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下一頁

無所有菩薩經卷第一
隋天竺三藏闍那崛多等譯

如是我聞一時婆伽婆住王舍城毗富羅山
中與大比丘衆滿足百千人俱復有百千諸
菩薩衆及比丘尼諸優婆塞及優婆夷天龍
夜叉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迦樓羅等復
有欲界諸天子色界淨居諸天子等圍遶在
前而爲說法爾時衆中有一菩薩名無所有
在彼會坐然彼衆中有諸菩薩心懷疑惑悔
作惡者住顚倒者有業障者有法障者及諸


衆生爲障所障不能問佛然彼欲爲彼等衆
生淨業障故欲問世尊觀此諸衆多有菩薩
欲悔先惡而心焦惱不能聽法復見菩薩心
不悔惱能一心聽觀彼心行多有苦惱多有
憂患多有穢雜多生老死憂悲苦惱多怨憎
會多愛別離當欲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而爲如是等無量纏縛云何當於阿僧祇
劫行菩薩行旣自有縛云何當能解衆生縛
爾時無所有菩薩如是念已即自思惟若世
尊教聽我請問爲於此衆一切衆生作惡疑 

 
悔令遠離故爾時世尊知無所有菩薩摩訶
薩并及彼等諸菩薩衆心所念已告無所有
菩薩摩訶薩言汝無所有我亦不爲諸菩薩
說有染有著有縛有繫有犯犯處所以者何
一切著處一切染處一切縛處一切障處一
切犯處欲令超越遠離諸相行不和合諸法
不雜不可得故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
是一切諸法不縛諸法不染諸法不著不繫
不障不犯不得是故當成一切種智善男子
有一切智發心之處不得衆生於彼處中無

 
法可縛可染可著可繫可障可犯可得可知
處所汝無所有汝應當爲諸菩薩問如諸菩
薩摩訶薩等不倦不汙無著無縛無障虚空
離虚空想無有障礙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速成就故於一切處當爲開顯爾時無所
有菩薩旣爲如來教請加持及以智力於多
佛所種善根故能於般若波羅蜜中無有疑
惑隱身不現而無所著欲爲攝化諸菩薩故
而復欲顯諸福德故復爲著心諸衆生等爲
取著覆行在於相遠善知識爲惡知識之所 

 
攝取諸菩薩輩知一切法皆不可得欲令無
著欲令覺故即以無量種種名華或水陸生
或金銀華普散佛上以精誠意歡喜勝妙無
有缺減令諸衆生生歡喜故讃歎世尊以偈

問曰
菩薩遊何處
  何者是父母  住止於何處
何等爲眷屬

爾時世尊即以偈頌報彼無所有菩薩言
勇猛空遊處  般若母佛父  佛塔爲住處
諸菩薩眷屬
  遊六波羅蜜  菩提心父母

 
三昧爲住處 
諸福爲眷屬
爾時無所有菩薩從佛世尊聞此偈已歡喜
隨順復以偈頌問世尊曰
善能說此言  一切智無礙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以何爲因縁  用何方便智
觸證於何法  當覺智云何
爾時世尊以偈報彼無所有菩薩言
勇猛菩提縁  方便攝衆生  證諸法空已
智者覺菩提

爾時無所有菩薩聞此偈已歡喜隨順以偈

 
稱讃而復問曰
善能說此言 一切智無礙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故不墮惡 大熾可畏處

捨一切惡處 速至於善處
爾時世尊以偈報曰
不造一切罪 是故捨惡處 痡`爲法行
是故至善處 

爾時無所有菩薩聞此偈已隨喜稱讃而復
問曰
善說此語言 一切智無礙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云何彼多罪 無智處造作
一切能速滅 盡滅無遺餘
爾時世尊復以偈頌報彼無所有菩薩言
衆生求解脫 此等願菩提 菩提不得故
諸罪皆滅盡

爾時無所有菩薩聞此偈已隨順歡喜復以
偈頌而復問曰
善能說此言 一切智無礙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云何諸愛著 流轉煩惱苦

成就菩提時 皆盡無有餘

 
爾時世尊以偈報曰
常樂我淨處 顚倒取虚空 如實眞覺已
渴愛皆當盡 無我慢渴愛 取等如虚空

不住於內外 彼等無得處
爾時無所有菩薩隨喜此偈而復稱讃以偈
問曰
善能說此言 一切智無礙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當作何業已 彼種子云何

