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下一頁

三昧弘道廣顯定意經卷第一一名入金剛問定意
西晉三藏法師竺法護譯

得普智心品第一
聞如是一時佛遊王舍國鷲山之頂與大比
丘衆千二百五十人諸菩薩八千人俱于時
世尊廣爲無數百千諸衆之所圍遶敷演說
法爾時有龍王名阿耨達此言無熱宿造德本遵
修菩薩堅住大乗行六度無極以具滿相勤
救衆生化導無極曾事九十六億諸佛積累
功德不可稱數執權方便普見五道拔諸愚


冥使修菩薩無欲之行懷慈四等濟度一切
傷愍罪類故現爲龍化龍億數使免殃行自
處于池率諸眷屬八千萬衆又將婇女十四
萬人周帀導從調作倡妓其音和雅乗龍感
動協懷威德神變自由齎衆雜華奉最妙香
擎持旛蓋而詣世尊至輙稽首敬問如來尋
以所持香華雜寳繒綵旛蓋重調音樂欣心
敬意與衆眷屬及諸婇女俱進詣佛則前長
跪肅然叉手而白佛言欲問如來無著平等
最正覺菩薩所應行道當云何惟蒙聽許乃

 
能敢問爾時世尊告龍王曰恣汝所問勿疑
勿難所欲如來至眞等正覺當隨敷散解釋
汝心時阿耨達得爲神尊所聽質疑心益欣
悅而白佛言天師最尊人中聖導猛如師子
感變無量吾問如來普及衆生亦爲菩薩大
士之故爲世師者拔過俗法志行清淨明盡
因縁濟度羣生作無請友心普安救誘育立
之執持無畏十種力進伏衆魔降諸外道心
無穢行被堅金剛大德之鎧志不有倦積德
因縁不可計量施戒忍進定智已備心等一

 
切蠲除雜想棄捐二見以越智度解因縁法
已入深奧難極之法要去離聲聞縁一覺念
不捨大乗一切智心意行堅強常得自在身
淨無垢暉曜明徹志若虚空無數諸劫意不
倦者逮獲緫持降除貪穢自大貢高等如逝
者空無相願以過如住夢幻影響野馬水月
於斯諸法等解不動重三寳教奉而敬之轉
其法輪而無所礙忻悅信樂皆自得之如優
曇華億世希出志靜安獨普有具相宿樹恭
恪明賢大士遵修上義法住若此爲彼正士 

 
故問如來惟願如來至眞等正覺解說菩薩
大士所行得遊法門入金剛德果達深妙使
其修應獲緫持場以四諦行順化聲聞使解
要眞導衆縁覺靜起因縁獎以一心使等正
覺欲達諸法當入大乗曉入大乗能伏魔場
散棄疑結過度罪惱普知衆生意志所行積
最辯達布演諸法隨一切願化示所欲善哉
世尊如來無著平等正覺廣爲賢明大士之
故普弘演說使諸菩薩得致智力降己自大
得法上力曉解殃行不有所造使得施力所

 
有無惜惠不望報使得戒力等除衆罪而過
諸願使得忍力於諸苦法受生之處身命無
惜得精進力積衆德本志常無倦使得定力
善寂居靜解定要行使得慧力而過邪見疑
冥昧昧曉權方便濟度衆生明了勸助具達
五通天眼無限徹聽知心神足明宿以此遊
樂果大辯才辯才句義無盡不斷便得緫持
志無恍惚令逮海印三昧正定進隨普智果
同一味得佛志定習樂通行永常奉尊而無
障蔽逮法志定勉進定意長久聞法都無限 

 
礙崇衆志定普令一切奉不退衆得施志定
俗貨法施不有遺惜具足於戒行念靜定使
速得佛心而無忘昇天志定常念兠術一生
補處志樂菩薩清高之行爾時龍王質疑畢
訖悅心怡懌重以讃頌啓問世尊
大仁願說現世義  菩薩德行所當入
內性志操所應修  興發何道行云何
順導以慈行入悲  喜以度衆護濟念
弘化定智使清淨  願垂哀傷而普說
誘衆止意及意斷  根力神足行如是

