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卷第二十六
     
唐三藏法師義淨奉 制譯

第六門第四子攝頌之餘

佛現大神通事
爾時薄伽梵在王舍城羯蘭鐸迦池竹林園
住于時國王大臣婆羅門長者居士城邑聚
落所有人民商主之類皆共尊重恭敬供養
大師世尊及苾芻衆多獲利養飲食衣服卧
具醫藥資身之物然諸外道不蒙王臣婆羅
門等之所恭敬不獲飲食乃至資身之物時

魔王波旬作如是念我於長夜惱喬答摩不
能得便我今宜可於諸外道而爲惱亂是時

六師晡剌拏等非一切智作一切智慢亦於
王舍城依止而住魔王波旬即便化作晡剌
拏形徃末羯利瞿舍梨子處即於其前現諸
神變身出水火降雨雷雹時末羯利瞿舍梨
子問言晡剌拏汝能成就如是希奇殊勝之
德答言我證如是復徃珊逝移陛剌知子處
復徃阿市多雞舍甘跋羅處復徃脚拘陀迦
多演那處復徃昵揭爛陀慎若低子處皆於

 

 

其前現諸神變身出水火降雨雷雹又復變
作末羯利瞿舍梨子形皆徃其處即於其前
現諸神變身出水火降雨雷雹彼皆問言末
羯利瞿舍梨子汝能成就如是希奇殊勝之
德答言我證又復變作珊逝移陛剌知子形
皆徃某處廣說如前乃至答言我證次復變
作阿市多雞舍甘跋羅形如前所說次復變
作脚拘陀迦多演那形次復變作昵揭爛陀
慎若低子形皆於其前現諸神變身出水火
降雨雷雹彼皆問言汝能證得如是希奇殊

 

勝之德答言我證見是事已彼皆自作如是
之念彼並具大威神有殊勝力除我一人無
斯盛德彼於異時此六大師在唱誦堂悉皆
聚集共爲議論咸作是說我等昔時皆爲國
王大臣婆
羅門居士商主之類皆共尊重恭

敬供養多獲利養飲食衣服卧具醫藥資身
之物我等今時無復如是恭敬供養飲食衣
服悉皆斷絶然而沙門喬答摩爲諸王等恭
敬供養資身之具悉皆豐足諸人當知我等
應以神通道力喚沙門喬答摩令來共我捔

 

 

上人法若喬答摩現一神變我當現二彼若
現二我當現四彼若現四我當現八彼若現
八我現十六彼現十六我現三十二但是喬
答摩現上人法我皆二倍三倍勝彼所爲時
彼六師詣影勝王所呪願王已作如是語大
王當知我等具大神通有大智慧沙門喬答
摩亦復自稱具大神通有大智慧願王聽許
以智慧者共智慧人捔量神變上人之法若
其沙門現一變時我當示現二倍三倍神通
之事若彼行至半路之時我等就彼亦行半

路共捔神通時影勝王答六師曰仁等雖存
死屍無異因何能以上人之法喚如來耶彼
聞是語皆辤而退後於異時王出大城爲禮

敬故徃至佛所六師遂於中路見影勝王作
如是語廣如前說請捔神變王曰兩度來說
事不可追若更言者擯汝出界彼便默去至
住處已復還共議仁等當知王於沙門深生
敬信此不可期憍閃毗勝光大王爲性中平
無有阿曲衆所共聞若喬答摩向彼城者我
等喚其捔神通力後於異時世尊隨縁出王

 

 

舍城徃室羅伐漸次到彼住給園中六師外
道亦隨後至旣停息已詣勝光王所爲呪願
已作如是語大王當知我等有大神通具大
智慧沙門喬答摩亦常自謂有大神通具大
智慧願王聽許以智慧者共智慧人捔量神
變上人之法若其沙門現一神變我當現二
如是乃至三十二倍廣如前說若彼行至半
路之時我等亦行半路共捔神通時勝光王
答六師曰若如是者仁等且住待我白佛時
王即徃至世尊所禮雙足已在一面坐合掌