彼等多有財 痡`無有盡 復能施一切
捨施無慳悋 身肉財頭等 彼皆悉能捨


 
爾時世尊聞此問已爲無所有而爲解釋復
說偈言
痡`於三寳 供養不疲倦 若復斷世間
彼智者供養 所發菩提心 爲樂衆生故

彼荷擔菩提 爲他說受用 一切一切智
爲與衆生說 是故彼有財 一切時無盡

作如是業已 種如是子已 一切所生處
福饒多有財 若麤若細食 飲已淨如法

若得新衣服 先他後自著 是故生生中
一切具足勝 不加用功力 而得無盡財

 
是故一切施 捨施無慳悋 身肉及與頭
彼等無不施
爾時無所有菩薩聞此偈已隨喜稱歎復以
偈問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云何離熱惱 身口及與意

云何有上色 無垢最清淨 
爾時世尊復爲敷演而說偈言
受齋戒無缺 常說空無缺 知一切皆空
忍諸打罵辱 身口及與意 是故無熱惱


 
當得最上色 一切衆生愛
略說一切善語中 一切諸問解釋中
彼等云何堅精進 於一切處不違背
彼云何得有諸乗 若在世間及出世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作事不怯弱 分別心行中 故精進及智
所生中常有

爾時無所有菩薩復以偈頌問世尊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彼云何有智 世間中決定

 
彼云何有力 衆生無能伏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常問諸佛法 不誹謗諸法 求諸巧方便
故彼有上智 五種味常施 施衆生無畏

是故彼有力 衆生無能伏
爾時無所有菩薩以偈問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彼云何勝色 於世間最上

云何得長壽 多百億數歲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若聞虚實過 不傳向他說 常讃歎三寳
名聞至十方 不惱諸衆生 不隨喜殺者
是故得長壽 多百億數歲
爾時無所有菩薩復以偈問於世尊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云何得梵音 迦陵頻伽聲

若有得聞者 聞已得歡喜
爾時世尊以偈報曰
說法時讃歎 無復毀訾言 不破壞和合
是故得上音 護四種口過 常說利益言

 
自過能發露 是故得上音 螺鼓等音聲
和合衆妓樂 供養諸佛已 是故得上音
爾時無所有菩薩以偈問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云何彼身腹 而得於平正

所有諸眷屬 而得相隨順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毒藥及非藥 不與不教他 應病施湯藥
是故腹平正 善友及怨讎 平等於光明

於彼等心已 是故腹平正 所有衆生界

 
無有數量者 愛念如自身 是故腹平正
父母於一子 常起憐愍意 於衆生如是
故得腹平正 菩薩及父母 供養不疲倦

是故彼眷屬 常順如自身 世尊諸長宿
及有尊上者 若承事彼等 調柔心謙下

是故彼眷屬 隨順如自身 彼無有分別
一切平等心 以四攝攝他 能攝多衆生

是故彼眷屬 當得如自身 教行諸善利
於不思衆生 是故彼眷屬 隨順如自身

和合菩提心 於不思衆生 是故彼眷屬 

 
隨順如自身 彼等無不捨 於諸衆生所
故彼眷屬等 隨順如自身 於諸衆生等
當共同一事 是故諸衆生 常共爲眷屬

己所有愛物 能以施於他 不念失分別
是故多眷屬
爾時無所有復以偈頌問世尊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云何彼念淨 當有趣無邊

云何彼樂法 亦不離正法
爾時世尊以偈報曰

 
樂法者爲說 失法者令念 不惱於衆生
故彼正念行
爾時無所有菩薩復以偈問於世尊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云何聞法已 常無有疑惑

若得五通已 云何當不失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令衆生無惑 最上佛法中 彼等聞無疑
當得不失通

爾時無所有菩薩復以偈頌問世尊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云何諸菩薩 常在諸佛前
貪瞋一切種 亦不能降伏 云何生煩惱
依何而對治 復能有慚愧 生已能寂靜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痡`念諸佛 亦無有所念 不得於衆生
彼等言菩提 是故名菩薩 痡`在佛前

亦不壞煩惱 亦不離諸佛 猶如智慧人
仰觀上虚空 於中無身心 彼無有別處

何時彼智人 觀看上虚空 彼時無餘念

 
若身若心中 如是護菩提 彼於諸佛所
不動身心等 亦不遠諸佛 無物妄分別
發起欲等患 無物不分別 是故不可破

有念現前生 無念故無障 捨己無實故
覺己此等捨
爾時無所有菩薩復以偈頌問世尊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縁當化生 菩薩常有樂

