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下一頁

大方廣如來祕密藏經卷上
失譯師名附二秦録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祇闍崛山與大
比丘僧八千人俱菩薩摩訶薩三萬二千衆
所知識得陀羅尼無礙辯才得無生法忍降
伏魔怨一切法中快得自在善能種種神通
變化善知一切禪定三昧入出自在爲諸衆
生作不請友永離蓋纏善能了知諸衆生根
善知依止於了義法淨修六度到於彼岸遊
戲五道教化衆生心無猒倦無量無邊百千

 
萬億那由他劫久修諸行已曾供養無量諸
佛善爲諸佛之所護持護正法城不斷佛種
常以聖德悅樂一切轉妙法輪善能徃來無
邊佛土奉覲諸佛大師子吼治大法船擊大
法鼓吹大法螺善集一切福德莊嚴相好嚴
身念慧堅進善知慚愧法喜自娛具足成就

大慈大悲隱蔽日月所有光明利衰毀譽稱
譏苦樂是世八法所不能污不高不下善斷
愛恚常與方便智慧相應隨衆生根善開化
之救無救者有所爲作善觀察之身口意業


無諸過患善能集於定慧莊嚴其心調柔猶
如大龍如大師子降伏外道善能進趣大丈
夫行離諸怖畏善能決斷諸衆生疑善能勸
請無量諸佛轉於法輪善住大願永離二見
常勤度脫一切衆生善知垢淨所起因縁善
修正念不起聲聞縁覺之念不捨一切智寳
之心其心清淨猶如虚空其身柔輭心無染
污志意無壞心所至處心無染著妙音和輭
有所言說顯露易解其言清白說無染法句
常觀他德勇猛無侶志欲道場其名曰山剛菩

 
薩大山菩薩持山巖菩薩山積王菩薩石山
王菩薩天進菩薩信進菩薩極進菩薩喜手
菩薩寳印手菩薩寳手菩薩德手菩薩燈手
菩薩常舉手菩薩常下手菩薩常喜根菩薩
常思念菩薩常勤菩薩常觀菩薩法勇王菩
薩淨寳光明威德王菩薩摩尼光王菩薩過
諸蓋菩薩總持自在王菩薩發心轉法輪菩
薩法勇菩薩淨衆生寳勇菩薩道分味菩薩
捷辯菩薩無礙辯菩薩不動足進菩薩金剛
足進菩薩金剛志菩薩虚空藏菩薩相好積 

 
嚴菩薩壞魔網菩薩勝志菩薩導師菩薩喜
見菩薩賢護等十六大士彌勒等賢劫菩薩
兜率陀天曼陀羅華香等而爲上首他化自
在天王等三萬二千如是天子及餘趣向於
大乗者三千大千世界之中釋梵護世欲界
色界淨居諸天一切來集恭敬供養禮拜如
來爾時世尊爲於無量百千大衆恭敬圍繞
而演說法是時東方去此佛土七十二億剎
彼有佛土名曰常出大法之音其國有佛號
曰寳杖如來應供正遍覺今者現在而是常

 
出大法音國一切江河池泉諸水一切樹林
一切衆華一切諸葉一切華果一切臺觀常
出法寳無上法音彼土衆生常聞如是勝妙
法音是寳杖佛常出大法音國有菩薩名無
量志莊嚴王是菩薩觀寳杖佛已猶如壯士
屈伸臂頃没是常出大法音國一念之頃而
來至此娑婆世界時無量志莊嚴王菩薩化
作八萬四千寳臺妙寳所成四方四柱縱廣
正等莊嚴極妙一一寳臺化作八萬四千寳
樹華果茂盛一一樹下皆悉化作寳師子座 

 
衆寳廁填皆悉敷置百千妙衣是諸座上皆
見佛坐形色相貌如釋迦牟尼是無量志莊
嚴王菩薩現是化已化虚空中化作寳蓋縱
廣正等百千由旬垂懸繒綵鈴網莊飾風吹
鈴網出柔和微妙可愛輭音其音遍告三千
大千佛之世界時此三千大千世界平坦如
掌生寳蓮華供養如來時無量志莊嚴王菩
薩以八萬四千寳臺而自圍遶來詣佛所是
時大衆見是化已得未曾有而作是言如今
所見此大士來莊嚴事相必說大法及此三

