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摩訶僧祇律卷第八
     
東晉三藏法師佛陀跋陀羅共沙門法顯譯

佛住舍衛城廣說如上時尊者陀[]摩羅子
衆僧拜典知九事如上說乃至六羣比丘受
得下房麤食心常憂苦乃至念言是長老陀

[
]摩羅子久在梵行者我等常得苦惱又世
尊制戒不聽以無根波羅夷法謗今當求其
罪過根原作是語已常隨逐尊者陀
[]摩羅
子若行若住若坐若卧常隨左右至月八日
十四日十五日諸比丘尼來禮佛是時尊者

 

[]摩羅子去佛不遠於一面坐諸比丘尼
禮佛足已次來禮尊者陀
[]摩羅子陀[]

羅子時有姊妹比丘尼禮拜時風吹衣角墮
[]摩羅子膝上即以手舉去時六羣比丘
便作是言長老陀
[]汝犯波羅夷陀[]言我

無是事六羣比丘復言我已見事何所復疑
誰復作賊自言是賊便於屏處及多人中乃
至僧中說是事爾時陀
[]以是因縁白世尊

佛言呼六羣比丘來即便呼來佛問六羣比
丘汝實以無根波羅夷謗陀
[]摩羅子耶答

 

 

言不也世尊實有根本佛言有何根本六羣
比丘白佛言一時齋日有諸比丘尼來禮世
尊次徃禮長老陀
[]爾時風吹尼衣拂陀[]

膝上爾時陀[]手捉彼衣是爲根本佛言癡

人此非波羅夷根本此是異分中小小事佛
語六羣比丘汝常不聞世尊種種因縁於梵
行人所起恭敬慈身口意耶汝今云何於清
淨無罪比丘欲破彼淨行故以異分中小小
事非波羅夷比丘以波羅夷法謗此非法非
律非是佛教不可以是長養善法佛告諸比

 

丘依止舍衛城比丘皆悉令集以十利故爲
諸比丘制戒乃至已聞者當重聞

若比丘瞋恨不喜故以異分中小小事非波
羅夷比丘以波羅夷法謗欲破彼梵行彼於
後時若檢校若不檢校以異分中小小事是
比丘住瞋恨故說僧伽婆尸沙比丘瞋恨不
喜者如上說異分者除四波羅夷十三僧伽
婆尸沙是爲異分小小事者衆學法及威儀
也非波羅夷比丘以波羅夷法謗者四波羅
夷中若一一事謗者無事說過欲破梵行者

 

 

欲令彼非比丘非沙門非釋種子欲令作沙
彌作俗人作園民作外道後時若檢校若不
檢校檢校者汝見何事婬耶偷耶故殺人耶
不實稱過人法耶云何見何因縁見何處見
是名爲檢校若不如是問者是名不檢校清
淨無罪比丘以異分中小小事作瞋恨故說
者僧伽婆尸沙僧伽婆尸沙如上說若比丘
瞋恨謗二相似者淨不淨清淨者言見我犯
何罪一切如上無根中說乃至謗俗人越毗
尼心悔是故說若比丘瞋恨不喜故以異分

 

中小小事乃至住瞋恨故說僧伽婆尸沙
佛住王舍城廣說如上是時提婆達多欲破
和合僧故勤方便執持破僧事於十二修多
羅戒序四波羅夷十三僧伽婆尸沙二不定
三十尼薩耆波夜提九十二波夜提四波羅

提提舍尼衆學法七滅諍法隨順法不制者
制已制者開乃至在家出家共行法所謂九
部經修多羅祇夜受記伽陀優波那如是諸
經本生經方廣未曾有法於此九部經更作
異句異字異味異義各各異文辭說自誦習

 

 

亦轉教他誦持時諸比丘語提婆達多汝莫
作方便壞和合僧莫執持破僧事汝莫爲破
和合僧故勤方便莫受破僧事故共諍長老
當與僧同事何以故僧和合歡喜不諍共一
學如水乳合法照明安樂住如是一諫不止
第二第三諫亦復不止諸比丘以是因縁白
佛言世尊提婆達多欲破和合僧故勤方便
執持破僧事從戒序乃至九部法異句異字
異味異義各各異文辭說自誦習亦教他誦
習時諸比丘一諫不止二諫三諫猶故不止

