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金剛三昧經卷下
   出北涼録失譯師名

眞性空品第六
爾時舍利弗而白佛言尊者修菩薩道無有
名相三戒無儀云何攝受爲衆生說願佛慈
悲爲我宣說佛言善男子汝今諦聽爲汝宣
說善男子善不善法從心化生一切境界意
言分別制之一處衆縁斷滅何以故善男子
一本不起三用無施住於如理六道門杜四
縁如順三戒具足

 
舍利弗言云何四縁如順三戒具足佛言四
縁者一謂作擇滅力取縁攝律儀戒二謂本
利淨根力所集起縁攝善法戒三謂本慧大
悲力縁攝衆生戒四謂一覺通智力縁順於
如住是謂四縁善男子如是四大縁力不住
事相不無功用離於一處則不可求善男子
如是一事通攝六行是佛菩提薩婆若海
舍利弗言不住事相不無功用是法眞空常
樂我淨超於二我大般涅槃其心不繫是大
力觀是觀覺中應具三十七道品法佛言如 

 
是具三十七道品法何以故四念處四正勤
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分八正道等多名
一義不一不異以名數故但名但字法不可
得不得之法一義無文無文相義眞實空性
空性之義如實如如如如之理具一切法善
男子住如理者過三苦海
舍利弗言一切萬法皆悉言文言文之相即
非爲義如實之義不可言說今者如來云何
說法佛言我說法者以汝衆生在生說故說
不可說是故說之我所說者義語非文衆生

 
說者文語非義非義語者皆悉空無空無之
言無言於義不言義者皆是妄語如義語者
實空不空空實不實離於二相中間不中不
中之法離於三相不見處所如如如說如無
無有無有於無如無有無有無於有有無不
在說不在故不在於如如不有如不無如說
舍利弗言一切衆生從一闡提闡提之心住
何等位得至如來如來實相佛言從闡提心
乃至如來如來實相住五等位一者信位信
此身中眞如種子爲妄所翳捨離妄心淨心 

 
清白知諸境界意言分別二者思位思者觀
諸境界唯是意言意言分別隨意顯現所見
境界非我本識知此本識非法非義非所取
非能取三者修位修者常起能起起修同時
先以智導排諸障難出離蓋纏四者行位行
者離諸行地心無取捨極淨根利不動心如
決定實性大般涅槃唯性空大五者捨位捨
者不住性空正智流易大悲如相相不住如
三藐三菩提虚心不證心無邊際不見處所
是至如來善男子五位一覺從本利入若化

 
衆生從其本處
舍利弗言云何從其本處佛言本來無本處
於無處空際入實發菩提心而滿成聖道何
以故善男子如手執彼空不得非不得
舍利弗言如尊所說在事之先取以本利是
念寂滅寂滅是如緫持諸德該羅萬法圓融
不二不可思議當知是法即是摩訶般若波
羅蜜是大神呪是大明呪是無上呪是無等

等呪佛言如是如是眞如空性性空智火燒
滅諸結平等平等等覺三地妙覺三身於九
 

 
識中皎然明淨無有諸影善男子是法非因
非縁智自用故非動非靜用性空故非有非
無空相空故善男子若化衆生令彼衆生觀
入是義入是義者是見如來
舍利弗言如來義觀不住諸流應離四禪而
超有頂佛言如是何以故一切法名數四禪
亦如是若見如來者如來心自在常在滅盡
處不出亦不入內外平等故善男子如彼諸
禪觀皆爲想空定是如非復彼何以故以如
觀如實不見觀如相諸相已寂滅寂滅即如

 
義如彼想禪定是動非是禪何以故禪性離
諸動非染非所染非法非影離諸分別本義
義故善男子如是觀定乃名爲禪
舍利弗言不可思議如來常以如實而化衆
生如是實義多文廣義利根衆生乃可修之
鈍根衆生難以措意云何方便令彼鈍根得
入是諦佛言令彼鈍根受持一四句偈即入
實諦一切佛法攝在一四偈中舍利弗言云
何一四句偈願爲說之於是尊者而說偈言
因縁所生義  是義滅非生  滅諸生滅義 

