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卷第十
     
唐三藏法師義淨奉 制譯

第二門第五子攝頌之餘
縁在室羅伐城有一苾芻名曰歡喜住居蘭
若寂靜之處常樂坐禪由習定故時人稱爲
住定歡喜將欲入定魔女來請共行欲事歡
喜不受後於異時復欲入定魔女還來坐其
膝上如是當知女人之境是爲大毒觸即害
人染心旣生便共行欲于時歡喜共行婬已
如毒箭入胷心懷憂念云我愚癡毀清淨行

作婬染事即可還俗復作是念我實無有覆
藏之心宜徃佛所具說斯事若有軌式仍得
出家者當如法行若其不然後當還俗即以
右手持法衣左手遮形醜流淚悲泣徃詣佛
所爾時世尊與無量百千苾芻大衆演說正
法遙見彼來便作是念我若不先告彼苾芻
言善來善來者彼歐熱血便即命終作是念
已告歡喜言善來善來何故悲泣答言大德
世尊我先是歡喜今非歡喜佛言汝有何過

作此語耶答言世尊我不捨學處毀清淨行

 

作婬欲事雖造此過乃至無有少覆藏心佛
言歡喜汝能終身受學處不答言大德我能
受持爾時世尊告諸苾芻曰汝等當知歡喜
苾芻雖犯淨戒無覆藏心非波羅市迦汝等
應與歡喜終身學處更有此類亦當授與應
如是與敷座席鳴[]椎言白復周衆旣集已[]

令歡喜苾芻遍禮僧已於上作前蹲[ ]合掌[]

應如是乞
大德僧伽聽我歡喜苾芻不捨學處毀清淨
行作婬欲事乃至無有少覆藏心我歡喜苾

芻今從僧伽乞終身學處願大德僧伽與我
歡喜苾芻終身學處哀愍故第二第三亦如
是乞僧伽可令歡喜在眼見耳不聞處住差
一苾芻爲作羯磨

大德僧伽聽此歡喜苾芻不捨學處毀清淨
行作婬欲事乃至無有少覆藏心今從僧伽
乞終身學處若僧伽時至聽者僧伽應與歡

喜苾芻終身學處白如是次作羯磨

大德僧伽聽此歡喜苾芻不捨學處毀清淨
行作婬欲事乃至無有少覆藏心此歡喜苾

 

 

芻今從僧伽乞終身學處僧伽與歡喜苾芻
終身學處者默然若不許者說第二第三亦
如是說僧伽已與歡喜苾芻終身學處竟由
其默然故我今如是持佛告諸苾芻受學之
人所有行法我今當說受學苾芻不應受住
本性善苾芻恭敬禮拜逢迎合掌不同一座
凡坐之時應在卑座不同經行設有同行應
退一步若向長者婆羅門家不應將住本性
苾芻爲伴設同去者令彼前行不同室宿不
與他出家并受近圓不受他依止不畜求寂

 

不作單白白二白四羯磨不應差作秉羯磨
人亦不差教誡苾芻尼設差不應去見他苾
芻破戒破見破威儀非正命皆不應舉亦復
不得作諸制令不同長淨及隨意事每至晨
朝常須早起開諸門戶收舉燈臺灑掃房院
以新牛糞隨處塗拭可於厠上亦塗令淨咸
可安置水土及葉勿令闕事所須之水可適
寒溫於水竇處洗令淨潔鳴犍椎敷坐席可
備衆華燒香供養若自能者隨時說頌讃歎
佛德若不能者可請餘人若是夏月應須持

 

 

扇扇諸苾芻凡欲坐時於大苾芻下在求寂
上每受食時令心安靜食若了時爲收氈席
所有食器置於本處掃灑食處琠衆中告
知日數作如是白

大德僧伽聽今是月一日大衆人人咸可用
心爲造寺施主及護寺天神國王大臣師僧
父母十方施主應說經中福施妙頌若自不
能請餘人作餘日準知時諸苾芻共分房舍
不與受學人佛言應與不與利養佛言應與
其受學苾芻不修善品佛言應修此之行法

 

乃至斷盡煩惱以來常應順行不行得罪于
時苾芻如佛所勑次第作已歡喜苾芻至念
慇懃策勵無倦便斷五趣繫縛煩惱證阿羅
漢果三明六通具八解脫得如實智我生已
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心無障礙
如手撝空刀割香塗愛憎不起觀金與土等
無有異於諸名利無不棄捨釋梵諸天悉皆
恭敬是時歡喜證得果已仍依前制所有行
法不敢虧違佛言不應更行應隨大小次第
而坐與住本性人而爲共住


