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大乗造像功德經卷下

  唐于闐三藏法師提曇般若等奉  制譯

爾時世尊於僧伽尸道場坐師子座時諸四
衆心各念言我等願聞如來演說造像功德
若有衆生作佛形像設不相似得幾所福爾
時彌勒菩薩摩訶薩知其念即從座起偏袒
右肩長跪合掌白佛言世尊今優陀延王造
佛形像若佛在世若已涅槃其有信心能隨
造者所獲功德惟願世尊廣說其相佛告彌
勒菩薩言彌勒諦聽諦聽善思念之當爲汝


說若有淨信善男子善女人於佛功德專精
繫念常觀如來威德自在具足十力四無所
畏十八不共法大慈大悲一切智智三十二
種大人之相八十隨形好一一毛孔皆有無
量異色光明百千億種殊勝福德莊嚴成就
無量智慧明了通達無量三昧無量法忍無
量陀羅尼無量神通如是等一切功德皆無
有量離衆過失無與等者此人如是諦念思
惟深生信樂依諸相好而作佛像功德廣大
無量無邊不可稱數彌勒若有人以衆雜綵

 
而爲[
]飾或復鎔鑄金銀銅鐵鈆錫等物或[]
有雕刻栴檀香等或復雜以眞珠螺貝綿繡
織成丹土白灰若泥若木如是等物隨其力
分而作佛像乃至極小如一指大能令見者
知是尊容其人福報我今當說彌勒如是之
人於生死中雖復流轉終不生在貧窮之家
亦不生於邊小國土下劣種姓孤獨之家又
亦不生迷戾車等商估販貨屠膾等家乃至
不生卑賤技巧不淨種族外道苦行邪見等
家除因願力並不生彼是人常生轉輪聖王 

 
有大勢力種姓之家或生淨行婆羅門富貴
自在無過失家所生之處常遇諸佛承事供
養或得爲王能持正法以法教化不行非道
或作轉輪聖王七寳成就千子具足騰空而
行化四天下盡其壽命自在豐樂或作帝釋
夜摩天王兜率天王化樂天王他化自在天
王人天快樂靡不皆受如是福報相續不絶
所生之處常作丈夫不受女身亦復不受黃
門二形卑賤之身所受之身無諸醜惡目不
盲眇耳不聾聵鼻不曲戾口不喎斜脣不下

 
垂亦不皴澀齒不踈缺不黑不黃舌不短急
項無瘤癭形不傴僂色不斑駮臂不短促足
[]跛不甚瘦不甚肥亦不太長亦不太短
如是一切不可喜相悉皆無有其身端正面
貌圓滿髮紺青色輭澤光淨脣如丹果目若
青蓮舌相廣長齒白齊密發言巧妙能令聞
者無不喜悅臂肘
[]長掌平坦厚腰[]充實

[]臆廣大手足柔輭如兜羅綿諸相具足無[?]
所缺減如那羅延天有大筋力彌勒譬如有
人墮圊廁中從彼得出刮除糞穢淨水洗沐 

 
以香塗身著新潔衣如是此人比在廁中猶
未得出淨穢香臭相去幾何此事懸隔無有
等倍彌勒若有人於生死中能發信心造佛
形像比未造時相去懸隔亦復如是當知此
人在在所生淨除業障種種技術無師自解
雖生人趣得天六根若生天中超越衆天所
生之處無諸疾苦無疥癩無癰疽不爲鬼魅
之所染著無有癲狂乾痟等病癘瘧癥瘕惡
瘡隱疾吐痢無度飲食不消舉體痠疼半身
痿躄如是等病四百四種皆悉無有亦復不

 
爲毒藥兵仗虎狼師子水火怨賊如是橫縁
之所傷害常得無畏不犯諸罪彌勒若有衆
生宿造惡業當受種種諸苦惱事所謂枷鎻
杻械打罵燒炙剥皮拔髮反繫高懸乃至或
被分解支節若發信心造佛形像如是苦報
皆悉不受若寇賊侵擾城邑破壞惡星變怪
饑饉疾疫如是之處不生其中若言生者斯
則妄說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
尊如來常說善不善業皆不失壞若有衆生
作諸重罪當生卑賤種姓之家貧窮疾苦壽 