 
是義生非滅
爾時大衆聞說是偈僉大歡喜皆得滅生滅
生般若性空智海
如來藏品第七
爾時梵行長者從本際起而白佛言尊者生
義不滅滅義不生如是如義即佛菩提菩提
之性則無分別無分別智分別無窮無窮之
相唯分別滅如是義相不可思議不思議中
乃無分別尊者一切法數無量無邊無邊法
相一實義性唯住一性其事云何佛言長者

 
不可思議我說諸法爲迷者故方便導故一
切法相一實義智何以故譬如一市開四大
門是四門中皆歸一市如彼衆庶隨意所入
種種法味亦復如是
梵行長者言法若如是我住一味應攝一切
諸味佛言如是如是何以故一味實義如一
大海一切衆流無有不入長者一切法味猶
彼衆流名數雖殊其水不異若住大海則括
衆流住於一味則攝諸味
梵行長者言諸法一味云何三乗道其智有 

 
異佛言長者譬如江河淮海大小異故深淺
殊故名文別故水在江中名爲江水水在淮
中名爲淮水水在河中名爲河水俱在海中
唯名海水法亦如是俱在眞如唯名佛道長
者住一佛道即達三行
梵行長者言云何三行佛言一隨事取行二
隨識取行三隨如取行長者如是三行緫攝
衆門一切法門無不此入入是行者不生空
相如是入者可謂入如來藏入如來藏者入
不入故
 
梵行長者言不可思議入如來藏如苗成實
無有入處本根利力利成得本得本實際其
智幾何佛言其智無窮略而言之其智有四
何者爲四一者定智所謂隨如二者不定智
所謂方便摧破三者涅槃智所謂慧除電覺
四者究竟智所謂入實具足道長者如是四
大事用過去諸佛所說是大橋梁是大津濟
若化衆生應用是智長者用是大用復有三
大事一者於三三昧內外不相奪二者於大
義科隨道擇滅三者於如慧如定以悲俱利 

 
如是三事成就菩提不行是事則不能流入
彼四智海爲諸大魔所得其便長者汝等大
衆乃至成佛常當修習勿令暫失
梵行長者言云何三三昧佛言三三昧者所
謂空三昧無相三昧無作三昧如是三昧
梵行長者言云何於大義科佛言大謂四大
義謂隂界入等科謂本識是爲於大義科梵
行長者言不可思議如是智事自利利人過
三界地不住涅槃入菩薩道如是法相是生
滅法以分別故若離分別法應不滅爾時如

 
來欲宣此義而說偈言
法從分別生  還從分別滅  滅諸分別法
是法非生滅

爾時梵行長者聞說是偈心大欣懌欲宣其
義而說偈言
諸法本寂滅  寂滅亦無生  是諸生滅法
是法非無生
  彼則不共此  爲有斷常故
此則離於二  亦不在一住  若說法有一
是相如毛輪
  如燄水迷倒  爲諸虚妄故
若見於法無  是法同於空  如盲無目倒 

 
說法如龜毛 
我今聞佛說  知法非二見
亦不依中住  故從無住取  如來所說法
悉從於無住
  我從無住處  是處禮如來
敬禮如來相  等空不動智  不著無處所
敬禮無住身
  我於一切處  常見諸如來
惟願諸如來  爲我說常法
爾時如來而作是言諸善男子汝等諦聽爲
汝衆等說於常法善男子常法非常法非說
亦非字非諦非解脫非無非境界離諸妄斷
際是法非無常離諸常斷見了見識爲常是

 
識常寂滅寂滅亦寂滅善男子知法寂滅者
不寂滅心心常寂滅得寂滅者心常眞觀知
諸名色唯是癡心癡心分別分別諸法更無
異事出於名色知法如是不隨文說心心於
義不分別我知我假名即得寂滅若得寂滅
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爾時長者梵行
聞說是語而說偈言
名相分別事 及法名爲三 眞如正妙智
及彼成於五 我今知是法 斷常之所繫

