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下一頁

大樹緊那羅王所問經卷第一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與大
比丘衆六萬二千人俱菩薩摩訶薩七萬二
千衆所知識皆從十方世界來集得陀羅尼
無礙辯才進入念慧慚愧具足其志堅固猶
如金剛善修成就一切佛法志意精誠成就
具足自不忘失菩提之心亦能令他而不忘
失善調柔輭攝伏諸根善能知捨所愛之物
以清淨戒善自莊嚴於諸衆生其心平等以
 
柔和忍力而自莊嚴於無量那由他阿僧祇
劫勤修進力於諸禪定解脫三昧遊戲神通
自在無礙善以智慧分別一切諸法句義其
心不動如大山王於諸衆生其心平等如地
水火風善離愛恚常行慈心睇熒O光遍照
衆生安住大悲常勤觀察一切衆生住於大
喜樂法具足住於大捨得無二智利衰毀譽
稱譏苦樂皆已超過如是世法慧光善伏自
衆他衆降伏衆魔世所難遇如優曇華爲諸
衆生中大師子吼究竟涅槃悕樂甚深四無

所畏爲如來印之所印之所記無錯如說而
行於深法藏義味相應蔽諸日月名稱流聞
徧十方界悉爲諸佛之所護持守護法藏常
不斷絶三寳種性善能遊過無邊佛剎善解
了知隨宜給侍諸佛世尊聽聞受法常勤精
進教化衆生得到方便智慧彼岸善隨一切
諸衆生根如應說法善知一切諸衆生等意

行之相其心淨妙善巧言說爲大醫王善療
衆病已於無量阿僧祇佛所種諸善根善集
相好福德莊嚴善能解了空無相願善解諸
 
法如幻如焰如水中月如夢鏡像解一切法
如虚空相善能解了一切衆生音聲言說善
分別法樂說無盡善能觀察出世之慧成就
大力近佛十力得明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
眼善度莊嚴助道法分善解超度一切諸道
明了菩薩法藏所攝善能轉於不退法輪得
三昧印相善能知到金剛塲三昧一切諸法
自在三昧常現在前持大寳炬其心謙下於
諸衆生常觀一切諸衆生心亦常觀諸衆生
智慧近佛智慧令諸衆生施作佛事所作事

 
辦皆已聚集一切功德盡未來劫說其功德
不可窮盡其名曰寳住菩薩寳有菩薩寳手
菩薩寳華菩薩寳相菩薩喜見菩薩愛意菩
薩愛眼見菩薩持地菩薩作喜菩薩大勢菩
薩大德菩薩降魔菩薩摩竭提菩薩
[]天菩
薩曼陀羅香菩薩寳喜菩薩等觀菩薩無高
下菩薩善御菩薩一切衆生不請友菩薩彌
勒菩薩雲音菩薩持山嚴菩薩上積菩薩上
友菩薩勇友菩薩光相菩薩光德菩薩燈王
菩薩觀志菩薩光莊嚴菩薩雜綵冠菩薩天

 
冠菩薩天王菩薩天眼觀菩薩觀世音菩薩
善臂菩薩善思志菩薩善住志菩薩善住業
菩薩不動足進菩薩金剛足進菩薩越三界
足菩薩疾辯菩薩速辯菩薩無斷辯菩薩無
住辯菩薩妙音菩薩梵音菩薩喜一切衆生
音菩薩文殊師利法王子菩薩如是等上首
七萬二千人於此三千大千世界釋梵護世
并餘大威德諸天龍夜叉[
]闥婆迦樓羅緊[]
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比丘比丘尼優婆
塞優婆夷皆來集會爲欲聽法爾時世尊與

 
無量百千大衆恭敬圍遶而演說法爾時天
冠菩薩即從座起整於衣服偏袒右肩右膝
著地合掌向佛以偈讃曰
超世爲世作燈明  智慧利益於世間
令結闇者得光明  我今稽首離世間
十力行施最殊勝  善自調心到彼岸
天人龍神所供養  稽首敬禮燒結仁
勝相多利益世間  金色圓光普周徧
持淨妙戒大美音  稽首三界最無比
度諸衆生到彼岸  調伏諸論無能動
 
