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下一頁

大乗造像功德經卷上上下同卷

唐于闐三藏法師提曇般若等奉制譯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三十三天波利質多羅
樹下與無量大比丘衆及無量大菩薩衆俱
彌勒菩薩摩訶薩而爲上首爾時世尊在彼
天上三月安居爲母說法於諸天衆多所利
益令無量諸天離苦解脫無量諸天皆蒙法
利獲大福果時彼衆中有一天子壽將欲盡
五衰相現以聞法力命終之後還生此天永
離惡道爾時閻浮提中無有如來譬如暗夜

 
星中無月如國無君如家無主歡娛戲樂一
切都息是時衆生孤獨無依皆於如來心懷
戀慕生大憂惱如喪父母如箭入心共徃世
尊曾所住處園林庭宇悉空無佛倍加悲戀
不能自止爾時優陀延王住在宮中常懷悲
感渴仰於佛夫人婇女諸歡樂事皆不涉心
作是念言我今憂悲不久當死云何令我未
捨命間得見於佛尋復思惟譬若有人心有
所愛而不得見見其住處及相似人或除憂
惱復更思惟我今若詣佛先住處不見於佛 

 
哀號感切或致於死我觀世間無有一人能
與如來色相福德智慧等者云何令我得見
是人除其憂惱作是念已即更思惟我今應
當造佛形像禮拜供養復生是念若我造像
不似於佛恐當令我獲無量罪復作念言假
使世間有智之人咸共稱揚如來功德猶不
能盡若有一人隨分讃美獲福無量我今亦
然當隨分造即時告勑國內所有工巧之人
並令來集人旣集已而語之言誰能爲我造
佛形像當以珍寳重相酬賞諸工巧人共白

 
王言王今所勑甚爲難事如來相好世間無
匹我今何能造佛形像假使毗首羯磨天而
有所作亦不能得似於如來我若受命造佛
形像但可[
?]擬螺髻玉毫少分之相諸餘相
好光明威德誰能作耶世尊會當從天下所
造形像若有虧誤我等名稱普皆退失竊共

籌量無能敢作其王爾時復告之曰我心決
定勿有所辭如人患渴欲飲河水豈以飲不
能盡而不飲耶是時諸人聞王此語皆前拜
跪共白王言當依所勑然請大王垂許我等

 
今夜思審明晨就作復白王言王今造像應
用純紫栴檀之木文理體質堅密之者但其
形相爲坐爲立高下若何王以此語問諸臣
衆有一智臣前白王言大王當作如來坐像
何以故一切諸佛得大菩提轉正法輪現大
神通降伏外道作大佛事皆悉坐故是以應
作坐師子座結跏之像爾時毗首羯磨天遙
見其事審知王意欲造佛像於其夜中作是
思惟我身所解最爲巧妙世間之中無如我
者我若爲作應少似佛即變其身而爲匠者

 
持諸利器至明清旦住王門側令守門人具
白王言我今欲爲大王造像我之工巧世中
無匹惟願大王莫使餘人王聞此語心大欣
慶命之令入觀其容止知是巧匠便生念言
世間之中何有此人將非毗首羯磨天或其
弟子而來此耶王於爾時即脫身上所著瓔
珞手自捧持以挂其頸仍更許以種種無量
諸珍寳物時王即與主藏大臣於內藏中選
擇香木肩自荷負持與天匠而謂之言善哉
仁者當用此木爲我造像令與如來形相相 

 
似爾時天匠即白王言我之工巧雖云第一
然造佛形相終不能盡譬如有人以炭畫日
言相似者無有是處設以眞金而作佛像亦
復如是有外道言梵王能作一切世間然亦
不能造佛形像盡諸相好但我工巧世中爲
上是故我今爲王作耳今晨即是月初八日
弗沙宿合毗婆訶底出現之時佛初誕生還
有此應此日祥慶宜應起作發是語已操斧
斫木其聲上徹三十三天至佛會所以佛神
力聲所及處衆生聞者罪垢煩惱皆得銷除

