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下一頁

自在王菩薩經卷上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城祇陀樹林給孤
獨園與大比丘衆二萬人俱諸菩薩摩訶薩
皆是一生補處其名曰彌勒菩薩大勢至菩
薩師子意菩薩師子相菩薩大相菩薩等如
是上首一萬人俱爾時世尊大衆圍遶恭敬
供養爲發大乗意衆生演說經典爾時衆中
有菩薩名自在王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

著地合掌長跪白佛言世尊欲有所問若蒙


聽許乃敢發言佛告自在王諸有所問佛無
不聽隨意所問當爲汝說令汝得解自在王
菩薩得蒙聽許喜悅無量白佛言世尊云何
菩薩摩訶薩於大乗法中得自在行而能爲
人演說此法以自在力摧伏諸魔增上慢者
及諸外道所有邪見諸貪著者令住大乗具
足大願成就戒行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告自在王菩薩善哉善哉汝能問佛是義
當爲汝說一心諦聽善思念之諸菩薩云何
能令衆生得住大乗具足大願成就戒行得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自在王菩薩受教而
聽佛告自在王菩薩摩訶薩有四自在法以
是法故能自在行令諸衆生得住大乗何等
四一者戒自在二者神通自在三者智自在
四者慧自在戒自在者菩薩摩訶薩行具足
戒不毀不缺不穿不濁不有所得不悔不訶
不有熱惱智所稱讃隨順道戒教衆生戒護
法戒歡悅戒不依生處戒住定戒隨慧戒信
解深法戒不退神通戒空無相無作戒寂滅
戒攝佛法戒說佛法戒不捨一切衆生戒慈

 
護戒大悲根本戒信淨戒不轉威儀戒頭陀
細行戒隨順福田戒畢竟淨戒不斷佛種戒
護法種戒示聖衆戒安住菩提心戒助六波
羅蜜戒修四念處戒修四正勤四如意足五
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戒能生一切助
菩提法戒自在王若菩薩摩訶薩能持如是
戒戒則具足所願皆得若菩薩持如是淨戒
者三千大千世界劫盡燒時願欲滅火言火
當滅火即爲滅欲令三千大千世界皆變爲
水欲令三千大千世界普雨衆華欲令三[
][

 
大千世界皆爲珍寳欲令如琲e沙世界諸
須彌山合爲一山欲令如琲e沙世界大海
合爲一海即皆如意無不成者持戒力故所
願皆得所爲神力無不稱意是菩薩安立如
是戒中得如是自在力持淨戒故深願畢成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自在王乃徃古世
過無量阿僧祇劫有佛名淨明光王如來應
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
夫天人師佛世尊爾時有菩薩比丘名金剛

[]得持戒力行淨戒故常在閑處林中經行

 
欲具佛法故修習正行修正行已作如是念
不得一切法是則名戒不貪一切法是則名
戒滅一切結是則名戒觀身如鏡中像是則
名戒於諸言辭如呼聲響是則名戒觀心相
如幻是則名戒善不善法無二無別是則名
戒爲貪欲故觀身不淨是則名戒爲瞋恚故
生於慈心是則名戒以智慧破癡網是則名
戒不得貪恚癡本是則名戒於法無觀無憶
想分別是則名戒無我見無衆生見無壽者
見無人見無常見無滅見是則名戒於一切 

 
法不作不起是則名戒心無所畏是則名戒
不依三界是則名戒信無生法是則名戒信
解無生法忍是則名戒不貪利養是則名戒
於諸法空心不驚畏壞離諸相蠲除諸願是
則名戒心無所念是則名戒不自高不輕彼
是則名戒不著諸入是則名戒不趣五欲是
則名戒了知諸隂同於法隂是則名戒了知
諸性同於法性是則名戒樂無諍訟是則名
戒於善法中不捨勤行是則名戒知一切法
畢竟寂滅相而以身證是則名戒自在王是

 
金剛[
]比丘如是安住於戒修習聖法正念
無倒時有魔子名曰障礙見金剛
[]比丘如
是持戒修習聖法正念無倒與八萬四千諸
魔及其眷屬貫鉀持兵來到其所自隱其身
觀是比丘心在何行千歲隨逐乃至不見一
念心散可得惱壞於是魔子及與眷屬現其
魔身執持刀鉾在比丘前欲以相怖比丘見
魔大衆兵仗欲以相怖作是誓言若我戒淨
習於聖法正行不倒以是縁故魔衆兵仗皆
當變成青黃赤白雜色蓮華須曼那華婆利
 

