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舍利弗問經
     東晉失譯人名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羅閱祇音樂樹下與大
比丘衆一千二百五十人俱名聞十方結盡
解脫八部鬼神等願聞法要舍利弗從座而
起前白佛言世尊佛是法王隨衆生欲散說
法教令諸天人恭敬奉持或聞傳聞或行不
行云何名行法者云何名不行法者佛言善
哉善哉汝能爲諸衆生作如是問諦聽諦聽
吾爲汝說夫行法者有聞而持有傳聞而持

 

皆名曰僧如寳事比丘聞佛所說諸行無常
即觀生滅斷諸有漏眞吾弟子是行法者其
傳聞者如觀身比丘聞汝說迦留陀夷說飲
酒者開放逸門於行道者作大留難即入無
諍三昧得見道斷集行我法者不行非法行
非法者是名非法人非吾弟子入邪見稠林
舍利弗白佛言云何世尊爲諸比丘所說戒
律或開或閉如爲忽起長者設供斷諸比丘
不聽朝食如爲村人請復聽食麨飯糗魚肉
如爲頻富村人請復不聽食飯但令薄粥如

 

 

爲頻婆娑羅王請復聽飽食飯食如爲闡陀
師利請復聽多家數數食皆不得飽諸如此
語後世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云何奉
持佛言如我言者是名隨時在此時中應行
此語在彼時中應行彼語以利行故皆應奉
持我尋泥洹大迦葉等當共分別爲比丘比
丘尼作大依止如我不異迦葉傳付阿難阿
難復付末田地末田地復付舍那婆私舍那
婆私傳付優波笈多優婆笈多後有孔雀輸
柯王世弘經律其孫名曰弗沙蜜多羅嗣正

 

王位顧問群臣云何令我名事不滅時有臣
言唯有二事何等爲二猶如先王造八萬四
千塔捨傾國物供養三寳此其一也若其不
爾便應反之毀塔滅法殘害息心四衆此其
二也名雖好惡俱不朽也王曰我無威德以
及先王當建次業以成名行即御四兵攻鷄
雀寺寺有二石師子哮吼動地王大驚怖退
走入城人民看者嗟泣盈路王益忿怒自不
敢入驅逼兵將乍行死害督令勤與呼攝七
衆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式叉摩尼出家

 

 

出家尼一切集會問曰壞塔好不壞房好不
僉曰願皆勿壞如不得已壞房可耳王大忿
厲曰云何不可因遂害之無問少長血流成
川壞諸寺塔八百餘所諸清信士舉聲號呌
悲哭懊惱王取囚繫加其鞭罰五百羅漢登
南山獲免山谷隱險軍甲不能至故王恐不
洗賞慕諸國若得一首即償金錢三千君徒
鉢歎阿羅漢及佛所囑累流通人化作無量
人捉無量比丘比丘尼頭處處受金王諸庫
藏一切空竭王益忿怒君徒鉢歎現身入滅

 

盡定王自加害定力所持初無傷損次燒經
臺火始就然飇燄及經彌勒菩薩以神通力
接我經律上兜率天次至牙齒塔塔神曰有
蟲行神先索我女我薄不與今誓令護法以
女與之使至心伏蟲行神喜手捧大山用以

壓王及四兵衆一時皆死王家子孫於斯都
盡其後有王性甚良善彌勒菩薩化作三百
童子下於人間以求佛道從五百羅漢諮受
法教國土男女復共出家如是比丘比丘尼
還復滋繁羅漢上天接取經律還於人間時

 

 

有比丘名曰緫聞諮諸羅漢及與國王分我
經律多立臺舘爲求學來難時有一長老比
丘好於名聞亟立諍論抄治我律開張增廣
迦葉所結名曰大衆律外採綜所遺誑諸始
學別爲群黨互言是非時有比丘求王判決
王集二部行黑白籌宣令衆曰若樂舊律可
取黑籌若樂新律可取白籌時取黑者乃有
萬數時取白者只有百數王以皆爲佛說好
樂不同不得共處學舊者多從以爲名爲摩
訶僧祇也學新者少而是上座從上座爲名

 