諸佛說法時 生諸蓮華中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所有諸功德 生死中有樂 衆生於中生
教諸佛法中 所有波羅蜜 於中一切教
世間及出世 令覺一切法 一切諸法相
無相無持者 諸法如是住 於中教衆生

於空及無相 無生中亦然 世間無行處
於中教衆生 是故彼化生 菩薩常有樂

諸佛說法時 生諸蓮華中 如是修功德
菩薩不毀者 彼等不爲難 諸樂不思議

修是功德已 無能毀菩薩 諸法中巧智
彼無所不知 於諸法自在 決定見無疑


 
爲於衆生說 攝取衆生故
爾時無所有菩薩聞此偈已隨喜此言稱歎
世尊以偈問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縁婦人見 變身爲丈夫

端正人喜見 衆生皆愛樂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所有婦人念 婦人攀縁處 婦人歌詠聲
於彼不共住 皆不喜見聞 不觸如毒器

遠離如毒蛇 常恐怖婦人 不觸於諸女 

 
不勸受女身 教轉女身故 彼見成男身
如是行行已 正住於此行 是故婦人見
即變身爲男

爾時無所有菩薩聞說此已隨喜此言復以
偈問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縁衆生見 能發菩提心

而得不退轉 乃至菩提座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不說於小處 惟說勝菩提 是故衆生見

 
即發菩提心 若少分所有 想行中衆苦
如實無有處 爲諸衆生說
爾時無所有復以偈頌問世尊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縁見病者 於此發慈心

爾時世尊復以偈報
觀身是虚妄 於中無所著 此是世間藥
是故脫衆患 由此病者見 須臾得除差

於彼起慈心 是故除諸患
爾時無所有菩薩復問世尊而說偈言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縁衆生見 所有諸飢渴
皆悉能除愈 飽滿身充悅
爾時世尊以偈報曰
常施多飲食 復爲說上法 是故衆生見
飢虚自然滅

爾時無所有菩薩復問世尊以偈頌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縁能離著 斷滅及常等

彼於中邊中 亦復無依住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不攀縁分別 超越世語言 知諸法平等
彼得無染著

爾時無所有菩薩復以偈頌問世尊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縁見惡行 能縛此世間

捨一切諸趣 能淨業思報 
爾時世尊以偈報曰
當近善知識 若發菩提心 是故離惡行
當淨於佛智

 
爾時無所有菩薩復以偈讃問世尊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縁想行智 一切皆無有

眞實空中法 彼當得無疑 何縁得辯才
能分別諸句 知於衆生行 如是爲說法

云何四輪中 常得於彼住 彼不墮八難
當得此閑處 當取何頭陀 當行何苦行

彼無有惡悔 又復無煩惱
爾時世尊以偈報曰
衆生著想行 說如陽焰義 覺空無我已

 
當解諸辯才 覺實最勝義 彼當離八難
當滿四種輪 菩薩善巧智 抖擻諸有得
不得上苦行 知自我空已 無復有疑悔

諸法如虚空 知已不著世 覺顚倒義已
當成佛菩提

爾時無所有菩薩隨喜此言復問世尊以偈
頌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聞已到閑處 當無所可住

云何發菩提 而名爲最上

 
爾時世尊復爲解釋而說偈言
如是聞已發 發已而不住 彼上勝衆生
當行勝菩提 若行如是行 彼無處可住

當速覺菩提 如人上射箭 此是三行說
若當覺如實 如本性寂靜 彼不行菩提
若有爲聲中 所說於世間 一切聲無故
當知不爲實 無實中無發 行亦不可得

若能如是知 彼行菩提行 無行以行取
亦不淺開敷 無所覺知已 彼行不可得

爾時無所有菩薩以偈問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於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縁捨諸身 當無一切苦
平等到諸界 當捨壽命行 若復右脇卧
若結跏趺坐 或復起立住 或復當合掌

