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卷第二十四
     
唐三藏法師義淨奉 制譯

攝頌在前
爾時猛光王在得叉尸羅婬女之舍見增養
來問言卿何爲來即皆以事具答王曰我且
歡樂待七日滿當可共去日旣滿已徃石杵
山自駕其象象遂大吼去斯不遠有解相人
聞象鳴聲作如是語我聽象鳴知其意趣日
行百驛還至南海飲水充虚增養聞說遂即
共王同乗其象隨路而去至一陶家有坏瓦

器象便脚踏瓦師見憂增養曰有如此人依
地而活王遂心疑作如是念增養此言見譏
於我唯我一人依國地活斯言何義後當憶
念默然而去復於行路見鶺鴒鳥當道生卵

象脚踏碎鳥見悲鳴增養見已便作是語此
不應作致有憂悲王復生念此言還是見譏
於我行婬女舍是不應行後當重憶尋路而
去復於路邊在一樹下乗象而過於樹枝上
有一黑蛇縱身垂下欲蜇於王增養見已便
即拔刀斬爲數段落地宛轉增養曰此不應

 

 

作而強作之王復生念此言還是見譏於我
已經三度後當憶念復於他日象乃速行不
肯緩去方欲至城增養白王前有相師作如
是語象行百驛還向南海飲水充虚看此急
行定不肯住當抱樹枝縱身而下王與增養
抱枝而下詣一園中任象走去王語增養卿
今可去竊報安樂云我今至在芳園中即行
具告彼聞告已歡悅無極時王媿恥不向大
門即便於一水
[ ]欲入宮內時有二女不識

是王遂相告曰我聞大王已至一云我意思

 

量於此[ ]入王聞其語便作是念我令增養

竊告夫人彼乃隨情遍語城邑遂於別日情
懷不忍告增養曰汝於我處頻作數種無益
惡言而譏誚我豈我一人受用大地汝於某
處作如是語此諸人等受用大地以自活命
復於某處作如是語此不應作致有憂悲造
婬女舍我不應徃復於某處作如是語此不
應作而強作之豈我向婬女處是不應作又
我與汝在芳園內令汝獨去竊報夫人云我
今來停在園內汝便以語遍告城隍是則於

 

 

我作無利事增養驚懼作如是語靈祇共鑒
明察我心實不譏王前於陶家見有坏器象
脚踏破陶師見憂我見斯事作如是語此諸
人等依地土活中於路次見有小鳥於道上
生卵象行踏碎鳥遂悲鳴我見斯事作如是
語此於不應行處而生其子後於樹枝見蛇
下樹欲螫於王我遂斬爲數段在地我作是
語於不應爲處而強作之於斯等事我直說
之非譏王也又云令入宮內竊報夫人便將
此語遍告城邑者此亦不然我唯獨入竊語

 

夫人豈敢於王作無利事王曰任汝分踈云
非是過我於小門欲入城時親見二女作如
是說一云王來一云從此道入若不說者彼
何得知答曰彼是飛行魅女潜身密聽聞王
語聲此亦非我爲無益事王曰汝今無過可
自安心勿爲怖懼又復我行去後有婆羅門
云王不來更立餘者咸須殺却今正是時答
曰婆羅門且待先殺飛行惡人王曰彼何能
殺答曰我作方計殺除望得王曰除惡爲善
時此城中有大臣子先閑明呪增養詣彼問

 

 

曰飛行魅女殘害生靈如何設計得令除盡
答言阿父我能擒得即便斬取死人之手變
作嗢鉢羅花付人令賣報言汝可持此詣市
中賣若以錢來買者即不須與如其笑者録
取其名并記形狀其人一一依教而作於此
城中録笑者名得五百人王聞是已報增養
曰有此多人如何能殺答曰我解方便王不
須憂王曰隨汝自作遂於城邊料理一處令
使淨潔宣告令王今欲作無遮大會求請天
神汝諸姊妹咸可來集女聞王命意欲求財

 

