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下一頁

佛說阿闍世王經卷上
後漢月支三藏法師支婁迦讖譯

聞如是一時佛在羅閱祇耆闍崛山中萬二
千比丘俱菩薩八萬四千一一尊復尊諸菩
薩摩訶薩悉得諸緫持悉得無所罣礙悉得
無所從生法而得如三昧慧悉得知一切人
心之所行如所欲以法教令各得其所諸四
天王及天帝釋釋天及諸天子龍閱叉揵陀
羅阿須輪迦留羅眞陀羅摩休勒人非人悉
來會時文殊師利在山一面異處與二十五


上人俱何謂二十五人者悉是菩薩各各有
名名曰若那師利那羅達師利三波師利劫
波頭師利波頭師利劫闍陀因陀樓陀羅尼
陀樓羅陀波尼羅陀牟訶多私訶末師訶惟
迦闍俱羅伽那迦闍沙訶質兜波沉摩遮迦
波括鎮遮薩和波陀波坻槃拘利沙竭末摩
訶麑樓耆非陀遍阿難陀譬叉波貿耆羅耶
阿難陀阿藍惟訶羅摩坻吒沙牟迦坻陀阿
俞達薩和頞悉是爲二十五上人名四兜術
天子來到文殊師利所欲聞法故其天子名

沙摩陀鳩遬摩羅無拘遬摩漫那羅揵陀沙
訶漚術曇惟訶是爲四天子復有異天子少
少來到文殊師利所欲聽法故上人諸天子
悉坐各各說佛智慧甚尊無有極不可議不
可度不可量不可以凡而應僧那皆言當何
作法證方便而至無極智慧乃至佛一切智
不可議慧首菩薩言於功德無有厭於諸功
德無所希望作是者可至無極慧惠施菩薩
言等心如寂其心悅懌柔輭自隨其教便持
薩芸若心而堅固於僧那僧涅作是者可至

無極慧具足平等菩薩言不計校劫數其當
來劫無央數不可以爲計是爲僧那於僧那
不自貢高作是者可至無極慧具足行菩薩
言不自念安可至無極慧所以者何欲令一
切皆安故作是念者不求復悉安一切作是
者可至無極慧蓮華具足菩薩言其不自伏
意者亦不能伏他人意其能自伏意者乃能
伏他人意作是者可至無極慧蓮華具行劫
菩薩言其有隨欲者不可度欲不隨欲者是
乃度欲其菩薩者有得利不得利其心無有

異若苦若樂若謗若歎若惡若善於是無所
著所以者何亦不憂亦不喜作是者可至無
極慧制持諸根菩薩言不念他人作功德我
可得作是者不入無極慧當念獨而無有伴
所以者何念於一切故諸不辦者我當辦之
須臾之精進不以懈怠欲教一切作是者可
至無極慧持行如地菩薩言譬若如地一切
草木藥舍宅城郭無不因地而住者地亦無
所置一切仰而得活亦不以爲煩荷菩薩者
亦當如是持心當若地亦不喜怒持心當令

一切各各得其所亦不念還復其作是者可
至無極慧寳願菩薩言當持心如尊不自卑
於夢中亦無二心所以者何無羅漢辟支佛
意其所作者譬若如寳不離薩芸若不失一
切人心於珍寳心無所貪惜其從索者皆開
導爲摩訶衍所以者何無心與心等者無心
慧與是心慧等者亦無所增無所減其心無
所貪惜作是者可至無極慧寳印手菩薩言
視五道生死人譬如墮海菩薩若心而愍念
之當以手授之所以者何爲無黠者作黠首

其貪者爲作無所惜首其不持戒者爲作戒
首其瞋怒者爲作忍辱首其懈怠者爲作精
進首其亂意者爲作一心首其無慧者爲作
智慧首其無功德者爲作功德首以功德首
印三法寳何謂三令一切具足佛智慧教化
而造作自解其身珍寳功德念一切諸法譬
如空是故爲法寳之首是爲三其作是者可
至無極慧師子意菩薩言其身作是僧那者
無所恐懼亦不畏亦不却亦不解衣毛不復
起所以者何於生死無有惡故亦不作於泥

洹等住於苦樂不作二心作是者可至無極
慧師子步過無懼菩薩言其弱劣者不能逮
此皆是大士之所作所以者何以捨衆惡以
不諛諂以應質朴則不貢高無瞋恚之心所
作不從非法所以者何用忠正故則無婬泆
以無惡心其愚癡若冥以無此者其身口意
以平等所語如語不失其意甚尊所作欲成
所以者何用至誠故俱以法自娛樂以如法
者不貪惜壽命所以者何不貪軀命不捨一
切故所施與無所貪惜欲令人得其所故所

入者正則非邪道其貧者爲作珍寳藏其有
病者則爲作醫其恐懼者則爲作護其劣者
則爲作道地其入邪者則爲作正導其無智
者則爲作智一切諸順何所恨起意大士以
度脫此中忍所受法本如住作是者乃至無
極慧紫磨金色菩薩言所念譬如空所以者
何無所不徧以大哀無所不覆其心常喜面
顏而悅諸欲所樂者其心不在其中所施與
譬如天無所不蔽其戒忍辱精進一心智慧
亦復如是作是者可至無極慧發意即轉法