 

恭敬請世尊曰外道六師欲以神通上人之
法命召世尊捔量道德唯願慈悲降伏外道
慶悅人天令信心者歡喜踊躍其不信者滅
罪惡源大師聞已告勝光王曰大王當知我
於聲聞弟子作如是說汝等苾芻勿於來徃
沙門婆羅門長者居士等前現其神變作上
人法然我於諸弟子說如是法汝等苾芻於
勝善法應須掩覆罪惡之事發露爲先時勝
光王如是再三勸請世尊世尊再三還如是
答佛告大王佛有五事必定須作云何爲五

 

 

一者未曾發心有情令彼發起無上大菩提
心二者久植善根法王太子灌頂授記三者
於父母所令見眞諦四者於室羅伐現大神
通五者但是因佛受化衆生悉皆度脫爾時
世尊復作是念古昔諸佛皆於何處現大神
通見在室羅伐城復念何時大衆雲集見七
日後如是知已告勝光王曰王令應去觀機
應會我當作之王曰欲在何時佛言待七日
後王禮佛足奉辤而去便詣外道處告言仁
等當知七日之後如來爲衆現大神通仁等

 

若有所爲事者隨意應作外道聞已展轉共
議沙門喬答摩或可逃竄或覓己朋我等亦
可覓相知者于時俱尸那城有一外道名曰
善賢其年衰老一百二十歲時此城中有諸
壯士皆於善賢恭敬尊重深心供養謂是阿
羅漢時諸六師共籌議已即詣善賢處問言
善賢仁是我輩同梵行者我等欲召沙門喬
答摩共捔神力現上人法仁可相助答言仁
等所作非宜共彼沙門捔其神變何以故彼
是大德有大力勢如何得知由有理故問言

 

 

何理答曰若大沙門未出世時我念曾於曼
陀枳你大池之側隨處宴坐於晨朝時乞食
已就無熱池邊逐靜而食時彼池所有天神
住便自取水來相供給沙門喬答摩旣出世
後彼聲聞弟子最爲第一名舍利子彼有求
寂名曰準陀持糞掃衣就無熱池而爲洗濯
時池邊諸天即爲浣濯持衣授與其浣衣水
用自灑身極生恭敬如我惟忖我不及彼弟
子弟子仁等今欲喚彼大師共捔神力誠非
善事彼聞議言此亦是彼沙門朋黨更覓餘

 

人共爲籌議時諸六師詐現敬相即辤而去
遂便詣一寂靜之處共爲議曰何處更欲覓
我朋流一人告曰於某城內有一五通宜可
就彼共爲計策必當相助一人報曰彼無力
能現諸神變然於雪山寂靜之處茂林清池
花果繁實松風吐韻好鳥和鳴彼有五百僊
人依止而住其中多是證得五通我等宜可
詣彼共議旣至彼處相問訊已白言仁等與
我同修梵行我等今欲喚彼沙門喬答摩共
捔神通上人之法仁與我等爲伴助不彼皆

 

 

答曰斯爲善事我願共成大集之時應現異
相我見相時即行相助爾時六師敬奉其說
辤之而去後於異時勝光王有異母弟王子
名曰哥羅整服香鬘具諸瓔珞於王宅邊近
城而過王之內人在高樓上見哥羅去愛其
美貌便以花鬘遙擲王子花墮肩上餘人共
見有怨惡者見是事已遂白大臣臣白王曰
王子哥羅於王內人有私情好王聞造次初
不詳審即令大臣刖其手足彼承王教將詣
市中令魁膾者截其手足時彼親族及諸人

 