 

佛告諸比丘若是提婆達多愚癡人欲破和
合僧故勤方便執持破僧事乃至九部法作
異句異字異味異義各各異文辭說三諫不
止者汝去應當屏處三諫多人中三諫僧中
三諫令捨是事比丘屏處諫者應作是說汝
提婆達多實欲破和合僧執持破僧事乃至
九部法異句異字異味異義異文辭說自誦
習亦復教他不答言實爾復應語提婆達多
汝莫破和合僧故勤方便莫執持破僧事長
老提婆達多破和合僧最是大惡重罪當墮

 

 

惡道入泥犂中經劫受罪提婆達多我今慈
心饒益故當受我語一諫已過二諫在捨此
事不不捨者第二第三諫亦如是復於多人
中三諫亦如是猶不止者將詣僧中應作求
聽羯磨羯磨者作如是說大德僧聽是長老
提婆達多欲破和合僧故勤方便執持破僧
事住於十二事乃至九部經異句異字異味
異義異文辭說自誦亦教他已屏處三諫多
人中三諫猶故不止若僧時到僧今於僧中
當三諫令止僧中應問提婆達多汝實於十

 

二法乃至九部經異句異字異味異義異文
辭說自誦復持教他諸比丘已屏處三諫多
人中三諫猶故不止耶答言實爾僧中應諫
言汝提婆達多莫爲破和合僧故勤方便莫
執持破僧事乃至於九部經中異句異字異
味異義異文辭說汝莫破和合僧破和合僧
者是大惡事是重罪墮惡道泥犂中經劫受
罪今日衆僧中慈心諫汝欲饒益故受僧語

一諫已過二諫在當捨此事若不捨如是第
二第三諫猶故不止諸比丘復以是事徃白

 

世尊是提婆達多以於屏處三諫多人中三
諫僧中三諫此事猶故不捨佛語諸比丘是
提婆達多癡人破和合僧勤方便執持破僧
事以屏處三諫多人中三諫僧中三諫此事
猶故不捨者僧應與作舉羯磨諸比丘白佛
言世尊云何是提婆達多不受諸比丘諫自
受苦惱佛告諸比丘不但今日不信他語自
受苦惱過去世時已曾如是諸比丘白佛言
已曾爾耶佛言如是過去世時有城名波羅
奈國名伽尸時有一婆羅門於曠野中造立

 

義井爲放牧取薪草人行來者皆就井飲并
洗浴時日向暮有羣野干來趣井飲地殘水
有野干主不飲地水便內頭罐中飲水飲水
已戴罐高舉撲破瓦罐罐口猶貫其頸諸野
干輩語主野干若濕樹葉可用者常當護之
況復此罐利益行人野干主言我作是事樂
且當快心那知他事時行人語婆羅門汝井
上罐已破復更著之猶如前法爲野干所破
如是非一乃至破十四罐諸野干輩數數諫
之猶不受語時婆羅門便自念言是誰於我

 

 

福德義井作障礙者今當徃觀知其所以即
持罐徃著井上於屏處微伺見諸行人飲水
而去無破罐者至日向暮見羣野干來飲地
殘水惟野干主飲罐中水然後撲破見已便
作是念正是野干於我福德井而作留難便
作木罐堅固難破令入頭易出頭難持著井
邊捉杖屏處伺之行人飲訖向暮野干羣集
如前飲地殘水唯野干主飲罐中水訖便撲
地不能令破時婆羅門捉杖來出打殺野干
空中有天說此偈言


知識慈心語  很戾不受教  守頑招此禍

自喪其身命  是故癡野干  遭斯木罐苦
佛告諸比丘爾時野干主者今提婆達多是
時羣野干者今諸比丘諫提婆達多者是比
丘當知於過去時已曾不受知識輭語自喪
身命今復不受諸比丘諫當墮惡道長夜受
苦佛告諸比丘依止王舍城比丘皆悉令集

以十利故爲諸比丘制戒乃至已聞者當重
聞若比丘欲破和合僧故勤方便執持破僧
事共諍諸比丘語是比丘言長老莫破和合

 

 