輪菩薩言其有新發意者不當令魔得其便
不失諸佛天神意作心住者以應法輪轉所
以者何用發好心故所以者何一切諸法無
所生其作是者可至無極慧諸語自然普無
不入菩薩言當持心無所不入所以者何諸
法自然其本悉空一切所語皆空譬若虚空
無所不入菩薩者當復如是其心無所不入
有所作如語其智無所不曉其作是者可至
無極慧樂不動菩薩言諸所有音無有音諸
所有聲而不可得以知是者亦不以喜亦不

以憂亦不懈怠所以者何譬若大山而得風
亦無所動諸好音惡音菩薩心亦不喜歡亦
不以憂慼所以者何無所著無所著謂佛語
若異道語俱空無所有視諸欲有所作者皆
有盡以知盡而不貢高作是法者疾成至佛
海意菩薩言其心當如海所受慧而無極譬
如海受於衆流合爲一味菩薩以諸所有合
爲一法所以者何用微妙故不與十二因縁
有所變念法身亦不增亦不減爲一切作功
德所作功德欲令一切皆得是爲不可盡功

德當護不著不斷以意力制身諸所有所作
皆等無有異作是故發意慧者具足可至無
極慧大光明菩薩言當持心其智慧其光明
如佛非俗人之所作其意習光明無所不照
所以者何欲令世間知以爲法則其意習施
與光明無所不照習戒光明無所不照忍辱
精進一心智慧悉習其光明無所不照作是
者可至無極慧燄明菩薩言以功德慧心爲
眼清淨所視色無有惡聲香味細滑法亦復
如是以淨於六事何謂六眼耳鼻舌身意諸

所可者不那中作樂用心淨故所視人欲令
悉入佛法其不正者以法率化所有好物人
來索之無所愛惜旣與不從後悔作是者可
至無極慧可意王菩薩言其有罵詈撾捶者
亦不瞋恚但念其法以何念法何所罵者何
所瞋者其撾捶亦爾以內空無所得於外空
無所疑身於身無所見亦不見於他人所以
者何其索手脚者歡喜與之其欲取頭者其
心倍悅若索城及珍寳其有索者無所貪惜
其求妻子即持施與無有異心若諷誦起是

經得一章歡喜不樂爲金輪王歡樂爲一切
人說法而不作釋願樂遣一人發心爲菩薩
不作梵天願樂見佛不貪三千大千剎土之
珍寳作是者常無懈怠如是歡喜可至無極
慧所視無底菩薩言視一切諸所有不念是
我所悉清淨剎土不念有與無見諸佛不想
色求所以者何用法身故視一切人心不求
一切人之所有所以者何其德眼逮得清淨
便有道眼神足備具以得慧眼便知所有無
所可貪便得佛眼十八法悉具以得法眼者

具足十種力其作如僧那僧涅者便至無極
慧作無底行菩薩言一切所作如薩芸若所
作何以故無所住故以無所住但念諸法菩
薩作是者不以諸順何爲隨亦不以罪隨亦
不以魔事隨所以者何不捨法故不犯非法
以故致是以度罪所作魔事以應是者可至
無極慧說息愛意菩薩言一切所有者亦不
從人受以所作便唵嗒諸魔以自知者無所
有亦無所復作以知無所復作便制五隂以
知五隂者無有魔事以度魔界者所作中道

無所覆蔽已度無所覆蔽菩薩摩訶薩作是
者可至無極慧所起即悔菩薩言諸所作非
法意而悔之所作如法其心無異所以者何
常當專心作善其身有所作不欲令人不可
若口若意所作不欲令人有不可其有愁憂
者以法寬大令不愁憂作是者是爲菩薩摩
訶薩可至無極慧得一切願菩薩言其有如
淨戒者所願必得以如淨戒者不復犯俗不
犯俗者以應三十七品根株如薩芸若其以
如淨戒者不犯三十七品是爲菩薩摩訶薩

所作以至無極慧普等華天子言譬如樹有
華其見莫不歡喜所作功德一切莫不蒙者
譬若忉利天上拘耆樹而有華熾盛諸天莫
不愛樂菩薩以法爲一切作眼譬若華若天
上摩尼之寳而無瑕穢菩薩清淨其心如是
其作是者可至無極慧光明華天子言譬若
如日出衆冥索盡所有諸色悉見菩薩以智
慧無所不照其諸愚癡冥盡索爲開闢所以
者何終不而當明故其在冥者見明便得道
徑菩薩以住道徑者其忘失道徑者指示道