悉皆聚集雖無名字亦爲貪來便有五百餘
人彼大臣子皆以呪索禁縛使住增養令人
持刀緫殺王曰此妖雖殄尚有諸婆羅門即
令遍請我造無量不善之業已殺五百飛行
魅女仁等爲欲救濟我故日日應來一處受
食彼聞歡喜皆悉來受王勑門人曰諸有受
食婆羅門衆汝宜好數來報我知門人敬諾
王又告曰汝等城邑諸人宜作上食供養婆
羅門時婆羅門爲貪好食便受王請皆來集
會食罷欲出門人數之緫有八萬便即白王

 

 

數滿八萬王聞思忖如何一時能殺多命遂
令一一婆羅門正噉食時屠人持刀背後而
立告言若聞我道取酪聲汝等一時齊斬其
首如是教已彼依言作乃至悉斬其首時王
旣殺衆婆羅門已即於其夜夢見地震六字
聲空出六字聲復有八夢地震六字者謂六
無我鄙心若空出六字者謂諸誰平今彼我
云何八夢所謂一者見白檀香泥遍體塗拭
二者見赤栴檀香水澆灑其身三者見頭上
火然四者見兩腋下垂大毒蛇五者見二鯉

 

魚舐其兩足六者見二白鵝飛空而來七者
見大黑山當面而來八者見白鷗鳥頭上遺
糞是時彼王旣作如斯衆多夢已即大驚怖
遍身毛竪作如是念豈縁此事王位有虧身
命損失便召解夢婆羅門至而告彼彼作是
念王此好夢我當說惡若言好者更增高慢
長其惡見餘婆羅門更見誅戮作是念已共
爲籌議報言大王此非善夢王言爲說當有
何報答曰此夢表王國位將虧身當殞殁王
聞是已生大憂惱爾時彼王復作是念頗有

 

 

方便令我身存王位不失耶我今宜可詣尊
者迦多演那處請問吉凶豈非與我爲惡兆
乎旣至彼已頭頂禮足在一面坐以夢具白
尊者答言大王頗於餘處問此事耶答言聖
者於餘亦問於何人邊問答曰於婆羅門處
彼何所說王即以彼所說具白尊者答曰大
王彼等常受欲樂欣願生天餘何所識王之
所夢是其善瑞不須驚怖不由此故失位身
亡所以者何如王所聞地有六聲是何先兆
如是應知即是於王共相警誡令王改惡從

 

善昔有六王非法化世身壞命終墮於地獄
此最初王在地獄中受大極苦而說頌曰即
是初六字

六萬六千歲  地獄中燒煮  現受大極苦

未知其了時
其第二王亦說頌曰即是第二無字
無有苦邊際  了日終不知  我類共同然

此由前惡業
其第三王亦說頌曰即是第三我字
我所得衣食  或理或非理  餘人餐受樂

 

 

令我獨遭殃
其第四王亦說頌曰即是第四鄙字
鄙哉我形命  有物不能捨  飲食不惠人

令身無利益
其第五王亦說頌曰即是第五心字
心常欺誑我  鎭被愚癡牽  地獄受苦時

無人肯相代
其第六王亦說頌曰即是第六若字
若我生人趣  常修於衆善  由其福業力

必得上生天

故此六聲彰彼先業又復大王空中六聲是
誰先兆如是應知王住宅內有大竹竿於中
多有微細蟲食輭者皆盡遺餘堅鞕諸蟲不
樂恐命不全共說此頌以告宅主即是最初
諸字
諸輭處皆食  唯有鞕皮存  願王知不樂

更別安餘者
王去舊竹別安新者遂令多蟲而得存活又
復大王王有掌馬人名曰近親先瞎一目彼

於日日在烏巢中打破卵子烏見子死心生

 

 

