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大方等陀羅尼經卷第四
      北涼沙門釋法衆譯

護戒分第四
爾時文殊師利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
地白佛言世尊若比丘於世尊去世之後若
毀四重若比丘尼毀犯八重若菩薩若沙彌
沙彌尼優婆塞優婆夷若毀如是一一諸戒
所犯重罪當云何滅佛言善哉善哉文殊師
利乃能請問如是等事汝慈悲勝故能發是
問汝若不發是問我終不說彼惡世比丘所

 
犯之過善哉善哉文殊師利汝今諦聽當爲
汝說我去世後若有惡律儀比丘毀四重禁
默然而受檀越供養而不改悔當知是比丘
必受地獄苦而無疑也我今當出良藥救彼
比丘重病我去世後毀四重禁羞不發露汝
今諦聽當爲汝說
離婆離婆帝  仇呵仇呵帝  陀羅離帝
尼呵羅帝  毗摩離帝  莎訶
文殊師利此陀羅尼是過去七佛之所宣說
如是七七亦不可數亦不可計說此陀羅尼

 
救攝衆生現在十方不可計不可數七佛亦
宣說此陀羅尼救攝衆生未來不可計不可
數七佛亦宣說此陀羅尼救攝衆生汝今請
問陀羅尼義我已說竟以此陀羅尼經救攝
未來世惡律儀比丘令其堅固住清淨地善
男子若有比丘毀四重禁至心憶念此陀羅
尼經誦一千四百遍誦一千四百遍已乃一
懴悔請一比丘爲作證人自陳其罪向形像
前如是次第經八十七日勤懴悔已是諸戒
根若不還生終無是處彼人能於八十七日

 
勤懴悔已若不堅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心亦無是處又文殊師利云何當知得清淨
戒善男子若其夢中見有師長手摩其頭若
父母婆羅門耆舊有德如是等人若與飲食
衣服卧具湯藥當知是人住清淨戒若見如
是一一相者應向師說如法除滅如是罪咎
復次善男子所謂比丘尼毀八重禁者若欲
除滅八重禁罪先請一比丘了知內外律者
陳其罪咎向彼比丘比丘應如法而教此內
外律所謂

 
阿隷離婆其羅帝羅帝婆摩羅帝
摩羅帝莎訶
善男子此陀羅尼若有讀誦受持如法修行
九十七日日誦四十九遍乃一懴悔隨師修
行是諸惡業若不除滅終無是處善男子汝
若不信吾今爲汝略說我昔愚行業因縁故
十方虚空法界及大地土山河叢林盡末爲
籌大如微塵尚可知數除諸佛等無人能知
我所犯戒十方無邊我所犯戒亦復無邊微
塵無數我所犯戒亦復無數衆生無邊我所

 
犯戒亦復無邊方便無邊我所犯戒亦復無
邊法性無邊我所犯戒亦復無邊善男子我
觀如是等業甚爲可畏上至菩薩下至聲聞
不能救我如是等苦我即思惟如是事已便
推求此陀羅尼典得已修行九十七日讀誦
四十九遍聞空有聲而謂我言善哉善哉善
男子乃能推求此陀羅尼典我時聞已顧視
四方見有諸佛羅列在前一一諸佛手摩我
頭聽我悔過善男子以是因縁我去世後若
有比丘尼犯八重禁應當求此陀羅尼典讀
 

 
誦修行若於夢中見如上事知彼比丘尼住
清淨地具清淨戒復次善男子若有菩薩受
八重禁然後毀壞狂亂心熱欲自陳說無所
歸趣無能滅者如是罪咎僧以和合令出境
界應大怖懼此人應住一空靜室塗治內外
極令鮮淨請一比丘了知內外一部律者應
自陳過向此比丘作如是言僧今擯我來至
此間我今請師亦來此間此師應教淨律之
法所謂
婆羅隷  仇那羅隷  阿那羅隷  其那羅
 
隷 
伽那隷  阿隷那隷  阿帝那隷 
帝那隷
  莎訶
善男子如是陀羅尼者即是三世諸佛之所
護持亦是三世諸佛之所祕藏善男子吾昔
未說今已說之昔所未作今日已作昔所未
開今日已聞聞此三因方便已令諸衆生遇
此三因方便者速出三界如盲者見日如嬰
兒得母如鳥出
[]如飢人得食如縛者得脫
如寒者得火如裸者得衣如迷者得路如渴
者得水善男子我此法味亦復如是若久住
 