路以如是者可至無極慧天香華天子言譬
如曼陀羅華其香聞縱廣上下四維各四十
里菩薩以所聞淨戒三昧持智慧以爲香三
千大千無不聞者是香愈無央數人病其以
所聞淨戒三昧智慧菩薩以住是者便至無
極慧信法行得天子言當作法當所作者以
如菩薩法者常不復懈怠無所復懈無復念
便當得十事習六波羅蜜以四等心五旬四
事緫三脫忍辱利令人發意其身不離以漚
和拘舍羅教悉持諸法要所信無有異是爲

十事其作是者可至無極慧文殊師利謂諸
上人及諸天子菩薩住無所住何謂住無所
住於三界不以三界作習不習者是爲內亦
不求習者是爲外雖外不惰弟子無所習復
不惰辟支佛地習謂生死所學習謂無所知
習者是爲名所學習是爲色習者是因縁所
學習謂有所見習者謂愛所學習謂有所根
習者謂有我所學習謂非我習者貪所學習
所施與無有異習者謂犯戒所學習不於戒
自貢高習者謂瞋怒所學習忍辱而不貢高

習者無精進所學習精進而不自貢高習者
謂亂意所學習爲一心而不自貢高習者謂
無知所學習智慧不貢高習者謂無功德所
學習謂作功德而不貢高習者謂俗法所學
習謂道法不自貢高習者謂無脫所學習謂
得脫而具足不貢高習者謂有罪所學習無

有罪亦不貢高習者謂有餘所學習無有餘
盡亦不貢高菩薩習無所習一切護亦不著
亦不斷作是者便至無極慧諸法一切無所
得所以者何無所入亦無所不入故是一切

智便至一切智無所得者一切智得一切智
不可以色計痛癢思想生死識亦爾不從法
數亦不從非法數亦不一切智施與爲數所
以者何施與者亦不離一切智戒忍辱精進
一心智慧亦不爲數何以故一切智從智慧
一切智者無所不入亦不過去當來亦不入
現在所以者何以過三世故一切智者不以
眼而視之耳鼻舌身意亦爾所以者何以過
諸界故若男子女人欲求一切智者當如一
切智住當云何住於諸法一切無所住是爲

一切智住不自念法是我所作是者爲一切
智一切人法佛法等如是無有異是爲一切
智其求欲得一切智者會從四大得所以者
何爲身不作身計所以者何不以作因縁故
其有功德法無有功德法其所有是爲我所
者皆非我所我者無所生無所生者無有計
其計者是爲不生其示若見者是皆無有生
以知無生無所生慧作是等者是爲薩芸若
文殊師利說是事時二千天子悉得無所從
生法忍萬二千人悉發無上平等道意樂不

動菩薩謂文殊師利共到佛所問菩薩當云
何住應時文殊師利化作如來在衆會中而
坐其形狀被服如釋迦文佛文殊師利謂波
坻槃拘利菩薩言屬之所問今佛在是可問
菩薩住波坻槃拘利菩薩不知是爲化佛前
長跪問怛薩阿竭菩薩當云何有所住化佛
言如我所作菩薩當如是住復問云何如佛
其佛言亦不從施與亦不從戒忍辱精進一
心智慧亦不從欲亦不從色亦不從無色亦
不從身行亦不從口行亦不從意行諸所行

無所著故其佛問波坻槃拘利化者而有所
從行不則答言無所從行其佛言如化無所
從行菩薩當作是行波坻槃拘利菩薩復問
文殊師利是佛當無化佛乎文殊師利答言
若自知諸法如化不則答言諸法實如化文
殊師利言以知諸法化何爲復問如來化文
殊師利言仁者謂以諸佛悉化則復問文殊
師利其佛者從何所化文殊師利言所作本
清淨以故而有化文殊師利言故佛無有吾
無有我無有人無有壽無有命亦不依佛住

亦不依凡人住波坻槃拘利菩薩復問化佛
本何所學自致得佛其佛言無所學是菩薩
學何以故亦不自念我欲求是亦不求是亦
不憂亦不喜亦不縁亦不所化亦無所見亦
無處所亦無有想亦無有字亦無有色一切
無所希望是菩薩學作是學者以爲等學作
是學者無所著無所縛作是學者無有欲無
有怒無有癡作是學者無所愛無所憎其學
是者不自念我作是學是爲學作是學作是
學者不墮惡道其佛言若有求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心欲成至佛者當作如我學復問
何所是佛學其佛言亦不作罪亦不墮罪亦
無所與亦無所持亦無所不持亦不持戒亦
無有戒亦不忍辱亦不惡意亦不精進亦無
懈怠亦不禪亦不亂意亦不智慧亦無所知
亦無所學亦無有所學亦無所成亦無有所
成亦不菩薩亦不佛法亦不自念有身亦不
念他人有身其所見者無有想亦不法想亦
不無法想不想無想其佛言曉了是者菩薩
當作是學所以者何諸法一切如幻是爲相