怨恨悉皆鳴叫而說此頌即是第二誰字
誰復能相爲  剌人令眼瞎  不殺我子孫

除解心憂惱
王當遮止勿使更然又復大王於王園中有

遊戲池水先平滿多有魚鼈蝦蟇所居有一
白鷺鳥常食其魚令池乾無水鳥見是事遂
生嗟歎而說頌曰即是第三平字

平地水睆  多有諸魚鼈  取食以充軀

今時水皆盡
王今宜可以水添之驅鳥令去又復大王王

 

此國中有一大山名曰可畏有雄象母象並
悉生盲唯有一子爲供侍爲父母故出外
求食遇見雌象相隨而去漸爲誘誑將至園
所遂便被縛憶念父母悲憂內疚不食水草
而說頌曰即是第四今字

今父母孤獨  生盲無引導  處在深山中

無食誰看養
王今宜可令放彼象得與父母共爲歡樂又

復大王王住宅中有被縛鹿旣離昔群心生
憂惱而說頌曰即是第五彼字


 

彼群皆受樂  水草任情遊  唯我受拘繫

晝夜獨懷憂
王宜解放任徃山林又復大王於王宅中有

鵝被繫仰瞻空堥ㄕ雩s鵝飛騰而去情生
憂惱而說頌曰即是第六我字

我朋皆已去  飲啄盡隨情  我身何罪業

被繫無聊生
王起悲心亦宜解放又復大王夢見八事是

何先兆者如見白栴檀香泥遍體塗拭者有
勝方國王送大白毯來奉大王今至半路經

 

七日後必當來至此爲先兆又見赤栴檀香
水澆灑身者有健陀羅國王送赤毛寳毯來
奉大王今至半路經七日後亦當届此此爲
先兆又見頭上火然者有槃那國王送上金
鬘來奉大王在路而來經七日後亦來至此
此爲先兆又見兩腋下垂大毒蛇者有支那
國王送二寳劔來奉大王隨路而行七日當
至此爲先兆又見二鯉魚舐兩足者有師子
洲國王送一雙寳履來奉大王尋路而來七
日當至此爲先兆又見二白鵝飛空而來者

 

 

有吐火羅國王送二駿馬來奉大王尋路而
來七日當至此爲先兆又見大黑山當面而
來者有羯陵伽國王送大象王二頭來奉大
王尋路而來七日當至此爲先兆又見白鷗
鳥頭上遺糞者牛護之母
安樂夫人此爲先

兆王自當知然王不應於婆羅門處更起惡
心時猛光王聞是說已歡喜踊躍如死重甦
深生信仰禮足而去還至宮中如尊者教皆
悉奉行別安大竹遮掌馬人枯竭池中添水
令滿放象并鹿及被繫鵝滿七日已如所記

 

事皆悉到來王見是已更於尊者極生敬重
作如是念但我宅中所有吉祥皆是聖者福
力所致我今且以初得大毯奉持供養後以
王位奉禪尊者即告使者曰可持此毯將奉
尊者迦多演那彼便將去奉授尊者次告安

夫人及星光妃牛護太子增養大臣曰仁
等當知今此諸國所有大王咸持國信來獻
於我汝等愛者隨意當取
時安樂夫人即取

金鬘星光少妃取赤毛寳毯牛護太子取其
二馬增養便取二劔大臣取其寳履唯餘寳

 

 

象王自取之時猛光王他獻五寳皆共分訖
便徃尊者處禮雙足已在一面坐白言大德
慈造弘深事難具說謹持國位奉獻尊者唯
願慈悲哀憐納受尊者報曰世尊有教遮諸
苾芻不受王位王曰若如是者當受半國答
曰此亦不聽王曰若作國主是佛所遮受用
五欲理應無損我悉奉施答曰大王所有諸
欲佛皆不許王曰此不應者所有受用及上
受用供身資具幸當爲受隨情而用答言大
王待我白佛王言任意請佛爾時佛在室羅

 

