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四百四十四
唐三藏法師玄奘奉 詔譯

第二分成辦品第四十八
爾時具壽善現白佛言世尊甚深般若波羅
蜜多爲大事故出現世間爲不可思議事故
出現世間爲不可稱量事故出現世間爲無
數量事故出現世間爲無等等事故出現世
間佛告善現如是如是如汝所說甚深般若
波羅蜜多爲大事故出現世間乃至爲無等
等事故出現世間何以故善現甚深般若波

羅蜜多能成辦布施波羅蜜多亦能成辦淨
戒安忍精進靜慮般若波羅蜜多能成辦內
空亦能成辦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
有爲空無爲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無散空本
性空自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
自性空無性自性空能成辦眞如亦能成辦
法界法性不虚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
性法定法住實際虚空界不思議界能成辦
苦聖諦亦能成辦集滅道聖諦能成辦四靜
慮亦能成辦四無量四無色定能成辦八解

 

 

脫亦能成辦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能成
辦四念住亦能成辦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
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能成辦空解脫門亦
能成辦無相無願解脫門能成辦三乗十地
亦能成辦菩薩十地能成辦五眼亦能成辦
六神通能成辦如來十力亦能成辦四無所
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
共法能成辦三十二大士相亦能成辦八十
隨好能成辦無忘失法亦能成辦琣穜邥
能成辦一切陀羅尼門亦能成辦一切三摩

 

地門能成辦預流果亦能成辦一來不還阿
羅漢果獨覺菩提能成辦一切菩薩摩訶薩
行亦能成辦諸佛無上正等菩提能成辦一
切智亦能成辦道相智一切相智善現如剎
帝利灌頂大王威德自在降伏一切以諸國
事付囑大臣端拱無爲安隱快樂如來亦爾
爲大法王威德自在降伏一切以聲聞法若
獨覺法若菩薩法若諸佛法皆悉付囑甚深
般若波羅蜜多由此般若波羅蜜多皆能成
辦一切事業是故善現甚深般若波羅蜜多

 

 

爲大事故出現世間乃至爲無等等事故出
現世間復次善現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於色
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受想行
識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眼處
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耳鼻舌
身意處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
色處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聲
香味觸法處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
事於眼界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
於耳鼻舌身意界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

 

成辦事於色界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
辦事於聲香味觸法界無取無執故出現世
間能成辦事於眼識界無取無執故出現世
間能成辦事於耳鼻舌身意識界無取無執
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眼觸無取無執故
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耳鼻舌身意觸無取
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眼觸爲縁所
生諸受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
耳鼻舌身意觸爲縁所生諸受無取無執故
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地界無取無執故出

 

 

現世間能成辦事於水火風空識界無取無
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無明無取無執
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行識名色六處觸
受愛取有生老死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
成辦事於布施波羅蜜多無取無執故出現
世間能成辦事乃至於般若波羅蜜多無取
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內空無取無
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乃至於無性自性
空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眞如
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乃至於不

 

思議界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
苦聖諦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
集滅道聖諦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
事於四靜慮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
事於四無量四無色定無取無執故出現世
間能成辦事於八解脫無取無執故出現世
間能成辦事於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無
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四念住無
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乃至於八聖
道支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空

 

 

解脫門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
無相無願解脫門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
成辦事於三乗十地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
能成辦事於菩薩十地無取無執故出現世
間能成辦事於五眼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
能成辦事於六神通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
能成辦事於如來十力無取無執故出現世
間能成辦事乃至於十八佛不共法無取無
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三十二大士相
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八十隨

 

好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無忘
失法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
住捨性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
一切陀羅尼門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
辦事於一切三摩地門無取無執故出現世
間能成辦事於預流果無取無執故出現世
間能成辦事乃至於獨覺菩提無取無執故
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一切菩薩摩訶薩行
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事於諸佛無
上正等菩提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

 

 

事於一切智無取無執故出現世間能成辦
事於道相智一切相智無取無執故出現世
間能成辦事爾時具壽善現白佛言世尊云
何如是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於色無取無執
於受想行識亦無取無執乃至於一切智無
取無執於道相智一切相智亦無取無執故
出現世間能成辦事佛告善現於意云何汝
頗見色可取可執不頗見受想行識可取可
執不乃至頗見一切智可取可執不頗見道
相智一切相智可取可執不善現對曰不也

 

世尊不也善逝佛言善現善哉善哉如是如
是如汝所說善現我亦不見色可取可執不
見受想行識可取可執乃至不見一切智可
取可執不見道相智一切相智可取可執由

不見故不取由不取故不執由此因縁甚深
般若波羅蜜多於色無取無執於受想行識
無取無執如是乃至於一切智無取無執於
道相智一切相智亦無取無執善現我亦不
見一切如來應正等覺所有正等覺法如來
法自然覺法一切智法可取可執由不見故