 
演道七覺散示衆 
願說彼德所應奉
施調檢戒德具足  忍力普行及精進
慧志因縁轉無量  云何度彼蒙說之
辯才通達免愚冥  志行詳審常清淨
諸起生者即覺知  惟願爲諸菩薩說
欣悅之德有歡豫  聖種七財是行最
樂遊閑居及修靜  惟蒙慈尊廣敷說
辯才行具云何得  深致緫持永安住
弘法要說常無斷  聞輙奉行終不忘
寂滅清淨而行觀  覺意深邃智廣博

 
其慧難究德無邊 
解行云何應菩薩
制持魔力與怒意  毀壞外道衆邪類
勇德難動若太山  月明至極弘說之
曉空無相性所在  解了野馬及幻法
夢想體像計皆無  惟願世尊指示說
於是世尊告龍王曰善哉善哉快甚無比乃
自發心啓疑如來今汝所問承宿功德已顯
大悲爲衆志友不勞生死弗斷三寳王之質
疑用是故也聞以諦聽受而思惟吾當廣說
菩薩大士應所修行彼此無限果最要法時

 
龍王言大善世尊願樂思聽聞輙受行宣布
十方勸進無倦於是世尊答龍王曰有一法
行菩薩應者相好備具得諸佛法何謂爲一
造起道意不捨衆生是謂一行致諸佛法又
有三十二事得普智心當勤樂行專意守習
何謂三十二御修內性執上最志昇行大慈
堅固大悲志慕無猒發於精進仂具猛厲而
得強力又踰踊勢安靜無煩爲衆忍住習近
善友專行法事執御權化施備忍行樂於檢
戒諂想已無滅斷僞侫言行相應志存返復
 

 
常有媿色內自慙耻已調怡悅根行至信意
而制御得持功德志遠小道樂弘大乗行觀
一切三寳之事使其不斷斯謂龍王三十二
法菩薩應此逮普智心又復龍王有十六事
進增普智顯力弘執何謂十六進普智耶施
行衆濟具戒無缺忍應調忍果上精進致定
諸行已具智慧信行悉足供事如來遊靜樂
閑備六堅法有最七善飾身口意德具操行
知足樂靜身三勸彼修勝定觀諸德得備是
謂十六行法之事應相祥福演大智心顯持

 
佛世流化自由又復龍王其普智心以二十
二事而除邪徑以其所乗志修普智何謂二
十二事行過聲聞縁一覺意已下貢高無我
自大消去諂事抑俗雜言遠棄非戒拔恚怒
根挽却魔事除去蔽礙不章師訓耗滅罪除
省己切惻不論彼非習離惡友遠逆良善去
非六度又逝貪惜戒無不淨已棄諍訟而離
懈怠於迷自正捨諸無知斷去無便却去惡
行是謂菩薩普智釋除二十二邪軌速應權
慧永無懈退又復龍王二十二踊事進順隨 

 
行得普智心而不可當諸魔波旬及魔官屬
并與外道降而却之何謂二十二踊過戒事
踊過於定亦踊過智而過慧行踊過權化亦
過大慈踊過大悲以要言之過空相願我人
壽命過離衆見及發因縁過心自淨承覺神
聖過於識念應不應見過大金剛堅固之行
是謂龍王菩薩所行二十二踊法致普智心
一切衆魔及諸魔身并邪外道不得自在無
敢當者悉降却之又復龍王其普智心依二
行處致普智心何謂爲二如其所言修應行

 
處諸功德本觀道行處是謂二事普智行處
復有二事其普智心而不可毀何謂二事在
於衆生無增異心於諸殃行濟以大悲是謂
二事普智無毀又復龍王其普智心有二重
法而無過者生死之黨及衆聲聞并諸縁覺
無能勝踰何謂爲二執權方便深行智慧是
爲二事普智重法又有二事休普智心何謂
爲二處事無疑滯結之心在在不安樂俗欲
諸樂是謂二事休普智心復有二事護普智
心何謂爲二不志聲聞縁覺行地觀覩大乗 