 
爾時如來即便微笑種種歎美其王功德乃
至遙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爾時三十
三天主白佛言世尊今在人間頗亦有人曾
於曩生作佛像不佛言天主諸有曾經作佛
像者皆於過去已得解脫在天衆中尚復無
有況於餘處唯有北方毗沙門子那履沙婆
曾於徃昔造菩薩像以斯福故後得爲王名
頻婆娑羅復因見我今得生天有大勢力永
離惡道優樓頻螺迦葉伽耶迦葉那提迦葉
並曾於徃世修故佛堂由此因縁永得解脫 

 
憍梵波提昔作牛身追求水草右遶精舍食
諸草竹因見尊容發歡喜心乗茲福故今得
解脫尸毗羅曾持寳蓋供養佛像阿[
]樓馱
然一支燈亦以供養輸鞞那曾掃佛堂阿婆
摩那於佛像前然燈施明難陀比丘愛重尊
儀香水洗沐有如是等無量諸阿羅漢皆悉
曾於佛像之所薄申供養乃至極下如那伽
波羅於像座前以少許黃丹畫一像身而爲
供養由此福故皆永離苦而得解脫天主若
復有人能於我法未滅盡來造佛像者於彌

 
勒初會皆得解脫若有衆生非但爲已而求
出離乃爲欲得無上菩提造佛像者當知此
則爲三十二相之因能令其人速致成佛爾
時優陀延王心自思惟云何令我所造之像
速得成就作是念已語彼匠言汝可勤心令
功速畢使我早得瞻仰禮敬是時天匠運其
工巧專精匪懈不日而成其像加趺坐高七
尺面及手足皆紫金色時優陀延王見像得
成相好端嚴心生淨信獲柔順忍旣得忍已
益加欣慶所有業障及諸憂惱並得銷除譬 

 
如日出霧露皆盡唯除一業現身受者以曾
於聖人起惡語故其王爾時即以種種珠珍
異物賞彼天匠是時天匠敬白王言王今造
像我心隨喜願與大王同修此福今王所賜
非我敢受若要相與待餘吉日作是語已即
於其夜還昇本天爾時諸大國王阿闍世等
並先於佛心懷渴慕聞王造像功已獲成皆
生喜慶共至王所各以無量華香音樂供養
佛像復以種種諸珍寳物贈奉於王咸作是
言大王所作甚爲希有能拔我等愁憂毒箭

 
爾時如來在彼天中爲母說法及諸天衆咸
得利喜所應作事皆已作訖復告衆言諸天
子諸佛世尊是常住身若諸衆生有可度者
即爲出現教化說法若所作事畢更無有能
受法化者如來於此即便不現無智之人謂
佛實滅如來身者法身常身實不滅度諸天
子一切諸佛法皆如是爲化衆生有現不現

爾時如來復作是言汝等當知此諸天衆所
應度者皆已度訖吾今將欲下閻浮提汝等
諸天若念我者當勤精進勿復放逸所以者

 
何放逸過失故令汝等不得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然汝等以於徃昔曾種善根今得在
此受天快樂便著放逸不修福行此諸快樂
無常所隨一從殞墜長淪惡道又汝等諸天
煩惱尤重見有勝己便生嫉妬曾不念言彼
天勝樂由多福業之所感致我若勤修必亦
當得又今汝等身色光澤如日初輝若懷嫉
妬心黯如死炭復當令墮大黑闇中乃至不
能自見手掌後復當作食吐之鬼又汝等諸
天受衆福報身相嚴潔威勢勇猛由嫉妬故

 
當受女身永失丈夫威猛之力諸天子我念
昔者有無量諸王皆爲汝等嫉妬之心非理
所害諸天子昔有阿脩羅王名曰鄔羅修行
苦行戒品清潔而汝諸天等遣一天女名鄔
婆尸惑彼王心令虧淨行其王染著威德損
減被那羅延天之所殺害并無量阿脩羅衆
同時敗滅其那羅延天旣殺此王又誅其衆
困即收取鄔婆尸女而徃天宮復有一王名
曰那訶受汝等諸天誑惑之語助諸天衆伐
阿脩羅脩羅破已汝等諸天反加其害又汝 