 
千大千世界諸莊嚴事又上空中垂懸寳蓋
於如來上一切天宮悉皆隱蔽是時大德摩
訶迦葉承佛神力從座而起整衣服偏袒右
肩右膝著地向佛合掌而說偈言
無垢淨光從空出  隱蔽釋梵諸光明
及蔽日月珠火光
  惟願人尊說此相
此空中現妙寳蓋  遍覆百千由旬地
幢旛鈴網以莊嚴  世尊今將雨法雨
鈴網所出妙聲音  其音遍告此佛界
有聞音者煩惱息  爲何利益說此事

 
三千世界平如掌 
百千蓮華從地出
華香適意悅身心  是何威德之所爲
東方遍放金色光  八萬四千妙寳臺
臺內寳樹師子座  見如導師釋師子
導師此是何利事  見此事者何增益
此是何種欲佛智  現此無量諸神變
爾時佛告摩訶迦葉東方去七十二億佛土
有國名常出大法音彼中有佛號曰寳杖今
者現在彼有菩薩名無量志莊嚴王來至此
土見我禮拜諮受聽法爲諸菩薩生大法欲

 
生大法力集大法智欲顯常出大法音國所
有功德及寳杖佛所有功德以此縁故是無
量志莊嚴王菩薩而來至此娑婆世界一日
一夜所利衆生多於汝等滿此三千大千世
界諸大聲聞法利衆生假令汝等數如稻麻
竹葦甘蔗叢林壽命一劫所利衆生猶尚不
等大德迦葉白言世尊閻浮提人若得聞是
善丈夫名尚得大利況有信心復聞說法時
無量志莊嚴王菩薩及諸寳臺住如來前頂
禮佛足當禮佛時令是三千大千世界六種

 
震動百千妓樂不鼓自鳴一切大衆禮如來
足爾時無量志莊嚴王菩薩遶佛三帀及與
八萬四千寳臺亦遶三帀遶三帀已向佛合
掌以偈讃佛
善能柔輭微妙語  無錯無雜淨無垢
善名威德慧中勝 我今稽首最勝仙
多百千億功德滿 施安隱樂無諸苦
仁大悲喜等三界 而演說法除塵垢
十方諸佛歎仁德 善逝惡時得菩提
度惡衆生無疲倦 度一衆生尚爲難

 
一切諸佛悉平等 智慧通等號人尊
成佛無等白淨法 示現卑劣調衆生
尊若悉示佛境界 一切衆生心迷亂
大悲爲利是等故 隨彼所行演說法
人尊智勝衆所樂 常先和顏柔輭語
筭數人天德無等 是故歡喜頂禮尊
一切智等諸衆生 盡諸法際降外道
一切智見伏魔怨 稽首十方降諸力
常樂眞實誠諦語 善知如說如所行
苦樂不動如山王 我今稽首施世樂

 
爾時無量志莊嚴王菩薩偈讃佛已而白佛
言世尊寳杖如來問訊世尊少病少惱起居
輕利安樂行不世尊我今欲少請問如來應
供正遍覺若佛聽者乃敢諮啓佛告無量志
莊嚴王菩薩善男子如來當聽隨所有疑恣
汝所問吾當隨汝所問演說悅可汝心如是
世尊願樂欲聞時無量志莊嚴王菩薩白言
世尊我從先佛如來應供正遍覺聞有法名
如來祕密藏若有菩薩住是祕藏得無盡法
得無盡辯見佛無盡善能獲得無盡神通爲

 
諸衆生作實依止善哉世尊願爲演說如來
密藏法爾時佛告無量志莊嚴王菩薩善哉
善哉善男子乃能問佛如是之法善男子汝
已曾於琲e沙佛所植諸善根諮受請問善
男子汝今諦聽善思念之吾當少說如來密
藏法無量志莊嚴王菩薩即白佛言如是世
尊受教而聽佛言善男子如來密藏法謂一
切智心發是心已堅固守護不退不捨無有
嬈亂善好憶念熾然勸導顯示教誨善根先
首喜樂守護常痚穖y應作之業爲是布施 

 
爲是持戒爲是忍辱爲是精進爲是禪定爲
是方便是心爲柱不怯不弱不羸不壞無有
懶墯不背不捨順向是心而覺了之善業爲
首質直無曲正住端直無幻無僞作已無疑
未作者作如所應作勤修行之捨不正行勤
修正行善男子是名如來秘密藏法所入法
門所謂堅固一切智心好堅守護不棄捨之
善男子何等一切智心堅固善男子一切智
心堅固有四何等四不念餘乗不禮餘天不
發餘心志意無轉是爲四而說頌曰

 
不生念餘乗 禮佛不禮天 不生餘欲心
不禮外凡夫 修行是法時 一切智心堅
非魔及外道 得便如毛髮
善男子復有四法護一切智心何等四不爲
色醉及財封醉非眷屬醉及自在醉是爲四
而說頌曰