衆皆共悲啼驚其苦切圍遶而住時有外道
在傍直過王子諸親請外道曰哥羅王子被
王所瞋截其手足仁等頗能以實語力令此
王子所截手足平復如故耶外道聞已默然
無對尊者阿難陀因行乞食亦來此過諸親
報曰王子哥羅被截手足聖者頗能令其平
復同昔日乎尊者答曰君等且住待我白佛
還來相報諸人聞已生大歡喜作如是語王
子今時還得壽命時阿難陀即便疾去徃逝
多林置鉢飯已詣世尊所具陳上事佛告阿

 

 

難陀汝今宜去令彼眷屬以王子手足如舊
安置然後方以實語請之應如是說眞實之
語所有衆生無足二足及以多足若有色若
無色若有想若無想非想非非想如來於中
最爲第一所有諸法若有爲若無爲無染欲
法最爲第一所有大衆群類聚集然於其中
佛聲聞衆最爲第一所有戒禁精勤苦節修
持梵行清淨聖戒最爲第一此之實語若不
虚妄當令王子哥羅所截手足平復如故時
阿難陀聞佛說已白言世尊當如是作禮佛

 

足已即便徃彼哥羅之處令其眷屬以彼手
足如舊安置時阿難陀如佛所教以實語請
之作如是說所有衆生無足二足等廣如上
說乃至清淨聖戒最爲第一此之聖言無虚
妄者即可令此王子哥羅所斷手足平復如
故作是語已王子手足即便平復時諸人衆
見是事已悉皆踊躍出大音聲歎未曾有尊

者阿難陀勝諸外道即將王子徃詣佛所禮
雙足已在一面立白言世尊大德此是王子
哥羅于時王子亦禮佛足在一面坐爾時世

 

尊順其根性意樂差別而說法要王子聞法
證不還果并得神通時勝光王聞尊者阿難
陀爲哥羅王子說實語力手足如故即詣哥
羅所告言王子汝容恕我答言容恕王曰哥

羅可來歸舍答言大王我已離欲今於此住
奉侍如來不應歸故王言善哉隨情所作時
王即爲於一林中造經行處即於中住以彼
支節分分相連即名此林爲分分林時勝光
王徃詣佛所禮佛足已在一面坐白言世尊
若佛許者始從城門至逝多林所作現神通

 

舍佛言任作王即造舍塗拭修營張設百千
殊妙幢蓋灑以栴檀香水散以無價名花懸
諸彩旛飄飄可愛金珠曜日寳鐸和鳴燒海
岸香煙雲成蓋猶如忉利歡喜之園爲佛世
尊即以金銀瑠璃玻瓈碼碯種種莊校盡世
希奇微妙莊嚴寳師子座時彼外道鄔波索
迦亦各隨力爲彼六師造其六座皆以外道
而爲侍從在前居座遣使報王大王當知我
等已至可喚沙門喬答摩王聞告已即與中
宮及王大臣并諸城邑遠近人庶悉皆共詣

 

 

神通舍所王告使者摩納婆曰汝徃禮佛當
傳我語請問世尊少病少惱起居輕利氣力
安不作如是白此諸外道並皆集會願佛知
時使者摩納婆受王教已徃詣佛所問安隱
已在一面坐白言世尊勝光大王頂禮佛足
請問世尊少病少惱起居輕利氣力安不佛
言願彼大王及汝自身無病安樂摩納婆曰
勝光大王作如是白此諸外道並皆集會願
佛知時佛告摩納婆汝今可去爾時世尊以
神通力加被摩納婆猶若鵝王舒張兩翼上

 

昇虚空徃神通舍時諸大衆見乗空來悉皆
踊躍歎未曾有王見希奇深心敬信告諸外
道曰如來大師已現神變仁等次第可現希
奇彼言大王今旣無邊大衆雲集設現神變
未知是誰爲是沙門爲是我等時哥羅王子
以神變力徃香醉山取彼種種奇妙林樹花
果滋繁好鳥和鳴隨樹而至於神通舍北面
安置王見是已特生希有告外道曰如來大
師已現神變仁等次第亦可現之彼言大王
豈不前言今旣無邊大衆雲集設現神變未

