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禪祕要法經卷中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等譯

佛告阿難汝今至心受持此四大觀法慎勿
忘失爲未來世一切衆生當廣演說爾時阿
難聞佛所說歡喜奉行作此觀時以學觀空
故身虚心勞應服酥及諸補藥於禪定應作
補想觀補想觀者先自觀身使皮皮相裹猶
如芭蕉然後安心自開頂上想復當勸進釋
梵護世諸天使持金瓶盛天藥釋提桓因在
左護世諸天在右持天藥灌頂舉身盈滿晝

夜六時琝@此想若出定時求諸補藥食好
飲食琝丹w隱快樂倍常修是補身經三月
已然後更念其餘境界禪定力故諸天歡喜
時釋提桓因爲說甚深空無我法讃歎行者
頭面敬禮以服天藥故出定之時顏色和悅
身體潤澤如膏油塗見此事者名第十六四
大觀竟佛告阿難此想成已復當更教繫念
住意令觀外色一切色者從何處生作此觀
時見外五色如五色光圍繞己身此想現時
自觀身胷胷骨漸漸明淨如玻瓈鏡明顯可

愛復見外色一一衆色明如日光得此觀時
四方自然生四黑象黑象大吼蹋衆色滅如
是衆色在地者滅於虚空中玄黃可愛倍復
過常爾時大象以鼻繞樹四象四邊欲拔此
樹不能傾動復有四象以鼻繞樹亦不能動
爾時行者見此事已出定之時應於靜處若
在塚間若在樹下若阿練若處覆身令密應
當靜寂更求好藥以補己身如上修習補身
藥法復經三月一心精進如救頭然心不放
逸於所受戒不起犯心晝夜六時懴悔諸罪

復更思惟身無我空如前境界一一諦觀極
令明了此想成時胷骨漸明猶如神珠內外
映徹心內毒蛇復更踊身騰住空中口中有
火欲吸摩尼珠了不能得如前失捨自撲於
地身心迷悶望見四方爾時諸象復更奔競
來至樹所時諸夜叉羅剎惡獸諸龍蛇等俱
時吐毒與黑象戰爾時黑象以鼻繞樹聲吼
而挽象挽樹時諸龍夜叉吐毒前戰不肯休
息爾時地下有一師子兩眼明顯似如金剛
忽然踊出與諸龍戰爾時諸龍踊住空中象

故挽樹終不休息地漸漸動是時行者地動
之時當觀此地從空而有非堅實法如此地
者如乹闥婆城如野馬行從虚妄出何縁而
動作是思惟時自見己身胷骨乃至面骨漸
漸明淨見諸世間一切所有皆悉明了得此
觀時如執明鏡自觀面像行者爾時見諸身
外一切衆色及諸不淨亦見身內一切不淨
此想成時名第十七身念處觀佛告阿難汝
好受持此身念處灌頂章句慎勿忘失開甘
露法門爲未來世一切衆生當演廣說爾時

阿難聞佛所說歡喜奉行佛告阿難此想成
已復當更教繫念思惟諦觀面骨自見面骨
如白玉鏡內外俱淨淨如明鏡漸漸廣大見
舉身骨白如玻瓈內外俱淨一切衆色皆於
中現須臾見身如白玉人復見澄清如毗瑠
璃表堶悛聾@切衆色皆於中現復見己身
如白銀人唯薄皮在皮極微薄薄於天劫貝
內外映徹復見己身如閻浮檀那金人內外
俱空復見己身如金剛人見此地時黑象倍
多以鼻繞樹盡己身力不能令動爾時衆象

吼聲震烈驚動大地大地動時有金剛山從
下方地出住行者前爾時行者見已四邊有
金剛山復見前地猶如金剛復見諸龍尋樹
上下吐金剛珠樹遂堅固象不能動唯五色
水從樹上出仰流樹枝從於樹端下流葉間
乃至樹莖亦流金剛山間布散彌漫滿於大
地金剛地下乃至金剛山此五色水放五色
光或上或下遊行無常爾時黑象從金剛山
出欲吸此水諸龍吐毒與大象戰爾時諸蛇
入龍耳中并力作勢共黑象戰爾時黑象盡

力蹴掣亦無奈何見此事時諸水光明皆作
妓樂或有變化狀如天女歌詠作妓甚可愛
樂此女端正天上人間無有比類其所作樂
及妙音聲忉利天上亦無此比如是化女作
諸妓術數億千萬不可具說見此事時慎勿
隨著應當繫心念前不淨出定之時應詣智
者問甚深空義爾時智者應爲行者說無我
空爾時行者復應繫念如前自觀自觀身骨
自見胷骨明淨可愛一切不淨皆於中現見
此事已當自思惟如我今者髮是我耶骨是

我耶爪是我耶齒是我耶色是我耶受是我
耶想是我耶識是我耶一一諦觀無明是我
耶行是我耶識是我耶名色是我耶六入是
我耶觸是我耶受是我耶生是我耶老死是
我所耶若死是我者諸蟲唼食散滅壞時我
是何處若生是我者念念不住於此生中無
常住想當知此生亦非是我若頭是我頭骨
八段解解各異腦中生蟲觀此頭中而實無
我若言是我眼中無實地與水合假火爲明
假風動轉動散滅壞時烏鵲等鳥皆來食之

瘭疽諸蟲所共[]食諦觀此眼若心是我風
力所轉無暫停時亦有六龍舉此心中有無
量毒心爲根本推此諸毒及與心性皆從空
有妄想我名如是諸法地水火風色香味觸
及十二縁一一諦推何處有我觀身無我云
何有我所我所者爲青色是我黃色是我赤
色是我白色黑色是我此五色者從可愛有
隨縛著衆生欲求所染從老死河生從恩愛
賊起從癡惑見如此衆色實非是我惑著衆
生橫言是我虚見衆生復稱我所一切如幻