 

 

不取由不取故不執甚深般若波羅蜜多亦
復如是都不見有一切如來應正等覺所有
正等覺法如來法自然覺法一切智法可取
可執由此因縁無取無執是故善現諸菩薩
摩訶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不應於色若
取若執不應於受想行識若取若執如是乃
至不應於一切智若取若執不應於道相智
一切相智若取若執亦不應於一切如來應
正等覺所有正等覺法如來法自然覺法一
切智法若取若執爾時欲色界諸天衆俱白

 

佛言世尊如是般若波羅蜜多最爲甚深難
見難覺不可尋思超尋思境寂靜微妙審諦
沉密極聦慧者乃能了知若諸有情能深信
解如是般若波羅蜜多當知彼曾供養過去
無量諸佛於諸佛所發弘誓願多種善根事
多善友已爲無量善友攝受乃能信解如是
般若波羅蜜多若有得聞如是般若波羅蜜
多深生信解當知彼類即是菩薩定得無上
正等菩提世尊假使三千大千世界諸有情
類一切皆成隨信行隨法行第八預流一來

 

 

不還阿羅漢獨覺彼所成就若智若斷不如
有人一日於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忍樂思
惟稱量觀察是人於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
所成就忍勝彼智斷無量無邊何以故諸隨
信行若智若斷乃至獨覺若智若斷皆是已
得無生法忍諸菩薩摩訶薩忍少分故爾時
佛告諸天衆言善哉善哉如汝所說諸隨信
行若隨法行第八預流一來不還阿羅漢獨
覺所有智斷皆是已得無生法忍諸菩薩摩
訶薩忍之少分天衆當知若善男子善女人

 

等暫聽如是甚深般若波羅蜜多聞已信解
書寫受持讀誦修習思惟演說是善男子善
女人等速出生死證得涅槃成就如來正等
覺智勝求二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遠離般
若波羅蜜多學餘經典若經一劫若一劫餘
所以者何於此般若波羅蜜多甚深經中廣
說一切微妙勝法諸隨信行若隨法行第八

預流一來不還阿羅漢獨覺菩薩摩訶薩皆
應於此精勤修學隨所願求皆速究竟所作
事業一切如來應正等覺皆依此學已證正

 

證當證無上正等菩提時諸天衆俱發聲言
如是般若波羅蜜多是大波羅蜜多是不可
思議波羅蜜多是不可稱量波羅蜜多是無
數量波羅蜜多是無等等波羅蜜多世尊諸
隨信行若隨法行第八預流一來不還阿羅
漢獨覺皆於如是甚深般若波羅蜜多精勤
修學速出生死證無餘依般涅槃界一切菩
薩摩訶薩衆皆於如是甚深般若波羅蜜多
精勤修學速證無上正等菩提入無餘依般
涅槃界世尊雖諸聲聞獨覺菩薩皆依如是

 

甚深般若波羅蜜多精勤修學各得究竟所
作事業而是般若波羅蜜多無增無減爾時
欲界色界天衆說是語已歡喜踊躍於此般
若波羅蜜多深生信樂頂禮佛足右遶三帀
辭佛還宮去會未遠俱時不現爾時具壽善
現白佛言世尊若菩薩摩訶薩聞說如是甚
深般若波羅蜜多深生信解書寫受持讀誦
修習思惟演說供養恭敬尊重讃歎是菩薩
摩訶薩從何處没來生此間佛告善現若菩
薩摩訶薩聞說如是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深

 

 

生信解書寫受持讀誦修習如理思惟供養
恭敬尊重讃歎常隨法師請問義趣若行若
立若坐若卧無時暫捨於新生犢不離其母
乃至未得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所有義趣究
竟通利能爲他說終不捨離如是般若波羅
蜜多甚深經典及說法師善現當知是菩薩
摩訶薩從人中没來生此間何以故善現是
菩薩摩訶薩先世已聞甚深般若波羅蜜多
聞已受持讀誦修習如理思惟復能書寫衆
寳嚴飾又以種種上妙華鬘塗散等香衣服

 

瓔珞寳幢旛蓋妓樂燈明供養恭敬尊重讃
歎由此善根離八無暇從人趣没還生人中
聞說如是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深生信解書
寫受持讀誦修習思惟演說供養恭敬尊重
讃歎時具壽善現復白佛言世尊頗有菩薩
摩訶薩成就如是殊勝功德供養承事他方
如來應正等覺從彼處没來生此間聞說如
是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深生信解書寫受持
讀誦修習思惟演說供養恭敬尊重讃歎無
懈倦不佛告善現如是如是有菩薩摩訶薩