 

 

知是誰次有貧人蘇達多長者以神通力於
三十三天取如意樹於神通舍南面置之王
見是事倍生歡悅告諸外道曰如來大師已
現神變仁等可爲外道答曰大衆旣多誰知
勝負我及沙門未能分別時有百千遠近方
國種種人民悉皆雲集會於虚空中有百千
億諸天大衆亦皆雲聚樂觀神變爾時世尊
暫出房外淨洗足已復入房中就座而坐入
火光定遂於門鈎孔中出大火光至神通舍
悉皆火著諸外道言大王是沙門現神通事

 

所住堂舍皆被火燒喚彼沙門來滅其火王
聞默然竟不能答懷憂而住如是勝鬘夫人
行雨夫人僊授故舊給孤長者毗舍佉母更
有諸餘淨信之類及處中人悉皆驚愕諸外
道師并彼弟子見大火然悉皆歡喜時彼火
光咸悉遍燒神通之舍除其塵垢皆令清淨
光明更甚一無所損自然火滅由佛神力及
天力故時王見已倍發歡心如死重甦便命
外道曰如來大師已現神變仁等今可出己
神通彼便默然低顏無對爾時世尊遂便作

 

 

意即以右足踏其香殿西方名佛所住堂爲健陀俱知健陀是香

俱知是堂此是香室香臺香殿之義不可親觸尊顏故但喚其所住之殿即如此方王階

陛下之類然名爲佛堂佛殿者斯乃不順西方之意是時大地六種震

動纔動正動極動纔震正震極震東涌西没
西涌東没北涌南没南涌北没中涌邊没邊
涌中没由斯大地普遍動故於雪山內五百
僊人見瑞相已悉皆驚覺共相謂曰彼同梵
行者現斯瑞相我等宜行即便進發世尊爲
彼所化生故便放金色微妙光明從世尊所
至五百人於此中間無不明照時諸僊人遙

 

見世尊圓光妙彩如寳山王千日澄輝莊嚴
具足三十二相照輝金軀八十種好隨形炳
飾時彼諸僊見佛相已心便澄定如久習禪
如無子得子貧人獲寳如樂王者受灌頂位
亦如有人宿植善根最初見佛時諸僊人旣
至佛所禮雙足已在一面坐爾時世尊依彼
根性隨機差別順四諦理而爲說法彼聞法
已以智金剛杵摧二十薩迦耶見山獲預流
果旣見諦已即從座起合掌恭敬白言世尊
我於佛所願得出家并受近圓成苾芻性於

 

 

大師所而修梵行爾時如來即命善來苾芻
可修梵行於佛言下鬚髮自落如曾剃髮已
經七日法服著身瓶鉢在手威儀具足如百
歲苾芻即如法教授彼自策勵精勤不息摧
五趣苦輪斷諸煩惱證阿羅漢果廣說如餘
乃至帝釋諸天所共敬重爾時世尊與此五
百僊人羅漢苾芻及餘苾芻衆天龍八部前
後圍遶徃神通舍於大衆前昇師子座時有
鄔波斯迦名神僊母來詣佛所白言世尊唯
願大師勿煩神慮我自與彼外道之類共捔

 

神通現上人法伏諸外道慶悅人天令敬信
者心得歡悅其不信者爲結因縁佛告神僊
母曰無煩汝意汝雖有能得與外道共相摧
伏現神通事然諸外道作如是說非沙門喬
答摩能現神變但是聲聞女人現如是事作
上人法汝今應坐時貧蘇達多長者求寂準
陀求寂女緫髻蓮花色苾芻尼更有無量諸
神通者皆詣世尊同前啓請佛如前答令其
復坐時大目連合掌向佛白言世尊願勿爲
慮我共外道捔其神變現上人法摧伏外道

 

 

