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大方廣總持寳光明經卷第二
宋西天中印度摩伽陀國三藏傳教大師法天奉 詔譯

爾時法慧菩薩摩訶薩爲諸菩薩說是菩薩
十住法已于時十方以佛神力於一一方各
有十千佛剎微塵等世界一一佛剎微塵等
世界地皆六種震動所謂動徧動等徧動震
徧震等徧震擊徧擊等徧擊涌徧涌等徧涌
吼徧吼等徧吼起徧起等徧起是時以佛神
力復雨種種天華雲種種天香雲種種天塗
香雲種種天鬘雲種種天粖香雲種種天衣

雲種種天傘盖雲種種天寳雲種種天妙蓮
華雲種種天諸瓔珞雲種種天莊嚴雲如是
等種種供養雲周帀徧雨復有種種天妙音
樂於虚空中不鼓自鳴出大音聲光明晃曜
徧四大洲妙高鐵圍周徧十方普皆供養是
時法慧菩薩說是法時一切十方世界同時
亦說此十住法故乃至文字句義不增不減
皆悉同等復以佛威神力故於一一十千佛
剎微塵等世界各各有十千佛剎微塵等菩
薩從於十方雲集而來告法慧菩薩言佛子

善哉善哉佛子如汝所說菩薩十住法佛子
與我名同說法亦同如是等一切同名法慧
菩薩從彼十方一切如來所而來至此彼法
雲世界以佛威德於一切處同時轉此法輪
如是種種性相文字句義不增不減佛子于
時衆會以佛威德皆見彼衆而來詣此如我
到此世界亦復如是於一切十方世界一切
四大洲妙高山頂帝釋宮中十千佛剎微塵
等菩薩亦同來集是時法慧菩薩承佛威力
觀察十方法界衆會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見諸如來清淨智  巍巍變化力如是
十力功德衆莊嚴  是故發此菩提心
見此種種神通力  說法利益諸群生
復見輪迴諸苦惱  是故發此菩提心
於此普賢如來前  得聞一切功德海
由如虚空無有相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一切住處及所生  一一性行皆明了
各各差別性智求  是故發此菩提心
是時過去及現在  乃至未來衆善惡
爲求此智善修習  是故發此菩提心

禪定解脫及三昧  等持清淨悉皆然
爲求此智恭敬彼  是故發此菩提心
能徧世間諸根力  如如湛淨皆同等
爲求此智彼義學  是故發此菩提心
菩提解脫徧世間  其中各有種種意
爲求此智無數論  是故發此菩提心
種種無數三界中  於中復有種種界
界之自性智應求  是故發此菩提心
徧詣一切求此法  如是依止得安樂
自性眞實解了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一切剎中而出生  由如衆生依地有
無數智眼同此求  是故發此菩提心
過去現在及未來  若干衆生何性相
如是過去事皆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積聚衆生滿世間  乃至一一徧親近
如是煩惱盡能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三界智慧彼皆知  無盡法門能解了
爲求如是眞實智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一切諸法無依倚  本性如空亦無著
爲求勝義眞實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能動佛剎微塵數  亦令江海涌沸騰
爲求如來如是智  是故發此菩提心
普放光明照十方  一一光明從口出
爲求彼智一光明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不可思議種種剎  飲食供給珍玩具
我願亦具如彼智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一切衆生及佛剎  能令遠離傷殺生
爲求此法壽延長  是故發此菩提心
假使大海所有水  一毛滴數盡能知
如是此智願當求  是故發此菩提心