 
等諸天以舍支夫人故心生忿妬構行讒毀
令阿伽娑仙人無故被嫌而興惡願又汝等
諸天曾爲誑惑謂曀荼王曰仙人之處多有
眞金王信此言逼之令出仙人由是心生憤
恚即時猛火燒殺其王昔復有王名曰提婆
當設大會以爲供養以斯福業威力自在上
此天中受天快樂汝諸天等心懷嫉妬令從
忉利退墮閻浮所有威勢並皆喪失如月無
光如河無水諸天子世中有人威德自在或
得諸定或得神通或有成就四神足等若起

 
一念嫉妬之心如是功德一時退失如提婆
達多愚癡厚重乃於我所生嫉妬意即時自
失五種神通爾時天帝釋白佛言世尊我今
有疑欲有所問言嫉妬者云何是耶復作是
言世尊若有衆生見他勝己生如是念云何
令我獲彼所得如是之心是嫉妬不佛言不
也此是貪心非爲嫉妬天主其嫉妬者自求
名利不欲他有於有之人而生憎恚是爲嫉
妬爾時諸天衆皆從座起右膝著地合掌向
佛而作是言如佛所誨我諸天衆皆當奉行 

 
如來世尊爲父爲主爲尊重者爲最勝者能
於我等起大慈悲而來至此令諸天衆皆得
利益我等所願猶爲未滿欲於如來重請一
事世尊世間之人於我等諸天多生輕慢何
以故以諸佛如來人中生故復於人中成正
覺故人中多有諸阿羅漢而得果故諸大威
德辟支佛復於人間而出現故如來今者若
不住此下閻浮提世間之人謂我等諸天不
知如來有大威德應受諸天如法供養復謂
我等不能供養諸佛世尊惟願如來少住於

 
此受我微供令彼人間知我等諸天供養於
佛于時世尊默然許可爾時佛告大目[
][]
汝可先徃閻浮提問訊四衆作如是言一切
衆生憶念我者咸應集會僧伽尸國却後七
日皆當見我爾時大目[
]連頂禮佛足禮佛[]
足已如一瞬頃到閻浮提以佛所勑告諸四
衆時優陀延王等及一切衆生聞佛此言若
身若心歡喜踊躍皆除憂惱普得清涼爾時
四衆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欲共徃詣
僧伽尸國並先來集王舍城中互相謂言如 

 
來世尊下閻浮提誰能先得恭敬禮拜法未
盡來爲上首爾時摩訶迦旃延聞此語已
心懷不悅恐比丘尼得爲上首何以故彼衆
之中有優波難陀蓮華色二比丘尼善能通
達諸佛法藏所得神通唯除目連更無等故
作是念已種種訶責比丘尼衆時蓮華色比
丘尼告諸尼言我等女人在於俗間常被尊
貴縱使種族卑賤之者仍得丈夫恭敬禮重
承事供養又佛法中諸比丘尼父母眷屬多
是王種精進持戒不犯威儀具諸德業仍令

 
禮敬初戒比丘又尊者迦旃延今復作此種
種訶責我爲汝等設諸方便令比丘尼出過
於彼作是語已與諸四衆即時徃赴僧伽尸
城爾時波斯匿王阿闍世王及毗舍離國嚴
熾王等各將四兵前後導從有大勢力所乗
象馬皆以種種寳物莊嚴旛蓋香華并衆妓
樂威容肅穆狀若諸天皆亦徃詣僧伽城所
爾時優陀延王嚴整四兵以爲侍從乗大白
象珍寳綺飾躬自荷戴所造之像華旛音樂
隨逐供養從其本國向僧伽尸城爾時毗首 