 

縁在王城時具壽畢隣陀婆蹉從出家後常
嬰疾病有同梵行者來問言大德起居輕利
安樂行不答言具壽我常病苦寧有安樂問
言何苦答言患嗽問比服何藥答曾吸藥煙
得蒙瘳損大德今何不服答曰佛未聽服時
諸苾芻以縁白佛佛言有病者聽吸煙治病
苾芻不解安藥火上直爾吸煙煙不入口佛
言可以兩椀相合底上穿孔於中著火置藥
吸之仍猶未好佛言應可作筩彼以竹作此
還有過佛言不應用竹可將鐵作彼作太短

 

佛言勿令太短彼作太長佛言不應太長可
長十二指勿令尖利亦勿麤惡置椀孔上以
口吸煙彼旣用了隨處棄擲佛言不應輒棄
可作小袋盛舉彼置於地佛言不應置地令
壞應挂象牙杙上或笐竿上鐵便生垢佛言
應以酥油塗拭後於用時洗拭辛苦佛言不
應水洗應置火中燒以取淨

第二門第六子攝頌曰
藥湯應洗浴  灌鼻開銅盞  乗轝老病聽

須知便利事

 

縁在室羅伐城有一苾芻身遭疾苦詣醫人
處告言賢首我身有病幸爲處方答言聖者
作藥湯洗方可平復答曰佛未聽許醫言聖

者世尊大悲此必聽許時諸苾芻以縁白佛
佛言醫人若遣作湯洗者隨意應作佛旣聽
許用藥湯洗諸苾芻不知何藥爲湯還白醫
言佛已許我作藥湯浴不知當用何藥醫曰
聖者我亦不知何藥然曾讀輪王方中見此
湯名仁等大師是一切智問當爲說時諸苾
芻以縁白佛佛言但是治風根莖華果及皮

 

木等共煮爲湯洗身除疾諸苾芻以湯洗時
皮膚無色佛言以膏油摩彼便多塗膩汙衣
服佛言以澡豆揩之復無顏色佛言洗將了
時於其湯內置
一兩滴油令身潤澤又具壽

畢隣陀婆蹉有病乃至苾芻問言何苦答言
我患鼻中洟出醫問比服何藥答曰曾爲灌
鼻大德今何不灌答曰佛未聽許時諸苾芻
以縁白佛佛言若有病者我今聽以酥油灌
鼻苾芻直爾傾置鼻中膩汙身體佛言不應
如是苾芻復用葉盛而灌仍猶未好佛言不

 

 

應用葉又於小布中灌有過同前佛言不應
以小布灌可用銅鐵及錫作灌鼻筩苾芻便
爲一觜佛言應作兩觜彼作尖利及以麤惡
佛言勿令尖利麤惡苾芻不淨洗手灌鼻佛
言應淨洗手受取藥已方灌鼻中又復畢隣
陀婆蹉患渴苾芻來問仁有何疾答言患渴
無物飲水白佛佛言畜飲水銅盞又復畢隣
陀婆蹉有諸親族來就聽法聽已言歸告其
妻曰聖者畢隣陀婆蹉說美妙法我已聽受
妻曰佛出世間仁獲利益夫曰何故汝等而

 

不聽法妻曰我是女人出外羞恥若其聖者
畢隣陀婆蹉得來至此爲我說者當聽受之
夫便爲請答言賢首我身有病不能詣彼答
曰聖者我取轝來報曰佛未聽許苾芻乗轝
時諸苾芻以縁白佛佛言由是縁故聽諸苾
芻有病乗轝佛旣聽已時畢隣陀婆蹉即便
乗轝將諸弟子詣彼請處時六衆苾芻在路
遇見問諸弟子言乗轝者誰答曰是我鄔波
馱耶六衆曰世尊聽諸苾芻乗轝耶答曰聽
許六衆曰世尊大慈知諸釋子身形柔軟不

 

 

