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妙法聖念處經卷第五
宋西天中印度摩伽陀國那爛陀寺三藏傳教大師賜紫沙門法天奉 詔譯

爾時天主帝釋而白衆言汝所作善守護增
長如意歡喜即說伽陀曰

三種善作已  三種三因縁  三位次三地

三德三大果  不殺施最上  此法汝愛樂
得眞實忍辱  獲生一切天  隨身有宮殿

快樂受無極  若人好不善  生處無安樂
邪法被增纏  云何而出離  作此人天善

熏修本識中  彼業感果時  得生人天界

於彼生愛樂  心自住安樂

爾時天主帝釋而復白言汝等具大福德獲
生天界受天快樂隨其福果勝劣各異若種
種作福熏識身中後生天界得種種快樂如
是一切林木華果悅適人意入彼林中彼天
飛鳥演說言音令人樂聞爲彼天子即說伽
陀曰

善來汝賢敏  宿習於上善  堅持七律儀

成就最勝果  生彼天界中  受天快樂報
廣持於禁戒  得離沉淪苦  由戒清淨故

感天勝妙池  隨意而洗浴  復雨紫金華
散布於身上  及彼功德池  以彼戒種子

念念爲防非  天中上妙樂  隨意而受用
若人意決定  守護於禁戒  生彼天界時

快樂無邊際  以此戒莊嚴  得趣善逝果
而受解脫樂  破戒罪惡深  如刀及火毒

是故堅持戒  而修施法財  遠離於毀禁
業有上中下  感果亦復然  今成勝報身

常戴光明鬘  受天種種樂  皎潔身無垢
若人造惡業  苦果自纏身  展轉受沉淪

生死無窮盡  汝旣來生此  受天衆娛樂
出遊諸園苑  勿著於放逸  逸蕩過失深

如來常說此  是故放逸者  三毒中最上
精進如甘露  心頂自清涼  永超生死輪

究竟菩提岸  彼時我如來  演說微妙言
離我速修行  莫著顚倒想  若有違背者

貪等諸惑生  斷彼解脫縁  漂沉諸苦海
爾時天主帝釋速疾徃彼善法堂中諸天妓
女及一切天衆皆來善法堂中到已娛樂種
種遊戲于時天帝觀察娛樂而知天衆虚妄

耽著增長煩惱即說伽陀曰

虚妄境界中  貪愛而無足  有情迷執深

增長諸煩惱  被境縛根識  如毒藏在食
於後若消時  迷悶無安樂  無前後中間

非今世後世  因縁會遇時  業報誰能避
爾時天主帝釋說此伽他已而復告言假使
少年強力未必長生四相推遷速歸散滅顯
現快樂無實自性樂受盡時逼迫身心無暫
安隱汝等勿得信任癡迷愚惑諂誑若於一
切境界染著不足後致大患譬如熾火焚燒

草葉貪著境界增諸過失亦復如是被煩惱
火燒煮身心棄背正道衰相現時墮落天界
是故我今教化汝等割截煩惱去除迷惑一
切天衆自此琝@利益於最上行法志固修
習後得寂靜最上安樂汝今勿得慢易速作
良田於當來世而得最上報應適意無盡若
作惡業種種隨身墜墮天宮沉淪惡趣一切
宮殿樓閣悉皆隱没爾時天主帝釋見其天
子須臾命終墮於惡趣而說伽他曰
微妙香蓮華  種種生峯頂  最上適意寳

處處作莊嚴  流泉與浴池  雜色華果樹
及紫金劫樹  靈鳥群集上  常出微妙音

悅樂諸天衆  無垢瑠璃寳  間雜金色光
最上妙樓臺  莊嚴睅A意  群生不遠離

寧知是幻化  如泡如水沫  如電如浮雲
亦如尋香城  須臾即散滅  虚妄若生貪

墜墮輪廻路  癡愛毒如火  焚燒於善根
減損於天衆  去一切菩提
又復告言若天愚癡愛人誑惑爲天阿素洛
羅剎等之所降伏後墮地獄復爲龍蛇遠離

諸天長處三界如繩繫縛而不自在若離癡
愛明了通達利益有情歸依佛道永出世間
斷有愛支得一切智平等無礙得三解脫證
悟苦空到眞實際遠離輪廻不受後有色香
味觸而不染著時彼天帝見多天衆念念無
常增諸過失深生悲愍發誠實言而說伽他