說甚深法時 般若波羅蜜 一切諸佛法
不住寂諸法 或見成佛時 或讃歎諸法

所有說諸法 定意於彼聽 當捨故身體
後生新身體 從家至於家 生發菩提心

不迷調伏念 一念正住定 云何當捨命
當復現神通 爲我解此問 無邊智聚者

 
於中略當知 如調伏所說 所有諸功德
無量不思議 一切勝具足 彼等當成就
教師爲我說 如有實如相 若聞是功德
一切當供養 當護十善已 無疑於空法

具四種梵行 一切皆成就 不得於六根
及一切三界 一切得自在 所聞不生疑

所有有爲法 當知皆如影 應當如是知
其影無有爲 無有爲無影 無說無分別

無思無言說 無慳無有施 無爲無影中
無說無分別 無思無言中 無持戒破戒


 
無爲無影中 無說無分別 無思無言中
無諍無忍者 無爲無影中 無說無分別
無思無言中 無懈無精進 無爲無影中
無說無分別 無思無言中 無亂無禪定

無爲無影中 無說無分別 無思無言中
無愚無智慧 於時無影已 更無有所見

彼無所見已 故言爲無影 亦非無有眼
其眼淨無垢 彼中無有物 無物目不見

清淨常無物 無名無清淨 如是淨眼者
清淨無所見 所有影無有 無有亦無有

 
其空於空中 於諸煩惱等 現無當亦無
若男若女二 今無當亦無 此等如虚空
無思無分別 若知如此者 彼無有所著
離諸身有住 當求諸佛法 如虚空無邊

彼無有可住 無住無攀縁 隨意去而去
如是摩訶薩 當覺此方便 不著於三界

當行菩提行 心及與身口 常行爲衆生
不知體空虚 猶如壓油輪 彼等見行時

不得於邊際 令住不動法 無所有住處
數數見衆生 受諸苦惱時 於彼起悲心


 
當行菩提行 爲諸衆生說 如實眞如相
汝等離有爲 應覺於眞實 顚倒無智故
無牢起牢思 無牢身體中 愚癡等味著
此身常日別 以飲食買贖 彼不爲自他

虚妄受疲倦 常與受樂時 亦無念恩德
無恩念羸弱 宜應速捨去 生死中受苦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生死中多欲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生死受戲樂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生死多受喜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承事此身已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生死流轉中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生死中多睡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令此身受樂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令此身受苦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養育於此身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此身起我所 處所無有邊 令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受欲等流轉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如無實無物
顚倒常欺誑 癡惑諸有爲 如是誑癡世
猶如癡小兒 爲他所欺誑 如是愚無智

以虚事所誑 無實誑愚蒙 不知無實故
當受虚妄苦 癡意起毒想 自然於自身

自然自合苦 猶如惡行故 後自受刑首
心思已出言 身作非善事 其思無所有

言說亦無事 其聲無過去 過去亦復無
過去我何說 亦無有實相 若有如是知

 
身心如是觸 彼即戒行具 不生諸惡道
此等四種偈 舊作十億數 徃昔別生中
求勝菩提故 我聞此等偈 未曾墮惡道
當逢事諸佛 無量人中雄 我過去次第

值遇然燈佛 彼時觸如是 於後我得記
我爲衆生說 於後住佛智 我無所可取

愚癡不受教 嗚呼衆生鈍 盲冥癡無智
能盡苦因縁 授之不肯欲 無智不肯取

樂小法衆生 不取於大法 若得世間樂
及解脫世間 當生世間眼 授彼而不取


得聞於此偈 若如是住已 於世無分別
我於世間中 寂靜無所著 當脫一切苦

而得不動樂
爾時衆中有不調伏怨讎害人者在彼衆中
從座而起偏袒右肩整衣服已作如是念當
以何事供養世尊其世尊者具足法身不可
少物而用供養如是大德具足法身然我今
者於世間中先有暗障今見世尊及無所有
菩薩所問世尊解釋得聞法要我已得於一
切法中無有障礙已滅黑暗照曜世間我今
 

 
自見已生天眼已得五通我今已得脫諸苦
惱我見自身所著衣服皆有血汙我於今者
若以此衣覆世尊上惟恐不任如來所受願
佛威神令我更得勝物奉施供養世尊當用
奉事如是最勝大德法身如此衆生具足難
有是惡心難調怨讎害人者起如是願欲信
入佛如來大德神通念時彼左手中自然而
有一篋天華柔輭潤澤過於諸天衆香自燒
於右手中上衣下衣自然而生歡喜踊躍徧
滿其身更於諸佛大德神通更求信入彼時

 
即見十方無量世界諸佛皆放光明爾時彼
復作如是念嗚呼諸佛不可思議大德神通
不可稱量無有等等願諸衆生信佛大德自
身觸已皆得行願即以上衣及以下衣而覆
佛上以彼天華如是再三散於佛上於虚空
中莖上葉下而成華蓋然彼復生第二華篋
亦生第二上衣下衣彼復歡喜踊躍無量遍
滿其身即作是念若佛聽我以此華散此無
量佛及以此等上衣下衣覆諸佛上願我生
信諸佛世尊願勿令我當有悔意而不成施 