何處有我於幻法中豈有我所作是思惟時
自見身骨明淨可愛一切世間所希見事皆
於中現復見己身如毗瑠璃人內外俱空如
人戴瑠璃幢仰看空中一切皆見爾時行者
於自己身及與身外以觀空故學無我法自
見己身兩足如瑠璃筒亦見下方一切世間
所希有事此想成時行者前地明淨可愛如
毗瑠璃極爲映徹持戒具者見地清淨如梵
王宮威儀不具雖見淨地猶如水精此想成
時有無量百千無數夜叉羅剎皆從地出手

執白羊角龜甲白石打金剛山復有諸鬼手
執鐵槌打金剛山是時山上有五鬼神千頭
千手手執千劔與羅剎戰毒蛇毒龍皆悉吐
毒圍繞此山復有諸女作叐歌詠作諸變動
護助此山若見此事當一心觀諸女現時當
觀此女猶如畫瓶中盛臭處不淨之器從虚
妄出來無所因去亦無處如此相貌是我宿
世惡業罪縁故見此女此女人者是我妄想
無數世時貪愛因縁從虚妄見應當至心觀
無我法我身無我他身亦然今此所見屬諸

因縁我不願求我觀此身無常敗壞亦無我
所何處有人及與衆生作此思惟已一心諦
觀空無我法觀無我時下方瑠璃地際有四
大鬼神自然來至負金剛山時諸夜叉羅剎
亦助此鬼破金剛山時金剛山漸漸頹毀經
於多時泓然都盡唯金剛地在爾時諸象及
諸惡鬼并力挽樹樹堅難動見此事已復更
歡喜懴悔諸罪懴悔罪已如前繫念觀瑠璃
人瑠璃地上於四方面生化蓮花其花金色
亦有千葉金剛爲臺有一金像結跏趺坐身

相具足光明無缺在於東方南西北方亦復
如是復自見瑠璃身益更明淨內外洞徹無
諸障礙身內身外滿中化佛是諸化佛各放
光明其光微妙如億千日顯赫端嚴遍滿一
切三千大千世界滿中化佛一一化佛有三
十二相八十種隨形好一一相好各放千光
其光明盛如和合百千日月一一光間有無
數佛如是漸漸復更增廣數不可知一一焰
間復更倍有無數化佛是諸化佛迴旋宛轉
入瑠璃人身中爾時自見己身如七寳山高

顯可觀復更嚴顯如雜寳須彌山山映顯在
金剛地上時金剛地復更明顯如焰摩天紫
紺摩尼珠身轉復明淨如無數諸佛光明化
成寳臺亦入瑠璃人頂復見前地在鐵圍山
滿中諸佛結跏趺坐處蓮華臺地及虚空中
間無缺一一化佛身滿世界是諸化佛不相
妨礙復見鐵圍諸山淨如瑠璃無障礙想見
閻浮提山河石壁樹木荊棘一切悉是諸妙
化佛心漸廣大見三千大千世界虚空及地
一切悉是微妙佛像是時行者但觀無我慎

勿起心隨逐佛像復當思惟我聞佛說諸佛
如來有二種身一者生身二者法身今我所
見旣非法身又非生身是假想見從虚妄起
諸佛不來我亦不去云何此處忽生佛像說
是語時但當自觀己身無我慎勿隨逐諸化
佛像復當諦觀今我此身前時不淨九孔膿
流筋纏血塗生臟熟臟大小便利八萬戶蟲
一一蟲復有八十億小蟲以爲眷屬如此之
身當有何淨作是思惟時自見己身猶如皮
囊出定亦見身內無骨身皮如囊亦觀他身

猶如皮囊見此事時當詣智者問諸苦法聞
苦法已諦觀此身屬諸因縁當有生苦旣受
生已憂悲苦惱恩愛別離與怨憎會如種種
是世間苦法今我此身不久敗壞在苦網中
屬生死種風刀諸賊隨從我身阿鼻地獄猛
火熾然當焚燒我駝驢猪狗一切畜生及諸
禽獸我悉當經受諸惡形如此諸苦名爲外
苦今我身內自有四大毒龍無數毒蛇一一
蛇有九十九頭羅剎惡鬼及鳩槃荼諸惡鬼
等集在我心如此身心極爲不淨是弊惡聚

三界種子萌芽不斷云何我今於不淨中而
生淨想於虚妄物作金剛想於無佛處作佛
像想一切世間諸行性相悉皆無常不久磨
滅如我此身如彈指頃亦當敗壞用此虚想
於不淨中假僞見淨作是思惟時自見己身
淨如瑠璃皮囊諸相自然變滅觀身及我了
不能得但見四方有諸黑象踐蹋前地前地
金剛一切摧碎見地樹荄乃至下方衆篠甚
多不可稱數爾時黑象如前以鼻繞樹無量
諸龍及諸夜叉夜叉又與黑象共戰狂象踐

蹋是諸鬼神悶絶躃地於虚空中有諸鬼神
其數衆多手捉刀輪佐助黑象欲拔此樹如
是多時樹一根動此樹動時行者自見繩牀
下地自然震動日日如是滿九十日如是應
當乞好美食及諸補藥以補身體安隱端坐
復如前法如前所見從初境界一一諦觀徃
復反覆經十六反極令明淨旣明淨已復還
繫念觀身苦空無常無我悉亦皆空作是思
惟時觀身不見身觀我不見我觀心不見心
爾時忽然見此大地山河石壁一切悉無出