善了知諸衆生心 
稽首敬禮勝大悲
斷諸結使不生著  以力降怨善住戒
天中之天淨結垢  我稽首禮降諸怨
衆寳中最無垢穢  常樂智慧爲先首
除斷貪瞋愚癡垢  稽首心等如虚空
演說四諦度四流 說甘露法施淨眼
遊行三界爲利衆 我稽首禮持輪相
常爲人天所供養 常化衆生令度脫
虚空人天所供養 我稽首禮人中勝
常樂集於正善法 常以慈心等世間
 
人尊調御住正道 稽首攝持一切德
淨音所說勝美妙 適意柔輭梵音聲
善解衆音到彼岸 稽首美妙如實說
趣空無相及無作 能取甚深難見法
善能進趣入解脫 稽首善知解脫道
世尊善解知因縁 常能斷離二邊見
實說因縁業果報 我稽首禮諸見闇
無有來者及去者 無慢善能觀諸法
如幻如焰水月像 稽首敬禮善法眼
生若無生都無生 若生及滅亦無滅
 
其所止處如法住 調御善住如是處
所有言說便眞實 善住如如叵傾動
金剛山身無動搖 我稽首禮叵傾動
其身口意等無異 名聞無量徧三界
我今欲問勝丈夫 願尊勿慮爲演說
爾時天冠菩薩偈讃佛已白言世尊今我於
如來應供正徧覺勝妙法中少有所問若佛
聽許乃敢諮請爾時佛告天冠菩薩善男子
恣汝所問隨汝所疑如來當說悅可汝心爾
時天冠菩薩白言世尊云何菩薩得成雜種

 
莊嚴之辯世尊云何菩薩得增勝智善知分
別甚深之法世尊云何菩薩善知諸根世尊
云何菩薩善能解知如應說法世尊云何菩
薩善知一切衆生心行世尊云何菩薩知一
切因行果報亦知出過所行無失世尊云何
菩薩莊嚴布施世尊云何菩薩莊嚴戒忍精
進禪智世尊云何菩薩善能解知莊嚴梵道
世尊云何菩薩不失神通世尊云何菩薩斷
諸結使世尊云何菩薩度到彼岸世尊云何
菩薩能現一切聲聞縁覺及諸衆生形色威
 
儀無有別異世尊云何菩薩觀於生死不住
涅槃世尊云何菩薩觀衆生界不動法界世
尊云何菩薩不退失利觀現失利世尊云何
菩薩有大財寳封邑無盡以方便力現爲貧
窮世尊云何菩薩行於諸行令有作門入無
作門世尊云何菩薩善觀諸法世尊云何菩
薩決定分別一切諸法世尊云何菩薩行諸
世法不爲所汙世尊云何菩薩於法自在不
觀望他世尊云何菩薩不離見佛世尊云何
菩薩善自調伏無諸惡法世尊云何菩薩善

 
爲師導而不吝法世尊云何菩薩爲諸衆生
作實依止世尊云何菩薩能轉一切諸佛法
輪世尊云何菩薩於一切法得灌頂位爾時
世尊讃天冠菩薩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今所
問多所利益安樂世間利安人天攝取未來
諸菩薩等善男子汝常曾於琲e沙等佛世
尊所諮請問難今復當大利益安樂未來菩
薩令此大乗得久住世善男子汝之所問善
心諦聽吾當演說天冠菩薩白言世尊受教
而聽善男子菩薩成就四法得於雜種莊嚴

 
之辯何等爲四是菩薩於一切衆生無侵害
心捨諸一切所愛之物心無悔吝有說法者
不斷其說起隨喜心歡喜踊躍讃言善哉勸
請說法若於晝夜若在僧中若在佛塔以菩
提心常爲先導起志欲心喜樂諸法而是菩
薩專心志欲以法等施不期利養善男子是
爲菩薩成就四法得成雜種莊嚴之辯善男
子菩薩成就四法得增勝智善知分別甚深
之法何等四法順因縁法知我實性知入一
切衆生實性知生死行無有來者無有去者