十方所有一切剎  一一剎中微塵數
如是此智要盡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過去及與未來劫  現在一切諸世間
如是劫數要盡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三世一切諸如來  及以聲聞辟支佛
法之自性悉皆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無量無數諸世界  一毛端中盡稱量
性之自性悉能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不可思議輪圍界  一毛端量盡能秤
爲此廣大微妙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無量無數諸世間  一剎那間聲周徧
爲求此智清淨聲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一切世間諸語言  一字演說盡無餘
爲此自性眞實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無數化導三界中  一切衆生悉皆衛
爲求辯說廣大舌  是故發此菩提心
如說一切諸佛剎  一剎那中悉能見
爲求說法無礙智  是故發此菩提心
如來所有一切剎  一剎那中皆周徧
如此佛法眞實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無數微塵等世界  皆從自性而出生
爲求如是種種智  是故發此菩提心
過去及與未來佛  乃至現在諸世間
一剎那中心盡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一句所說不思議  如是劫盡彼無盡
爲求如是語言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八方一切諸世間  如是相續不斷絶
爲此自性心了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所有身口意三業  作彼十方一切行
因此能解三世空  是故發此菩提心

菩提心發應如是  慇懃最上奉諸佛
十方無數劫盡行  是故尊重心不退
乃至世間一切尊  八方各各皆周徧
如是彼佛皆說法  一一尊重心不退
若一菩薩獲安樂  行彼行故免輪迴
能作世間圓滿相  是故此尊心不退
最上妙法最殊特  甚深難解離言說
彼諸菩薩妙敷揚  爲敬彼尊心不退
世間不動及住處  如是難得甚希有
演說清淨妙法音  是故此尊心不退

得生一切如來中  無我無人離憍慢
爲求此法常在前  是故慇懃心不退
無數無等阿僧祇  得諸如來三摩地
行彼菩薩如是行  是故慇懃心不退
乃至究竟三摩地  超生彼岸解了知
如是說彼諸佛法  是故此尊心不退
遠離輪迴三界中  轉於如是妙法輪
於諸世間常無間  菩薩應當如是說
一切世間諸苦惱  如是濁惡災難中
憐愍一切諸有情  是故菩薩應當說

菩薩最初說此法  因茲發起菩提心
持戒說法無有時  是故名爲發心住
是時菩薩治地住  最初降伏如是心
安樂利益於世間  如佛遠離老病死
信心念心及精進  慧心願心并持戒
護法捨離無去來  決定迴向諸含識
若以住彼如是心  讀誦受持大乗典
遠離喧囂居閑靜  訪尋一切親善友
善言親近善知識  勤求如是眞實智
了達一切諸語言  勝義諦理亦如是

曉了如來勝義已  離諸顚倒無疑惑
如是平等湛然安  是名說法眞佛子
治地住中如是得  善能觀察諸菩薩
演說妙法奉諸佛  是故佛子應當學
復次菩薩第三住  法王教中求佛行
苦空無常悉了知  一切自性無來去
諸法本寂離自性  明了通達決定心
住此一切無有惑  佛子應當如是說
爲知一切衆生界  及闡一切諸法界
如是世界悉盡知  是故名爲相應行

地界水界及火界  如是風界虚空界
欲界色界無色界  是諸世界悉盡知
乃至差別諸世界  悉見法界自性體
如是廣大智慧尊  勇猛精進求佛智
是時菩薩生貴住  出家生諸如來中
有性無性心決定  所生之處常正見
此地菩薩無退轉  爲求佛道心無厭
於一切法畯袉  觀諸衆生如自性
世間衆罪如塵剎  遠離輪迴諸果報
佛子善能分別生  菩薩悉令離衰老

過去現在及未來  一切法智皆明了
宿殖善友悉同生  如佛出世亦復爾
一切如來殊妙好  入彼三世平等意
能作如是上妙生  超越三世種種行
此名第四菩薩住  彼能稱讃此妙色
是法悉能解了知  覺彼菩薩如是生
此後菩薩稱第五  說名方便具足住
種種方便化群生  樂求福業徧徃詣
所作如是廣大福  令諸衆生皆解脫
盡心迴向悉獲安  憐愍有情令離繫

世間患難皆救濟  攝伏令彼生歡喜
各各引導諸衆生  得大涅槃心寂靜
無邊一切諸世間  如是無量無有數
過諸稱量無等倫  非性非相非究竟
此爲菩薩第五住  具足方便化群生
彼佛如是妙圓明  示現一切諸功德
無邊一切諸衆生  觀法自性無迷惑
疑網有無智了知  天上人間能堅固
於佛於法菩薩中  常行妙行離諸色
於是廣大諸衆生  聽聞演說方便法