 
世間若一劫若減一劫爲諸衆生受持讀誦
解說其義爲愚者說當知是人與我無異住
清淨地是人應於我生難遭之想自陳罪咎
若罪不滅終無是處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
此陀羅尼者應誦幾遍修行幾日乃當止耶
佛言善男子此陀羅尼應誦六百遍乃一懴
悔當懴悔時應請一比丘在其前立口自陳
罪必令得聞如是次第經六十七日占其夢
想如上所說更無有異若得是相知是菩薩
住清淨地具清淨戒復次善男子若有沙彌

 
沙彌尼優婆塞優婆夷毀諸禁者亦應請一
比丘了知內外律者向形像前若尊經般若
前自陳其過向此比丘此比丘應教淨律之
法所謂
伊伽羅帝 慕伽羅帝 阿帝摩羅帝 郁
伽羅帝 婆羅帝婆
  座羅竭帝 座羅竭
帝 豆羅奢竭帝 毗奢竭帝 離婆竭帝

 婆羅隷阿隷 其羅隷阿隷 持羅隷阿
隷 其蘭隷阿隷 提蘭隷阿隷 毗羅阿
隷 莎訶

 
善男子如是陀羅尼者我爲慈愍一切衆生
故說此陀羅尼若有下劣沙彌沙彌尼優婆
塞優婆夷亦應讀誦修行此陀羅尼誦四百
遍乃一懴悔如是次第四十七日當懴悔時
應自陳過令彼了聞如是次第四十七日已
如上所說夢中得見一一事者當知是沙彌
沙彌尼優婆塞優婆夷住清淨地具清淨戒

爾時文殊師利及五百弟子心少有疑佛知
其意即時告言如汝所念行者應修五事持
諸戒性所謂不犯陀羅尼義不謗方等經不

 
見他過不讃大乗不毀小乗不離善友常說
衆生妙行如是五事是行者業不犯戒性復
次善男子不說上界所見亦不說已所行好
醜之事亦應日日三時塗地亦應日誦一遍
日一懴悔如是五事是行者業不犯戒性復
次善男子復有五事若有比丘行此法者及
與白衣不得祭祀鬼神亦復不得輕於鬼神
亦復不得破鬼神廟假使有人祭祀鬼神亦
不得輕亦不得與彼人徃來如是五事是行
者業護戒境界復次善男子復有五事不得 

 
與謗方等經家徃來不得與破戒比丘徃來
破五戒優婆塞亦不得徃來不得與獵師家
徃來不得與常說比丘過人徃來如是五事
是行者業護戒境界復次善男子復有五事
不得與腦皮家徃來不得與藍染家徃來不
得與養蠶家徃來不得與壓油家徃來不得
與掘鼠藏家徃來如是五事是行者業護戒
境界復次善男子復有五事不得與劫人家
徃來不得與偷盜家徃來不得與燒僧坊人
家徃來不得與偷僧祇物人徃來不得與乃

 
至偷一比丘物人徃來如是五事是行者業
護戒境界復次善男子復有五事不得與畜
猪羊雞狗家徃來不得與觀星曆家徃來不
得與淫女家徃來不得與寡婦家徃來不得
與沽酒家徃來如是五事是行者業護戒境
界善男子如是七科五事行者應深了觀根
源然後捨離其餘諸事亦復如是復次善男
子行有二種一者出世人行二者在世人行
出世人行者不禁如上諸事在世人行者吾
以禁之何以故譬如嬰兒始能行時其母護
 

 
持不聽遠行假使遠者或絶乳而死或墮水
火故死或爲虎狼師子之所食噉或爲螏[
]
鴟鴞所傷如是嬰兒母常將護不令暴害然
後長大若有所作必能成辦善男子我亦如
是爲一切母一切衆生即是我子常爲護助
令不遭橫速出三界能有所辦若不如是制
諸弟子云何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
如彼女人不制其兒云何長大能有所辦復
次善男子我諸弟子若見如上諸惡律儀不
善人輩占相吉凶治生販賣一不如法諸惡

 
之事捨我法已而更貪著惡律儀法然後命
終受無量苦我時見已心生慈愍爲諸衆生
設是方便令諸衆生乗是方便出三界苦得
究竟樂吾今所以設諸方便救攝衆生令得
究竟寂滅涅槃爾時文殊師利及五百大弟
子無量大衆歡喜奉行
不思議蓮華分第五
爾時祇陀林中無量億千那由他大衆之中
有寳蓮華從地湧出高七多羅樹其華有八
十萬琲e沙重一一重中各有一佛與無量
 