 
知一切法虚空印相是爲四善男子菩薩成
就四法善調諸根何等四法善知法界門觀
諸法門無有障礙知諸神通善調伏心無有
二行是爲四善男子菩薩成就四法善能解
知如應說法何等四辯智度衆生智分別法
智自淨其心亦淨一切衆生之心是爲四善
男子菩薩成就四法善知一切衆生心行何
等四智慧超出智無有礙入於方便諸有所
作終不中悔能自覺了是爲四善男子菩薩
成就四法善知造因所得業報亦知出過所

 
行無失何等四不說斷滅亦不說常因於業
報如實而知如法而現法法示相是中無我
無我所知於所作不失果報是爲四善男子
菩薩成就四法莊嚴布施何等四莊嚴相莊
嚴於好無比喻色無盡封邑及以寳手是爲
四善男子菩薩成就四法莊嚴持戒何等四
作轉輪王而善莊嚴菩提之心作釋提桓因
而善莊嚴菩提之心作大梵王而善莊嚴菩
提之心不墮惡道生人天善處而善莊嚴菩
提之心是爲四善男子菩薩成就四法莊嚴

 
忍辱何等四出梵音聲迦陵頻伽聲多人所
愛心意悅樂堅修善法得金色膚是爲四善
男子菩薩成就四法莊嚴精進得不可壞何
等四得一切衆生無能壞者爲諸衆生作不
請友有所爲作專志不懈心無疲猒樂集多
聞堅智莊嚴無猒是爲四善男子菩薩成就
四法莊嚴於禪何等四無諸閙亂無有放逸
無有[
]瞢不捨調伏心是爲四善男子菩薩
成就四法莊嚴智慧何等四不說我人衆生
壽命得無礙辯善能分別一切句義於一切

 
法無有疑惑是爲四善男子菩薩成就四法
莊嚴梵道何等四在空淨處生起慈心爲化
衆生起於悲心守護正法起於喜心生如來
智起於捨心是爲四善男子菩薩成就四法
不失神通何等四入於四禪而不退失入四
空定知於方便心得自在知一切法神通遊
至無量佛剎是爲四善男子菩薩成就四法
斷諸結使何等四內自寂靜亦寂靜外善觀
諸法知如幻化有大智力非憍慢力是爲四
善男子菩薩成就四法度到彼岸何等四知

 
於欲流不證離欲知於有流随意徃生知於
見流不捨諸見知無明流不逆縁法是爲四
善男子菩薩成就四法能現一切聲聞縁覺
及諸衆生形色威儀無有別異何等四善起
如幻三昧如實而知一切法相善觀五通自
觀己身知如幻化是爲四善男子菩薩成就
四法觀於生死不住涅槃何等四諸佛護持
自大悲心善巧方便不捨本願是爲四善男
子菩薩成就四法觀衆生界不動法界何等
四觀自實性解於法性觀衆生性不疑智性

 
觀諸衆生同涅槃性是爲四善男子菩薩成
就四法不退失利觀現失利何等四以專志
心趣向涅槃修入生死專志欲於一切佛法
現爲聲聞縁覺調伏是爲四善男子菩薩成
就四法有大財寳封邑無盡以方便力現爲
貧窮無諸財賄何等四或現作於轉輪大王
釋梵天王爲化尊勝諸衆生故現作貧窮爲
化貧窮諸衆生故見來求者盡捨一切所有
財物見大富者現無盡寳有自在力是爲四
善男子菩薩成就四法令有作門入無作門

 
何等四說一切行無常淨於智行苦得於覺
知一切行無我離於諸見涅槃法寂得勝智
進行是爲四善男子菩薩成就四法善觀察
諸法何等四善淨慧眼得明法眼佛眼現前
於一切法得灌頂位是爲四善男子菩薩成
就四法決定分別一切諸法何等四辯智無
滯解了諦智住四依智不捨陀羅尼智是爲
四善男子菩薩成就四法行於世法不爲所
汙何等四觀知世法超出過於世間衆生斷
除愛恚無所染汙畢竟明淨是爲四善男子
 