非色財封醉 眷屬及自在 觀諸有爲法
皆悉是無常 不放逸離慢 守護菩提心

斯行法功德 趣菩提不退
善男子復有四法不退菩提心何等四集諸

 
波羅蜜親近實菩薩修大悲心以四攝法攝
諸衆生是爲四而說頌曰
常修六度無滿足 生聞聞已心柔輭
生於大欲離惡友 親近善友隨所欲
常修勝道近向者 常修悲心住四攝
常好堅住菩提心 佛功德聚不難得

善男子菩薩具足四法不捨一切智心何等
四信佛功德修集佛智見佛神通不斷佛種
是名爲四而說頌曰

信解佛德已 勤修集佛智 見佛神通已

 
勤守護佛種 修行如是法 不捨菩提心
隨所見諸佛 倍生精進力
善男子菩薩具足四法終不嬈亂菩提之心
何等四給侍諸佛面前從於如來聞法常歎
佛德依止寂靜縁念於佛是爲四而說頌曰
給侍於如來 好尊重恭敬 若有所聞法
聞已如說行 常讃歎如來 信敬愛樂之

面聞勝法已 智者依於義 常讃歎功德
調御世所有 彼常勤依止 正念於諸佛

數數讃佛德 常勤觀己行 常樂獨靜處 

 
思念於如來 善攝如是法 修行心不亂
斯人有三昧 不忘菩提心
善男子菩薩具足四法憶菩提心何等四我
要當爲一切衆生良厚福田我當說道我當
隨趣如來所趣我當實知諸衆生行是爲四
而說偈曰

我當爲世勝福田 趣邪道者示正路
善逝所趣我當趣 我當常知衆生行
菩薩大士念此德 常念菩提勝道心
彼當速疾成法王 得神通智世無等

 
善男子菩薩具足四法念一切智心何等四
專志念意是諸法本當念法本發一切智心
是世寳塔當念寳塔是爲四而說頌曰
當專志念意 極好專念意 此是諸法本
一切世間塔 常念菩提心 住意好善住

此是十力本 當爲天世塔
善男子菩薩具足四法然一切智心何等四
勢力通集不失本行滿五根力身心精進而
無有我勤行精進爲利益他是爲四而說頌

 
所演說四法 熾然菩提心 若熾然智慧
得止息煩惱 慧力及通達 如是勤精進
安住服是已 莊嚴無懈怠 斯不失本誓
善安住根力 身心無疲倦 勤進求實身

住如是熾然 增長菩提心 彼智慧如是
猶日月增長

善男子菩薩有四法勸菩提心何等四在大
衆中稱揚讃歎菩提之心令其開解菩提之
心善受教誨隨順師長發清淨心一切煩惱
不得自在是爲四而說頌曰

 
勸導唱道心 先住此爲本 當有一切智
是名知因者 是一切智心 清淨常照明
常住於是中 世間所頂禮 常出柔輭語
速疾受教誨 諮問諸師長 一切智勝心

本性常清淨 守護菩提心 白淨離煩惱
最勝不相違

善男子菩薩有四法顯示菩提心何等四此
是我住處住是處已開示顯說知於是心有
無量德亦爲他說如是之事是爲四而說頌

 
善住於所住 菩薩住是已 稱揚如是法
菩提之妙心 道心德無量 發及稱揚等
稱揚已便行 稱揚者所得
善男子菩薩有四法教修菩提心何等四謂
不麤獷言說柔輭無有麤澀顏色和悅是爲
四而說偈言

柔輭解說義 常無有麤獷 和顏住是法
彼教菩提心

善男子菩薩有四法菩提之心善根爲首何
等四成滿相好開門大施修淨佛土行種種

 
施淨於智慧常伏憍慢滿足智慧修集多聞
是名爲四而說頌曰
常開門大施 彼到相好岸 善好種種施
斯當有淨土 常無有憍慢 琩D集佛智

集聞無滿足 斯有利智慧 如是勝妙相
方便起道根 是巧心所轉 集先諸功德

善男子菩薩有四法常喜樂何等四喜樂見
佛見餘菩薩勝精進者生於喜樂作如是言
我當何時滿足受記受於無上菩提道記我
當何時諸衆生前作諸佛事於佛智慧生喜

 
樂心是爲四而說頌曰
我當何時現見佛 彼生喜樂欲見佛
見餘菩薩勝進者 生喜欲修是精進
我當何時滿德聚 得受勝記證菩提
勝智某方作法王 菩薩常生是喜欲
我何時世作佛事 得神通智到彼岸
名聞普遍十方供 菩薩常生此喜欲
善男子菩薩有四法不憘何等四不憘稱譽
不實功德得諸利養不憘得諸釋梵護世人
天富樂不憘一切聲聞縁覺不憘一切外道