諸法一切皆合所以者何雖無央數事念之
皆空無所有合則爲空諸法不可見所以者
何諸法等而無差特諸法悉默所以者何不
語不言是故無有處所所以故諸法無所生
其信是者亦不念行亦不念得脫亦不菩薩
自貢高其佛言若聞是學者不恐不怖不畏
是故名爲菩薩譬若空不畏火不畏風不畏
雨不畏煙不畏雲亦不畏雷亦不畏電所以
者何是空法故菩薩者當如是一切無所畏
懼菩薩心以如空者乃伏衆魔便能爲佛能

爲一切作護其化佛說是語竟便不復現波
坻槃拘利菩薩問文殊師利今怛薩阿竭所
湊則答言所從來處而所湊所湊處從是來
波坻槃拘利謂文殊師利其化者無所從來
無所從去何謂從來文殊師利答言譬若如
化來無道徑去無道徑諸法亦爾無所從來
無所從去波坻槃拘利復問何所是諸法之
處則答言自然住是之處復問一切何所處
是其處如所作是其處復問諸法無所作無
有罪文殊師利言如是者諸法無所作無有

罪其法者亦無有作者無有作罪者諸所有
悉入法身則復問文殊師利無有作無有罪
何以言人隨其所作文殊師利言審如所問
人亦無所作亦無有罪所以者何是人之法
法身故亦無有作亦無有罪如所作如所得
是三者等波坻槃拘利菩薩復問是三事等
乎文殊師利言怛薩阿竭等故三事適等復
問怛薩阿竭者無作無罪無得是三事何縁
與等文殊師利言怛薩阿竭無作無罪無得
其作其罪其得如所爲以故等其罪以過了

不見罪已過當來亦不離怛薩阿竭故說是
時如在釋迦文佛所尊者舍利弗阿難及諸
尊比丘悉承佛威神皆聞文殊師利所說舍
利弗言善哉善哉上人之所作以法無所不
感動不離法身其有智者聞是莫不發意佛
言審如所語菩薩者學無所學所語平等無
有異如所種得其實其菩薩者所學慧如是
所說如慧佛語舍利弗汝若所學自致是慧
頂中光明菩薩白佛何所聲聞所學何所菩
薩所學佛言有限有著故爲弟子學無有限

無有礙是爲菩薩學如聲聞者其學小其智
少菩薩者學廣大其所知無有極所說無所
罣礙光智菩薩白佛唯怛薩阿竭作感應令
文殊師利衆會悉來到是所以者何其在是
會皆令得無所亡失所以者何文殊師利所
說甚深微妙其欲聞者隨其所欲各令得所
佛即感動文殊師利應時與二十五上人及
諸天子俱到佛所前作禮而住光智菩薩問
文殊師利佛在是間而若何縁得在異處而
說法文殊師利言所以不在是間者佛甚尊

不可當或所語可怛薩阿竭意或不可意故
在一面其菩薩復問說何所法而可怛薩阿
竭者文殊師利答言佛自知之復言雖爾會
說其意文殊師利則言如我所知少當說則
言何言是文殊師利言如所說所說法而不
異如怛薩阿竭如本際而不可議如法住如
法說爲怛薩阿竭意無所止無所斷亦不縁
亦不所縁亦無所增亦無所減作是說而不
失怛薩阿竭意亦於身無所失亦不令他人
有所失亦不亡法亦不亡生死亦不亡泥洹

作是說者亦不失怛薩阿竭意佛言善哉善
哉如文殊師利所說以可怛薩阿竭意所以
者何亦不過亦不減適在中無所想所以者
何文殊師利續三昧說事如故不見諸法有
所增者有所減者如文殊師利所語不失怛
薩阿竭意說是語時八百天子皆得無所從
生法忍爾時衆會中復有二百天子皆前以
發菩薩意而未堅固皆欲墮落各各有念佛
法無有極難得至佛我等不在菩薩學中不
如取羅漢辟支佛而般泥洹佛悉知是人可

成爲菩薩而中欲意轉佛便化作一迦羅越
持百味食滿鉢齎到佛所前而作禮以鉢上
佛唯加哀受之佛即受鉢文殊師利便從座
起叉手白佛雖食當念故恩舍利弗心念佛
本作何等而文殊師利言當念故恩乎即問
佛文殊師利本有何功德而置怛薩阿竭佛
言且忍今爲汝決狐疑即以鉢捨地其鉢便
下没過諸佛剎直下過七十二矞鋮F等剎
土剎土名曰漚呵沙其佛號荼毗羅耶今現
在其鉢在彼佛剎住止空中亦無持者鉢所

過諸佛剎其佛侍者皆問佛是鉢從何所來
諸佛言上方有剎名曰沙呵佛號字釋迦文
鉢從彼來所以者何救護墮落菩薩意故以
變化感動佛語舍利弗行求鉢來舍利弗即
承佛威神自以慧力入萬三昧過萬佛剎亦
不見亦不得從三昧還白佛求之不見不得
佛言且捨佛復謂大目揵連行求索鉢則承
佛威神自蒙神足力入八千三昧過八千佛
剎無所見無所得則從三昧還白佛求之不
見不能得佛語須菩提行求鉢來則入萬二