 
師華奇妙名華以爲瓔珞是時魔子與其眷
屬形色儀法皆如我身自在王是金剛[
]
丘說是語時魔衆兵仗即皆變成種種色華
殊妙香潔以爲瓔珞一切諸魔皆自見身如
此比丘剃除鬚髮著染袈裟魔子見比丘現
大神力怪未曾有發希有心與其眷屬俱禮
其足作如是言汝得何法乃有是力比丘言
此力不從有所得生亦不依於身口意及一
切法生是力不以住相故生以無住處故魔
言比丘我於千歲求汝心行不能知處比丘

 
言汝若以琲e沙劫求之亦不能得何以故
是心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汝寧能得幻
化人心所行處不答言幻化之人尚無有心
況心行處比丘言如來說一切法空皆如幻
化此中亦無心無思魔言若不得心不得思
云何有來去言說比丘言幻人去來言說我
去來言說亦如是魔言汝以是進行住於持
戒修習聖法爲何所趣比丘言趣無所趣魔
言云何趣無所趣比丘言是中無先去無今
去無當去無所趣者即是無作解脫門汝問
 

 
以是進行安住於戒修習聖法爲何所趣者
我不趣色生不趣色滅不趣色住不趣受想
行識生不趣受想行識滅不趣受想行識住
於一切法亦不趣生亦不趣滅亦不趣住是
名正趣魔子正趣者名不取色不取受想行
識無所見法是我所趣我所趣者不取色不
取受想行識我所趣者是諸聖所趣魔言比
丘於是法中云何有趣比丘言諸凡夫法及
諸佛法同是一法無二無別學法阿羅漢法
辟支佛法佛法同是一法無二無別若過去

 
法若未來法若現在法同是一法無二無別
無出無生平等相故不捨如是諸法平等相
者欲以是法示衆生故而爲說法如是趣者
名爲正趣魔子又正趣者不趣欲界不趣色
界不趣無色界住平等法者於法實相不動
不退是名正趣如如趣一切法趣亦如是如
法性趣一切法趣亦如是如實際趣一切法
趣亦如是求如是趣者亦不念不著諸趣是
名正趣魔子語金剛[
]比丘汝以是正行爲
得何法答言我以是正行得離諸法分別以
 

 
是無念無分別故則得具足平等相汝問得
何法者是正行中無有得相無增上慢以是
正行於法無所得正行者即是無行義魔子
問金剛[
]比丘汝以此戒當得何法答言我
以此戒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乃至小
法不可得故魔子言云何得菩提比丘言色
平等則是得菩提受想行識平等則是得菩
提一切法平等則是得菩提魔子言如是菩
提於何處求比丘言當於我見性中求魔子
言云何而求比丘言求時不起菩提見魔言

 
比丘汝師是誰誰所教誨辯乃如是比丘言
不壞我見性而得菩提是則我師不在垢不
在淨是則我師若識不在有爲不在無爲是
則我師若不從他聞於諸法不住不捨能度
諸流是則我師若遍知一切法而不至一切
法是則我師若一切所說音聲言辭於不可
說諸法相中而不動轉是則我師若一切法
不生不起不出而能轉聖法輪是則我師不
住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流是則我師若一
切法不生故生是則我師若一切法不滅故 

 
滅是則我師我隨如是師教故辯如是魔子
言如來以何而轉法輪答言如來於色不轉
不還色如色法色空色無相色無作色滅色
離色無生色相色性亦不轉不還受想行識
不轉不還識如識法識空識無相識無作識
滅識離識無生識相識性亦不轉不還如來
以是一切法不轉故轉於法輪如是法輪若
轉若不轉於無量法性終不出過若能解此
轉法輪者是人則能轉於法輪爾時魔子及
其眷屬皆爲金剛
[]比丘作弟子俱發是言

 
我從今日歸依於師比丘言汝莫歸依我當
歸依淨明光王佛我所說者是佛所教魔子
言可共諸佛時金剛[
]比丘與魔子及八萬
四千魔衆俱詣淨明光王佛所頭靣禮佛足
合掌恭敬在一面立淨明光王佛因其淨戒
及聖法行爲說如是法皆得不退於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自在王彼時金剛
[]比丘豈
異人乎汝身是也障礙魔子者持地菩薩是
自在王是名菩薩摩訶薩戒自在菩薩得是
戒自在者能示衆生不可思議願力教化無
 