定之時如癡醉人應當至心修懴悔法禮拜
塗地放捨此觀禮拜之時未舉頭頃自然得
見如來眞影以手摩頭讃言法子善哉善哉
汝今善觀諸佛空法以見佛影故心大歡喜
還得醒悟爾時尊者摩訶賓頭盧與五百阿
羅漢飛至其前廣爲宣說甚深空法以見五
百聲聞比丘故心大歡喜頭頂懴悔復見尊
者舍利弗摩訶目揵羅夜那及千二百五十
聲聞影爾時復見釋迦牟尼佛影見釋迦牟
尼佛影已復見過去六佛影是時諸佛影如

玻瓈鏡明顯可觀各伸右手摩行者頂諸佛
如來自說名字第一佛言我是毗婆尸第二
佛言我是尸棄第三佛言我是毗舍第四佛
言我是拘樓孫第五佛言我是迦那含牟尼
第六佛言我是迦葉毗第七佛言我是釋迦
牟尼佛是汝和尚汝觀空法我來爲汝作證
六佛世尊現前證知見佛說是語時見佛色
身了了分明亦見六佛了了分明爾時七佛
各放眉間白毫大人相光光明大盛照娑婆
世界及瑠瓈身皆令明顯爾時諸佛現此相

時身毛孔放大光明化佛無數遍滿三千大
千世界地及虚空純黃金色是諸世尊中有
飛行者中有作十八變者中有經行者中有
入禪深定者中有默然安住者中有放大光
明者唯大和尚釋迦牟尼佛爲於行者說四
眞諦分別苦空無常無我諸法空義過去六
佛亦復分別十二因縁或復演說三十七道
品讃歎聖行爾時行者見佛聞法心生歡喜
應時自思惟諸佛世尊有二種身今我所見
見佛色身不見如來解脫知見五分法身作

是思惟時復更懴悔慇懃不懈晝夜六時
修三昧應作是念此色身如幻如夢如焰如
旋火輪如乾闥婆城如呼聲響是故佛說一
切有爲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如是諸
法等我今一一應當諦觀極令了了作是觀
時化佛不現若有少在復更觀空以觀空故
化佛即滅唯七佛在爾時七佛與諸聲聞眷
屬大衆廣爲行者說三十七助聖道法聞此
法時身心歡喜復更諦觀苦空無常無我等
法作是觀時狂象大吼挽樹令動樹初種時

見一房地六變震動復有夜叉刺黑象殺衆
多黑象死卧在地不久爛潰白膿黑膿青膿
黃膿緑膿紫膿赤膿赤血流汙在地復有[
]
蜋諸蟲遊集其上復有諸蟲眼中出火燒蜣
蜋殺爾時下方金剛地際有五金剛輪有五
金剛人在其輪間右手執金剛劔左手執金
剛杵以杵擣地以劔斫樹見此事時大地漸
動見城內地六種震動見一城已復見二城
漸漸廣大見一踰闍那見踰闍那已復更廣
大普見三千世界一切地動動時東涌西没

西涌東没南涌北没北涌南没中涌邊没邊
涌中没此地動時見大樹荄乃至金剛際時
金剛人以刀斫之令樹荄絶樹荄絶時諸龍
諸蛇皆悉吐焰尋樹而上爾時復有衆多羅
剎積薪樹上時金剛人以金剛杵擣樹枝折
擣此樹時一杵乃至八萬四千杵樹枝方折
爾時杵端自然出火燒此樹盡唯有樹心如
金剛錐從三界頂下至金剛際不可傾動是
時行者得此觀時出定安樂出定入定心
靜寂無憂喜想復懃精進晝夜不息以精進

故世尊釋迦牟尼與過去六佛當現其前爲
說甚深空三昧無願三昧無作三昧聞已歡
喜隨順佛教諦觀空法如大水流不久當得
阿羅漢道佛告阿難此不淨想觀是大甘露
滅貪婬欲能除衆生結使心病汝好受持慎
勿忘失若佛滅度後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
婆夷聞此甘露灌頂聖法能攝諸根至心繫
念諦觀身分心不分散斂心使住經須臾間
此人命終得生天上若復有人隨順佛教繫
念諦觀一爪一指令心安住當知此人終不

墮落三惡道中若復有人繫念諦觀身舉身
白骨此人命終生兜率陀天值遇一生補處
菩薩號曰彌勒見彼天已隨從受樂彌勒成
佛最初聞法得阿羅漢果三明六通具八解
脫若復有人觀此不淨得具足者於此身上
見佛眞影聞佛說法得盡諸苦爾時阿難即
從座起整衣服爲佛作禮叉手長跪白佛言

世尊此法之要云何受持云何[]此法佛告[]
阿難此名觀身不淨雜穢想亦名破我法觀
無我空汝好受持爲未來世濁苦衆生貪婬

多者當廣分別佛說是語時釋梵護世無數
天子持天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曼殊沙
華摩訶曼殊沙華而散佛上及諸大衆頂禮
佛足讃歎佛言如來出世甚爲希有乃能降
伏驕慢邪見迦絺羅難陀亦爲未來貪婬衆
生說甘露藥增長天種不斷三寳善哉世尊
快說是法龍神夜叉揵闥婆等亦同諸天讃
歎於佛尊者阿難迦絺羅難陀及千比丘無
量諸天八部之衆聞佛所說歡喜奉行禮佛
而退得此觀者名十色不淨亦名分別諸蟲

境界是最初不淨門有十八方便諸境界性
不可具說入三昧時當自然證得此第十八

一門觀竟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與千二百五十比丘俱是時會中
有一比丘名禪難提於深禪定久已通達成
阿羅漢三明六通具八解脫即從坐起整衣
服叉手長跪而白佛言如來今者現在世間
利安一切佛滅度後佛不現前諸四部衆有
業障者若繫念時境界不現在前如是煩惱