千三昧過萬二千佛剎亦不見亦不得即從
三昧還白佛求之不見不能得則五百尊比
丘各各以神足行求索鉢亦不能見亦不能
得須菩提從座起白彌勒菩薩仁者高才一
生補處現當來佛吾等行求鉢不能得唯行
求之彌勒則答言如若所說實一生補處今
者不及文殊師利所作三昧及其名字聽我
所言我作佛時如矞鋮F等悉爲文殊師利
復不能知我行步舉足下足之事如今者實
不逮及不如報文殊師利而行求之則須菩

提白佛惟怛薩阿竭當令文殊師利而行求
鉢佛即謂文殊師利行求鉢來文殊師利即
默聲以受教即自思念而不起座不離佛不
捨衆會於是便能致鉢即時三昧爲無所不
徧入即於衆會以手指地其手而下行所過
佛剎悉爲諸佛接其足下方莫不聞其聲道
釋迦文佛致問其臂者一一毛放百億千光
明一一明者有億百千蓮華一一蓮華上者
皆有菩薩其菩薩者皆各各歎釋迦文佛是
所過剎土皆爲六反震動其剎土皆嚴莊幢

旛而起所過處悉皆見文殊師利以右手悉
接諸佛足皆言釋迦文佛之所致問過七十
二矞鋮F等剎到明開闢剎土乃至荼毗羅
耶佛所前作禮爲釋迦文佛致問其臂上毛
一一毛有億百千光明億百千蓮華一一蓮
華上有坐菩薩悉歎釋迦文佛功德其菩薩
光明彼佛光明而不相錯各各自見光明王
佛邊有侍者而尊菩薩名曰光尊自問其佛
是誰手臂姝好乃爾其毛光明蓮華菩薩之
所歌歎彼佛功德其佛言上方過七十二

邊沙等剎土名曰沙呵其佛號字釋迦文佛
今現在前有菩薩名文殊師利不可思議僧
涅其智無所不度以續在彼佛前坐用鉢故
而投手乃到是間其菩薩悉作是念皆白其
佛譬如渴人欲得飲願欲得見釋迦文佛文
殊師利及其剎土其佛即以兩眉中央相而
放光明徹照過七十二矞鋮F剎乃至沙呵
剎悉爲開闢其有人見其光明者皆得安隱
其身譬如遮迦越羅其有凡比丘者得須陀
洹其過三道上者皆有八惟務禪應時得羅

漢其菩薩身得是光明者皆逮得日明三昧
荼毗羅耶佛剎諸菩薩從彼間悉見是間及
諸聲聞諸菩薩以見是間剎土則而淚出便
言若瑠璃清淨及其摩尼墮其汙泥誠可惜
之所以者何沙呵剎土諸菩薩誠可惜之而
生彼間荼毗羅耶佛謂波羇頭菩薩汝不曉
是勿得說之所以者何我剎土十劫行禪不
如彼佛剎人行慈從日出至食其所功德過
倍是間彼之菩薩雖有宿命行法如彈指頃
者其罪盡索是間菩薩悉問佛是光明從何

所來今身皆安隱佛則言下方過七十二
邊沙等佛剎土名漚呵沙何佛者號字荼毗
羅耶放兩眉中央相光明菩薩悉白佛願聞
欲見漚呵沙剎土及怛薩阿竭荼毗羅耶應
時釋迦文放足下光明照下方過七十二
邊沙等剎漚呵沙剎土及荼毗羅耶佛盡爲
開闢彼剎菩薩見其光明入其身悉得摩仳
低三昧具足三昧是間菩薩盡見彼佛及剎
譬如在地住者莫不見日月星宿下方見是
間亦如是間下方荼毗羅耶漚呵沙剎土文

殊師利以右手取其鉢與無央數拘利那術
百千菩薩俱而來上所過諸剎土其蓮華一
一毛光明稍稍而盡其鉢便在手中是間文
殊師利則從座起爲佛作禮以鉢授佛佛則
受之其菩薩從下上者悉作禮各各自以佛
名謝釋迦文佛怛薩阿竭即時各令就座悉
皆受教各各而坐佛謂舍利弗屬之所問用
文殊師利所問故今爲汝說之已過去無央
數不可計阿僧祇劫爾時有佛號字勇莫能
勝其剎名無常爾時諸聲聞八萬四千人菩

薩萬二千人俱悉會其佛爲三道家如說法
佛言時怛薩阿竭勇莫能勝於五惡世而作
佛有比丘比丘名慧王明於經法持鉢入惟
致國中而行分衛得百味飯若干種食爾時
有尊者子名離垢王爲乳母所抱持在城門
外而住其兒遙見明經比丘欲從抱下得下
便取之求其食比丘即以蜜餅授與之其兒
則食之知味甘美隨比丘而行不顧念乳母
便隨至勇莫能勝佛所則爲佛作禮而坐一
面若那羅耶比丘以所持鉢得食而與是兒

