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

方廣大莊嚴經卷第十二
唐中天竺國沙門地婆訶羅奉  詔譯
轉法輪品之二十六之二

爾時佛告諸比丘如來化五人竟作是念言
優樓頻螺迦葉有大名稱與五百弟子俱國
王奉事臣庶宗仰我當詣彼教以正法即徃
尋之迦葉見佛迎前問訊善安隱不爾時如
來報迦葉言無病知足寂滅清信是爲安隱
迦葉請佛日旣將暮唯願沙門幸留於此隨
意所處佛語迦葉欲寄石室止住一宿迦葉


言吾不愛室中有毒龍恐相犯耳乃至三語
迦葉報言任於中止爾時如來洗手足已前
入石室敷座而坐龍便瞋怒身中出煙佛亦
出煙龍大瞋怒身中出火佛亦出火二火俱
熾焚燒石室迦葉夜起見室盡然驚怖歎惜
此大沙門端正尊貴不取我語爲火所害遽
令弟子人持一瓶汲水而救所有瓶水悉變
爲火師徒益恐皆言龍火殺是沙門如來爾
時以神通力制伏毒龍置於鉢中明旦持鉢
盛龍而出迦葉大喜怪未曾有今此沙門乃

 
復活耶器中何有見是毒龍佛告迦葉我以
伏之令受禁戒迦葉甚慚顧謂弟子是大沙
門雖有神力不如我得羅漢道也爾時如來
移近迦葉所住之處在一樹下於夜分中四
天大王皆來聽法光明甚盛如大火炬迦葉
夜見謂佛事火明旦白佛言沙門法中亦事
火耶佛言不也昨夜四王下來聽法是其光
耳於後帝釋下來聽法其光轉盛迦葉明日
復問沙門亦事火耶佛言不也此是帝釋來
聽法耳於後梵王下來聽法其光益盛迦葉
 
明日復問沙門亦事火耶佛言不也此是梵
王來聽法耳迦葉及五百弟子人事三火旦
欲然火火終不著怪以問師師言此是沙門
所爲故也俱來問佛我所事火然乃不著佛
言欲使然耶當令得然火即然矣旣然之後
迦葉滅火復不可滅五百弟子相助滅之亦
不能滅各自念言復是沙門所爲故也共徃
問佛火旣得然今不可滅佛言欲使滅耶當
令得滅火即滅矣迦葉白佛言唯願沙門
住於此共修梵行我當勑家常使供養每以

 
日時請佛俱行詣其家食佛言汝可先去當
隨後至迦葉適去佛以神力上忉利天取彼
天果東至弗婆提取菴摩勒果南至閻浮界
取閻浮果西至拘耶尼取訶梨勒果北至鬱
單越取自然粳米盛置鉢中飛空而還先迦
葉至坐其牀上迦葉後到問佛沙門從何道
來佛語迦葉汝去之後我徃四方及上忉利
取是名果及以美飯汝可食之時摩伽陀國
國王大臣吏人官屬長者居士婆羅門等當
就迦葉爲七日會迦葉念言彼大沙門威德

 
巍巍相好無上衆人見者必當捨我而奉事
之寧此沙門七日之中不來我所佛知其念
隱而不現七日滿已迦葉念言節會已訖餘
饌甚多彼大沙門今若來者我當飯之佛知
其意忽然而至迦葉驚喜而問如來七日之
中何爲見棄佛言汝先起念是以不現今汝
相憶故復來耳爾時迦葉五百弟子將欲祀
火俱共破薪各各舉斧皆不得下懅而告師
師言是大沙門所爲故耳即徃問佛我諸弟
子向共破薪各各舉斧皆不得下佛言當下

 
應聲即下旣下之後斧皆著薪而不可舉復
來問佛佛言可去自當舉耳應時即舉尼連
禪河遄流箭激佛以神力令水涌起過於人
上佛行其下步步生塵迦葉遙望恐佛漂溺
即與弟子乗船救佛見水涌起佛行其下步
步生塵迦葉喚佛沙門欲上船不佛言甚善
即於水中從船底入船無穿漏迦葉復言是
大沙門神則神矣猶不如我羅漢道也佛語
迦葉汝非羅漢何爲貢高自稱羅漢於是迦
葉心驚毛戰慚懼稽首今此大聖乃知我心