僧故勤方便執持破僧事故共諍當與僧同
事何以故和合僧歡喜不諍共一學如水乳
合法照明安樂住長老捨此破僧因縁事是
比丘諸比丘如是諫時堅持是事不捨諸比
丘應第二第三諫爲捨是事故第二第三諫
時捨是事好若不捨者僧伽婆尸沙比丘者
如上說和合僧者不別衆諸比丘雖復闘諍
更相道說但一界一處住一布薩自恣故名
爲和合僧齊幾許當言破和合僧勤方便執
持破僧事若比丘於十二事戒序四波羅夷

 

十三僧伽婆尸沙二不定三十尼薩耆波夜
提九十二波夜提四波羅提提舍尼衆學法
七滅諍法隨順法不制者制制者便開是名
破和合僧事復次四衆罪不制者制制者便
開是名和合僧事復次四衆罪不制者制制
者便開是名破和合僧事復次三衆罪二衆
罪一衆罪四波羅夷不制者制制者便開是
名破和合僧事復次六作捨法折伏羯磨不
語羯磨發喜羯磨擯出羯磨舉羯磨別住羯
磨於此六作捨法不制者制制者便開是名

 

 

破和合僧事破和合僧比丘者如提婆達多
諸比丘者若一若衆多若衆僧三諫者屏處
三諫多人中三諫衆僧中三諫屏處諫者問
言長老汝實欲破和合僧故勤方便執持破
僧事乃至十二法不制者制制者便開耶答
言實爾是比丘即便諫言長老汝莫爲破和
合僧故勤方便執持破僧事於十二事不制
者制制者便開破僧者此是大罪墮惡道入
泥犂中長夜受苦我今慈心諫汝饒益故受
我語一諫已過餘二諫在捨此事不若不捨

 

第二第三亦如是多人前三諫亦如是復不
止者將至僧中應作求聽羯磨大德僧聽是
某甲比丘爲破和合僧故勤方便執持破僧
事已於屏處三諫多人中三諫猶故不止若
僧時到今於僧中三諫令止僧中復問言長
老汝實爲破和合僧故勤方便執持破僧事
乃至不制者制制者便開耶答言實爾即應
諫言今衆僧語汝長老莫爲破和合僧故勤
方便執持破僧事乃至不制者制制者便開
破僧者最大惡深重當於惡道中長夜受苦

 

 

今日衆僧慈心訶汝當止此事若不捨者復
第二第三諫亦如上說如是諫時若捨者善
若不捨者僧伽婆尸沙僧伽婆尸沙者如上
說是比丘於屏處諫時一諫不止犯越毗尼
罪第二第三亦如是多人中諫時一諫不止
越毗尼罪第二第三諫時亦如是至僧中初
諫時說未竟越毗尼罪說竟偷蘭罪第二諫
說未竟越毗尼罪說竟偷蘭罪第三諫說未
竟偷蘭罪說竟得僧伽婆尸沙僧伽婆尸沙
罪起已屏處諫多人中諫及僧中諫諸越毗

 

尼罪諸偷蘭罪一切盡合成一僧伽婆尸沙
若中間止者隨所止處治罪是故說若比丘
欲破和合僧故勤方便執持破僧事乃至三
諫不捨者僧伽婆尸沙

佛住王舍城廣說如上爾時諸比丘爲提婆
達多作舉羯磨時初羯磨竟無有遮者第二

羯磨竟亦無有遮者第三羯磨時提婆達多
看六羣比丘面而作是言六羣比丘汝等長
夜承事我共我從事今衆僧爲我作舉羯磨
已至再說而皆默然汝等今日持我住於衆

 

 

人如酪塗麨與烏如酥塗餅與那鳩羅如油
和飯與野干修梵行者爲人所困而坐觀之
六羣比丘即起作是言如是如是長老是法
語比丘律語比丘是比丘所說皆是我等欲
忍可是比丘所見欲忍可事我等亦欲忍可
是比丘知說非不知說是時有多人遮羯磨
不成時諸比丘語六羣比丘長老莫助提婆
達多作破和合僧同語同見當與僧同事一
切僧和合歡喜不諍共一學如水乳合如法
說法照明安樂住如是一諫不止第二第三

 