菩薩成就四法於法自在不觀望他何等四
定得自在智得自在慧得自在方便得自在
是爲四善男子菩薩成就四法不離見佛何
等四自徃見佛亦勸衆生自徃聽法亦勸衆
生自發菩提心亦勸衆生發菩提心常不捨
離念佛三昧是爲四善男子菩薩成就四法
善自調伏無諸惡法何等四出世聖慧觀察
知見顯示解脫善集法忍斷離一切不善法
習是爲四善男子菩薩成就四法善爲師導
而不吝法何等四專心利益一切衆生志意

 
堅固無所慊恨常行教化一切衆生自捨己
樂修集智慧常爲一切衆生作利成於己利
是爲四善男子菩薩成就四法爲諸衆生作
實依止何等四捨於己利常求利他自捨諸
樂爲諸衆生求於法樂如所聞法爲人廣說
無有疲倦以法養命不以衣食是爲四善男
子菩薩成就四法能轉一切諸佛法輪何等
四得陀羅尼得無斷辯智入一切衆生心行
不觀種姓而爲說法引入涅槃是爲四善男
子菩薩成就四法於一切法得灌頂位何等

 
四出過諸行住菩薩行得無生法忍示現生
死爲不退轉印之所印入如來印住第十地
善知諸地是爲菩薩成就四法於一切法得
灌頂位佛說如是諸四法時三千大千世界
六種震動大光普照於上空中百千億天作
天妓樂歌詠讃歎雨天曼陀羅華作是歎言
如來世尊無量阿僧祇劫所集無上正眞道
法皆悉於是諸四法中開示顯說若有衆生
得聞是經受持讀誦兼復書寫於大衆中廣
分別說當知是人不從小功德來若有衆生

 
聞於如是諸四句法聞已信解受持讀誦在
大衆中廣爲人說不離菩提心彼人不久當
於人天諸大衆中大師子吼如今如來大師
子吼我等今者快得善利得聞如是諸四句
法復能信解演說如是諸四法時八萬四千
人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萬二千菩
薩得無生法忍爾時天冠菩薩白言世尊菩
薩成就幾法佛涅槃後得聞是經受持讀誦
兼復書寫於大衆中廣說顯示佛告天冠菩
薩善男子菩薩成就八法佛涅槃後受持讀
 
誦書寫此經於大衆中廣分別說何等八志
意成就專向菩提究竟行慈於諸衆生無侵
害心住於大悲化諸衆生常求法利樂法欲
法求法集法心無滿足如海吞流放捨身命
守護正法厚種善根集諸福德發起大願諸
佛護持降諸魔怨離大衆畏天冠是爲菩薩
成就八法佛涅槃後能得受持讀誦書寫如
是經法在大衆中廣爲人說當于演說如是
法時於此三千大千世界復六種震動坑坎
塠阜諸山汙穢江河池流及諸大海皆不復

 
現亦不惱觸水性衆生爾時三千大千世界
悉平如掌微妙莊嚴於此三千大千世界百
歲枯樹皆生華葉傾向於佛諸生林樹華葉
果茂亦復向佛此大地上生諸蓮華大如車
輪雜色可愛妙香適意大光普照徧此三千
大千世界上虚空中有諸天子不現其形鼓
衆妓樂聞是樂音雪山王中香山王中所有
諸天倍出妙香令此三千大千世界普悉大
香時雪山王香山王中雨衆妙華皆流趣佛
徧滿三千大千世界其餘諸樹亦悉雨華於