 
唯願大聖攝受於我在聖法中而爲沙門佛
語迦葉汝旣耆舊多有眷屬又爲國王臣民
之所歸敬今欲學道其可自輕宜與弟子更
熟詳議迦葉言善哉如聖所教然我內心非
不自決且當還與弟子論耳迦葉還來集諸
弟子我已信解彼沙門法其所得道是爲眞
正我今歸趣汝意云何弟子答言我等亦願
隨從歸依是時迦葉與諸弟子釋其衣服取
事火具悉棄水中俱詣佛所稽首佛足而白
佛言我及弟子於聖法中願爲沙門佛言善

 
來比丘鬚髮自落法服著身皆成沙門迦葉
二弟一名難提二名伽耶各有二百五十弟
子先住水邊見諸梵志衣帔什物事火之具
隨水下流皆悉驚愕恐畏其兄及諸門徒爲
人所害即與五百弟子泝流而上見兄師徒
皆成沙門怪而問曰兄今耆舊年百二十智
慧深遠國內遵崇我意言兄已證羅漢今棄
淨業斆彼沙門其道勝耶迦葉答言佛道最
優其法無上我自昔來未曾見有神通道力
興佛等者其法清淨當度無量能以三事教

 
化衆生一者道力神通變化二者智慧知他
人心三者善知煩惱應病授藥二弟聞已心
生恭敬顧謂弟子汝意云何五百弟子同聲
發言願從師教即皆稽首求爲沙門佛言善
來比丘鬚髮自落法服著身皆成沙門爾時
如來與千比丘俱徃波羅奈國在於林下爲
諸弟子或時變現或時說法或復說戒覩佛
威神莫不欣喜盡成羅漢爾時世尊從波羅
奈國與優樓頻螺迦葉兄弟三人及千羅漢
至摩伽陀國時頻婆娑羅王久聞菩薩得成

 
佛道巨身丈六紫磨金色三十二相八十種
好十號具足已得知見成就五眼證獲六通
梵釋四王皆悉奉事今入我國心甚歡喜吾
本共要成佛相度乃不忽遺從我所願即勑
國內嚴淨道路王乗寳車大臣百官前後導
從千乗萬騎出城迎佛爾時世尊近王舍城
在遮越林於大樹下千比丘衆圍遶而坐王
遙見佛如星中月如日初出旣如帝釋亦似
梵王處於天宮儼若金山巍巍超絶王心歡
喜下車步進去五威儀稽首禮佛自稱其號

 
作如是言久服尊德欽渴積時如來即以梵
音慰問王言大王四大常安隱不統理人務
無乃勞耶王曰蒙祐幸得安隱爾時頻婆娑
羅王及諸臣民咸覩迦葉於佛邊坐心自念
言迦葉耆舊衆仙之宗豈應棄道作佛弟子
爲是佛師爲師佛乎佛知其意即以偈頌問
迦葉言
汝常祀山川  歸依水火風  日月衆梵天
夙夜勤精進
  事來幾何時  其心無懈廢
汝所奉神祇  寧有致福不
 
爾時迦葉以偈答曰
自念祠祀來  已經八十載  風水火梵天
山川及日月
  夙夜常精進  祈心不懈廢
畢竟無所獲  值佛乃得安
說是偈已王及羣臣國中人民乃知迦葉爲
佛弟子佛告迦葉汝起宜應現汝羅漢神通
迦葉即時承佛教已涌在虚空身上出火身
下出水或身上出水其身不濡或身下出火
其身不灼飛行虚空七現七隱入地如水履
水如地穿過須彌無所罣礙於佛前地西没

 
東現東没西現南没北現北没南現旣變化
已還於佛前長跪叉手而白佛言我是弟子
佛是我師王及臣民重明迦葉是佛弟子爾
時世尊告頻婆娑羅王言大王色是無常苦
空無我受想行識亦是無常苦空無我色如
聚沫不可撮摩受如水泡不得久立行如芭
蕉中無有堅想如所夢爲虚妄見識如幻化
從顚倒起三界不實一切無常大王有此國
來爲幾何時王言有此國來七百餘代所領
之王盡識以不答曰知吾父耳佛言世間須