 

 

成就如是殊勝功德供養承事他方如來應
正等覺從彼處没來生此間聞說如是甚深
般若波羅蜜多深生信解書寫受持讀誦修
習思惟演說供養恭敬尊重讃歎無懈倦心
所以者何是菩薩摩訶薩先從他方無量佛
所聞說如是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深生信解
書寫受持讀誦修習思惟演說供養恭敬尊
重讃歎無懈倦心彼乗如是善根力故從彼
處没來生此間復次善現有菩薩摩訶薩從
覩史多天衆同分没來生人中彼亦成就如

 

是功德所以者何是菩薩摩訶薩先世已於
覩史多天慈氏菩薩摩訶薩所請問般若波
羅蜜多甚深義趣彼乗如是善根力故從彼
處没來生人中聞說如是甚深般若波羅蜜
多深生信解書寫受持讀誦修習思惟演說
供養恭敬尊重讃歎無懈倦心復次善現有
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雖於先世得聞
般若波羅蜜多乃至布施波羅蜜多而不請
問甚深義趣今生人中聞說如是甚深般若
波羅蜜多其心迷悶猶豫怯弱或生異解難

 

 

可開悟復次善現有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
人等雖於先世得聞內空乃至無性自性空
而不請問甚深義趣雖於先世得聞眞如乃
至不思議界而不請問甚深義趣雖於先世
得聞苦集滅道聖諦而不請問甚深義趣今
生人中聞說如是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其心
迷悶猶豫怯弱或生異解難可開悟復次善
現有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雖於先世
得聞四靜慮四無量四無色定而不請問甚
深義趣雖於先世得聞八解脫八勝處九次

 

第定十遍處而不請問甚深義趣雖於先世
得聞四念住乃至八聖道支而不請問甚深
義趣雖於先世得聞空無相無願解脫門而
不請問甚深義趣雖於先世得聞三乗菩薩
十地而不請問甚深義趣今生人中聞說如
是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其心迷悶猶豫怯弱
或生異解難可開悟復次善現有菩薩乗諸
善男子善女人等雖於先世得聞五眼六神
通而不請問甚深義趣雖於先世得聞佛十
力乃至十八佛不共法而不請問甚深義趣

 

 

雖於先世得聞三十二大士相八十隨好而
不請問甚深義趣雖於先世得聞無忘失法
琣穜邥呇茪ˊ訄搰ぎ`義趣雖於先世得
聞陀羅尼門三摩地門而不請問甚深義趣
雖於先世得聞菩薩摩訶薩行諸佛無上正
等菩提而不請問甚深義趣雖於先世得聞
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而不請問甚深義
趣今生人中聞說如是甚深般若波羅蜜多
其心迷悶猶豫怯弱或生異解難可開悟復
次善現有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雖於

 

先世得聞般若波羅蜜多亦曾請問甚深義
趣或經一日二日三日四日五日而不如說
精進修行今生人中聞說如是甚深般若波
羅蜜多設經一日二日三日四日五日其心
堅固無能壞者若離所聞甚深般若波羅蜜
多尋便退失心生猶豫何以故善現是菩薩
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於先世得聞般若
波羅蜜多雖亦請問甚深義趣而不如說精
進修行故於今生若遇善友慇懃勸勵便樂
聽受甚深般若波羅蜜多若無善友慇懃勸

 

 

勵便於此經不樂聽受彼於般若波羅蜜多
或時樂聞或時不樂或時堅固或時退失其
心輕動進退非痤S如輕毛隨風飄轉當知
如是住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發趣大
乗經時未久未多親近眞善知識未多供養
諸佛世尊未曾受持讀誦書寫思惟演說甚
深般若波羅蜜多善現當知是菩薩乗諸善
男子善女人等未學般若波羅蜜多乃至布
施波羅蜜多未學內空乃至無性自性空未
學眞如乃至不思議界未學苦集滅道聖諦

 

未學四靜慮四無量四無色定未學八解脫
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未學四念住乃至
八聖道支未學空無相無願解脫門未學三
乗菩薩十地未學五眼六神通未學如來十
力乃至十八佛不共法未學三十二大士相
八十隨好未學無忘失法琣穜邥吤撫リ@
切陀羅尼門三摩地門未學一切菩薩摩訶
薩行諸佛無上正等菩提未學一切智道相
智一切相智善現當知是菩薩乗諸善男子
善女人等新趣大乗於大乗法成就少分信