 
上空中有一寳蓋覆萬由旬是大寳蓋垂諸
眞珠貫鈴網莊嚴諸鈴網中所出音聲柔輭
悅意有大妙音徧聞三千大千世界爾時大
德舍利弗見是變現合掌向佛白言世尊是
何光瑞有是希有未曾之相普此三千大千
世界皆悉莊嚴甚可愛樂佛告舍利弗是大
樹緊那羅王從香山中與無量緊那羅無量
乹闥婆無量諸天無量摩睺羅伽大衆圍遶
欲來見佛禮拜供養是大樹緊那羅王欲來
見佛先現是相語言未久大樹緊那羅王與
 
無量緊那羅衆無量[
]闥婆衆無量天衆無[]
量摩睺羅伽衆大衆圍遶作八萬四千妓樂
以淨妙歌善和衆樂復有無量百千衆生皆
悉隨從菩薩神通大力所持上昇虚空普雨
衆華來詣佛所到已及諸侍從頂禮佛足右
遶七帀住世尊前爾時大樹緊那羅王以己
所彈瑠璃之琴閻浮檀金華葉莊嚴善淨業
報之所造作在如來前善自調琴及餘八萬
四千妓樂是大樹緊那羅王當彈此琴鼓衆
樂時其音普皆聞此三千大千世界是琴音

 
聲及妙歌聲隱蔽欲界諸天音樂爾時欲界
所有諸天皆捨音樂來詣佛所是大樹緊那
羅王當鼓琴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叢林諸
山謂須彌山王雪山目眞隣陀山摩訶目眞
隣陀山黑山及衆藥草樹木叢林悉皆湧没
湧漸遍湧等遍湧動漸遍動等遍動振漸遍
振等遍振猶如有人極爲醉酒前却顚倒不
能自持諸山須彌
[]峨湧没亦復如是大樹
緊那羅王當鼓琴時佛大衆中人王衆等比
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夜叉
[]闥婆[]

 
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釋梵護世
若人非人及離欲者唯除菩薩不退轉者其
餘一切諸大衆等聞是琴聲及諸樂音各不
自安從座起舞時諸一切聲聞大衆聞琴樂
音不能堪耐各從座起放捨威儀猶如逸樂
小兒舞戲不能自持爾時天冠菩薩語是一
切諸大聲聞大迦葉等汝諸大德已離煩惱
得八解脫見四聖諦云何[
]者各捨威儀如[]
彼小兒舉身動舞於時大德諸聲聞等答言
善男子我於是中不得自在何以故由是琴

 
音我等各各不安樂坐其身動舞不能自持
所有心念不能令住爾時天冠菩薩語大德
迦葉汝何耆年少欲知足修行頭陀常樂空
靜天人阿脩羅敬汝如塔大德云何不能持
身猶小兒舞云何不護是大衆心大迦葉言
善男子如旋嵐大風吹諸樹木藥草叢林彼
無有力能自安持非彼本心之所欲樂然復
鼓動不能自持善男子今此大樹緊那羅王
鼓作琴樂妙歌和順諸簫笛音鼓動我心如
旋嵐風吹諸樹身不能自持是善丈夫誓願

 
威勢福德神力於諸聲聞及諸縁覺所有威
德彼爲殊勝爾時天冠菩薩語大迦葉汝今
觀是不退菩薩威德勢力彼琴樂音不能令
其動搖驚揚大德迦葉誰聞如是而當不發
無上正眞菩提道心何以故今有量智所有
威力不如琴聲令如是等大威德人聞是琴
聲不能自持其向大乗不退轉者不能令動
爾時大樹緊那羅王更易調琴并及八萬四
千餘樂佛威神力及大樹緊那羅王宿善根
力之所持故諸琴樂音說是偈言
 
一切諸法向寂靜 如是乃至上中下
空淨寂滅無惱蓋 無垢最上今顯現
諸衆生等無衆生 過去現在亦復爾
以音聲說令衆聞 是聲同等如法界
諸世界同無世界 說示猶如虚空相
無生無增亦無減 顯示虚妄如虚空
善覺諸佛悉同等 法界決定無毀壞
解達施戒及智慧 一相平等同無相
諸結寂滅永無結 妄想於彼生分別
無內無外亦無中 從於妄想顚倒有
 