 
命夭促後發信心造佛形像此衆罪報爲更
當受爲不受耶佛告彌勒菩薩言彌勒汝今
諦聽當爲汝說若彼衆生作諸罪已發心造
像求哀懴悔決定自新誓不重犯先時所作
皆得銷滅我今爲汝廣明此事彌勒譬若有
人宿行慳悋以是縁故受貧窮苦無諸財寳
資用匱乏忽遇比丘先入滅定從定初起即
以飲食恭敬奉施此人施已永捨貧窮凡有
所須悉如其意彌勒彼貧窮人先世惡業及
所得報今何在耶彌勒菩薩言世尊由施食

 
故先世惡業皆悉滅盡永離貧窮大富充足
佛言彌勒如汝所言當知此人亦復如是由
造像故彼諸惡業永盡無餘所應受報皆不
復受彌勒業有三種一者現受二者生受三
者後受此三種業中一一皆有定與不定若
人信心造佛形像唯現定業少分容受餘皆
不受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
如來常說有五種業最爲深重決定墮於無
間地獄所謂殺父害母殺阿羅漢以惡逆心
出佛身血破和合僧若有衆生先作此罪後 

 
於佛所生淨信心造佛形像此人爲更墮於
地獄爲不墮耶佛告彌勒菩薩言彌勒我今
爲汝重說譬喻如或有人手執強弓於樹林
中向上射葉其箭徹徃曾無所礙若有衆生
犯斯逆罪後作佛像誠心懴悔得無根信我
想微薄雖墮地獄還即出離如箭不停此亦
如是又如比丘得神足通從海此岸到於彼
岸周旋四洲無能礙者此人亦爾由先所犯
暫墮地獄非彼宿業所能爲礙爾時彌勒菩
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諸佛如來是法性

 
身非色相身若以色相爲佛身者難陀比丘
與轉輪聖王皆應是佛以悉具有諸相好故
或有衆生壞佛法身法說非法非法說法後
發信心而造佛像此之重罪爲亦銷滅爲不
得滅佛告彌勒菩薩言彌勒若彼衆生法說
非法非法說法唯以口言而不壞見後生信
樂造佛形像此先惡業但於現身而受輕報
不墮惡道然於生死未即解脫爾時彌勒菩
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若有人盜佛塔物
盜僧祇物四方僧物現前僧物自用與人如 

 
己物想世尊常說用佛塔物及僧物者其罪
甚重然彼衆生作是罪已深自悔責起淨信
心而造佛像如是等罪爲滅不耶佛告彌勒
菩薩言彌勒若彼衆生曾用此物後自省察
深懷愧悔依數酬倍誓更不犯我今爲汝說
一譬喻如有貧人先多負債忽遇伏藏得無
量寳還其債已長有餘財當知此人亦復如
是酬倍彼物又造佛像免諸苦患永得安樂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如佛
所說於佛法中犯波羅夷不名爲生或復有

 
人作斯罪已發心憶念諸佛功德而造佛像
於佛法中得再生不又於今生第二第三第
四生中獲證法不佛告彌勒菩薩言彌勒譬
如有人身被五縛若得解脫如鳥出網至無
礙處此人亦爾若發信心念佛功德而造佛
像一切業障皆得銷除於生死中速出無礙
彌勒當知乗有三種所謂聲聞乗獨覺乗及
以佛乗此人隨於何乗而起願樂即於此乗
而得解脫若但爲成佛不求餘報雖有重障
而得速滅雖在生死而無苦難乃至當證無
 