 
臾唯道可恃應修來福無爲空過大王當知
如人生時雖因父母而生其身不由父母招
其果報善惡美醜先業所爲若造諸善命終
之後生天人中十方佛前若造諸惡命終之
後生於地獄餓鬼畜生一切諸法縁合即生
縁散即滅大王當知無明縁行行縁識識縁
名色名色縁六處六處縁觸觸縁受受縁愛
愛縁取取縁有有縁生生縁老死憂悲苦惱
大王無明滅故則行滅行滅故則識滅識滅
故則名色滅名色滅故則六處滅六處滅故

 
則觸滅觸滅故則受滅受滅故則愛滅愛滅
故則取滅取滅故則有滅有滅故則生滅生
滅故則老死滅老死滅故則憂悲苦惱滅大
王十二因縁盡坦然無跡猶如虚空分別本
無逮得法忍說是法時八萬四千諸天及人
遠塵離垢得法眼淨無央數衆發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心爾時頻婆娑羅王得法眼淨
欣然請佛願受五戒大臣百官國內人民皆
悉歸佛亦受五戒旣受戒已即從座起頂禮
佛足而白佛言世尊乃能棄捨轉輪王位出

 
家爲道我於昔日輙先奉請若得道時願前
見度我於今者宿願成滿幸蒙佛恩得履道
跡國務殷繁比更親奉王及羣臣遶佛三帀
辭退而去王至宮已羣臣上賀古昔諸王悉
不見佛唯獨大王得值如來王益欣喜復慰
羣臣卿等夙福今幸遇佛出興於世因勑後
宮妃嬪婇女及國內人民長修齋戒盡令奉
法時摩伽陀國有一長者名迦蘭陀見佛入

國未有精舍以好竹園奉上如來前白佛言
世尊大慈憐愍一切如父如母能棄世榮今

 
得成佛未有精舍我以竹園奉上如來佛時
呪願而爲受之睇P聖衆遊處其內彼時摩
伽陀國人民殷盛耽著俗樂喧呼歌舞不捨
晝夜佛適入國化以法言齋戒修心皆捨俗
樂佛有弟子名舍婆耆入城分衛威儀有序
行步安詳路人見之無不欣悅時舍利弗見
此沙門心自念言我學道久頗知法式未曾
見有如是之人必有異聞威儀乃爾試徃問
之所事何道時舍利弗即問比丘汝師是誰
願聞其志爾時比丘以偈答曰
 
吾師具相好 
三界爲最尊  五隂十二縁
不住於空有
  我今年尚少  學業猶未深
不可以言詞  說佛諸功德
說是偈已告舍利弗我所事師天上人中最
尊最勝積功累德不可稱載從兜率天降生
閻浮初生之時能於十方各行七步舉手唱
言天上天下唯我最尊唯我最勝三界苦惱
吾當度之釋梵四天咸來供事佛之功德不
可具述時舍利弗聞此語已如從暗中覩日
光明語比丘言善哉善哉吾少好學八歲從

 
師年甫十六靡不該綜自謂爲達今者得值
無上正覺眞爲我師汝所言佛今在何處比
丘答言今在迦蘭陀竹園精舍時舍利弗將
諸弟子至如來所稽首禮足前問訊已而白
佛言我處長夜睄i愚迷幸得值佛願開正
路得爲沙門成就禁戒佛言善來比丘鬚髮
自落法服著身便成沙門佛爲說法漏盡意
解得阿羅漢前白佛言世尊我與同學大目
揵連要得道時必相開示今欲徃彼願承聖
旨佛言宜知是時時舍利弗入王舍城訪目

 
揵連遙見目連與諸弟子遊行里巷爾時目
連覩舍利弗形狀變改逆而問之有何異見
容服乃爾答曰學無常師唯道所在求法積
年不遇大聖今者得值身心徧喜故來相求
願同法味目連答曰此非小事宜共籌量舍
利弗言我昔所行與汝從事汝所學者我悉
知已請無復言是時目連告舍利弗言仁者
智慧本逾於我今之所教豈相誤耶作是語
已隨舍利弗徃詣佛所稽首佛足白言違遠
大聖沈没煩惱今得親奉願爲沙門即捨澡

 
瓶鹿衣杖具佛言善來鬚髮自落法服著身
便成沙門佛爲說法漏盡意解得阿羅漢時
舍利弗目揵連及二百五十弟子皆得出家
盡成羅漢
爾時輸檀王聞子得道已經六年中心欣喜
欽渴彌積語優陀夷言汝今可徃請佛還國
問訊起居離別已來十有二載夙夜悲慼不
能自
[]得一相見還如更生優陀夷受王教
已徃詣佛所稽首佛足具述王意乃覩諸天
梵釋咸來歸命而白佛言願爲沙門佛言善