 
至美之德是謂二事護普智心復有二事妨
普智心何謂爲二志常多侫內性懷諂是即
二事妨普智心復有二事不妨普智何謂爲
二專修直信行于無諂是謂二事不妨普智
又有四事蓋普智心何謂爲四數亂正法於
諸菩薩賢明達士亦不奉敬常無恭恪不覺
魔事是爲四事蓋普智心復有四事於普智
心而無其蓋何謂爲四護持正法謙恭受聽
尊重菩薩視若世尊常覺魔事是爲四事普
智無蓋又有五事致普智心何謂爲五所行

 
無望於生無漏用戒德故不捨一切以大悲
故憎愛無二身命施故財利周惠供事法故
是爲五事得致普智復有五事進普智心何
謂爲五習善知識不患生死志遠無蓋去非
時心求諸佛智是爲五事進普智心復有五
事在普智心過諸聲聞縁一覺念何謂爲五
過聲聞脫過縁覺脫過衆智心過諸吾我又
過習結是爲五事過諸行法復有五事於普
智心而有其悅何謂爲五悅過惡道悅審普
智悅具覺慧悅戒無猒悅解衆行是爲五事 

 
普智之悅復有五事發普智心得五力助不
溺生死何謂爲五無其怒恨用忍力故能滿
諸願用德力故降己自大以智力故勤習廣
聞用慧力故四衆恐怯無畏力故是爲五事
致諸助力復有五事在普智心得五清淨何
謂爲五離衆穢行淨諸墮者因縁諸根無惑
淨之隨順諸時以觀淨之行治於等權道淨
之一切諸法化轉淨之是爲五事普智清淨
復有五事得普智明何謂爲五明解無欲明
己彼心明於五句明達慧行明眼無礙是爲

 
五事致普智明復有五事廣普智心何謂爲
五以其五種五根五莖五枝五葉五華五果
何謂爲五種日修志修而淨內性等觀人物
求習脫行弘於權變是爲五種何謂五根以
大慈悲德本無猒勸進衆生使免小乗不志
餘道是爲五根何謂五莖曉權方便慧度無
極示導人民護持正法等觀喜怒是爲五莖
何謂五枝施度無極戒度無極忍度無極進
度無極定度無極是爲五枝何謂五葉樂進
聞戒求處空靜常志出家心安佛種所遊無 


礙是爲五葉何謂五華得文相具積滿德故
衆好繡備種種施故七覺財具心無雜故致
有顯辯不蔽法故深達緫持聞無忘故是爲
五華何謂五果昇致戒果已得度果達縁覺
果又得菩薩不退轉果獲佛法果是曰五果
斯謂龍王菩薩七五三十五事廣普智樹道
寳行也修應之者得佛不難佛告龍王其有
菩薩欲受持此普智心樹深妙明顯要行句
者當勤加習普智寳樹如是龍王善視一切
諸法功德莫不由斯寳樹奧義諸發無上正

 
眞道意悉皆因是普智寳樹至要句也譬如
龍王選植樹種知此已致樹之根莖枝葉華
菓而甚盛茂也如是龍王其有能受普智心
種斯已得致諸佛賢聖最上慧法三十七品
是故龍王欲入普智所行功德欲轉法輪當
受持此精修讀誦專心習行廣爲一切宣傳
布演如是龍王勤受學此當佛說斯普智心
品法語之時諸龍王衆中七萬二千皆發無
上正眞道意龍王太子及諸婇女萬四千人
悉皆逮得柔順法忍五千菩薩承宿德本悉 

 
得法忍時阿耨達并餘龍王及諸眷屬自乗
神力踊昇虚空興香之雲忽便普布調和美
香及末栴檀微雨如來及衆會上又化奇妙
珠交露蓋徧覆王舍一國境界而悉歡悅於
上歌詠至眞如來積祚巍巍聖德無量列住
雲日各現半身光文虚空一切衆會莫不見

