吉羅
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若面有瘡照看不

爾時諸比丘尼種種自卜亦從他卜諸白衣
譏訶言此等不捨邪見何應得道諸長老比
丘尼聞種種訶責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
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自
卜若就他卜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

 


爾時諸比丘尼共私論議我等出家當得究
竟爲不得究竟爲應罷道不應罷道若罷道
者得好婿不生子多少相禄云何因此論說
生世俗情不復樂道遂致反俗作外道者諸
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言云何比丘尼作
世俗論以忘道意乃至今爲諸比丘尼結戒
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隨
世俗論者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
凡一百五戒

第二分第五尼律八提舍尼法
爾時諸比丘尼好食酥數從人乞諸白衣譏
訶言酥令人悅澤世人所食云何比丘尼不
求法味貪著嗜美味求好顏色與婬女何異
無沙門行破沙門法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
訶責以是白佛佛以是事集二部僧聞諸比
丘尼汝等實爾不答言實爾世尊佛種種訶
責已告諸比丘今爲諸比丘尼結戒波羅提
提舍尼法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食
酥應諸比丘尼邊悔過我墮可訶法今向諸

 

 

阿姨悔過是名悔過法時諸比丘尼於僧中
食請家食及乞食得酥不敢噉以是白佛佛
以是事集二部僧告諸比丘今聽比丘尼不
乞得酥應噉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
乞酥食是比丘尼應諸比丘尼邊悔過我墮
可訶法今向諸阿姨悔過是名悔過法有諸
病比丘尼須酥不敢乞以是白佛佛以是事
集二部僧告諸比丘今聽病比丘尼乞酥食

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無病自爲乞
酥食是比丘尼應諸比丘尼邊悔過我墮可

訶法今向諸阿姨悔過是名悔過法式叉摩
那沙彌尼突吉羅

比丘尼乞油乞蜜乞石蜜乞乳乞酥乞魚乞
肉皆如上說

第二分第六尼律衆學法
爾時優波離問佛世尊已爲諸比丘結應學
法不高著下衣應當學乃至樹過人不得上
除大因縁應當學我當云何持佛言應作二
部僧持從今是戒應如是說不高著下衣應
當學不下著下衣不參差著下衣不如多羅

 

 

葉著下衣不如象鼻著下衣不如圓[ ]著下[]

衣不細襵著下衣不高披衣不下披衣不參
差披衣好覆身入白衣舍好覆身入白衣舍
坐不反抄衣著右肩上入白衣舍不反抄衣
著右肩上白衣舍坐不反抄衣著左肩上入
白衣舍不反抄衣著左肩上白衣舍坐不左
右反抄衣著兩肩上入白衣舍不左右反衣
抄著兩肩上白衣舍坐不搖身入白衣舍不
搖身白衣舍坐不搖頭入白衣舍不搖頭白
衣舍坐不搖肩入白衣舍不搖肩入白衣舍

 

坐不携手入白衣舍不携手白衣舍坐不隱
人入白衣舍不隱人白衣舍坐不扠腰入白
衣舍不扠腰白衣舍坐不拄頰入白衣舍不
拄頰白衣舍坐不掉臂入白衣舍不掉臂白
衣舍坐不高視入白衣舍不高視白衣舍坐
不左右顧視入白衣舍不左右顧視白衣舍
坐不蹲行入白衣舍不蹲行白衣舍坐不企
行入白衣舍不企行入白衣舍坐不覆頭入
白衣舍不覆頭白衣舍坐不戲笑入白衣舍
不戲笑白衣舍坐不高聲入白衣舍不高聲

 

 

白衣舍坐庠序入白衣舍庠序白衣舍坐一
心受食不溢鉢受食羹飯俱食不於鉢中處
處取食不刳鉢中央食不曲指抆鉢食不齅
食食諦視鉢食不棄飯食不以食手捉淨飲
器不吸食食不嚼食作聲不舐取食不滿手
食食不大張口食飯未至不大張口待不縮
鼻食不含食語不脹頰食不嚙半食不舒臂
取食不振手食不吐舌食不含吞食不摶飯
遙擲口中不以鉢中有飯水灑白衣屋內不
以飯覆羹更望得不嫌訶食不爲己索益食

 

不嫌心視比坐鉢食不立大小便除病不大
小便淨水中除病不大小便生草菜上除病
人著屐不應爲說法除病人著革屣不應爲
說法除病人現胷不應爲說法除病人坐比
丘尼立不應爲說法除病人在高坐比丘尼
在下不應爲說法除病人卧比丘尼坐不應
爲說法除病人在前比丘尼在後不應爲說
法除病人在道中比丘尼在道外不應爲說
法除病不爲覆頭人說法除病不爲反抄衣
人說法除病不爲左右反抄衣人說法除病

 

 

不爲持蓋覆身人說法除病不爲騎乗人說
法除病不爲拄杖人說法除病不爲捉刀人
說法不爲捉弓箭人說法樹過人不得上除
大因縁應當學大因縁者惡獸諸難是名大
因縁

彌沙塞部五分律卷第十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