能徒步所以聽乗時六衆苾芻互相謂曰我
等亦可莊嚴好轝至第二日以妙纓毛及諸
鈴鐸莊飾之具繫垂轝上乗向街衢諸長者
婆羅門見已問曰聖者此是何物六衆報曰
世尊聽我乗轝報曰豈汝沙門尚受欲樂乎
六衆默然時諸苾芻以縁白佛佛言無病苾
芻若乗轝者得越法罪有二因縁方得乗轝
一者年老衰羸二者帶病無力

縁在室羅伐城有一長者心懷正信共無信
婆羅門詣逝多林隨處觀看至一樹下見便

利處婆羅門曰長者沙門釋子極不淨潔華
果樹下而遺不淨長者曰諸聖者等皆是大
德豈自便轉耶應是白衣作無儀事言談之
際忽見一摩訶羅苾芻以衣覆頭樹下便利
無信婆羅門見已報長者曰仁言白衣作此
不淨看此苾芻以衣覆頭樹下便轉豈白衣
乎于時長者極懷羞恥默然無對時諸苾芻
以縁白佛佛言苾芻不應於諸樹林下大小
便利若故犯者得越法罪佛旣制已諸苾芻

等在路而行至大林所便利來逼以護戒故

 

 

抑不便轉更招餘疾時諸苾芻以縁白佛佛
言苾芻道行若至大林處隨意便轉佛旣聽
許道行林處而作便轉時有苾芻在聚落中
於樹林下不敢便轉遂於日中被炙辛苦時
諸苾芻以縁白佛佛言但是荊棘林下隨意
便轉其鄔波難陀復以大便汙他菜園佛制
苾芻不得生草上大小便利時諸苾芻徃無
草處便轉糞穢狼藉時諸長者婆羅門見已
共譏笑曰沙門釋子大好儀式共集一食亦
一處便轉時諸苾芻以縁白佛佛言由是縁

 

故我今聽諸苾芻作厠彼便寺外作夜出怖
畏虎狼師子及諸賊等以縁白佛佛言寺內
應作諸苾芻不知何處應作佛言應在寺後
西北隅作復不知云何而作佛言有二種厠
一者直舍二者傍出言直舍者如方丈屋厠
在其中言傍出者於房後簷架木傍出周以
板障令厠在中於外可置洗手足處及著瓶
處厠安門扇并須橫扂外置木履入時應著
時一苾芻入厠復有苾芻重入佛言不應如
是凡入厠時須彈指謦欬其在厠者亦應如

 

 

是厠極臭氣佛言應爲直次洗拭令淨置葉
土等勿損飛蟲諸苾芻以手洗厠心懷嫌惡
佛言但直瀉水以掃箒揩不應用手時諸苾
芻厠內洗手足久待不出佛言外安洗手足
處彼便遠置佛言近著由是我今聽諸苾芻
若作厠時所須雜物皆可作之佛聽作厠時
諸苾芻有小便者亦在厠中有大便者不得
疾入久待招病佛言應可別作小便之處諸
苾芻不知何處佛言近厠應作通水令出別
安門扇法皆如厠


第二門第七子攝頌曰
水瓶知淨觸  願世尊長壽  因斯尼涅槃

噉嚼俱開五
縁在室羅伐城時當暑熱有婆羅門爲渴所
逼欲須水飲行入寺中至苾芻處告言我渴
仁可與水苾芻持觸瓶水令飲婆羅門見已
問言聖者此瓶爲淨爲是觸耶答曰是觸若
爾何縁持此授我報曰瓶在一處我遂將來
報言聖者淨觸兩瓶不應渾雜別處安置若

有沙門婆羅門來求水者濟其渴乏豈非福

 

 

耶婆羅門嫌水不飲捨之而去苾芻以縁白
佛佛言大衆應可置淨水瓶供渴乏者佛言
大衆置淨水者時有長者聞佛許已多以瓶
瓨施於寺內其所須者即便持去或守園人
及諸俗旅隨意將去苾芻見時不爲遮止未
久之間瓶器皆盡時諸苾芻告彼施主曰仁
所捨器今皆破盡宜更持來答言聖者我施
多器因何速盡苾芻以縁具報施主彼言聖
者諸凡俗人我元不與何不遮止令其損費
時諸苾芻以縁白佛佛言不應如是捨而不

 

問衆應差遣掌器物人佛聽許已時諸苾芻
不爲簡擇隨意便差佛言有五事即不應差
云何爲五若有愛恚怖癡亦復不知所有器
物藏與不藏復有五事應差云何爲五若無
愛恚怖癡善知器物藏與不藏應如是差集
衆同前對衆應問汝苾芻某甲能爲大衆作
掌器人不彼言能者令一苾芻作白二羯磨