者也
清淨道品第二
於是龍王復白佛言甚未曾有唯然世尊乃
若如來博爲衆生說道俗及心普智心行德
 
所應又惟世尊如來無著平等正覺願演散
說菩薩之行修應清純明賢所由得道清淨
使其終已長久無垢不中有懈無倦弗退至
得十力四無所畏而得具足諸佛之法爾時
世尊告阿耨達善哉龍王勤思念行吾當廣
說菩薩大士清淨道品阿耨達曰甚善世尊
幸蒙授教惟願說之於時聖尊告龍王曰菩

薩行有八直正道當勤受持何謂爲八六度
無極道恩行之道得五通道行四等道及八
正道等衆生道三脫門道入法忍道如此龍

 
王是爲菩薩八正行道何謂菩薩度無極道
度無極道者諸所布施勸彼普智何則然者
不以無勸施成普智其行勸助於德本者斯
得施度無極名目又及行戒忍進定智亦以
勸助彼普智心乃得慧度無極名目是曰菩
薩度無極道恩行道者含受衆生何則然者

以彼菩薩演示法度菩薩行恩含受一切覆
以四恩廣爲說法而使衆生順受戒化是四
恩道神足道者覩諸佛土天眼徹視見衆一
切生者終者又見十方諸佛世尊弟子圍遶

 
悉見如是於諸佛土以其天眼應當所採而
採受之又其天耳聽諸佛言聞輙受行在於
衆生及諸類人而皆明曉悉了知盡爲隨說
法得識宿命不忘前世所作功德又具神足
遊過無數諸佛國土應以神足當得度者輙
弘神足而度脫之是曰神足應道又何謂爲
四等行道其隨修淨梵志中者并及諸餘色
像天子知彼意行隨順化者斯則慈悲是爲
喜護建立以道使彼應度此謂菩薩四等行
道其八正道普悉行之聲聞所由縁覺依因
 

 
大乗亦然是謂賢聖八直正道何謂心等諸
衆生道當爲此興不爲是興爲斯可說爲此
不應是有賢德此非福人斯爲盡應此復不
應行等菩薩盡除此意是謂心等諸衆生道
何謂菩薩三脫門道得致以空斷諸妄見以
其無相除衆念想應與不應以其無願永離
三界是謂菩薩三脫門道何謂得致法忍之
道受拜菩薩菩薩自覺行應於忍得爲諸佛
世尊所決授署無上正眞道意是謂菩薩不
起忍道菩薩致此八直正道弘化流布權導

 
無礙時佛說是八正道已二萬四千天龍及
人悉逮應此八道行也若是龍王菩薩以此
八直正道等塗一歸用無等故莫有能與菩
薩比者亦無其侶獨步三界靜一心持修智
慧行應當所得已自果之明達諸法而知本
無斯謂如來是曰龍王八正之道爲彼一切
凡諸若干衆生所行興種種說而此要說等
同一向以無妄說歸未生說也云何於此道
清淨耶曰道無垢用無塵故是道無瑕本無
念故是道無冥慧照明故是道無著本清淨 

 
故道常無生無所滅故道如永無本無有故
道無漏穢三界淨故是道寂然過凡行故道
無可至無有去故道無所來無從來故道
無住過諸欲故道無所處過衆見故道無勝
者過諸魔故道大弘覆外道不及故道永離
望自大者故道無所容不修入故是道極遠
用希望故道爲乖難愚夫行故道可果致修
行者故是道夷易樂勤行故道極平坦住正
見故是道無妨修無毀故是道無礙等正行
故是道無垢三毒淨故是道清淨終無著故

 
是謂菩薩道之清淨若是菩薩於清淨道務
進勤修又應行者彼於法性已悉清淨得淨
我性亦以而過法性淨故則數界淨數性淨
故無數性淨無數淨故得三界淨三界淨故
眼識性淨眼識淨故意識性淨意識淨故得
空性淨空性淨故諸法性淨用是淨故則諸
法等等淨如空空等淨故得衆生淨以諸淨
故便無其二亦不著二無二淨故則道清淨
以斯言之清淨道也彼無衆念亦不念道諸
念悉淨若如泥洹於彼永無是謂無念應無 