入於生滅道 是斷非是常 如來說空法 

 
遠離於斷常 因縁無不生 不生故不滅
因縁執爲有 如採空中華 猶如石女子
畢竟不可得 離諸因縁取 亦不從他滅

及於己義大 依如故得實 是故眞如法
常自在如如 一切諸萬法 非如識所化
離識法即空 故從空處說 滅諸生滅法
而住於涅槃 大悲之所奪 涅槃滅不住

轉所取能取 入於如來藏
爾時大衆聞說是義皆得正命入於如來如
來藏海
 
緫持品第八
爾時地藏菩薩從衆中起至于佛前合掌胡
跪而白佛言尊者我觀大衆心有疑事猶未

得決今者如來欲爲除疑我今爲衆隨疑所
問願佛慈悲垂哀聽許佛言菩薩摩訶薩汝
能如是救度衆生是大悲愍不可思議汝當
廣問爲汝宣說地藏菩薩言一切諸法云何
不縁生爾時如來欲宣此義而說偈言
若法縁所生 離縁可無法 云何法性無
而縁可生法

 
爾時地藏菩薩言法若無生云何說法法從
心生於是尊者而說偈言
是心所生法 是法能所取 如醉眼空華
是法然非彼

爾時地藏菩薩言法若如是法則無待無待
之法法應自成於是尊者而說偈言
法本無有無 自他亦復爾 不始亦不終
成敗則不住

爾時地藏菩薩言一切諸法相即本涅槃涅
槃及空相亦如是無是等法是法應如佛言

 
無如是法是法是如
地藏菩薩言不可思議如是如相非共不共
意取業取即皆空寂空寂心法俱不可取亦
應寂滅於是尊者而說偈言
一切空寂法 是法寂不空 彼心不空時
是得心不有

爾時地藏菩薩言是法非三諦色空心亦滅
是法本滅時是法應是滅於是尊者而說偈

法本無自性 由彼之所生 不於如是處 

 
而有彼如是
爾時地藏菩薩言一切諸法無生無滅云何
不一於是尊者而說偈言
法住處無在 相數空故無 名說二與法
是則能所取

爾時地藏菩薩言一切諸法相不住於二岸
亦不住中流心識亦如是云何諸境界從識
之所生若識能有生是識亦從生云何無生
識能生有所生於是尊者而說偈言
所生能生二 是二能所縁 俱本各自無

 
取有空華幻 識生於未時 境不是時生
於境生未時 是時識亦滅 彼即本俱無
亦不有無有 無生識亦無 云何境從有

爾時地藏菩薩言法相如是內外俱空境智
二衆本來寂滅如來所說實相眞空如是之
法即非集也佛言如是如實之法無色無住
非所集非能集非義非文一本科法深功德

地藏菩薩言不可思議不思議聚七五不生
八六寂滅九相空無有空無有無空無有如
 

 
尊者所說法義皆空入空無行不失諸業無
我我所能所身見內外結使悉皆寂靜故諸
願亦息如是理觀慧定眞如尊者常說寔如
空法即良藥也佛言如是何以故法性空故
空性無生心常無生空性無滅心常無滅空
性無住心亦無住空性無爲心亦無爲空無
出入離諸得失隂界入等皆悉亦無心如不
著亦復如是菩薩我說諸空破諸有故
地藏菩薩言尊者知有非實如陽燄水知實
非無如火性生如是觀者是人智也佛言如

 
是何以故是人眞觀觀一寂滅相與不相等
以空取以修空故不失見佛以見佛故不順
三流於大乗中三解脫道一體無性以其無
性故空空故無相無相故無作無作故無求
無求故無願以是業故淨心以心淨故見佛
以見佛故當生淨土菩薩於是深法三化勤
修慧定圓成即超三界
地藏菩薩言如來所說無生無滅即是無常
滅是生滅生滅滅已寂滅爲常常故不斷是
不斷法離諸三界動不動法於有爲法如避
 