及一切罪犯突吉羅乃至重罪欲懴悔者當
云何滅是諸罪相若復有人殺生邪見欲修
正念當云何滅邪見殺生惡煩惱障說是語
已如大山崩五體投地頂禮佛足復白佛言
惟願世尊爲我解說令未來世一切衆生
得正念不離賢聖爾時世尊猶如慈父安慰
其子告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行慈心與慈
俱生令具大悲無漏根力覺道成就汝於今
日爲未來世一切衆生問除罪法諦聽諦聽
善思念之爾時世尊即放頂光此光金色有

五百化佛繞佛七帀照祇陀林亦作金色現
此相已還從佛頂骨入爾時世尊告禪難提
及敕阿難汝等當教未來衆生罪業多者爲
除罪故教使念佛以念佛故除諸業障報障
煩惱障念佛者當先端坐叉手閉目舉舌向
腭一心繫念心心相注使不分散心旣定已
先當觀像觀像者當起想念觀於前地極使
白淨取相長短辟方二丈益使明淨猶如明
鏡見前地已見左邊地亦使明淨見右邊地
亦使明淨及見後地亦使明淨使四方地悉

平如掌其一一方各作二丈地想極使明淨
地旣明已還當攝心觀於前地作蓮華想其
華千葉七寳莊嚴復當作一丈六金像想令
此金像結跏趺坐坐蓮華上見此像已應當
諦觀頂上肉髻見頂上肉髻髮紺青色一一
髮舒長丈三還放之時右旋宛轉有瑠璃光
住佛頂上如是一一孔一毛旋生觀八萬四
千毛孔皆使了了見此事已次觀像面像面
圓滿如十五日月威光益顯分齊分明復觀
額廣平正眉間毫相白如珂雪如玻瓈珠右

旋宛轉復觀像鼻如鑄金鋌似鷹王[]當于
面門復觀像口脣色赤好如頻婆羅果次觀
像齒口四十齒方白齊平齒上有印印中出
光白如眞珠齒間紅色流出紅光次觀像頸
如瑠璃筒顯發金顏次觀像胷德字卍字衆
相印中極令分明印印出光五色具足次觀
像臂如像王鼻柔輭可愛次觀像手十指參
差不失其所手內外握手上生毛如瑠璃光
毛悉上靡如赤銅爪爪上金色爪內紅色如
赤銅山與紫金合次觀合曼掌猶如鵝王舒

時則現似眞珠網攝手不現觀像手已次觀
像身方坐安隱如眞金山不前不却中坐得
所復觀像脛如鹿王膊[]直圓滿次觀足趺
平滿安詳足下蓮華千輻具足足上生毛如
紺瑠璃毛皆上靡脚指齊整參差得中爪色
赤銅於脚指端上有千輻相輪脚指網間猶
如羅文似鴈王脚如是諸事及與身光圓光
項光光有化佛諸大比丘衆化菩薩如是化
人如旋火輪旋逐光走如是逆觀者從足逆
觀乃至頂髻順觀者從頂至足如是觀像使

心分明專見一像見一像已復當更觀得見
二像見二佛像時使佛像身成瑠璃出衆色
光炎炎相次如燒金山化像無數見二像已
復見三像見三像已復見四像見四像已復
見五像見五像已乃至十像見十像已心轉
明利見閻浮提齊四海內凡夫心狹不得令
廣若廣大者攝心令還齊四海內以鐵圍山
爲界見此海內滿中佛像三十二相八十隨
形好皆使分明一一相好有無數光若於衆
光見一一境界雜穢不淨從罪報得復應更

起掃兜婆塗地造作淨籌謙卑下下修諸懴
悔復當安心正念一處如前觀像不縁餘事
諦觀像眉間觀眉間已次第觀其餘諸相一
一相好皆使分明若不分明復當懴悔作諸
苦役然後攝心如前觀像見諸佛像身色端
嚴三十二相皆悉具足滿四海內皆坐華上
見坐像已復更作念世尊在世執鉢持錫入
里乞食處處遊化以福度衆生我於今日但
見坐像不見行像宿有何罪作是念已復更
懴悔旣懴悔已如前攝心繫念觀像觀像時

見諸坐像一切皆起具身丈六方正不傾身
相光明皆悉具足見像立已復見像行執鉢
持錫威儀詳序諸天大衆皆亦圍繞復有衆
像飛騰虚空放金色光滿虚空中猶如金雲
復似金山相好無比復見衆像於虚空作十
八變身上出水身下出火或現大身滿虚空
中大復現小如芥子許履地如水履水如地

於虚空中東涌西没西涌東没南涌北没北

涌南没中涌上没上涌下没下涌邊没邊涌

中没行住[]卧隨意自在見此事已復當作[]

念世尊在世教諸比丘右脅而卧我今亦當
觀諸像卧尋見諸像疊僧伽棃枕右肘右脅
而卧脅下自然生金色牀金光栴檀種種雜
色衆妙蓮華以爲敷具上有寳帳垂諸瓔珞
佛放大光滿寳帳內猶如金華復似星月無
量寳光猶如團雲處空明顯中有化佛彌滿
虚空見卧像已復當作念過去有佛名釋迦
牟尼惟獨一身教化衆生住在此世四十九
年入大涅槃而般涅槃猶如薪盡火滅永滅
無餘我今心想以想心故見是多像此多像

者來無所從來去無所至從我心想妄見此
耳作是念時漸漸消滅衆像皆盡惟見一像
獨坐華臺結跏趺坐諦觀此像三十二相八
十種好皆使明了見此像已名觀像法佛告
禪難提及勑阿難佛滅度後若比丘比丘尼
優婆塞優婆夷欲懴悔者欲滅罪者佛雖不
在繫念諦觀形像者諸惡罪業速得清淨觀