大德僧伽聽此苾芻某甲樂與僧伽作掌器
物人若僧伽時至聽者僧伽應許此苾芻某

甲爲衆作掌器物人白如是次作羯磨

 

 

大德僧伽聽此苾芻某甲樂與僧伽作掌器
物人若僧伽許苾芻某甲作掌器物人者默
然若不許說僧伽已許苾芻某甲作掌器物
人竟由其默然故我今如是持時有人來爲
渴須水苾芻新瓶盛水授與俗人將舊瓶水
授與苾芻佛言不應如是應將新器供諸苾
芻舊器與俗苾芻用訖即便收舉白衣用了
隨處輕棄佛言皆須收取苾芻不善防護致
有損失佛言應爲庫貯苾芻依教而作時有
商主從北方來請佛及僧於三月內爲辦供

 

養便作是念我今供養不欲從他求諸器具
我當自辦即以白銅赤銅作多食器於三月
中以上妙飲食供養如來及聲聞衆期限滿
已將諸器具施與衆僧苾芻便將此器內瓦
器庫中互相棖觸致有損壞佛言銅瓦之器
應別安置時有渴乏婆羅門來入逝多林到
苾芻處告言聖者願與我水苾芻即持水罐
及繩與婆羅門彼問聖者此何所爲答曰我
無舊水自可汲用婆羅門曰仁等憐愍一切
衆生若能預辦少多飲水極爲善事苾芻報

 

 

曰佛未聽許時諸苾芻以縁白佛佛言大衆
宜應預安淨水苾芻聞已隨處安置或在中
庭或居房內簷前門側令水不淨佛言不應
如是應作貯水堂苾芻聞已不知何處安置
佛言可於入寺門東邊作停水處室中闇黑
佛言應安窻牖地上有泥應以塼砌并洩水
令出應安門扇并安鈕扂貯水瓶瓨不應置
地安木牀上若無木牀應以塼築瓨以物支
勿令傾側水瓶不淨時時應洗不知以何物
洗佛言應以梳箒并諸雜葉雖頻洗涮仍有

 

臰氣佛言應畜多器更互盛水一分安水一
分曬乾遂於日中曝曬佛言隂處令乾便不
蓋口土入瓨中佛言應須蓋覆勿以不淨手
觸應淨洗手彼觸瓨時頻頻洗手致有勞倦
佛言若是淨銅瓦器指不觸水取亦無犯或
以乾牛糞屑揩手去膩亦得佛旣聽許預置
其水不知使誰應作佛言當使弟子門人其
安置水處所須之物皆應預辦

佛在劫比羅城多根樹園時大世主苾芻尼
喬答彌與眷屬苾芻尼有五百人來詣佛所

 

頂禮雙足退坐一面佛爲說法于時世尊忽
然嚏噴時大世主喬答彌而白佛言唯願世
尊壽命長遠住過劫數其五百苾芻尼聞大
世主說此語時咸即同聲如世主所願有地
上藥叉鬼神聞五百苾芻尼說此語時皆共
同聲咸說斯願虚空藥叉神聞聲亦說斯願
如是四天王宮及三十三天夜摩天覩史多
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乃至梵天互相聞聲
咸說斯語唯願世尊壽命長遠住過劫數爾
時世尊告大世主喬答彌苾芻尼曰汝今與

一切衆生作大障礙由汝斯語五百苾芻尼
及地上空中乃至梵天聞汝此說佛處不應
如是恭敬如是恭敬者不名爲善大世主曰
大德世尊云何於如來處申其恭敬得名爲
善佛言喬答彌於如來處應作是語願佛及
僧久住於世常爲和合猶如水乳於大師教

令得光顯喬答彌若作如是恭敬無上正等
覺者是名善禮時一苾芻即說頌曰

世主喬答彌  致敬如來足  願牟尼延壽

劫住化衆生  佛重殷重心  發言申禮敬

 

不應於佛所  作如是願辭
時大世主喬答彌便作是念佛於衆中讃歎
和合乃至大師現住於世苾芻僧衆復未乖
離我今宜可入於涅槃便詣佛所禮雙足已
白言世尊我今意欲疾入涅槃作是語已世
尊默然如是再三佛皆默爾時大世主復白