增長人天佛告目連知汝有力能摧外道然
彼外道作如是說非沙門喬答摩能現神變
但是聲聞大目乾連有斯威德能現神通共
我爲敵汝宜復坐佛告勝光王曰誰請如來
共諸外道捔神變事時王即起偏露右肩合
掌向佛白言世尊我今請佛共諸外道現其
神變上人之法降伏外道慶悅人天令敬信
者倍復增長其未信者作信因縁令於未來
沙門婆羅門人天大衆皆蒙利益長夜安樂
佛受王請默然而住王知受已復座而坐爾

 

時世尊便入如是勝三摩地便於座上隱而
不現即於東方虚空中出現四威儀行立坐
卧入火光定出種種光所謂青黃赤白及以
紅色身下出火身上出水身上出火身下出
水如於東方南西北方亦復如是現其神變
旣現變已即還收攝於師子座依舊而坐佛
告王言此是諸佛及聲聞衆共有神通大王
誰請如來對諸外道及人天衆當現無上大
神變事王從座起還復同前作如是說我請
世尊爲諸大衆當現無上大神通事降伏外

 

 

道廣說如前佛便默然王知受已復座而坐
爾時世尊便以上妙輪相卍字吉祥網鞔其
指謂從無量百福所生相好莊嚴施無畏手
以摩其地起世間心作如是念如何諸龍持
妙蓮華大如車輪數滿千葉以寳爲莖金剛
爲鬚來至於此諸佛常法若起世俗心時乃
至蜫蟻亦知佛意若作出世心聲聞獨覺尚
不能知況禽獸類及以諸龍能知佛念時彼
龍王知佛意已作如是念何因世尊以手摩
地知佛大師欲現神變須此蓮花即便持花

 

大如車輪數滿千葉以寳爲莖金剛爲鬚從
地涌出世尊見已即於花上安隱而坐於左
右邊及以背後各有無量妙寳蓮花形狀同
此自然涌出於彼花上一一皆有化佛安坐
各於彼佛蓮花右邊及以背後皆有如是蓮
花涌出化佛安坐重重展轉上出乃至色究
竟天蓮華相次或時彼佛身出火光或時降
雨或放光明或時授記或時問答或復行立
坐卧現四威儀佛神力故假使童兒亦能現
見如來影像爾時世尊現神變已勝光大王

 

 

及內宮女王子大臣及諸城邑他方遠客無
量百千無數大衆悉皆雲集瞻仰神通目不
暫捨於虚空中亦有無量百千諸天大衆共
觀神變不改威儀恭敬供養情無暫替處處
皆有鼓樂音聲螺貝長鳴歌舞逓發假令禽
獸亦皆歡喜各出音聲馬嘶象吼駞叫牛鳴
孔雀鴛鴦各爲哀響人天大衆觀佛神變歎
未曾有時彼諸天於虚空中奏諸天樂亦散
衆花所謂鉢頭摩花拘物頭花分陀利花曼
陀羅花以天沉水栴檀香末及以諸香悉皆

 

散布以天妙衣及人間上服繽紛而下爾時
如來廣現如是神變事已爲欲調伏受化有
情故說伽陀曰

汝當求出離  於佛教勤修  降伏生死軍

如象摧草舍  於此法律中  常爲不放逸
能竭煩惱海  當盡苦邊際
自餘所有衆多化佛一時宣說如是伽陀
日光若未現  爝燿粗舒光  曦輪上太虚

爝火從斯没  如來光未顯  外道出希奇
佛光照世間  降伏師弟子

 

爾時世尊告諸苾芻曰所有神變汝等憶持
大神通事今將隱没說是語已神變皆無時
勝光王告六師曰大師世尊已現神變仁等
今者可作神通時外道晡剌拏默無所答即
便以肘觸末羯利瞿舍梨子如是向末展轉
相觸乃盡六人竟無一人敢爲應對再三王
命令現神通時彼六師還相築觸同前默爾
縮項低頭如入深禪竟無酬酢時金剛手大
藥叉主作如是念此六癡物久惱世尊須作
方便令其改徃更不敢然悉皆逃竄作是念