如是天道終  沉淪百千劫  猶如旋火輪

生死何窮盡  見他受無常  不觀於自己
後自命終時  違害亦如是  若捨垢穢心

不著於境界  生死莫能侵  常住眞寂樂
戒行若違犯  如醉飲藥毒  非天魔死軍

纏縛誰救濟  微塵坌面上  自心何知見
命謝卧林間  誰悟從貪愛  若生於貪愛

同住苦無常  永處於生死  現離於安樂
大惡不斷除  輪廻從此得  譬如暴惡風

能吹山頂葉  自業得生天  娛樂果自受
潔戒不愚迷  安樂自充足  貪愚招墜墮

如火而起煙  後自墮泥犂  業報亦如是

爾時有天名烏波韈踰宿善業力生忉利天
彼有苾芻爲其天王而說伽他曰

若作種種業  處處妄攀縁  以心迷惑力

一切業成就  前心最勝故  後心相續生
無間引生彼  三界因無盡  一切業報身

離心不可得  是故降伏心  當獲無盡果
汝速勤修進  調伏離執迷  滿善得隨心

究竟獲安樂  心若睍掍  永不增諸過
智者善伏心  諸苦不能害  若心得彼苦

苦苦後相續  一切境界中  而得輕心報
天人阿素落  龍鬼羅剎等  不離於一心

心爲三有主  三有自心生  地獄與人天
隨心生罪福  流浪任漂沉  壞善因迷境

愚癡貪愛生  住苦廣無邊  沉溺而難出
難調心力大  奔馳速若風  天眼勿縁形

識相皆如是  智者善調伏  遠離魔羅縛
超度生死河  速到於彼岸  疑惑不正直

無底惡難止  一多微細行  不住剎那中
行相密難窮  無身一切處  世間誰牽引

徃者復是誰  藏伏甚法中  造作於身業
雖見行表差  莫覩相應法  云何調伏難

無色無形相  陋惡損衆生  取境明如眼
善惡作雖見  譬如幻化士  本性狀難窮

徃復誰能覩  牽引於群生  諸趣甯y轉
利劔不能截  猛火燒非斷  一切有情心

業力相如是  業繩而堅固  纏縛於群生
三性而不  須臾善非善  亦復捨受俱

攀附六根門  妄求於塵境  染著世間故
不悟生滅法  如鏡唯照前  而不鑒於後
爾時天子聞彼苾芻說如是事昔作純善今
獲勝身而說伽他曰

昔修靜妙心  慎護於戒行  以此微妙因

得住安樂道  善護持戒者  防非發律儀
當得斷諸惑  證圓寂滅樂  戒有大威德

能超諸有苦  乃至命謝時  無彼惡道畏
惡道無能救  戒力救最上  若有持戒者

萬善皆依怙  後果得生天  永離諸險難
佛法聖衆師  三界咸尊重

爾時諸天子等五體投地歸命作禮生尊重
心彼時天主帝釋倍生忻慶歎美至深而說
伽他曰

解脫貪瞋毒  群生親道友  能到於彼岸

我今歸命禮  降伏愚癡失  無爲無比等
一切衆所尊  我今歸命禮
時彼天中有諸飛鳥或在空中翺翔上下或
集寳池嬉戲水內有諸天子樂逸縱蕩與諸
飛禽同共遊行耽樂欲樂不怖惡道爾時苾
芻爲彼天子宣說伽他曰
傍生耽欲樂  遊戲恣愚迷  天衆亦復然

等彼飛禽類  正教師宣說  汝等心顚倒
不怖於罪業  耽樂著世間  若天有罪業

墜墮於地獄  業力如是毒  智者常遠離
薄德少慧人  但觀前欲樂  不復返思惟

成就諸苦果  若有智慧人  照觀一切惡
求斷諸惡業  利益於群生  罪業生諸苦

勝因得離縛  善惡行不同  報相亦復爾
迷苦妄爲樂  求安不可逢  具智勿爲非

不久至寂滅  善修諸業靜  巧便集善根
三昧自現前  速到無生位  勿復戀傍生

遊嬉於園苑  懈怠轉增多  後墜飛禽類
若復無少智  善惡業不分  餓鬼阿素囉

地獄亦如是  於業能分別  於報亦通達
彼於諸業中  深窮垢靜相  晝夜常精進

思惟三脫門  永不墜泥犂  究竟獲安樂
天子汝當知  自樂自善成  自惑生自苦

苦樂不離心  於過應遠離  染著諸塵境
縱逸癡所盲  不覺死王催  沉淪於地獄

苦惱而無極

爾時彼天有百千天女色相端嚴隨意自在
於彼林間歌唱遊戲彼有飛禽知天宿善而
說伽他曰

勤修宿善業  今復得生天  若行非善因

而復沉惡趣  業報旣決定  諸天皆平等
安樂非安樂  汝等今當知  愛染爲害本

業繩隨繫縛  輪轉而不窮  還因業繩力
上至非想處  下及於三塗  徃返疾如風

生數復如雨  諸趣而循環  無始長如此
若人心寂靜  如水湛然清  離礙如虚空

而獲最上樂  五識縁塵境  三惡業相牽
一法捨盡時  不得生天界  殺盜婬妄毒

常爲惡道友  燒煮如炎火  智者應觀察

眞實忍辱慈  出世善良友  親近若修習

當得三天果  制伏邪亂意  慎護觸等貪
後有定生天  成就白業果  若於生死業

而不求解脫  琰魔殺鬼來  云何得遠離
爾時天主帝釋而復白言若有衆生不怖諸
惡於一切處心所染著以染著故隱没智慧
妄言綺語虚誑邪諂惱亂有情棄背正教親
近邪師不孝父母乃至善根間斷業繩繫縛
如箭速疾死入地獄種種治罰受諸極苦無
有休息汝等從今於生死罪縁速須棄捨莫