諫故不止諸比丘以是因縁具白世尊佛告
諸比丘是六羣比丘與愚癡提婆達多破和
合僧同語同見已一諫二諫三諫不止者汝
去屏處三諫多人中三諫應僧中三諫令捨
是事比丘受教即於屏處問六羣比丘汝等
實與提婆達多破和合僧同語同見爲黨諸
比丘以再三諫故不止耶答言實爾即便諫
之汝等六羣比丘莫與提婆達多破和合僧
同語同見汝等當與僧同事一切僧和合歡
喜無諍同一學如水乳合如法照明安樂住

 

 

諸長老破和合僧是最大罪墮惡道泥犂中
長夜受苦我今慈心諫汝饒益故當受我語
一諫已過二諫在捨是事若不止第二第三
亦如是說復於多人中三諫亦如是復不止
者僧中應作求聽羯磨大德僧聽是六羣比
丘與提婆達多破和合僧同語同見以於屏
處三諫多人中三諫猶故不止若僧時到當
於僧中三諫令止即於僧中問六羣比丘汝
等實與提婆達多破和合僧同語同見已屏
處三諫多人中三諫猶不止耶答言實爾即

 

復諫言六羣比丘汝等莫與提婆達多共破
和合僧同語同見破和合僧最是惡事墮惡
道泥犂中長夜受苦
[]僧慈心諫汝饒益故[]

當受僧語一諫已過二諫在汝捨是事若不
止者第二第三亦如是諫猶故不捨諸比丘
復以是事具白世尊佛言呼六羣比丘來即
呼來已佛問六羣比丘汝等實與愚癡提婆
達多同語同見破和合僧諸比丘屏處三諫
多人中三諫僧中三諫猶故不捨耶答言實
爾世尊佛言比丘此是惡事汝常不聞我種

 

 

種因縁訶責[ ]悷難諫種種因縁讃歎柔輭

易諫耶汝等云何[ ]悷難諫此非法非律非

是佛教不可以是長養善法諸比丘白世尊
云何是六羣比丘共提婆達多同語同見徒
自受苦佛告諸比丘是六羣比丘不但今日
同語同見徒自受苦過去世時已曾如是諸
比丘白佛言已曾爾耶唯願說之佛告諸比
丘過去世時有城名波羅奈國名伽尸於空
閑處有五百獼猴遊行林中到一尼俱律樹
下樹下有井井中有月影現時獼猴主見是

 

月影語諸伴言月今死落在井中當共出之
莫令世間長夜闇冥共作議言云何能出時
獼猴主言我知出法我捉樹枝汝捉我尾展
轉相連乃可出之時諸獼猴即如主語展轉
相捉少未至水連獼猴重樹弱枝折一切獼
猴墮井水中爾時樹神便說偈言

是等騃[]  癡衆共相隨  坐自生苦惱

何能救世月
佛告諸比丘爾時獼猴主者今提婆達多是
爾時餘獼猴者今六羣比丘是爾時已曾更

 

相隨順受諸苦惱今復如是佛告諸比丘依
止王舍城比丘皆悉令集以十利故爲諸比
丘制戒乃至已聞者當重聞

若比丘同意相助若一若二若衆多同語同
見欲破和合僧是比丘諸比丘諫時是同意
比丘言長老莫說是比丘好惡事何以故是
法語比丘律語比丘是比丘所說皆是我等
欲忍可是比丘所見欲忍可事我等亦忍可
是比丘知說非不知說諸比丘諫是同意比
丘長老莫作是語是法語比丘律語比丘何

 

以故是非法語比丘非律語比丘諸長老莫
助破僧事當樂助和合僧何以故僧和合歡
喜不諍共一學如水乳合如法說法照明安
樂住諸長老當捨此破僧事是同意比丘諸
比丘如是諫時堅持不捨諸比丘應第二第
三諫捨是事故第二第三諫時捨是事好若
不捨者僧伽婆尸沙比丘者提婆達多同語
同見比丘者六羣比丘也若一若二若衆多
同語同見者或有同語不同見或有同見不
同語或有同語亦同見或非同語非同見同

 

 

