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 下一頁

僧伽吒經卷第二
 元魏南天竺優禪尼國王子月婆首那譯

爾時仙人告彼人言乃徃古昔無數阿僧祇
劫時有國王名曰淨月如法治世善男子時
淨月王生一太子時淨月王召諸占相婆羅
門等而問之言今此童子有何等相爾時相
師白大王言今此太子有不祥相生此太子
必有不祥大王問言汝何所說相師白言如
是太子若至七歲當害父母王時答言寧當
殺我不殺我子人身難得於無量劫修行乃

 
得人身不應以此身而殺人物爾時太子始
生一月如一歲兒王知太子當殺我身時淨
月王捨位與子作如是言汝治國事一切財
物自在隨意如法治世勿爲非法旣授位已
時淨月王於其國內不復行於王之教令爾
時無量億大臣至淨月王所白言大王何故
不行王之教令大王答言我無量劫常爲王
事心無猒足我已猒矣捨之修行爾時太子
未經多時並殺父母集五逆罪善男子我亦
憶念徃昔之時旣殺王已愁悲啼哭自責悔 

 
過爾時我以大悲之心爲彼說法彼聞法已
逆罪消滅問言當於爾時說何等法答言爾
時演說僧伽吒法門若聞此法當至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滅一切罪煩惱伏息汝今諦
聽當爲汝說令汝聞已速得解脫聞四句偈
令不中闕盡一切惡得須陀洹然後布施遠
離諸苦受苦衆生令得解脫怖畏衆生令得
遠離爾時彼人合掌頂禮讃言善哉善哉眞
善知識善能除滅諸不善業善說增伽吒法
門善哉聞者爾時虚空中萬二千天子至大

 
仙所合掌頂禮白如是言大仙憶念幾時事
耶復有四龍王十八千億夜叉王頭面禮敬
白大仙言憶念幾時事耶大仙答言我憶念
百千億阿僧祇劫問大仙言以何善根憶爾
許事答言以曾聽受僧伽吒法門在彼衆中
聞此法門發淨信者皆得授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記若人造作五逆之罪聞此法門須
臾之間悉能除滅無量百千億劫閉惡道門
開生天道於此法門聞四句偈功德如是況
復書寫讀誦供養華香旛蓋恭敬尊重合掌 

 
禮拜一言讃善如是功德不可思議爾時一
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云何合掌得功
德等誰讀此經一合掌禮佛告一切勇善男
子若人造作五逆之罪若教人作若隨喜作
於此法門聞四句偈合掌淨信能滅五逆何
況有人於此法門具足書寫讀誦供養如此
功德多彼無量善男子譬如阿那婆達多池
日光不照從彼池中出五大河一切勇於意
云何頗有人能數此五大河水滴數不一切
勇言不也世尊佛告一切勇菩提薩埵善男

 
子聞此法門善根亦復如是百千萬劫數不
可盡一切勇於意云何須臾得聞如是法門
是難有不一切勇言難有世尊佛告一切勇
於此法門能生信者復難於彼譬如阿那婆
達多池出五大河如是五河水之滴數數不
可盡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世
尊何等名爲五大河也佛告一切勇菩提薩
埵五大河者所謂琣鱆e私陀河博叉河耶
牟那河月分河是五大河悉皆入海此五大
河一河各有五百小河以爲眷屬一切勇復
 

有五大河在虚空中一河各有一千小河以
爲眷屬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何等
是五河有千眷屬佛告一切勇菩提薩埵第
一河者名須陀羅有千眷屬第二河者名曰
羶佉有千眷屬第三河者名婆呵帝有千眷
屬第四河者名質多斯那有千眷屬第五河
者名曰法蓋有千眷屬一切勇是名五大河
有千眷屬一切勇是五大河利益閻浮提時
時降雨增長華果於閻浮提雨清淨水增長
苗稼一切勇如護世天安樂閻浮提波提波
[][]

 
此經亦爾利益安樂閻浮提波一切衆生如
三十三天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何
等是三十三天佛告一切勇菩提薩埵言釋
迦提婆之所住處是三十三天一切勇彼三
十三天作如是語若有衆生口行善語者彼
人功德不可數知若有衆生行口惡者彼墮
地獄餓鬼畜生不可數知衆生墮於地獄畜
生餓鬼受大苦惱時彼衆生無救護者於三
惡趣獨受劇苦口行惡者是惡知識口行善
語是善知識若見善知識則見如來若見如 