此像已復當更觀從像[]中使放一光其光
金色分爲五支一光照左一光照右一光照
前一光照後一光照上如是五光光光之上

皆有化佛佛相次第滿虚空中見此相時極
使明了復見化佛上至梵世彌滿三千大千
世界於三千大千世界中見金色光如紫金
山內外無妨見此事時心意快然見前坐像
如佛眞影見佛影已復當作念此是影耳世
尊威力智慧自在現作事已我今應當諦觀
眞佛爾時尋見佛身微妙如淨瑠璃內有金
剛於金剛內有紫金光共相映發成衆相好
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猶如印文炳然明顯微
妙清淨不可具說手執澡瓶住立空中瓶內

盛水狀如甘露其水五色五光清淨如瑠璃
珠柔輭細滑灌行者頂滿於身中自見身內
水所觸處八萬戶蟲漸漸萎落蟲旣萎已身
體柔輭心意悅樂當自念言如來慈父以此
法水上味甘露而灌我頂此灌頂法必定不
虚爾時復當更起想念唯願世尊爲我說法
罪業除者聞佛說法佛說法者說四念處說
四正勤說四如意足說五根說五力說七覺
說八聖道此三十七法一一分別爲行者說
說此法已復教觀苦空無常無我教此法已

以見佛故得聞妙法心意開解如水順流不
久亦成阿羅漢道業障重者見佛動口不聞
說法猶如聾人無所聞知爾時復當更行懴
悔旣懴悔已五體投地對佛啼泣經歷多時
修諸功德然後方聞聞佛說法雖聞說法於
義不了復見世尊以澡瓶水灌行者頂水色
變異純金剛色從頂上入其色各異青黃赤
白衆穢雜相亦於中現水從頂入直下身中
從足跟出流入地中其地即時變爲光明大
如杖許下入地中如是漸漸深直到水際到

水際已復當作意隨此光去復觀此水水下
純空復更當觀空下有紺瑠璃地瑠璃地下
有金色地金色地下有金剛地金剛地下復
見虚空見此虚空豁然大空都無所有見此
事已復還攝心如前觀一佛像爾時彼佛光
明益顯不可具說復持澡瓶水灌行者頂水
相光明亦如上說如是七遍佛告禪難提此
名觀像三昧亦名念佛定復名除罪業次名
救破戒令毀戒者不失禪定佛告阿難汝好
受持此觀佛三昧灌頂之法爲未來世一切

衆生當廣分別佛說是語時尊者禪難提及
諸天衆千二百五十比丘皆作是言如來世
尊於今日爲諸衆生亂心多者說除罪法唯
願世尊更開甘露令諸衆生於佛滅後得涅
槃道禪難提比丘聞佛說此觀佛三昧心生
歡喜應時即得無量三昧門豁然意解成阿
羅漢三明六通皆悉具足佛告阿難此想成
者名第十九觀佛三昧亦名灌頂法汝好受
持慎勿忘失爲未來世一切衆生分別廣說
佛說此語時諸比丘衆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佛告阿難貪婬多者雖得如此觀佛三昧於
事無益不能獲得賢聖道果次當更教自觀
己身令如前法還作骨人使皎然大白猶如
雪山復當繫念住意在[]中或在腰中隨息
出入一數二隨或二數三隨或三數四隨或
四數五隨或五數六隨或六數七隨或七數
八隨或八數九隨或九數十隨終而復始隨
息徃反至十復捨數而止爾時心意恬靜無
爲自見身皮猶如練囊見此事已不見身骨
不知心處爾時復當更教起想還使身內心

意身體支節如白玉人旣見此已復當起念

繫念在腰中脊骨大節[]令心不散爾時復
當自然見身上有一明相大如錢許漸漸廣
大如摩伽[]魚耳周遍雲集復似白雲於白
雲內有白光明如玻瓈鏡光明漸盛舉體明
顯復有白光團圓正等猶如車輪內外俱明
明過於日見此事時復更如前一數二隨或
二數三隨或三數四隨或四數五隨或五數
六隨或六數七隨或七數八隨或八數九隨
或九數十隨或單或複脩短隨意如是繫念

在於密處使心不散復當繫念如前更觀腰
中大節觀大節時定心不動復自見身更益
明盛勝前數倍如大錢許倍復精進遂更見
身明倍增長如澡灌口世間明物無以爲譬
見此明已倍勤精進心不懈退復見此明當
於胷前如明鏡許見此明時當勤精進如救
頭然殷勤不止遂見此明益更增盛諸天寳
珠無以爲譬其明清淨無諸瑕穢有七種色
光光七寳色從胷而出入於明中此相現時
遂大歡喜自然悅樂心極安隱無物可譬復

更精進心不懈息見光如雲繞身七帀其一
一光化成光輪於光輪中自然當見十二因
縁根本相貌若不精進懈怠懶惰犯於輕戒
乃至突吉羅罪見光即黑猶如牆壁或見此
光猶如灰炭復見此光似敗故納由意縱逸
輕小罪故障蔽賢聖無漏光明佛告阿難此
不淨觀灌頂法門諸賢聖種勑諸比丘比丘
尼優婆塞優婆夷若有欲修諸賢聖法諦觀
諸法苦空無常無我因縁如學數息使心不
散當勤持戒一心攝持於小罪中應生殷重

慙愧懴悔乃至小罪慎勿覆藏若覆藏罪見
諸光明如朽敗木見此事時即知犯戒復更
慙愧懴悔自責掃兜婆塗地作諸苦役復當
供養恭敬師長父母於師父母視如佛想極
生恭敬復從師父母求弘誓願而作是言我
今供養師長父母以此功德願我世世痡o
解脫如是慙愧修功德已如前數息還見此
光明顯可愛如前無異復當更繫念諦觀腰
中大節念心安定無分散意設有亂心復當