爲他俾羅也他俾羅部我去世時三百年中
因於諍故復起薩婆多部及犢子部於犢子
部復生曇摩尉多別迦部跋陀羅耶尼部沙
摩帝部沙那利迦部其薩婆多部復生彌沙
塞部目揵羅優波提舍起曇無屈多迦部蘇
婆利師部他俾羅部復生迦葉維部修多蘭
婆提那部四百年中更生僧伽蘭提迦部摩
訶僧祇部我滅度時二百年中因於異論生
起鞞婆訶羅部盧迦尉多羅部拘拘羅部婆
收婁多柯部鉢蠟若帝婆耶那部三百年中

 

 

因諸異學於此五部復生摩訶提婆部質多
羅部末多利部如是衆多久後流傳若是若
非唯餘五部各舉所長名其服色摩訶僧祇
部勤學衆經宣講眞義以處本居中應著黃
衣曇無屈多迦部通達理味開導利益表發
殊勝應著赤色衣薩婆多部博通敏達以導
法化應著皂衣迦葉維部精勤勇猛攝護衆
生應著木蘭衣彌沙塞部禪思入微究暢幽
密應著青衣是故羅旬喻比丘分衛不能得
食後以五種律衣更互而著便大得食何以

 

故是其前世執性多慳見沙門來急閉門戶
云大人不在見他布施歡喜攝念發心願作
沙門是故今身雖得出家窮弊如此我法出
家純服弊帛及死人衣因羅旬喻故受種種
衣也舍利弗言如來正法云何少時分散如
是旣失本味云何奉持佛言摩訶僧祇其味
純正其餘部中如被添甘露諸天飲之但飲
甘露棄於水去人間飲之水露俱進或時消
疾或時結病其讀誦者亦復如是多智慧人
能取能捨諸愚癡人不能分別舍利弗言如

 

 

來先云若寒國土聽諸比丘身著俗服及覆
頭首迦那比丘行大林聚落值天大寒鳥獸
死盡村人與其俗衣世尊令其懴悔何耶佛
言聽著染色置在衣埵晡晪Q弗言云何世
尊常言諸比丘不得以鉢布地當擎以淨物
若無淨物當以草葉木葉君輸柯比丘與其
眷屬受日難王請行淨板擎鉢云何世尊而
罵之言是惡魔行非行法者我言以清淨物
不受染若淨無者乃用草木之葉一用即棄
不得用木皮木肉以其體中本有膠故若膠

 

若漆以受塵故若已枯燥本是有故濕熱更
流故舍利弗白佛言世尊云何聽諸比丘受
施主請食及僧家常食云何蘭若提比丘受
無畏長者請食如來罵云是土木人不應食
人食也佛言以破壞威儀行食之時但以眼
視不以手受外道梵志尚知受取況我弟子
而不受食何況於食一切諸物不得不受唯
除生寳及施女人若作法者猶應授與體上
之衣若貯金器受則別施舍利弗白佛言云
何世尊說遮道法不得飲酒如葶藶子是名

 

 

破戒開放逸門云何迦蘭陀竹園精舍有一
比丘疾病經年危篤將死時憂波離問言汝
須何藥我爲汝覓天上人間乃至十方是所
應用我皆爲取答曰我所須藥是違毗尼故
我不覓以至於此寧盡身命無容犯律優波
離言汝藥是何答曰師言須酒五升優波離
曰若爲病開如來所許爲乞得酒服已消差
差已懷慙猶謂犯律徃至佛所慇懃悔過佛
爲說法聞已歡喜得羅漢道佛言酒有多失
開放逸門飲如葶藶子犯罪已積若消病若

 

非先所斷舍利弗又白佛言云何如來常言
不得殺衆生乃至蟻子而以臘月八日於舍
衛國長水河邊與輸麗外道捔術先逼以神
力令墮負處其生慙羞投水自盡眼視沉没
而不拯救不亦殺乎方復告衆言輸麗持此
惡法惑亂衆生前世善熟滅此惡身轉生善
見不亦快乎我諸弟子當於此日設清淨浴
洗浣身垢念除倒見身若清淨心亦清淨似
結使人無有慈悲佛言大智汝能爲諸未通
達者問斯誠要輸麗外道於無量世中積習

 

 