 
來則滅一切不善之法一切勇如護世天爲
閻浮提波而作利益一切勇此經亦如是於
閻浮提波而作佛事若不聞此法門者不能
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能轉法輪不能
擊法鼓不能坐於師子法座不能入於涅槃
之界不能成就無邊光明如是如是一切勇
不聞如是法門不能坐於菩提樹下時一切
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世尊我有少
疑欲問世尊佛告一切勇隨汝所問當斷汝
疑一切勇白佛言世尊爾時仙人度彼五逆

 
人令住不退地者是何人也佛告一切勇菩
提薩埵善男子汝今諦聽如來所說微細難
知此僧伽吒法門示仙人像如此法門能示
佛身如琲e中處處見沙此法亦爾自作示
現爲人說法唯佛如來量與佛等此法如是
與佛平等有此法處常有諸佛爾時世尊復
告一切勇菩提薩埵善男子我念徃昔九十
九阿僧祇劫爾時有佛號曰寳上如來次第
有十二億佛皆號寳上我於爾時名曰淨月
行大布施時十二億如來我悉供養以衣服
 

 
卧具飲食湯藥香華燈明一切樂具悉以供
養彼諸如來不爲我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記一切勇我念徃昔有十八億如來出興
於世皆號寳明我於爾時名曰龍正行大布
施以香華瓔珞供養彼佛彼諸如來亦不授
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一切勇我念徃
昔有二十億佛出興於世皆號式棄如來應
供正徧知我於爾時行大布施以諸樂具供
養彼佛彼諸如來亦不授我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記一切勇我念徃昔有二十億諸佛

 
出興於世皆號迦葉我於爾時行大布施以
諸香華旛蓋衣服一切樂具供養彼佛彼諸
如來亦不授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一
切勇我念徃昔有十六億諸佛如來出興於
世皆號淨光我於爾時作大長者子行大布
施捨一切物彼十六億諸佛如來我悉供養
以香華旛蓋衣服卧具食飲湯藥亦不授我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一切勇我念徃昔
九十五億諸佛如來出興於世皆號釋迦牟
尼應正徧知我於爾時作大國王如法治世 

 
彼九十五億釋迦如來我悉供養以香華旛
蓋飲食衣服卧具湯藥一切樂具亦不授我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一切勇我念徃昔
有九億佛出興於世皆號迦羅迦鳩村陀如
來應供正徧知我於爾時作婆羅門子巨富
無量行一切施以諸香華旛蓋衣服卧具飲
食一切樂具供養諸佛彼諸如來亦不授我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一切勇我念徃昔
有十八億如來出興於世皆號迦那迦牟尼
如來應供正徧知我於爾時行大布施彼諸

 
如來我悉供養以香華旛蓋衣服卧具飲食
湯藥一切樂具供養彼諸如來亦不授我阿
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一切勇我念徃昔有
十三億諸佛如來出興於世皆號光明德如
來應正徧知我悉供養以諸華香旛蓋衣服
卧具飲食一切樂具供養尊重彼諸如來亦
不授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一切勇我
念徃昔二十五億諸佛如來出興於世皆號
弗沙如來應正徧知我於爾時出家作沙門
行如法供養以諸香華瓔珞旛蓋衣服卧具 

 
飲食一切樂具尊重讃歎彼諸如來亦不授
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一切勇我念徃
昔有十二億諸佛如來出興於世皆號毗婆
尸如來應正徧知彼諸如來我悉供養以華
香旛蓋衣服飲食卧具湯藥一切樂具悉以
供養我時出家彼諸如來亦不授我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記最後毗婆尸如來說此法
門閻浮提衆生聞已於虚空中即雨七寳爾
時閻浮提衆生悉無貧窮我於爾時亦不得
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但聞空聲而告

 
我言汝不久當得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記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經於幾時
得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佛告一切勇
菩提薩埵言諦聽善男子過九十二億阿僧
祇劫有佛出世號然燈如來應正徧知我於
爾時作摩那婆子名曰彌伽彌伽者此言雲於然燈
佛所作摩那婆修清淨行我見彼佛以七莖
青蓮華供養然燈如來以此善根迴向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爾時然燈如來即授我記
摩那婆未來過阿僧祇劫當得作佛號釋迦