 

 

敬愛樂未能書寫受持讀誦修習思惟爲他
演說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復次善現住菩薩
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若不書寫受持讀誦
修習思惟爲他演說甚深般若波羅蜜多若

不以般若波羅蜜多乃至布施波羅蜜多攝
受有情乃至若不以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
智攝受有情是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
不爲般若波羅蜜多乃至布施波羅蜜多之
所守護乃至不爲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
之所守護是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不

 

能隨順修行般若波羅蜜多乃至布施波羅
蜜多乃至不能隨順修行一切智道相智一
切相智由此因縁墮聲聞地或獨覺地何以
故是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於深般若
波羅蜜多不能書寫受持讀誦修習思惟爲
他演說亦不能以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廣說
乃至一切相智攝受有情不能隨順修行般
若波羅蜜多廣說乃至一切相智不爲般若
波羅蜜多之所守護乃至不爲一切相智之

所守護由此因縁墮聲聞地或獨覺地

 

第二分船等喻品第四十九之一
佛告善現譬如泛海所乗船破其中諸人若
不取木器物浮囊板片死屍爲依附者定知
溺死不至彼岸若能取木器物浮囊板片死
屍爲所依附當知是類終不没死得至安隱
大海彼岸無損無害受諸快樂如是善現若
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雖於大乗成就
少分信敬愛樂若不書寫受持讀誦思惟修
習爲他演說甚深般若波羅蜜多爲所依附
當知如是住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中

道衰敗不證無上正等菩提退入聲聞或獨
覺地若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有於大
乗成就圓滿信敬愛樂若能書寫受持讀誦
思惟修習爲他演說甚深般若波羅蜜多爲
所依附當知如是住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
人等終不中道退入聲聞或獨覺地定證無
上正等菩提復次善現如人欲度險惡曠野
若不攝受資糧器具不能達到安樂國土於
其中道遭苦失命如是善現若菩薩乗諸善
男子善女人等設於無上正等菩提有信有

 

 

忍有清淨心有勝意樂有欲勝解有捨精進
若不攝受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及餘功德當
知如是住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中道
衰敗不證無上正等菩提退入聲聞或獨覺
地善現當知如人欲度險惡曠野若能攝受
資糧器具必當達到安樂國土終不中道遭
苦捨命如是善現若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
人等已於無上正等菩提有信有忍有清淨
心有勝意樂有欲勝解有捨精進復能攝受
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及餘功德當知如是住

 

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終不中道損耗
退敗超聲聞地及獨覺地成熟有情嚴淨佛
土疾證無上正等菩提復次善現譬如男子
及諸女人執持坏瓶詣河取水若池若井若
泉若渠當知此瓶不久爛壞何以故是瓶未
熟不堪盛水終歸地故如是善現有菩薩乗
諸善男子善女人等設於無上正等菩提有
信有忍有清淨心有勝意樂有欲勝解有捨
精進若不攝受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
巧則便遠離般若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

 

 

波羅蜜多亦復遠離內空外空內外空空空
大空勝義空有爲空無爲空畢竟空無際空
散無散空本性空自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
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亦復遠離
眞如法界法性不虚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
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虚空界不思議界亦
復遠離苦集滅道聖諦亦復遠離四靜慮四
無量四無色定亦復遠離八解脫八勝處九
次第定十遍處亦復遠離四念住四正斷四
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亦復遠

 

離空無相無願解脫門亦復遠離菩薩十地
亦復遠離五眼六神通亦復遠離如來十力
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
八佛不共法亦復遠離無忘失法琣穜邥
亦復遠離陀羅尼門三摩地門亦復遠離成
熟有情嚴淨佛土亦復遠離一切智道相智
一切相智當知如是住菩薩乗諸善男子善
女人等中道衰敗不證無上正等菩提退入
聲聞或獨覺地善現當知譬如男子或諸女
人持燒熟瓶詣河取水若池若井若泉若渠

 

 

當知此瓶終不爛壞何以故是瓶善熟堪任
盛水極堅牢故如是善現有菩薩乗諸善男
子善女人等若於無上正等菩提有信有忍
有清淨心有勝意樂有欲勝解有捨精進復
能攝受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巧便不
遠離般若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
多如是乃至不遠離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
智由是因縁常爲諸佛及諸菩薩摩訶薩衆
攝受護念當知如是住菩薩乗諸善男子善
女人等終不中道衰耗退敗超聲聞地及獨

 