 
量衆生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能自降
魔怨疾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佛告自在
王何謂菩薩摩訶薩神通自在謂天眼天耳
他心智宿命智如意足自在王何謂菩薩天
眼自在若菩薩眼根不爲牆壁山林須彌鐵
圍世界中間之所障礙是名天眼自在菩薩
以是無礙眼根見十方無量阿僧祇佛土爲
一佛土何以故虚空相無別異故而諸佛土
彼此雖別而不合不異又見諸佛大衆圍遶
皆爲一佛以法性不壞相故以見一佛淨故

 
見一切佛淨以一切佛淨故見自身淨自身
淨故見一切法淨於自身淨諸淨之中不生
二相又見諸佛弟子不異見佛淨菩薩以見
弟子正見見佛以見佛正見見弟子又菩薩
於十方無量阿僧祇世界所有衆生若地獄
若畜生若餓鬼若人若天除無色界即以天
眼悉皆能見生死所趣善惡之處又知衆生
行業及報菩薩雖見衆生不取衆生相何以
故信無我際故雖見行業及報而知一切法
無業無報菩薩以是天眼見一切色皆無色 

 
相信一切法無所有故知諸形色皆是虚妄
本來不生故是名菩薩天眼菩薩得是天眼
智力故隨所能見或見有數色或見無數色
或無所不見菩薩雖在百千萬種衆生之中
而能入於禪定背捨三昧乃至不見有一衆
生何以故菩薩達諸法無我如故是菩薩於
色界諸天淨妙形前爲現其身令諸天子見
而是菩薩亦見諸天身菩薩又能令諸天見
其身而諸天不自見身或令諸天自見其身
而不見菩薩身自在王是名菩薩天眼自在


自在王何謂菩薩摩訶薩天耳自在若菩薩
得是天耳於十方無量阿僧祇世界所有諸
聲天聲龍聲夜叉[]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
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聲悉皆得聞聞是聲
時於諸聲中無所分別信一切聲是不可說
相又聞是聲不生我相衆生相及音聲相達
一切聲本來不可說相信知是聲無有住時
菩薩耳性耳識性無有礙故聞是聲時解其
實義者一切聲不可說是寂滅相故以是實
義而依於義不依於聲一切法無生相故又 

 
聞十方無量阿僧祇現在諸佛之所說法而
無有礙如所聞能持持已不忘何以故菩薩
乃至無有一句不知而滅菩薩有所聞法若
有漏若無漏若有爲若無爲若世法若出世
法若善若不善若有罪若無罪若聲聞乗若
辟支佛乗若佛乗能令是法入一性味所謂
離自性雖有所聞不著六塵雖復聞法不住
諸相菩薩貴法依法不依非法何等爲法法
名離染法名無相法名無爲法名無歸處法
名無生無起無得法名無比於是法中憶想

 
分別取捨戲論是名非法自在王菩薩依於
義不依語不離語入義心聽法云何名入義
心不墮空義見無相義見無作義見是名入
義心菩薩以是入義心聽法依於義是義不
可得不可得亦不可得又自在王菩薩若能
如是聽諸佛法依了義經不依不了義經了
義經者一切諸經皆是了義以依義故一切
法不可說故菩薩如是名爲依了義經若人
於一切經不能如是依義是名不了義何故
名不了是人不了義故行塵垢道常爲所牽 

 
爲誰所牽爲聲所牽了義者不隨於聲何以
故其義不可說故菩薩知一切法離諸邊非
了相自在王依如是義趣法者一切諸經皆
是了義不如是依者一切諸經皆是不了義
又自在王菩薩於諸佛所聽受法時依於智
不依識何以故菩薩知識虚妄如幻離相無
性無色無形無對不可識如是知識相即名
爲智不名爲識菩薩依智故不隨識知他識
亦不是識是故不著識如故說智如自在王
依智菩薩不住於識能知他識而爲說法又

 
自在王菩薩說法時雖說衆生名而依於法
不依衆生何以故若於我法中實有衆生者
終無淨無解是故自在王一切法畢竟無我
無衆生如是如來以世法故說有衆生諸法
實無衆生是故菩薩依於法不依衆生法者
即是法性義法性者是不生性義不生者是
畢竟不起不作義義者是不可說義何以故
以語說法法不在語中是故以語示義有所
示說皆非語非說有所分別有所說者即非
佛法無分別無所說即是佛法是故言無說 