 
牟尼如來應正徧知一切勇我於爾時聞授
記聲踊身虚空高十二多羅住虚空中得無
生法忍無量阿僧祇劫所修淨行與六波羅
蜜相應一切善根悉皆現前如視掌中菴摩
羅果一切勇我於爾時令無量百千億衆生
住於善法一切勇況今我成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利益衆生我觀衆生以何應度隨其
方便爲其說法若爲諸天現作天身而爲說
法若在龍宮示作龍身而爲說法於夜叉中
示夜叉身而爲說法於餓鬼中作餓鬼身而

 
爲說法若爲人道示作人身而爲說法應以
佛身而受化者示作佛身而爲說法應以菩
提薩埵身而受化者示菩提薩埵身爲之說
法我觀衆生以何應度如是如是爲衆生現
隨應說法一切勇我爲衆生演說諸法有多
方便何以故一切勇具足善根衆生得聞此
法一切善根悉得增長慳者布施無福德者
修行福德自利利他修行念死彼聞法故作
此善根以聽法故過去善根亦得增明彼得
長夜利益安樂一切天人一切勇如是法門 

 
一經於耳得生無量功德一切勇爾時衆生
各相謂言更有餘善法修行得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不善衆生言有法布施修行口說
善語如是等法得善果報至無上道愚癡之
人作如是言無法無施無善惡果無口善報
彼愚癡人得大罪報展轉墮於惡道之中於
八大劫墮於地獄受大苦報十六劫中墮阿
脩羅九千劫中生墮鬼神十二劫墮餓鬼中
受餓鬼苦萬四千劫生處瘖瘂萬六千劫母
胎傷墮萬二千劫生作肉團萬一千劫生處

 
生盲彼諸父母作如是言我所生子虚受勤
苦九月護胎飢渴寒熱諸苦具受而不得子
報恩之力一切勇如是如是謗法衆生墮於
地獄畜生餓鬼臨命終時爲憂惱箭射之而
去一切勇口善語者作如是言有法有施有
善惡業果報彼人以是善根因縁二十五劫
生鬱單越二十五劫生三十三天受諸天樂
從天命終生鬱單越不入母胎目見百千世
界悉名安樂見一切國土諸佛不移本處成
三菩提一切勇如此法門有大神力能發清 

 
淨信心不生邊地具清淨戒一切勇復有衆
生作如是言如來晝夜度諸衆生而衆生界
猶不盡耶無量衆生願於菩提無量衆生生
於天上無量衆生入般涅槃何因縁故而不
盡耶時諸外道婆羅門等作如是語我當問
難沙門瞿曇如是之義爾時有九十四億諸
外道婆羅門等來詣王舍城爾時世尊熈然
微笑爾時彌帝隷菩提薩埵彌帝隸者此言慈也從座
而起頂禮佛足向佛合掌白佛言世尊何因
縁故如來微笑若無因縁如來終不現希有

 
事願世尊說何故現笑佛告彌帝隷菩提薩
埵善男子汝今諦聽當爲汝說彌帝隷今日
王舍城必有大衆集會彌帝隷菩提薩埵白
佛言世尊何衆集會爲天龍夜叉若人非人
佛告彌帝隷菩提薩埵善男子此諸天龍夜
叉等悉來集會復有八萬四千諸婆羅門九
千億諸尼[
]子來欲談論我悉降伏諸婆羅[]
門爲其說法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九千億尼犍陀皆得須驢多波帝此言逆流萬八
千億龍王悉來集會聞我說法悉發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心六萬億淨居天子亦來集
會復有三萬億惡魔及其眷屬亦來集會有
萬二千阿脩羅王悉來集會五百大王及諸
眷屬悉來集會聽我說法旣聞法已皆發阿
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爾時彌帝隷菩提薩
埵從座而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帀即没不現
爾時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從座而起
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向佛合掌白佛言世尊
彼五百國王名字何等佛告一切勇諦聽善
男子一名歡喜王二名善歡喜王三名優波

 
難陀王四名勝踊王五名梵將軍王六名梵
響王七名善見王八名善歡喜王九名歡喜
將軍王十名歡喜正王十一名頻婆娑羅王
十二名波斯那王十三名增長王如是等有
五百大王一一大王有千億眷屬皆發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唯除增長王從於東方
有三萬億菩提薩埵俱來集會從於南方有
五萬億菩提薩埵俱來集會從於西方有六
萬億菩提薩埵俱來集會從於北方有八萬
億菩提薩埵俱來集會從於下方有九萬億 