 
所念無念道者亦無識念其道都無心意識
行以此言之清淨道也說是清淨道品法時
二萬天人皆得法忍時阿耨達復白佛言云
何世尊菩薩大士修是清淨而應向道聖尊
告曰如是龍王菩薩大士欲行斯清淨道意
者當曉淨行亦使其身口意清淨何謂身淨
己身以空解諸身空身之寂靜解諸身寂身
之已脫解諸身脫身之怠慢解諸身怠身之
如影解諸身影是謂菩薩清淨道也又云身
淨身行無生其有生死觀於無生彼以無生

 
而等生死則知其身亦曉身行何謂身行去
未生法來無盡法見在量法終無盡法其無
盡者是謂身行又復身法因縁合會其因縁
者則空無相憺然無念若此龍王是像法觀
斯謂身淨又若如來身之無漏不墮三界觀
身無漏如如本無以無漏身不墮三界彼無
漏身能入生死其無漏際無倦捨退以無漏
身示現色身如此現已亦無念滅身之法本
如如來身淨衆生身淨己身亦淨等如本無
是謂菩薩行應清淨何謂口言爲應清淨一 

 
切賢愚言皆清淨所以者何用等相故凡夫
劣勢著於音聲若信不諦憂喜無常樂於顚
倒觀察衆生無本都無淫怒癡欲何則然者
以諸字說聲出皆淨無欲恚愚亦無其著以
此謂之一切言淨以言言之何者爲言以欲
恚癡而爲言耶諸垢爲言乎言者無著不著
眼耳鼻口身心所言風像風動聲出因縁合
會使有聲耳所言如響賢愚所言皆同如響
所可言者不住於內亦不出外於其中間而
不可得住本所念及其所行出於言者并所

 
念想無住無想是謂龍王如來所言及其衆
生一切音聲皆空非眞捐斯法耳曰惟世尊
如來所言斯不諦耶曰是龍王如來審諦所
以者何如來諦故解知諸法非眞非諦又復
龍王如來所言隨字音聲皆答衆生一切音
聲爾故衆生亦轉法輪而亦不知法之義順
以此報應使其行之隨如等滅衆苦之事曉
解諸法行了如是衆生音聲已無所信住在
諸煩憒而常閑靜現出欲言於著無著聲出
所言講論談語其如法者不有違錯是謂菩
 

 
薩口言清淨何謂菩薩心爲清淨其心本者
不可染汙所以者何心本淨故其所可謂容
欲垢蔽菩薩於斯不有所著了解心權於本
自淨又其心行不撰德本彼德本者了識心
本以此心行慈及衆生識了知彼空無我人
其心德本助勸於道知等彼道觀如是者斯
謂心淨以此淨心與諸婬恚愚行者俱而永
不受欲怒癡垢與操行俱不著諸穢是謂菩
薩身三清淨說斯清淨道品法時三萬菩薩

逮補生處
 
道無習品第三
又復龍王其菩薩者乗是淨心生於欲界而
在形界與諸天俱處衆梵中安詳靜然在中
進止無勝動者又斯菩薩能降諸天化導以
權或生形界而在欲界現如有家與諸衆生
周旋坐起不與有勞弗慢衆生亦無自輕彼
以斯淨諸定正受盡自爲定不隨正定而有
所生何則然者以彼菩薩執權方便心應淨
故若此龍王菩薩曉解清淨行者當修清淨
已而習道如是龍王菩薩不習以求道習不
 

 
習無習以想道習亦不習於望道之習亦不
求習了解道習不習所生冀向道習不習行
滅而爲道習亦不求習以爲道習不習無習
爲道之習不習執捨以習道習不我人壽不
身無常不身性苦不身有我不身夢幻野馬
影響亦不身空無相無願不身無欲法行習
道以要言旨身性諸情亦不興有十二因縁
乃至老死無欲之法不數無數道無二習不
俗無俗不漏無漏不犯無犯不二之習以求
道習又復諸法無習之習是道無習斯謂道