 
所得勝供養事是爲四法不憘而說頌曰
不憘名稱大利養 於身命財亦如是
不憘釋梵及護世 是諸邪有悉無常
不憘聲聞及縁覺 惟除趣向勝乗心
不憘世禪及外道 不憘身見及邊見
善男子菩薩有四法護一切智心何等四如
說如住如作而說於諸衆生其心平等生極
欲心護於善法是爲四而說頌曰
如說如住如作說 等心衆生極欲道
善住於是四勝法 常護道心不忘失

 
善男子菩薩有四法是所應作何等四修集
多聞思念多聞說於所聞不退寂靜是爲四
而說頌曰

斯常勤集於未聞 是常修念思多聞
是常勤說於多聞 是常勤修爲得禪
善男子菩薩有二法定一切智心而行布施
何等二專意念定捨不望果報是爲二而說
頌曰
以歡喜心而施與 施已生喜不望報
一切悉捨向菩提 定心施已證菩提

 
善男子菩薩有二法一切智爲首修持淨戒
何等二於諸衆生無侵害心毀戒者所生大
悲心是爲二而說頌曰
不生毀害心 等施上中下 倍增生悲心
於惡逆衆生

善男子菩薩有二法一切智爲首修行忍辱
何等二自捨己樂施與他樂是爲二而說頌

不求於自樂 常爲利樂他 斯有如是忍
佛菩提爲首

 
善男子菩薩有二法一切智爲首修行精進
何等二菩提心爲首不捨諸衆生是爲二而
說頌曰
行一切白淨 上道心爲首 不見我衆生
精進無毀減

善男子菩薩成就二法一切智爲首修行禪
定何等二方便入禪本願力出是爲二而說
頌曰

勇徤者常起 智者行禪定 降伏諸結使
痡`欲得禪 本願力持出 當爲世導師


 
斯有如是德 獲得於禪定
善男子菩薩成就二法一切智爲首有於智
慧何等二自離諸見爲斷一切衆生見故修
行智慧是爲二而說頌曰
彼離於諸見 修利爲衆生 有勝智現前
智安隱行道

善男子菩薩成就四法有於方便何等四慈
愍衆生而爲作救大悲眞實無有疲倦喜樂
於法生歡喜故捨離煩惱無有怯弱是爲四
而說頌曰

 
修慈無瞋恚 起悲無疲倦 以法生歡喜
捨煩惱無難
善男子菩薩有四法無猒何等四多聞無猒
集德無滿阿練兒處無滿回向無滿足是爲
四而說頌曰
求聞無滿集福爾 阿練兒處無滿足
福德回向無滿足 菩薩如是四無猒
善男子菩薩有四法無足何等四是菩薩念
過去佛作如是念是諸佛等皆悉修集最勝
菩提我今云何而不修集念未來佛我亦入

 
在是等數中念現在佛念是佛時而作是念
此諸佛等現悉了知一切諸法是諸念中無
有怯弱是爲四而說頌曰
憶念過去佛 無怯心增長 彼佛得勝道
我云何不得 念未來善逝 我在是數中

無怯倍精進 我定在是數 念現在導師
本行菩薩時 我當除諸結 證寂滅菩提

解了一切法 所住如所欲 終不生怯心
倍生好勝進

善男子菩薩有四法不退大乗何等四其心

 
如地其心如水其心如火其心如風是爲四
而說頌曰
其心如地水 心亦如風火 作不作同等
不得道不退

善男子菩薩有四法解知無我何等四而是
菩薩作如是念諸衆生界我當悉知是等心
行諸衆生界我當悉知是等諸根而爲說法
諸衆生界我當除斷一切煩惱而爲說法無
量佛智我等覺了實非我身能覺此法亦非
我心我諸善根能覺此法無有我者名爲菩

 
薩是爲四而說頌曰
衆生界諸心 所行叵思議 煩惱妄分別
妄想生是非 佛智亦如是 無量叵思議

非我之所能 解了於佛智 諸結使相違
無色不可見 我應悉除斷 顯示解脫道

善男子菩薩有四法無有怯弱何等四願諸
善根修方便慧修信進念力信無上道是爲
四而說頌曰
善喜悅[]潤 慧方便衆香 信精進念力
斯有解脫道 如是四慧法 持法無有猒
 
爲猒倦者依 亦爲世作救

大方廣如來祕密藏經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