已即放猛風雨雹交注彼神通舍隨處崩摧
外道邪徒並皆離散或有驚怖入山穴中林
樹草叢潜藏而住或入天堂祠室抱腹懷憂
佛神通舍一無傾動爾時世尊觀是事已說
伽陀曰
衆人怖所逼  多歸依諸山  園苑及樹林

制底深叢處  此歸依非勝  此歸依非尊
不因此歸依  能解脫衆苦  諸有歸依佛

及歸依法僧  於四聖諦中  琤H慧觀察
知苦知苦集  知永超衆苦  知八支聖道

 

 

趣安隱涅槃  此歸依最勝  此歸依最尊
必因此歸依  能解脫衆苦
爾時世尊觀諸大衆根性差別隨眠各異爲

其說法令彼聞已無量百千億數大衆得殊
勝解或得初果二果三果阿羅漢果或有發
聲聞菩提心或有發獨覺菩提心或發無上
菩提心於大衆中所有衆生皆悉至心歸向
三寳世尊爲彼大衆說法示教利喜所作事
了從座而去時有晡剌拏等弟子與其師主
在於一處問其師曰鄔波馱耶何者爲實時


諸六師各生欺誑共相調弄作如是語世間
是常此爲實事又有說言無常是實又云亦

常亦無常又云非常非無常是謂爲實又云
有邊無邊又云亦有邊亦無邊又云非有邊
非無邊又云身中有命又云異身有命又云
死後有我又云無我又云亦有我亦無我又
去非有我非無我唯此是實餘皆虚妄雖說
此語情多恥愧低頭俛仰憂火燒心欲求水
飲便徃池所於其半路有一黃門見而頌曰

汝今獨行何處去  狀同相觸折角牛

 

釋迦妙法不能知  亦如野牛隨處走
時晡剌拏聞此頌已亦便說頌

死常在我目前行  我身無有強健力

諸有輪迴受苦樂  我今解脫求安處
日光極熱吐炎暉  我今身心並疲倦
汝當無諂直相報  何處得有清涼池

黃門聞已復說頌曰
近此即有清涼處  鵝鴨鮮花皆遍滿
汝是極惡生盲者  不見芳池共相問

哺剌拏復說頌曰

汝今非男亦非女  向池之路不相教
我速須徃覓清涼  求歇身心諸熱惱

時彼黃門教其路已晡剌拏即詣池所旣至
池已以沙瓨繫頸入水自沉因即命過時彼
弟子更相問曰仁等頗有見我鄔波馱耶不
皆云不見又相問曰仁等頗曾見鄔波馱耶
有所說不一人答曰見說世間皆常唯此是
實餘皆是虚又云我說無常又云亦常亦無
常又云非常非無常又云有邊又云無邊又
云亦有邊亦無邊又云非有邊非無邊如前

 

具說時諸弟子共相謂曰仁等應知所有言
說悉並不同我今宜可覓親教師問其實事

即便求覓於其中路見童女來伽陀問曰
賢首汝頗見  晡剌拏大師  不將衣覆身

立地手中食
童女聞說即以伽陀而答之曰
彼是地獄人  展手從他乞  手足皆白色

見在水中沉
弟子亦以頌曰
汝勿作是語  斯爲不善說  以法作衣裳

 

牟尼依法住
童女復答
露體人間行  誰將此爲智  令他衆共見

了無羞恥心  靦面露身形  便將此爲法
毗沙門王見  刀割定無疑
時諸弟子聞是語已默爾而去即詣池所見
其師主以沙瓨繫頸沉没而亡弟子之中有
樂戒者共作是說此事是實餘皆虚妄亦以
沙瓨繫頸自沉而死所有餘衆並皆四散依
止邊方佛現如是大神變已人天大衆悉皆

歡喜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卷第二十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