令上其佛兒則受之以上怛薩阿竭其佛受
食鉢則爲滿其兒所持鉢食續如故復以是
食徧八萬四千比丘及菩薩萬二千人各各
悉飽滿其兒所持食續復如故佛以威神令
兒歡喜并蒙本之功德即爲盡信便前而住
即歎其佛所持鉢食而奉上以應時滿其所
持者亦不缺減徧比丘及諸菩薩其食續在
乃知佛尊亦不盡索而復增益其供養佛者
功德可重而增佛語舍利弗是兒以一鉢食
乃至七日其食不減滿則如故其佛阿波羅

耆陀陀教導其兒自歸佛及法比丘僧授與
五戒教令悔過勸助功德乃發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心其兒父母求索子無所不徧乃
至怛薩阿竭所前爲佛作禮而住其子見父
母前爲作禮而譽言我今入菩薩法用一切
故願復發意所以者何難值佛故語其父母
視佛相及其種好其慧無所不徧其道以度
願欲我身令得作沙門所以者何難與怛薩
阿竭會故父母即言善哉善哉隨子之所欲
歡樂子之所求悉如子之願吾等亦復發心

當從汝爲法則今悉放其舍宅亦復效汝而
爲沙門佛語舍利弗是兒之所言父母及五
百人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悉於阿
波羅耆陀陀佛所皆作沙門佛語舍利弗汝
之所疑者即若那羅耶比丘者文殊師利是
其時兒尊者子惟摩羅和耶者則是我身文
殊師利以食與我作其功德而令發心是則
本之初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心因佛語舍
利弗汝欲知其今佛十種力四事無所畏其
智慧不可議悉文殊師利之所發動所以者

何心則是根本佛復語舍利弗如我身等不
可數阿僧祇剎土諸佛悉爲文殊師利之所
發動號悉字釋迦文佛如是佛數復有號爲
提式佛復有號式佛復有號提和竭佛復有
號惟衛佛佛語舍利弗悉說是諸佛字從劫
至劫未有竟時皆悉文殊師利之所發動今
現在悉轉法輪中有般泥洹者中有行菩薩
道者中有在兜術天上者中有在母腹中者
中有生者中有捨家求佛者中有坐佛樹下
者中有成佛者猶不可盡佛謂舍利弗文殊

師利者是菩薩之父母是則爲迦羅蜜屬所
問者何縁而置怛薩阿竭而我之所得悉蒙
文殊師利恩以爲是恩故其二百天子即時
自念諸法學者乃可有所成吾等尚可所以
者何今是釋迦文佛爲文殊師利所發意自
致成佛我等何爲懈怠用是念故其心則堅
悉得盡信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心文殊師利
以手變化而得鉢無所不感動是謂本之學
習從是剎土乃到下方過不可數人皆悉發
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心十方今現在諸佛皆

以珍寳華蓋用供養法故悉覆三千大千之
剎土從其華蓋盡聞其音如釋迦文佛之所
言皆文殊師利之所感動佛語舍利弗若男
子女人欲疾般泥洹者當發阿耨多羅三耶
三菩心所以者何有人畏生死而不能發心
爲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心欲求聲聞作阿羅
漢早取般泥洹其作是言者我續見在於生
死中有菩薩而精進者已成至佛所以者何
以過去無央數不可計阿僧祇劫爾時有佛
號字一切度壽一萬歲有百億弟子有尊比

丘名莫能勝其智慧甚巍巍後有尊比丘名
得大願其神足亦甚巍巍爾時怛薩阿竭整
衣服持鉢與比丘俱入常名聞國分衛其尊
比丘智慧備足者在佛之右其神足比丘在
佛之左有尊比丘名悔智隨佛後而侍之八
千菩薩而在前導中有如釋者中有如天子
被服者中有如天者中有如四天王者皆悉
令人治道用怛薩阿竭故佛語舍利弗時佛
以入城道徑而過於市有三尊者子各各尚
小莊嚴被服甚姝好而共坐戲是一兒遙見

佛且未及諸比丘菩薩光明甚巍巍其小兒
謂二兒以手遙指示之乃見怛薩阿竭來光
明與相隨者不甚好乃爾其二兒則言已見
之是一兒便言此者一切之中極尊而無與
等者吾等當共供養所以者何其福無量其
二兒則答言亦無華香當何以供之其一兒
則脫著身白珠著手中便報謂二兒是猶可
以供佛智者見怛薩阿竭不當作貪財其二
兒效解取著頭上白珠著其手中即各歎言
行至佛所譬若渡水所以者何以其心淨而

等住故是一兒復問二兒持是功德以何求
索其一兒言願如佛右面尊比丘其一兒言
願如左面神足比丘是二兒各各有是願已
復共問一兒若願何等即報言我欲如佛其
光明無比如師子獨步常有衆而隨我是兒
作是說時虚空中八千天子皆言善哉善哉
如若之所言天上天下一切蒙若恩是三兒
相將來至佛前其怛薩阿竭呼侍者沙竭汝
乃見是三兒而持白珠來者不其中央行小
兒悅心精進來行舉其一足時却其罪百劫