 
大衆前後圍遶爲說陀羅尼義如是次第八
十萬琲e沙諸佛各說陀羅尼義而此華中
放大光明遍至三千大千世界爾時大衆見
此瑞已得未曾有不知爲以何縁忽有此相
爾時大衆各有疑惑如來何縁示現如是妙
寳蓮華其中諸佛說妙法藏各各相謂今當
問誰爾時文殊師利知大衆心疑即從座起
偏袒右肩右膝著地而白佛言世尊五百大
弟子及一切大衆心有疑惑我亦未了此華
名何爲以何縁忽來到此此華不可思議復

 
有諸佛而在其中與無量大衆說妙法藏此
事不可思議復有光明普照十方微塵世界
此事亦爲不可思議此華復有三十二種微
妙莊嚴亦不可思議此華有如是四不可思
議此華名何其中諸佛光明重數而從何方
忽來在此以何因縁而現此相爾時佛告文
殊師利善男子此華者名優曇鉢羅羅闍其
中諸佛名釋迦牟尼俱同一字是諸佛等我
乃久遠常以供養於諸佛所深入法性汝等
大衆亦應供養爾時無量大衆即從座起各
 

 
各奉華供養諸佛到已頭面禮足華供養已
瞻仰諸佛目不暫捨爾時舍利弗念欲供養
是諸佛故即修神通遶此華王經八十七日
百千萬分不周其一即大號泣涉路而還到
大衆中而白佛言我定失神通必無疑也何
以故向與無量大衆徃詣佛所念欲供養是
諸佛故我即修通欲循觀此華經八十七日
百千萬分不周其一以是因縁我今定知必
失神足而無疑也爾時佛告舍利弗假使鳥
飛疾於電光百千萬倍有阿羅漢復過於是

 
百千萬倍復有菩薩復過億倍復有菩薩復
過萬萬倍假使百千萬億劫猶尚不周況八
十七日汝能周耶咄善男子汝不失通譬如
有鹽大如微塵此鹽自謂世間鹹者更無過
我世有智者而便取之投於大海唐失其身
鹹何所在汝等聲聞亦復如是神通大小如
彼鹽耳法味多少如彼鹹味云何欲知此華
邊際爾時世尊即從座起到於華所以華供
養是諸佛等華供養已即說陀羅尼曰
婆呵羅帝婆帝羅毗留賴多唭呵帝莎  

 
呵呵棃呵[]
阿醯蒲醯呵鬱呵蛇
蒲醯蛇醯槃蛇醯
[]蛇醯[]
蛇醯醯蛇復蛇醯醯蛇蒲蛇醯醯蛇 
復蛇醯醯蛇十一蒲蛇醯醯蛇十二復蛇槃復蛇
槃[]
十三莎訶十四
爾時諸佛各各說陀羅尼已爾時世尊即從
座起語諸佛言今此大方等陀羅尼經當囑
授誰耶爾時會中有八十萬琲e沙法身大
士即從座起恭敬合掌白佛言世尊我等從
今日若佛在世若去世後若有善男子善女

 
人能修行解其義者若城邑聚落淨處若山
林樹下神仙居處修行此經解其義者我等
八十萬琲e沙菩薩必徃彼人所擁護此人
令不遭橫身無疲倦常得色力名譽等利此
人所至到處我等菩薩徃彼人所作種種宮
殿飲食卧具隨意供給令無所乏以此陀羅
尼故如是供給令其不失上妙之心爾時諸
佛語諸菩薩善哉善哉舊住娑婆土者能受
持修行陀羅尼典及以供養持此典者即爲
供養十方諸佛汝等不久當得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何以故此經有無量威神力故汝
等受持此經有無量方便汝等受持此經有
無量慈悲汝等受持此經有無量神通汝等
受持此經神力如是云何不得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爾時諸佛告諸菩薩善男子若諸
佛在世若去世後若有衆生來詣汝等一一
菩薩者若欲發問何者當先得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汝等應示能修行解其義者或有
問者何人先入緫持陀羅尼門汝等應示能
修行解其義者或有問言何者能知十方世

 
界莊嚴之事汝等應示能修行解其義者或
有問者何人當生嚴淨世界汝等應示能修
行解其義者或有問者何人來世作轉輪王
汝等應示能修行解其義者或有問者何人
當於來世能廣化衆生令堅住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心汝等應示能修行解其義者或
有問者何人當於來世爲諸佛所讃汝等應
示能修行解其義者或有問者何人能知十
方世界有邊際無邊際耶汝等應示能修行
解其義者或有問者何人能遠離六賊汝等 