 
則聞空中如是聲言汝善男子汝應普散此
諸如來善男子一切諸佛同一法身諸佛世
尊於諸法中於諸物中無嫉妬意善男子諸
佛世尊受用果報於諸物中無染著故彼作
是念今者世尊已聽許我即以諸華及上下
衣遙散無量諸佛世尊見彼華衣於諸佛上
在虚空中作蓋而住及見彼衣在諸佛前即
生愛樂歡喜踊躍四支投地禮世尊足舐世
尊足而爲頂禮彼復見身頂禮諸佛及釋迦
牟尼佛時彼諸世尊及釋迦牟尼佛皆以右

 
手摩其頭言起善男子汝今已生無量福聚
彼則起已惟見釋迦牟尼如來彼則問言世
尊彼等無量諸佛世尊今何所在我不復見
佛言善男子此是諸佛大德法身具足無所
得故汝今應信彼作是念嗚呼諸佛不可思
議有如是色見大法體頂禮佛足右遶三帀
在一面住合掌向佛白言世尊我是惡心難
調怨讎殺害人者唯然世尊如我先作令此
衆知世尊我爲此衆生等故如是說此等聞
已當起猒離如是等惡如先所有毒害嚴熾 

 
若諸衆生有見我時恐怖馳走世尊我於今
朝取合死者十丈夫殺齧壞彼項即飲彼血
世尊我時以人血醉惡心更增更求害人然
我求時在王舍城漸漸遊行至東北分于時
我見王舍城中有多人衆遊行在路我則背
面在遠而住恐彼見我生怖迴還世尊時彼
人衆出王舍城皆共徃詣毗富羅山到已上
山我時復見多有俱致那由他百千諸天遍
滿不得邊際世尊我於彼時不見有一能於
世尊功德光明衆相諸色形貌長短若寬廣

 
等能有勝者世尊我自見身最爲卑賤我於
爾時即於自身生穢惡想生輕弱想不如物
想我於爾時毀辱自身我今無利我今惡活
我於如是多人衆中最爲下賤最爲穢惡最
爲不如最爲嚴熾世尊我於爾時猒惡自身
如是羞愧若此大地容受我者即便入中唯
然世尊我於爾時則聞空中如是聲言汝善
男子但信諸佛大德法身汝當得離此下類
身我於爾時如是思惟正念根中念於諸佛
大德法身如是念時復聞虚空如是聲言善 

 
男子汝當莫瞬諦觀世尊汝觀察時即當得
入諸佛體中當信當得世尊我於彼時合掌
不瞬瞻仰世尊即見世尊諸毛孔中出大蓮
華衆寳所成有無量色金色無邊色諸蓮華
等大如車輪從身中出彼華臺中皆有諸佛
如釋迦如來諸相具足皆於中坐徧滿虚空
無有衆生能障礙者於日光明亦無能障世
尊我於彼時即生最勝歡喜踊躍此是諸佛
神通之力我於彼時生清淨已見佛世尊如
是觀時即見所有諸世界中無佛出處即住

 
彼間而爲說法攝諸菩薩無著無作無有熱
惱空無所有無言無說無有所住于彼時中
多有俱胝那由他等百千衆生發菩提心離
顚倒法信無言空於多億劫住菩提中我如
是知亦不知晝亦不知夜不知半月一月年
節我如是知於彼時中我聞般若波羅蜜法
無染著處無言無說我於彼時聞如是法所
有法相無有染著無有言說聞是法已不見
自身無知無得亦無處所當於彼時有如來
像出現我前於彼時間即自見身及見諸佛 

 
還復來入於世尊身不見世尊身不見世尊
身有增減不見世尊住處有明闇佛告彼言
汝善男子此是彼等諸佛如來大神通力彼
難調者而白佛言唯然世尊我今於佛大神
通力更無有疑我無疑故見於無量諸菩薩
等身皆金色有三十二大人之相持諸音樂
種種香華甚可悅樂禮拜世尊奉獻供養以
彼香華散佛上已聞無所有所問法已歡喜
踊躍遍滿其身即自稱歎欣慶而去世尊我
於彼時作如是念此是諸佛神通之力無有

 
衆生得邊際者我於彼時還入思惟諸佛神
通思求此時見此聽衆比丘比丘尼優婆塞
優婆夷天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緊那羅摩
睺羅伽等一切大衆而說偈言
無比知寂已 處所無染著 當脫一切苦
而得不動樂

無所有菩薩經卷第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