如下一足後事事當更百遮迦越羅如是數
當復更釋亦如是其梵天亦等如是其一舉
足之功德中百見佛語適竟是三兒已到前
爲怛薩阿竭作禮各各以其白珠散佛上其
二兒發聲聞意者所散珠各在佛上肩昇其
一兒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心者而散白珠
在佛頭上而在虚空化爲珠華交露之帳正
等而四方中有牀怛薩阿竭而坐之其佛則
時笑沙竭勃問佛怛薩阿竭所笑會當有意
願聞其說佛言見二兒發聲聞意者不所以

者何皆畏生死之懼故是以不發菩薩心所
以者何欲疾般泥洹故其侍者問其一兒當
云何佛復謂言是中央兒以後自致成佛是
二兒乃爲作聲聞其一者智慧甚當尊一者
神足亦復爾釋迦文佛問舍利弗汝乃知是
中央兒不舍利弗言不及佛言則我身是乃
知右面之兒不舍利弗言不及爾時右面之
兒則舍利弗是其左面之兒則摩訶目揵連
是佛謂舍利弗汝等本畏生死故不發菩薩
心而欲疾般泥洹觀其一兒發阿耨多羅三

耶三菩心者今我自致成佛如汝等不離吾
法而作聲聞乃得解脫佛復謂舍利弗其欲
疾般泥洹者當發意求佛如我屬之所說其
疾者無過薩芸若所以者何無所罣礙故用
特尊故用無盡故用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心
故莫能有及等故特有好故以過諸聲聞辟
支佛故其欲作者便得薩芸若意亦復如是
說摩訶衍品時萬人悉發阿耨多羅三耶三
菩心其一一尊比丘舍利弗摩訶目揵連阿
難舍比摩訶迦葉螺越難頭耶和致離分陀

頭陀須菩提等悉以頭面著佛足皆舉言若
男子女人欲求道者當發尊意所以者何如
佛百千法以爲吾等說不能復發作菩薩心
皆而有悔爲羅漢故不如本作五逆惡其罪
猶有解脫可發心爲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心
今者以無所益所以者何違離佛種故其器
者以不堪菩薩心所以者何譬若死人無益
於生者今吾等以得脫無益於天上天下有
兩足若四足者皆依地而得活其有發心爲
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心者諸天及人皆蒙其

恩爾時阿闍世王乗駟馬車與羣臣俱出而
到佛所前爲作禮而住白佛言一切人從何
因縁而作罪佛語阿闍世以住吾我人者便
作罪貪身故而有身用是故不離其中阿闍
世王復問助貪愛者根爲在何所佛言無黠
是則復問誰是無黠根佛言所作與念異是
故根復問何所與念異者佛言其本異所作
謂是復問本異者何謂是佛言如幻所化無
所有是故異復問誰化者佛言無有造者是
故化復問無所生無所有當云何計佛言用

無有生無所有故不可計復問所疑從何因
縁起佛言無所據故何謂無所據佛言如所
說聞之則疑是謂不據復問何所是道何所
爲信佛言脫於婬怒癡是爲道何所是信佛
言不得諸法根本其心不異是故爲信阿闍
世王即言善哉善哉如怛薩阿竭所說一切
人所以不信者何自作故今我用惡人之言
勑令臣下自殺其父用貪利國故用貪財寳
故用貪利宰民故用貪利尊貴故今我使臣
下而害其父貪身狐疑不能自解若飲若食

在戲樂若在正殿聽省國事若在中宮五欲
之樂若獨與衆俱晝夜而不忘飲食則不能
消亦無其卧顏色亦無和悅時其心常怖懅
知不離於泥犁則復陳言若盲者承佛所得
眼目若爲水所溺者依佛而得脫其有苦痛
者佛而令得安其有恐懅者佛而爲作護其
有貧窮者佛能爲作珍寳其有失道徑者能
示於道路佛以加大哀不以爲勤劇等心於
一切堅固而作厚常忍於苦樂不捨於一切
人今我身如怖懅唯佛當加護令危者而得

安身無有能救者唯願而得濟無所歸者唯
願受其歸今譬若無眼目唯得而視瞻如人
之欲躃唯令而得住今當入阿鼻乃至大泥
犁願令得不入唯怛薩阿竭今當爲我解說
吾之狐疑令心而得開至死無餘疑令重罪
而得微輕佛念阿闍世王其所說甚深而微
妙是病莫能療之者獨佛文殊師利而有感
應舍利弗承佛威神謂阿闍世欲決狐疑者
明旦作食請文殊師利等令到其宮受之者
其若之官屬皆當得其福并羅閱國諸民皆

因是功德可而爲本阿闍世王則白文殊師
利唯加大恩明旦屈德就宮而食則文殊師
利答言以足可爲供養已文殊師利復言佛
法非以衣食故阿闍世即白當何以施之則
答言若深入微妙其事審諦無所汙亦無所
著亦無所疑無所難無所畏無所一懼如是
者以爲得哀文殊師利復語阿闍世念諸法
亦不念有亦不念無是者以爲得哀不當念
過去意亦不當念當來意亦不當念現在意
作是者以得加哀汝不當念一切之所可見