 
火坑依何等法而自訶責入彼一門佛言菩
薩於三大事訶責其心於三大諦而入其行
地藏菩薩言云何三事而責其心云何三諦
而入一行佛言三大事者一謂因二謂果三
謂識如是三事從本空無非我眞我云何於
是而生愛染觀是三事爲繫所縛飄流苦海
以如是事常自訶責三諦者一謂菩提之道
是平等諦非不平等諦二謂大覺正智得諦
非邪智得諦三謂慧定無異行入諦非離行
入諦以是三諦而修佛道是人於是法無不

 
得正覺得正覺智流大極慈己他俱利成佛
菩提
地藏菩薩言尊者如是之法則無因縁若無
縁法因則不起云何不動法得入如來爾時
如來欲宣此義而說偈言
一切諸法相 性空無不動 是法於是時
不於是時起 法無有異時 不於異時起
法無動不動 性空故寂滅 性空寂滅時
是法是時現 離相故寂住 寂住故不縁

是諸縁起法 是法縁不生 因縁生滅無 

 
生滅性空寂 縁性能所縁 是縁本縁起
故法起非縁 縁無起亦爾 因縁所生法
是法是因縁 因縁生滅相 彼則無生滅

彼如眞實相 本不於出没 諸法於是時
自生於出没 是故極淨本 本不因衆力

即於後得處 得得於本得
爾時地藏菩薩聞佛所說心地快然時諸衆
等無有疑者知衆心已而說偈言
我知衆心疑 所以殷固問 如來大慈善
分別無有餘 是諸二衆等 皆悉得明了


 
我今於了處 普化諸衆生 如佛之大悲
不捨於本願 故於一子地 而住於煩惱
爾時如來而告衆言是菩薩者不可思議
以大慈[]衆生苦若有衆生持是經法持是
菩薩名即不墮於惡趣一切障難皆悉除滅
若有衆生持此經者無餘雜念專念是經如
法修習爾時菩薩常作化身而爲說法擁護
是人終不暫捨令是人等速得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汝等菩薩若化衆生皆令修習如
是大乗決定了義

 
爾時阿難從座而起前白佛言如來所說大
乗福聚決定斷結無生覺利不可思議如是
之法名爲何經受持是經得幾所福願佛慈
悲爲我宣說佛言善男子是經名者不可思
議過去諸佛之所護念能入如來一切智海
若有衆生持是經者則於一切經中無所希

求是經典法緫持衆法攝諸經要是諸經法
法之繫宗是經名者名攝大乗經又名金剛
三昧又名無量義宗若有人受持是經典者
即名受持百千諸佛如是功德譬如虚空無

 
有邊際不可思議我所囑累唯是經典
阿難言云何心行云何人者受持是經佛言
善男子受持是經者是人心無得失常修梵
行若於戲論常樂靜心入於聚落心常在定
若處居家不著三有是人現世有五種福一
者衆所尊敬二者身不橫夭三者辯答邪論
四者樂度衆生五者能入聖道如是人者受
持是經
阿難言如彼人者度諸衆生得受供養不佛
言如是人者能爲衆生作大福田常行大智
 

 
權實俱演是四依僧於諸供養乃至頭目髓
腦亦皆得受何況衣食而不得受善男子如
是人者是汝知識是汝橋梁何況凡夫而不
供養
阿難言於彼人所受持是經供養是人得幾
所福佛言若復有人持以滿城金銀而以布
施不如於是人所受持是經一四句偈不可
思議善男子令諸衆生持是經者心常在定
不失本心若失本心即當懴悔懴悔之法是
爲清涼

 
阿難言懴悔先罪不入於過去也佛言如是
猶如暗室若遇明燈暗即滅矣善男子無說
悔先所有諸罪而以爲說入於過去
阿難言云何名爲懴悔佛言依此經教入眞
實觀一入觀時諸罪悉滅離諸惡趣當生淨
土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佛說是經已
爾時阿難及諸菩薩四部之衆皆大歡喜心

得決定頂禮佛足歡喜奉行

金剛三昧經卷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