伐城逝多林住是時大師無不知見遂作是
念假令迦多演那於諸受用及上受用自無
所須然爲未來諸苾芻故應可受取如是念
已起世俗心諸佛常法若起世俗心時乃至
蜫蟻亦知佛意若作出世心時聲聞獨覺尚
不能了何論畜類于時世尊爲斯事故遙知
迦多演那意趣遂起世俗心即令迦多演那
天耳天眼彼此聞見是時尊者即白言世尊
苾芻得取受用之物及上受用不佛言爲欲
哀愍未來世中諸苾芻故又令施主福報增

 

 

故是故我今聽爲四方僧伽得取受用之物
及上受用非是別人此中受用者謂是村田
上受用者謂是牛羊等于時尊者請世尊已
白猛光王曰世尊已許爲四方僧伽得取受
用及上受用爲欲哀愍未來世中諸苾芻故
又令施主福報增故時王即爲尊者遂造大
寺四事供養悉皆充足莊田牛畜施四方僧
佛告諸苾芻我今最初許鄔波索迦爲諸聲
聞四方僧衆施受用物謂是嗢逝尼城猛光
王爲首又最初許鄔波索迦爲諸聲聞四方

 

僧衆施其飯食謂是鷲峯山摩揭陁主影勝
大王爲首又我最初許鄔波索迦爲諸聲聞
四方僧衆施其卧具謂是室羅伐城給孤長
者爲首又我最初許鄔波索迦爲諸聲聞四
方僧衆造毗訶羅謂是婆羅痆斯善賢長者
爲首

內攝前頌曰
猛光一切施  影勝施飯初  卧具謂給孤

善賢造僧寺
爾時猛光王曾於宮內與安樂夫人一處夜

 

食王性愛酪夫人持一酪椀在王前立當時
其星光披妙寳毯簷前而過毯色內徹猶如
電光照夫人悉皆明了夫人見光便大驚
怪問言大王此何明照爲是電光爲是燈燄

答曰此非電光亦非燈燄然是星光披其寳
毯從此而過是彼光明王曰如斯寳毯汝棄
不取乃取金鬘誠無識鑒豈我宮中無金鬘
也誰言外方女能知物好惡答言大王斯何
得有如此智慧豈非王教取寳毯耶王曰是
彼自取非我所教
王及夫人因相輕忽便致

 

瞋忿遂持酪椀擲王頭上王先闥額因被椀
傷便自手摩云我頭破血流腦出今時定死
生路無由命未斷來且先殺却便勑增養曰
汝今宜可殺此安樂無用婦人增養聞已便
作是念王極於此深生愛念由懷忿恨忽作
此言不應造次即斷其命待瞋定後更觀意
趣方殺不難屏處且安勿令王見作是念已
白言如是我當即殺遂便藏舉王旣忿息問
增養曰
安樂夫人今在何處答言大王奉勑

令殺我順王言已斷其命王曰斯爲異事亦

 

 

當殺我及以星光牛護太子并一大臣汝自
灌頂爲大國主彼於我所作輕慢事且爲誡
勗後更平章豈合因斯即行刑戮增養曰王
聽譬喻諸有智者因譬喻言得閑其事

內緫攝頌曰
文鳩死赤體  三種難不應  觀無猒不眠

緫收其七頌
第一內子攝頌曰
林內文鳩死  樹下獼猴亡  此世他世中

四盲闇應識

大王於徃昔時有一名山泉流清泚果木敷
榮於大樹頭有二鳩鳥爲巢而住便採好果

塡滿其巢報雌鳩曰賢首此中貯果不應[][]

食且求餘物權自充軀若遇風雨飲食難得
方可共噉答曰善事遂遭風日之所吹暴果
遂乾枯巢中欠少雄鳩問曰我先語汝果不
應食待風雨時方可餐噉因何汝遂獨食果
耶答言我不食果問曰我先以果塡滿此巢
今旣欠少不食何去答曰我亦不知何縁欠
失二鳩皆云不食兩諍遂致紛紜時彼雄鳩

 

 