復貪著於自身命分限短長審諦觀察有爲
諸行剎那生滅何得久住如水浮漚如鏡影
像如電剎那如雲散滅若天福盡樂受捨位
一切衰相不覺現前逼迫身心如何當忍是
故我今宣示言爾汝今當須勤行精進忍辱
柔和慈愍有情守護六根修行四諦不取怨
親而修平等智慧增長深入義味背妄照眞
導引禪定業惑盡時後有不生得俱解脫爾
時天主帝釋欲重宣此義復說伽他曰

如是十二處  六境及六根  識等生滅時

相應成妄想  智者善修心  不住色等法
而入寂靜門  湛然無一相  勤求寂靜故

不墮魔羅界  以此靜妙心  畬犰蚞虳
若行如是慧  惑苦云何生  於其三世中

自在無驚怖  煩惱縛自解  罪垢不可染
慧眼得圓明  常住眞寂行  天身大快樂

尚被罪垢摧  云何人愚迷  廣造十惡業
若人修智慧  了達罪福因  怖業若死侵

永出苦根本

爾時帝釋昔聞世尊所說惡[]之事即爲天
衆宣說佛言若人得脫生死罪根常值善友
植諸善本若生天界受妙快樂宮殿莊嚴報
應無量若不怖惡道貪著娛樂福善盡時必
當墮落譬如燈燭須假膏油膏油旣盡燈炎
即滅如是墮已而被業風急速吹轉徃返世
間輪廻不止若諸智者正定相應無明業繩
不能牽動譬如藕絲牽妙高山而不能動爾
時彼天聞於天帝說是法已即說伽他讃天

帝曰
汝今說此法  息除一切障  我依天帝語

安住無怖畏  與彼諸群生  而作慈悲父
宣示涅槃城  令彼得利樂  法本無分別

天帝善能宣  今遇正教師  得至無上道
爾時天帝又復白言世間財物勿生貪著若
人捨離智慧出生若復愛著破壞善根七種
聖財漸漸隱没經百千生沉淪惡道又復世
財而不堅久水火盜賊王等勢力皆可侵奪
若彼法財水火等災終不能壞汝諸天衆雖
有勢力諸根具足身帶光明衰相現時生其
愁惱墮下虚空過百千踰繕那入其惡趣爾

時帝釋即說伽他曰
如汝大快樂  富貴不可量  衰相若現前

決定沉惡趣  如現所作業  隨業果復生
業相善殊勝  異熟果亦然  業有上中下

善惡品類同  成彼有報時  勝劣亦如是
汝等審思惟  色力身最上  生滅未能逃

云何而不墮  譬如麥等種  而被大火燒
隨燒即破壞  云何芽得生  浮虚假僞身

四相遷流速  如燈而生焰  不住剎那中
心相亦復爾  虚幻無眞實  痝Q漏隨增

云何得安樂  棄捨於妄境  勿自愛其身
決定脫輪廻  速至於彼岸
爾時彼天有其飛鳥而復說言我等今者居
烏鉢羅林於其林間有大浴池多生紅蓮長
時芬馥鳥身翅翼諸色間雜狀如七寳眼有
光明言音妙好於彼林中長時戲樂觀察天
子耽著迷醉即說伽他曰
我痧堀葝  天人愛亦然  天雖與禽別

愛染而無二  不能守行法  云何得解脫
天等若如是  飛禽何所別  今復告汝等

勿著五欲樂  而修勝法行  當得大解脫
生老病死苦  永不害其身  天與禽類身

平等獲善利
爾時天帝又復白言若有智者離垢清淨世
間罪染普徧此天亦不能著何以故爲彼智
者於生苦因縁而能解了又於彼天朋友知
識恩愛眷屬無所戀著汝等諸天癡愚貪染
不離輪廻與彼飛禽等無有異復有衆生耽
著飲酒得罪甚多所以者何爲彼有情心識
迷亂破犯琣h酒力雖消業報不滅於五趣

中輪廻不絶於一切罪中最爲增上乃至於
俱胝劫流浪不絶沉淪惡趣煩惱纏縛佛所
宣說爾時彼天帝釋園中有妙法堂種種珍
寳殊妙莊嚴時諸天衆詣彼堂中彼時帝釋

觀察天衆而說伽他曰
我等諸天衆  過去修微善  獲生天界中

若天報應盡  定墮於輪廻  業力難思議
牽引於衆生  三界五趣中  處處而出生

汝等勤精進  審諦細思惟  生滅須臾間
云何不省覺  怖畏邪險路  而依衆律儀

堅固七覺支  勤行八聖道  善住於五根
增長於五力  四念與正勤  及彼四神足

如是而不退  必至涅槃城  琩寂滅樂

妙法聖念處經卷第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