語非同見者言語相助不同彼見是名同語
非同見同見不同語者同彼所見而不助說
是名同見不同語同語同見者助彼言語同
其所見是名同語同見非同語非同見者不
助彼說亦不同見是名非同語非同見是中
同語非同見及同語同見者當訶諫云何名
爲同語同見法於十二法不制者制制者便
開是同語同見法復次五衆罪不制者制制
者便開四衆三衆二衆一衆罪亦如是不制
者制制者便開復次六種作捨法不制者制

 

制者便開是名同語同見法諸比丘當諫是
比丘言長老莫與破和合僧勤方便同語同
見諸比丘諫比丘時執是事堅持者謂六羣
比丘也諸比丘者若僧若多人若一人也三
諫者屏處三諫多人中三諫僧中三諫也屏
處諫者汝諸長老實與破和合僧勤方便同
語同見耶答言實爾復言長老汝莫與破和
合僧勤方便同語同見破僧者最大惡事當
於惡道長夜受苦我今慈心諫汝當捨此事
一諫已過二諫在捨此事若不捨者第二第

 

 

三亦如是說多人中三諫亦復如是復於僧
中三諫猶不止者僧伽婆尸沙僧伽婆尸沙
者如上說是比丘屏處一諫不止越毗尼罪
第二第三亦如是說多人中三諫亦如是僧
中初諫未竟不止越毗尼罪說竟偷蘭罪第
二諫未竟不止越毗尼罪說竟偷蘭罪第三
諫未竟偷蘭罪說竟僧伽婆尸沙僧伽婆尸
沙罪起已屏處三諫越毗尼罪多人中三諫
越毗尼罪及僧中偷蘭罪一切盡共成一僧
伽婆尸沙中間止者隨止處治罪是故世尊

 

說若比丘同意相助若一若二若衆多同語
同見乃至三諫不捨者僧伽婆尸沙

佛住俱舍彌國廣說如上爾時長老闡陀惡
性難共語諸比丘如法如律教作不可共語
如是言諸長老莫語我若好若惡我亦不語
諸長老若好若惡何以故汝等皆是雜姓我
家民吏譬如烏鳥銜雜類骨聚在一處何能

教我佛法僧事皆是我許從菩薩出家我常
隨侍至于今日唯佛教我我當受持時諸比

丘語闡陀言長老諸比丘善說所犯波羅提

 

木叉中事汝莫自身作不可共語汝身當作
可共語長老汝當爲諸比丘說如法如律教
諸比丘亦當爲汝說如法如律教何以故如
來衆得如是增長所謂共語共說共諫共罪
中出故長老捨自身作不可共語一諫不捨
第二第三諫猶故不止諸比丘以是因縁徃
白世尊長老闡陀自身作不可共語乃至三
諫不止佛告諸比丘是闡陀自用不可共語
乃至三諫不止者汝去屏處三諫不止者復
於多人中三諫復不止者乃至到僧中作求

 

聽羯磨應作是說大德僧聽是長老闡陀惡
性難共語諸比丘如法善說所犯波羅提木
叉中事自用作不可共語乃至已於屏處三
諫多人中三諫猶故不止若僧時到今於僧
中三諫令止此事即於僧中問長老闡陀汝

實惡性難共語諸比丘如法如律說法自作

不可共語乃至已屏處三諫多人中三諫猶
故不止耶答言實爾僧應諫言長老汝莫惡
性難共語諸比丘如法善說所犯波羅提木
叉中事莫自身作不可共語乃至如來衆得

 

 

如是增長所謂共語共說共諫共罪中出故
僧今慈心諫汝饒益故一諫已過二諫在當
止此事若不捨者更第二第三亦如是諫猶
故不止諸比丘復以是事徃白世尊佛言呼
闡陀來即便呼來佛問闡陀汝實惡性難共
語乃至僧中三諫不止耶答言實爾佛問闡
陀此是惡事汝常不聞我種種因縁訶
[][]

用讃歎不自用汝今云何自用反戾此非法
非律非是佛教不可以是長養善法諸比丘
白佛言世尊云何是闡陀比丘而自用意作

 