觜啄雌頂因此而亡雄鳩在傍看果而住忽
屬天雨果復盈巢雄鳩念曰今還巢滿明非

彼食便就雌鳩爲懴謝曰
可愛彩鳩宜速起  巢中欠果非汝食
今看少處滿如前  汝今恕我斯[ ]

時有諸天空中見已而說頌曰
汝共好文鳩  樂在山林處  愚癡無智慧

殺後空憂惱
是時增養復說二頌
如彼愚癡鳩  無辜殺同類  不知形命盡

 

懴謝苦生憂  大王亦同彼  無辜瞋所愛
已遣加刑戮  徒自生憂惱
更說譬喻王當曉之又復大王昔有長者時
届秋天擔黃豆子詣田欲種置於樹下向迴
轉處樹上獼猴下來偷種把得一掬還上樹
顚縁樹上時遂遺一粒便放滿掬尋樹而下
覓一黃豆長者見之即以杖打因此命終時
有樹神見說頌曰
如彼癡獼猴  棄把求一粒  由斯被他打

痛苦至身亡

 

王前遣我已殺夫人爲小瞋心便亡大利今
求重見其可得乎王告增養曰因何一語便
殺夫人答曰王豈不聞
大師無有二  所出唯一言  決定不參差

王言亦如是
王曰我情闇亂令殺夫人汝即隨言豈成道
理增養曰王豈不聞世有二闇即以頌答
大王今應識  世有二種闇  一謂是生盲

二者不知法  此世及後生  復有二種闇

一謂罪惡見  二者壞尸羅

第二內子攝頌曰
赤體空無用  杵臼唯應一  患害起疑心

輕賤事須漸
王語增養曰汝殺安樂夫人我今赤體答曰
王豈不聞世間有三赤體不爲好相云何爲

河無水赤體  國無主亦然  女人夫婿亡

所向無歸趣
王曰汝殺夫人遂令宮內唯見空虚答曰王
豈不聞世間更有三種空虚云何爲三

 

鈍馬道行遲  設食無兼味  家中有婬女

是三種空虚
王曰彼好夫人於五欲樂全未受用汝遂殺
却答曰王豈不聞世有三事亦不被受用云
何爲三
賣炭人好衣  浣衣者鞋履  女在王宮內

無受用應知
大王非直此三更有三種不被受用云何爲

幽澗春花發  少女守貞心  夫主遠征行

 

無用終朝夕
王曰汝便造次殺夫人罪合杵臼答曰王

豈不聞更有餘人合當杵臼
木匠不善察  衣工用長線  御者不觀車

此三當杵臼
大王非直此三合當杵臼更有三種云何爲

使者更遣使  遣作令他作  少女愛猖狂

此三應杵臼
大王非直此三更有餘三合當杵臼云何爲

 


放牧於田內  剃髮居林藪  常在於婦家

此三應杵臼
王曰我出一語汝便殺夫人誠哉大苦答曰

王豈不聞世間更有一語爲定乃有三種云
何爲三

王但出一語  女人一出嫁  聖者一現身

此三唯有一
王曰汝今自造患害得我一語遂殺夫人答

曰王豈不聞世間有三自造患害云何爲三


力弱者著甲  無伴有多財  年衰畜少婦

此三當自害
王曰我今疑汝別有異心如何一道遂殺夫
人答曰王豈不聞世有三人見時令他起疑
云何爲三
 
見淺智人修上行  見勇健者無瘡痕
 
見衰老女說廉貞  此三能使他疑惑
王曰汝極輕賤我如何造次殺夫人答曰
王豈不聞世有三事被他輕賤云何爲三
無事多言語  身著垢弊衣  不請赴他家

 

 

此三被人賤
王曰汝欲漸漸長我怨家殺愛夫人更有何
物答曰王豈不聞更有三種事須漸漸云何
爲三
食魚須漸漸  登山亦復然  大事不卒成

此三須漸進
第三內子攝頌曰
三種愚癡人  離間有三別  下品應車裂

姧詐事應知
王曰汝是愚人如何殺我所愛夫人答曰王

 