 
習不習之習如空無習亦不無習當如此習
是道無習無相無願彼不作習亦非無習當
作是習無偶不偶諸法無住勤習如此乃應
道習當佛世尊說是清淨行無所習道品法
時三萬二千天及世人悉皆逮得無所從生
法樂之忍五萬天人宿不發心於菩薩者皆
發無上正眞道意七萬菩薩逮得法忍爾時
一切同聲而言世尊其有族姓之子及族姓
女逮聞說是清淨道品無習法者其值聞已
心無驚恐不捨退者皆是受習如來無上正 

 
眞道意得轉諸佛所轉法輪又惟世尊是輩
菩薩悉獲無上正眞道意爲無量人分布斯
法亦復當坐師子之座當於天上天下人中
極師子吼猶若如今如來之吼悉降魔衆伏
進外道顯樹法旛熾法暉明震雷法鼓已鳴
能降法雨爾時世尊見諸天衆龍神之衆人
與非人又及四輩聞其至說莫不怡懌於是
如來爲阿耨達重復弘演而說頌曰
道非習可得  無乃興習想  其道行如此
棄離習念行
  不望求習道  蕩除衆異想

 
其道都無習 
清淨像明月  若有起習想
無處亦不習
  已過無習處  得致最上道
道爲無我念  亦不與空習  是道無有二
安快而無上
  命壽亦如此  無人及與言
其道不有人  無命亦無住  諸有習道者
而欲住於空 斯去聖路遠 是不應道習

道亦無有空 以捨於有習 如本同一相
永空空於空 道爲無起相 亦不有滅相

不起亦無滅 彼悉爲道習 吾音譬如幻
解想當如此 持想行所習 道當何從生

 
道爲都過俗 彼不有身習 亦無滅身行
可得致於習 是身根之家 本無所演廣
彼不有餘求 本無不可得 其習是道者
當如如本無 如本知本無 是謂應道習

諸法之本無 所覺若如幻 解行而致此
乃應道之習 若其不至道 所作如不住

無能止其行 佛法不由道 若如所習道
并及與無習 所演爲如此 以住於本無

有限餘道者 劣乗之所依 是者無上道
大乗所因由 諸興此道者 以致而無住


 
斯則顯行德 可致應道習 道正而無險
端直且平坦 勤親行此道 永離衆邪迹
若如卿龍王 自住其宮室 不動於所處
降雨充大海 大士亦如是 習道如所行

法身而不動 能滿於智海 又如仁龍王
在於大地上 以雨徧充之 其不有身著

菩薩德如斯 行此之所習 用法滿衆生
其內無所著 若如阿耨達 龍王大神變

昇道德如是 感動普十方 衆生墮邪徑
諸隨受著見 其住是道者 將順度無爲

 
已住於斯道 菩薩果大稱 能降魔波旬
并及邪外行 得道如其如 如道無能動
踊過諸俗法 其行譬蓮華 道心無有愚
是行爲住止 千數諸衆生 化度立以道

以常住斯道 得致於五旬 神足諸感動
爲衆廣說法 諸事悉清淨 身口及與意

當願賢聖道 人性不可議 忍行爲無著
其徃所可至 斯得如來處 示導諸衆生

生死於至歸 斯處則如來 其徃似若至
此爲無所至 衆生所可至 當念彼上處


 
學最佛之道 遊樂以幻法 其作是習道
如道之所習 彼衆德儀行 諸佛所稱歎
其德無有邊 終不可極盡 如此習道者
不習亦無住 彼處不咎魔 衆都不著行

其順此道者 不起亦無滅 已得意志行
緫持弘大辯 施惠及戒忍 遂增進若海

身口穢以無 心潔乃清淨 垢消永無瑕
修應此道者 得昇於智達 所行習深妙

難動慧無即 守習是道者 其諸最正覺
過去與當來 現在亦如是 致道世所歸

 
彼已離衆難 值世遭難遇 永爲諸佛子
其聞此法者 快哉諸衆生 至善聞斯法
眞應奉如來 其樂是經者 有曉此道習
能斷諸情態 紹德具衆相 得應三界將

三昧弘道廣顯定意經卷第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