是言唯有佛語我當受佛語諸比丘是闡陀
比丘不但今日不受餘人說但信我語過去
世時已曾如是諸比丘白佛言已曾爾耶唯
願樂聞佛言如是過去世時有城名波羅奈
國名伽尸爾時有一長者有奴字阿摩由爲
性兇惡爾時長者與諸婆羅門子遊戲園林
諸從人輩皆在園門外住時阿摩由在園門
外打諸從人時諸從人被打者各告其主時
諸婆羅門子盡出訶之時阿摩由不受其語
答諸婆羅門子言不隨汝語我大家來訶我

 

 

者當受其語遂打不止即來告阿摩由主阿
摩由主生得天眼觀是闘處下有金銀伏藏
其意凶故令其闘耳即徃訶之時奴即止佛
告諸比丘爾時長者豈異人乎即我身是爾
時阿摩由者今闡陀比丘是諸比丘白佛言
世尊云何是闡陀恃怙世尊陵於他人佛言
比丘是闡陀比丘不但今日恃我輕人過去
[ ]已曾恃我輕於他人諸比丘白佛言已[]

曾爾耶佛言如是過去世時有城名波羅奈
國名伽尸時有弗盧醯大學婆羅門爲國王

 

師常教學五百童子時婆羅門家生一奴名
迦羅呵常使供給諸童子等婆羅門法餘姓
不得望聞以奴親近供養故奴得在其邊諸
童子說婆羅門法是奴利根聞說法言盡能
憶持此奴一時共諸童子小有嫌恨便走他
國詐自稱言我是弗盧醯婆羅門子字耶若
達多語此國王師婆羅門言我是波羅奈國
王師弗盧醯子故來至此欲投大師學婆羅
門法師答言可爾是奴聦明本已曾聞今復
重聞聞悉能持其師大喜即令教授門徒五

 

 

百童子言汝代我教我當徃來王家是師婆
羅門無有男兒唯有一女便作是念今可以
女妻之耶若達多當在我家便如我子即告
之曰耶若達多當用我語答言從教復告之
言汝莫還波羅奈常住此國我今以女妻汝
答言從教即與其女在家如兒共作生活家
漸豐富是耶若達多爲人難可婦爲作食
懷瞋恚甜酢鹹淡生熟不能適口婦常念言
脫有行人從波羅奈來者當從彼受作飲食
法然從法作供養夫主彼弗盧醯婆羅門具

 

聞是事便作是念我奴迦羅呵逃在他國當
徃捉來或可得奴直便詣彼國時耶若達多
與諸門徒詣園林遊戲在於中路逢見本主
即便驚怖密告門徒諸童子汝等還去各自
誦習門徒去已便到主所頭面禮足白其主
言我來此國言大家是我父便投此國師大
學婆羅門爲師以大學經典故師婆羅門與
女爲婦願尊今日勿彰我事當與奴直奉上

大家主婆羅門善解世事即便答言汝實我
兒何所復言但作方便早見發遣即將歸家

 

告家中言我所親來其婦歡喜辦種種飲食
奉食已訖小空閑時密[]客婆羅門足而問
之曰我奉事夫耶若達多飲食供養常不可
意願今指授本在家時何所食噉當如先法
爲作飲食客婆羅門便即瞋恚而作是念如

是如是子困苦他子女語此女言汝但速發
遣我我臨去時當教汝一偈汝誦是偈時當
使汝夫無言是女即語夫言尊婆羅門故從
遠來宜早發遣夫即念言如婦所說宜應早
遣莫令久住言語漏失損我不少便大與財

 

物教婦作食自行爲主求伴婦於後奉食訖
[]足辭別請求先偈即教說偈言
無親遊他方  欺誑天下人  麤食是常法

但食復何嫌
今與汝此偈若彼瞋恚嫌食惡時便在其邊
背面微誦令其得聞作是教已便還大國是

耶若達多送主去已每至食時還復瞋恚婦
於夫邊試誦其偈時夫聞是偈已心即不喜
便作是念咄是老物發我臭穢事從是已後
常作輭語恐婦向人說其隂私佛告諸比丘

 

 

時波羅奈國弗盧醯婆羅門者豈異人乎即
我身是時奴迦羅呵者今闡陀比丘是彼於
爾時已曾恃我陵易他人今復如是恃我勢
力陵易他人佛告諸比丘依止俱舍彌比丘

皆盡令集乃至已聞者當重聞

摩訶僧祇律卷第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