煩惱衆生使清淨  易化難化悉調伏
法界或廣略敷揚  非來非去絶諸相
法界體性非有無  菩薩三世樂聽受
觀察一切心無動  如是專注於佛法
泯絶性相孰有無  本性離染我亦爾
曉了劫性如幻夢  爲聞如是上妙法
不退菩薩應如是  於佛於法菩薩中
并觀行相爲有無  不退非有亦非無
如來非去非有住  亦無來與非不來
生與不生盡不盡  有相無相非一異

種種衆多彼如一  勝義諦理離有無
各各差別衆寳嚴  菩薩於彼心不退
眞如妙相非有無  以無相智能解了
如是差別徃集會  一一天上悉聽聞
復次菩薩童眞住  身口意業悉清淨
施作佛事無有著  是故隨意所生得
皆從衆生行法生  遊行見彼諸剎土
智慧速疾隨意得  十方慇懃恭敬禮
菩薩於此無異心  聞佛演暢微妙法
能知剎土悉動搖  如是盡知無有餘

演說遊行於佛剎  剎那徧詣阿僧祇
隨問演說無數義  自性差別性亦然
方便音聲能照察  無數佛剎一念中
復說菩薩王子住  密行衆生非測量
煩惱障閉妄想除  事理相應方便說
種種妙行悉能行  分別世間過未來
眞俗二諦能了知  諦求如是微妙法
善能方便入王城  如是徧遊悉周匝
於彼徃還能自在  所有王城能照察
由如灌頂王妙法  如是威德力亦然

入彼王城善演說  是故此爲王子住
比能隨順諸衆生  如佛所化亦如是
調御出興悉同然  得佛安隱住王子
佛子菩薩灌頂住  處長最上能利他
一毛滴水爲校量  思惟校計莫能測
如是行於諸佛法  由若一切微塵剎
衆生莫測塵可知  是故無數應是說
一切如來及菩薩  并與過去未來佛
若以現在十方中  乃至聲聞辟支佛
從種發生菩提心  如是此數莫能測

功德數量莫能知  最初一念菩提心
如是世界化群生  無能超越過於彼
是時普賢菩薩摩訶薩告法慧菩薩言善男
子善哉善哉汝今善說此寳光總持法門復
次善男子彼諸衆生當得愛樂不可思議諸
佛功德一切智慧善男子若有衆生但聞此
寳光總持正法名號不須受持讀誦一心恭
敬究竟決定得證佛果時法慧菩薩言佛子
如是如是如汝所說普賢菩薩言佛子彼等
已得如來灌頂甚深智慧若有善男子善女

人至此會中得聞如是法者或有衆生手持
是經者是諸衆生於佛法中皆得授記是時
長老舍利弗從座而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
世尊我等今者如生盲人從昔已來未曾見
聞如是正法世尊非但我故若諸衆生不聞
此法彼如是等一切衆生亦如生盲佛言長
老如是如是如汝所說舍利弗即白佛言唯
願說此不可思議甚深法故佛言舍利弗汝
當徃詣命彼梵王帝釋護世諸天同來此會
如來勑語舍利弗此最勝法印寳光總持之

法於彼道場衆會而說是時尊者舍利弗受
佛教勑爲問此寳光總持法門承佛聖旨徃
彼梵王帝釋護世諸天到已作如是言寳光
道場佛待汝來同時聽受此如是法今正是
時如來將說此寳光總持不可思議法故汝
等速集勿過此時甚難得值後必追悔如是
最勝法寳世間難得甚爲希有時彼諸天聞
是說已即運神通於剎那頃梵王帝釋護世
諸天皆來集會到世尊所右遶三帀合掌恭
敬即於佛前勸請世尊唯願如來哀愍我等