言世尊我今意欲疾入涅槃佛言喬答彌汝
爲涅槃作此語耶答曰爲涅槃故說如是語
佛言旣爲涅槃說是語者我更何言諸行無
常悉皆如是時五百苾芻尼又白言世尊我

 

等意欲疾入涅槃佛告諸苾芻尼汝等爲涅
槃故作此語耶答言如是佛言汝等旣爲涅
槃說如是語我更何言諸行無常悉皆如是
時大世主及諸苾芻尼等聞佛說已心大歡
喜頂禮佛足詣難陀處白言聖者我今意欲
疾入涅槃難陀曰爲涅槃故說此語耶同佛
所說如是復徃具壽阿尼盧陀羅怙羅阿難
陀乃至諸上座所頂禮白言聖者我等意欲
疾入涅槃難陀苾芻及諸上座等問曰爲涅
槃故作此語耶答言如是報言汝等旣爲涅

 

 

槃說此語者我等何言諸行無常悉皆如是
于時大世主與五百苾芻尼頂禮諸上座等
辤還住處到本寺中於七日內爲諸三衆演
說妙法旣聞法已令無量衆生證得廣大殊
勝利益諸苾芻尼各各出寺就空閑處隨其
次第半加端坐乃至五百悉皆如是時大世
主喬答彌即入三昧以勝定力隨念所爲隱
身不現即於東方上昇虚空現四威儀行住
坐卧入火光定即於身內放種種光青黃赤
白及以紅光一時俱現身下出火上流清水

 

身下出水上發火光東方旣爾南西北方亦
復如是五百苾芻尼與大世主喬答彌現相
無異時大世主復入初定從初定起入第二
定從第二定起入第三定從第三定起入第
四定從第四定起入於空處從空處起入識
處從識處起入無所有處從無所有處起入
非想非非想處從非想非非想處起次第逆
入至初靜慮而般涅槃五百苾芻尼皆同大
世主喬答彌次第順逆入諸禪已亦般涅槃
爾時大地悉皆震動四維上下朗然明照於

 

 

虚空中諸天叫聲猶如擊鼓是時諸有苾芻
或在妙高山或餘山中乃至城邑聚落蘭若
林間寂靜之處覩此相已斂念觀察見大世
主喬答彌與五百苾芻尼皆般涅槃時諸苾
芻復作是念世尊慈母旣般涅槃我等宜徃
相助供養舍利作是念已各各隨力持諸香
木詣大世主喬答彌等般涅槃處爾時世尊
與憍陳如婆澀波大名阿尼盧陀舍利弗大
目連等及餘聲聞大衆爲供養大世主喬答
彌等舍利故皆來集會時勝光大王與太子

 

諸臣及諸眷屬亦爲供養舍利故來至其處
給孤長者仙授長者故舊長者及鹿子母等
與眷屬俱亦至其處復有諸國大王與其眷
屬無量百千皆來集會時勝光王將種種寳
衣嚴飾之具裝五百寳轝復持種種香華幢
旛寳蓋及諸音樂時具壽難陀阿尼盧陀阿
難陀羅怙羅等四苾芻舁大世主靈轝世尊
亦以右手擎轝自餘苾芻各舁諸苾芻尼靈
轝以殷重心廣設嚴飾送置寬平空閑之處
爾時世尊即舉大世主喬答彌及五百苾芻

 

 

尼所蓋上衣告諸苾芻曰汝等看此大世主
喬答彌等壽百二十歲身無老相如十六歲
童女爾時勝光王等及諸大衆各持種種香
木焚燎其身世尊爲衆演說無常法已還至
寺中洗足就座而坐告諸苾芻汝等當知如
是之事皆由見他嚏噴之時願言長壽是故
苾芻若他嚏時不應言長壽若故言者得越
法罪時諸苾芻見是事已咸皆有疑白佛言
世尊是大世主喬答彌及五百苾芻尼等曾
作何業由彼業力年百二十身無老相如十

 

六歲童女佛告諸苾芻其大世主喬答彌五
百苾芻尼等所作之業汝等善聽彼由自業
乃至果報還自受之汝等苾芻乃徃古昔此
賢劫中人壽二萬歲時有佛世尊名曰迦葉
波如來應正等覺十號具足出現於世在婆
羅痆斯仙人墮處施鹿林中時彼世尊化縁
已盡入無餘涅槃如薪盡火滅時有國王名
吉利枳爲供養彼如來舍利起四寳塔縱廣
一踰繕那高半踰繕那王有大妃及五百婇
女年旣朽邁王便棄捨自相謂曰何故大王