邪見誓障正法徃昔燈明佛時我行菩薩道
過一村落人多癘病死者縱橫我採衆藥隨
宜救濟皆得除愈其中一人名曰不戴吴音
梵志學自負多能不肯信服臨欲終時方復
求我我語之云汝先可治與藥不取今將氣
盡方復有求如汝即時非藥能治不戴曰我
今不能復判優劣願未來世共決勝負我若
負者當殺身求生爲汝弟子汝若不如爲我
走使時我報云善哉善哉故今生此土與我
相值臨終善熟共契所會發言失據耻其眷

 

屬投水自害身雖死亡心發善故生我法中
有勝進故我不救也舍利弗言云何於訓戒
中令弟子偏袒右肩又爲迦葉村人說城諭
經云我諸弟子當正被袈裟俱覆兩肩勿露
肌肉使上下齊平現福田相行步庠序又言
勿現胷臆於此二言云何奉持佛言修供養
時應須偏袒以便作事作福田時應覆兩肩
現田文相云何修供養如見佛時問訊師僧
時應隨事相若拂牀若掃地若卷衣裳若周
正薦席若泥地作華若撻高足下若灑若移

 

 

種種供養云何作福田時國王請食入里乞
食坐禪誦經巡行樹下人見端嚴有可觀也
舍利弗復白佛言世尊八部鬼神以何因縁
生於惡道而常聞正法佛言以二種業一以
惡故生於惡道二以善故多受快樂又問善
惡二異可得同耶佛言亦可得耳是以八部
鬼神皆曰人非人也天神者其之先身以車
轝舍宅飲食供養三寳父母賢勝之人猶懷
慳儉諂嫉妬者故受天神身如普光淨勝天
神等虚空龍神者修建德本廣行檀波羅蜜

 

不依正念急性好瞋故受人非人身如摩尼
光龍王等夜叉神者好大布施或先損害後
加饒益隨功勝負故在天上空中地下乾闥
婆者前生亦少瞋恚常好布施以青蓮自嚴
作衆伎樂今爲此神常爲諸天奏諸伎樂阿
脩羅神者志強不隨善友所作淨福好逐幻
僞之人作諸邪福傍於邪師甚好布施又樂
觀他闘訟故受今身迦婁羅神者先修大捨
常有高心以凌於物故受今身緊那羅神者
昔好勸人發菩提心未正其志逐諸邪行故

 

 

得今身摩睺羅伽神者布施護法性好瞋恚
故受今身人非人等皆由依附邪師行諂惡
道以邪亂正俱謂是道以自建立夫出世道
者不雜魔邪諂悅之語諂悅之語非出生死
是入惡道諂悅邪人所可言說大觀似道細
則睒鑠當依正法及行正法者當得佛法僧
力解脫無爲若依相似法依行邪導師繫縛
生死永淪惡趣是無知人非求出世入邪見
網邪導師者雖讀衆經以邪事業矯製邪科
出邪諂法誑惑凡人以求敬仰非人所知說

 

云我知非人所得說云我得或人難曰那知
那得答曰空界天神幽中知識密以語我或
云某年某月有利有害逓相開示應防應救
此滅彼興我得汝失如是欺誑薄俗之人不
能深思德本隨逐邪末失其正見興造邪業
生傾錢帛死入惡道拔舌吞銅百千萬歲後
作畜生亦無量歲復生爲鬼或在山林曠野
河海舍宅益懷諂誑無有休息或迷謗行人
使失道徑或示語邪巫言先亡形服恐動百
端甚可惡賤求人飲食無有終極值我弟子

 

 

心懷正直不失正念者聞即訶叱終敢復爲
若我弟子心懷怯弱易失心者從其求免踰
得其便千端萬緒求索無猒如是之人無丈
夫相爲邪所動死墮惡趣甚可悲念舍利弗
復白佛言八部鬼神依空爲空神依地爲地
神耶佛言別有地神如淨華光等過去世時
好修布施多瞋難滿嗜酒喜歌儛故作此神
著純白之衣潔淨無垢舍利弗復白佛言云
何如來告天帝釋及四天大王云我不久滅
度汝等各於方土護持我法我去世後摩訶

 