 
羯磨天并諸天衆知佛將欲下閻浮提作三
道寳階從僧伽尸城至忉利天其階中道瑠
璃所成兩邊階道悉用黃金足所踐處布以
白銀諸天七寳而爲間飾爾時帝釋遣使徃
詣夜摩天兜率陀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及
于梵世而告之曰如來不久下閻浮提欲有
供養願來至此復遣使徃四大王天大海龍
王[
]闥婆緊那羅夜叉等衆而謂之言世尊[]
今欲下閻浮提可持所有來此供養時彼諸
天及龍神等聞此語已靡不雲集忉利天中

 
爾時世尊在須彌山頂與諸天衆將欲下時
一切諸天前後翼從威德熾盛光明赫奕如
滿月在空衆星共遶如旭日初出綵霞紛映
時佛衆會其狀如是爾時閻浮提中以佛威
神有五種希有之事一者令彼諸天不見人
間不淨之物二者令諸女人見彼天男而無
欲想三者亦令丈夫見諸天女不生染意四
者令於人間遙見諸天種種供養五者諸天
之身光潔細妙非人所覩以佛神力顯然明
著皆可得見爾時世尊從天初下足蹈寳階
 

 
梵王在右手執白蓋帝釋在左手持白拂其
餘諸天皆乗虚空隨佛而下一時同奏種種
音樂各自捧侍幢旛寳蓋散華供養淨居天
衆畟塞虚空無量百千諸天婇女持寳珠瓔
珞歌讃佛德復有諸天於虚空中雨種種香
及種種華諸龍雨於微細香雨于時空中淨
無雲曀雷聲美妙聞者喜悅犍闥婆神緊那
羅神奏提婆那伽微妙之曲歌讃如來本生
之事于時閻浮提內王及臣人并四衆等周
帀徧滿僧伽尸城或散香華或持旛蓋吹螺

 
擊鼓種種音樂向空供養舉手合掌瞻仰於
佛人天名華上下交散繽紛而下積至於膝
諸外道衆見斯事者咸亦發心歸依禮敬爾
時世尊足蹈寳階次第而下至於半路四天
王天即於其所廣設供養此供殊妙劫初已
來未曾有也爾時如來受天供畢復與大衆
廵階而下至最下級欲踐地時其蓮華色比
丘尼即變其身作轉輪王領四種兵七寳前
導從空來下疾至佛所諸國王等各興是念
此轉輪王從何所來于時尊者須菩提在自 

 
房中見佛下來即整衣服遙申禮敬時蓮華
色比丘尼捨輪王身還復本形遽即頂禮佛
世尊足爾時世尊種種訶責彼比丘尼而謂
之曰汝今知不須菩提已先禮我汝得誰教
變作輪王汝得預出家受具足戒已過其分
汝智慧微少諂詐無邊慈悲報恩如露一[
]
豈能於我法中而爲上首時蓮華色比丘尼
聞佛教誨深生愧恥即白佛言世尊我今自
知爲過不少從今以徃不敢復更變現神通
爾時閻浮提內國王大臣并四部衆皆以所

 
持種種供具供養於佛時優陀延王頂戴佛
像并諸上供珍異之物至如來所而以奉獻
佛身相好具足端嚴在諸天中殊特明顯譬
如滿月離衆雲曀所造之像而對於佛猶如
堆阜比須彌山不可爲喻但有螺髻及以玉
毫少似於佛而令四衆知是佛像爾時優陀
延王白佛言世尊如來過去於生死中爲求
菩提行無量無邊難行苦行獲是最上微妙
之身無與等者我所造像不似於佛竊自思
惟深爲過咎爾時世尊告彼王言非爲過咎
 

 
汝今已作無量利益更無有人與汝等者汝
今於我佛法之中初爲[
軓軌?]則以是因縁故令
無量衆生得大信利汝今已獲無量福德廣
大善根時天帝釋復告王言王今於此勿懷
憂懼如來先在天上及此人間皆稱讃於王
造像功德凡諸天衆悉亦隨喜未來世中有
信之人皆因王故造佛形像而獲大福王今
宜應歡喜自慶

大乗造像功德經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