 
菩提薩埵俱來集會從於上方有百千億菩
提薩埵俱來集會彼諸菩提薩埵悉住十地
一切皆詣王舍大城至如來所於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爾時世尊告一切勇
菩提薩埵摩訶薩埵言善男子汝詣十方諸
佛世界告諸菩提薩埵今日如來於王舍城
演說大法汝等十方菩提薩埵合掌恭敬汝
於須臾速還及此衆會聽法爾時一切勇菩
提薩埵從座而起頂禮佛足繞佛三帀忽然
不現時一切勇菩提薩埵到十方國告諸菩

 
提薩埵言曰今日如來於王舍城演說大法
汝等今者應讃善哉令汝永得安樂利益爾
時一切勇菩提薩埵到十方國供養諸佛告
諸菩提薩埵言已還歸此土譬如壯士屈伸
臂頃至王舍城住如來前時一切婆羅門諸
外道悉已集會天龍夜叉阿脩羅人非人等
皆悉集會五百大王及其眷屬亦來集會三
萬億惡魔及諸眷屬亦來集會爾時王舍城
地大震動時十方諸佛世界雨栴檀末香雨
天妙華雨如來上成大華臺金剛力士執金 

 
剛杵在如來前爾時四方有四風王入王舍
城悉吹城內糞穢土沙遠置城外爾時十方
世界雨衆香水十方世界雨優鉢羅華拘物
頭華分陀利華在虚空中化成華蓋於虚空
中有八萬四千億師子之座七寳所成一切
座上皆有如來宣說妙法爾時三千世界六
種震動時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
言世尊何因縁故於王舍城現希有事佛告
一切勇菩提薩埵善男子汝今善聽譬如有
人吾我自高家居貧窮日至王門旣到王門

 
自高直入時守門者尋捉打縛王聞有人直
入王門王作是念此人直入必欲相害時王
瞋恚勑諸臣言汝將此人斷其命根并其父
母兄弟[
]妹其人眷屬皆悉憂愁悲泣啼哭
如來說法亦復如是吾我自高喻諸凡夫得
見佛身耳聞說法自生高慢說種種語住吾
我地自不聽受亦不說法若人說法一偈一
喻亦不聽受作如是言如此之法我已先知
何以故住我慢地或恃多聞自從放逸與愚
癡人共住不聞正法自以多聞放逸不如法
 

 
說自作手筆而自說之一切世人欺誑自身
作如是言有財施我我是福田彼愚癡人自
誑其身亦誑世間食他信施不能消故命欲
終時生大恐怖諸人告言汝足技術何不自
救答言今日技術不能自救憂悲苦惱衆人
語言爲一人故父母兄弟親里眷屬無事誅
戮衆生如是近惡知識墮於地獄畜生餓鬼
如是如是諸婆羅門諸尼犍子我今告汝汝
莫放逸譬如鳥子未生羽翼不能高翔飛於
虚空汝等如是無有神力不能飛至涅槃之

 
界所以者何汝所行法非畢竟道終歸破壞
汝等臨終自生悔心我等虚受如是身命修
行不得天樂不受人樂不得涅槃我等此身
便爲虚過我當生何道受何等身爾時世尊
告諸婆羅門尼犍子諸外道言閻浮提中滿
中珍寳汝等莫失所望於佛法寳中莫作異
學汝等所疑悉問如來佛當爲汝分別說之
爾時一切婆羅門尼犍子等從座而起偏袒
右肩右膝著地合掌禮佛白佛言世尊如來
晝夜多度生死衆生衆生界不減不增世尊
 

 
何因縁故衆生等而是生滅爾時藥上菩提
薩埵摩訶薩埵大誓莊嚴爲然法炬欲問大
事白佛言世尊當來世無少衆生無老衆生
作生滅者佛告藥上衆生有老作少如是生
滅善男子如人沐髮著新衣服從舍而出餘
人語言善沐頭髮著新淨衣又如有人洗沐
頭髮著故洗衣善沐頭髮衣服非妙如是如
是藥上衆生老者於閻浮提以爲非妙少者
雖妙現有生滅爾時一切婆羅門諸外道尼
犍子白佛言世尊何等名老何者爲少佛告

 
諸外道所言老者數數徃來餓鬼畜生地獄
之中受苦無猒爾時一切諸婆羅門天龍大
王白佛言世尊我等更不能受生死苦惱彼
諸尼犍作如是言無少衆生爾時藥上菩提
薩埵白佛言世尊觀此衆生如是難度佛告
藥上菩提薩埵如來今日分別解說汝善諦
聽有九萬四千億新學衆生在如來前不禮
如來亦不問訊爾時藥上菩提薩埵白佛言
世尊何因縁故此諸衆生不禮如來亦不問
訊請決所疑佛告藥上菩提薩埵善男子汝 