 
來鬚髮自落法服著身便成沙門得阿羅漢
道爾時世尊作是思惟本與父王要誓成佛
爾乃還國當度父母今得佛道不違本誓即
語優陀夷比丘言汝宜先徃顯示神足作十
八變知吾道成弟子尚爾況佛威德優陀夷
奉佛教已飛行而徃還到本國於迦毗羅城
上虚空中現十八變王及臣民莫不驚懼而
優陀夷說是偈言
如來甚希有  難可得值遇  勤苦無量劫
哀愍諸衆生
  本行菩薩道  今得願滿足
坐於菩提樹  降伏大魔怨  破壞生死因
銷滅諸煩惱
  已得成正覺  演說無上法
我本奉王教  出國迎太子  說王愁念久
言詞甚可悲
  佛顧本生地  尋當見親族
我時承佛命  將入迦毗羅  辭佛御神通
忽至大王所
  變化若干種  譬如淨蓮華
父王見神變  心生大恐懼  借問爲所從
未曾覩是變
  太子本棄國  求道度衆生
勤苦無量劫  今乃得成佛  王今勿驚懼
宜應悅豫心
  我以度生死  爲王太子使
 
王時聞子問 淚落如雨星 我自十二年
愁念無窮已 忽聞吉祥至 如人死復甦
我子捨國位 成道名何等 我時答王言
太子經六年 勤苦得成道 號曰天中天

三界最第一 我子在家時 爲造諸時殿
刻雕陳繢飾 今者何所居 我時答王言

佛得微妙法 所處無不安 常在於樹下
諸天來供養 我子在家時 坐卧敷綩綖

皆以綺飾成 柔輭而光澤 我時答王言
天帝貢衣服 龍妃獻寳牀 佛心無美惡

 
未甞見喜慍 我子在家時 盛饌衆甘美
今所膳御者 施設何等食 我時答王言
持鉢從分衛 福衆無增減 呪願彼施人
世世令安隱 我子在家時 寢卧常使安

絃歌奏清音 爾乃從寐起 我時答王言
禪定非明暗 諸佛無睡眠 帝釋常服膺

梵王來勸助 我子在家時 澡浴以香湯
芬馥滿室中 今用何等香 我時答王言

八解三脫門 澡浴除諸垢 心寂無憂惱
猶如淨虚空 我子在家時 雜香以塗熏

 
清淨無塵穢 郁烈而香潔 我時答王言
戒定慧解脫 道德以爲香 十方八難處
普熏無不至 我子在家時 四種妙寳牀
重疊敷絪縟 卧起而安悅 我時答王言

四禪爲牀座 等持心自在 不染煩惱泥
清淨如蓮華 我子在家時 兵衛甚嚴肅

出入常擁護 目不見諸惡 我時答王言
千二百羅漢 菩薩無央數 俱爲弟子衆

左右而恭侍 我子在家時 象馬牛羊車
周旋徃四方 隨意而遊觀 我時答王言

 
五通爲驂駕 飛空無罣礙 同見一切心
遊踐超生死 我子在家時 旌旗列羽衛
人執諸兵仗 前後爲導從 我時答王言
四等爲防護 普濟衆厄難 恩慧仁愛敬

以此爲嚴衛 我子在家時 鐘鼓導前路
雜以衆妓樂 觀者每盈衢 我時答王言

道樹成正覺 度五跋陀羅 八萬四千天
皆已得法眼 九十六種道 摧伏而歸命

鳴於不死鼓 其音徹三千 啓授皆明悟
一切咸欣悅 我子王何國 提封爲廣狹

 
所化幾何人 悉當歸伏不 佛領三千界
化導諸羣生 十方不可數 靡不蒙饒益
我子在家時 聽政助吾化 勸導以禮節
奉順莫敢違 佛悟諸法空 捨於四顚倒

無不歸依者 寂靜無爲業 佛法無愛憎
一切皆通達 化及諸衆生 無不蒙饒益

假使有一人 其人無量首 一首無量舌
舌有無窮辯 如此琩F人 以琩F劫數

歎佛一切德 猶尚不能盡 況我如螢燭
何能演日光

 
時輸檀王聞此偈已歎言善哉阿斯陀仙言
無虚妄問優陀夷佛欲來不優陀夷言却後
七日如來當至王聞是語歡喜踊躍語諸大
臣吾當迎佛導從儀式法轉輪王先勑所司
平除道路香水灑地懸繒旛蓋種種嚴飾盡
其所宜我當出城四十里外奉迎如來優陀
夷言本承佛教來報大王今請向佛說王之
意欽渴積年願覩如來并及萬姓咸希福祐
王言善哉願速見佛時優陀夷還至佛所稽
首佛足而白佛言世尊王及國人計日度時