 

 

今於我等捨而不問衆共議曰由年衰老是
故不問時有婇女作如是語諸姊妹修行何
業得不衰邁能令願滿王妃答曰若供養迦
葉波佛舍利塔者所願皆遂咸言極善啓王
允許即持種種末香塗香華鬘瓔珞幢旛寳
蓋諸妙香饌詣於塔所廣設供養殷重讃歎
五輪敬禮右遶行道長跪合掌發如是願以
此供養無上福田所有善根願我生生乃至
壽終身無老相汝等苾芻其王大妃及五百
婇女者今大世主喬答彌及五百苾芻尼是

 

由此福力乃至今生百二十歲無有老相猶
如十六童女汝等苾芻當知皆是由自業力
廣說如前如是應學

縁在室羅伐城爾時世尊制諸苾芻見他嚏
時不云長壽者於此城中有一長者雖復娶
妻竟無男女年旣衰邁錢財喪盡告其妻曰
我今年老更無子息意欲出家妻云任意即
詣逝多林於苾芻處而爲出家并受圓具後
於異時佛爲大衆宣說法要時老苾芻在衆
外坐舊妻忽來聞夫嚏噴諸苾芻等無有一

 

 

人願言長壽其妻見已心生不忍便以左手
握土遶苾芻頭向外而棄呪願長壽時諸苾
芻共觀其事妻前捉臂惡口罵詈告言聖子
仁今何故於怨讎內而爲出家此逝多林常
有五百青衣藥叉由我呪願令汝長壽若不
爾者定被藥叉吸其精氣不應住此宜可歸
家即牽共去時諸苾芻告言摩訶羅住此莫
去彼不肯住苾芻便捉一臂曵之時摩訶羅
唱言我痛我痛苾芻白佛佛言可問摩訶羅
何邊臂痛爲是苾芻捉者痛爲是妻捉者痛

 

若言苾芻捉痛彼心樂去隨意放行若言妻
捉者痛彼心樂住不應放去時諸苾芻如言
即問答言仁等所捉臂痛遂放令去即便歸
舍因與出家近圓爲大障礙佛言年老苾芻
皆樂長壽如此之類見嚏噴時應云長壽若
不言者得越法罪

縁處同前有一長者心懷正信共一無信婆
羅門詣逝多林時有信長者忽然嚏噴諸苾

芻不言長壽其不信者願言長壽告云仁今
乃於怨家之內生敬信心此逝多林常有五

 

 

百青衣藥叉由我願言令仁長壽若不爾者
定被藥叉吸爾精氣不應久住宜可早出時
諸苾芻以縁白佛佛言俗人之類皆樂長壽
若見嚏時應云長壽若諸苾芻見老者嚏小
者應起一禮口云畔睇若小有嚏噴大者應
言無病若不作者俱得越法罪

佛在婆羅痆斯仙人墮處施鹿林中佛令五
苾芻住正定位於善說法律旣出家已於受
飲食噉嚼之類進止威儀皆未能解俱徃白
佛其事云何佛言汝等苾芻有五種可嚼食

一根二莖三葉四華五果五種可噉食一麨
二飯三麥豆飯四魚肉五餅彼復不知以何
助味佛言應共乳酪酥蜜魚肉乾脯雜菜之
類此若無者可和水食凡潤濕滋味充人色
力得修善品
第二門第八子攝頌曰
安門扇鈕孔  皮替處中窻  內闊網扇樞

開扂須羊甲
縁在室羅伐城時諸苾芻造作房舍不知安
門佛言安門復不安扇廢修寂定佛言安扇

 

 

不安門鈕開閉時難佛言應安門鈕及鑰匙
孔開時作聲佛言聲處可安皮替房中黑闇
佛言應安窻牖近下安置遭諸賊難佛言不
應近下彼便極高同前室闇佛言不應太高
太下應須處中苾芻作時外寬內狹佛言應
令內闊外狹有鳥雀入佛言張網旣著網已
復不安扇夜有蛇蠍等來入室中佛言宜安
窻扇被風吹開佛言應著轉樞上復安扂開
閉時難佛言應用羊甲杖而開閉之小作鐵叉子形