自責慙愧懴悔旣懴悔已復見[]光七色具

足猶如七寳當令此光合爲一光鮮白可愛
見此事已如前還教繫念思惟觀白骨人白
如珂雪旣見白骨人已復當更教繫念住意
在骨人頂見骨人頂自然放光其光大盛似
如火色長短麤細正共矟等從其頂上顚倒
下垂入頂骨中從頂骨出入項骨中從項骨

出入胷骨中從胷骨出還入[]中從[]中出
即入脊骨大節中入大節中已光明即滅光
明滅已應時即有一自然大光明雲衆寳莊
嚴寳華清淨色中上者中有一佛名釋迦牟

尼光相具足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一[][]
好放千光明此光大盛如億千萬日月赫炎
彼佛亦說四眞諦法光相炳然住行者前以
手摩頭化佛復教言汝前身時貪欲瞋恚愚
癡因縁隨逐諸惡無明覆故令汝世世受生
死身汝今應當觀汝身內諸萎悴事身外諸
火一切變滅作是語已如前還教不淨觀法
觀身諸蟲一切萎落見此事已復當起火燒
諸蟲殺蟲旣不死復自見身如白玻瓈自然
鮮白見白骨已從頭出光其光大小麤細如

矟令長丈五復當作念使頭却向復當作意
使頸却向令身皆倒以頭拄脊骨對[
]大節
見此事已復當諦觀使白骨人與光同色旣
同色已見其光端有種種色果見是果已復
見衆光從果頭出有白色光其光大盛如白
寳雲是諸骨人其色鮮白與光無異復見諸
骨摧折墮落或有頭落地者或有骨節各各
分散或有全身白骨猶如猛風吹於雨雪聚
散不定譬如掣電隨現隨滅此諸骨人墮地
成聚猶如堆阜似腐木屑集聚一處行者自

觀見於堆上有自然氣出至於虚空猶如烟
雲其色鮮白彌滿虚空右旋宛轉復還雲集
併在一處見此事時復當教作一骨人想見
此骨人身有九色九畫分明一一畫中有九
色骨人其色鮮明不可具說一一骨人復當
皆使身體具足映現前骨人中使不妨礙作
是觀已復當自觀一一色中猶如瑠璃無諸
障蔽於其色中九十九色一一色復有九色
衆多骨人是諸骨人有種種相其性不同不
相妨礙見此事已應勤精進滅一切惡見此

事已前聚光明雲猶如坏器來入其身從[]

中入旣入[]已入脊骨中入脊骨已自見己
身與本無異平復如故出定入定以數息故
琩ㄓW事見此事時復當還教繫心住意在

[]光中不令心散爾時心意極大安隱旣
安隱已復當自學審諦分別諸聖解脫爾時
復當見過去七佛爲其說法說法者說四眞
諦說五受隂空無我所是時諸佛與諸賢聖
琣雃瑼怮e教種種法亦教觀空無我無作
無願三昧告言法子汝今應當諦觀色聲香

味觸皆悉無常不得久立恍忽如電即時變
滅亦復如幻猶如野馬如熱時炎如乾闥婆
城如夢所見覺不知處如鑿石見光須臾復
滅如鳥飛空跡不可尋如呼聲響無有應者
汝今亦當作如是觀三界如幻亦如變化於
此即見一切身內及與身外空無所有如鳥
飛空無所依止心起三界觀諸世間須彌巨
海皆不久停亦如幻化自觀己身不見身相
便作是念世界無常三界不安一切都空何
處有身及眼所對此諸色欲及諸女人從顚

倒起橫見可愛實是速朽敗壞之法夫女色
者猶如枷鎻勞人識神愚夫戀著不知猒足
不能自拔不免杻械不絶枷鎻行者旣識法
相知法空寂此諸色欲猶如怨賊何可戀惜
復似牢獄堅密難捨我今觀空猒離三界觀
見世間如水上泡斯須磨滅心無衆想深知
世法是重患累凡夫迷惑至死不覺不知衆
苦戀著難免縱情狂惑無所不至我今觀此
狂惑女色如呼聲響亦似鏡像求覓叵得觀
此女色爲在何處妄見衰害欺諸凡夫爲害

滋多今觀此色猶如狂華隨風零落出無所
從去亦無所幻惑無實愚夫樂著今觀此色
一切無常如癩病人良醫治瘥我今觀苦空
無常見此色相皆無堅實念諸凡夫甚可愍
傷愛著此色敬重無厭邪患惑著甘樂無窮

爲諸恩愛而作奴[]欲矟刺己痛徹心髓恩
愛枷鎻檢繫其身如是念已復觀一切都皆
空寂此諸婬欲諸色情態皆從五隂四大而
生五隂無主四大無我性相俱空何由而有
作是觀時智慧明顯見身大明如摩尼珠無

有妨礙似金剛精青白明顯如鹿突圍得免
獵師危害之苦觀於五隂性相皆淨觀四大
如鳥高翔身無所寄以吞色鉤俛仰得度離
諸女色更不起情自然超出諸婬欲海一切
結使猶如衆魚競走隨逐墮黑暗坑無明老
死爲智慧火之所焚燒觀色雜穢陋惡不淨
如色幻惑無有暫停永離色染不爲色縛佛
告阿難若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貪
婬多者先教觀佛令離諸罪然後方當更教
繫念令心不散心不散者所謂數息此數息