 
應示能修行解其義者或有問者何人能離
諸煩惱賊汝等應示能修行解其義者或有
問者何人能離十二食也汝等應示能修行
解其義者或有問者何人能離十纏汝等應
示能修行解其義者或有問者何人能離三
種甜食汝等應示能修行解其義者或有問
者何人能離毒害汝等應示能修行解其義
者或有問者何人能離四毒汝等應示能修
行解其義者或有問者何人能離一詐親者
汝等應示能修行解其義者或有問者何人

 
能離世惡知識汝等應示能修行解其義者
或有問者何人不爲三愛所牽汝等應示能
修行解其義者或有問者何人能於今世後
世不謗方等經汝等應示能修行解其義者
或有問者何人能知十方世界幾許衆生發
三菩提心幾許衆生發聲聞縁覺心汝等應
示能修行解其義者或有問者何人能分別
十方諸佛說法之聲縁覺聲聲聞聲具住菩
薩聲不具住菩薩聲轉輪王聲諸天聲婆羅
門聲大臣聲富聲貧聲樂聲苦聲夜叉聲餓 

 
鬼聲地獄聲畜生聲劫數苦報聲非劫數苦
報聲汝等應示能修行解其義者或有問者
何人能別世間諸香海渚彼岸香多摩羅伽
香頻婆伽羅婆香婆首伽羅香熏陸伽香蘇
曼陀香婆師伽香塗香末香雞舌香沉水香
常在世香非常在世香佛菩提香菩薩究竟
香聲聞分段香縁覺限際香初果人香非初
果人香究竟涅槃香非究竟涅槃香分際香
非分際香轉輪王香粟散王香大臣香婆羅
門香居士香童男香童女香非童男童女香

 
地獄餓鬼畜生香十方世界香非十方世界
香汝等應示能修行解其義者復次善男子
若諸佛在世若去世後若有衆生得遇此陀
羅尼者當知是人去佛不遠譬如巧木作家
徃趣林野到諸山中先見不木必定自知吾
今得木而無疑也若使諸佛去世之後若有
衆生遇此陀羅尼者當知是人去佛不遠如
人趣河遙聞水聲必定自知吾今得水而無
疑也若使諸佛去世之後若有衆生得遇此
經當知是人去佛不遠譬如迷人還得正路 

 
必定自知去舍不遠必無疑也若佛去世後
若有衆生得遇此經當知是人去佛不遠而
無疑也如掘井家漸見濕土必定自知去水
不遠而無疑也若使諸佛去世之後若有衆
生得遇此經當知是人去佛不遠爾時諸佛
告諸菩薩當來有劫名妙音聲汝等菩薩當
生此劫劫中有國名妙音幢華彼界有城名
無染行城中有王名曰嚴身此嚴身王常以
十善教化衆生汝等菩薩當生此王家出家
學道次第成佛俱號釋迦牟尼爾時此華從

 
地出已在於虚空放大光明於此光中有種
種妙聲讃諸菩薩善哉善哉諸菩薩等汝等
不久實當得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諸
佛語而無疑也汝等必當堅固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得常樂我淨是時此華於虚空中
忽然不現爾時五百大弟子心有疑惑作如
是唱言嗚呼異哉以何因縁有如是事此大
蓮華無有邊際在於虚空忽然不現今何所
在不知歸趣此華中有無量諸佛今亦隨無
爾時佛知衆會心念告諸大衆我之所說陀

 
羅尼典今亦當無如彼華相一切諸法如幻
如化如虚空雲一切諸法亦復如是假使有
法過於是華亦如幻化而無定相善男子不
須驚疑如是等事非汝聲聞之所思議向所
出華是陀羅尼力今還無者亦陀羅尼力欲
說陀羅尼故此華從地涌出今已說竟此華
還無非汝聲聞之所議也諸法興故相貌亦
興諸法衰故相貌亦衰陀羅尼興故諸華亦
興說陀羅尼竟故諸華衰滅善男子汝不見
乎我向初轉法輪之時無量無邊大衆人天

 
阿脩羅等前後圍遶是名法興我已說竟名
諸法衰天人阿脩羅隨意所徃當知諸法如
幻化相譬如人生至於五十常趣衰路我所
說法亦復如是初始說時已有盡性非說已
而有此盡性也此華初出必有去性無有疑
也法性常爾何所疑也爾時佛告阿難汝當
受持此陀羅尼經我今出世已三轉此陀羅