如羊足甲

第二門第九子攝頌曰
鐵鎚及鎗子  鐵鍤并木杴  釜牀竈五百

斧鑿衆皆許
縁在王舍城時具壽畢隣陀婆蹉有病諸苾
芻來問尊者何疾答曰我患風疹大德比服
何藥答曰我先病時以熱鐵鎚置瓫水內用
此湯水揩洗身時便得瘳損若如是者今何
不爲報言世尊未許時諸苾芻以縁白佛佛
言我今開許風病苾芻以鐵鎚煖水洗沐身
形聞佛許已苾芻燒鎚熱不能舉佛言應以

 

 

鐵鎻繫之待熱牽出苾芻以鎻俱棄火中熱
不堪捉佛言鎻留在外勿置火中可近鐵鎚
以泥團裹之捉冷處牽出置盆水中隨意用
時諸苾芻以澡豆牛糞淨洗其鎚佛言不應
更洗置火便淨時諸苾芻先煖觸水後煖淨
水佛言先煖淨水後煖觸水若不爾者得越
法罪

縁處同前苾芻來問畢隣陀婆蹉尊者何疾
答言我有如是病大德何不醫療報言具壽
我先曾畜小溫藥鎗子今時闕事是以病增

問言今何不畜答曰佛未聽許時諸苾芻以
縁白佛佛言有病苾芻聽畜溫鎗
縁在室羅伐城有一長者願爲僧伽造立浴
室於中火炭隨處縱橫佛言聚令一處苾芻

不知用何物聚佛言以鐵作鍤佛旣聽已諸
蘭若苾芻不能得鐵佛言以木作杴火便燒
壞佛言以牛糞和土作泥塗之方用

縁處同前時一苾芻身有疾苦詣醫人所問
言賢首我有如是病幸爲處方醫言聖者應
如是治療其苾芻爲煎藥故須釜從長者借

 

用已却送長者曰我今便施聖者苾芻曰佛
未聽許長者曰若爾置地而去時諸苾芻以
縁白佛佛言聽取于時毗舍佉鹿子母聞佛
聽諸苾芻畜釜遂送五百口鐵釜時諸苾芻
不知云何佛言次第行與苾芻佛旣遣行諸
年少者不得佛言應與瓦釜

縁處同前有一苾芻於冷地卧食飲不消諸
長者處從借床席用充卧具病即得除用已
却送長者曰我今便施聖者苾芻曰佛未聽
許時諸苾芻以縁白佛佛言應可受取時毗

 

舍佉鹿子母聞佛聽諸苾芻受床即送五百
張床時諸苾芻不知云何佛言次第行與苾


縁處同前時有苾芻須竈從長者借用已却
送長者曰施與聖者苾芻報曰佛未聽許時

諸苾芻以縁白佛佛言受取時毗舍佉鹿子
母同前送五百竈乃至次第行與苾芻

縁處同前一苾芻爲染衣服要須斧用從長

者借了已却送彼曰施與聖者苾芻報曰佛
未聽許時諸苾芻以縁白佛佛言爲大衆故

 

 

應受其斧
縁處同前時有苾芻床橫忽折從長者借鑿
用已却送彼曰便與聖者報曰佛未聽許時
諸苾芻以縁白佛佛言爲大衆故應受其鑿
第二門第十子攝頌曰
許斤斧三梯  竹木繩隨事  下灌造寺法

說難陀因縁
縁處同前時一苾芻床脚忽折爲須斵斤從
長者借用已還主廣如上說乃至爲衆應受
縁處同前佛在鹿子母舊園中許諸苾芻營

造寺宇及以制底苾芻造旣高大不知以何
登上佛言作梯苾芻不知以何物作佛言用
三種物謂竹木及繩隨意應作
縁在室羅伐城時有苾芻身嬰疾苦行之醫
所問言賢者我有如是病苦著身幸賜方藥
醫言聖者應爲下灌必得除損答曰世尊未
許醫曰大師慈愍聽許無疑時諸苾芻以縁
白佛佛言若有病縁開聽下灌
縁處同前如佛所說造苾芻寺僧房應作五
層佛殿應作七層門樓七層若造尼寺房應

 

 

三層佛殿五層門樓五層苾芻不知云何昇
上佛言可於門側角頭作曲道而上有三種
道謂石木土苾芻不解下層以木中間用土
上層安石上重下危遂令隤毀佛言下層安
石中層用土上層以木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卷第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