 
願得見佛我已告王却後七日世尊當至爾
時如來到七日已與諸弟子整持衣鉢威儀
庠序向迦毗羅城梵釋四王聞佛還國皆來
導從梵王侍右帝釋侍左四王諸天前後導
從諸天龍神華香妓樂而以供養寳幢旛蓋
羅列道側天雨香水以灑於地如來欲行先
現瑞相十方世界三千國土六反震動一切
枯樹還生華葉竭涸溪澗自然流泉王見瑞
已勑諸釋種大臣百官嚴持旛蓋燒香散華
作衆妓樂而以迎佛王遙見佛處於大衆如
 
星中月如日初出如樹開華巨身丈六端嚴
熾盛旣見佛已悲喜交集稽首作禮而白佛
言世尊離別多年今得相見大臣百官一切
人民皆稽首禮隨佛入城爾時世尊足踰門
閫地爲大動天雨妙華樂器自鳴盲者得視
聾者得聽躄者能行病者得愈瘂者能言狂
者得正傴者得伸毒害自銷禽獸相和其聲
清亮環珮相觸璀璨流響珍藏自然衆寳出
現包匿異心皆共和合一切衆生無婬怒癡
展轉相視如父如母如兄如弟如子如身地

 
獄休息餓鬼飽滿畜生捨身當生人天父王
覩佛巨身丈六紫磨金色如星中月亦如金
山梵釋四王皆悉奉侍見諸比丘曾爲外道
久修苦行形體羸劣親近侍從猶如黑烏在
紫金山不能顯發如來之德便勑國內豪貴
釋種顏貌端正選五百人度爲沙門侍佛左
右如金翅鳥在須彌山如摩尼珠置水精器
佛弟難陀亦爲沙門難陀所使名優波離前
白佛言世尊人身難得佛法難遇諸尊貴者
皆棄世榮我身卑賤何所貪樂惟佛慈悲願

 
見救度許爲沙門佛言善來比丘鬚髮自落
法服著身便成沙門在比丘中隨例而坐難
陀後至次第作禮到優波離即止不禮心自
念言是我家僕不當設禮爾時世尊告難陀
言佛法如海容納百川四流歸之皆同一味
據戒前後不在貴賤四大合故假名爲身於
中空寂本無吾我當思聖法勿生憍慢爾時
難陀去自貢高執心卑下禮優波離於是大
地爲之震動時佛入宮坐於殿上王及臣庶
日日供養百種甘饌佛爲說法度無數衆耶

 
輸陀羅攜羅睺羅年已七歲來至佛所稽首
佛足瞻對問訊而白佛言久違侍奉曠廢供
養諸釋眷屬皆有疑心太子去國十有二載
何從懷孕生羅睺羅佛告父王及諸羣臣耶
輸陀羅守節貞白無瑕疵也若不信者今當
取證爾時世尊化諸比丘皆悉如佛相好光
明等無差異時耶輸陀羅即以指環與羅睺
羅而語之言是汝父者以此與之羅睺羅持
取指環直前奉佛王及羣臣咸皆歡喜歎言
善哉羅睺羅眞是佛子爾時世尊爲王說法
 
即時得道羣臣萬姓後宮婇女咸奉戒法淨
修梵行是時國內安靜萬邦來賀
囑累品第二十七
爾時世尊告淨居天難陀蘇難陀等言菩薩
始從兜率下生閻浮乃至出家降伏魔怨轉
于法輪汝等諸天皆悉賛助今復請我利益
世間演說如斯大嚴經典菩薩所行如來境
界自在神通遊戲之事汝等若能受持讀誦
爲他說者我此法印當得增廣若菩薩乗人
聞說此經必大歡喜得未曾有發起堅固精