 
是佛法若人欲入佛法應如是入而以語言
若說衆生若說法不應生見若有二者不名
佛語無二無分別即是佛語若有音聲即非
佛法若有論說亦非佛法若無音聲亦無論
說是名佛法是故自在王若菩薩入佛法中
則得如是天耳以一切聲隨諸法實相行能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自在王是名菩薩
天耳自在自在王何謂菩薩摩訶薩他心智
自在若菩薩得他心智自在者以己心知他
心所至之處爲衆說法先觀衆心知是衆生

 
有何染心何行何因何相隨而爲說菩薩自
心淨故入一切衆生心淨自在王譬如明鏡
照諸形色相貌長短大小麤細隨其本形皆
有像現不增不減鏡無分別以明淨故能示
諸像菩薩亦如是以自心淨法性照明故衆
生所起心心數法皆能得知而無所礙若是
衆中有多欲者能知其心亦見離欲相何以
故心相非染故若衆中有多恚多癡者能知
其心亦見離恚離癡相何以故心相非恚非
癡故若衆中有樂聲聞乗者知其行道法性 

 
不作小若衆中有樂辟支佛道者知其行道
法性不作中若衆中有樂大乗者知其行道
法性不作大菩薩隨知衆生心性而爲說法
不取心相雖知諸乗而爲說法不壞法性不
壞法性故不壞一切性而知衆生所行菩薩
自以心觀他心自心他心無違無順亦知衆
生心相續生又知心性即是法性自在王是
名菩薩他心智自在以是自在故於天上人
中無不知識自在王何謂菩薩摩訶薩宿命
智自在若菩薩得宿命智自在以念力強故

 
定根利故憶本所生自身他身琩F劫事而
爲他說我於彼處如是種類姓名壽命受如
是苦樂又知衆生宿世所種善根有因力者
有縁力者是人有聲聞因是人有辟支佛因
是人有大乗因知其先世所因如是隨其所
應而爲說法菩薩得是宿命智故自知本生
於諸佛所種諸善根若先世有善根而不迴
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今當以是善根

迴向菩薩雖知宿命亦知先世法無有來者
不見法從先世至今世亦不見今世至後世 

 
知一切法無所從來亦無所去又念先際不
生先見亦不生後際中見邊見知一切法無
邊無中菩薩雖念衆生宿命亦知先際色離
相知先際受想行識離相先際五隂離相即
是後際五隂離相後際離相即是現在離相
菩薩知先際一切法性空知現在一切法性
空知後際一切法性空自在王菩薩如是知
宿命時善根增長先世罪業因縁滅盡何以
故菩薩通達一切法相無新無故成如是智
已信解一切有爲法皆空如夢自在王譬如

 
夢中見生死苦樂菩薩信解一切有爲法亦
如是如是信解者徃來生死心不疲倦於衆
生中而生悲心於一切法生假作相菩薩作
是念如我若干千萬億劫生死徃來皆虚妄
無所有一切衆生亦如是生死徃來虚妄不
實實名不起四大四大是虚妄法自在王菩
薩見宿命時諸有爲法皆是虚妄何以故菩
薩念先世轉輪王樂皆悉無常變異之相念
帝釋樂亦皆無常變異之相亦見諸佛嚴淨
世界聲聞衆嚴淨菩薩衆嚴淨所用諸物嚴 

 
淨亦念諸佛色身具足而轉法輪皆悉無常
變異之相如是念時於有爲法無所貪惜何
以故菩薩作是念如是淨土諸佛色身無常
滅盡況我所著即入無我無我所法中依於
無常變異之相作如是念諸有爲法皆悉無
常衆生於此而生常想即於衆生生大悲心
於一切法生於捨想自在王是爲菩薩宿命
智自在菩薩得是自在信一切法無常而爲
成衆生故受身爲不受故受爲不取故取但
爲教化一切衆生故自在王何謂菩薩摩訶

 
薩如意足自在若菩薩心自在故從聖相生
如意足欲力進力斷行信解力菩薩得是信
解如意足非作非起若欲普至琩F世界一
念之頃皆能得至彼諸衆生皆見其來而自
於先本處不動彼見說法而於此處說法不
絶自在王是名菩薩如意足自在菩薩以是
如意足自在力若有衆生應以如意足度者
以如意足度之若諸天人著常相者示其劫
燒是諸衆生見三千大千世界普皆燒盡而
是世界無所損減若有衆生慢心自大則作 