及末法衆生說此寳光總持法門于時世尊
默然不答時諸天衆梵王帝釋護世諸天如
是三白慇懃勸請世尊默然是時尊者舍利
弗白世尊言唯願如來說此寳光明總持法
故復言善逝唯願說之是時世尊即於舌根
從口而出種種音聲徧於三千大千世界同
時得聞若有善男子爲此寳光總持法故請
於如來是諸衆生皆得不退轉於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是時世尊復語尊者舍利弗言
尊者舍利弗汝當徃詣請妙吉祥童子說如

是法時妙吉祥童子在於異處鉢攞二合叉娑
羅樹下端身正念結跏趺坐過於百千萬俱

[]那庾多日月光明住大寳莊嚴樓閣中梵
王帝釋護世諸天圍遶恭敬身皆金色吉祥
莊嚴光明照耀是時尊者舍利弗奉佛教命
徃詣妙吉祥童子所到已即白妙吉祥言善
男子如來請汝爲於我等說此寳光緫持法
故于時妙吉祥童子語尊者舍利弗言此如
來者爲何等義舍利弗言善男子汝智慧深
遠我非汝曹是故不任與汝論議妙吉祥言

止舍利弗汝甚愚癡汝若樂聞我當爲說舍
利弗言善男子我今樂聞惟願仁者廣爲我
說是時妙吉祥童子說是語時即時三千大
千世界乃至清淨天宮及諸天衆上至阿迦
膩吒天衆下至四大天王并諸眷屬無數俱
胝大藥叉將諸梵天王及天帝釋護世諸天
并諸天女各各樂聞如是大法皆來集會及
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并餘三十三
天夜摩天覩史陀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大
梵天王阿迦膩吒天如是諸天衆等皆來集

會復有諸大聲聞衆其名曰尊者須菩提尊
者摩訶迦葉尊者大目乾連尊者舍利弗尊

者摩訶迦旃延尊者阿[]嚕馱尊者誐耶迦
葉尊者摩賀俱絺羅尊者祖拏判姹迦尊者
梨嚩多尊者曩禰迦葉尊者烏嚕尾螺迦葉

尊者布囉拏梅怛囉二合尼子尊者羅護羅尊

者鈸捺囉二合波羅尊者麼澁波二合尊者阿難
陀如是等諸大聲聞衆及耶輸陀羅五百比
丘尼等皆悉來集復有轉輪王及諸小王剎
帝利婆羅門長者居士皆來集會是時尊者

舍利弗遶佛三匝而作是言世尊何因何縁
即於今日如是大衆皆悉雲集云何當知佛
言尊者舍利弗是寳光總持法威德力故舍
利弗言世尊此寳光總持法門我今樂聞佛
言尊者舍利弗汝當徃詣請彼妙吉祥童子
普賢菩薩此二大士必爲汝說是時尊者舍
利弗白妙吉祥童子言善男子汝今當說此

寳光[]摩地微妙法寳妙吉祥言尊者舍利[]
弗汝等今者爲欲聞此寳光緫持法故舍利
弗言今此四衆梵王帝釋護世諸天爲聽是

法故來至此于時妙吉祥即告長老舍利弗
作如是言舍利弗此法祕要不可視聽如幻
如化云何當說說聽是誰舍利弗言善男子
汝今當說我欲樂聞妙吉祥問尊者舍利弗
此說當云何言答言妙吉祥空作是說妙吉
祥又問舍利弗空云何說答言妙吉祥空離
言說妙吉祥言尊者舍利弗此空若離言說
我云何說尊者舍利弗旣一切諸法皆離言
說若作是說誰能聽受長老舍利弗言善男
子彼一切法皆離文字語言故作如是說是

故說空無相無願非取非捨非異非不異非
離戲論非不離戲論是時妙吉祥童子尊者
舍利弗說是法時彼諸菩薩及於梵王帝釋
護世諸天心大歡喜同聲讃言善哉善男子
善說此寳光總持法故是時尊者須菩提白
妙吉祥童子言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云何受
持讀誦爲他解說此寳光總持法故妙吉祥
言須菩提此總持法無生清淨如理受持離
性離相非離言說非取非捨此法應如是受
持爲他解說妙吉祥童子說是法時有九十