豈不聞世間亦有三愚癡相云何爲三
委付不相知  供承急性者  造次便相捨

此謂三愚相
王曰汝是離間我之親友殺夫人答曰王

豈不聞世間亦有三種離間云何爲三
知友不親近  或復太親密  非時從乞求

三種當離間
王曰汝是下品人殺我夫人答曰王豈不聞

更有三種下品之人云何爲三
於他物起貪  自財生愛著  見他苦心悅

 

 

斯爲下品人
王曰汝合車裂殺我夫人答曰王豈不聞更

有三種合車裂死云何爲三
性拙造機關  畫不知彩色  壯兒無巧便

此三皆合死
王曰汝大姧詐殺我夫人答曰王豈不聞更

有三種姧詐之物云何爲三
女人三度嫁  出家復還俗  網鳥脫籠飛

此三解姧詐
第四內子攝頌曰

難得爲他事  孤獨事多虚  相違合重打

失去行無益
王曰難得夫人汝今殺却答曰王豈不聞世

間更有四種難得云何爲四
兔頭難得角  龜背難得毛  婬女難[][]

巧兒難實語
王曰汝爲他事殺我夫人答曰王豈不聞更

有四種爲他人事云何爲四
爲他受寄物  作保及證人  爲行無路粮

愚人作斯事

 

王曰汝殺夫人令我孤獨答曰王豈不聞更
有四種孤獨之事云何爲四

生時唯獨來  死時唯獨去  遭苦唯獨受

輪迴唯獨行
王曰汝之所作虚多實少殺我夫人答曰王
豈不聞更有四種虚多實少云何爲四
貧苦行他乞  魚子及棗花  秋日起重雲

此虚多實少
王曰汝所作事深是相違殺我夫人答曰王
豈不聞更有四種相違之事云何爲四

光影及明闇  晝夜善惡法  此四於世間

常是相違事
王曰汝合重打殺我夫人答曰王豈不聞更

有四種合打之事云何爲四
帛打先光澤  驢打即能行  婦打依隨婿

鼓打即便鳴
王曰殺我夫人汝可失去答曰王豈不聞更

有四種失去之事云何爲四
風起塵驚去  衆響失歌聲  承事無用人

德處行違逆

 

王曰汝行不合事殺我夫人答曰王豈不聞
更有四種不合之事云何爲四

國王爲妄語  醫人患霍亂  沙門起瞋心

智者事迷愚
王曰汝爲無益殺我夫人答曰王豈不聞更

有四種無益之事云何爲四
無益日下燈  大海中降雨  飽食更重食

承事無事人
第五內子攝頌曰
不應事不觀  不善合驅却  驚怖不歡捨

 

渴憶難思憂
王曰汝作不應事殺我夫人答曰王豈不聞
更有四種不應爲事云何爲四
不請教授  他睡爲說法  不應求強求

共壯兒相撲
王曰汝不堪觀殺我夫人答曰我雖不堪觀
更有四種可觀之事云何爲四
勇士戰可觀  可觀呪除毒  親會食可觀

可觀能講義
王曰汝殺夫人是不善事答曰王豈不聞更

 

有四種不善之事云何爲四
在家不勤務  出家有貪欲  國主不籌量

大德爲瞋恚
王曰殺我夫人汝合驅却答曰王豈不聞更
有四種合驅之事云何爲四
御者令車傾  不解量牛力  牸牛多[ ]

婦久住親家
王曰殺我夫人見汝驚怖答曰王豈不聞更
有四種不應怖而怖云何爲四
鷦鷯與鶺鴒  白鷗及蒼鴈  如斯四種鳥

 

痡`有怖心
王曰我無夫人情不歡樂云何汝殺答曰王
豈不聞更有四種不樂之事云何爲四
獼猴不樂村  魚鼈非石山  盜賊非禪室

狂夫猒己妻
王曰汝合棄捨殺我夫人答曰王豈不聞更
有四種合棄之事云何爲四
爲家棄一人  爲村一家棄  爲國棄一村

爲身捨大地
王曰汝殺夫人我之渴憶無滿足期答曰王

 