覺地成熟有情嚴淨佛土疾證無上正等菩
提復次善現譬如商人無巧便智船在海岸
未具裝治即持財物安置其上牽著水中速
便進發當知是船中道壞没人船財物各散
異處如是商人無巧便智喪失身命及大財
寳如是善現有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

設於無上正等菩提有信有忍有清淨心有
勝意樂有欲勝解有捨精進若不攝受甚深
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巧則便遠離般若靜
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如是乃至

 

 

遠離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當知如是住
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中道衰敗喪失
身命及大財寳喪身命者謂墮聲聞或獨覺
地失財寳者謂失無上正等菩提善現當知
譬如商人有巧便智先在海岸裝治船已方
牽入水知無穿穴後持財物置上而去當知
是船必不壞没人物安隱達所至處如是善
現有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若於無上
正等菩提有信有忍有清淨心有勝意樂有
欲勝解有捨精進復能攝受甚深般若波羅

 

蜜多方便善巧便不遠離般若靜慮精進安
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乃至不遠離一切智
道相智一切相智由是因縁常爲諸佛及諸
菩薩摩訶薩衆攝受護念當知如是住菩薩
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終不中道衰耗退敗
超聲聞地及獨覺地成熟有情嚴淨佛土疾
證無上正等菩提復次善現譬如有人年百
二十老耄衰朽復加衆病所謂風病熱病痰
病或三焦病於意云何是老病人頗從牀座
能自起不善現對曰不也世尊不也善逝佛

 

 

告善現是人設有扶令起立亦無力行一俱
盧舍二俱盧舍三俱盧舍所以者何老病甚
故如是善現有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
設於無上正等菩提有信有忍有清淨心有
勝意樂有欲勝解有捨精進若不攝受甚深
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巧則便遠離般若靜
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如是乃至
遠離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當知如是住
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中道衰敗不證
無上正等菩提退入聲聞或獨覺地何以故

 

以不攝受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巧離
諸功德諸佛菩薩不護念故善現當知譬如
有人年百二十老耄衰朽復加衆病謂風熱
痰或三焦病是老病人欲從牀座起徃他處
而自不能有二健人各扶一腋徐策令起而
告之言莫有所難隨意欲徃我等二人終不
相棄必達所趣安隱無損如是善現有菩薩
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若於無上正等菩提
有信有忍有清淨心有勝意樂有欲勝解有
捨精進復能攝受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方便

 

 

善巧便不遠離般若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
施波羅蜜多如是乃至不遠離一切智道相
智一切相智當知如是住菩薩乗諸善男子
善女人等終不中道衰耗退敗超聲聞地及
獨覺地成熟有情嚴淨佛土疾證無上正等
菩提何以故以能攝受甚深般若波羅蜜多
方便善巧具諸功德諸佛菩薩共護念故爾
時具壽善現白佛言世尊云何住菩薩乗諸
善男子善女人等由不攝受甚深般若波羅
蜜多方便善巧離諸功德退堕聲聞及獨覺

 

地不證無上正等菩提佛告善現善哉善哉
汝爲利樂住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問
如是事汝今諦聽當爲汝說善現當知有菩
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從初發心執我我
所修行布施乃至般若波羅蜜多此善男子
善女人等修布施時作如是念我能行施我
施此物彼受我施修淨戒時作如是念我能
持戒我持此戒我具是戒修安忍時作如是
念我能修忍我於彼忍我具是忍修精進時
作如是念我能精進我爲此精進我具是精

 

 

進修靜慮時作如是念我能修定我爲此修
定我具是定修般若時作如是念我能修慧
我爲此修慧我具是慧復次善現此善男子
善女人等修布施時執有是布施執由此布
施執布施爲我所修淨戒時執有是淨戒執
由此淨戒執淨戒爲我所修安忍時執有是
安忍執由此安忍執安忍爲我所修精進時
執有是精進執由此精進執精進爲我所修
靜慮時執有是靜慮執由此靜慮執靜慮爲
我所修般若時執有是般若執由此般若執

 

般若爲我所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我我所執
睎H逐故所行布施乃至般若波羅蜜多增
長生死不能解脫生等衆苦所以者何布施
波羅蜜多中無如是分別可起此執乃至般
若波羅蜜多中亦無如是分別可起此執何
以故遠離此彼岸是布施波羅蜜多相乃至
是般若波羅蜜多相故善現當知此菩薩乗
諸善男子善女人等不知此岸彼岸相故不
能攝受布施淨戒安忍精進靜慮般若波羅
蜜多乃至不能攝受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

 

 

智由是因縁此菩薩乗諸善男子善女人等

墮聲聞地或獨覺地不證無上正等菩提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四百四十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