二菩薩皆得勇猛三摩地復有人天六十二
衆生得無生法忍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從
座而起偏袒右肩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云
何爲菩薩摩訶薩大悲佛言善男子此菩薩
摩訶薩大悲者若菩薩摩訶薩不捨三界名
爲大悲若令一切衆生得見諸佛淨妙剎土
名爲大悲若諸破戒衆生悉能憐愍護持名
爲大悲若能令一切衆生志求般若波羅蜜
多親近修習名爲大悲若爲一切衆生不惜
身命名爲大悲乃至頭目髓腦難捨能捨難

行能行爲諸衆生名爲大悲復告善男子菩
薩摩訶薩爲諸衆生無有異心等以安樂離
諸邪見悉令解脫善男子是爲菩薩摩訶薩
大悲應如是解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白佛
言世尊唯願如來大慈無量爲諸衆生安樂
世間說此寳光總持法故并此大會諸天及
人皆得安樂利益即時世尊愍諸衆生以梵
音聲普告諸菩薩摩訶薩言汝等今者於未
來世後五百歲法欲滅時誰能受持廣宣流
布此寳光總持法故是時普賢菩薩離一切

憂暗菩薩藥王菩薩辯積菩薩出生一切法
王菩薩無盡意菩薩海慧菩薩寳師子菩薩
寳賢菩薩寳光菩薩寳髻菩薩觀自在菩薩
等觀菩薩常觀菩薩寳手菩薩寳積菩薩寳
莊嚴菩薩吉祥幢菩薩法吉祥菩薩財吉祥
菩薩福德吉祥菩薩栴檀吉祥菩薩法慧菩
薩甘露慧菩薩不思議菩薩福德莊嚴菩薩
功德莊嚴菩薩相嚴菩薩常歡喜根菩薩衆
智山峯王菩薩辯說菩薩常舉手菩薩持地
菩薩辯意菩薩虚空藏菩薩月藏菩薩清淨

月藏菩薩日藏菩薩出生王菩薩摩訶彌盧
菩薩堅牢慧菩薩彌勒菩薩摩訶薩如是等
六十二百千俱胝那庾多菩薩摩訶薩以一
音聲同時告言世尊我等今者能於未來世
後五百歲法欲滅時常當受持廣宣流布爲
諸衆生說此寳光總持法門佛言善哉善哉
善男子希有希有善男子汝等爲諸衆生能
發如是清淨大願爾時世尊告普賢菩薩摩
訶薩言諦聽諦聽善男子此寳光總持微妙
正法爲欲利益安樂一切衆生爾時世尊說

是語已即昇大寳莊嚴師子之座結跏趺坐

即說寳光明總持陀羅尼曰

曩莫三滿跋捺囉二合引野冒


地薩怛嚩二合引野麼賀薩怛嚩二合引

野麼賀嚕抳迦野怛

你也二合婆囉胝婆囉

婆囉婆冷帝薩嚩二合引
是時世尊如是三說此寳光總持祕密微妙

最上甚深廣大法寳是時普賢菩薩摩訶薩
白佛言世尊法與法者是義云何佛言善男
子無法即法即一切義即無性義一切法義
即等虚空義一切法即無數義無數義即一
切義無數義即一切法義普賢菩薩白佛言
世尊云何說此一切法佛言善男子吾說此
一切法者謂眼耳鼻舌身意如是此六識及

十二縁行善男子是故我今作此說故一切
諸法亦復如是復次善男子一切諸法本無
生滅是時妙吉祥童子白普賢菩薩摩訶薩
作如是言佛子此寳光總持法門菩薩云何
受持普賢菩薩摩訶薩告妙吉祥如是說言
善男子此寳光總持如法而說如理受持何
故本性不生不滅故非相非空故無性即自
性故自性即無性故善男子此寳光總持如
是不應執著受持觀察故智慧決了應如是
住分別解說善男子此寳光總持觀法自性

義故

大方廣總持寳光明經卷第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