法是貪婬藥無上法王之所行處汝好受持
慎勿忘失此想成者名第二十數息觀竟爾
時尊者阿難及禪難提并諸比丘聞佛所說

歡喜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遊行教化至多
羅聚落至聚落已與千二百五十比丘入村
乞食乞食還已止於樹下洗足訖收衣鉢敷
尼師壇結跏趺坐爾時衆中有一比丘名迦
旃延有一第子名槃直迦出家多時經八百
日讀誦一偈不能通利晝夜六時睇w此言

止惡行善修不放逸但誦此語終不能得爾
時尊者迦旃延盡其道力教授弟子不能令
得即至佛所爲佛作禮繞佛三帀而白佛言
如來出世多所利益安樂天人普度一切唯
我弟子獨不蒙潤唯願天尊爲我開寤令得
解脫佛告迦旃延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如來
今者當爲汝說徃昔因縁迦旃延白言世尊
願樂欲聞佛告迦旃延乃徃過去九十一劫
有佛世尊名毗婆尸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
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

世尊彼佛出世教化衆生度人周訖於般涅
槃而取滅度佛滅度後有一比丘聦明多智
讀誦三藏自恃憍慢散亂放逸有從學者不
肯教授專愚貢高不修正念命終之後墮黑
闇地獄經九十劫琣b闇處愚曚無知由前
出家功德力故從地獄出得生天上雖生天
上天宮光明及諸供具一切黑闇卑於諸天
誦三藏故天上命終生閻浮提得值佛世因
前貢高雖遇於佛不解法相我今當爲說諸
方便教繫念法爾時迦旃延白佛言世尊唯

願如來爲此愚癡槃直迦比丘及未來世一
切愚癡亂想衆生說正觀法佛告槃直迦汝
從今日常止靜處一心端坐叉手閉目攝身
口意慎莫放逸汝因放逸多劫之中久受勤
苦汝隨我語諦觀諸法時槃直迦隨順佛語
端坐繫心佛告槃直迦汝今應當諦觀脚大
指節令心不移使指節上漸漸皰起復令胮
脹復當以意令此胮脹漸大如豆復當以意
使胮脹爛壞皮肉兩披黃膿流出於黃膿間
血流滂滂一節之上肌膚爛盡唯見右脚指

節白如珂雪見一節已從右脚漸漸廣大乃
至半身胮脹爛壞黃膿流出血令半身肌皮
皆兩向披唯半身骨皎然大白見半身已復
見全身一切胮脹都已爛壞膿血可惡見諸
雜蟲遊戲其中如是種種亦如上者觀見一
已復見於二見二已復見三見三已復見四
見四已復見五見五已乃至見十見十已心
漸廣大見一房中見一房已乃至見一天下
見一天下已若廣者復攝令還如前觀一觀
已復當移想繫念諦觀鼻頭觀鼻頭已心不

分散若不分散如前觀骨復當自想身肉肌
皮皆父母和合不淨精氣所共合成如此身
者種子不淨復當次教繫念觀齒人身中唯
此齒白我此身骨白如此齒心想利故見齒
長大猶如身體爾時復當移想更觀額上使
額上白骨白如珂雪若不白者復當易觀教
作九想廣說如九想觀法作此觀時鈍根者
過一月已至九十日諦觀此事然後方見若
利根者一念即見見此事已復更教觀腰中
大節白骨見已如前應觀種種色骨人此法

不成復當教慈心觀慈心觀者廣說如慈三
昧教慈心已復教更觀白骨若見餘事慎勿
隨逐但令此心了了分明見白骨人如白雪
山若見餘物起心滅除當作此念如來世尊
教我觀骨云何乃有餘想境界我今應當一
心觀骨觀白骨已令心澄靜無諸外想普見
三千大千世界滿中骨人見此骨人已一一
皆滅如前觀苦爾時槃直迦比丘聞佛說此
語一一諦觀心不分散了了分明應時即得
阿羅漢道三明六通具八解脫自念宿命所

習三藏了了分明亦無錯謬爾時世尊因此
愚癡貢高槃直迦比丘制此清淨觀白骨法
佛告迦旃延此槃直迦愚癡比丘尚以繫念
成阿羅漢何況智者而不修禪爾時世尊見

此事已而說偈言
禪爲甘露法  定心滅諸惡  慧殺諸愚癡

永不受後有  愚癡槃直迦  尚以定心得
何況諸智者  不勤修繫念
爾時世尊告迦旃延及勑阿難汝今應當受
持佛語以此妙法普濟羣生若有後世愚癡

衆生憍慢貢高邪惡衆生欲坐禪者從初迦
絺羅難陀觀法及禪難提觀像之法復當學
此槃直迦比丘所觀之法然後自觀己身見
諸白骨白如珂雪時諸骨人還來入身悉見
白骨流光散滅見此事已行者自然心意和
悅恬怕無爲出定之時頂上溫暖身毛孔中

琤X諸香出定入定睇D妙法續復自見身
體溫暖悅豫快樂顏貌熈怡琱硅巹v身無
苦患得此暖法琣裗悸黎艉U溫暖心常安
樂若後世人欲學禪者從初不淨乃至此法

得此觀者名和暖法佛告阿難佛滅度後若
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於濁世中欲
學正受思惟者從初繫念觀佛法於不淨乃
至此法是名暖法若得此法名第二十一暖
法觀竟佛告阿難汝今持此迦旃延子所問
暖法慎勿忘失爾時阿難白佛言世尊後世
衆生若有能受持是三昧者一心安隱得於
暖法此人云何當自覺知佛告阿難若有諦
觀諸結使相從初不淨乃至此法自覺身心
皆悉溫暖心心相續無諸惱恚顏色和悅此