豈不聞更有四種不知足云何爲四
火無足草期  及婬他婦女  渴時掬中飲

飲他須難足
王曰汝殺我夫人是難思量事答曰王豈不
聞更有四種難思之事云何爲四
國主瞋難知  途中忽遇賊  家中女婦闘

難思施物來
王曰汝殺夫人是可憂傷答曰王豈不聞更

有四種可憂傷事云何爲四
老耄帶婬情  惡婦被夫遣  婬女年衰朽

 

出家有瞋恚  如斯四種事  皆悉可傷悲
第六內子攝頌曰
無猒可愛事  不共戲奪財  不共爭惡心

無依作不信
王曰安樂夫人我觀無猒汝便殺却答曰王
豈不聞更有五種無猒之事云何爲五
國主及象王  名山與大海  世尊身相好

觀時無有猒
王曰夫人可愛汝遂殺之答曰王豈不聞更
有五種可愛之事云何爲五

 

美貌出名家  溫柔不爲惡  婦德皆圓滿

斯人眞可愛
王曰不應與汝共爲戲樂殺我夫人答曰王
豈不聞更有五種不可共戲云何爲五
小兒及毒蛇  閹竪偏生子  隨宜無識者

此不應共戲
王曰殺夫人即是奪我財物答曰王豈不
聞更有五種奪人財物云何爲五
舞樂與醫人  賊及於典獄  王家出入者

此五奪人財

王曰殺我夫人汝今不堪共爲爭競答曰王
豈不聞更有六種不共爭競云何爲六
大富及極貧  下賤極高貴  極遠及極近

此六不應爭
王曰汝有惡心殺我夫人答曰王豈不聞更
有六種惡心之人云何爲六
雖見不相看  違逆不親附  好說他過咎

望報與他財  雖施還擬索  是惡心相狀
王曰汝殺夫人我無依怙答曰王豈不聞更
有七種無依怙事云何爲七

 

老病僧惡王  老家長惡口  不閑於法律

重病無醫療  不依尊者教  是七無依怙
王曰汝殺夫人不中爲伴答曰王豈不聞更
有七種不中爲伴云何爲七
調戲人樂兒  博弈與婬女  耽酒賊黃門

此七不爲伴
王曰汝殺夫人不中委信答曰王豈不聞更
有七種是難委信云何爲七
深水齊至胭  獼猴及象馬  黑蛇頭髮竪

面蹙少髭鬢  於斯七事邊  應知難委信

第七內子攝頌曰
不睡及不欲  九惱無悲心  十惡十相違

十力夫人現
王曰汝殺夫人我不能睡答曰王豈不聞世
間更有八事令人無睡云何爲八
 
熱病瘦病及咳嗽  貧病思事極懷瞋
 
心有驚怖被賊牽  如斯八事令無睡
王曰汝殺夫人我不欲汝答曰王豈不聞更
有八種不可欲事云何爲八
病老死飢儉  愛別怨家會  遭雹國破亡

 

 

八事人不欲
王曰汝於我處大爲憂惱殺夫人答曰王
豈不聞世有九種憂惱之事如此等事現在
前時當須含忍云何爲九
若愛我怨家  或憎我善友  及憎我己身

已作現當作  九事若現前  當須自開解
勿復生嫌恨  自惱惱他人
王曰汝無悲心殺我夫人答曰王豈不聞世
間有十種無悲之類云何爲十
 
屠牛屠羊屠雞猪  捕鳥捕魚獵諸獸

罝兔作賊爲魁膾  斯之十惡無悲心
王曰汝是獰惡人殺我夫人答曰王豈不聞

人有十惡云何爲十
惡聲惡口無羞恥  背親棄恩無有悲
強賊竊盜食難供  常作邪言是爲十

王曰汝作相違事是不可信殺我夫人答曰
王豈不聞更有十種相違之事是不可信云
何爲十

所謂日月火  水童女婦人  苾芻婆羅門

露形者人糞

 