者亦不誠作是者以得加哀阿闍世王復白
文殊師利如所言悉法之所載無有異唯以
身故當加哀受其請文殊師利復言且止其
道者非以是故若飲若食若王不念有吾有
我壽命人以念是者以得加哀若心無所持
亦無所縁亦不四大亦不五隂亦不六衰亦
不持三界亦不於功德亦不念無有功德亦
不於俗亦不於道亦不於罪亦不於無罪亦
不於餘亦不於無餘亦不於脫亦不於無脫
亦不於生死亦不於泥洹作如是者以得加

哀阿闍世王復白文殊師利聞如是法復踊
躍以是故欲請之令我縁是而得安隱文殊
師利答言汝希望有所縁欲得安隱是以不
縁則無安隱所以者何因其法無所縁無有
安不念是亦不貢高一切無所念是故縁是
故安於是中無惡意後復無災變者後有災
變者是則不安從本至竟無有異是乃爲安
阿闍世復問說何所法而無異可得安文殊
師利言若空無作者無有能作者無有相無
有願無有作亦無有作者其有念我有所作

無所作是故爲異亦不求無所縁身口意是
爲作所以者何無生死相是故諸法若有所
縁當知悉無所縁阿闍世復問何謂生死無
生死則言不念過去已盡亦不念當來未至
亦不念今現在而無常於諸法不念有所增
有所減作者是生死則無生死阿闍世復問
未脫者當云何與道合文殊師利言汝知日
明與冥合不阿闍世言不合所以者何日出
衆冥悉闢文殊師利復問寧知冥在何所處
則答言不可見處而在何所處文殊師利言

所謂道智來時譬若日出不可知衆冥所在
如是時亦不知未脫所在文殊師利復言道
與未脫等未脫與道等何以故俱空故未脫
與道等故諸法平等其知是者未脫則爲作
道何以故求不脫不知處是故曰道其求不
脫處而不可見是則道阿闍世復問云何不
脫而爲道文殊師利言於不脫而爲道文殊
師利言於不脫是爲道不作是者爲道阿闍
世復問其道者當云何學則答言如學諸法
阿闍世復問以學諸法寧有處所不文殊師

利言作是學道不可至阿闍世復問其學者
當至泥洹不文殊師利言乃有法從泥洹來
言我從泥洹來阿闍世即言亦無徃者亦無
來者文殊師利謂阿闍世其學道知無處所
是故道阿闍世復問當何所住道而學作是
則答言無所住是爲學道阿闍世復問其學
道者不作淨戒三昧智慧住即答言其道者
不縁戒不求三昧不貢高於智慧住文殊師
利謂阿闍世乃可縁戒求三昧貢高於智慧
作如是則有住處不阿闍世言無文殊師利

言故當如道無所住阿闍世復問若男子女
人當云何自前於道文殊師利言其欲學道
者不見法有常無常不見法有脫無有脫亦
不見法安若苦者亦不見法是我若一切人
亦不見法在生死至泥洹者作是學道者爲
以前阿闍世王即言善哉善哉如文殊師利
菩薩之所言唯願受其請所以者何用狐疑
故熟自思念如諸法無吾無我無壽無命而
我有狐疑文殊師利言如無者不可令有以
無者亦不脫亦不無所脫其說我而有脫者

以無有脫者亦不脫亦無所脫所以者何諸
法悉脫故佛謂文殊師利受阿闍世王請用
無央數人故文殊師利則言唯受怛薩阿竭
教所以者何不違教故阿闍世則踊躍歡喜
便從座起爲佛諸比丘及文殊師利作禮而
去阿闍世行且問舍利弗文殊師利等輩者
幾人舍利弗言五百人悉令於宮食便從道
歸於城即勑大官令作百味之食即日治其
殿上施其幢旛帷帳華蓋以華布其地悉持
名香而熏之設五百高牀皆亦布珠綩綖其

色若干合宮之內悉皆嚴治以華香徧之勑
令城郭諸街市里皆而掃除以華香從之道
邊者皆施帷帳幢旛而起除之其里之門皆
施雙結華令諸人民明旦皆當導迎供養文
殊師利即初夜文殊自念我與少少俱出至
請亦無他感動乃可到他方剎土請諸菩薩
徃到彼所令就請復悉聽其所說法作是念
時應時如伸臂之頃便從是不現到東方過
八萬二千佛剎其剎名常名聞其佛號字惟
淨首今現在有衆菩薩無異道其剎土常轉

阿惟致法輪其土諸樹悉皆衆寳其葉華實
無央數色風一起時吹其諸樹但聞佛音但
聞法音及阿惟越致僧音用是常聞三寳聲
故其剎土名曰沙陀惟瞿吒文殊師利已在
彼所爲佛作禮白其怛薩阿竭願用我故盡
令菩薩到沙呵剎土至阿闍世所而就食佛
則謂之其欲行者便可徃
佛說阿闍世王經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