名暖法復次阿難若有行者得暖法已次當
更教繫念在諸白骨間皆有白光見白光時
白骨散滅若餘境界現在前者復當攝心還
觀白光見諸白光燄燄相次遍滿世界自觀
己身復更明淨玻瓈雪山不得爲比自見骨
人各各雜散作此觀時定心令久心旣久已
當自見頂上有大光明狀如火光從腦處出
佛告阿難若見此事便當更教從頭至足反
覆徃復凡十四遍作此觀已出定入定琩
頂上火出如眞金光身毛孔中亦出金光如

散粟金身心安樂如紫金光明還從頂入此
名頂法若有行者得此觀時能得頂觀佛告
阿難汝好受持是頂法觀廣爲未來一切衆
生說爾時阿難聞佛所說歡喜奉行得此觀
者名第二十二觀頂法竟佛告阿難此相成
已復當更教繫念觀諸白骨令諸散骨如風
吹雪聚在一處自然成積白如雪山若見此
事得道不難若有先身犯戒者今身犯戒者
見散骨積猶如灰土或於其上見諸異物復
當懴悔向於智者自說己過旣懴悔已見骨

積上有大白光乃至無色界出定入定痡o
安樂本所愛樂漸漸微薄復當更觀如前覆
尋九孔膿流血不淨之物皆令了了心無疑
悔復當如上骨間生火燒諸不淨不淨已盡
金光流出還入於頂此光入頂時身體快樂
無以爲譬得此觀者名第二十三觀助頂法
方便竟復當更教繫念住意自觀己身猶如
草束出定之時亦見己身猶如芭蕉皮皮相
裹復當自觀衆芭蕉葉猶如皮囊身內如氣
亦不見骨出定入定琩ㄕ麂い倩橨膠H復

當更教令自觀身還聚成一如乾草束見身
堅強旣見堅強復當服酥飲食調適然後觀
身還自空囊有火從內燒此身盡燒身盡已
入定之時琩ㄓ鶗觀火光已見於四方一
切火起出定入定身熱如火見此大火從支
節起一切毛孔火從中出出定之時亦自見
身如大火聚身體蒸熱不能自持爾時四方
有大火山皆來合集在行者前自見己身與
衆火合此名火相復當令火燒身都盡火旣
燒已入定之時觀身無身見身悉爲火所燒

盡火燒盡已自然得知身中無我一切結使
皆悉同然不可具說此名火相眞實火大第
二十四火大觀竟佛告阿難汝好受持是火
大無我觀此火大觀名智慧火燒諸煩惱汝
好受持爲未來世一切衆生當廣敷演爾時
阿難聞佛所說歡喜奉行佛告阿難若有行
者得火觀已復當更教繫念思惟令繫念鼻

[]觀此火從何處起觀此火時自觀己身[?]
悉無有我旣無有我火自然滅復當作念我
身無我四大無主此諸結使及使根本從顚

倒起顚倒亦空云何於此空法之中橫見身
火作是觀時火及與我求覓無所此名火大
無我觀佛告阿難汝好受持此火大觀爲未
來世一切衆生當廣分別敷演解說阿難聞
佛所說歡喜奉行是名第二十五觀竟佛告
阿難我見火滅時先從鼻滅然後身體一時
俱滅身內心火八十八結亦俱得滅身中清
涼調和得所深自覺寤了了分明決定無我
出定入定琲儘迨今L有吾我此名滅無我
觀竟佛告阿難復當更教觀灌頂法觀灌頂

者自見己身如瑠璃光超出三界見有眞佛
以澡瓶水從頂而灌彌滿身中身彌滿已支

節亦滿從[]中流出在於前地佛常灌水爾

時世尊灌頂已即滅不現[]中水出猶如瑠
璃其色如紺瑠璃光光氣遍滿三千大千世
界水出盡已復當更教繫念願佛世尊更爲
我灌頂爾時自然見身如氣麤大甚廣超出
三界見水從頂入見身麤大與水正等滿於

水中復自見[]猶如蓮華涌泉流出彌滿其
身繞身如池有諸蓮華一一蓮華七色光明

其光演說苦空無常無我等法聲如梵音可
悅耳根此相現時復當更教叉手閉目一心
端坐從於頂上自觀身內不見骨想出定入
定自見己身如瑠璃罌復當起念使自己心
四大毒龍想見己心內如毛孔開有六種龍
一一龍有六頭其頭吐毒猶如風火流彌漫
池中在蓮華上一一華光流入龍頂光入頂
時龍毒自歇唯有大水滿其身內此想成時
名觀七覺華雖見此想於深禪定猶未通達
復當更教如上數息使心安隱恬然無念此

想成時名四大相應觀佛告阿難汝好受持
是七覺意四大相應觀慎莫忘失普爲未來
一切衆生當廣分別爲諸四衆敷演解說爾
時阿難聞佛所說歡喜奉行復當更教繫念
住意諦觀水大從毛孔出彌漫其身出定入
定見身如池其水緑色如此緑水似山頂泉
從頂而出從頂而入見有七華純金剛色放
金色光其金色光中有金剛人手執利劔斬
前六龍復見衆火從龍口出遍身火然衆水
枯竭火即滅盡水火盡已自見己身漸漸大

白猶如金剛出定入定心意快樂猶如酥灌
如服醍醐身心安樂復當更教繫念觀他觀
外境界以外想故自然見有一樹生奇甘果
其果四色四光具足如是果樹如瑠璃樹彌
漫一切見此樹已普見一切四生衆生飢火
所逼一切來乞見已歡喜生憐愍心即起慈
心視此乞者如己父母受大苦惱我今云何
當救拔之作是念已即自觀身如前還爲膿
血復爲肉段持施飢者是諸餓鬼爭取食之

食之旣飽四散馳走

禪祕要法經卷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