若法非法無妄想 推求諸法無所有
覺了名色如實性 彼行於世無染著
過去未來無邊量 所演說法亦如是
本際寂滅無盡滅 無有方所無住處
以文字故說是法 而此文字是盡相
知是文字盡相已 於一切法無妄想
持心等持無所持 彼此不違於法相
心及數法無有生 知一切法入平等
際無際斷無所斷 前後及中同叵得
了知三世平等已 彼智無邊無有量
 
世間貪著於名色 有邊無邊皆寂靜
了知因縁法相已 無我衆生命妄想
所起我見永無起 一切諸法亦無起
若所起者本無起 彼常隨順順法忍
其性猶如雲中電 一切法如我實性
我人衆生性自空 入此陀羅尼印相
隨所覺知三脫門 一相無相等同相
一切有法無邊量 法法自無有妄想
以文字說分別法 若上若中及與下
文字亦無有妄想 推求分別眞實義
 
義及文字共相應 以音聲說無二義
若知本性常寂靜 彼本際性常自斷
若本際性常自斷 爲利世故修諸行
推求本際無本際 彼大慈悲最清淨
若大慈悲最清淨 苦樂同等而修行
亦復無高亦無下 彼名知利大丈夫
法眼寂靜最寂靜 若見不見常寂靜
亦復無增亦無減 彼性離作常寂靜
如空中聲叵捉持 雖可聞知不可說
是演說者及聽者 悉皆不實得自在
 
當諸琴樂演出是偈法音之時八千菩薩得
無生忍爾時天冠菩薩白佛言世尊如是妙
偈從何而出佛言善男子汝今自問大樹緊
那羅王彼當答汝爾時天冠菩薩問於大樹
緊那羅王緊那羅王如是妙偈從何而出答
言善男子從諸衆生音聲中出又問諸衆生
音聲從何而出答言善男子衆生音聲從虚
空出天冠問言緊那羅王衆生音聲非口出
耶答言善男子是衆生音爲從身出爲從心
出天冠答言不從身出亦不從心出何以故

 
身癡無知如草木瓦石心無形色不可覩見
無有觸礙不可宣說猶如幻化大樹緊那羅
言善男子若離身心從何而出天冠答言從
於思惟出生音聲又問若無虚空聲何由出
天冠答言若離虚空聲終不出緊那羅言善
男子是故當知一切音聲從虚空出當知是
聲即虚空性聞已便滅若其滅已同空性住
是故諸法若說不說同虚空性是故應當不
捨空際如音聲分諸法亦爾若以音聲有所
說法而是諸法於音聲中求不可得音聲於
 
法求亦叵得善男子是故說言一切諸法不
可言說但以音聲名爲言說當知言說爲無
所說又以音聲名爲言說然是音聲本無住
處若無住處則無堅實則名爲實若其是實
則不可壞若不可壞則無有起若無有起則
無有滅若無有滅是名清淨若是清淨是則
白淨若是白淨是則無垢若是無垢是則光
明若是光明則是心性若是心性則是出過
若是出過則出過諸相若出過諸相則是正
位若菩薩在正位是則名得無生法忍若得
 
無生法忍一切能忍亦忍於空亦忍於人何
以故不離於人名之爲空相何以故是相人
即是空忍於無相亦忍於相何以故是相實
性即是無相忍於無願亦忍於願何以故願
實性相即是無願一切法性及衆生性一切
常滅亦如是忍何以故一切衆生生死之性

猶如幻夢是名菩薩得無生法忍不違一切
法不逆一切法若順此忍則亦忍順隨諸法
無去若無去則無來若無去來知一切法是
常住如法常住衆生亦爾若得是處如法隨
 
順如處修行是名成就無生法忍一切言說
即是音聲爲語他故起是音聲是無生法忍
無有能說無有能聽何以故是義不可得故
而是法忍非聲非說善男子如來世尊有是
威德同不可得義不可得義說於有得
大樹緊那羅王所問經卷第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