此中日相違者冬時近下然不極熱春時極
遠然能毒熱月相違者若初少時人皆拜禮
及其圓大無有禮者火相違者如有熱病更

須火炙又如炙瘡火炙方差水相違者如冬
月時池水冰冷人皆不飲井水雖煖然人皆
飲用春陽之月池水溫煖人皆共飲井水雖
冷人不樂飲此據西方國法論其違順也童女相違者若
未嫁時常憶夫家及其嫁去尋常啼泣而憶
本舍婦女相違者若女少年人皆樂見翻將
衣帔蓋體而行及至年老人不樂見便露頭

 

面隨路而去苾芻相違者若少年時所餐飲
食皆有氣味食已消化然不能得及其年老
所餐飲食皆無氣味食不能消然豐供養婆
羅門相違者若小童子年七歲時未有欲意
而復令其受戒五年專修梵行及至盛年欲
情興盛而不禁止方縱行非露形相違者如
露形外道若在室中即披衣服及其出外翻
更露形人糞相違者若糞濕時水上浮出及
其乾燥翻更下沉是謂十種相違之事王言
增養如是諸事且不須論我今重問當依實

 

 

答以何勢力殺我夫人答言大王我於何處
得有勢力敢害夫人大王當知彼佛世尊如
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
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今有聖者迦多演
那是彼弟子彼佛世尊所有智力無能障礙
爲法輪王成就十力殊勝之處具大智慧轉
大梵輪於四衆中作師子吼此可方名有大
勢力云何爲十所謂處非處如實而知智力
由能成就如是智力殊勝之處具大智慧轉
大梵輪於四衆中作師子吼是爲初力又於

 

衆生三世業報若處若事因縁異熟如實而
知是第二力又於靜慮解脫三摩地三摩鉢
底煩惱淨處如實而知是第三力又於衆生
所有根性差別如實而知是第四力又於衆
生所有勝解如實而知是第五力又於種種
世界如實而知是第六力又於一切處遍行
如實而知是第七力又於前生種種生處皆
悉憶知所謂一生二生乃至十生二十三十
乃至百生千生萬生無量萬生成劫壞劫乃
至無量成壞悉皆憶念如是種類如是衆生

 

 

我所住處某名某族如是飲食所受苦樂如
是受生命有脩短死此生彼如是方國昔時
生處悉皆追憶如是廣說如實而知是第八
力又得清淨天眼超越人間能觀衆生所有
生死形色善惡族類卑高生善惡趣隨業而
徃如實而知若有衆生作身惡行語意惡行
謗毀賢聖心生邪見由此惡業爲因縁故身
壞命終生在地獄若有衆生作身善行語意
善行不毀賢聖心生正見由此善業爲因縁
故身壞命終生在天上如前廣說如實而知

 

是第九力又得諸漏已盡於無漏中得心解
脫能自覺了證圓滿法我生已盡梵行已立
所作已辦不受後有如前廣說如實而知是
第十力成就此力殊勝之處具大智慧轉大
梵輪於四衆中作師子吼大王此是如來有
大勢力餘莫能加是名有力爾時增養說如
是等諸要義已猛光大王默然無答增養念
曰王旣默然一無言說何用多時共相調誑
我今宜可將出夫人即便引現流淚盈目稽
首王前敬禮雙足以妙伽陀而陳謝曰


 

生應於此了無常  展轉相承有家法

王法見惡常含忍  國大夫人幸當恕

世間妙語王先聞  我因問答即陳說

王力能調大狂象  況此愛婦乖違事

於夫尊重婦德具  始終共聚唯此一

我比爲主作沉吟  令此夫人見容恕
爾時王見生大歡喜亦以妙伽陀答增養曰
 
汝宣如是美妙語  皆是於我生愛心

今賞賜汝曲女城  安樂夫人我容恕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卷第二十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