 
執金剛神執火焰金剛杵而以示之令生恐
畏除其慢心自歸禮敬若有衆生樂轉輪王
形者以轉輪王身而爲說法若有衆生樂釋
提桓因形者以釋提桓因身而爲說法若有
衆生樂梵天王形者以梵天王身而爲說法
若有衆生樂魔王形者以魔王身而爲說法
若有衆生樂見佛身者則現佛身而爲說法
菩薩或爲衆生住於空中結跏趺坐身放光
明而爲說法或有衆生樂嚴淨世界者則爲
莊嚴三千大千世界懸繒旛蓋竪諸幢旛以

 
寳羅網遍覆其上燒諸名香作衆妓樂然後
說法或爲衆生現三千大千世界爲一海水
青紅赤白種種蓮華遍覆其上於其水中現
師子座身處其上而爲說法或爲衆生自現
其身坐須彌山頂而爲說法聲至梵天或爲
衆生不現其身但以音聲而爲說法或爲衆
生現乹闥婆身以衆樂音而爲說法或爲衆
生現龍王身起雲震雷放大電光又澍大雨
而爲說法或有衆生飢渴逼切則與天食身
得充滿具足悅樂而爲說法若有地獄衆生 

 
苦惱逼迫而以神力滅地獄火以天精氣入
身毛孔皆得安樂而爲說法若有盲者如意
神力以天眼與令得開明而爲說法若有聾
者如意神力與其耳根令得聞聲而爲說法
若有種種病自以神力令其除愈而爲說法
若有犯罪送至死處如意神力化人代之令
得免罪心得安樂而爲說法若有衆生刖足
斬手割截耳鼻形殘醜陋常自媿耻而心退
没如意神力皆令完具而爲說法若有衆生
在於胎中藏血屎尿不淨之處如意神力化

 
作寳臺樓閣令處其中成其意識而爲說法
若其始生諸根未成如意神力令其具足堪
任聽受而爲說法自在王是名菩薩成如意
足以如是等種種不可思議神力而爲說法
菩薩如意神力故爲度奉事日月衆生以三
千大千世界置其右掌遠擲他方無量世界
令諸人衆皆見其去而此世界本處不動又
以琲e沙世界入一毛孔舉至梵天擲置他
方無量世界令諸衆生無去來相若琲e沙
無量世界劫盡火燒能一吹令滅或以兩手 

 
障蔽日月身出光明照諸世界而爲說法自
在王是菩薩或坐諸佛前若欲供佛以一掬
華如須彌山散佛身上華至半身又三千大
千世界一切草木皆成爲炬遍滿世界火落
如雨自在王是菩薩隨諸衆生所貴形色皆
悉爲現若釋若梵若聲聞形若辟支佛形是
名菩薩神通自在謂天眼見無礙故得天耳
聞無障故得他心智達一切心心法故證宿
命智憶過去無量阿僧祇劫故得如意足於
一切形色隨意示現故自在王神通自在者

 
能以一切佛事示諸衆生亦能了達分別衆
生諸根利鈍能以聲聞乗度衆生辟支佛乗
度衆生大乗度衆生故於生死中衆所知識
成衆生故衆所知識於善法中出家行道故
衆所知識以方便力故衆所知識檀波羅蜜
迴向故衆所知識尸羅波羅蜜羼提波羅蜜
毗梨耶波羅蜜禪波羅蜜般若波羅蜜迴向
故衆所知識降伏諸魔令種善根故名爲神
通自在又自在王菩薩得是神通自在故色
身之力名聞稱讃家姓財物眷屬人民普皆 

 
殊勝衆所知識是故名爲神通自在又自在
王菩薩得是神通自在故衆所知識謂諸天
龍夜叉乹闥婆阿修羅緊那羅迦樓羅摩睺
羅伽人非人帝釋梵王諸護世者諸佛正遍
知者皆所知識是故說名多知識自在王菩
薩以是神通不退本誓而能示現一切衆事
自在王何謂菩薩摩訶薩智自在謂隂智性
智入智因縁智諦智自在王何謂隂智色前
際空後際空中亦空受想行識前際空後際
空中亦空五隂畢竟空是名隂智自在王何

 
謂性智地性是法性水性是法性火性是法
性風性是法性何以故四性入於法性皆爲
一性謂之空性空性法性同一無性此中無
地性無水性無火性無風性何以故不壞性
是法性無二性是法性無生性是法性無垢
性是法性無淨性是法性如法性壽性衆生
性生死性涅槃性亦如是如涅槃性欲性色
性無色性有爲性無爲性亦如是如是性智
不隨他得是名性智自在王何謂入智眼從
本以來不生不起無有作者耳鼻舌身意從 