 
上菩提獲清淨土具諸相好所得壽命常無
有盡爾時會中有未發大乗心者皆生疑念
如來過去爲造佛像爲不作耶設若作者云
何壽命而有限極有病有苦所居國土多諸
穢濁不得清淨時波斯匿王承佛威神即從
座起長跪合掌白佛言世尊我見如來諸根
相好及以種族皆悉第一其心決定無有所
疑然佛世尊曾於一時被佉陀羅木刺傷其
足又於一時遇提婆達多推山迸石傷足出
血昔復一時唱言有病命遣耆婆調下痢藥

 
又一時中曾患背病令摩訶迦葉誦七菩提
分所苦得除復於一時曾有所患使阿難陀
徃婆羅門家乞求牛乳徃復一時於婆羅村
中三月安居唯食馬麥復曾一時乞食不得
空鉢而還如世尊言若有人作佛像者所有
業障皆得除滅離衆苦惱無諸疾病世尊徃
昔爲曾作像爲不曾作若於昔時作佛像者
何因而有如是等事佛告波斯匿王言諦聽
諦聽善思念之當爲大王分別解說大王我
於徃世爲求菩提以衆寳栴檀彩畫等事而
 

 
作佛像過此會中人天之數以斯福故雖在
生死未盡諸惑然所受身堅如金剛不可損
壞大王我念過去於無量劫生死之中造佛
形像爾時尚有貪瞋等無量煩惱而共相應
然未曾於一念之間以罪業故有四大不調
及惡鬼神諸少病苦所須之物莫不充備況
我於今已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有如
是不如意事大王若我昔時曾作佛像今有
殘業受斯報者我復云何作無畏說言造佛
像決定能盡諸惡業耶大王我於過去給施

 
無量飲食財寳云何今時乞求不得而食馬
麥儻令此事而有實者云何我於無量經中
種種讃歎檀波羅蜜說其福業終不虚也大
王我是眞實語者不誑語者我若欺誑況餘
人乎大王我已久斷一切惡業能捨難捨能
行難行所捨身命過百千億已造無量諸佛
形像已悔無量諸罪惡業豈得有斯毀傷病
苦食噉馬麥饑渴等事若曾得勝果今還退
失何假勸修此衆福善大王諸佛如來常身
法身爲度衆生故現斯事非爲實也傷足患 

 
背乞乳服藥乃至涅槃以其舍利分布起塔
皆是如來方便善巧令諸衆生見如是相大
王我於世間現如是衆患事者欲示衆生業
報不失令生怖畏斷一切罪修諸善行然後
了知常身法身壽命無限國土清淨大王諸
佛如來無有虚妄純一大悲智慧善巧故能
如是種種示現是時波斯匿王聞此說已歡
喜踊躍與無量百千衆生皆發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心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復白佛
言世尊有諸女人志意狹小多懷嫉恚輕薄

 
諂曲有恨不捨知恩不報設求菩提莫能堅
守常欲誑惑一切衆生亦復爲他之所誑惑
世尊若此女人造佛形像如是諸業得除滅
不當來得作勇健丈夫求佛果不得作知恩
報恩人不得具智慧大慈悲不於生死法能
猒離不除因願力得更不受女人之身如瞿
曇彌及佛母摩耶夫人不佛告彌勒菩薩言
彌勒若有女人能造佛像永不復受女人之
身設受其身則爲女寳尊勝第一然諸女人
有五種德此女所得出過諸女何等爲五一 

 
者生孕子息二者種族尊貴三者禀性貞良
四者質相殊絶五者姿容美正彌勒一切女
人有八種因縁琩女身云何爲八一者愛
好女身二者貪著女欲三者口常讃美女人
容質四者心不正直覆藏所作五者猒薄自
夫六者念重他人七者知人有恩而已背逆