迦葉賓頭盧君徒般歎羅睺羅四大比丘住
不泥洹流通我法佛言但像教之時信根微
薄雖發信心不能堅固不能感致諸佛弟子
雖專到累年不如佛在世時一念之善其極
慊至無復二向汝爲證信隨事厚薄爲現佛
像僧像若空中言若作光明乃至夢想令其
堅固彌勒下生聽汝泥洹舍利弗復白佛言
如來現世二十年前度諸弟子無有常施隨
有便施自二十年後施多定物是義云何佛
言有長者子名曰分若多羅宿有善根生婆

 

 

羅門家樂欲捨家修無上道隨大目[]連於[]

巴連弗邑天王精舍求受具戒目連語云汝
可七日七夜悔汝先罪皆使清淨無諸妨障
者我當爲汝從僧中乞分若多羅言云何得
知妨障已滅云何得知我受得戒仰願諸佛
加我威神令我罪滅得見得戒之相佛言汝
但勤誠誠至自見分若白佛謹奉尊教懇惻
日夜到第五夕於其室中雨種種物若巾若
帊若拂若箒若刀若斧若錐若鏟次第分別
墮其目前分若多羅生歡喜心生得果心滿

 

七日已具白目連目連問我我語之曰是離
塵相拂割之物也當以嚫師師其縁也夫受
戒者隨其力辦可以爲施不限於此不必備
此舍利弗復白佛言世尊有諸檀越造僧伽
藍厚置資給供來世僧有似出家僧非時就
典食僧索食而食與者食者得何等罪其本
檀越得何等福佛言非時食者是破戒人是
犯盜人非時與者亦破戒人亦犯盜人盜檀
越物是不與取非施主意施主無福以失物
故猶有發心置立之善舍利弗言時受時食

 

 

食不盡者非時復食或有時受至非時食復
得福不佛言時食淨者是即福田是即出家
是即僧伽是即天人良友是即天人導師其
不淨者猶爲破戒是大劫盜是即餓鬼爲罪
窟宅非時索者以時非時非時輙與是典食
者是名退道是名惡魔是名三惡道是名破
器是癩病人壞善果故偷乞自活是故諸婆
羅門不非時食外道梵志亦不邪食況我弟
子知法行法而當爾耶凡如此者非我弟子
是盜我法利着無法人盜名盜食非法之人

 

盜與盜受一團一撮片鹽片酢死墮燋腸地
獄吞熱鐵丸從地獄出生猪狗中食諸不淨
又生惡鳥人恠其聲後生餓鬼還伽藍中處
都圊內噉食糞穢並百千萬歲更生人中貧
窮下賤人所棄惡所可言說人不信用不如
盜一人物其罪尚輕割奪多人故良福田故
斷絶出世道故舍利弗復白佛言如來宗親
多有出家爲自發心爲佛神力耶佛言諸釋
憍慢著樂何能願樂持是父王宣勒宗室生
二子者一人隨我阿那律久積善根深樂正

 

 

法携率釋子跋提難提金毗羅難陀跋難陀
阿難陀提婆達多優波離澡浴清淨來至我
所欲求出家時有上座名毗羅荼別度阿難
阿難陀次一上座名婆脩羅別度提婆達多
跋難陀唯阿難修不忘禪宿習緫持於少時
中得佛覺三昧積百萬川水攪以爲雨雨水
奔流入于大海阿難手從海中取以分別色
味不雜還置本源無有漏失文殊師利白佛
言世尊舍利弗者如來常言其於聲聞中智
慧第一不謂小心能問要義佛言其久種明

 

悟發揚我法以徧塵剎利衆生故云何如來
說父母恩大不可不報又言師僧之恩不可
稱量其誰爲最佛言夫在家者孝事父母在
於膝下莫以報生長與之等以生育恩深故
言大也若從師學開發知見次恩大也夫出
家者捨其父母生死之家入法門中受微妙
法師之力也生長法身出功德財養智慧命
功莫大也追其所生乃次之耳又言當何名
斯經佛言當名菩薩問喻以廣大故又名舍
利弗問爾時四衆聞說是已五十新學比丘

 

 

信根成立法眼清淨舊德天人八部等皆大
歡喜作禮而去

舍利弗問經

 


Top