 
進之心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汝等
福德無量不可稱計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得
聞是經合掌信受其人當獲八種功德何等
爲八一者端正好色二者力勢強盛三者心
悟通達四者逮得辯才五者獲諸禪定六者
智慧明了七者出家殊勝八者眷屬強盛若
有善男子善女人願樂欲聞如是等經與說
法師敷置高座轉身當得八種坐處何等爲
八一者長者坐處二者居士坐處三者輪王
坐處四者護世坐處五者帝釋坐處六者梵

 
王坐處七者菩薩得菩提時所坐之處八者
如來轉正法輪所坐之處若有善男子善女
人得聞是經稱揚讃美是人當得八種淨語
何等爲八一者言行相應無違諍故二者所
言伏衆可遵承故三者所言柔輭不麤獷故
四者所言和美攝衆生故五者聲如迦陵頻
伽悅樂衆生故六者聲如殷雷摧伏外道故
七者得梵音聲超過世間故八者得佛音聲
應衆生根故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書寫此經
流通四方其人當有八功德藏何等爲八一

 
者念藏無忘失故二者慧藏善能分別諸法
相故三者智藏能了諸經義故四者陀羅尼
藏所聞皆能持故五者辯藏能發衆生歡喜
心故六者得正法藏守護佛法故七者菩提
心藏不斷三寳種故八者修行藏得無生法
忍故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讀誦此經受持句
義不忘失者其人當得八種圓滿一者施圓

滿無慳悋故二者戒圓滿得願具足故三者
多聞圓滿得無著智故四者奢摩他圓滿一
切三昧現前故五者毗鉢舍那圓滿具足三

 
明故六者福德圓滿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種
好淨佛土故七者妙智圓滿隨諸衆生所有
意樂得具足故八者大悲圓滿成熟衆生無
勞倦故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發如是念云何
當令一切衆生入此法門作是念已爲人演
說以此善根當得八種廣大福德何等爲八
一者轉輪聖王福德二者護世天王福德三
者帝釋福德四者夜摩天王福德五者兜率
天王福德六者化樂天王福德七者他化自
在天王福德八者大梵天王乃至如來所有

 
福德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此經典信心不
逆是人當得八種淨心何等爲八一者得大
慈心與衆生樂故二者得大悲心拔衆生苦
故三者得大喜心滅衆生憂惱故四者得大
捨心滅衆生貪恚故五者得四禪心於欲界
中心自在故六者得四定心於無色界心自
在故七者得五神通徃來佛土故八者能斷
諸漏得首楞嚴三昧故若國土城邑聚落所
在之處有此經卷當知其處離八種畏何等
爲八一者離敵國畏二者離賊盜畏三者離

 
惡獸畏四者離饑饉畏五者離諍訟畏六者
離戰[
]畏七者離夜叉畏八者離一切怖畏
汝等當知正使如來以戒定慧解脫解脫知
見無礙辯才於一劫中日夜常說此經功德
亦不能盡若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受
持讀誦書寫解說當知是人所得功德亦不
可盡爾時世尊告彌勒菩薩摩訶薩及大迦
葉長老阿難言我於無數百千億劫修習佛
[]得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爲欲利
益諸衆生故演說此經如是等經付囑於汝

 
汝等受持廣宣流布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我以佛眼觀 盡見諸衆生 假使諸衆生
皆如舍利弗 有人於億劫 以種種香華

衣服卧具等 供養如是等 所獲諸功德
不如一日夜 供一辟支佛 假使諸世間

皆如辟支佛 有人於億劫 以種種香華
衣服卧具等 供養如是衆 所獲諸功德

不如以淨心 一稱南無佛 假使諸世間
皆如佛世尊 有人於億劫 以種種香華

衣服卧具等 供養諸如來 所獲諸功德

 
不如有一人 能於日夜中 讀誦此經典
若人過無數 百千萬億劫 以種種香華
衣服卧具等 供養如前說 無數聲聞衆

一切辟支佛 及彼諸如來 所獲諸功德
不如有一人 受持此經典 乃至四句偈
分別爲他說 我所說諸經 是經爲最勝
一切諸如來 皆從此經出 是經所住處

即爲有如來 若有書寫持 處處廣流布
即能演一句 塵劫無窮盡 福慧自莊嚴

盈滿如大海 若聞是經者 應當常修習

功德無有量
佛說此經已彌勒菩薩摩訶薩大迦葉長老
阿難淨居諸天摩醯首羅及諸天龍夜叉乾
闥婆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
人等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方廣大莊嚴經卷第十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