八者邪僞莊飾欲他迷戀若能永斷如是八
事而造佛像乃至成佛常作丈夫更受女身
無有是處彌勒有四種因縁令諸男子受女
人身何等爲四一者以女人聲輕笑喚佛及

 
諸菩薩一切聖人二者於淨持戒人以誹謗
心說言犯戒三者好行諂媚誑惑於人四者
見他勝己心生嫉妬若有丈夫行此四事命
終之後必受女身復經無量諸惡道苦若深
發信心悔先所作而造佛像則其罪皆滅必
更不受女人之報彌勒有四種因縁令諸男
子受黃門身何等爲四一者殘害他形乃至
畜生二者於持戒沙門瞋笑謗毀三者情多
貪欲故心犯戒四者親犯戒人復勸他犯若
有男子先行此事後起信心造佛形像乃至 

 
成佛不受斯報常作丈夫諸根具足彌勒有
四種業能令丈夫受二形身一切人中最爲
其下何等爲四一者於尊敬所而有烝穢二
者於男子身非處染著三者即於自己而行
欲事四者衒賣女色而與他人若有衆生曾
行此事深自咎責悔先所犯起淨信心造佛
形像乃至成佛不受此身彌勒復有四縁令
諸男子其心常生女人愛欲樂他於己行丈
夫事何等爲四一者或嫌或戲謗毀於人二
者樂作女人衣服莊飾三者於親族女行婬

 
穢事四者實無勝德妄受其禮以此因縁令
諸丈夫起於如是別異煩惱若悔先犯更不
造新心生信樂作佛形像其罪旣滅此心亦
息彌勒有五種慳能壞衆生何等爲五一者
慳惜所住隣邑由此當於曠野中生二者慳
惜所居宅宇當作蟲身琠~糞穢三者慳惜
端正好色當感醜惡不如意形四者慳惜所
有資財當受貧窮衣食乏少五者慳惜所知
之法當有頑鈍畜生等報若悔已先業造佛
尊儀則永離慳心無前所受彌勒復有五縁 

 
令諸衆生生邊夷之處及無佛法時何者爲
五一者於三寳良田不生淨信二者背實虧
理妄行教誡三者不如理實而有教授四者
破和合僧令成二部五者極少乃至破二比
丘令不和合若永斷斯業造佛形像則常遇
佛興睇D法要彌勒衆生復有五種因縁常
被於人之所猒逐乃至至親亦不喜見云何
爲五一者兩舌二者惡口三者多諍四者多
瞋五者巧說相似之言以行誹謗後若發心
造佛形像悔先惡業誓不重作其所作罪並

 
得除滅爲一切人之所愛敬何以故諸佛有
無量無邊勝福德故無量無邊大智慧故無
量無邊三昧解脫等種種希有功德法故善
男子假使有人以三千大千國土抹爲微塵
復碎彼塵一一塵分等彼三千大千國土微
塵之數有如是等碎微塵數三千大千國土
設復有人取一碎塵以神通力徃於東方一
剎那頃過彼所碎微塵數三千大千國土第
二第三後後剎那皆亦如是乃至終彼碎塵
數劫彼諸劫中所有剎那一一剎那各爲一 

 
劫經爾許劫剎那剎那皆度如前碎微塵數
三千大千國土如是畢已乃下此塵是人還
來更取一塵復徃東方過前一倍下塵而返
至第三塵倍於第二如是次第轉倍於前乃
至盡此碎微塵數如說東方南西北方皆亦
如是是人四方所經之處一切國土盡末爲
塵此諸微塵一切衆生共校計籌量容可知
數於如來身一毛孔分所有功德不可知也
何以故諸佛如來所有功德無有限量不思
議故善男子假使如前微塵等數舍利弗等

 
所有智慧不及如來一念之智何以故如來
於念念中常能出現過前塵數三昧解脫陀
羅尼等種種無量勝功德故諸佛功德一切
聲聞辟支佛於其名字亦不能知是故若有
淨信之心造佛形像一切業障莫不除滅所
獲功德無量無邊乃至當成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永拔衆生一切苦惱佛說此經已彌
勒菩薩及三十三天優陀延王一切世間天
人阿脩羅乹闥婆等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
受奉行 

大乗造像功德經卷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