尼經初始說時付囑於汝救攝衆生病苦之
厄第二說時救護我法令諸波旬不得毀亂
今第三說者皆爲救攝一切衆生置於涅槃

 
是故一法方便三說度諸衆生以此三法付
囑於汝譬如長者有三方便常用行身心方
便念眼方便視手方便作如是三事和合成
一此陀羅尼經亦復如是初說喻心二說喻
眼三說喻手雖有三名其實是一一佛菩提
如彼居士臨欲終時唯有一子以此三事付
囑於子子已受教然後修行常得高位善男
子我即汝父汝是我子修我三因大方便者
然後得作天中尊王如居士子而順父教然
後高貴若不順父教云何而貴汝若不順我

 
此教者云何而得天中尊王復次善男子譬
如大河在於大谷於意云何谷大耶河大耶
阿難言世尊谷能盛河非河盛谷谷必大也
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快說是語谷喻於我
河喻於汝谷涌大水展轉而流到於大海若
復有水而不循谷漫墮滷土爲滷所滲而失
其身善男子復有一水住在谷中而不肯出
善男子谷喻大海用喻於我水喻菩薩住喻
聲聞滷喻縁覺雖入滷中展轉而行入於大
海雖住谷中展轉所推亦入大海善男子如 

 
是三事都歸大海我今所說陀羅尼義初說
救病二說護法三說護身雖三名說其實是
一復次善男子譬如大樹因地而生頭有二
岐於意云何樹因地生地因樹生耶阿難言
世尊樹因地生非樹生地善男子快說是語
地喻於我樹喻菩薩岐喻聲聞縁覺善男子
如是三事可言非類不阿難言一類所生不
可異也何以故一大地生故一根長故不可
言非類也佛言善哉善男子我所說陀羅尼
義亦復如是而無有異何以故一金剛身故

 
一意生故一口說故以是因縁而無餘雜我
今以三說陀羅尼以付囑汝一佛菩提乗亦
付於汝汝今諦聽受持慎莫忘失此陀羅尼
若我去世汝當流布此陀羅尼又告阿難譬
如國王髻中明珠愛之甚重若臨終時授與
所愛之子我今爲諸法王此經即如髻中明
珠汝如我子今以此大方等陀羅尼經授與
於汝譬如此王以髻明珠授與其子又告阿
難譬如大王領一切國臨欲終時國正之事
付囑於子我今亦復如是爲一切諸法中之 

 
王而得自在大小乗典付囑於汝譬如此王
好醜之事付囑於子阿難我今以此大方等
陀羅尼經付囑於汝若有衆生來詣汝所欲
求此經如上十二夢王汝當善爲說其事相
前人所可爲說境界之事於一會中莫爲多
說譬如賈客周旋四方若到一國若賣寳時
都不示人汝今亦應如是少少而說又復阿
難譬如女人而有一子作諸飲食置舍宅中
都不示子如是諸食都爲其子終不頓與悉
令盡也汝今亦應如是不應一會悉爲衆生

 
盡說境界之事復次阿難此陀羅尼者不得
用呪方道病乾陀鬼病狂亂鬼病不語鬼病
不開眼鬼病吸人精氣鬼病唾人鬼病視人
鬼病食膿血鬼病棄水火鬼病魑魅鬼病迷
人鬼病食髮鬼病能令人無心識鬼病食人
心鬼病大疫鬼病若有如是諸病悉不得用
除自憶念大方等陀羅尼經何以故非對治
故善男子於汝意云何若有善男子善女人
磨大地土而用作食供四大身日日常食得
活身不阿難白佛言不也世尊如是等土非 

 
本所食云何活身佛告阿難善哉善哉善男
子實語不虚土定不中食我今此法定不中
用治下世病何以故此陀羅尼非對治故阿
難我今已說大方等陀羅尼所應受持者而
已受持所應化者而已受化所應說者我已
說竟所應持者菩薩持竟聲聞所持而未應
也阿難於汝意云何受持如是章句不阿難
白佛言世尊我當受持如是章句若佛去世
之後若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婆羅
門婆羅門子居士居士子天龍夜叉摩睺羅

 
伽等若來詣我所推問陀羅尼義我當爲說
如佛世尊願賜聽不佛告阿難善哉善哉眞
我弟子眞用我法出三界苦善哉善哉阿難
衆生不能受持如是經典違犯重戒毀謗正
法逆害聖人快害羅漢快殺父母阿難以是
因縁我今重以此經付囑於汝當爲衆生除
滅重罪爾時阿難及五百大弟子文殊師利
及諸菩薩波斯匿王及五百比丘優婆塞優
婆夷居士居士子及與十方天子婆藪大士
及諸罪人八十萬億琲e沙諸菩薩九十二 
億諸天子及諸天人阿脩羅無量大衆歡喜

奉行各禮佛足頂戴信受

大方等陀羅尼經卷第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