 
今諦聽當爲汝說善男子若作是說無少衆
生如是之人是少衆生彼人問言我等諸人
是少衆生世尊我等是少衆生佛言如是如
是汝等是少衆生以不能知自身量故爾時
九萬四千億新學衆生皆得十地住於虚空
爾時藥上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世尊
此諸衆生快得善利得盡生死世尊此諸衆
生離於生死得住十地爾時一切婆羅門諸
外道尼犍子諸龍國王惡魔眷屬來到佛所
白佛言世尊我等詣佛聽此法門願我等輩

 
皆得如來妙色之身形色像貌願如如來應
正徧知佛言如是如是善男子汝等來詣佛
所聽此法門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汝
等不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爾時如
來說此語已諸外道尼犍子等皆得無生法
忍住於十地時諸菩提薩埵以自神通踊在
空中高七多羅於虚空中化成七寳臺奉施
如來在於空中作種種神通而自變化爾時
諸天於虚空中當如來上雨衆妙華念佛如
來於其自身起佛身想無量百千諸天子以 

 
華散佛作如是言得大利益沙門瞿曇眞是
世間大良福田具足三昧自在之力如是等
衆生漸具方便說一善語得離生死爾時藥
上菩提薩埵摩訶薩埵從座而起偏袒右肩
右膝著地合掌白佛言世尊此諸天子何因
縁故作如是語現諸神通善讃如來佛告藥
上菩提薩埵言善男子彼諸菩薩不讃歎我
自讃其身以其自身坐法王位以其自身坐
於法座以其自身放法光明諸佛所護於阿
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正覺說法爾時藥上菩

 
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世尊大德世尊日
夜常度無量衆生然諸衆生猶不可盡爾時
世尊告藥上菩提薩埵摩訶薩埵言善哉善
哉善男子能以此義問於如來善男子譬如
有人大富饒財多有奴婢多有田宅園林穀
米大小麥豆稻秫胡麻彼於春時一切種植
至時則熟熟復收穫各各別盛盛已食之至
於春時種之如前善男子衆生本業亦復如
是受樂報盡復作善業種諸善根種善根已
增長善法增善法已得大歡喜藥上以歡喜 

 
心於百億劫樂報不失善男子如初發意菩
提薩埵不墮惡道緫知諸法藥上菩提薩埵
白佛言世尊云何初發意菩提薩埵而見夢
也佛告藥上菩提薩埵言善男子初發意菩
提薩埵於其夢中多見怖畏何以故淨一切
業不可以身而受衆苦以是罪故夢見怖畏
藥上白佛言世尊初發心菩提薩埵夢中見
何等怖佛告藥上菩提薩埵善男子其人夢
見熾然火聚彼菩提薩埵應作是念以此火
聚燒我一切煩惱藥上是名第一夢見怖畏

 
又見水流垢濁不淨彼初發心菩提薩埵應
作是念漂我一切結縛煩惱藥上是名初發
心菩提薩埵第二夢見大怖畏也藥上菩提
薩埵白佛言世尊見何怖畏佛告藥上菩提
薩埵言於其夢中自見剃髮藥上菩提薩埵
見已不應恐怖何以故應作是念剃貪瞋癡
墮六道生善男子如是菩提薩埵不墮地獄
不墮畜生不墮餓鬼不墮龍中不墮天中藥
上初發心菩提薩埵惟生清淨佛國土中佛
告藥上當來末世後五百歲有諸菩提薩埵 

 
心願菩提以發心故得衆多人毀辱打罵藥
上於彼但應爲其說法菩提薩埵不應起於
瞋恚之心佛告藥上我於無量百千億劫行
諸苦行善男子我不爲資生國土財產爲知
諸法實相故藥上我行苦行不得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善男子我聞此法即日得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藥上此法甚深如是法門
難得聞名若得聞此法門名者一切得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藥上是人得超千劫生死
生淨佛國土善知滅道知第一道識第一善

 
根成就無比神通知無比滅藥上於汝意云
何云何名滅藥上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法
處名滅佛言藥上何等法處藥上白佛言世
尊法是法處如世尊說勤行精進勤持戒勤
忍辱是名法藏佛讃藥上菩提薩埵言善哉
善哉善男子佛問此義汝善解說

僧伽吒經卷第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