 
本以來不生不起無有作者自在王眼無有
主是中無有見者耳無有主是中無有聽者
鼻無有主是中無有齅者舌無有主是中無
有甞者身無有主是中無有覺者意無有主
是中無有識者自在王眼性不能見色耳性
不能聽聲鼻性不能齅香舌性不能知味身
性不能覺觸意性不能識法何以故眼無所
作與草木土石無異耳鼻舌身意亦無所作
與草木土石無異自在王眼不染不離耳鼻
舌身意不染不離何以故眼從本已來是離

 
相耳鼻舌身意從本已來是離相自在王若
能如是知一切入則能離欲是名入智自在
王菩薩如是知諸隂性入不生不起以畢竟
滅滅已而受生退没雖受隂性入而不捨隂
性入智是名智自在謂知隂性入知隂性入
相而能不捨現於三界而不住諸結示有生
滅而不生不滅是名智自在自在王何謂縁
智無明縁行無明不作是念我起行行縁識
行不作是念我起識識縁名色識不作是念
我起名色名色縁六入名色不作是念我起
 

 
六入六入縁觸六入不作是念我起觸觸縁
受觸不作是念我起受受縁愛受不作是念
我起愛愛縁取愛不作是念我起取取縁有
取不作是念我起有有縁生有不作是念我
起生生縁老死生不作是念我起老死老死
縁憂悲苦惱老死不作是念我起憂悲苦惱
自在王若菩薩能如是觀十二縁者不墮諸
見若斷見若常見菩薩作是念法屬衆縁推
求衆縁則不可得即於十二縁而得眞智何
謂眞智知十二縁生法同於無生無生同空

 
無相無作空無相無作同衆縁生法如來所
用平等得一切法是法同十二縁生法十二
縁生法無有法生是故說應見十二縁生無
生十二縁無生智即是十二縁生智自在王
明無明無二知如是者則知縁生法行非行
無二知如是者則知縁生法識非識無二知
如是者則知縁生法名色非名色無二知如
是者則知縁生法六入非六入無二知如是
者則知縁生法觸非觸無二知如是者則知
縁生法受非受無二知如是者則知縁生法 

 
愛非愛無二知如是者則知縁生法取非取
無二知如是者則知縁生法有非有無二知
如是者則知縁生法生非生無二知如是者
則知縁生法老死非老死無二知如是者則
知縁生法從縁生者無有是處從縁生者即
是無我則是空也從縁生者則是無來無去
從縁生者則非眞實從縁生者則無一相從
縁生者則無所行如是知者是名縁生智見
縁生法者即不見無明不見行不見識不見
名色不見六入不見觸不見受不見愛不見

 
取不見有不見生不見老死若不見如是法
者是名見縁生法若見縁生法是名見法云
何見法見離染法云何離染行者於一切法
離染見故名爲離染是故說見離染法云何
爲見不爲增不爲減如是見如不動不著如
是見如不壞法性亦不見合如與法性不壞
不合如是見者不毀實際如是見者亦不見
非以肉眼見非以天眼見非以慧眼見何以
故肉眼無作無作故不見天眼作起相故不
見無爲法慧眼無分別相無分別故不見自 

 
在王若菩薩能如是見一切法則能見佛不
以色故見不以受想行識故見不以諸相故
見不以法故見不以戒故見不以定慧解脫
解脫知見故見不以過去故見不以未來現
在故見如是見者是名見佛自在王菩薩白
佛言世尊頗有所縁菩薩見如是諸法而能
見佛耶佛言有何以故色是盡相性無生故
能見色如是是名見如來受想行識是盡相
性無生故能見識如是是名見如來戒是無
爲無作無起相能見戒如是是名見如來定

 
慧解脫解脫知見等亦如是是名見如來自
在王我於過去然燈佛時得見佛清淨我於
爾時以見縁生法故見法以見法故見如來
自在王言於然燈佛已前云何見諸佛佛言
以色身相見故見不以不二法身見故見今
爲汝說我從初發心未曾見佛何以故不以
色相見故名爲見佛是故自在王若菩薩欲
得見佛應如我見然燈佛以諸法一相故云
何一相如我身然燈佛身亦如是如然燈佛
身我身亦爾一身故以身二不分別入一法 

 
相是名見縁生法以見縁生法名爲見法以
見法故名爲見佛若菩薩能於一切念中證
滅而不實滅生死不可得而以方便智故示
是名菩薩智自在


自在王菩薩經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